【潇湘溪苑】【原创】我很乖的(BL,NP,甜文)

楼主:天黑黑她很好 字数:9480字 评论数: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文案:
这是一个十七岁的祖国的花朵开了一扇门引发的惨(ai)案(qing)。
NP,主SP,不虐,剧情可能不好,有点无脑,不喜误入。
有存稿,但不定期更文。
龟速更文,但不弃坑,目测是长篇。
(PS:这文就是皇兄,别乱来!就是标题和小受的名字换了一下,再删了一些不和谐的东西,如果有想要皇兄前面的文档(一样没写完),可以私戳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1 2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开个门都?鍪咙br>  夜幕渐渐降临,知了在树梢鸣叫,将这片空地上显得很突兀的房子衬托的相当孤静。
“呼~”林末凡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轻轻地呼了口气。
洗手间外的,是一对坐在沙发上僵持着的夫妇,女人神色坚定,活脱脱的一女强人形象,坐在女人对面的男人浑身透露出成功人士的气息,此时的态度也是十分不容置疑。
这是林末凡的爸妈,常常只有过年才能见到,有时甚至连过年都不回来,就算回来了,要么就只有一个人回来,要么即使是过年,两人也是见面就开始释放冷气,谁也不让谁。
他不懂这俩人之间的感情,听说是自由恋爱,才决定要结婚的,但是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就没地方找答案了。
况且,他也不认为他这个还有一年就成年的年纪他们争过去了有什么用,无非就是能多相处一年而已。但他也不认为这个那么忙的父母会选择在家呆一年。
“嘭嘭嘭!”“小殿下,您若再不出来,属下便冒犯了!”一个男声伴着巨大的敲门声将正在调整思绪的林末凡吓了一跳。
小殿下……?林末凡嘴角抽了抽。这么嫩的称呼是想要作妖吗?
“……?”但是当他打开洗手间门的那一刻,懵的他有点措手不及。
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看到了一脸淡漠的身着类似古代帝王袍的男人?还一脸牛逼轰轰你不要惹我的样子,旁边还有一个腰间别刀侍卫打扮的男子,看样子似乎正在准备撞门?
‘不对,这他妈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吧!’林末凡这样想着。
“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才发现不仅仅是外面,连里面都变了,本来小小的洗手间变成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古代卧房,伴着古色古香的装饰,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君子兰香,靠,不会是赶潮流,穿越了吧?
这年头,开个门都能穿越,真是让人没脾气!
“嘭!”还不等林末凡好好看看房间的内部构造,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声音之大可见主人的怒气。
“……”他被眼前帝王装的男子的一脚飞踢吓的一愣一愣的。大哥,你踹门前能考虑一下门的感受吗?
“棍子。”男人朝身边的侍卫大手一挥,一根嫩绿色,食指粗,约莫四十厘米的小竹棍被放在他手中。
“退下。”淡淡的一声令下,侍卫默默隐退且关上了门。
“你要干嘛?”林末凡看着一步步靠近的男人,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男人大步走到主座上,落座,抬眉,淡淡撇了他一眼,轻启薄唇:“过来!”
“……”林末凡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没搭话。你丫要是态度稍微好一点,收起这副要债的气势,我还可以考虑考虑给你个面子。
“需要朕重复一遍?”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沾染上了点点不悦的味道,但好在没有拔高音量。
“……”林末凡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瞅了男人一眼,不由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太中二了,以为穿上衣服就是皇帝了,还一口一个朕朕朕的,啧啧啧。
被腹诽中二的男人见眼前的人没什么动静,显然不想再废话,起身抓住林末凡的胳膊,对着身后狠狠的就是一下,没有丝毫的怜惜。
“嗖~啪!”棍子从空中落到皮肉上,发出了一个让人十分羞愧的声音。
“*!!!”林末凡双手捂住屁股,卧槽,这个剧情开展的方向不对劲啊?
