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南淮国事(F\/F)

楼主:金牛琅琊一笑 字数:5827字 评论数:4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4 21:5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古风大圈向,小朋友勿入。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4 21:5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5 12:5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二、
陌清醒来是在一间熏香大房内,比她原先的那处下人房,规格陈设不知要高出多少,她却并未因着境遇的提升而心生欢喜,假若那暴虐的主子将她用过就弃,随便搁置一侧,甚至撵出府出,自己反而要松快许多。
好歹是丰国枢机门累年训练出来的人,即便任务失败,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总比成了人家的禁脔要好,更违逆人伦的是,这人还是个女子。
陌清神思清醒后,下身便是一阵剧痛袭来,蚌肉处一阵火烧火燎,随之而来的,是下身被异物贯穿后的不适感,即便离了那人的手指许久,那种被人肆意玩弄的屈辱感仍在。
虽然境遇不佳,陌清倒不至于那般绝望,毕竟是大国派遣在外的暗使,而且也不是毫无外援,一时受辱不至于令她就简单轻生了。
陌清略略动了下身子,缓缓揉搓着自己被吊了大半夜,四肢腕上勒出的青紫痕迹,待四肢稍许能动了,自锦被中伸出光洁的手臂,想够到榻旁小几上的水杯。可她到底高估了自己的体力,指尖在光滑的杯沿上打了个转,将一个上好的青花瓷杯打落在地。
瓷器破裂的声音引来外间的看守,纷纷道:“陌姑娘醒了,依着殿下吩咐给她治伤吧,可怜见的。”
陌清暗想,不过是被个女人临幸了一夜,或者说是虐待了一夜,怎么就从奴婢变成了姑娘,莫不是长乐公主缺银子使,把自己卖去了勾栏所?
正这般想着,四个年老的嬷嬷,捧着毛帕、药膏、水盆等物什进了屋内,陌清看过去,虽未交谈过,却皆是相熟的面孔,特特是在看见一人后,放下了不安的心情。好在那人并未丧心病狂到将自己发卖了,否则堂堂暗使自勾栏所被人营救出来,自己实在无颜在丰国枢机处呆了。
陌清一边凝眉沉思,一边分心听着这四个嬷嬷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导。
“咱们公主不过是。。。咳有些怪癖,姑娘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切莫和殿下顶撞。”
陌清心想,我讨饶还来不及,哪里会和李玉致那个变态顶撞,忽而身上一凉,嬷嬷们掀开锦被,似是要给她伤患之处涂抹药膏。
陌清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人,既然一人看也是看,四个人看也是看,何况这四个嬷嬷和她那早不知死到哪一国的爹娘年纪仿佛,看了也就看了。
谁想嬷嬷们手法甚是娴熟的给她手腕脚腕上勒出的伤痕上过药后,两人分开她的腿间,竟是要给她那处也涂药,陌清这才惊道:“那里,那里就不必了。”
“姑娘,那处伤势不轻,更要上药才是啊,莫要怕羞,忍一忍就过去了。”
老娘就是怕羞怎么了,陌清道:“您几位将药放下,容我自己来。”
“可不成,公主府的规矩就是如此,姑娘莫怕,一会就好了。”说完也不理会陌清,两位嬷嬷按住她的身子,一人执了块干净毛帕,沾上乳白色的药膏,细细涂抹在她的蚌肉表层,为了让药力浸润肌理,又揉搓了几遍。
陌清那处本就疼痛的很,嬷嬷们上药亦并不轻柔,痛的她双腿挣扎不停,又挣不脱按住她的两双枯木老手,陌清一口银牙似要咬碎,那人摆明就是设下这规矩,着意羞辱府上的玩物罢了。
李玉致,老娘和你誓不两立!!!
私密之处被毛帕细细涂抹了一遍又一遍,被四个嬷嬷围观的清清楚楚,陌清额上沁出许多汗意,甚有种羞愤无助之感,忽而掌间被轻轻塞入了一个纸卷,一个嬷嬷趁着另三人不备,冲她暗暗使了个眼色。
陌清会意,装作拭汗,将纸卷小心看过,只见其上寥寥数字:“五日后 子时三刻 府西角楼。”陌清将这十一字牢牢记下,趁着无人注意,吞咽下了小小的纸卷。
公主府的药膏果是非同寻常,比之自己在枢机处亲身体验过的伤药,更神效几分,不过她严重怀疑李玉致这厮没那般好心,用在自己私密之处的药膏似是与用在四肢腕上的药并不是一种,下身不时传来阵阵酥痒之感,难耐的很。
果是应证了她的猜测,这上药的程序,每日三次,自己次次都被人将周身看光光了去,下身更是被一览无遗。而裹在自己私密之处的药膏,果是有异常,第三日后,自己每每略动了动,下身便麻痒的很,也不知是什么效用,总归没安什么好心。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5 12:56: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三、


