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心魔(兄弟)

楼主:就爱吃糖果ok 字数:8179字 评论数: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心魔(兄弟)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3 18: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又来发文了,虽然还有一篇文没更,一楼还是给度娘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3 18: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三天了,从子羡被大哥派人把他带回来关在这个房间里已经三天了。虽然一日三餐都有人送进来,但是从他被关进来开始就没有人和他说过话,送饭的人他都没见过,他们开门进来把饭放下又关门出去。他知道,叶临哥不想见他,青禾哥不想见他,既明哥不想见他,大.哥.也不想见他。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是他应得惩罚。现在大哥肯定在考虑要怎么处置他。
忽然,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子羡抬头看去“叶临哥”,来人正是把子羡从枫城带回来的叶临,叶临从小和秦珩兄弟俩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又是大哥秦珩一手教出来的。
“大少要见你”
子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书房的,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站在书房门前了,怎么办,他还没做好见大哥的准备啊。
叶临看着子羡惊慌失措的表情,皱了皱眉,就直接抬手敲了两下房门“大少,人来了”叶临说完后把房门开了一条缝,等了半天也不见子羡进去。眉头皱的更深了,转头对子羡说“进去”。
我也想进去啊,我很想很想大哥的,可是犯下这样滔天大罪的我有什么面目去见大哥,我把大哥害的这么惨,我害了大哥的一条腿。
忽然,一只手把子羡推了进去,然后又把门关上。“早死晚死都是死,我送他一程”这只手的主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便和叶临一左一右的守在书房前,让路过的人看见就知道书房里正在办大事,速速离去。
房间里没开灯,光线不好,子羡慢慢看过去才发现窗前有个人影。“啪”的一声,灯开了。大哥秦珩坐着轮椅过来。两人都没说话,都在默默的打量对方。不同的是,子羡只看到大哥的腿就移开目光不敢再看下去,大哥却是细细打量把弟弟从头到脚看了个遍。就在子羡快要顶不住这样的目光时大哥终于发话了“跪下”
扑通一声子羡就跪下了,跪下时膝盖碰到地板沉重的撞击声让秦珩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秦珩控制着轮椅到子羡的面前
“我……”子羡抬头就要说话,到看见大哥的脸又低下头,低声说“任凭您处置”
秦珩用手捏着子羡的下巴,强迫他抬头“任凭我处置,我是杀了你好还是废了你一条腿好”
“您高兴就好”
啪,秦珩狠狠的扇了子羡一耳光,“怎么,你还委屈了?”
……
啪,啪,又是同样的力度,打在同样的地方。子羡的右脸高高肿起,脸上指痕清晰可见“回话”。
“我没有”
更重的四下打在嘴上,“没委屈,那你哭什么”
“因为我做错事了”
“你做错了什么”秦珩用手警告性的轻拍着子羡的脸颊,如果回答的不好,就小心巴掌。
“我害了大哥”说着,子羡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收声”秦珩一声厉喝,子羡顿时收声,不敢再哭
“真没想到,我秦珩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从小养到大的弟弟竟然是个白眼狼,随时伺机等着咬我一口”
“不是……”子羡想解释,可是有什么可解释的,不管怎样,是他害了大哥一条腿。可是他真的受不住大哥这样说,从小到大,大哥管教他甚为严厉,但也是很疼爱他,从来没对他说过这样的重话。
“我知道错了,我不想的,我没有想让大哥这样,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敢求大哥原谅,您怎么罚我我都心甘情愿”
“那还等什么,规矩都忘了”