“疼?”男人皱着眉头,试探性的问着。
小孩今日的反应让他有些吃惊,这平日里喏喏连声,被欺负也不说,被按在刑凳上打到只剩下一口气也不敢吭声,求饶的软弱皇弟,怎的如今会被一根小小的竹棍打的大喊大叫?
“废话,***的挨一下试试啊!”林末凡揉着可怜的屁股,本身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棍子心情就不好,听到男人的问话直接炸毛!
“放肆,你在尚书房里就学的这些?”说着小竹棍划破了空气,带着风声就闷闷的砸到了林末凡的屁股上,无奈被人按在了桌上无法动弹,屁股还得高高翘起,这每一棍子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肉上。
几下下来,林末凡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
可怜了林末凡,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天神共愤的事,要被这样狠打。
再加上自己莫名其妙就被陌生人按着一顿抽,还没有摸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这人暗暗用力的几竹棍硬是生生地将这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打出了生理盐水。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1 22: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我的错
本就从小唯我独尊的性子,这眼泪一出来就停不下了,像小孩子被抢了嘴边的棒棒糖一样,完全不顾自己已是一个半大的大人。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外流。
“哭什么?”男人停下手中的棍子,冷冷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小孩,按理说,就这么几下,他这皇弟是断不会哭的,然而,林末凡的理由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呜,疼,呜,嗝,疼,呜呜。”林末凡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了,你说***的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打人有多疼?你还问我为什么哭?
“可知错?”男人坐在主座上,将林末凡拉到自己腿上,趴好,旋即淡淡的开口。
“呜呜,我哪里,嗝,呜呜,错了,呜呜。”林末凡虽然哭的不能自己,但是却没有开口认错,一是他本来就没错,二是本身的性格就这样,容不得自己轻易认错。
他这样的性子,除非是逼的紧了,不然他是断然不会抽抽搭搭的承认自己错了,若是他真的意识到自己有错,那他会加倍对你好,却不会主动认错。
“怕不是罚的不够狠?竟是连自己的错误都没有意识到?”抵在小孩屁股上的棍子被有意的加重了力道,小孩本能的呜咽挣扎着。
“呜呜,我,呜呜,不要,嗝,呜呜,拿开,呜呜。”我的错,我的错!***只是上了个洗手间而已!!!
“嗖~啪。”“不要什么?”
“哇,呜呜,别,别打,我,我,呜呜。”林末凡现在特别想摆脱这时不时落下的棍子,太他妈疼了,想伸手护一下,怎奈双手被身后的人死死地擒住了。
他现在是终于是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真的是日 了 狗 了,他又不是原主,他怎么知道原主这货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嗖~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都抽在同一个地方,疼的小孩直想撞墙。
“哇呜呜,别,嗝,别打,呜呜,我疼,呜呜,嗝,呜呜。”
“你身为我朝最小的皇子,平时不让人省心也就罢了,今日居然连尚书房都不去了,朕派人来唤你,你竟拒之门外,见到朕也不行礼,说,你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劳资当你麻个淡淡!劳资又不是你朝皇子,劳资怎么知道这傻缺为毛不去尚书房!林末凡真心要炸毛了,如果不是男人的小棍子还抵在他屁股上的话。
“说!”“嗖~啪。”
“等,等等,呜呜,我,不知道啊,呜呜,嗝,呜呜。”
“你不知道?你今日从卯时开始一直到午时都未曾出过寝殿,你当然不知道!”话音刚落又是一棍子落了下来。
“呜呜,嗝,我,我知道了,呜呜,嗝,知道了,呜呜。”小孩悲催的发现这个黑锅自己好像是背定了。
看小说上别人穿越都是什么皇帝啊,王爷啊,男宠啊,啊呸,不对不对,除了男宠,都是要么本身强大,要么逆袭的好不好,他咋就那么背呢?一过来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男人按在腿上打屁股?更诡异的是他还被打哭了!
