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情缘(古代父子,架空)

楼主:克娄巴特拉7世 字数:17381字 评论数: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这里翎羽,可以叫羽儿
这个脑洞来源真的很奇葩,是羽儿自己梦到的,当然里面挨揍的主角是羽儿自己【捂脸】
就想写出来,甜虐方向不好界定,主要是没有大纲,梦也就一段
但一定是HE,这是可以保证的,坑品也可以保证
这不是第一次发帖,上篇文,羽儿觉得写得有些不满意,也就导致了还在那里沉着,那篇文章会改好重新发的
再次感谢大家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5 18: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父子情缘是上辈子的冤孽,这辈子的依靠…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5 18: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 初遇

“安远王回朝了!”都城百姓争相传递着消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这场仗已经打了六年了,六年间,无数英魂埋骨边疆,终于迎来了好消息,狼毒国战败求和,签订合约,愿世代称臣。


南宫钰风尘仆仆从边疆赶回,安排好一切,还未等喘口气,便接到宫里传来的消息,要他进宫一趟,叹息一声,不敢不从的往皇宫赶去,却不知自己的皇兄到底是为何叫他,希望不是因这一身的伤痕。


“臣叩见陛下。”南宫钰单膝跪地,标准的武将觐见姿势。


南宫珏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道,“六年不见,你是越发的懂规矩了!”


听了这话,南宫钰还哪里不懂,这是生气自己生分了,随即双膝落地,“皇兄,臣弟回来了。”


“起吧,这也没外人。”南宫珏放下手里的朱笔,抬头打量下首挺立的青年,眉眼间的青涩被风霜代替,显示出更多的坚毅,身量也要比六年前强上许多,想当初小的时候…不经意间,总是想起小时候那个软软的小团子,虽然南宫珏并未比南宫钰大上多少…“这次还走么?”


“不了。”似是觉得没有说服力,复又加上一句,“已经没有威胁了!”


是啊。没有威胁了,大月朝至今虽只有几十年,但也国力日趋强盛,周边他国也皆臣服,没有什么威胁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了,皇兄看宰相…”


“皇兄!”南宫钰不顾长幼的打断了兄长的话,“我…不想。”声音淡淡的,“秋凝她…”臣弟实在无法放下,后半句话咽在口中。


“皇兄知道你对她的情谊,可人已经失踪七年了,你就折磨了自己七年!”南宫珏从桌案后走出,来到南宫钰面前,“钰儿,放过自己,好么?”南宫珏承认,他心疼了,当初那二人的爱恋,他本以为会是一对神仙眷侣,却不料,七年前秋凝失踪,这七年之中更是杳无音讯,南宫钰便换了样子,对一切漠然置之,六年前更是请命前往狼毒战场…“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无力地挥手让人离开,他知道,改变谈何容易。


“臣弟告退。”不再说什么,南宫钰告退离开,打发了宫门外的随从,自己只身一人走在都城的长街上,漫漫长街无尽头,只是没有伊人相伴…


“哎呦,谁啊这是!没长眼啊?!”一个穿着稍显破败的孩子捂着撞疼的脑袋坐在地上哀嚎,还时不时的冒出几句脏话,“真是晦气!”


正在想事的南宫钰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状况打断了,低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入眼便看到一双与秋凝相似的眼睛,正满含愤怒的看着他,同时眼里还有着一丝算计。


小孩儿抬头看着撞了自己的人,衣饰虽简单,却不是俗物,想来应该也是哪家的公子哥,心里小小的盘算,看来今天赚了,没准还可以多捞点,把剩下的几天也顺带着解决了!清清嗓子,“你撞了我,是不是该赔我点钱啊!”看着那人眉头一皱,赶紧开口,“看你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别仗势欺人哈,你要不赔,我可是会找官的!”哪里找什么官,不过是骗骗人的把戏罢了,这种地方,有权有势的人家,虽说不怕官,可也嫌麻烦不是。


