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冰若寒爱(黑帮豪门兄弟训诫)

楼主:不要黑心的温暖 字数:362748字 评论数:168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哥,没有你的爱护教育,我是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在的我。感谢你的爱和,鞭子。但是哥,我还有一个愿望,可不可以换一种方法?我已经长大,真的不想褪下裤子爬在哪里等鞭子落下。——楔子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07 23: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不会被删帖,不管了,先水一段时间,如果保留再来更贴。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07 23: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原也,我们放学去哪里玩?”一个男生问着另外一个男生。
“走开!”男孩从睡眠中醒过来不满的嘟囔道。细看叫做小也的男孩,精美的五官,流海顺耳齐下,嘴角有着美丽的弧度,好像一笑就可以把冬天暖成春天。
“哎呦我去!不是你说今晚出去找个新地方玩,不醉不归么?”同桌依旧问着。
“我要回家睡觉。”有十足起床气的池原也给了同桌一个白眼直接趴在课桌上。
“懒得说你!”舒俊看见池原也的态度后顿时趴在桌子上,管他三七二十一,睡觉无天敌。
他们不知道,听见他们俩的对话,全班女同学都往这一个方向看,两个帅哥在班里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们当然觉得稀奇。顿时一屋子的女生又全部犯起了花痴。
叮铃铃~叮铃铃~
放学铃声对于其他学生来说是多么的悦耳,但是对于原也和舒俊来说,铃声的有无和他们没有关系。就算班里只剩下他们俩,他们也照样睡他们的觉。
“小也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让我打进来~”原也的手机铃声就是这样,因为是家里人的专属铃声,他也懒得换。想当初,他手机铃声被舒俊第一次听到时,差点把舒俊笑到医院。
“喂?”因为是家里人,所以说话也会轻很多。
“小也,你在哪里?”听到三哥池原凯焦急的问到。
“三哥你要吓死我!我还以为是二哥呢。”原也被吓的够呛。反正他是觉得,二池语臻比大哥池语诺可怕千万倍。
舒俊看着原也先轻声应答后暴跳如雷的样子,不禁又笑了起来。谁知道池原凯也在电话那边笑着。
“再笑我就让你到医院去休息!”一句话让两个人闭上了嘴。听到电话另一边无回应,池原也才发现自己好像把自己三哥也吓着了。
“三哥,我没说你!我说舒俊呢。”
“我可能要带给你一个吓人的消息,小也,二哥回来了。”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原凯的声音也有点无奈。
“然后呢?”尽管心提到了嗓子眼原也还是忍不住问。
“没有然后,二哥还没到家,他只是打电话说的快到家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家,我不聊了,我得先回家。拜拜。”原凯匆匆忙忙挂上电话。从酒吧里和朋友道别后开车回家。
“舒俊,我完了。你不用去医院,我得去!”原也耷拉着脑袋。收拾着从来不懈收拾的书包。“等着去医院给我收尸吧!”然后拿着书包回家去。
对于池家三少四少来说,他们虽然很怕老大池语诺,但是更怕的是那吓死人的老二池语臻,他们心里只能自我安慰,好歹语臻还要听语诺的话。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08 12: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们心里只能自我安慰,好歹语臻还要听语诺的话。
“三哥,三哥!”
回到家的原也怎么也找不到原凯,焦急的找着。他还要原凯替他多瞒点事情呢。
“四少爷,你找三少爷啊?”池家管家听见原也的呼唤来到了原也身边。
“宋伯伯,三哥呢,他还没回家?”
原也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他看见了原凯的车停在停车场。
“小少爷,三少爷被二少爷带到书房了。”宋管家不紧不慢的说。
原也听不了那么多,抬腿就想朝着语臻的房间跑去。他可不是想进去,只是想在门外多听一听原凯到底透露了他多少罪行。
“小少爷,他们不在二少爷书房,是在大少爷书房啊!”管家及时补上一句话让原也停下脚步。
“啊?”原也顿时一阵冷汗,没有语诺的允许,他们谁也不敢独自去语诺书房啊。“二哥是不是特别找抽啊?”原也没心没肺的说了出来。
“小少爷,大少爷也回来了。”最关键的一句管家最后才说了出来。
“我去!宋伯伯,我们能不能一句话就把关键说出来啊!吓死我!”原也顿时松了一口气。有了语诺,他肯定不会惨。
当原也走到语诺书房门口时,书房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正想离开时,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我去~谁这么无聊!”原也边不爽的吼着边转过身,顿时神情大变。
“哥啊!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每天我想你想到吃不好睡不好,可惨可惨了。”
原也滔滔不绝他的悲催事情,语诺静静听着。
“本来还想你所犯的错误都给忽略,看来,是得让你二哥好好教育教育你。”语诺不紧不慢的话可吓死了原也。
“哥,你可是我亲哥啊,不能把我往死路推啊”挨打谁不怕?不想挨打就应该学会求饶。
“臻儿也是你亲哥。你没做错事情,那么怕他干什么。”语诺不希望自己的弟弟这样怕来怕去的。
“嗯嗯,不怕不怕。”原也真的放了一百二十个心了,因为从语诺的语气中,他读出了原凯并没有把他做的那件过分事情说出来。
“去收拾收拾,马上王姨就做好饭了。”语诺看着时间已经很晚,自己也饿了。
当原也收拾好自己,换上了清爽休闲的衣服,白色上衣把他的脸映衬的很干净,松款的黑色裤子,双手随意插在口袋中,如果不说话,他真的是个美男子。但是。
“哇晒…啊…哇…”从能看到饭桌的地方开始,原也下着楼梯发着他的感叹词。
“哥,王姨偏心,你们没有回来的时候,王姨不会做这么多好吃的饭。”原也看着一边的王姨说道。
“好了,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再好好聊会天。”语诺也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弟弟们了,他也会想念。
“哥,如果你不训人,我就和你聊天。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09 23: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3 16: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哥,如果你不训人,我就和你聊天。”原也插话总是那么到位。
语臻一个冷眼也到位的射到原也身上,原也成功闭了嘴。
“你不调皮,我又几时训过你?”语诺无奈的说,他其实不想训弟弟,因为他小时候受过的那些疼痛的教训,他不想弟弟也去受。
“好啦好啦!”反驳不了,只能认同。“吃饭!”