“最后十下,好生受着!”男人也不管小孩怎么哭喊,手中的力气却是不减半分。
十下下来,小孩嗓子都哭哑了,喊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然而身后这个施刑者却不为所动,抽得小屁股高高肿起才放过小孩。将他特别无情地放在床上便走了。
林末凡趴着哼哼唧唧的轻抚着伤痕累累的屁股,却又不敢将外袍下的裤子脱下来揉,心里将那个男人从老祖宗那辈就开始诅咒,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疼痛没有减少半分。
“小殿下?您没事吧?”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从门外进来,手中还托着一个放药的托盘,轻手轻脚走到了林末凡身边。
“我没事。”林末凡决定不按穿越套路来,看到这少年,他就猜到了,这货绝逼是伺候他的人,所以他不打算让这个少年知道自己关于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的事,也省的他大呼小叫,闹心。
“小殿下呀,奴才不是给您说过了吗,不要去惹怒皇上,您怎么就是不听。”少年将托盘放在床沿,轻车熟路的将林末凡的裤子褪了下来,然而林末凡还是疼的龇牙咧嘴的。
“我惹他?***……唉,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不明白……哎哎,你丫轻着点!”
林末凡现在真心特别想骂人,他在现代虽然没干过什么特别好的事,但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啊!怎么这么倒霉?
林末凡满腔憋屈的想着,没过多久便被药物带来的丝丝凉意给推入了梦乡。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1 22: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失忆(上)
霄鸾殿
“真如大师所说,朕这小皇弟今日与平常大有不同。”君炎尘端着茶轻轻抿了一口,看着对面同样在喝茶的白发老者淡淡的开口:“无念大师可否于皇弟之事与朕告知一二?”
“老衲今日让陛下午时亲自去唤小殿下自然有老衲的理由,陛下也不必过问。”一副仙风道骨般模样的老人泯了一口茶,淡淡道。
“陛下今日可曾听过小殿下说过一些不符情理的话吗?”无念大师放下茶杯,伸出隐约能看见白骨的手捋了捋胡子,看向君炎尘的眼神有些深邃。
“这问…倒是没有,不过,他今日却是说了很多粗俗的言语,不大像以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君炎尘又抿了一小口茶,淡淡的香味缠绕在舌尖,让他莫名的想起了今日趴在自己腿上嚎啕的人。
“是了,他大抵是失忆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不说,这就不是老衲该操心的问题了。陛下只需记住护他性命,三年之后定能为君国化一大难。”
“如今国泰民安,我国又与外邦交好,如何有大难?”君炎尘听着这话倒是一愣,这即便是有大难,怕这小小的一只莫凡是化解无果的。
“这大难,不是陛下能猜想的,也不是老衲能揣测的,陛下只需护他便是了,到了一定的时候,便会真相大白,老衲不过是顺从了天意前来汇报一声,余的,就要看陛下如何做了!”说罢,无念大师便站起身,看这架势是准备走了。
“多谢大师指点!”君炎尘也随即起身,对着无念大师拱了拱手,没有要留他的意思,毕竟这无念大师是武林中人,不便在皇宫久留。
君炎尘看着桌上还残留余温的茶杯陷入了沉思:这无念大师乃是少时便已名满天下,他说的话断然不会假,失忆吗?那小家伙怎么不提?看来明日有必要再去旒苏阁探探了。
翌日,旒苏阁
“怎的,现下已然辰时,小殿下还没起吗?”君炎尘看着门外守着的小厮,皱了皱眉头。
“回皇上,小殿下昨日从午时便睡下了,奴才唤了多次,小殿下都不愿起。”小厮见是君炎尘立马跪下请安。
“为何不去告知朕?”君炎尘眼神深了深,看向地上的小厮,脸上明显的写着不悦。
“奴才该死,是小殿下吩咐奴才不去打扰皇上的。”小厮不敢抬头所以不知道君炎尘的脸色不好,但听声音估计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想着连忙叩头,免得惹面前这尊大佛不快。
“罢了,你下去将御医带过来。”说罢一挥手便进了门。
床上林末凡呈大字状趴着,被子早就被踢到了地上,嘴角挂着一滴晶莹的液体。孩子估计是梦到什么好事了,睡的这么香。
君炎尘提起被子给他盖好,看着这睡姿,不禁挑了挑眉。
“唔…”小孩随着被子的落下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但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
“皇上,御医来了。”“微臣参见皇上。”
“嗯,给他查查身体。”
“是。”约摸年过半百的老太医给君炎尘行完礼,就走到床边,刚坐下准备把脉,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蹬的踉跄了好几步。
“闹什么!”君炎尘大步走到床边,掀起被子一巴掌就打了上去,这孩子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还学会踹人了。
“唔,好痛!”林末凡睡的正香,忽的臀上就落下了一巴掌,昨天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生理盐水差点又跑了出来。
他只是本能的伸了个腿而已,他干了什么又被抽了一巴掌?(黑人问号脸???)