南宫钰就这样看着面前的小人一阵快语,没有说什么,摸出钱袋给了钱绕过人就离开了。他承认,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秋凝,可听到那孩子说话,心里自嘲,怕不是思念成魔了,不过那双眼睛,倒是真的太像了…


秋宸没有想到,那人竟给了这么多,打开钱袋都蒙了,那么多钱,要好好的藏起来,他要离开现在的生活,他还有事情要做,还有人要找,娘亲,爹爹真的在都城吗?可都城这样大,孩儿又该去哪里寻呢?寻到了,他会认孩儿吗?不再想太多,起身拍拍衣衫上的尘土,避着身后的尾巴往自己的隐秘之处跑去。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5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 和谈

此番安远王班师回朝,还带回了狼毒国的使臣,商谈称臣一事,为了诚意,特意派出了王子与国师前来,虽然有损国威,但现下的情景,总比国灭要强的太多。那日来了大月朝只是简单的觐见寒暄,具体事宜,皆被安排在三日后。


三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对于狼毒国王子和国师还是过得心惊,得怕一个不小心,这和谈崩了,自己小命搭了,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忐忑中度过三日,总算挨到了和谈日,这一日,也让他们从另一面了解了那个战场修罗般的人,有着另一面。


“二位等的可是心急!”南宫珏故意笑着说道,“朕这段时间也是实在抽不得空,只好暂时先安排二位小住些时日了!”


都不是善良之人,哪里是不懂这其中的道理,战败国就要有战败的样子,别说等些时日,就是直接扔进牢房,不也得闷着,“大月王言重了,这次本就是我王要臣服。”


“好,那就抓紧时间,早谈好了,二位也好早日回去交差!”南宫钰爽朗应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条约。这条约是南宫珏南宫钰二人一同商量,众大臣附议的,也是比照之前各国样式修缮,双方都有互惠,当然也有单方面的压制,不然哪里还是臣服。


在一行人一上午商谈之后,终于是将条约签订,各有各的心思,不过狼毒要想翻身,恐怕要等上个百八十年了。南宫珏高兴,面上依旧淡然笑笑,“这条约也签好了,二位是马上回去呢,还是在朕这大月待上一待?”
那二人还哪里想待,当即白哦是要即刻返程,把条约早日带到狼毒,也好早日将进贡之物送到大月。


南宫珏也不勉强,着人将使臣送出城,此番礼遇已是看在昔日,现今没必要如此客气。南宫钰替着自家皇兄把人送到城外,拍拍马身,转身回了,这么多天,王府里还好多事没处理好呢,虽说王府人不多,也没啥后院之人,可毕竟是个王府,六年不曾在,总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回了城,直接告诉安公公,人送走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回家了!独留安林在风中颇有些凌乱。


在皇宫等着人来的南宫珏,看到的就是安林一人回宫,还带着满脸的纠结之色。良好的教养让南宫珏没有当场把毛笔折断,好,很好,南宫钰,六年不在跟前,你倒是越发的不记得规矩了,看来什么时候,该是重新教教那些了!


远在安王府的南宫钰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天也没到秋日啊,怎地突然冷了呢!”低声嘀咕一句,继续安排人去处理王府里事情了。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6 16: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章过渡,没啥大意义,自己也觉得写得不咋地
后面慢慢就会有拍的
小可爱们也可以想些要看的拍,我会尽力写的好些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6 16: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感觉都快沉了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7 11: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三】 啊,真巧哈

那天匆匆一遇,南宫钰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再次见到那个孩子,只是这次遇到,颇有些狼狈。那孩子和几个看样子同样是小混混的孩子扭打在一起,看着手脚功夫,估计原先也有些功夫底子,奈何双拳难敌四手,还是慢慢的落了下风。虽是如此,南宫钰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出手相帮,毕竟嘛,就见过一次,哪里到了伸手相帮的程度。


