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顾盼流兮(M\/F 古风)

楼主:云月影9 字数:39173字 评论数:7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朝穿越,来到一个陌生的朝代。身处异世,她该何去何从。

云月影92016-08-25 15:5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一章 穿越(一)
额……头好痛,微睁的眼睛视线好模糊,眼前好像有很多人在围着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终是抵不过疼痛,顾流兮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顾流兮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可……
眼前的情景是怎么了,映入眼帘的竟是粉黄色的帐幔,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轻柔舒服,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
她有些头疼的拍了拍脑袋,自己身上是古色古香的寝衣,鹅黄色的布帛衬托着女子玲珑曼妙的身姿。快步走去梳妆台前竟是一个长得与自己几分相似的女子,镜子女子肤如凝脂肌如雪,柳叶弯眉,高挺的鼻子。
“隆”地一声拉回顾流兮的思绪,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兴奋的丫鬟,顾流兮算是真正认清,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小姐,你醒了,担心死奴婢了。奴婢这就去通知老爷和少爷。”

云月影92016-08-25 16: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二章 穿越(二)
顾流兮看着眼前两个衣着不凡的男子,声音有些颤抖,“你们是?”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是毫不掩饰的害怕。
毕竟自己不是正主,而原主的记忆只是有些零零碎碎的存留在脑海里。
“兮儿,你不要怕。我是你哥哥顾启君,这是你的父亲。”说罢指向他身旁稍微年长的男人。
“兮儿,你若是还有什么不舒服或者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去向管家提。”那稍微年长的男人开口道,停了一会儿,看着有些无所适从的顾流兮,轻叹了一口气,还是太心急了些,大夫也说过,兮儿落水原本已是无力还天,如今醒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失忆了,他不想吓着她了,“兮儿早点休息吧!”带着顾启君就离开了。
顾流兮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过了一关,刚刚多怕会被认出来。
可事实证明她是错的,这几天顾流兮好吃好喝的供着,父兄总是宠着自己,任着自己。几天的相处下来,她已是放下了心理包袱。不得不去感叹着原主的运气了,有着一个当丞相的父亲,一个是大将军的哥哥,母亲去的早,父亲和哥哥更是宠爱万分。
从原主的贴身丫鬟绿珠得知,这顾流兮从小就被宠的上天,胡闹着紧。为此可没少挨父兄的责骂和板子,这次落水就是因为这原主作死非要去戏水,结果就……
“小姐,该喝药了。”绿珠手里捧着一碗黑漆漆的中药过来。
闻到这气味,顾流兮胃里就一阵的翻江倒海,已经连续喝了好几天的中药了,自己原不是怕苦的人,现在已是被喝得受不了了。
“绿珠,你把药放下,我待会就喝。”

云月影92016-08-25 16:0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三章 初责
顾流兮让身边的人都下去,拿起桌上的药,往一旁的花倒下。
“难怪兮儿院子里的花长得那么美,原是有这好药供着呢!”一道不辨喜怒的声音传来,把顾流兮给吓了一跳 有些心虚的回道,“没,没呢。今天是第一次就被哥哥抓到了……”说到后面越来越小声,哥哥那黑沉的脸色将她给吓到了。
顾启君看着眼前这个不安的女孩,有些不忍心再责怪,但还是冷着语气“来人,再端一碗药来。”
亲自看着她把药喝下就离开,离开前想起刚刚问过大夫说,兮儿的身子已是无大碍,只需服下这最后的一帖药即可,留下一句话,“今晚到我书房里找等我,该怎么做,自己清楚。”
顾流兮隐隐感到不安,从原主留下的一些记忆里,她可是知道原主挨的板子和巴掌可不少,每次自己犯错,爹爹不舍的打,就由哥哥代为管教,每次都会好好的收拾自己一顿的,而用的方法却是小孩子的方法,如今自己可是现代的人,我……
后面开始隐隐作痛了。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顾流兮很早就用过晚膳了,磨磨蹭蹭地来到哥哥门前,迟迟也下不去手敲门。
顾启君早就知道顾流兮来了,却一直在门前磨蹭,也不急,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
终于下定决心敲门,平冷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顾流兮将门关好,站在书桌前,不安的看着顾启君,“怎么,不会做?需要我去帮吗?自己去桌前趴好。”
她有些难为情,却抵不过这书房里的低气压,上前将桌子上的东西放在一边,俯身趴在桌子上,高度刚刚好,顾流兮的腰往下轻轻一压,臀部就可以高高的翘起,她害羞地将头埋在臂弯里,不肯抬起头来。