子羡知道大哥是要他拿藤条请罚,他不知道大哥允不允许他站起来,只好膝行到书柜前拿出藤条再回到大哥面前跪好,双手举起藤条请罚。
“叶临,进来”叶临在门外听到吩咐推门进去看到子羡举着藤条跪在哪里就知道自己要来当这个刽子手了。
“大少”
“我们的小少爷懂事了,知道犯错自己请罚,你去给小少爷长长记性”
“是”叶临从子羡的手中接过藤条,子羡就弯腰,双手撑地跪趴在秦珩的面前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3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少爷是这两年在外面野了,规矩都记不全了,褪裤”
子羡觉得没有什么比大哥的冷嘲热讽更令他伤心的。一闭眼猛的把裤子全脱了,又再趴好。
咻“嗯”子羡忍不住闷哼一声,太疼了,叶临哥打的好疼
叶临虽然平时性格平稳,温和,小时候也很照顾子羡,但是就冲这小白眼狼居然敢向大少开枪这个行为,哪怕打死也不为过。叶临心中有气,下手自然就重。叶临手中的藤条挥舞的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的打在子羡的屁股上。转眼间就打了三,四十下,子羡的屁股已经没有了原来白皙的样子,整个屁股青紫交错,但是叶临并没有手软,还是以同样的力度打下去。打到后面子羡已经没有力气用手撑着地板,整个人趴在地上,眼里忍不住流出泪水,但是藤条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听到一声天籁般的声音说“停”
屁股上折磨人的藤条终于停了,没过一会,子羡感觉到有人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放在凳上。“啊”屁股上的疼痛瞬间直达脑门,原来是叶临让子羡坐着的凳子上放着一块指压板,上面有一个一个大小不一带着凸起的突出物,刚挨过打的屁股坐上去疼痛可想而知。子羡只能用手紧紧搂着叶临的脖子,不敢放手。
“坐下去”秦珩来到子羡的身边,冷冷的说
……子羡使劲的摇着头,更用力的抱着叶临,他真的没有勇气坐下去
“叶临”
叶临用力掰开子羡抱着他脖子的双手,坚定的把他按坐在凳子上。
“哇,不要不要,叶临哥,不要”子羡只觉得屁股要爆炸了,整个屁股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样,那些带着颗粒状的凸起物,因为他的体重和姿势深深的压进他的皮肤里,但他一动都不敢动。看叫叶临没用,又转头朝大哥叫唤。
“不是说什么惩罚都心甘情愿吗,怎么。又是骗我的”
“……”他是愿意受惩罚可是这也太疼了
忽然子羡的身体被叶临拉直,左手和右手都被拷上了手铐和凳子的把手铐在一起。
“一个小时后叶临会把你放下来”说完就让叶临推着轮椅出了书房。
一个小时,子羡觉得自己连1分钟都没办法呆了。可是没法办,能把他放下来的人已经走了,他做出这样的事青禾哥、既明哥都不会替他求情,他只能坐在这刑凳上,忍受大哥给他的处罚。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3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坐在指压板上,子羡觉得每一秒钟都被无限拉长,从开始还紧绷这身体注意不要让那坚硬的凸起压进自己的屁股里到后面已经痛到没有力气只能放任着身体坐在凳子上,虽然痛但也没办法,直到一个小时后被叶临放下来时已全身汗水,嘴唇都咬出了两个深深的牙印。就这样被叶临扔到床上,浑浑噩噩的睡去。醒来时发现天已经全黑了,感觉口渴想喝水,但水放在窗边的桌子上,可是他现在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继续睡觉可是喉咙越来越热,越来越干没办法只好硬爬起来喝水。喝完水也不想再爬回床上去就在地板上睡。
青禾一进来就看到这小混球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躺在地板上,虽然对子羡开枪的行为青禾是骂的最凶的一个,也说过要是抓到子羡就废了他的两条腿,但也只是说说,典型的骂的最凶心也最软。青禾把子羡抱起来放到床上就去浴室接热水给他擦身,忙忙碌碌了几个小时忽然发现这小**发烧了,又把自家恋人叫来给他打退烧针,给惨不忍睹,青紫肿胀还有血点的屁股上药,全部弄好后才给小混球盖上被子轻柔他的头发说“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怎么熬”