许久,或是那几人打累了,或是达到什么了目的,停手啐了一口,“早把钱交出来不就好了,浪费哥几个气力!”转身不看任何人的离开,独留一个狼狈的身形坐在地上,周围人指指点点,没有一人上前,也是,这样的事,早见怪不怪,哪里有那闲工夫去管。


秋宸用灰扑扑的袖子擦掉嘴角的血,今天真是背,本来偷到足够的钱来交差,可以早点收工歇着,怎料会遇到那些人,自己的收成没了,又不想去动藏起来的钱,看来晚上回去又少不了一顿打了,还是在黑天之前再弄点,挨多挨少还是有区别的,正打算起身,就看到眼前多了一双云锦缎绣面鞋,心里默默想,这鞋子可有些眼熟啊,缓缓抬头,看到的就是前几天自己敲诈的人,正一脸玩味看着自己,偷偷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来了句“啊,真巧,哈,哈…”如果能够看到画外音,一定会发现,头顶有数只乌鸦飞过!


南宫钰好整以暇的看着小孩儿,挑眉笑笑,“怎么,今天也打算敲我一笔!”


“哪里哪里!”并不利索的起身道,“又不是你打的,找你要什么…”钱,秋宸这才反应过来这人说话的意思,感情上次他知道自己敲了他,那还在这呆着,赶紧溜啊,想着身体也作出反应,不过被人提住了后衣领,“哎,你放手,放手!”挣扎一会儿见没效果,便放弃了。


见人不再挣扎,松开手,“你和我走。”


秋宸小脑袋转了几个弯,咧嘴一笑,“好啊!”刚打算走,像是想起什么,“你得让我去拿点东西!”现在甩不开你,一会儿总能找机会甩开,和你走,当本少爷傻的吗!


谅小孩儿也不能耍什么花样,就算耍花样也翻不出自己的手心,南宫辰颇有些自信的点点头算是应了,跟在人身后走着。只是南宫辰没想到,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竟在那小阴沟里翻了船,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点头疼,这小孩儿咋这么滑呢!不过,两次了,有意思!


顺利跑路的秋宸拐进一条小巷,“哼,跟小爷玩,还嫩点!”抖抖衣摆,慢悠悠的离开。我们的秋宸小朋友不知道,他已经成功的被圈进了安远王爷教训的范围内,这些都是后话。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7 19: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昨个没时间更新,今天补上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9 11: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五】 初入王府

你说句实话,没有什么可以让南宫钰这样在意,在外人看来,他始终是那样的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不能撼动,不过这次,他失策了,那个只见了两面的孩子引起了他的兴趣,也许真的是那双太像秋凝的眼睛…看着宣纸上熟悉的面庞,还有那陌生的小人,轻叹口气,看来是真的在意了…


“林宏!”本就是个想做便做的性子,在意了,就把人找回来好了,“把这个人找到带回王府!”伸手把桌上的画像给了面前的人,“记住,暗中进行。”


“是。”丝毫不犹疑,领了命令就离开。


手指轻抚宣纸上熟悉的眉眼,凝儿,是你吗,是你让这个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一解相思…‘凝儿,嫁给我好吗?’‘好!’互表心意的二人,那晚行了男女之事,一切似乎都很好,可谁又知道,大婚前夜,秋凝无故失踪,南宫钰整整找了一年,最后因为边境危机,不得已远赴边境御敌,却也不曾真的放弃,只是这多年了,仍旧全无音讯…许久才从回忆中抽出,将画像放置一旁,“凝儿,你到底在哪里?”