云月影92016-08-25 16: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一次发文,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云月影92016-08-25 16:4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顾启君不想自己重打她,看着顾流兮的动作强忍着怒气,从书柜里取出一把紫檀色的戒尺,三指宽,一指厚,这可是伴随着顾流兮长大的戒尺。
“啪”地一下毫不客气地打在顾流兮高翘的屁股上,“啊”她一时没忍住叫了出来。
“规矩都忘了吗?忘了受罚前要去衣吗?”
“哥哥 我忘了。我不记得了。”带着乞求的声音传来,她倒不是忘记了,只是自己可是21世纪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在一个男人面前主动脱裤子讨打,只是今天怕是躲不过去了。
顾启君一怔,怎么忘了兮儿失忆了呢。但还是又打了一下,“下次记得规矩,再忘了就加罚。”说罢,不等她从疼痛中恢复过来,一手将衣裙撩起到腰上,将中裤和亵裤一把拉下,露出已有两道红痕的白嫩屁股。
一阵凉意传来,明白之后,顾流兮的脸瞬间涨红,将脸埋在臂弯了,两瓣臀肉紧紧的夹起。
顾启君也不急,等着她。待到她放松下来的时候,重重的一下打在她光裸的臀上。
“啊”顾流兮都快疼得要跳起来了,腰却被紧紧地按住桌上动弹不得。
“啪啪啪啪啪”连续的几下毫不犹豫的打下去,五道红痕迅速浮肿出来,刺痛感层层扩散,刺激着顾流兮。她紧紧咬住嘴唇,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见状又是一下,戒尺抵在顾流兮微微红肿的小臀上,冷声警告,“不许咬唇 ,疼就喊出来,可以哭,可以求饶,但是不可以用手挡,还有逃打,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带着哭腔的声音,低声做着保证。
顾启君有些心疼了,但该教训的一样不可以少,强忍着心疼,语气依旧保持冷漠,“我们来算算账。你私自落水,险些危及性命,该罚六十。不好好喝药,还敢将药私自倒了,该罚三十,一共九十。你可认?”
“认,认”说着,又忍不住落下眼泪,九十板子,自己铁定要屁股开花了。
听着顾流兮颤抖的声音,早已心疼得不可收拾,“今日就只打四十戒尺,剩下的待你过几天再责罚。”