第二日时,陌清觑着无人,尝偷偷向查嬷嬷询问,这每日涂抹在自己下身的药膏到底有何效用,果不出她所料,这答案令陌清对李玉致恨的牙痒。


丰国枢机处在长乐公主府有一名暗使,一名下使潜伏,下使便是那每日替她抹药的四个嬷嬷之一。陌清作为处中六御使宋毓秀的嫡传弟子,地位本就较高,才得了这潜伏长乐公主府的差事,然而论理,长乐公主李玉致算是半个丰国人,与丰国高层也有些亲戚关系,只是这监视窥探之事,到底过于阴私,难以放到台面上来谈,导致营救陌清的事,也只能私下进行。


陌清算好日子,又想方设法联系上与自己相熟的婢女,借口寻了些鼠药来。这鼠药自不是打算用在李玉致身上,李玉致虽行事荒诞无稽,又不得南淮国国主圣心,但到底是唯一具有丰国血统的南淮公主,且是嫡公主,自己倘若行事败露,便是师父宋毓秀也保不住自己。


陌清本想着挨过这五日,届时逃出府去也就罢了。哪想到得第三日上,眼见她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四个嬷嬷给她下了泻药,直令她狂泻不止了一整日,且整日只给些清水,半粒米也未曾入口,待整个人饿的手软脚软后,又将她翻过身子压住,寻来漏勺、细竹杆等物。


陌清并非不通人事的小姑娘,早年在门中受训时,对宫闱贵胄之间的把戏便知道些许,甚而对丰国那几位皇子公主间的秘事也知道个二三,她早上尚还不明白李玉致要如何折辱她,待看见那漆的油光岑亮,竹节处皆被削去的细竹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四个嬷嬷将她按趴在床沿上,屁股朝外撅着,给她菊穴处涂抹了些润滑的膏药,便将那细细的竹杆毫不怜惜的插了进去。


陌清被下了泻药,又一整日未曾进食,否则定然要奋起自己不多的廉耻心反抗一把,不过她现在着实没有力气,象征性的挣扎了数下,便被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嬷嬷死死按住,将清水通过细竹杆灌入了那处。


细竹杆插入不了太深,灌入的清水亦是浅尝辄止,不过陌清泄了一整日,内腹中本就没多少腌臜物了,嬷嬷们给她濯洗了数遍,待流出的清水已然清澈已极,又在陌清菊穴处细细涂抹了些润滑的膏药,便将已然瘫软无力的陌清周身用绸带捆束好,一顶软轿抬去了长乐公主殿下的寝殿。


此次李玉致却没让这个贱婢上自己的凤榻,只令人将陌清双腿分开绑束在了殿中的八仙桌上,许是上次在陌清身上得了些趣味。这位殿下大发善心的在她腹下垫了个软枕,令此刻如软脚虾般的陌清不至于被坚硬的桌沿,将腹中胃液也呕出来。


陌清小腹被八仙桌的桌沿顶住,臀处高高撅起,双手双腿被绑束在四个桌腿上,整个下身秘处和菊穴一览无遗,如一道上桌的佳肴,随着那暴虐的主人细细品尝。


李玉致伸掌在陌清白嫩的臀上狠狠揪了一把,“****,既然偷东西犯到本宫手中,就该好好被这么整治一番,看你还敢不了。”


陌清是七八岁的年纪被师父看中,收入门墙,这才离了慈幼局的生活,慈幼局中物资缺乏,什么都要自己去争去抢,小时候自己得了教习塞给的一个饼,事后却被诬蔑是偷来的饼,即便她早已成年,却仍对此事耿耿于怀,平生最恨被人诬蔑行偷盗之事。