如果现在用一句话来形容秋宸的心情,那一定是我撞了鬼了!这几日经常被人跟踪,跟踪就跟踪吧,还这么明目张胆的,今天更好,拦住了自己,一句‘我家主子要见你。’就被带到这么个地方,关键是,人呢?你主子呢?把小爷一个人扔这屋里算怎么回事!无奈的打量起房间,“啧,这主子挺有钱啊,东西这么好,看看有没有能带走的!”也不管刚刚还在生气,径自在屋里到处逛着。


“哟,没想到还是个才子呢,这画…”秋宸看到桌上一张画像,拿起打算欣赏一下,却愣住了,“娘亲…”脑中翻腾无数猜想,最终确定在仇人之上,“娘亲,宸儿会想办法报仇的!”把画像小心叠好放在怀中,娘亲的画像,不应该留在这里,此时也没了找东西的兴致,匆匆往门口走去,还没等手碰触到门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南宫钰去了军营,听说人已经到了王府,这才匆匆赶回来,刚推开门就看到小人要走,“你去哪?”门口的小人明显被吓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不知为何,竟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憎恨,没错,是憎恨,肖想也没怎么这人啊,顺手关了门走向书桌,倒也不担心人会离开。


“桌上的画呢?”南宫钰低头没有看到画像,这书房除了他没有人敢私自进来,东西不见了,自然是眼前这个小人的杰作,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脾气温和的人,唯一的逆鳞便是秋凝,此时已经是爆发的边缘,“我再问一遍,画呢?”


秋宸梗着脖子不回答,自然引来了南宫钰更大的怒气,也不管当初想好的一套说辞,几步把人揪住摔在桌上,一手按住人,一手抡圆了砸向臀肉,闷闷的声音在寂静的书房显得特别刺耳。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秋宸砸蒙了,直到空中划过声响,身后疼痛炸开,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他从来没被人这么对待过,脸上被羞的通红,“你放开我,放开!”回答他的是一连串的巴掌声,“你不配,你不要脸,你害死了她!”不管怎么骂,怎么挣扎,腰上的手就像是钳子一样,紧紧地禁锢着根本就不能挣脱分毫,而因为使劲的挣扎,又加上身后的疼痛,不一会儿就渐渐的感觉有些脱力,嘴里仍旧没打算放过,只是骂声越来越小。


暴怒的南宫钰并没有留力,每下都用了十分力道砸下,本就是成年男子,再加上常年习武在军队,这手劲更是一般人难以比拟的,打了不知多少下后,才发觉房间里那小人的声音似乎小了下去,猛然发现,自己手下的臀肉已经肿胀的不成样子,宽松的裤子仿佛都有些承受不住,要涨开来,仔细听听,小人的怒骂,早就已成了低声絮叨,正打算把人抱到隔间看看伤处,就听到一句堪称惊雷的话语,惊得他许久都未缓过神来。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9 12: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太不容易了,我终于动手了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29 12: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五】失败的刺杀(上)


“娘亲,我们为什么住在这里?爹爹呢,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因为娘亲要保护宸儿啊,不被坏人抓走。爹爹当然是去打坏人了!”
“那,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坏人被打跑了就会回来啊,宸儿要乖乖听话,爹爹才会喜欢!”
……
“娘亲!爹爹还没有回来,我们还要等着爹爹呢!”
“宸儿乖,爹爹在京都,去找他!”
……
秋宸醒来时,泪水糊了满脸,随意抹了一把,却抻到了身后的伤,“啧,这什么状况?”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一天前发生的事情,整个人是又羞又恼,真是没出息,不就挨几下打,虽然以前没被这么对待过,可也太弱了…磨蹭半天,发现虽然还疼,但并不影响行动,起身下床,尽管床很舒服,房间也很好,但这是仇人的地方,不能呆着,看看身上没少东西,转身开门。


“主子吩咐,你不能离开!”门口一尊门神挡住了去路。


秋宸心里直翻白眼,还真是看的起自己,放这么个人看着,衡量了一下当前现状,别说现在身后有伤,就是没伤,估计也弄不过门口的人,关门回屋!


回屋呆着的人并没有安定下来,那人太危险,待在这里也危险,不过,既然没有把自己随便扔在哪里,看来是有什么想法,目前只能见招拆招了…娘亲,孩儿找到仇人了,孩儿会想办法报仇,原谅孩儿曾经答应娘亲的承诺,双手捧着画像,心里不断忏悔。


几天里,南宫钰再也没有找过秋宸,并不是忘记了,而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找人查了那孩子的身世,虽然信息少的可怜,但能打探出的,又和秋凝有着那么点关系,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孩子,是他和秋凝的!另一面,秋宸难得的当了几天米虫,吃了睡,睡了吃,仔细看看,还稍微胖了那么一点!