外面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低沉了下去,小雨淅淅零零洒了下来。但是池家此时此刻是温暖的。
四个兄弟坐在一起友好的讨论着分开后这么久各自发生的事情。悠闲宁静的时间就这样过去。夜晚十二点整的钟声响起,这个时间是钟表上各个针离得最近的时刻,此时此刻,池家兄弟的心也紧紧靠在一起。
“好了,我们这次已经把外面的那个大麻烦解决,回来就不离开,想要聊天以后有的是机会,很晚了,睡觉吧。”
在语诺发话后,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窗外的雨敲打着孤独,但屋子里的人只感觉到幸福。
“哥,你怎么也不让宋伯伯叫我起床,我都迟到了!”池原也看见闹钟指到九点半,脸不红心不跳的在下着楼梯时嚷嚷着。显示着他爱学习的态度。
下完了楼梯台阶,揉揉惺忪的睡眼,看见只有语臻在沙发上品着茶,池原也顿时觉得世间不美好。
“二哥,早啊!呵呵,呵呵,那个,哥和三哥呢?”池原也打着哈哈道。他知道,语诺和原来肯定都不在家。
“嗯,早早!池原也你也不看看几点了!哥喊你起床你还耍脾气!你是不是又欠教训!”语臻说着说着就气了起来。
大早上五点多,语诺和语臻在一起晨练,语诺就接了池父的电话,让语诺不要刚回来就忘记帮里的事情,语诺在六点左右叫原凯和原也起床,没想到原也不到不起床,还总是喊着“谁啊没事闲的?你走!你走!”…
越想越气的语臻干脆不说话。看着原也等着原也有什么要说的。
“嘿嘿,二哥对不起哈,我睡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原也打着哈哈。“二哥你看,我都已经迟到了,就尽量去早点。”原也拿着书包就逃也似的向外跑去。
四个兄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池原也只是把睡觉地点由家搬到教室。池原凯也是在学校一睡就不想起床。池语臻在家里写着池语诺让他写的保证书,池语诺在“赤血帮”交接着帮主回归的事务。生活看似平淡,但是真正的狂风暴雨不也正是隐藏在平淡之中么。
“原也原也,快起来看看,那是不是你三哥?”睡梦中的舒俊被吵吵闹闹的声音吵醒,刚想吼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刚想说“走开”的男孩好像听到了另一个男孩的话,眼神向外看去,果然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4 00: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刚想说“走开”的男孩好像听到了另一个男孩的话,眼神向外看去,果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个身影,正在一场斗殴中忽隐忽现。
没有来得及考虑太多,没有听见老师的课,没有听见舒俊的呼唤,池原也伴随着全班女生花痴似的目光,向着那场斗殴走去。
最终的结局是,还没有等原也参与,那场斗殴已经被校长制止。池原也顿时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
“请家长!”
在校办公室,痞痞的池原凯只听到了这三个字。顿时后悔了自己的轻举妄动,和原也走在小石子路上,都在默默的后悔着。
“三哥,你要完了。”
“我知道”
“二哥会打死你的。”
“我知道”
“你干什么跑到我们班门口打架?”
听到原也的问话,原凯也一阵气愤。
“池原也,这都怪你,我是因为要去找你,看见那个人后互相看着不顺眼就打起来了。不找你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原凯说着说着就想生气。
“你找我什么事?”
“没事,闲的”
原凯的话让原也一阵冷汗。他的三哥,糊涂起来真糊涂。
“反正你是闲的挨打也不管我的事。”
“池原也你还有没有人性”
“高二部谁让你高三的人来惹事的?倒霉!”
“小也,帮帮哥哥,反正你也是家人,请你和请家长一样啊”
池原凯真的不敢回家去说发生了打架的事,如果语诺或者语臻真的去了学校,那么他所做的糊涂事就一件都瞒不了了。
“我当然帮你,你还要帮我瞒着哥我欠老师医药费的事情呢”池原也打过自己的物理老师,他的老师已经住院两个月,而池家虽然会给孩子们美好的物质生活,但是零花钱还是会有所控制。
“小也,哥谢谢你哈!下次你遇到麻烦,哥罩着你!”原凯知道,即使原也遇到麻烦,也不会需要他罩着。
“嘿嘿…”
兄弟间的情谊就这样更加拉进一步。
“三哥,你手机铃声好像响了。”池原也听见铃声不像是自己的就对池原凯说。
池原凯接过电话后就像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
“三哥,怎么回事?”
“该死!shit!”
一头雾水的原也只能静静的听着原凯的抱怨。
“学校通知了哥,哥又通知了二哥。小也,二哥让我回家,小也,我真的玩完了!”原凯懊恼的一拳头打在了旁边的树上。叶子哗哗啦啦向下落,奏成稀稀疏疏的哀嚎。
池原也并没有和原凯一起回家,他才不会回家找抽。上课时间他才不会逃课。
等到池原也回到教室,有的是女同学关切的目光和舒俊担心的问话。和原凯回到家的待遇成了鲜明对比。
池原凯回到家后,首先就去了池语臻的书房。看见语臻在处理文件,乖乖的跪在书桌前。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4 23: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池原凯回到家后,首先就去了池语臻的书房。看见语臻在处理文件,乖乖的跪在书桌前。
时间就像调皮的娃娃,你越是想让它快快走,它越是爱在每一个时间停留。
不知道时针和分针重合了几次,语臻终于从一堆文件中抬起了头看着跪的笔直的但是已经有些轻微摇晃的原凯。
“怎么,才两个小时,就受不了?”语臻丢下一本书砸向原凯。原凯又是晃来晃去。“这么长时间不教训你,惯的你!你就是闲的找抽!”