第二天子羡醒后,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了,身后的伤也上了药。他慌张的摸了下胳膊,手上的伤没被发现吧,那些难堪的伤痕他不想被人看到。不过昨天太晚了,青禾他们怕影响到别人只开了盏小夜灯,倒是什么也没发现,只是这些子羡并不知道。他只怕会被人发现这些疤痕,更怕被大哥知道觉得他不干净,越想就越恐慌又陷入自我厌恶的罪恶感中,忽然他起身往浴室走去,进浴室后左看右看看到了放在洗手台上的刮胡刀,上去把刀片拆下来抬起手臂拉上袖子就往自己手上刮去,一下,二下,三下,…划了五下后把手放在水龙头底下冲水,看着自己的血混着水流被冲下下水口的管道,子羡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点。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4 12: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子羡平静的走出浴室,正想趴在床上休息一会。便有佣人端着一碗粥和牛奶进来放下,很快又出去了。子羡站在那里盯着那碗粥很久,忽然走去拿起粥和牛奶把它们倒进马桶里按水冲掉,把原先装牛奶的玻璃杯洗干净用浴巾包好藏在洗手台下面的角落里,还用垃圾桶仔细的遮盖。如果季风在这里他就会发现子羡的心理出现了问题,可惜昨天青禾半夜把他叫醒后今天一大早就赶飞机去参加华国的医学交流会,等季风回来后,事情已经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今天子羡没有被带去书房,而是被带到了地下室。大哥和叶临哥也不在,只有两个生面孔的佣人。子羡难过的低下头:大哥和叶临哥连打都不屑打我了吗。
那两个佣人可不管子羡难不难过,把子羡按蹲下,用绳子把子羡的双腿用力分开把左手和左脚绑在一起,又把右手和右脚绑在一起,拿出昨天让子羡痛不欲生的指压板,把子羡抬着放上去。然后拿个圆形的箱子把子羡罩在里面。
子羡顿时激烈挣扎,喊叫起来,他可以忍受疼痛,忍受折磨,但是他无法忍受被禁锢起来待在狭小黑暗封闭的空间里。
那两个佣人没见过子羡,对子羡也没什么感情,只是听从上面的吩咐做,也觉得子羡太吵,更何况能被带到地牢里来的人也没什么价值,就用布条把子羡的嘴堵上,又罩上箱子。
在黑暗中的子羡,他心中对黑暗,狭小空间的恐慌远远大于他脚底的疼痛,他心中痛苦窒息般的感觉被放大,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无尽的折磨,他心底有个声音越来越清晰:没有人会来救你,没有人会来救你,你会在无尽的地狱中受尽折磨,看不见一丝光亮。这声音在一遍又一遍的凌迟着自己。
直到箱子终于被拿开,子羡又被人用剪刀把裤子剪破,长裤内裤全被脱掉,光着下身。佣人一左一右拿着藤条蹲在子羡旁边,一下接一下的抽着他的两条大腿内侧。痛,但心先痛到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挨完打,又什么时候被放回房间。在床上爬了好一会的子羡,爬起来往浴室走去,从洗手台下拿出浴巾包好的玻璃杯,又用两条毛巾卷好往地上砸碎它。一声闷响,子羡从玻璃碎片中拿出一块锋利的碎片就往自己的手臂上划去,一道,二道,三道,像不知道疼一般,在自己左手臂上又划了十二道伤痕。这次却没有用水冲洗伤口,而是继续往大腿上划,刚挨过打的伤口也毫不在意,划完左腿划右腿。忽然浴室的门开了,子羡就这样和坐在地上,手臂和大腿都流着血和大哥对上眼。然后微微一笑手中的碎片就把右脸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青禾”
青禾听见秦珩叫他,进去一看就看到这个让他震惊的场景。
“打晕他”秦珩沉声吩咐
青禾回过神上前一个手刀把子羡劈晕。子羡倒在他身上他才看清楚,这个小弟弟无暇的身体除了这两天挨过打和刚划出来的伤痕,居然还有很多陈年旧疤。
“叫医生过来,还有,打电话让季风马上回来”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5 02: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其实我在想是不是心里描述写的太多了,兄弟之间的对话好少。不过大哥被弟弟弄的一条腿没法走路,如果不搞点事情,兄弟没契机和好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5 0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秦珩坐在床边看着安然入睡的弟弟,刚才医生来给他上药时把他疼醒了,又折腾了一番,秦珩不得已让医生给他打了一剂镇定剂。伸手摸了摸子羡的脸颊,才发现弟弟的脸颊不像以前那样圆嘟嘟的,瘦了,搁手。转动轮椅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月亮,秦珩想了很多事。良久,微微叹了一口气。本来无论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都是更在乎的那个人举旗投降。