不管怎样,总归要面对,五天后,南宫钰来到了小人的房间,进屋就看见躺在床上睡相安稳的人,悄声来到床边,轻轻拂了拂搭在耳边的碎发,仔细看看,倒是有点秋凝的影子,眼里剩下的,都是温柔。


睡的好好的人,感觉耳边有东西,动了动,换个姿势睁开眼,看到床边多了个人,吓得一下坐起来,缓了缓才看清楚是谁,“我说你干嘛,进别人房间不要敲门的啊!”


小人的表现让南宫钰心情很好,嘴角一勾,“这里的一切,貌似都是我的!”


PS :有点多,分上下发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30 19: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失败的刺杀(下)
“我!”秋宸气结,好,你有理,要不是为了报仇,小爷我才不在这里呆着,“有事?”


“要一起吃晚饭么?”南宫钰决定先培养培养感情,以后两人也更容易相处些。


吃饭?还一起?秋宸心里转了几个弯,这人为何有些讨好自己,不管了,先观察情况,慢慢再做打算,“好!等我收拾一下,你出去等着就好了!”


这次晚饭之后,两人关系日益渐好,相安无事过了几个月,秋宸已经摸准了南宫钰的习惯,只差一个机会。不过机会没有等到,却到了秋凝的忌日,秋宸早上匆匆离开王府,心里装着事的人,并没有发现身后跟着尾巴,一路兜兜转转来到了秘密地,把那张画像摆在稍微高些的草垛上,摆好贡品,退后一步跪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娘亲,孩儿想您,一年了,孩儿还是没能找到爹爹。”一年间很少哭的人,此时的眼泪却不受控制,“不过孩儿找到了仇人,今天,孩儿今天就会动手,让他去和娘亲赔礼!”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阵。


门外的南宫钰心有怀疑,当真的确定时,仍旧不免激动,悄悄的隐藏起来,怕小人一会儿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虽然想要快点相认,但总要去看看说的仇人是谁,好给秋凝一个交代。


心情平复的秋宸,把面前的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打算回去,他决定了,今晚找机会动手。也许是上天的眷顾,机会出现了,回去后,那人说晚上吃饭,只有他们两个,把已经准备好的东西装好,只等晚上到来…


晚上果真只有两人一起,秋宸给人倒茶倒酒,期间将迷药混在酒中,虽然做的很隐秘,却还是没能逃过南宫钰的眼睛,想看看这小人要做什么。也许这迷药质量劣等,好久南宫钰才觉得药性上来,昏昏沉沉的,眼前的一切事物也开始变的模糊,想要对着小人说些什么,却惊讶的发现,面前的小人从怀中掏出匕首,毫不留情地朝自己刺来,迷糊的南宫钰勉强躲过,面前的人就来了第二下,这次,准确无误的刺进了腹部,跌倒的人将桌上盘碗扫落。


一阵清脆的声音将愣住的秋宸震回神,看到面前斜倒的人,没有一点大仇得报的喜悦,慌慌张张的想要离开,却被人堵在了房间内,下一瞬,就被毫不客气的按住,呆呆地被带走,转眼间进了牢房。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30 19: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没码完,明个更哈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1-31 21: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六】真相


蜷缩在牢房一角的秋宸,双臂紧紧抱着自己,他没有杀过人,这是第一次,呆呆地让人带到牢房,到现在仍旧没有缓过神,整个人像是受伤的幼兽,呜咽着独自颤抖…没有人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仿佛是把他扔进了深渊,自生自灭。


夜晚的牢房更加阴冷,身着单衣的秋宸,除了身体,冷的还有心,他不敢闭眼,闭上眼,脑中全部都是那人平日里对自己的好,还有白日里眼里的不可置信与插入身体的那把匕首,宁愿现在有人出现在牢房,来宣判他的死亡,不过,死亡并未来到,来到的,是另外的审判。