跪着的原凯不敢多说,只剩下委屈。跪着一点儿也不轻松,至少原凯背后已经流了许多汗。
“二哥,我不敢了。”好汗不吃眼前亏。
“因为什么?”
“嗯?”原凯根本不知道语臻在问些什么。
“打架的原因。”
“看着不爽。”一提到打架原凯就不高兴,也就忘了和他对话的对象。
本来下午就不是原凯的错误。他在找原也的路上,碰到了那个和他打架的男孩。那个男孩因为嫉妒原凯的帅气,但是找不到合适的时间下手,所以就在跟踪原凯很久后的下午,看见原凯身边没有其他人,就带着一群兄弟找原凯的麻烦。在小路上拦着原凯并且骂了原凯。原凯的冲动让自己和这群混混打了起来。
一本书又砸向原凯。准准确确的砸到了原凯的脸上,可是原凯也没有胆子躲。
“衣服褪了,趴那撑好!”不想再多一点点话。指着书桌旁边的沙发。
原凯也非常倔强,他认为自己没有错,所以他对突如其来的惩罚明显不服气。褪去了衣服,撑在那里一声不吭。不知道语臻什么时候已经拿着藤条站到了自己身边。
语臻看出了原凯的小性子,但是他不打算包容。
啪~“呃~”藤条毫无预兆的打到了原凯的屁股上,让原凯适应了半天。果然,太久没有挨打了。但是为什么,心里会难过呢。
“惯的你!允许你挨罚时候吭声了么?”
“二哥,对不起。”识时务者为俊杰,即使再不服气,原凯都不会表现出来。
“原因。”
“是他先打的我。我没有惹事。”想想就伤心,这次根本不是他的错啊。
啪啪啪~三下就这样落下,原凯只有强忍着。
“有没有说过不准打架?当话是耳旁风呢你!”
“我也不能像小丑一样任人宰割吧。”说完后原凯就后悔了,他怎么又没大没小的和语臻反抗了起来?看来自己脾气渐长啊。
“你说话,有想过后果么?”
“二哥,二哥你就消消气,我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原凯自己都佩服自己顶嘴时的胆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语臻没有回答,只会拿着藤条往原凯屁股上送。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6 22: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6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语臻没有回答,只会拿着藤条往原凯屁股上送。
“二哥,二哥。疼…疼…”不知道到底打了多少下,原凯求饶着。如果不是真的疼,以原凯的性格,不会轻易屈服的。
而他,每次都向语臻没骨气的求饶了。但是,每次求饶都没有什么效果。
“现在才说疼,打架时候干什么去了?”语臻越说越气,一藤条不分轻重的又向原凯臀部打去。
屁股被语臻打的已经不像样子。原凯保证道“二哥,我真的真的不敢了,原谅我好不好。”原凯不敢动,只能说着软话。原凯天生倔强,如此求饶,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不想再听到关于你打架的任何消息。”语臻打完最后一下说道。而这一下,让原凯倒吸了一口气。
原凯听见语臻的话后点点头。
“说话!”
“是。”
“下周高三会有考试,希望你好好做准备,不要找抽。”语臻已经从电话里知道原凯成绩退步的事,他这样,只是给原凯一个提醒罢了。
“是”
“我不希望你的第一在这个节骨眼上下滑。”
“啊?”原凯顿时乱了方寸,这几个月,他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酒吧网吧啊。
“啊什么啊?现在就想找抽?”
“不不不,我尽量我尽量。”
“考不到我再收拾你。还有,”
语臻还想再说什么,被敲门声惊到了。“臻儿,三儿,吃饭了。”语诺的声音传来,可让原凯激动了不少,他可以不用挨打了。
“就来。”语臻回复了语诺一句,转过身来,看着原来说“我们都可以吃饭,你做错了事,就好好在这反省,不准吃饭!”
“是。”能怎么样?即使有再大的不满又能如何?只得乖乖跪在那里,不顾屁股上的疼痛。笔直的跪在那里。
“两个小时后自己起来回屋上药。”
“是”目送着语臻的离去,原凯突然觉得委屈极了,他没有错,真的没有错。但是他不怪语诺,不怪语臻,怪的是那个喜欢告状的校长。
想着已经下去吃饭了的语臻,原凯觉得肚子突然饿了。他拼命回忆在饭桌上的美好味道,只是让自己不那么饿。
原凯并不知道,饭桌上的原也也到了难熬的地步。
“下周高三考试,你们呢?”语臻看着原也不经意的问到。
“我们也会有。”看似简单的问话让原也心都提到嗓子眼,他可不想挨打。
“小也你们也考试啊。我们的第一还会保持是吧?”语诺在旁边的鼓励却被原凯读出了压力。
“哥,我尽量。”
“什么尽量,以前你一直是第一。这次也一定要。”语臻认真的说着。
“是,二哥。我,我,我尽量。”还是不敢保证的太过自信,因为他都是在睡觉中度过,根本没学。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7 19: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7
“是,二哥。我,我,我尽量。”还是不敢保证的太过自信,因为他都是在睡觉中度过,根本没学。
“好了臻儿,别给他们太大压力,他们还小。”语诺的一句话让原也激动万分。
语诺从小受到的教育够严厉,他不想自己的弟弟和自己一样没有自由快乐的童年,不幸的是,还是把语臻拉下了水。
“哥,他们不小了,都15了还会小么?”