第二天,青禾去机场把季风接回来,匆忙放下行李就去子羡的房间,一进去就看到秦珩坐在窗边。
“老秦,你不会在这呆了一夜吧”
秦珩没回答青禾的问题,只是转过来“季风,先看看子羡吧”
“嗯”季风先看了看子羡右脸上的伤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查看了他身上的伤口。“我们出去说吧”
三人来到客厅,季风先开口道“右脸的伤痕比较深,可能会留疤。他身上的伤口左手上有17道划伤,大腿有31道,青禾告诉我是子羡自己划的,很明显是有自残倾向,一般自残都是因为心理问题,只是不知道子羡的问题达到那种程度”
“那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你们知道子羡自残的契机是什么,不会无缘无故自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会不会是习惯性的”
季风摇摇头“应该不会,如果是习惯,那他回来的前三天为什么没这种行为,他身上的伤口都是这两天造成的。”
“青禾”刚刚一直没出声的秦珩终于说话了
“嗯?”青禾转过头去看他
“去问昨天行刑的人子羡有什么异常”
“啊?好”青禾瞬间就明白了秦珩的意思,这两天才有的伤,正好就是那小**被罚打的时候。
青禾走后,厅里只剩秦珩和季风。
“有什么话就说吧”
“秦珩,子羡身上有很多旧伤,有刀伤烫伤,心脏处曾受了一次足以致命的枪伤,而且他的胸前两处…有过穿刺的痕迹”
虽然季风说的隐晦,但秦珩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件事不要告诉第三个人”
“我明白”秦珩的意思是连自己老婆都不能说
这是,青禾回来了“我刚才问了昨天行刑的人,他们说子羡一直很正常,唯一的异常就是把他关进小箱子里时忽然哭喊起来”
秦珩和季风对视了一眼“现在重要的是不能再让他自残”
“秦珩,你才能解开他的心结”
“……”秦珩自然知道季风的意思,子羡冲他开枪这件事是他子羡心里一个沉重的包袱。“我去看看他”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7 1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秦珩进到房间,发现子羡已经醒了。秦珩伸手揉了揉子羡毛茸茸的脑袋“醒了”。子羡也不说话,就盖着被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家大哥。
秦珩又伸手掀开被子,抓住子羡的左手,子羡瑟缩了一下,秦珩还是坚定的抓住他的手轻轻的抚摸子羡手上的伤口问“疼吗”,接着把子羡的手放到自己心脏的位置“大哥很疼,你割自己的每一下也割在大哥心上”,听到大哥这样说子羡眼中渗满泪水。秦珩慢慢把弟弟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边说边用手抚摸弟弟的脑袋。“大哥把你从小小那么一点养到这么大,给你吃饭,教你读书,没想到养出个小白眼狼,都能朝着哥哥开枪了”听到这里子羡用力的抱住秦珩的腰,“这个小白眼狼做错事还不知悔改,现在还早继续往哥哥身上插刀”
“**”
“什么”子羡的声音太小了,秦珩没听清
“没有”子羡提高声音又说了一次
“你往自己身上插刀不就是在哥哥身上插刀”
“……我害了哥哥”
“嗯,子羡做错了事,从小哥哥就告诉你做错事就要受罚,但哥哥什么时候教过你自虐,嗯?”说着重重的一巴掌打在臀腿交界处,打得子羡屁股一颤。
接着抬起子羡的头“说,你不会再让哥哥伤心”
“我不会再让哥哥伤心”
“记住你说的话,如果再自己伤害自己让哥哥伤心,哥不会不要你,但是”秦珩将手放在子羡的屁股上“这里就打烂,好了就打烂,让你一个月都下不了床。你做的错事也不能不罚,别以为这两顿打就完事了”
“是,哥哥怎么罚子羡都认”
“就罚你以后跟在哥哥身边做哥哥的小助理,给哥哥斟茶递水,洗澡穿衣”
“啊
“啊,什么,不想”
“不是的,我想,我想跟在哥哥身边”
“哥哥,不打么”子羡小心翼翼的询问,似乎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轻易过关
秦珩点了点子羡的鼻子“这么心急呀,放心,先把这次的伤养好后再说,少不了你的。知道打完屁股让你坐那个垫子是谁想出来的吗?”
