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丨19.02.18丨改编丨缺钙要吃肉(HE

楼主:好心情彩 字数:52337字 评论数:35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Chan·Baek丨19.02.18丨改编丨缺钙要吃肉(HE/长篇)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一章
边伯贤还没有大学毕业,放暑假回家的时候就被强行安排了相亲这种**的事情。
女方家长**,把两方的见面地点约在了一家高档西餐店。
西餐店的旁边有一家门脸很小很破旧的书店,里面的书多的跟旧报纸回收站似得,不仔细找根本看不到店老板。
不过这一天这间破旧不堪的小书店里面,却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一身暂新的西装,站在跟墙一样高的书架前面翻着书看。
这个年轻人就是边伯贤。
今天是他相亲的日子,作为男方他和他妈到早了。
因此边伯贤为了出来透口气活动活动筋骨,一个人溜达进了旁边的小书店里面。
书店虽小,书却很多,多到想不到。
边伯贤 随手拿来一本翻翻,马上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
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个世界!
边伯贤在深深的震惊中,盯着手中的书一动不动。
书中作为omega的男人居然会怀孕,而且必须跟作为alpha的男人结合!太狗‘’娘的神奇了!还有个属于beta的,那是干什么的?
边伯贤 被这个新鲜的奇葩的世界吸引着,根本没有想起来今天穿这么整齐是为了干嘛来的。
直到他妈用手机催他赶紧回去,他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那本书。
但是就从书店到西餐店这么近的距离,边伯贤的思绪一直都是飘着的,直到他坐到了餐桌旁,看到对面的人,才勉强回过神来。
人生就是那么悲催,端木睿回神没几分钟,窗户外一辆大卡车冲他们横冲直撞过来。
一整排的玻璃全都被撞成渣,他们靠窗的这一桌四个人,全都被卡车撞得七零八落,血肉模糊四处飞溅。
边伯贤甚至来不及想明白眼前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命呜呼。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2: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二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边伯贤觉得自己有些清醒的迹象,他慢慢的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疼痛,还有另外一种异样的状况。
他试图睁开眼,眼前依旧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但是身上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晰。
身后一种强大的气息笼罩着他,他能感觉到占有的性质极强,但是他觉得自己无力的身体一点都不排斥这样的气息,相反的,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贴近,想要更紧的挨着后面的人。
身上的知觉也一点一点恢复。
边伯贤思绪很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浑身无力,下.身奇怪的酥.麻,喘.息很快,还有从口中溢.出来的不明意味的声音。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陌生。
突然脖子后面传来特别疼痛的感觉,“啊——”边伯贤疼的浑身一抖,紧接着一双结实的臂膀环住他的前胸,给他有力的支撑。
“我要将你标记……”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边伯贤吓了一跳,“居然是个omega,”男人气息很乱,透着一种不正常,“味道真甜……乖乖的!明日本王就去接你。”
觉边伯贤得更混乱了,什么本王?什么标记?身后怎么会有个男人?
他来不及细想,就感到身后一阵钝.痛,“疼——!”屁.股火辣辣的疼!这个男人在爆他菊?
“忍着点……”那个男人喘道,“结束后你就会舒服……”
好像男人的话有魔力,边伯贤钝.痛过后,一直被他忽略的痒瘙的感觉一波一波袭来,一次比一次强,没有可以缓.解的东西,逼的他想玩命。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害怕,但是他不明白他在期待着什么。
身体内越来越空虚,就连身后那强大的气息也不能压.抑住他就要被这种期待逼疯的状况。
“越来越甜了……”身后男人不停的舔着他的后.颈,等他不再为疼痛挣扎的时候,身下用力一挺。
“啊——”边伯贤控制不住的喊出声来。
他感觉到男人疯了般不停的进入他的身体,他想抗拒,但是昏昏沉沉的身体下意识的却是敞开了迎.合,去争取更多的这种进入。
“啊……啊……”边伯贤想骂,娘,结果一张口就是这种控制不住的声音,连说话都不能,他自己听了都觉得异常的羞.耻。
边伯贤腾出手来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
身后被男人不停的撞.击,他觉得体内空.虚和焦.躁缓解很多,但是却平升了另外一种更为无法控制的快.感。
***要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贪.婪的享受着这种说不清的要命的感觉,享受着身后男人带给他的愉欢,更享受着男人的气味,这个味道让他焦.躁的情绪平静,但是却让他的身体狂.热的燃烧。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他觉得自己渐渐地要失去意识,一种让他觉得将自己完全交给身后的男人一定会特别有保障的想法慢慢侵.蚀他。
边伯贤咬着自己的手背,疼痛让他清醒一些。
他在黑暗中伸手向前摸索。
就在他的身体被后面的男人带到一个高.峰时,他摸到了不远处的一块石头。
“忍耐一下,omega道开了……”男人停止抽动,慢慢抽.出一点他的挺硬,接着便抵到一处,等那个小口完全张开,男人将挺硬慢慢挤进去。
下一刻,边伯贤就感觉到了身体内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停下……”他疼的身体僵在那里。
男人顶入在那个狭.窄的甬.道内抽.动几下,接着便停在那里,他将全部精华一滴不漏的泄进体内。
边伯贤狠狠咬着自己的手保持着最后的清醒,虽然浑身疲.软无力,但是这个男人却让他缓解了太多的无助,身体得到暂时的满足,精神也恢复一些。
他握紧石头,趁身后男人趴在他身上喘.息失神的空当,向后一砸!