陌清梗着脖子不吱声,李玉致也未指望这玩物有什么反应,自去取来一根细藤条,不轻不重的在陌清大张的菊穴处点了点。


陌清察觉到这人要干什么,浑身一阵燥热,这段时间日日被人涂抹在身下的膏药效用之下,明明对这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恐惧万分,却是下身一股子躁动,若不是四肢皆被捆束妥当,怕是双腿会紧紧夹摩片刻。


李玉致将藤条在贱婢双丘之间缓缓摩挲了须臾,忽而毫无预兆的狠狠一记抽下,脆弱的那处吃了这般狠厉的藤条,疼的陌清菊穴收缩不住,嘴间吱吱呜呜的叫唤。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5 20:37: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李玉致好整以暇的慢慢折辱于她,细藤条在双丘之间摩挲许久,待陌清渐渐放松下来,便是狠厉的一记抽下,每一下都极是准确,不偏不倚的恰恰落在正中。


陌清疼的支支吾吾,宁肯如早年自己受训时,被师父宋毓秀责罚打臀或者挨手板,也不愿那羞人之处挨打。


不知挨了多少记,虽然李玉致打的不快,每一下都间隔许久,到底量变引起质变,臀缝处疼的火烧火燎,连一记都挨不下了。


陌清大口喘息着道:“殿下,不打了可好,挨不住了。”


李玉致并未停下手中动作,反而发狠连连在陌清臀缝处落了三下,疼的陌清哀哀叫唤,挺直身子熬痛,若不是手脚皆被绑在八仙桌腿上,早就抱着屁股遍地打滚了。


李玉致将藤条横过来,在陌清两瓣臀上又发狠抽了数记,方止住动作,冷笑道:“本宫面前,有你求饶的份么,不过你若求着本宫换处位置责罚,本宫倒是可以允你。”


陌清直觉,李玉致怕是没安什么好心,但她那处实在疼的受不住了,待臀上、菊穴处的痛感稍稍缓解,便喘息着道:“求。。。求您,换处位置打吧。”


李玉致将手中藤条扔到一边,伸手抚上陌清白嫩的臀处,揉搓了两把,笑道:“谁说本宫要继续打你了?”


她轻轻拍了拍陌清的小臀,又在方才发狠用藤条抽出的檩子上抚摸了两下,自去了一旁,陌清身子被牢牢捆在八仙桌上,瞧不见那人的动作,自觉不是什么好事。


李玉致自房中暗格中摸出一瓶白色瓷瓶,从中倾倒出些许膏状黏液,细细在自己右手食指上涂抹匀,然后走到陌清身后。


察觉到那暴虐之人靠近,虽是在温暖如春的房中,陌清仍是抑制不住的颤抖了须臾。


李玉致干净洁净的左手在陌清尾椎处轻拍了拍,示意令她放松,右手实指忽而毫无预兆,直直插入了菊穴之中!


陌清那处本就被抽打的红肿不堪,猛然遭异物入侵,疼的一抖,手足俱都蜷缩起来,缓过了这一阵,气道:“这处腌臜地,您怎么可以,啊!”


李玉致嫌弃这贱婢说话不中听,说不出自己想听的话语,寻思日后还要几个嬷嬷好好调教一番才是,一面食指在紧致温暖的菊穴处一勾,紧要处被拿捏在她人指间,陌清接下来的话语便出不了口了。


李玉致看贱婢住了口,嘴角擒了一抹邪笑,细细挑弄她的菊穴,如前几日般,在那处细挑慢拢,又涂抹了几次润泽的膏药,待那处湿滑润泽后,便是好几轮狂风暴雨,将体力本就不济的陌清直弄至昏睡过去方止。


待陌清昏了过去,李玉致凑近那人含泪的面颊前,用尚且干净的左手拂过她清秀的眉眼,眸中含了一股复杂莫名的情绪,忽而这股情绪被灵一阵暴虐愤慨所取代,她自房中暗格取了一个暗红色瓷瓶,倾倒出两粒红色药丸,将这两粒药丸一颗塞入了陌清下身,一颗塞入了菊穴之处,药丸深深的进入体内,渐渐融化在内。


做完这一切,李玉致俯身倒在榻上,单手盖过眼帘。明明是放纵自己的欲望,折辱那人,不知为何,手背之处却是一片湿意。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6 23:4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四、