“知道疼就好,别乱动,让御医给你瞧瞧。”君炎尘又将被子给盖好,往后一步,给被扶起来的太医腾出了位置。
“回陛下,小殿下身子倒没什么大碍,除去臀上的伤,只是常年的不调理,身子有些弱罢了,臣为小殿下开几服药,调理调理即可。”老太医把完脉,用袖子拂去额上沁出的丝丝汗珠,这小殿下啥时候变得这么粗暴了?
“嗯,朕知道了,下去吧!”随着话音一落,下人便都跟着老太医出了旒苏阁,房内便只剩下君炎尘和林末凡二人。
林末凡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君炎尘,不由自主的往床内挪了挪。
“你可还记得朕?”君炎尘看着缩成一团的林末凡,皱了皱眉头,这小皇弟虽然不受宠,总是犯错挨打,但吃穿用度上他却从不曾克扣过,这小身板怎的会怎么瘦?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2 0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失忆(下)
“…记得!”废话,你TM昨天打的lz把这辈子的鼻涕和眼泪都流光了,lz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不记得你!要不是lz脾气好我早就打回去了!(主要是打不过)
“那朕名号为什么?”君炎尘挑眉。
“……”大兄弟,你这话接的我们有点聊不下去了,名号是什么我都不知道,那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号是什么?
林末凡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但看着眼前貌似很不好招惹的男人,他还是决定不瞎掰了,开玩笑,昨天的伤还在一抽一抽的疼呢!
“我不知道。”
“你不是说记得朕吗?”
“我是记得啊,我们昨天见过。”林末凡表示,他的语气里绝对没有丝毫要鄙视智障的意思。
“记好,朕是你的大哥,名号君炎尘,你是先皇最小的第十七子,名君末凡,字子兰,年芳二八,身边的贴身小侍名唤小余。有什么不清楚的问他便好。”
君炎尘说完便扫了一眼小孩被子下的屁股,旋即开口:“你这伤大抵明日即可行走,从明日开始,日日去尚书房报道。”
“明日?不行不行,我伤好不了!”林末凡听罢急忙摇头,开什么国际玩笑,到古人的学堂上课,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吗?再说了现在这个身体看样子正是学习的好时机,鬼知道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会让自己学些什么难懂的东西。
“是么?既然这么不想去,就多趴几天吧!”哈?这人这么好说话?
林末凡还在暗暗庆幸不用去上课,殊不知床边的君炎尘脸色又暗沉了几分。
“从昨日起便没进食?”君炎尘挑眉。
“啊?嗯…”林末凡语塞,昨天送过来的饭菜哪是给人吃的,汤汤水水,不仅没熟还是凉的,这什么皇子,吃的比乞丐都差,所以莫凡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坚决不吃。
“哎哎哎!”林末凡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就趴到君炎尘腿上了。你说趴就趴吧,你TM的扒lz裤子干嘛!