“会。”语诺这摆明了想要个语臻对着干的语气。既然已经严厉,就一直严厉下去吧。“臻儿,小也才高二,还小,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是可以原谅的”
“哥,我知道了。”语臻这样冷冷的回答,心里却很伤心。他十三岁上高二,因为学习没有拿到第一而被语诺打个半死的那夜历历在目。眼神不自觉漏出了点哀伤。
吃饭的时候,语臻一句话也不吭,看着一样东西都可以发愣很久。他在想语诺对他和对原凯原也的不同。
了解弟弟如语诺,“饭后去我书房。”
“是”顺从如语臻。
“哥,二哥你们慢慢吃,我去复习了。”原也真的要去复习,不然,倒数第一他很有把握拿到。
语臻也放下了碗筷。“哥,我去书房等你。”径直去了书房。
语诺知道语臻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是不疼爱他的。但是语诺也很无奈,他在语臻眼中扮演着一个严厉的角色,又怎么可能时时刻刻去惯着他呢。
语诺去了语臻书房,看见原凯跪在地上,一阵头疼。
“三儿,从小到大你最皮!”语诺看着原凯又爱又气。
原凯本以为是语臻,跪的更加笔直,听见语诺说话。顿时松懈下来。
“哥,二哥打的好疼的。”像是撒娇像是抱怨。
“你不皮,你二哥会打你?”
“也不应该打的这么狠啊。”原凯说着说着就感觉身后的疼痛。
“池原凯,你就是欠的,幸亏你二哥先罚了你,等我罚你,肯定把你打残废。”
语诺在原凯原也面前基本不发火,性格非常温和,但是原凯原也也知道语诺的严厉。从语臻每次挨打后身上的伤痕就可以看出来。所以还是很怕很怕,但是没有怕语臻那样见到了不敢呼吸一样。
“哥不气,哥别气哈,我知道错了。”原凯就是这样,不愧是家里最皮的。
“下周考试?”
“嗯”
“你二哥有什么要求?”
“保持第一。哥啊,你可不可以为我说说情啊,我觉得这次考不了第一啊。”笑话,自从语臻语诺离开,原凯就从来没有再参加考试。
“自生自灭。”不管如何,语诺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底线。“高三,不可以再放纵你。”
“哥啊,你还是不是我亲哥啊?”原凯仰天长叹。
“好歹我是来解救你,竟然这样说,就一直跪着吧。”语诺淡定说着。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7 20: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8
“好歹我是来解救你,竟然这样说,就一直跪着吧。”语诺淡定说着。
“哥,你就是我亲哥,上天下地都找不到你这样的亲哥,我真是爱死你了啊哥,亲哥哥,亲哥哥。”
不管是谁都会被原凯这个样子逗笑,语诺也不例外。
“三儿,你知道你二哥是爱你的。”
“我知道,我也爱着二哥”
知道了原凯并不会怪罪语臻,语诺心情大好。
“起来,回屋吧。”
“我起不来了,我要哥抱。”
无奈语诺就是给自己找活干的。把原凯抱回了屋子,上了药,又吩咐王姨做了饭,然后才去了书房。
书房内,语臻笔直的跪着。淡定的好像看清了人生世事一样。
“保证书呢?”语诺盯着语臻的眼睛问到。
“在臻儿书房里。”语臻回答道。
“拿来。”语诺说道。其实,语诺在看原凯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语臻书桌上的保证书。
语臻看了看手表“哥,再等…”
“三儿回屋了,我允许的。”语诺知道语臻在担心着什么。
“是。”语臻很快就从自己的书房拿到了保证书,交到语诺手中重新跪下。
语诺窝在沙发里仔细的看,语臻在一边跪着陪着。
“我把攻打虎跃帮东部的任务交给你,你成功了?”
“没有。”
“怎么失败的?”
“因为我没有按照你的命令行事”
“我并没有看见你的保证书里写着以后不会违抗命令这样的字眼。”
“哥,我是因为…”
并没有说完话的语臻被语诺用保证书砸到了脸上。不疼却可以让语臻止话。因为他知道,语诺生气了。
“池语臻,我又没有告诉过你,在我这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唯独你,不行,听不明白我的话么?”
语臻低下了头。他知道,语诺生气了。他没有胆量再去惹语诺生气。
“哥,我会补上。”
“保证书是靠你自己理解,难道还有补保证书这一说法?没有写全面,就是因为你认识的不够全面。”
“哥,我错了。”
“一天的时间,你只写出了这样的保证书,晚饭时候还甩出不高兴的脾气。你有胆了?”
语臻根本不敢回复,但又不得不回复。
“哥,臻儿不敢。”
“不敢?我看你胆子比谁都大。火气也大,池语臻,你是不是越长越小啊!还像个小孩一样闹脾气,幼不幼稚?啊?”
听见语诺的话,语臻一句话都不敢说,因为他知道,语诺说的都是事实。
语臻头低的更低了,甚至不敢直视语诺的眼睛。任务的失败,全是他的错。
“哥,对不起。”
一句话不但没有减弱语诺的火气,反而起身一脚把语臻踹倒在地。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那些死去的人救活么?如果当时你自己出现什么意外,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让你不去死么?”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8 09: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9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那些死去的人救活么?如果当时你自己出现什么意外,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让你不去死么?”语诺不敢想,所以一直不去想,一想起来,就会害怕失去语臻。
“机会是你让我给的,命令是你违抗的。池语臻,你还想干什么?啊?”
语诺突然的火气,没有人知道哪里来的。语诺连拿藤条的空闲都没有,抽掉语臻身上的皮带就往语臻身上抽去。
“哥,对不起。”被语诺踹倒在地的语臻就没敢起来过,就连被打也只能在地上伏着保持原有的状态。
“你不是越长越小么,从今天开始,把你学的东西重新复习,没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再回赤血任事。”话是严厉的,但是语诺真正的目的是保护语臻。
“哥…”语臻抬起头刚想反抗,眼神对上语诺的尖锐,顿时失去了色彩。低下头闷闷道“听哥的。”
“你也不要不服气,想要别人服气,就要有本事做给别人看。”
“是,我会的。”
“就是这样。你自己说说,按照规律,你应该怎么罚?”