云月影92016-08-25 17:0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也不等顾流兮回答,挥着戒尺以五分的力度打在娇臀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五下一组迅速打下,之前刚刚受过九分力气的八下戒尺的屁股已经受不了了,尽管力气小了不少,可打在臀上依旧疼痛难忍,顾流兮的腰被紧紧压着,只好扭动着屁股,双腿早已不受控制的左右翻腾,可戒尺却总是准确的打下。顾流兮哭喊着求饶,汗已经渗出,凌乱了她的发髻。
四十下打完,顾流兮依旧哭着,趴在桌子上好不可怜,身后是突跳跳的疼。
顾启君看着红肿一片的娇臀已经没有了原本的白嫩,肿了一指高,自己是练武之人力气不小,尽管后来已经撤去不少的力度,可是兮儿这娇嫩的肌肤却是受不了的。
松开对她的禁锢,顾流兮滑落到地上,“嘭”的一声,紧接着是一声惨叫和更大的哭泣声。
连忙将人拥入怀里,感受到她的恐惧,轻轻的拍扶着她,轻声哄着,揉了揉手上一片滚烫的红臀,更是心疼得不行,擦去她的眼泪,放下衣裙抱着她回房间。
从水里取出帕子,敷在顾流兮红肿的小臀上,却也疼得她一片挣扎,大声的哭喊着,不顾臀上的伤拼命将顾启君往外推,“不要,不要,你走,你走呀!”
“对不起,对不起,兮儿,哥哥知道打重了,哥哥道歉,你乖乖上药好不好?”他慌了,看着如此抗拒他的顾流兮,后悔莫及。
丞相赶来的时候,看着眼睛哭得红肿,臀上高肿的顾流兮,一把将顾启君推开,将女儿小心翼翼地搂入怀中,安抚着顾流兮的情绪,待人昏睡过去之后再小心的冷敷、上药,盖好被子。最后狠铁不成钢的瞪了顾启君一眼,“你要是不将人给哄好,你等著瞧。”
待到顾流兮第二天醒了的时候,身后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发现有一个人在床边趴着睡觉,看清模样后连忙将身子往里缩。感觉到有动静,顾启君醒来看见缩在被子里的丫头,两只还是有些肿着的眼睛惧怕的看着他,他不由得苦笑,自己一晚上照顾她,仍是哪么怕他。
“兮儿,兮儿乖,哥哥错了,不该打这么重的,兮儿原谅哥哥好吗?”将人轻轻拥入怀里,轻轻拍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和煦如春风,半点没有昨夜那冷漠的模样。
感受这温暖的怀抱,顾流兮有些眷恋,吸了吸鼻子。顾启君以为她还是不肯原谅自己,一时情急之下,竟拿起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扇。
“啪”的一声,顾流兮惊讶的将手抽回,却再也不忍,委屈地喊了一声“哥哥,兮儿疼,哥哥给兮儿上药,好不好?”
“好”

云月影92016-08-25 17:0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四章 心疼
自从挨了上次那顿好打,自己又闹了一顿,爹爹更是心疼自己,哥哥也是尽量的让顾流兮闹,半个月下来无论如何任性竟是半点责骂也没有。
顾流兮老早就想出去玩了,今日好不容易趁着爹爹和哥哥去早朝的时间,换上衣服,带上银两,从后门溜出去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小贩的要吆喝声络绎不绝。顾流兮高兴地看着大街上热闹的场面,去摸摸这个,去买着一些街边的小吃吃着,踏着轻快的步子在大街上游玩着。
一阵急促的骑马声传来,紧接着是百姓慌乱走开的脚步声和几声高傲的“让开,让开。”
原来一个身着浅蓝色劲装的女子正骑着一匹马,在街上快速的奔驰,就离顾流兮的不远处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小女孩在大街中央,身旁没有大人,周围的百姓都急匆匆的让开,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女孩。
顾流兮心下一惊,不由得思考太多,眼见着马即将到来,而如今这马速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她竟然跑到大街上,抱起小女孩,将她往一旁的路道上一推,一个阴影笼罩过来。
顾流兮想着自己要是有什么意外,或许也可以回到现代去,不用再怕挨哥哥的戒尺了。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是一阵激烈的马鸣声,一双修长的大手将已经跌坐在地上的顾流兮扶起,无视那劲装女子一脸的惊讶,男子缓缓出声,“姑娘,你没事吧?”
顾流兮脸色苍白的将头抬起,引入眼帘的是一个面如玉冠的男子,顾流兮从没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子,原是想着顾启君已经够帅了,却没想到……
“我,我没事。”顾流兮压下心中的各种情绪,“谢谢你。”
“今日之事,为妹妹替姑娘赔礼。”说罢,也不等顾流兮回答,拉着一脸惊讶的女子离开。
“怎么?还不回府吗?”顾启君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抬起头是一脸黑沉的脸,顾流兮一惊。
女孩的家人连忙过来道谢,顾流兮客套几句,就被哥哥给拽着手往马车去,一把将人扔进马车,就不再理会她,强压着怒气,生怕会忍不住再一次狠揍她。

云月影92016-08-25 19:4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就更到这里,明天继续