“不懂爱惜自己身体?”随音落下的是一连串的巴掌,昨日本就红肿偏紫的屁股,今日被这一拍,疼的林末凡可以说是能直喊娘了。
“*!你,呜,你能不能讲点儿理,呜,呜呜,呜。”林末凡的生理盐水又冒出来了,他真心不想哭,怎耐这人的巴掌实在是不好熬,说好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呢?虽然我物理不好,但是作为人民教师你不能这样坑人啊!
“朕不讲理?你不吃饭还是朕不讲理?”
“那,呜呜,那饭怎么吃啊,呜,你是皇帝当然吃的好,呜,你怎么会在乎别人,呜呜。”林末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自己的待遇。
*,老子吃不吃饭关你屁事啊!饿着你了还是怎么了?
“怎的?饭菜不合胃口,可以差人来换,为何不吃?”又是几巴掌,林末凡真心喊冤,这饭菜是自己想换就换的吗?那小余表示自己这个小殿下真的很不?瑁??久挥谢坏娜ɡ?冒伞Ⅻbr>  “呜,嗝,呜呜,他们说,我不?瑁?械某跃筒淮砹耍?茫?墒悄欠共苏娴暮苣严卵誓牛?粤嘶崂?亲拥模?匚兀?也灰?裕?匚亍!比绻?衷诹帜┓膊皇桥吭诰?壮就壬系幕埃??欢?梢钥吹骄?壮镜牧成?卸嗄芽础Ⅻbr>  “来人,传膳。”君炎尘轻轻将小孩放在床上,吩咐了一下便走了出去。
后来林末凡边吃下人送来的饭菜,边听小余说起那些之前给林末凡传膳的下人被赏了二十大板赶出宫的事,不经感叹,果然是皇(河蟹)帝。
虽然君炎尘送来的饭菜都很精致,但却都是清淡的菜没有丝毫油腻,一点也不对林末凡的胃口,可毕竟也是饿了一段时间的,以至于他将饭菜都吃了个百分之八十。
翌日。
“小殿下,皇上说您今日便要正常去尚书房受教了,您快起了吧。”小余使劲摇着还在呼呼大睡的莫凡,试图唤醒。
“知道了知道了!”被薅醒的人表示很不爽。
距离第一天被君炎尘揍,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他真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足了小殿下的瘾,而且君炎尘隔三差五的就来自己的旒苏阁逛逛,让下人都对自己百般巴结。
林末凡表示真的很不相信这是一个不?璧男〉钕赂糜械拇?觥Ⅻbr>  “小殿下快些梳洗,吃过早膳便要去尚书房了,现下卯时已过一刻,莫要迟了!”看着忙忙碌碌的下人,和在自己耳边不停唠叨的小余,林末凡感觉他的脑仁都要炸了。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2 0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又拱上火了
自己好好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三好青年,为什么一定要遭受古代上学的罪?虽然他特别不想承认这三天自己过的确实挺爽的。
尚书房
“小殿下,请您叙述一遍三字经。”身为古董派性格代表的张太傅有点小捉急,先不说皇上交代要好生点拨小殿下的事让他头疼,光看这一直在打瞌睡的小殿下,他就已累觉不爱。
“啊?”林末凡迷迷瞪瞪地被点到名,听到三字经他整个人的思维都被带了过去。
茫茫然的孩子心中还有模糊印象的三字经,一顺口就溜出来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狗不叫,父之过……?”
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再说什么了之后,他也懵了,狗不叫,干父啥事?