“哥…我…”语臻不想说,毕竟从自己嘴里说出即将到来的遭遇很尴尬。
微微抬起头看看语诺那没有表情的脸。郁闷着语诺给自己的温暖过少。
他不知道,语诺并没有对谁更好,只是因为现实太残酷,所以语诺只能给予爱的方式不同。
语诺又抽了语臻一皮带,“想不起来我不介意让皮带好好帮你想想。”
“哥,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没有谁是讨打的,语臻也不例外。
语臻一句话让语诺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说!”
“按照规律,臻儿犯的错误,理应藤条二,二,…二百。”好不容易,语臻把这个可怕的数目说了出来。一百藤条就可以把他打个半死,何况是二百。
“心里倒是清楚的和明镜一样,却还是明知故犯了。”
这样说,语臻能说什么呢,他知道这些都是事实啊。
“理应二百,夺取你的职务去掉五十,重新加强训练去掉五十,还剩一百。”语诺也知道,语臻撑不过二百藤条。
“谢谢哥。”
“藤条拿来!”
语诺重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语臻去拿藤条。语臻动了动身子,还好,被皮带抽后,流出的血不多。
拿起了挂在语诺墙上的藤条。双手捧着送给了语诺。
“自己找地方。”
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语臻也知道语诺让他干什么,看到语诺坐着的沙发,想靠近却又不敢,只得呆呆的站在那里。
“找不到地方就在地下撑着。别在那楞!”语诺看见语臻飘向沙发的小眼神,但是他不想揭穿。
“是!”说完语臻就一颗一颗的解开上衣,因为被皮带抽的痕迹,脱下时候还是有些疼。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8 11: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0
说完语臻就一颗一颗的解开上衣,因为被皮带抽的痕迹,脱下时候还是有些疼。
把上衣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一边,开始脱裤子。毕竟出去三个多月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三个月后脱下裤子挨罚不觉有些尴尬。
“需要我帮你?”语臻胡思乱想的心情被语诺一句话冲散了。
脱好了裤子,同样整齐叠放在一边。然后以俯卧撑的形式撑在地上。
这样的挨罚姿势无非是给惩罚又多了一份难度。疼痛打在身后还要控制住不倒下,真的很难。
“有本事就撑好了!自己报数,倒下来重数。”
几个字眼在语臻听起来无非就是噩耗。
“是!”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咻啪~咻啪~的藤条声以及语诺的喘息和报数声。
“六十六~六十七~”咻啪~终究没有忍下来,咚的一声,语臻倒在地上。
比起身上的疼痛,语臻更在意的是心里的折磨。赶忙爬起来重新撑好。“哥,对不起。”
语诺看着语臻也不说话,他就是要把语臻这种自大狂的行为给教训没有。
咻啪~“一”刚刚的一切重新来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但是语臻身后流血的痕迹却在哭诉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终于“四十三~”咚。又一次的倒下让语臻害怕极了,他撑不住了,他知道。
“重来!”刚想求情的语臻被语诺的一句话给吓了回去。重新撑好。
“这三个月,你和我出去,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不少。”语诺说着事实。语臻只得在一旁听着。
“明天开始,加强训练!”一句话伴随着藤条一起砸在语臻的身上。语诺用了九成力,仅仅一下,就让语臻再次倒了下去。
语诺没有说话,拿着藤条就向语臻的胳膊和腿抽去。
“连自己身体都撑不起来,还要它干什么?”
说着又抽向语臻的小腿。疼痛立刻遍及了全身。语臻只得卑微的窝在地上求饶。
“哥,臻儿错了,哥,臻儿不敢了。哥,饶了臻儿,臻儿撑不住了。”
“不自量力!你一直是这样!”
“是。”语臻低下头道。
“沙发上趴着去。你该受得一百下,一下都逃不掉。”
“是。”语臻听着,撑着流着血的后身。慢慢的走向沙发。
额头上的汗珠滴滴向下落,却没能落到语诺心里。
“我不需要你报数。”语诺说着藤条就大大小小雨点一样落下。虽然语诺只用了五成力,但是语臻还是觉得受不了。
不可以喊疼,害怕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咬着嘴里的嫩肉忍着到达身上的疼痛。手指甲嵌进手里的肉,流出了血。
“啪~”停止了藤条,语诺一巴掌拍到语臻脸上。嘴角瞬间流出血迹,把语臻吓了一跳。
“我告诉你了多少次,不可以咬以此忍痛。?”
语诺抓起来语臻的手。“松开!”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8 18: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1
语诺抓起来语臻的手。“松开!”语臻听话的松开了手。
“下次还这样,我不介意废了你的手!”语诺说着,语臻吓得脸色苍白。
“是!”
“还有十下,给我报数。!”
啪~“一”不可以忍痛,身上已经无力。语臻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的样子还要报数。
啪~“二”疼,真的很疼,语臻不知道语诺已经下手轻了很多。
啪~“三”语臻顿时觉得不要自己的屁股也许自己还可以好过一点儿。
啪~“四”语臻额头上的汗珠竟然流到睫毛上,分不清是泪是汗。
啪~“五”语臻庆幸着还剩下一半。
啪~“六”下意识的握紧手,又凭着意志分开。
啪~“七”语臻想着原凯被他打的没有太严重都可以得到大哥的心疼,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
啪~“八”闭上眼睛,脑海里有了拿些被他害死的赤血帮的兄弟。
啪~“九”他向那些兄弟表达歉意。
啪~“十”他笑了。也许他可以不欠那些死去的兄弟什么了。
语臻不知道,语诺也放松了,因为他知道,语臻不会因为任务失败而封闭自己,去自责了。
“明天开始训练!抽时间把你的保证书重写!”
“是。”语臻感叹着语诺的狠心。
“出去!”
“是”语臻迈着步往外走。岂料被语诺从后面抱起。
“你的疗伤时间,只有今晚,明天给我回到原来的人样子!”
“是!”