“嗯……”男人闷哼一声,全部重量全都压在他身上。
边伯贤用尽了力气从男人身.下爬出,踉踉跄跄的没有方向的向前走去。
他浑浑噩噩的不明方向的走,直到看到眼前出现一扇高门,门匾上面大大的写着“边府”两个字,边伯贤一头栽倒那个台阶上面没了知觉。
门内守门的小厮听到动静,连忙打开大门。
下一刻他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击的倒退好几步,这个气息让他颤抖和惧怕,并且不敢靠近。
小厮躲得远远地观察门外动静,当他发现倒在台阶上的那个是他家少爷时,小厮连滚带爬的往主屋跑去。
“夫人,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在门口昏倒了!老爷老爷!快出来救救少爷!”小厮不顾被打的危险不停的拍着主子卧房的门。
“还不快去救人!为何在此大吵大闹!”边老爷在房中呵斥小厮。
门唰的开了,夫人系着腰带神色焦急的往出走,“睿儿怎么了?快带我去看看。”
小厮赶紧前面带路,小跑着嫌慢,快了又担心夫人跟不上,“少爷昏着,但是小的没法靠近,少爷好像被谁标记了!”
“什么!!”夫人大惊,“快走!快走!”
不多时夫人跟着小厮就跑到了大门口,她看到门前趴着那个人一动不动,生死不明,身上穿着端木睿白天出去的那身衣服,她顿时泪流满面,不管不顾的往前扑。
“贤儿!贤儿你怎么了贤儿?”夫人还没跑几步,她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拒绝她的接近,她被那股力量压得浑身瑟瑟发抖,尽然没法前进一步。
这是从边伯贤身上传来的陌生的气息,强大到一般人都无法靠近的气息,被alpha标记的气息。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老爷!老爷!快来!”夫人一点都没有办法靠前,她只能求助跟在后面一瘸一拐慢慢走来的端木老爷。
“到底发生什么事!”边老爷很严肃,半夜三更府上鸡犬不宁,实在是很丢脸一件事情,“贤儿怎么了?”
“老爷快来!”夫人哭着跑到边老爷身边拽着他,不管他能不能行动加快,“贤儿不知道被哪个**标记,除了你没人能靠近!”
“什么!”边老爷憋红了一张脸,不顾形象的拄着拐杖往前奔。
到了门口他同样被那股强大的气息震慑,边老爷暗道不好,这股气息不是普通身份的alpha,他的地位可能不低,别是县令家那个即将参军的小子!
边老爷顶着压力一点点靠近昏迷在门口的少爷,接着艰难的将少爷扛在身上,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少爷的卧房内。
整个府邸除了边老爷,竟然没有一个家厮可以靠近少爷的卧房,就连夫人也只能远远地候在外面。
“怎么办老爷……”夫人看到老爷从少爷房内出来,赶紧抹抹眼泪上前扶着老爷的胳膊。
“哎……”老爷长叹一口气,“具体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只能等着贤儿醒过来了。”老爷吩咐旁边小厮,“快去煮一碗抑制草药。”
小厮赶紧去厨房吩咐厨娘。
“贤儿怎么会突然被alpha标记?”老爷皱着眉陪着夫人一起等在少爷卧房外,“他天天都喝抑制草药,三年来从未出现疏漏!”