两日后,在丰国枢机处暗使的协力下,陌清得以顺利脱身,逃出了长乐公主府,也因着之前被索要的太厉害,李玉致这厮倒是两日未曾临幸她,不过是日日令四个嬷嬷们侍候她敷药。


她也总算弄明白,自己日日被众人瞩目下在私密处敷上的药膏乃是南淮国春楼中流行的一种春药,专用来整治不听话的姑娘们,而李玉致似乎还在自己身上动了别的手脚,导致自己夜夜不能安枕,下身酥痒的更是厉害。


陌清狠李玉致入骨,不过她临脱身之前,略施小计,却是将那设法弄来的鼠药下给了同僚,唯一对她施以援手的查嬷嬷,毕竟,丰国枢机处上阶暗使-宋清,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窃取长乐公主府机要文书,查找长乐公主李玉致与丰国二皇子楼仲私通有无的证据不成,反而沦落为李玉致的禁脔这桩污点,是无论如何不能传回国内的。


两个月后,丰朝国都。


一幢中等大小的宅子,内中陈设颇是雅致,院中栽种了几株淡雅的晚梅,早夏时节,国都中并不如何炎热,厅堂间趴着的那人,额上却是沁出了累累汗意。


宋清趴在厅堂正中的长凳上,洁白纤细的手指紧紧捏住凳沿,防着自己挨不过痛,跌落地上。臀上不知挨了师父多少下棍子了,宋毓秀神色凛然,执着一根手腕粗细的短棍,一下下打在宋清身后。


师父习武出身手劲奇大,短棍沉重,宋清只觉自己骨头都要给师父打裂了般,先是一阵阵锐痛在臀上炸开,继而挨的棍子数目多了,整个下身都火辣辣的生痛一片。


宋清自知理亏,当初师父嫌李玉致名声不佳,不愿她去那南淮国,是她为了获取功勋,好在丰国官场进阶更快,执意要去,结果落得狼狈不堪的被营救了回来,还令本有丰国血统的长乐公主李玉致对丰国极是不满,连累师父也在枢机处吃了瓜落。


宋清不敢求饶,肩头微颤,把每一棍子都实打实生生受下。


宋毓秀虽然生气徒弟为了高升,不顾自己劝阻执意要去南淮国,到底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徒弟,宋清一个师哥一个师姐皆是任务途中折了性命,所以对这个最后的徒弟,便分外珍视些。


罚了五十短棍,看徒弟乖觉,一声不吭的全受下了,宋毓秀将手中棍子扔到一边,坐到堂中端起茶盏,饮了口菊花茶败败火气。


宋清被短棍着地声吓得一抖,偷眼看了会师父,知道这是不打了,也不待师父吩咐,自己颠颠从长凳上爬了起来,瘸着腿给师父添水打扇。


宋毓秀慢慢饮了两盏菊花茶,将方挨过罚的徒弟晾了半晌,才开口道:“我知你心急,不过是想着快些高升,好有些余裕去帮衬京中的慈幼局。”


宋清多年的心思被师父道破,急道:“徒儿是有些这个意思,但是这么些年,师父的养育栽培之恩,徒儿是一日不敢或忘的。”


“行了行了,又不打你了,说这些作甚。”


“师父~”


宋毓秀将徒弟拉过来,在方挨了顿狠揍的臀上轻拍了拍,道:“你不过二十出头,便得了上阶暗使的职位,已然极是少有了,为师不是那等不替你们打算的师父,你师兄师姐皆没个善终,师父不能让咱门下唯一的独苗苗也陷了进去,枢机处虽外面看着光鲜,到底行的是刺探等阴私之事,上不得台面。”


宋清看师父说的颓唐,将当年的恨事也道了出来,怯怯的跪在师父脚边,濡湿了眼帘。


宋毓秀轻叹了一声,道:“为师当年查探一桩案子,于如今的礼部尚书怀国忠有些恩情,说不得替你走动一二,礼部虽是个清水衙门,以你如今的品阶,升上去倒也不难。”


丰国礼部,掌管本国科举、外使来往、祭祀等事,不易出政绩,师父素来管教严苛,若是想弄些钱物,被发现了不得打去半条命去,不定还大义灭亲,亲自检举了她去。


去礼部与宋清原先的筹谋有些偏差,倒也使得,自己上下跑动勤快着些,瞅准机会打探下尚书大人怀国忠的喜好,日后若能调去工部、户部,对京中慈幼局也益于帮衬着些。


这般想着,宋清膝行一步,将脑袋枕在师父膝上,轻轻蹭了蹭,“谢谢师父。”


师父为人最是正直,肯这般替她走动,已然是大大破戒了,自己不可要求更多。


宋毓秀抚着徒弟散乱的鬓发,笑道:“怎么不怨师父打你了?”