云月影92016-08-25 20:3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的早朝下的早,回来的路上听见马车外面有哄闹的声音,原是不想理会,可却看见原本应该待在府里顾流兮,原想着她也闷在府里那么早,也该出来散散心了,可大致了解了情况后,心中是惊慌的,生怕她出什么意外,幸好今日那婉婷公主的马,被楚王秦逸言给拦下来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哥哥,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嘛。”小丫头揪着耳朵,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启君。
“回去之后好好在房间里带着,好好反省。”说完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府里,顾流兮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绿珠在一旁劝着,“小姐,大少爷那么疼你,你就不要那么害怕了。”
“死定了,死定了。”想起上次的那顿打,屁股可是养了整整三天才好的。
顾启君拿着戒尺进去房间里,看着这个害怕的丫头,心下一软,将戒尺往桌上一扔,发出重重的声响。
顾流兮呆呆的看着他,他心中的怒火中烧,“还不懂规矩吗?”顾流兮依旧是站着也不动,这段时间来的宠溺,令到原本害怕的她,她有些委屈了。
他不再等她,一把将人拉到床上,往小腹下垫了几个软垫,顾流兮的小屁股就高高的翘起,他还是没有将人在桌上处罚,毕竟上次挨打完时的那一摔,他可是心疼了好久的。
身后一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衣裙被撩起,小裤被脱到了大腿上,连忙挣扎起来,“不要打我,你不可以打我。”
闻言顾启君将戒尺握在手里,狠狠抽下一下,冷着语气,“我还打不得你了,啊!顾流兮,你最近长本事了。”说罢,“啪啪啪啪啪”五下并排打在臀上,顾流兮的臀不大,五下足以打完整个臀。
后面是迅速的火辣,娇惯了半个月的顾流兮大叫出来,身子向里转去,缩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云月影92016-08-26 22:4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出去了,所以更晚了

云月影92016-08-26 22:4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顾流兮,今天我不将你打得屁股开花,我就不叫顾启君,”顾启君将人从被子里拽出来,敢逃打,好呀!欠收拾了。
将人紧紧按住床上,软垫将屁股高高垫起,戒尺抵在屁股上,“今日你私自出府,在街上发生的我就不算账了,你做的也没错。可上次的五十戒尺、今日的不懂规矩、逃打一样不可以少。两罪并罚加起来一共罚你九十下。让你好好懂得规矩!”
顾流兮听到九十下戒尺的时候已经开始低声哭泣起来,心里委屈得紧,也不求饶 。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十几下戒尺打下,顾流兮感觉整个屁股就像要炸开一样,火烧火燎的,疼痛从屁股上层层深入,整个人都只剩下疼痛。
“啊…唔…啊呜……呜呜呜呜。好痛,好痛,不要再打了……我,我受…受不了了。”
顾启君没有理会她的求饶,继续五下一组,并列打下,重叠的戒尺打下,折磨得顾流兮的屁股到处乱扭,腰却被紧紧的压制着。
快打了将近五十下来,顾流兮的整个屁股肿了一指高,火红火红的肿胀的屁股就像一个成熟的番茄,好几次顾流兮忍不住用手去挡,却被顾启君将手桎梏在手里。
他看着已经哭得快憋气的丫头,屁股已经不能再打下去了,将戒尺放在一边,坐在床上,将人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她,另一只手轻轻揉着火辣辣的屁股,顾流兮疼得直冽嘴,嗓子已经哭得沙哑了。
顾启君开始心疼起来,原是想着要将小屁股打烂的,听着顾流兮已经沙哑的哭声,却始终打不下去了。
顾流兮的哭泣声只剩下呜咽了,不是她不想哭而是实在哭不出来了,身后的疼折磨着她,嗓子也已经哭得沙哑发疼了。
顾启君唤了绿珠进来给顾流兮换衣服,自己又给这丫头顺气、喂水,小心地哄着人,却还是没有给她上药。还剩最后的四十下戒尺,看着趴在床上呜咽着颤抖着身子的丫头,想着要是再打下去,恐怕兮儿的嗓子会受不住,可又一定处罚完,怎么办呢!