南宫珏匆匆地赶往宁王府,天知道,他听到自己的弟弟被人伤到,是多么的心惊和愤怒,从小捧在手心里的人,此时正安静的躺在床榻之上,太医早已看过,并没有伤到要害,伤口已经处理好,之所以没醒,是因为迷药的作用,过劲自然就醒了。安坐床沿,手上不自觉抚过床上人睡颜,“回来就没消停过,这次倒好,把自己都搭进去了,看你醒了,为兄怎么教训你!”好好的威胁一番,转而像暗卫询问原因。


进入牢房的南宫珏,第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颤颤发抖的秋宸,命人把牢门打开走进去,“我想,应该和你谈谈。”


等待着死亡的秋宸,看到一个与那人有着五分相似面庞的人进入牢房,抬头定定的看了半天才开口,“我知道,我杀了人,现在只有死路一条。”可我还想再看一眼那人,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是啊,都把人杀了,还假好心去看!


没有理会小人的话,“你娘是秋凝,你叫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


不可置信的抬头,满眼疑惑,“你怎么会知道?”刹那间又了然,“是了,你俩那样像,说不定是兄弟!”自嘲地笑笑,反正要死了,说出来又怎样,“我叫秋宸,我娘亲就是秋凝,至于那人,杀他报仇。”


南宫珏头顶乌鸦飞过,什么仇人,这哪跟哪,秋凝这是都说了什么,“你还真是你娘的好儿子!”已经无力吐槽的南宫珏幽幽叹气,“我不知道你娘怎么说的,但我可以告诉你,你杀的人,并非你的仇人。”不给小人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你右侧后腰有个梅花形胎记。”满意地看到了小人眼里的震惊,“这是独属于你爹一族的印记,而且也是独属于南宫族的印记。”没有再说下去,从小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想到了什么,也不催促,静静地等待。


许久,秋宸沙哑地开口,“你的意思是,他,他是我爹!”而自己亲手杀了他,这冲击太大,大到无法承受,怎么会这样,明明不该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南宫珏在一旁看着,对于这样一个半道出现的侄子,他欢喜,作出这样的事,又觉得应该给些教训,就来了这么一招,看小人陷入自责,又不忍,遂开口道,“他没死!迷药没过劲,晕着呢!”


惊喜,后悔,自责…多种情绪缠绕着秋宸,跪在地上膝行几步来到面前人脚下,扯着衣摆求到,“让我去看看他!”他要亲自确定爹爹没事才能放心,可是,自己做了弑父的蠢事,真的可以得到原谅吗?


“跟我走吧。”南宫珏突然间觉得心累,大的小的都让人不省心,“你做的事,没办法轻易原谅。”转身出牢房门,等也不等里面的人一步,率先离开。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01 20: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要过年了,有点忙,更新不定
能更新一定会努力更新
在这里,率先拜个早年
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01 20: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新年快乐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04 18: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七】求原谅


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的秋宸,心里装满忐忑,不知道怎样去求得原谅,更不知道爹爹会不会原谅自己,嘴里一阵阵发苦,没想到刚找到的人,不到一天,有可能就再次失去,娘亲,你是会怪孩儿的吧。

跟着人来到了熟悉的庭院,每一步都沉重万分,越到房门前,越不敢向前,直到前面的人要推门才出声,“哎,你…”看着前面的人停下回头疑惑地望着他,定定心神,“我不进去了!”没等人发问,便跪在院落之中垂着头,“我不知道他肯不肯原谅我。”是的,秋宸没有叫爹爹,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得到原谅,“在他原谅我之前,我都会在这里这样等着!”抬起头,眼里满是坚定。

“好!”南宫珏没有反对,把一切看在眼里,但并没有打算做个中间人,两人的关系与心结,要靠他们自己来解,不再理会院落中跪着的小人,回头推门进屋。南宫珏没有呆多久就离开了,离开前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仍旧跪在院中的小人,轻叹一声,冤孽啊!