“给徒儿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呐。”


“哼,你还有不敢的时候。”


“嘿嘿。。。”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8 23:03: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9 23:16: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用错误的账号发了文,幸好及时发觉不对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29 23:1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六、


五日后,宋清心情颇好的在院中侍弄花草,忽而院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她不疑有他,径直去开门。


在看见门外的人影后,她砰的一声猛然摔上了院门。


自己那日到底下手轻了么,让这人不过几日功夫,便能上街走动了。


门外之人却是不死心,拍门声一声急过一声。


小院落本就不大,宋毓秀听到外间响动,起身出来,询问道:“清儿,外间是何人,你怎的不开门。”


宋清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答,外间人却甚合宜的高声道:“宋大人可在府中。”


宋毓秀看着徒弟神色,心下起疑,严声令宋清去开门,宋清心中暗恨,又侥幸想到,自己那日并未出声,亦未露出样貌,那人兴许只是怀疑,未必就能证明是自己下的暗手。


宋清不甘不愿的打开院门,门外两名侍女,搀扶着自家公主,小心的进了院中。


南淮国嫡公主李玉致,顶着左眼眶偌大一个紫青痕迹,甚是可怜的被人搀扶着踏进了院门。


宋毓秀看见这幅景象,便是眉头跳个不住,自己这最小的徒弟,打小就不是个省心的主儿,小时在学堂,便因着被同窗嘲笑慈幼局的出身,没少打几场大架,每每事后被自己一顿好打,后来学得乖觉了些,暗地里寻性滋事,最是睚眦必报。


她自南淮国归国后,自己每每询问她在公主府中的遭遇,便是三缄其口,不愿应答,那时自己便有些疑惑。


长乐公主李玉致甚是谦和的柔声道:“宋大人有礼了。”


心知告上门的苦主来了,宋毓秀狠狠瞪了自家徒弟一眼,陪着小心请大驾光临的长乐公主赴厅中上座。


少顷,李玉致在厅中坐定,将侍从遣退在外间把守,厅内只留下师徒二人相陪。


李玉致抽出一张帕子,甚是可怜的拭了拭并不存在的泪(鳄鱼的眼泪),哀哀切切道:“本宫孤身在异国,举目无助,有一事不得不求助于宋大人。”


宋毓秀心下一叹,顺着话语接道:“殿下请讲。”


“两年前,本宫府邸出了一桩盗窃案,那偷盗之人竟是甚得我眼缘的陌清,我狠心责了她几板子,也并未撵出府邸,只盼她改过自新,不想过了几日她却自我府中失踪了,我当时还颇是哀叹了数日。”


“两年后,本宫自南淮来丰朝,竟见接待本宫的礼部员外郎生的甚似那陌清,名字也就差了一个字。原想着这许是巧合,偏偏五日前。。。”李玉致说着又拭了拭自己干燥的脸颊,啜泣道:“本宫与侍从上街游玩,竟被一伙游民冲散,继而被人绑到了一所暗屋,打的伤痕累累。”


说着,李玉致指了指自己面上的青紫,又撸起衣袖,露出鞭痕遍布的双臂。


宋毓秀看着有些时日的鞭痕,心中已然料定,这事九层和自家徒弟脱不了干系,仍是不死心道:“这许是有什么误会在内,公主那日可看清了人不曾。”


“那人本是蒙上了面罩,但是我被绑去时,偷听到游民说,是奉了礼部宋大人的命令。”


宋清不忿的打断道:“殿下空口无凭,莫要这般诬陷于下官。”


这人明明被打昏了过去,哪里听见了什么宋大人,更何论礼部之说,不过是要将证据坐实罢了。


李玉致好整以暇的端起桌上茶盏,啜饮了一口方道:“我寻来丰国刑部的助力,在京中好一顿找寻,方将那伙游民拿下关入了刑部大牢中,小宋大人是想去刑部大牢探探他们么。”


宋清听完,额上立时沁出一层汗渍,这厮早就与二皇子楼仲勾勾搭搭,而楼仲正掌管着刑部,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宋毓秀却未如小徒弟那般慌张,笑道:“殿下既然伤势未愈便亲至我的府中,而不是刑部的人来上门,想来这件事应有所转圜,殿下有何提议不妨讲出来。”


“这个嘛,简单,不过是请小宋大人去我暂居的外宾楼休憩几日即可。”


宋清立即道:“谁会跟你去!”