“……”年过花甲的张太傅眼睛一抽,对着外面悄咪咪来视察的君炎尘行了个礼:“恕臣愚昧,臣自认为能力不足,无法教导小殿下,望圣上赎罪。”
林末凡懵懵的看着君炎尘:“……”
*,这该死的突如其来的幸福……
他自从进了重点班,就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班主任悄咪咪来查堂的恐惧感了。讲真,大兄弟,你吓到我了,虽然谢谢你让我年轻了很多岁,但是你让我突然回到从前,我这个小身板稍微有点受不了……
御书房。
等君炎尘打开罚林末凡站一个时辰的御书房的门的时候,林末凡已经因为无聊,站着昏昏欲睡了。
“嘶!”林末凡是被重重的关门声吓醒的,以至于一惊站起来,撞到了桌腿,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朕让你来御书房站一个时辰好好反省,你就是这样反省的?”君炎尘走到主座坐下,眼睛死死地盯着正在边斯哈斯哈揉着腿边往门边挪的孩子,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嗯?”君炎尘挑眉。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林末凡看着坐下复而又起身拿起一块两指宽的红木板子的君炎尘,暗暗吞了吞口水,这君炎尘的手劲自己可是见识过的,自己的后面可绝对不想感受第二次。
“你是自己乖乖褪了裤子,趴在桌上,还是朕来帮你?”君炎尘手指若有若无地摩擦着板子,一步一步向林末凡逼近。
“哎哎哎,你不要激动,激动是魔鬼他后妈,*……救命啊!”林末凡看着越来越近的君炎尘,拼命拍着门,希望谁能听到他的呼叫声赶来救他。
“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开玩笑,他君炎尘堂堂一国九五至尊,他要教训的人还没有被别人救走过的先例。
“……”林末凡现在特别想哭,他能喊‘破喉咙’吗?玛的,这么危机的时刻,是谁创造出了这个梗让他胡思乱想的!拖出去乱棍打死!
“那个。”林末凡以一个极其羞耻的姿势被君炎尘按在了桌上,屁股高高翘起。可趴了半天君炎尘这丫的完全没有要进行下一步的样子。
“自己将裤子褪下来,朕没有那么多耐心。”君炎尘松开按住林末凡的手,特别贴心的把他的外袍掀了起来。
“……”林末凡双手抓住裤腰,脸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
这君炎尘看起来左右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比二十一世纪的自己小了整整五岁有余啊拜托!但现在像个小孩子似的被按在桌上打屁股还要脱裤子?导演你是拿错剧本了吗?
“朕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你若不脱,朕不介意代劳!”君炎尘狭长魅眸一眯,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挑战自己的耐心吗?很好,你君末凡是第一人。
“……”可能是碍于面子,也是因为从来没有被威胁过,林末凡没有动弹,颇有跟君炎尘死磕到底的气势。
很显然,林末凡完全没有弄清楚现在的局势,不管他自己脱不脱,这打是挨定了。自己主动一点说不定还能搏心软
“啪啪啪!”君炎尘的耐心已被磨光,扒了小孩的裤子,上去就是三板子,林末凡现在的身体本就带着病态白,这板子一下去,与圆滚滚的屁股上迅速肿起来的红痕显的特别不搭。
想来这小孩,也就瘦了点,但屁股上的肉却是很饱满,白白的,嫩嫩的,看的君炎尘不揍都不好意思,更何况现在他也是真的气了。
“嗷,*!”林末凡双手迅速捂住屁股。真的不是他怂,实在是这个身体不抗揍,不然怎么会区区的三下就快把他眼泪给逼出来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骂人,君末凡,你真的让我很欣赏!”让你欣赏了就可以不挨打了吗?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2 08: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仿佛找到了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
“啪啪!”两板子闷闷的砸在肉上的感觉让林末凡想骂街。这君炎尘是气疯了吧?他手背上可没有肉,这两下要是把他骨头打伤了怎么办!