不知是不是迷药劣质的原因,南宫钰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晕乎乎的,看看时辰,想来也是不早了,便又翻身继续躺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院中,有个孩子跪的摇摇欲坠。

虽不是深秋,但仍旧凉风习习,秋宸跪在偌大的院落之中,整个人都显得楚楚可怜,这一跪就是一夜。当晨曦洒向身体,脑袋都有些迟钝了,身体毫无意外有些僵硬,只能慢慢挪动,突然间听到房门响动,猛地抬头,就看到那人站在门前,眼里迸发出光彩。

休息一夜的南宫钰早晨醒来,已然没有了昨晚的难受,看着时辰,想来是赶不上早朝了,还是尽快赶到皇宫解释解释,他可不想挨自家兄长一顿揍,结果一推门就看见跪在院中的小人,看这架势,是跪了一夜啊,瞬间怒火升起,说话也带着几分压抑的不耐烦,“你怎么在这?”

做了无数心理建设的人,炸听得这样一句质问,所有的一切都轰然倒塌,害怕被赶走,踉跄着膝行几步,“别赶我走,你打我,骂我,别赶我走!”

听到这话,南宫钰更是生气,本就有些矛盾的内心,在这句话的作用下,只剩下愤怒,“好,你说的。来人,传杖!”没一会儿,院落中多出几人,还有红木刑棍与春凳,看着小人害怕纠结着没动作,不悦地开口,“怎么,还让人请你!”

第一次看到这架势的秋宸,脑袋早就宕机了,听到门口站立之人不悦的声音,才找回了思绪,颤悠悠起身伏上春凳,双手紧紧地握住凳子,准备迎接垂楚。

“打!”冷清地下令,执行人也是心中忐忑,因着南宫珏的封锁,并未有府中人知晓是眼前的孩子让南宫钰受伤,前几月把人宠上天,这冷不防的搞这么一出,行刑人也是一头雾水,手上又不敢上劲,怕把人打坏了,这王爷再拿他们下人出气。

看着明显放水的打法,南宫钰头痛,走下台阶,伸手要过刑棍,毫不留情砸向趴伏在春凳上的人。一下,两下…棍棍落下都像是要砸碎棍下受刑的人,没几下就有鲜血氤氲出亵裤,动手之人置若罔闻,仍旧不遗余力地甩棍子。

受了几下,秋宸发觉行刑人在放水,也是有些感动,可还未感动完,就被狠厉的一下砸的险些跌落春凳,痛呼声压抑不住地往外跑,一棍接着一棍,仿佛要把自己打死,害怕,惊惧占据了整个心脏,“啊!”再一次的重锤,让秋宸眼泪不争气地流出,口中不住地求饶,“饶了我,我在也不敢了!”

气头上的人,哪里还有理智,气他自伤,气他不信自己,一切的一切都转化成此刻拿在手中刑棍上的力量,下手愈发狠厉。

春凳上的人,此刻才知道,原来真的可以把人打死,一轮接着一轮的垂楚,让人整个都开始晕乎乎的,声音已然沙哑,仍旧不断的求饶,他还没有和爹爹相认,他还没有找到仇人,爹,“爹,孩儿真的错了…”不知不觉间,深藏心中的话语流出,便再无声息,即使在微弱,却仍是让动手之人捕捉到。

爹,一个爹让南宫钰回神,往下一看,手中刑棍掉落在地,浅色的亵裤,此时已被鲜血浸染,根本就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蹲下查看人怎样,却发现小人早已昏厥,想要把人抱起,奈何小人的手紧紧握着春凳,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紧握的双手扯下,“叫大夫!”丢下一句话,抱着人进了房间。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08 20: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发现一揍人就停不下来
大过年的,着实不想动手
不过,打都打了,就不纠结了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08 20: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心结