“那这是怎么回事?”夫人忧心忡忡,“这种事情怎么办?肯定是县令家那个混小子干的!这县城属他最强势,莫非临走前非要糟蹋一个才算舒服?他都糟蹋几个omega了!也亏得贤儿从十六岁就不间断的喝抑制草药,气息像是beta不会引人注意,不然早就被他……”说到这里夫人又控制不住流泪,“结果就这样都逃不掉……”
“哎……”边老爷叹口气,“也怪我没能力!就算我是alpha,但是断了腿身体越来越差,没法保护你们母子!”老爷锤锤那条瘸了的腿。
“老爷!”刚那个小厮进来,“您吩咐的盐水准备好了。”他端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盆,旁边挂着干净的棉布。
“我来就好。”边老爷起身,端着那盆淡盐水独自进入边伯贤的卧房中。
边伯贤醒来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床边靠着睡觉的一个女人。
“妈……”他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老妈这什么打扮?拍古装戏?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夫人马上清醒,“贤儿!贤儿你醒了?”她喜出望外的冲旁边的桌子那里喊道,“老爷老爷快过来!贤儿醒了!”
边老爷也赶紧到了床边。
边伯贤一看,“爸……”
爸妈怎么都这打扮?着一脸看到死人复活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终于不用去相亲了?
“贤儿你终于醒了贤儿……”夫人抱着边伯贤早就泣不成声,“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睁眼了……”
“别乱说……”老爷也偷偷抹抹眼睛,“告诉爹爹,五天前那晚,谁把你标记了?”
“娘?爹?标记?”边伯贤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了?标记这个词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好像……好像在哪里看过?
书店!
对了,他不是跟老妈去相亲,于是到了书店打发时间,在某本书里看到的标记这个词吗?
这个……
“先别问了老爷……”夫人抽抽噎噎,她急欲平息下来她的心情好好安慰边伯贤,“贤儿刚醒,不如等他身子养好了再问。”
“哎……”边老爷又叹气,“问不问都一个结果,那混小子参军走了,咱们什么办法都没有。”
边伯贤看着眼前的景象直犯迷糊,一阵困意袭来,他忍不住又进入梦乡。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三章
边伯贤在他的卧房内足足躺了七八天,那个味道奇怪的汤药除了第一天喝过一次之外就再也没有尝过。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这七八天的缓冲,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现状。
“小烟……”边伯贤低低喊了一声。
一直在门口候着的小厮赶紧推门进来,“少爷,您喊我?”
“给我拿一下镜子。”他半躺在床上靠着软垫吩咐,躺了好些天身上有点软,不躺的话更站不起来,于是说话声都不是很硬朗,边伯贤有些郁闷。
这已经是他躺在这里无聊时打发时间的一个辅助项目,边伯贤这几天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首先他的容貌没有改变。
虽然以前的样子是短头发,尽管眉清目秀的长相,但是怎么看都是男孩子。
现在有些不同了,边伯贤将头发全部束起来就能看出他的样子根本没变,但是黑黑的头发一旦散下来,他的这个长相就有些阴阳难辨。
眉毛前端直直的但是末端弯下来,眼睛还像以前那样大,皮肤更别提,白皙细嫩,嘴巴……惨淡苍白。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那就是这府里的夫人和老爷,那活脱脱就是他亲爸亲妈的长相,就连名字全都一样这种事情,会更让边伯贤觉得崩溃。
“小烟你过来,”他照了半天终于放下手里的镜子,“我偷偷问你,这府里一共多少人?都是干什么的?”
边伯贤这几天已经跟贴身的小厮小烟串通好了,他俩有个小秘密,那就是边少爷那晚想不起来为什么浑身是伤的被标记,因为重创所以失忆,但是又不想让爹娘担心,因此很多细节小烟负责给他讲清楚。
小烟给边伯贤倒了杯茶,“咱府上一共十五人,除了夫人老爷少爷和我,还有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剩下的就是守门的一个,厨房两个,扫院子的一个,清扫府第的一个,马夫一个,打杂的两个,还有两个是负责收租子的,平时少爷您见不到。”
“哦……人还挺多。”边伯贤想,他习惯了一家三口,这一下子一家十五口,出门看到谁都不认识,还得小心点再装装。
“哪儿算多啊,”小烟又接过来边伯贤的空茶碗,“说句找打的话,这两年府上败落,里面做工的人也减少了,您小的时候……我也很小……府上曾经有过不到五十人的情景,那才是最辉煌的时候。”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那个边伯贤不感兴趣,“那府上除了我爹是alpha,其他人都是什么?”边伯贤这几天已经基本搞明白了这个世界人类存在的状况,居然跟他在书里看到的一样。
“老爷是alpha,只有少爷您跟夫人是omega,我们这些下人都是beta。”小烟详细的解释,“一般omega发情期将近,就得选好了alpha准备成亲,发情期那天开始洞房,发情期七天洞房就七天。”
“七……七天洞房?”边伯贤吓一跳,“那……多大年纪到发情期?”