云月影92016-08-27 16:2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待到顾流兮不哭了,他轻轻的开口,“兮儿,还受得住吗?还有四十下……”
“哇…呜呜呜…哥哥好狠的心,哥哥这是要打死兮儿吗?好痛好痛,我要爹爹。”
他一怔,想起兮儿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年纪,还只是一个孩子。
“呜呜…呜呜…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顾启君轻轻哄着,“兮儿自己说,这九十板子有没有罚错,兮儿是不是该罚?”
“呜哇…哇…”
“兮儿说话!”
“哇哇哇…呜呜…”顾流兮依旧不屈不挠地哭着,她就是要他心疼心软。
“啪”
顾启君一掌打在顾流兮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冷着声音,“还哭上瘾了是吗?”说罢,还将手放在滚烫的屁股上,感受着热气,皱了皱眉头。
“不哭,不哭,哥哥不打。”声音慢慢地小起来,只剩下呜咽声。
“回话。”
“该,该罚。哥哥轻点罚好不好?兮儿好痛,好痛,”软糯糯的带着哭腔沙哑的声音。
“哥哥也不想打你,只是你看看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今日街上的事情不罚,也没有要罚的必要,只是你那逃罚的态度就该罚。”
想着丫头也是知道错了,他又说着“兮儿是要趴哥哥腿上受罚,还是趴床上?”
“床上。”说完,顾流兮认命地将小裤一点一点地往下挪,磨蹭到伤口,又是咬牙咧嘴的疼。
顾启君看不过去,知道兮儿已是疼得厉害,可又不得不罚,将顾流兮的小裤一把脱下,用软垫垫高屁股,红肿如番茄的屁股展露无遗,顾流兮将头埋在枕头上,双手紧紧抱着枕头。

云月影92016-08-27 22:0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继续卡,今天更完了,明天继续

云月影92016-08-27 22:0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顾启君抬手,一巴掌打在左臀上,臀肉陷进去,又恢复回来,又是一巴掌打在右臀上,疼痛感泛开,这个人都是疼痛的感觉。用手压制着丫头的腰,脚压在丫头的小腿上。一左一右的开打,看不下去丫头的挣扎哭喊,他迅速的左右一掌一掌的打着,已经在尽量放轻巴掌,臀峰肉多,尽量将巴掌打在臀峰上,还剩二十下,小丫头的臀峰已是青紫一片。就把剩余的二十下格外赏在臀腿交界处,这二十下用着五分力气打下,接下来的几天每当丫头坐下都可以记住这顿打。
臀腿处的皮肉特别细嫩,“啊,啊,啊”顾流兮的惨叫更是不停。
四十下打完,顾流兮的臀部肿胀地发亮,严重的臀峰早已发紫,臀腿处细嫩也已红肿一片,身上已经流了一身的汗。
顾流兮已经哭不出声来了,发声就疼,顾启君将人哄着,“好了,兮儿,打完了。”
顾流兮害羞,每次挨打都会让院子里的丫鬟和下人退到院子外面,最多只允许绿珠进来,顾启君去院子外面叫来丫鬟准备冷水和帕子,又叫绿珠给丫头换衣服,他从柜子里拿出上好的药。
湿了帕子,将丫头压制着,把帕子敷在臀上,哄着丫头,“兮儿不疼呀,要敷敷伤处会好些,乖啊!”语气尽量放轻,生怕顾流兮会像上次那样大吵大闹不肯冷敷、上药。
顾流兮慢慢冷静下来,感觉身后的冷帕子敷在臀上,火辣辣的痛感减轻了一些。哥哥的大手覆在帕子上,借着那凉凉的感觉揉着丫头臀上的硬块。
“兮儿忍着,臀上的硬块必须揉开。”将帕子拿开,一只手依旧压着顾流兮的腰身,另一只手按住臀上的硬块揉开。
顾流兮又哭了出来,眼睛已经是酸涩红肿,但还是忍不住,知道必须要揉开,否则接下来的几日有自己好受的,“哥哥,哥哥”她无助的喊着,顾启君后悔极了,知道以后再是多罚,是不能打太多下的戒尺了,这戒尺打一下就是横跨两瓣臀肉受苦,巴掌一下只是一瓣小臀。
好不容易将硬块揉开,连忙拿着药涂抹在臀上,冰凉的舒适感传来,顾流兮也舒服了不少。上完药,顾启君哄着她,她也闹了哭了挨着打那么久了,抵不过睡意,昏沉的睡了过去。
顾启君帮她将被子盖好,理了理她的头发,吩咐丫鬟进来伺候着,就离开了。