语诺把语臻抱回了房间。叫来医生上了药。然而,药只是防感染,并没有一点儿止痛效果,有时候甚至会更痛。
上好了药语臻趴在床上睡着。看见语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得闭眼装睡。毕竟,面对语诺的严厉他还是怕的。
不知如何,身上再疼再痛,语臻还是很快入睡了。也许是因为语诺陪在身边的缘故吧。
然而语诺却一夜无眠。他在痛恨自己的狠心。也在心疼着语臻的自责。
第二天一早,语臻起床就没有看见语诺的影子,但还是很自觉的拖着受伤的身子去训练。违抗命令,他再也不敢了。
要说最忙的,只有原也和原凯了。即将来临的考试,让两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三哥,我完了。”坐在车里的原也对原凯说。
“我也完了。”原凯回复着相同的话。
到了学校,两个人各自走回自己的教室。原也到了教室就看书,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原也,你脑袋瓦特了?”舒俊在一旁问着。
“别烦我,忙呢。”原也不想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
“我去,你这样还让我怎么睡啊!”
“等你哥回来你就不会睡了。”
原也到了教室可以斗斗嘴,然后学习,原凯的运气好像没有那么好。
“呦,这不是那谁么。”刚到教室门口原凯就看见昨天和他打架的人张千。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9 14: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2
“呦,这不是那谁么。”刚到教室门口原凯就看见昨天和他打架的人张千。
看着原凯一句话都没说,张千又挑衅“我爸说了,和你这样的人,更本不值得打架。切~”
“滚!”原凯听着都伤心,凭什么不是他的错,他换来的是一顿打,而那个真正犯错的张千得到的是安慰呢。
“哎呦嘿!我还不信了,你能把我怎么着?”张千不怕死的说了一句。
没有任何停顿,原凯忘记了自己的保证,一拳砸向那个惹事的人。
一拳下来,两个人又打在一起。没有别人帮忙,原凯明显占上风。
“嘿,怎么了?”走近一个清秀的男子拉开了原凯。并且伸出手握住张千。
“你好,我叫李秋白,李子的李,秋水白露的秋白。”说完还带了一个痞痞的微笑。真的,特别欠。
“李秋白,你闲的没事啊?”看见张千楞楞的站在那里,原凯又给了他一拳才算解气。
再想挥下去的拳头被秋白拦住了。
“三少不好吧?看来昨天你二哥没有给你教训啊!”欠扁的笑脸却像是提醒了原凯什么,抓住书包往教室走去。
李秋白似笑非笑的看着原凯。
“切,就你那秋水白露骗了多少人?当初我还以为你是怎样的老实”
原凯不懈的鄙视让李秋白无话可说。
“你老弟昨天说你被你二哥叫回去了?怎样了?”
听完秋白的话,原凯赶忙拿起书包。翻看起几个月都不曾碰过的书。
“哎呦嘿!你是被你二哥叫回家,洗脑了?”
原凯的无视让李秋白都觉得无聊。这样的原凯,好久不见。
“好吧好吧,你慢慢看,也不知道你又吃错什么药了。”
没什么,原凯和原也的眼里只有书。
语诺到了赤血就听见文飏在他耳朵旁巴拉巴拉“阿臻呢,昨天说阿臻有事今天也有事么?你是不是又打阿臻了?”
语诺直接把文飏的话过滤掉。“沈语诺,你信不信我通知哥,你又欺负阿臻?”
文飏说着说着就要给冷萧打电话。
“你疯了?”
语诺上去就抢了电话。“怎么能因为这点事就麻烦哥?”
“谁让你不告诉我你把阿臻怎么了?说过任务失误不怪阿臻,你到底又把他怎样了?”
“就是那样啊,还能怎样?”
“你又打他是不是?阿臻不管怎么说也才18,他还小。”
“你们吵好了么?”突然从电话里冒出来的话着实吓住了语诺和文飏。
两个人笔直的站着“哥!”虽然冷萧看不见。
“都有时间闲着吵架还不如跑个两万吧,如果还不行,再来三百个俯卧撑吧。”
不清不淡的惩罚让语诺文飏都吓呆了。
“是!”
“不要趁我不在就各种样的找打。”
“是!”
“忙吧。”冷萧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文飏语诺还是说了一句“是!”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19 20: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3
“忙吧。”冷萧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文飏语诺还是说了一句“是!”
很自觉,两个人去跑步了。
“都怪你!”
“我没有真打,是你抢的时候不小心按上。”
“那也怪你。”
“算了算了,你说,你把阿臻怎么了?”
“没怎么,他也在和我们干着同样的事。”
语诺的话很清楚了,反正训练也要跑步的。
跑完步的语诺和文飏刚歇息一会儿,语诺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什么?”“怎么晕的?”“好,请医生,我马上回!”
听到语诺打电话的声音文飏就知道情况不妙。
“怎么了?”文飏担心问到。
“臻儿发烧晕过去了。”语诺回答,他后悔了,后悔让语臻今天就开始训练。
听见语诺的话,文飏和语诺一起回了池家大宅。
“宋伯伯,臻儿呢?医生来了么?”语诺进了家门就问。
“大少爷啊,二少爷在卧室呢,医生也在。”听了管家的话,语诺快步冲向楼上。文飏也跟着一起去。
“走开!别碰我!”刚到语臻门口就看见医生无奈的拿着针在旁边站着。看到语诺的出现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
“大少爷,你可回来了啊,二少爷晕晕乎乎的,这连碰都不让碰。”医生看着语臻无奈道。
“发烧严重么?不打针可以么?”因为小时候一件事,语臻对打针特别恐惧,这个,语诺知道。
“你胡说什么,阿臻病着糊涂,你也跟着糊涂?”没等医生回话,文飏就说。
但是语诺还是坚持着问医生。“如果有其他方法,尽量不打针。”
“大少爷,二少爷发的是高烧,昨天的伤就让二少爷发烧了,再加上今天的剧烈运动。打针好的快。”医生的话让语诺进入了自责中。
“大少爷,那?”医生明显是在问,接下来怎么办。
“糊涂医生,没看这俩少爷糊涂一对啊还问,打,当然打。”文飏替语诺回答。
“嗯”语诺轻轻回答。
“大少爷,二少爷衣服都脱不下,怎么办?”