小烟看着边伯贤呆了一下,“十八,少爷。”
“……我今年多大?”边伯贤感到一丝冷风吹过。
“少爷,您刚好十八。”小烟声音也不由得放低。
边伯贤对未来好像有那么点惧怕。
“而且就算您没到发情期,”小烟继续在旁边道,声音比说悄悄话高不了多少,“一个成年了的omega一个人走在街上,也会有危险……”
那就不能出门了?边伯贤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尽管以前很宅,但是也不至于连家门都不出……这越不让出家门,就越觉得憋得快疯了。
“那要出门怎么办?”边伯贤抱着一线希望问了一句。
“您就喝抑制草药呀!”小烟理所当然道,“您十六岁开始就喝,一直到生病前。”
“那草药有什么用?”边伯贤还记得那种奇怪的味道,不是很苦,又像是有些酸,又像是有些辣,还参杂着什么别的,深血红的颜色,总之就是……难以下咽。
“掩盖您omega的气息,在别人眼里看来您就是beta,这样就安全多了。”小烟特别耐心的给解释,“问题是,少爷您真的忘了那晚发生了什么?走之前您不带我,还喝过药了,回来怎么不但受了伤,还被谁标记?”
边伯贤苦苦皱着眉头,那晚?他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边府的大门,然后就没有了,“记不起来了……”他摸摸手腕上面缠着的白纱,“这伤口怎么了?”
小烟道,“按说您喝了抑制草药,不会散发出来omega的气息吸引alpha,但是如果您有血液流出来,那个气味还是能吸引alpha,假如您发情期,那个味道就容易让alpha失去理智,现在想不清的是,少爷您怎么弄出来的伤口?也许是您的伤口流出的血引来的alpha,但是您……怎么就全都想不起来了呢!”小烟说着眼眶发红,边伯贤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倒是小烟一说起来这个就后悔的要哭。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边伯贤拍拍小烟的肩膀,这个还没成年的男孩子身材还比较瘦弱,但是谁知道成年后的小烟会不会比他高一些?“哭什么,我这不是还没死呢么……”
说到死,边伯贤突然愣住了。
谁说没死!假如这个身体没有死,他是怎么霸占进来的?前世他也是死了以后,灵魂或者意识才飘到了这里,原来的边伯贤一定是死了,就在他睁眼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烟摸摸眼睛,“您要是死了,我也给您陪葬去,我从小就被买来陪您,您死了我一样陪着您!”
“瞎说什么呢……”边伯贤有些心虚,赶紧换话题,“那草药……还多么?我这几天怎么没喝?”
小烟赶紧深呼吸几下舒缓着情绪,“草药多得是,以前听说是老爷参军的时候偷偷搞回来的,后厢房满满都是,不过这可是个秘密,除了老爷夫人还有贴身的丫鬟跟熬药的厨房,其他家丁谁都不知道,那后厢房外面看似粮食,里面才是抑制草,幸亏那草没熬制前没什么味道,不然早就露馅了。再加上您这几天躺着养身子,不用出门,夫人就吩咐不用给您熬了。”
“为什么要藏着?”边伯贤想着能下地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在这个府里探探险。
“嘘……”小烟赶紧回头看看门口,“您小点儿声,这草药是被朝廷限制使用的东西,本来omega的人数就很少,朝廷又完全指着omega生育优秀的后代,所以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边伯贤看着小烟没说话,但是一脸不解的样子小烟已经明白,“我继续给您讲吧少爷,作为alpha,就是老爷那样的,是不能生育的,而beta,就我这样的,妻子大多是beta,生出来的也是beta,但是omega就不同了,他们生出来的要么就是alpha,alpha在军队和朝廷比较多,个大力强头脑好,是国家栋梁,出征打仗指挥的全靠他们,要么就是omega,又是优秀的生育品种,所以朝廷看中啊!”