云月影92016-08-28 09:3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五章 安抚
“小姐,小姐,该醒了,已经过了午膳时间很久了。”绿珠摇了摇顾流兮,小姐不久前才挨了打,又一直睡过了午膳时间那么久,若是再不用膳,她怕少爷会因此不高兴,不过小姐刚挨了一顿重打,怕是又可以闹一段时间了。
“嗯~”顾流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身后依旧是疼得厉害,手往后摸了摸屁股还是肿得厉害,看来又得在床上躺着了。
“小姐饿了吧,该用午膳了。”绿珠提醒着顾流兮。
“好吧”顾流兮有些有气无力的回答,身后的疼痛依旧狠狠的折腾着她。
不一会儿,看着丫鬟将菜布满在桌上,肚子确定是饿了,只是自己身后的伤提醒着她不敢下床,让绿珠夹了几样菜拿去床边。
绿珠一口一口的喂着她,这样趴伏着吃了几口饭实在不好受,整个人更加不舒服了,嚷嚷出声,“不吃了,不吃了,都下去。”整张小脸无一不是写着:我心情不爽,别惹我。
绿珠劝了几句,顾流兮更是强忍着怒气,起身将人给赶走。因着臀上的伤,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听到下人的来报,顾启君赶忙到顾流兮的房间,一进院子,就看到在外面哀求着顾流兮的丫鬟下人,一把将门推开。
看到正趴在地上的丫头,发髻凌乱,感受到光线,大喊出来,“滚,都给我滚,”眼角还挂着泪珠。
“顾流兮你闹够了吗?每次挨完打都闹得无法无天,是吃定我不敢再教训了?”他忍不住训斥,心里怒火攻心,每次挨完打都不能安分些。一把将地上的人儿揽腰抱起扔在床上,巴掌打在娇臀上。
“没有,没有。顾启君我讨厌你,你凭什么打我。呜呜呜……”顾流兮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话竟然不经大脑就说出来。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脸颊火红火红的。
“我就要闹,就要闹,呜哇哇……别打了……”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约摸又打了几十下,手下的人已经没有过多的挣扎了,嘴上只是在嘀咕着,“别打了,别打了。”
顾启君一惊,脱下小人儿的小裤,消肿一点的臀再一次肿胀起来,还带着滴滴点点的血点,靠近小人儿,握起手发现,丫头的手是滚烫的,小脸红烫,他心下一惊,慢慢搭上她的额头,“兮儿,兮儿。来人呐,快去请大夫。”
屋子里再次忙起来。

云月影92016-08-28 14:4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人有点少,我还是晚上再发好了

云月影92016-08-29 13:4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大夫,兮儿怎么样了?”丞相心急的问着大夫。
“小姐只是身子娇弱,哭闹了许久,心中烦闷,无法谢怀,才引起的发烧,”大夫说完又看了丞相和顾启君一眼,“恕小民斗胆,小姐身子娇弱,一下子受不了如此的责打和哭闹,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好,绿珠随大夫下去抓药吧。”
丞相看着脸色苍白,眼角还带泪的顾流兮,一张脸黑沉的可以滴下水来,一巴掌甩到顾启君脸上,“看你做的好事,这是你的妹妹,不要用你管理军纪的态度去管你妹妹。”说完了,用湿帕子擦擦顾流兮泪迹斑斑的小脸,拉下她的小裤,看着顾流兮肿大,斑斑血点又青中带紫的小屁股,对着顾启君毫不客气的说,“还不快去打点,明天下朝后去正书房等着。”
丞相拿起皇上赐下给顾启君的雪肌膏,轻轻的涂抹在顾流兮的屁股上,虽是沉睡,但依然不安生,疼痛依旧折磨着她,下意识的扭扭身子,他心疼极了将人抱在怀里,轻轻安抚着。