子羡摇摇头
“是你青禾哥,他有一次去健身房锻炼,正好看到这个,当时就想到了你觉得这个很适合你用”
子羡一听把头扭到一边,就知道是青禾哥想的馊主意,大哥才不会想出这种奇奇怪怪的惩罚。
这段时间,子羡就躺在床上养伤,大哥经常会来陪他,很忙的时候大哥就把文件带过来。哪怕大哥忙工作一整天也不和他说一句话,他也觉得很安心。而且青禾哥,季风哥和叶临哥也会过来看他。给他带好吃的和好玩的,这样的日子子羡觉得很幸福,只要.永远.别再遇见那.个.人。
“小 混 蛋,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到书房来,哥哥们准备好大餐请你吃”子羡知道青禾说的大餐自然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大餐,他休息了这么多天,也够了。


B市
一个人正坐在沙发前看着一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秦子羡,是他躲在S市的生活。照片上有子羡在买菜的,吃早餐的,和人聊天的。这人看完后放下手中的照片“小家伙,这次看你能跑到哪里”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7 23: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天,书房
子羡进去就看见大哥,青禾哥,叶临哥都在,看这架势,是要三堂会审呀。
“别的话大哥也不多说了,今天你就好好受罚,把裤子脱了,今天你不需要再穿裤子”
“嗯”子羡点了一下头,就把裤子全部脱掉,光着下半身站在哥哥们的面前,虽然他现在已经20岁了,但是无论哥哥们要他做什么他现在都没有反抗的权利。
“看看我们的小 坏 蛋,都是大男孩了,还光着屁股站在哥哥的面前,羞不羞”子羡被青禾这样一说,脸红了起来。
“过来”
子羡走到青禾面前站好
“今天,你的小屁股会受到很多的责打,现在是8点,从现在开始后的每一个小时你都会被打一次屁股,打完后你就要做在小书桌的凳子上抄写孝经。”子羡朝旁边的小书桌看去看到放在桌上的孝经本子和笔,还有凳子上的指压板,顿时头皮发麻,还没打屁股就已经痛了。
青禾看穿了子羡的想法“对,就是要坐在指压板上,没有被打屁股的每一分钟,直到你晚上上床睡觉,而且哥还给你准备了两个小惊喜,会好好伺候小少爷的屁股,包君满意。”
惊喜,是惊吓吧,为什么子羡哥总能想出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子羡不禁转头看下大哥,大哥正在专心处理文件,理都没理他。
“好了,趴到我的腿上来”青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子羡认命的趴上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青禾用手掌快速的打子羡的屁股,虽然是用手但力道并不轻,左一下,又一下的把这个不听话的小屁股打的臀肉一颤一颤的。毕竟接下来的每个小时他都要挨打,还要坐在指压板上,青禾便没打多重,只打到屁股出现明显的红色就停手了。
“去坐在指压板上抄孝经”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9 17: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在纠结让子羡8点睡还是9点睡

就爱吃糖果ok2019-01-29 18: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个小时后,叶临手持戒尺的走到子羡身边,叫他趴到书桌上,噼里啪啦又是一顿打。打完又继续坐在凳子上抄经。接下来的时间里,子羡的屁股尝到了发刷、皮拍、藤条、拖鞋、木板、竹篾等工具的滋味。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打到不能再打了,而且一打完屁股就会被强行按在指压板上抄经,每一分每一秒屁股都在受刑。好不容易到中午吃了点粥和水果,青禾哥让上床躺着,以为能休息一会,谁知道一条热热的毛巾就盖在屁股上,顿时屁股热热的像被开水烫一样。其实毛巾的温度并不是很热,但是盖在子羡受了一上午折磨的屁股上还是让他很难受。不管怎么挣扎都被青禾哥按在床上盖了10分钟的热毛巾,毛巾拿下来后屁股肿的更厉害。子羡一想到下午还要被打屁股再坐在指压板上抄经,忍不住埋头大哭。秦珩三人也没理会他,等子羡哭累了,秦珩拿了条薄被盖在子羡身上,当然是露出屁股的。“睡吧,睡醒再说”