说完小烟又谨慎的看看窗外,“今天外面怎么这么安静?平日这个时候夫人和老爷早就来看您了,今天怎么一直都没动静?”
边伯贤一看案几上的沙漏,也觉得奇怪,“你出去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情?”
“是,少爷!”小烟一溜烟的就小跑出去,出去后还不忘给边伯贤把门仔仔细细的关好。
边伯贤头一次觉得身边有个小厮真是舒坦,什么都不用自己做,一张嘴就行。
前世他想吃方便面还得自己煮,更别提父母工作忙的时候,他还得给他们做饭。
不过现在这种生活似乎太闲散了,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就躺着……越躺越懒!
边伯贤扶着床头慢慢挪下地,穿好了软底的鞋子,偷偷将窗户推开一个缝看外面。
他其实早几日就已经可以行动,不过他留了个心眼,这件事情除了小烟谁都不知道,他想从小烟这儿把这里的事情摸得更清楚些再出门,免得到时候什么都不懂,漏了陷就麻烦了。
他看看这个时候外面没什么人,家丁都不在后院,于是有心想出去透口气。
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推开房门边伯贤这才第一次正正经经的看到他住的地方,门前整齐的一片凤尾竹挡着外来的视线,一条干净又弯曲的小石板路从凤尾竹丛旁延伸到外面。
借着小竹林的掩护,边伯贤偷偷摸摸拐到了院子里。
从他卧房的窗户能看到的正好是这个无人的四方庭院,这时依旧安安静静,上午的阳光照的院子另一边的小假山熠熠生光,院子东西两边有两个圆形石头拱门,边伯贤看了看,不知道该从哪个拱门出去。
边伯贤先是趴在一个墙上的六边形窗户偷偷往另外一边看,但是看到的又是一片小竹林。
“少爷少爷,这边!”边伯贤听到了小烟的声音,他回头寻找,小烟正从另外一个圆形拱门急急忙忙跑过来。
“怎么样?”他拉住小烟问。
小烟指指他来的方向,“大事大事!怪不得人都不见了,原来是九王爷到了府上,其他家丁要么不能出屋,伺候人的都上前边儿候着去了。”
“九王爷?”边伯贤不知道该往哪儿想,“王爷怎么会来这儿?跟爹有交情?”
“小的也不知,”小烟扶着边伯贤,“我就打听了下,老爷和夫人都在客堂陪着,下人们也都不敢乱走。”
边伯贤的心情有些按捺不住,偷偷去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九王爷?
他扫了眼小烟,小烟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要不……就门边儿偷偷看两眼?我扶着您,偷看完就赶紧回来,下人们都在后边儿,前边儿很安全。”
边伯贤心痒的要命,这小烟总是能猜到他想要的,“那就……去看看!”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两人摄手摄脚的偷偷溜到客堂门外,小烟跟在后面拽着边伯贤的衣服,边伯贤则蹲在地上一点点往前挪。
“爱将可否有其他困难?”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客堂传来,边伯贤听得真真切切。
“承蒙九王爷关照,府中上下生活都不成问题。”父亲的声音。
边伯贤很容易辨别,因为这里的爹娘跟他前世的爸妈,声音都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克隆的一样。
他偷偷探出去半个脑袋,想看看传说中王爷的真面目。
客堂中他最先看到的是坐在一侧的爹娘,然后才是正对门口上座的男人。
“旧疾可曾发作?”男人一脸和善,虽然声音很平和,但是却透着一种习惯性的威严。
边伯贤好奇的躲在门脚看着他,不曾想那个男人有抬眼的动作。
他来不及躲,就这么对上了那个男人的视线。

好心情彩2019-02-18 18:1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四章
边伯贤一阵惊慌,一屁股跌坐回去。
那是一道怎样的视线?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见过。
他爸生气时揍他的眼神都没有这么尖锐凌厉,仅仅是一瞥,就让边伯贤觉得两腿发软,莫名心慌。
“少爷少爷!”小烟赶紧上前扶他,声音比耳语还低,“您怎么了少爷?”
边伯贤迅速回神,强装镇定,“没事,没站稳而已,不看了,回去吧。”
他这才明白那种被强者看一眼就会腿抖的感觉,以前觉得太夸张了,现在才感觉到这就是写实。
“少爷您看到九王爷长什么样儿了吗?”小烟扶着边伯贤走开一段距离后才敢开口问。
边伯贤回想了一下,刚刚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要仔细描述那个男人的样子还真是模糊,不过那整体感觉却是风流倜傥,风华正茂,绝代佳人,沉鱼落员,闭月羞花……咦?
