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同人】 (知否同人)

楼主:缘如尘土 字数:3262字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同人】 (知否同人)

缘如尘土2019-02-15 21: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
这皇城高楼,深宫内院,虽灯火通明,人流不息,有军士昼夜巡逻,却还是感觉十分寂静。
或许是因为敲了一天一夜的登闻鼓声停了。
皇帝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安静,早早的便躺下歇息。
他想想还是有些后怕,不禁又起身问了一遍:“盛娘子真的没事?”
皇后不禁嘴角上扬偷笑道:“陛下上次还责怪桓王太护着仲怀,失了君威,臣妾倒是觉得您有过之而无不及。”
“哼,”皇帝突然板起脸。“他这猢狲,朕恨不得抽他几十藤条,他那夫人本是书香门第的好姑娘,现在被他教得竟也会撒泼打滚,真是近墨者黑。”
“陛下放心,盛娘子是个顶聪明的人,不会扰乱如今的局势的。”
“朕听说这盛娘子上了御街竟又晕倒了,还说什么‘飞鸟尽,良弓藏’,这是你教她的?”
皇后惶恐道:“臣妾岂敢这样教,不过她若不这样,怕是会引起那些逆党的怀疑,忘陛下切莫怪罪。”
皇帝噗嗤笑出声,“刚才还说朕护着那猢狲,朕倒觉得你不仅护那猢狲,都已然爱屋及乌了。”
皇后被这样一调侃,放松许多。“仲怀一路护着我们一家,多次搏命救下的陛下和桓王,我心中早将他当做子侄看待,这孩子从小没有亲娘疼爱,他家那个太夫人更是落井下石,蛇蝎心肠,此次竟会如此诬陷她,其心可诛,待此事结束,请求陛下定要下旨撤了这毒妇的诰命。”皇后此言动容,喜怒溢于言表。
皇帝拨弄开她紧握拳头的手,轻拍她手背。“此次也是为了大局,不得已而为之,等此事结束,你放心,既是朕做了皇帝,定不会让这小子再受委屈,你向来重义心善,这才是国母之仪态,很好,很好啊。”
皇后仔细瞧着他,眼波流转,思绪万千,她曾以为官人做了皇帝,便再也不是官人了,听到此话,她忽觉得似还在禹州。
“官人。”她不禁叫出声,看到皇帝诧异的目光,她又慌忙道:“陛下恕罪,臣妾失言了。”
皇帝扶起正要跪下的身躯,四目相对。
“皇后没有失言,朕就是你的官人啊。”他们同甘共苦,从禹州一路走到今日,当初一路进京,强将都被带在身边,身在禹州的她被贼人刺杀,险些丧命。皇帝想到此处,心中燃念旧情,一时柔情似水,突然紧紧把皇后抱在怀中,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却只道了一声:“娘子”。










缘如尘土2019-02-15 21: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2】
冬夜寒气直逼骨髓,已是深夜,皇城内外依旧灯火通明,四处重兵把守。
唯有一处宫殿,位置深偏,殿门处只站着两名军士。此处光暗,两名军士黑衣黑甲,似与黑夜就要融为一体。
不远处的一行人,均是用深色披风裹住身躯,直奔此处,军士见为首那人,即刻躬身一礼,推开殿门。
那人也不急着进去,先是问道:“他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右边的军士道:“禀桓王,今日侯爷先是要与我二人比武,后来又说想玩投壶,可我等实在没有这些玩意,也不敢为此惊动殿下,此事没办好,侯爷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之后就没再搭理我们。”
“他倒是很会享受。”桓王边说着就要踏进门去,忽然又转过头来问道:“你们比武,谁赢了。”
军士禀道:“我等自然不是侯爷的对手,合我二人之力,竟被一招落败。”
“这是自然。”桓王得意一笑,又对着跟来的一位随从道:“东西给我,你们就在殿外侯着吧。”
只见那随从从宽大的披风后抽出一根粗长的藤条递过去。
两名军士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待续



缘如尘土2019-02-15 23: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路灯火阑珊,内侍靠着桌椅打盹。
桓王手握一根藤条气势汹汹的走来,几名内侍吓得一激灵跪倒在地。
却只见桓王头也不回的就进去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顾廷烨正端坐在塌前的矮椅桌边,手捧着几日前明兰给他送来的书。他正要起身,却看到桓王手上那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他略一打量桓王的面色,强定心神,嘿嘿笑道:“是不是皇后娘娘都告诉你了。”
桓王走到桌前,将藤条啪的一声放到桌上,沉着脸道:“这几日我动尽了心思,老耿小段她们也每天为了你的事发愁,大家都没睡上一个囫囵觉。”
顾廷烨一边为他斟上热茶,一边偷瞄他的脸色,思虑片刻,解释道:“陛下不允许,我怎敢说出来,我可是连我那大娘子都给骗了,况且是皇后娘娘说,老耿和小段心无城府,心直口快的,要是告诉了他们,准会把此事给弄砸了,至于你,要是告诉了你,你定会不忍看着老耿他们干着急,还是不说的好。”
啪的一声,桓王将茶碗摔在桌上,茶水四溢,顾廷烨慌忙救起书本,站起身来。
桓王瞧着他,他也瞧着桓王,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见桓王手握藤条站起身来,顾廷烨后退两步,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还要打我不成?”
“怎么?本王打不得你?”
听他自称本王,顾廷烨才意识到君臣之别。当初救下他们,盛情难却,几个年轻人私下学着江湖歃血为盟,结为兄弟。
老耿年长却不敢居首,顾廷烨于他又有救命之恩,愧居之上。最后只得以桓王为首,顾廷烨次之。
虽已成如今局势,几人却还是关系如初,可到底还是今非昔比了,顾廷烨思虑至此,便不再犹豫,跪了下去。