“管好自己的手,朕做事向来不喜别人忤逆,这一点,你等会儿可以慢慢体会!”说着,板子就狠狠的砸到没有手当挡箭牌的屁股上。
林末凡不敢挡,又疼,于是君炎尘心里默念抽完二十下之后,就看到了口里含着胳膊,鼻涕眼泪糊了大半张脸的孩子。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消了大半。
“松口!”君炎尘放下板子,将胳膊从孩子口里解救下来,而小孩早已泣不成声:“呜呜,嗝,疼,呜呜,嗝,呜呜。”
君炎尘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莫凡,再看看已经被几个整齐的牙印排满的胳膊,心里剩下的火气瞬间就化了。
“这二十下,是罚你试图逃?头#?匏倒?幌踩蒜枘妫?嗟模?廾魅赵俜# 本?壮窘?⒆颖?穑?×坎慌龅街琢肆街付喔叩钠ü桑?诺狡练绾竺娴男〈玻?愿老氯四昧艘└啾憧?佳祷埃裹br>  “太傅说那三字经,在五天前就已经布置了,你不会,朕姑且先归于失忆,但不会便说不会,为何信口胡诌?”
“呜呜~”林末凡现在除了哭,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有什么要说的?我能有什么能说的,左右明天还要挨你一顿揍。而且,我就是说了句狗不叫父之过吗?什么信口胡诌,没见过背书背串的啊?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让这帝王都染上了唯我独尊的瘾,见不得别人反驳抵抗自己,但老子这只是正常的反抗一下而已,有必要打这么狠吗?
而且你手劲多大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这二十下,老子老命都丢了大半了,你居然告诉我尚书房的事情还没开始罚?那你是不是罚之前还来个开打仪式啊?
“以后挨打再敢咬手或者唇,朕不介意帮你修理一下牙齿!”君炎尘一边抹着药,一边警告着。
林末凡泪眼朦胧地看着君炎尘,听到这话身子条件反射的一颤,* ,这货是有跟我持久战的打算啊!可是这原主的身体不仅弱鸡,身份还特鸡肋,斗不过boss啊*!
君炎尘抹完药,擦了擦手,看见满脸鼻涕眼泪的林末凡,又拿毛巾给他擦脸,边擦边说:“朕问你,为何要在太傅传教的时候睡觉,据朕所知,你前一日晚上入寝甚早,不至于影响第二日的作息,为何会打瞌睡?。”
“嗯…”林末凡现在带着重重的鼻音完全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为何?难道要我告诉你,我是因为无聊听不懂才睡着的吗?那不是暴露了我的真实水平吗?
“是听不懂吗?”君炎尘用手把小孩试图埋起来的脸托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冰冰凉凉的让林末凡滚烫的脸蛋感到有些舒服。
君炎尘剑眉微挑,桃花眼中添染了丝丝柔情,林末凡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最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听不懂。
“罢了,从明日起朕亲自教你,免得你又捅出什么幺蛾子。”君炎尘放下林末凡的脸,摸了摸他的头。这孩子果不如从前,虽调皮捣蛋不懂规矩些,也总好过从前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护他,许是能为自己也添了些许乐趣吧,这么些年过来,也是无趣的紧。
“不用的,其实我可以……”见君炎尘眉梢微挑,林末凡只好把话咽回了肚子。看来这皇(河蟹)帝的性格是不喜欢别人逆着他来,典型的不吃硬,那软的呢……
“皇兄。”林末凡伸手扯了扯君炎尘的衣袖,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一张小嘴小幅度的阙起,红红的鼻头一吸一吸,那小模样好不可怜。
“怎么了?”君炎尘看着这小模样,心下软了一块,表情也难得的温柔起来。
“皇兄,明天,明天可不可以不打。”刚刚哭过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加上本就带一点嫩嫩的童音,再被这软软糯糯的小嘴一衬托,小模样萌的君炎尘整颗心都酥了。
一瞬间,君炎尘被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的就要答应了,但转念一想若是不好好立立规矩,以后这孩子估计还能犯。
想了想还是摆出了严肃脸:“这时候倒是知道怕了,气太傅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现在?不打?不打就你现在这性子,朕猜想你是记不住。三天前的那顿打,估计也是朕下手轻了,不然你怎么敢在今天挨打的时候,将那些污秽的话说的如此顺口。”

天黑黑她很好2019-03-02 08: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