那日的事情,虽发生在内院,但也闹出了不小动静,平日里很少见到宁王的下人,一个个吓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注意触了霉头。对此,南宫钰乐得其见,本就是整顿王府,也借着此次让某些人安分一点。

受伤的秋宸,因着原本就有些亏损的身子,急火心结,愣是昏睡了几日,几日里,南宫钰衣不解带的照顾,就怕小人出什么危险,终于在三天后稳定下来,询问大夫,被告知很快就会醒来,掖掖被角离开。此时的他不想要两人见面,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终究心里还是有了隔阂。

醒来的秋宸,看到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一切,心里暖暖的,可环顾四周,并未看到心里念想之人,眼眸中的希冀退却,独留一份哀伤,轻扯嘴角,“爹,您还没原谅孩儿,对吗?”动动身体,身后的伤疼的紧,只是小动作就出了一层汗,看来想要找人去求原谅,总要等身子好些了再说。接下来几日里,秋宸异常配合大夫,药石一顿不落,伤口竟也是恢复的快上许多,又是安分的过了几天,发现已经可以正常行动了,便活了心思,想要第二日开始自己的计划。

第二日,天刚微亮,秋宸就穿戴好走出房间,来到院落之中,面对着那人房间而跪,他并不知道,此时房间里并没有人,南宫钰一早就赶去上朝,此时正在大殿之上。

下朝回王府的南宫钰,一路上郁闷不已,也不知道自家兄长是怎么了,最近几日,每每下朝后就把自己留在御书房,也不说什么事,一留就是大半天,要不是今个自己说要回去看小孩儿,估计又得被留下。然而,当南宫钰回府在内院看到跪着的小孩儿时,突然有些头疼,自己好吃好喝好药的养了这么些天,这又折腾什么,想着轻步走到跪地之人面前。

跪在院落中的秋宸,还在想着这个时辰了,那人为什么还未起床,就发现视野中有道熟悉的身影慢慢朝自己走来,抬眼看着定定站在自己身前的人,几日的心慌焦虑都抛诸脑后,“您,怎么样了?”那声爹还是没敢喊出口,当然自己不知道,那日挨打期间已然脱口。

听着又没了称呼的询问,南宫钰心里五味杂陈,想要相认,却不知小人是否真的愿意,想想还是按捺心中期盼,“我没事了,你也不用如此。”如此让我心有期盼却又害怕一切都是虚幻。

“是我做错了事,您没原谅我,我不起来!”低着头,有着这个年龄的倔强。


“我没怪过你,何来原谅!”南宫钰不想在待在这里,说出的话总有些着急,“起吧,身子还没好。”仍旧忍不住关心。

他在担心自己,听到话里话外难掩的关心,秋宸心里有些高兴,却仍是害怕担心居多,爹,您说过从未怪过孩儿却不相认,让孩儿哪里可以安心自处,“这是我自愿的!”

罢了,罢了,未在多说什么,南宫钰转身进房,独留跪在院落之中孤单的身影。

而另一面,秋宸倔强地跪在院中直至日落西山,看着那人房间烛火熄灭,慢慢跪坐在地,敲敲因为跪了一天有些酸胀的双腿,缓缓劲才慢悠悠起身回房。

黑暗之中,南宫钰并未休息,招手唤来暗卫询问,知晓人已经回房,恍惚间松口气,凝儿,应该怎么办,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没落的身影隐没于黑暗之中,枯坐一夜。第二日出门,并没有看到院落中有小人身影,竟是不自觉松口气,好在没有再糟蹋自己。不过在南宫钰散朝回府后看到仍旧跪在昨日那地方的人,一口气闷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这次,连着一句话都没说就跨步略过。

连着几日,秋宸早起跪着,日出日落从未落下一日,南宫钰视而不见,却每晚熄灯召暗卫询问人是否歇息,日复一日,二人就这样互相折磨,若不是一次意外,还不知道二人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10 21: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天更新哈,今个没码字

克娄巴特拉7世2019-02-12 17: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