边伯贤摇摇头,什么东西混进来了?应该是英俊潇洒,身材高大,俊美中透着粗犷,一看就是干大事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总之不管怎么说,就是特别爷们儿!

好心情彩2019-02-18 19:59: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边伯贤心里默默的羡慕了一下他的外形条件,“长得……也就那么回事!”他违心的说道。
“他看到你了吗?”小烟又问。
那个凌厉的眼神又在边伯贤脑子里滑过,“没、没看到。”
那个号称九王爷的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岁上下,但是听他们有限的几句谈话,怎么觉得老爹跟他一起行军打仗过似得。
“那您看到九王爷有什么感觉吗?”小烟不放心的又问。
边伯贤好像有点听出来苗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小烟吐吐舌头,“我是说,少爷您是omega,今天也没有喝药,九王爷是alpha,少爷您没觉得想要到他身边的想法吗??”
到他身边?就在门口就快被他看死了!“到他身边做什么……”
“听说alpha和omega的气息是互相吸引……我就是有点担心您omega的身份漏出去,所以才……”
“原来是这样,”边伯贤又想了一遍刚才那触目惊心的对视,“没觉得有什么吸引的,我就连个屁味都没闻到。”
小烟终于放下心来,“那咱们回屋吧少爷。”
边伯贤扶着小烟,他确实腿软,不只是刚才蹲的时间久了还是这几天躺的时间长了。
“你说什么气息吸引,可我也没闻到什么alpha的味道!”边伯贤低头问小烟。
小烟说,“可能是九王爷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因此谁都感觉不到。”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还有收敛气息这事?边伯贤立刻接受了这个现实。
“那个九王爷是皇上的弟弟?”边伯贤发散着思维,问他一切感兴趣的东西。
“是的。”小烟谨慎的回头看了看四周,“当今皇上行五,这个王爷行九,他们其他的兄弟姐妹除了alpha就是omega,没有一个beta混在里面。”
“听着好像很了不起,”边伯贤走在院子里,虽然有些腿软,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回屋子躺,“趁现在院子里没人,你带我到处转转。”
“好的少爷,咱们先从哪儿转起?”小烟扶着边伯贤。
边伯贤将身体的一小部分重量转移到小烟身上,“就从后厢房开始吧。”
小烟二话不说就带着边伯贤走小道去了后厢房。
客堂内九王爷看到门口的边伯贤后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边老爷和夫人压根不知道门口有人来过。
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就到了用午膳的时候。
“九王爷如果不嫌弃寒舍的粗茶淡饭……”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就算是客套话边老爷也必须这么说。
他期盼着九王爷说公事繁忙然后离开。
后院还有一臭小子在那里养病,他们一上午都没有去看,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而他那臭小子是个omega的事情边老爷从端木睿出生起就瞒着所有人。
“当然不会嫌弃,”九王爷直接打断了边老爷的话,“肚里近日油水太多,正需要粗茶淡饭清清口,那本王便不客气了!”
九王爷笑着起身,边老爷和夫人也随即跟着起来,“快去吩咐下人准备的精致些。”他跟夫人低声道。
边夫人对着九王爷行了礼后便出了客堂,九王爷站在门口看看外面,“这小院子虽说不大,却也别致的很。”
“是,”边老爷站在身后,“当初还是用九王爷的赏赐买来的这处荒废的院落,稍加收拾便出了型。”
“距离午膳还要多久?”九王爷直接问道。
“半个时辰。”边老爷道。
“本王想参观一下这小院落,”九王爷左右看看,“江南的小庭院跟上京的景观截然不同,此处虽然很小,但是却比知县府上的更别致。”
“九王爷过奖……”边老爷跟在身后着急想去看看那个混小子,但是这边的王爷更不能怠慢,于是稍微一衡量,还是先把王爷伺候舒服的要紧。
“边将军莫客气,本王独自参观便可,”九王爷阻止了边老爷的跟随,“只是随处看看而已。”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九王爷这么说,边老爷也不方便继续跟在后面,他想着贤儿在房中不能下地,而王爷怎么溜达都不会私自进别人房中,于是便放心的离开九王爷身边,自行回到房中稍作休息。
边伯贤让小烟带着看完了后厢房藏着的抑制草,又让他带着看完了这个院子里所有住着下人的屋子,还有所有放东西的地方和一处比他的小庭院小了很多的小别院,据小烟说那是用来招待客人的,虽然这么多年来府上鲜少有客人留宿。
边伯贤被小烟带领着到了一处小院子,“穿过这个小庭院,便是少爷您的卧房。”
这个小院子边伯贤觉得眼熟,当他看到了凤尾竹后面的墙上一个六边形的窗户时明白过来,这就是他早场偷偷摸摸看外面的那个窗户。
“这个院子是给谁的?”边伯贤问小烟,他面对着那扇紧闭的门。
小烟轻咳了一声,“是少爷您的兄长的屋子。”
“兄长?”边伯贤惊讶,这么多天来一个字都没有听说过,而且还没有见过,“他人呢?”