缘如尘土2019-02-16 12: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愣着干什么,褪衣。”
这漫漫冬夜,不是一盆碳火就能抵御寒气的。顾廷烨被突来的寒意冷到瑟缩身躯,接而伏下身去。
只见白皙的脊背伤痕累累,桓王愣住。
宫中早有传言,当日太后欲杖责顾候,却见其脊背伤痕累累,骤然心软,饶过了他。
他一直以为是太后念及救驾之情义,却不曾想,此脊背当真是让人无从下手。
“你这背上为何有如此多的伤痕?”桓王一时也心软下来,不由问道。
顾廷烨不动身躯,闷声说:“家中父兄对臣一向严厉。”
听他自称臣,桓王心中骤然不快,却又想到是自己先称的本王,于是又强压情绪,伸手要去扶他起来。
“桓王殿下不必顾虑,罪臣愿让殿下出气。”
桓王听闻此言,停住刚伸出的手,咬牙道:“你敢再称一遍罪臣吗?”
等了一会儿,顾廷烨却是闷不做声。
桓王思虑片刻,又道:“愿让我出气是吧,滚起来,褪裤。”
“啊?……”顾廷烨一声惊呼,直起身来。
却见桓王坐在了桌前,重新为自己倒了一碗茶水,不紧不慢喝了一口,才道:“你这背让人无从下手,既然如此,就杖臀吧。”






缘如尘土2019-02-16 18: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人相识至今,桓王还从未对他摆过为君亦或为兄的架子,哦不,好像有过一次,那次进京,被先帝当众揭开侯府嫡次子的身份,后来桓王放下话来‘日后若再发现你有什么事骗我,定要你皮开肉绽。’
顾廷烨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顿打肯定躲不过了,只是这褪裤实在是……
“殿下容禀,臣有一办法,臣穿上单衣,殿下看不见,便不会觉得无从下手了,臣的身子结实,殿下尽管出气。”
见他磨叽了半天,竟想出的是这样的主意,有些失了耐心。
“穿好你的衣服。”
顾廷烨闻言以为桓王同意他的意见,不由欣喜,得意忘形的笑出了声,全然忘了即将皮开肉绽的灾难。
桓王见此不由内心嘀咕“他是疯了吗?”(备注:我真是萌上了剧中桓王的那句口头禅,你是疯了吗,那她是疯了吗?疯了吗,了吗,吗?哈哈哈,甚是可爱。)
见他穿好衣服,又脱去外衫,桓王突然一脚踢开桌边的矮凳,又将桌上茶盏尽数扫到地上,发出哐当碎裂的声响,紧接着抓起还跪在地上那人的后衣领子往矮桌上一扔一按。
待顾廷烨回过神来,上身已然趴在了矮桌上。
几名内侍也闻声冲了进来,刚将门推开一半,便被桓王一声厉呵:“滚出去,滚远点。”
内侍被吓得缩回刚进一半的脑袋,连声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顾廷烨也被这一声呵斥吓得一愣。
见他没有反抗,桓王这才松开手问道“我今***你可服气?”
“服,臣不敢不服。”
桓王狠狠地一藤条抽上去,顾廷烨猝不及防,一身闷哼。
“你是不是打算以后就一直这样和我说话?”此话问的顾廷烨一愣,不由嘀咕,‘是你先要摆王爷的架子,现在倒又不愿听我这样说话了’。不由赌气回道:“还请殿下明示,臣这样说话有何不妥?”
“你……”桓王怒目凝视着他,半晌都再也说不出话来。

缘如尘土2019-02-17 13: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3】
转眼已过一月,天气渐渐暖和,冬去春来。
深宫内殿,顾廷烨走进来,立于书案之前,恭敬一礼“陛下。”
“来了,先滚到一边去吃些果子吧,正好有皇后送来的一样榛子酥,朕是不爱吃的,定是知道你要来,特地摆进来的。”皇帝头也不抬,依旧提笔写着几个大字。
顾廷烨瞟了一眼那一桌子的点心,瞬间没了刚才的正经,三两步冲过去坐下,还不忘得意的说道:“还是皇后娘娘心疼我。”
听闻此言,皇帝停下笔抬头瞪着他。见他注意力已对着桌上的美味了,全然没有发现这道犀利的目光。
皇帝提笔扔过去,却被他接在手中,不由徉装气道:“就冲你这句话,秋后的麦子你一颗都别想拿到,你的那份,给小段吧。”

缘如尘土2019-02-17 1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