语诺楞楞的看着睡在床上皱着眉头的语臻。顿时觉得无奈。轻轻的上前扯了语臻的裤子。语臻再次乱动起来。
“走开,别动我,走开。”
要是语臻醒着的话,他肯定也会被自己的行为吓一跳吧。可是,他的意志一点儿也不清醒。
“臻儿乖,臻儿乖。”语诺不气也不恼,用手轻轻的拍着语臻的背。
看到这样的语诺,文飏真的是大跌眼镜。真的奇迹。对待语臻,狠心如语诺,温柔如语诺。
“哥看看臻儿的伤,臻儿不动,乖啊。”语诺说着就去扯语臻的裤子。不知道语臻是真的听懂了还是怎么,真的一动不动。
裤子扯下后,看到语臻身后的伤,文飏觉得自己刚刚还在想着语诺温柔,简直就是,看走眼了。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20 10: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4
裤子扯下后,看到语臻身后的伤,文飏觉得自己刚刚还在想着语诺温柔,简直就是,看走眼了。
“池语诺,他可是你亲弟弟啊,你怎么?”文飏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开始吧。”语诺忽略掉文飏的话看着医生轻轻说。
医生看着语臻的身后,终于找到一席之地。推针。
“啊,疼啊!”毫无防备的疼让语臻痛呼。眉头紧锁。并且开始不安分起来。语诺死死的抱住语臻让他不要动。直到医生拔出针。
语臻慢慢的睁开眼看见语诺。呓语“哥,臻儿疼,不要打臻儿好不好?”
语诺看着语臻,心里一阵难受,在语臻清醒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再痛,他也会忍着。当然,也不敢不忍着。
“好不好?哥心疼臻儿好不好?”
“好不好?”
“臻儿听话,哥不打好不好?”
语臻泪眼汪汪的说着,在旁边看着的文飏都是心里一阵难受。这么脆弱的语臻,他第一次见。但是他不想再看见。
“好不好?”语臻还是不死心的问,他想要一个答案。
“好。”语诺的回答满是宠溺。如果他们没有生活在池家,语臻这样18岁的年龄正是被宠爱的时候吧。
好像听到了语诺的回答,语臻笑笑,满足的闭上眼睛睡去。
“他什么时候醒?”语诺问着医生。语气已经不再焦急。
“二少爷睡一觉就会醒。”
“还用打针么?”
“二少爷发的是高烧,最好打针。”
“嗯,那你就按时来吧。直到他好为止。”
“二少爷醒的话,我怕…”
“你放心,他清醒的时候不会无理取闹。”
知语臻莫过于语诺也。
“还有这个药膏,有助于二少爷身后伤的痊愈,不过上药时会有点疼”
“你是什么医生啊!就不会配让伤好得快还止痛的药啊!”文飏一听又心疼起语臻。
“你嚷嚷什么。是我让医生配这种药的,好的快。要是配你说的那种药,你敢给臻儿还不敢用呢。”
语诺的话让文飏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语诺的话就是事实。语臻是不敢用止痛药的。
语诺起身送走了医生。回到了语臻的卧室。屋子里暗暗的,语诺走向窗户拉开了窗帘。语臻不喜欢拉开,那样明亮的地方,让语臻更加觉得孤独无助。
看着屋子里简单的摆设,语诺笑笑。其实,语臻的要求很少很少。少到只需要平常的爱就可以,而他,却没发给。错就错在,他们生在池家。
“因为什么?”久久没有说话的文飏还是问了。
“还是因为那次任务失败么?不是说过不会因为那件事罚阿臻的么?你明明知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阿臻不会违抗命令的。沈语诺,你告诉我,不是因为那件事,对不对?”
“就是因为那件事。”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20 21: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5
“就是因为那件事。”
“沈语诺,你真狠心,阿臻还小,什么都要慢慢来的啊。”
文飏说完自己都觉得可笑,什么叫还小?自己不小么?23岁也不算大吧。语诺不小么?20岁肩上就有如此沉重的单子。只是命运让他们不得不快快成长,不得不坚强。
“这是你今天第二次告诉我臻儿还小,我又何尝不知道?但是,这就是他应该承受的。”语诺看着文飏说到。
还小,语诺又何尝不知道。如果可以,他也想做一个慈祥的哥哥,而不是整天只知道拿着鞭子教训人。他也想看到语臻活活泼泼的笑脸,像平常小孩一样撒娇,他心里并不想语臻这样懂事,懂事到让人心疼。
房间一下子静了,静的可怕。语诺起身出了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语臻缓慢睁开眼睛。“文哥,你怎么来了?”看见屋子里没有语诺的影子,语臻顿时伤心。
“阿臻,听文哥的话,去和文哥住一段时间,等伤和病都好了再回来好不好?”