“没、没了。”小烟低声解释。
边伯贤看着他。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小烟犹豫一下道,“战死了,房中供着他的牌位。”
供着牌位?就在他的房间隔壁?
边伯贤最怕这个了!从小就怕!上一世就怕这一世继续怕!
他觉得后背除了一层冷汗,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少爷!”小烟回头想扶他,却突然站在那里惊恐的看着他的身后。
边伯贤还没有明白过来,继续后退,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紧接着他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圈在怀中。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2: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谁!”边伯贤吓一跳,刚想着鬼,这就来鬼!太……太……太可怕了!
“你是谁?”身后男人声音低沉浑厚,边伯贤一听,刚才客堂中听过这个声音,就是那个九王爷的,那个凌厉的视线马上浮现在他脑子里。
他赶紧给小烟甩过去一个眼神。
小烟站在远处艰难的点头。
少爷撞王爷身上,这是不是要定罪啊?
“九、九王爷?”边伯贤想要挣脱这个怀抱,一个大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这么抱着还真是别扭,要说以前他小时候被他爸这么抱过,长大了之后就没谁这么抱过他。
但是身后这个人身材实在是高大,他觉得他的身体就像陷入九王爷体内似得离不开,而且他的臂膀也像铁钳那般有力,挣脱不开。
“挣扎没用,你认识我?”九王爷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生气,边伯贤稍微松了口气,看来有商量缓和的余地。
“不认识,刚……在门外偷听,听出来的……”边伯贤快速的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他松开手。
“omega?”九王爷凑近他的脖子闻了闻,“味道很淡,今年多大?”
“十……”边伯贤刚打算说。
“公子今年十七!”小烟一旁抢道。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没规矩!”九王爷眼神往小烟那儿一扫,小烟立刻浑身发抖捂紧了嘴巴。
“是……十七。”边伯贤也想试着近距离体验一下据说是互相吸引的alpha的气息,结果什么都没有闻到,感受到的却是从身后传来的让人觉得浑身都被压迫的气息。
“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请我去你房里喝茶?”九王爷说的很轻,但是透着不容拒绝。
边伯贤想,去房里坐坐,就该放开他了,吃饭前将这个家伙打发走就行,他也能顺便看看号称王爷的家伙都长什么样儿。
“好,就在旁边。”边伯贤指指右侧的圆形拱门,“小烟带路。”
小烟战战兢兢的走在前面,一行三人几步就到了边伯贤的院子里。
他们准备一起进屋,九王爷却拦住了小烟,“你就候在门外,不许让任何人进来,否则杀全家!”
小烟一听差点尿裤子,“是是遵命小的遵命奴才遵命!”他赶紧跪地上给九王爷磕头。
九王爷理都没理,拥着边伯贤推门进去。
卧房的门刚关上,院子里就传来小烟的声音,“夫人您留步,少爷他才睡着。”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这个时间睡觉?”边夫人抬头看看太阳。
“是,上午少爷等您和老爷一上午,然后没等来便吃了一点小点心,说是困得厉害便先睡了,他说午膳我给端到房里来。”小烟的谎话说的居然很难露出破绽,九王爷在屋内很满意,他的手堵着边伯贤的嘴巴。
“这样……”边夫人看了看紧闭的窗子,“贤儿醒来你直接去厨房就行。”
“是,夫人。”
边夫人的脚步声远去,九王爷终于松开堵着边伯贤嘴巴的手。
“憋死我了!”边伯贤赶紧大喘几口气。
坐在旁边的九王爷却不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边府有omega的儿子?为何你爹从来不说?”

好心情彩2019-02-18 20:0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