云月影92016-08-29 13:5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婉宜宫里,
秦逸言坐在婉婷公主的寝宫里,下面的公主正跪着,耷拉着头,泪眼汪汪的,他毫不怜惜,“传陈嬷嬷和赵嬷嬷来,”停看了她一眼,“今日你非不听话,在街上骑马,触怒马匹,险些闹出人命。”想起今日的那女子,光洁白皙的脸庞,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与小时候的那个影子有几分相似,今日的事若不是自己刚好救下那女子……
“皇兄,我错了,”婉婷看着一条红木板凳和两个专属于她的教习嬷嬷手里各拿着一根红木戒尺,身后就一阵隐隐作痛。
“打四十板子”秦逸言大手一挥,他虽然疼爱婉婷,可是每次她犯错都不会亲自动手,只会传教习嬷嬷来教训,自己亲自监督。
婉婷知道这皇兄淡漠如水的性格无论是谁都不会例外亲自教训的,哭着趴在板凳上。
一个嬷嬷掀开婉婷的下身衣裙,一把拉下裤子,露出白白嫩嫩的屁股,一板子抽下去,“啪”“啊”婉婷的两瓣臀肉立即抽出一道红痕。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两个嬷嬷左右开弓,毫不放水的戒尺打下,婉婷尽管很疼,但也只敢哭喊,不敢扭动身子,因为她知道,这样皇兄会罚得更重。
四十下戒尺打完,教习嬷嬷没有半点放水,娇臀不可避免地高高肿起,红肿一片,婉婷疼得泪水打湿了一地,手指紧紧抠着板凳。秦逸言也不去哄,吩咐宫女伺候着,就出宫了。

云月影92016-08-29 20:3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傍晚时分,顾流兮在爹爹的亲自照顾下,终于是醒来了,身后的伤依旧叫嚣着,眼睛酸涩,喉咙干燥难忍。
“水,水”沙哑低沉的声音叫着,丞相接过水,一点一点地喂着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干涸的嘴唇就揪心的疼。
抬起头,看见是自己的父亲,立马钻入他的怀里,委屈害怕的抱着丞相,丞相接过药碗,正打算喂药,结果顾流兮大喊,“不要,不要,我不要喝药……”双手乱扑腾,险些打翻药碗,她知道喝药会快好一些,但是身子已经很不舒服了,再是这样趴在喝,自己会更难受的。
“兮儿听话,乖乖喝药,伤会好些的”一旁的顾启君也开口劝着,这样的兮儿不是他想要的,都是自己的错。
顾流兮眼角看见一道身影是顾启君,连忙害怕得缩进被子里,不顾嗓子喊着,“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了,好痛好痛。”眼泪不可收拾的落下,慌了一屋子的人,丞相长臂一捞,将丫头搂入怀里,“别怕,别怕,没人再会打兮儿了,兮儿不怕。”手抚着顾流兮的背,轻轻的哄着情绪不安的小人儿。
“好痛,我不要这样喝药……呜呜呜,呜呜呜……”
“好啦好啦,丫头没事的啊!”说着将两腿打开,将人抱起,让她坐在两腿之间,避开屁股上的伤,让屁股悬空。
“怎么,还不会做?”冷声提醒着顾启君,顾启君连忙拿起药碗,勺了一勺子,吹了吹,就往顾流兮的嘴上送,丞相在一旁安慰着,“兮儿不怕,他是你哥哥,有我在他不敢怎样的,你要是还是委屈,明日爹爹就替你狠狠教训他一顿。”
顾流兮依然还有些害怕,眼神畏缩的看着顾启君,但是现在有爹爹撑腰,小声的嘀咕着,“大大的委屈,好痛好痛。”
丞相忍着内心的笑意,“那兮儿想爹爹如何教训你哥哥呢?”
“兮儿要哥哥挨一顿戒尺,狠狠地打屁股。”
“呵呵呵,小丫头还真是,你哥哥可比你懂事多了,兮儿总是不懂事,被你哥哥狠狠的打屁股,每次都哭得稀里哗啦的,还要让人哄着。”丞相听着丫头记仇的话,还是打趣几句,没有意外的惹来顾流兮的哭泣声,断断续续的说着,“爹爹也不疼兮儿了,兮儿不要喝药了,让兮儿疼死算了,疼死算了。”

云月影92016-08-30 22: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