“文哥,你知道我不敢的。”
“你哥这个天杀的,我非…”文飏的气始终发不出来。
“你就怎样?”语诺出现在房间门口。
“哥?”听见语诺的声音语臻就要起来。
“能不能老实一点!生病都不安分!”语诺看到语臻的做法就生气。他又不会吃了他。语臻在床上顿时不敢再动。
别说语诺还发话了,有时候,语诺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语臻吓个半死。
“自己身体状况自己不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语诺不知道语臻生病,但是他气的是,语臻自己的身子自己都不爱惜。
“跑步,除了跑步,我什么都干不了。”语臻身后伤成那样,就算想做其他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池语诺要不是你,阿臻不会这样。”文飏听见语臻说的话,在心中又骂了语诺千万遍。
“我不管,阿臻要上我那里住,直到他好了为止,池语诺,你同不同意?”文飏又提了一遍。他不想语臻再次受伤。
“我同意。”谁都没有想到语诺会同意。语臻愣了半天。
“伤好了也别回来了,不如臻儿也改姓吧,叫文臻可好?”语诺淡定的说着。吓坏的是语臻。
“文哥,我,我的伤很快就好,不用,不用麻烦你的。”语臻的心里满是恐吓,紧张到手都攥起来。
是啊,语臻只要紧张,就会攥紧他自己的手,漂亮的手,漂亮的手指,却是语臻紧张的发泄物。
“语诺,你又吓他!”文飏说着说着就生气。
“不想理你们,我回家了。”看到语臻没事,文飏也可以放心回家。
文飏没有离开的时候,屋子里还有声音,文飏的离开,让屋子里的两个人顿时没有话。语诺就那样一直看着语臻。语臻心里却吓得都要窒息。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21 23: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6
语诺就那样一直看着语臻。语臻心里却吓得都要窒息。
“哥,我,我,我…”受不了太静,语臻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哥,二哥,都在哪儿啊?”楼下传来原凯的叫声。显然是中午饭时间到了。
“你不要起来,马上我会让王姨送点吃的。这两天也不要训练,好好休息。”语诺说完就离开了。
语臻的心里很奇怪,他梦到语诺让他乖,他梦到语诺说的会心疼他。但是梦,为什么那样逼真。
语诺下楼后,看到原也和原凯在吃饭,“你们这两个小鬼!就知道吃。”语诺的语气不怒不愠。
“哥,二哥呢?”原凯觉得,吃饭的时候没有语臻,好开心的。
“他生病了,没法下来吃饭,只能在卧室。”语诺回答。是啊,只能在卧室,多么孤独。
原凯心情也不好了。他虽然怕语臻,但是他不希望语臻有任何的不好的事情发生。
“多无聊啊,哥我们去陪着二吃饭好不好?”原也提议道。
“对啊对啊,我们陪二哥。”原凯也应和着。
“不可以。”语诺想着,也许语臻不会希望原也原凯看见他脆弱的一面吧。
“他需要休息,想吃饭有王姨,你们快些儿吃,当心考试考不好他教训你们。”语诺总是可以抓住谈话的关键。一句话让原也原凯住了嘴。
下午,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很快,语诺忙着赤血,原也原凯忙着复习,而语臻,一直在发愣。楞楞的,一下午时光就溜走了。
“二少爷,我们可以开始了么?”医生拿着针很无奈的站在语臻旁边。
“我告诉你多少遍了?我好了,不用那玩意!”语臻不厌烦的看着医生。在惹他,他真的想爆粗口了。
“二少爷,是大少爷说的让我按时来,直到你好了为止。”医生没办法只能搬出来语诺,但是好像用处不大。
“我哥?那你还不快走!我哥都知道,马上就回来了!你快走!”语臻不想打针,超级不想。
“大少爷说了让我…”
“告诉我哥我好了,其他什么都不要说。”
“这怎么可以?”
“滚!”
一声吼让医生屁颠屁颠的拎着药箱离开了。有句话还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呢。
医生只是离开了语臻的房间,却没有离开池家。笑话,他可是侍奉池家很多年,不可能因为一个少爷的无理取闹就失了医生的责任。
很久很久。原凯原也已经吃好了饭各自复习了。很久很久,久到外面已经天黑。久到语诺回家。
“邱医生,你怎么在这?”语诺见到医生很是惊讶。
“大少爷你可回来了。二少爷不听劝,不愿打针啊。我只是汇报一声。”医生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他知道语诺可以让语臻乖乖听话。
“你先去,我拿样东西马上到。”语诺以为语臻不会无理取闹。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22 23: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7
“你先去,我拿样东西马上到。”语诺以为语臻不会无理取闹。
医生再次到达语臻的房间。看了看语臻,没有任何的话。
“你怎么又回来了?快走!”语臻抬头看见医生,开口就赶医生走。
“那个,那个,。”医生还是被语臻的势利镇住了。
“是不是也准备让我走?”语诺的出现救了医生,却害了语臻。
听见语诺的话,语臻顿时像石化了一样,看着门口的语诺一步步走向屋子,语臻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无理取闹!”没有人说话,只有语诺一个人说。
“医生,给他打针!”语诺没有动,只是发话。
医生拿好了针管对着语臻。语臻认命的自己慢慢褪下一点儿裤子,然后把头埋在枕头里。
看见语臻的样子,语诺不觉有点想笑。他的弟弟语臻,那么坚强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怕打针呢。
医生扎针的时候,语臻身体抖了一下,他真的希望自己是晕着的。还好打针很顺利,至少比医生预想的顺利。
“明天还来么?什么时候?”医生正要离开时语诺问到。
“早上会来,晚上会来。”
“听见了吧?有能耐的还给我接着无理取闹!”语诺对着埋在枕头里的语臻说。他知道他听得见。
只见枕头里的头摇了摇。在语诺知道的情况下,他才不敢去无理取闹了。
医生离开后,语诺慢慢的向着语臻走去,把语臻吓得不轻。突然,身后的裤子全部被语诺扯了下来,语臻怕的想要发抖。
“放松!药膏虽然痊愈的快,抹上还是会疼的。”
语诺的话让语臻有点想哭,原来,语诺不是要打他,只是单纯的想给他上药而已。
虽然疼,但是语臻却觉得幸福,也许太久在担惊受怕的日子里没有感受到关爱了吧。
“臻儿,哥想和你商量个事。”
听见语诺的口气,语臻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害怕。
“哥,你说。”
“今天我和你文哥不小心按错了电话打给了冷萧,没想到在他那里学的东西倒挺能让人坚持,他给的训练我们竟然毫无怨言的做了。哥想,让你去。冷萧的训练很有用。”
果然不是好事。
“当初,爸把我和文飏那么放心的送到他那里,就是因为相信他有能力让我们学到东西。当然,你去,也可以。”
语臻满心的不愿意好像全部要写在脸上。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把不愿意三个字说出来。

不要黑心的温暖2015-12-22 2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