被教训了一个上午子羡也真的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就爱吃糖果ok2019-02-04 21: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好意思,最近春节了有点忙,先发一小段,后面再补上。

就爱吃糖果ok2019-02-04 21: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个就是子羡坐着的指压板,青禾哥的两个惊喜一个是敷热毛巾,还有一个留着子羡晚上睡觉时给他用

就爱吃糖果ok2019-02-04 21: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晚更文

就爱吃糖果ok2019-02-05 19: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午3点,子羡被青禾叫醒,喂了点水。看到青禾哥子羡知道自己又要挨打了,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下午的屁股这时再挨打,别说屁股受不了,就是心里也承受不了。子羡顿时觉得很委屈,自己都被打成这样了,一个上午,一个上午不是在打屁股就是坐在那个讨厌的东西上,为什么还不能放过他。
“可不可以不打了”子羡嗫嚅着问
“不可以,快点起来”
子羡好像没听到青禾的话一样,继续趴在床上,没一会泪珠就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哭的喘不上气。更让他伤心的是三个哥哥没一个人来安慰他。子羡就这样埋着枕头越想越桑心,觉得哥哥们都不爱他了,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挨这样的打。
“快点起来,不要想逃避惩罚”
青禾不说还好,一说子羡堆积了几天的情绪忽然爆发“走开,你这个坏人,我都那么惨了,你还要打我,就是你出的坏主意来折磨我,打屁股就打屁股搞那么多花样干嘛,你打我,叶临哥也打我,你们不疼我啦,哇”吼完就哇哇大哭,偶尔挤出一两滴泪水,完全是在发脾气。
“我没打你”子羡正撒泼的起劲,忽然被秦珩的这句话说愣了
“你看着我被打,你更坏,你都不保护我,小白菜地里黄,哥不疼好凄凉”
青禾顿时觉得牙疼,秦珩这样稳重成熟的性子怎样养出这么个厚颜无耻的弟弟来。转头看了叶临一眼发现他居然很淡定。
“习惯就好,这不算什么”
“这、这还不算什么”
“这只是小儿科,你还没见过他放大招”
青禾觉得自己对秦珩的认知要重新刷新下,子羡是秦珩一手带大,他居然能养出个小无赖来。
秦珩来到床前“既然你说哥哥不护着你,那就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子羡听到大哥这么说停下哭闹,看向大哥
“要么你下午乖乖挨打,要么就只挨一顿,我来打”
“……”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挨打啦,我屁股都被打烂了”
“还没被打烂,你想试试真的被打烂是什么样”
“……”
子羡一把扑过去抱住大哥的脖子“不要了,宝宝知道疼了,哥哥不打”
秦珩嘴角掀起一丝笑容,很快就隐去了。抬手摸上子羡的脑袋,动作很温柔“哦,宝宝知道疼了,刚才不是还在耍赖撒泼”
“不要嘛,我就是不要”
啪,秦珩抬手打了子羡屁股一下
“啊,疼”子羡想伸手揉揉就被秦珩抓住了双手
“不,你不疼”说着又快又狠得打了5下,秦珩手重,单单五下就让子羡觉得屁股要裂开了。
“下来跪好”
子羡不敢再造次,乖乖的从秦珩身上下来在地上跪好

就爱吃糖果ok2019-02-05 20: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次被吞文,只能发图片了,希望不要全文被吞啊

就爱吃糖果ok2019-02-11 19: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就爱吃糖果ok2019-02-11 20: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图片又被吞了第一张,大家赶紧看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了

就爱吃糖果ok2019-02-11 20: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在想子羡和大哥都和好了,要不就打上个全文完。因为最近思路卡住了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写

就爱吃糖果ok2019-02-14 02: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