宋毓秀却是立时起身,给了徒弟一记耳刮,“啪!”的一声脆响回荡在大厅中。


“孽障,滚去内屋跪着去。”


宋清跺了跺脚,狠狠瞪了李玉致一眼,捂着脸颊跑了。


过了数盏茶功夫,也不知李玉致那厮和师父相谈了些什么,外宾楼自己虽是不用去了,却被师父绑在了长凳上,执了根三股的藤条,扒了裤子好一顿抽,只打的两股战战,痛哭流涕,臀上都破了皮流了血,最后连藤条都打断了去才止了手。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30 23:40: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这个号的粉蹭蹭蹭的涨,你们这些看小黄文的坏东西啧啧啧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30 23:54: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七、

明日便是休沐日,宋清下衙后,甚有兴致的去街市上切了两斤生牛肉,寻了一条鲜嫩的肥鲤鱼。这些时日师父气恼她的很,半点好脸色也吝于给她,宋清寻思明日得了空,好生做一桌大餐,侍候师父,也报答师父将那恶贼赶走的恩情。

这般想着,宋清寻了一处近路,拐入小巷中,忽而身侧围上来两个黑影,继而鼻息间嗅到一股幽香,手间的物什坠落至地上。

宋清昏厥过去的最后一眼,便是那肥嫩的鲤鱼,在地上扑腾不休,却逃不过被人捉去的命运。

宋清眼神朦胧的清醒过来时,双手双足皆被绳索绑束住,身子半倚在一张倾斜的木板上。

李玉致得了嬷嬷的禀报,亲自进了这间暗室。

也不知这人怎生经营的,生生在接待外国显贵的外宾楼里,辟出了一间暗室,四处皆没有窗扇,点着许多烛火,四壁镶着四颗硕大的夜明珠。

这也还罢了,偏生四壁上挂着许多不知名的器物,也不知是干什么使的。

李玉致看人清醒了,便让人撤去木板,将绑住宋清双腕的绳索拉紧,将整个人吊了起来。

整个人的重量皆悬在腕上,宋清被撕扯的一阵生痛,额上青筋毕露。很快便有嬷嬷上前,将绳索系在她的腰间、肩头,悬挂于腕间的绳索上,虽还是难受,却是身上多处被吊起,总不似先前那般剧痛不已了。

李玉致虽是报复折辱于她,却并不想令宋清痛苦。

这一点,也是许久以后,宋清方才明白过来。

那一日疾风暴雨般的鞭子,于她而言,不过是过往痛苦人生中的一点涟漪罢了,将自己携在身边,日日摧折,才是她苦闷的人生中,发泄黑色淤泥般的欲望的出口。

李玉致挥挥手,一个嬷嬷上前扯紧宋清脚腕上的绳索,宋清修长紧致的双腿不自觉被分开来。

察觉这人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宋清咬紧唇瓣,一边懊恼自己不该因为身后伤势未愈就抄了近路,一边不自禁面上飞满红霞。

借着暗室昏黄的光线,将被吊起的那人面上的羞怯表情打量的一清二楚,李玉致上前拍了怕那人的脸颊,嗤笑道:“怎么这般急不可耐了么,本宫不在的这么些年,咱们的小宋大人是靠着什么缓解红丸的药性呢。”

---------------------------------------------
太困了,明天有时间再继续吧。。。车开不完,太晚了翻车了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31 00:27: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我觉得这篇比瑶光热门,非常不幸福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31 11:43: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啊被吞了

金牛琅琊一笑2019-01-31 23:2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中间被吞了一点,实在发不上来,算了……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08:2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我在想要不要建个群,但是文友怕我传播yinhui文学被抓走了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09:21: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大概被吞的章节会发上去,百度云,保留三日这样吧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09:5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顶风作案很怕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10:00: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可以了哈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12:11: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进群验证语音,只放年满18岁以上的妹纸进群,男性请绕路。。。

金牛琅琊一笑2019-02-01 14:4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