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门》病娇\/囚禁\/短篇 

楼主:孤帆啊 字数:4743字 评论数:2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钟情毁灭型病娇攻×落魄单纯傲娇受

门外是阳光,门内是深渊。
你渴望阳光。
我渴望你。
所以我只能把你拖入地狱。
将我们锁在一起。


孤帆啊2019-01-31 20:08:00 发布在 耽美
有没有人

孤帆啊2019-01-31 20:09:00 发布在 耽美

门。
紧紧关着。打不开打不开逃不掉。
安若躺在地上,眼皮要合上,却强忍着睁开。
不能睡觉。
不能睡。
因为一睡,天就黑了。
门被轻轻推开。
安若想冲出去想跑出去,可他动不了。
他轻轻颤抖,黑影就落下来盖住了他。
“安安。”
乔梓新抱起安若,轻轻地给安若擦洗身体,一点一点,一寸寸,仔细的抚摸。
他的安安很爱干净。
所以他必须得把安若洗的干干净净的。
这样安安就会开心了。
所以,
“安安,你现在开心吗?”
安若半眯着眼睛,用尽力气轻声道“开心。”
他不能不回答。
他不回答,乔梓新就会生气,他就会更痛。
他回答了,乔梓新就笑了。
那安安就再做一次好吗?



孤帆啊2019-01-31 20:10:00 发布在 耽美

安若无力地shen/吟着,刺到最后,他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
模糊的视线里是乔梓新模糊的脸,以及这模糊的世界。
最后一点意识也模糊了。
他想起他刚遇见乔梓新时,阳光很温暖。
想起乔梓新捏着他的脸说他很可爱。
可他甩开他的手,一脸嫌弃。
他有多嫌弃那时的乔梓新,就有多恶心现在的自己。
双腿被抬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插进去,安若又清醒过来。
昏暗的视线中,他看不清乔梓新拿着的是什么。
他听见乔梓新问“安安,你记得这个吗?”
他害怕。
他颤抖着要蜷缩双腿。
他想回答。
他想求饶。
他说不出话。
于是乔梓新生气了:“你怎么会不记得呢?”
你当初就是这么xiu辱我的。
下一秒,那长长的东西就刺进了后xue。
肉绽开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声音。

孤帆啊2019-01-31 20:11:00 发布在 耽美

安若趴在地上,死死地看着门口。
他害怕下一秒门就会被推开。
黑色包围着他,他怕黑。
但是,他现在好希望这黑暗一直无穷无尽。
只要门不要打开。
反正门开了,他也跑不掉。
可门还是轻轻被推开了。
乔梓新抱起安若,安若小心翼翼道“能不能不做了?”
“今天…今天能不能不做了?”
“梓新。能不能…”
求求你…
“为什么?”乔梓新看着他,“你不是很喜欢吗?”
他没有说过喜欢。
他不喜欢。
他不喜欢!
安若低着头,轻轻道“我痛。”
“痛?”乔梓新笑了,他将安若放在床上。
“你骂我下/贱,当着所有人的面接我伤疤时,想过我也会痛吗?”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错了。
安若摇着头,满脸泪痕。



孤帆啊2019-01-31 20:22:00 发布在 耽美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乔梓新望着安若痛苦的脸,脸上是笑意。
“求求你…我求你。”
“我求你放过我。”
“我求你放过我啊啊啊!”
安若神志不清地乱叫着,一会说“乔梓新,我求求你放过我啊!”一会说“对不起对不起。”
一会儿说着“痛,好痛!”
一会儿又舒服的轻喘。
乔梓新吻着安若的脸颊,轻声道“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会被我压在身下,一脸骚/样。”
安若已经什么都听不清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了。
什么样的痛苦他也不害怕了。
什么样的折磨他都不会去反抗了。
乔梓新问他:“安若,你喜欢过我吗?”
安若点头,他说“喜欢啊。一直都是喜欢的啊。”
“一直都喜欢你去死啊。”

孤帆啊2019-01-31 21:56:00 发布在 耽美

地上流淌着白色和红色混合的液体。
好脏。
安若想挪动身体,轻轻一动就浑身剧痛。
怎么形容这种痛呢?
就好像用锯子分割四肢,割到最后一层皮肉时,却不割断了,任四肢吊挂在躯体上。
那样的痛。
乔梓新一遍又一遍地问他“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吗?”
“说啊!说喜欢我啊!”
安若不回答了。他说不出一句话了。
乔梓新提起安若的头就往地上撞。
他用那些冰冷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刺进安若的身体。
他轻轻舔掉混着血液的泪珠,然后说“安安乖,叫几声听听?小狗怎么叫来着?”
随着乔梓新温柔的声音,安若觉得自己身体被刺穿了。
刺进心脏。



孤帆啊2019-02-01 00:31:00 发布在 耽美
那个,我就不一一回复了啊,然后谢谢啊

孤帆啊2019-02-01 21:45:00 发布在 耽美
然后,这个是短篇哈哈哈

孤帆啊2019-02-01 21:46:00 发布在 耽美


安若想伸手擦一擦从头上流出的血液。动了动手臂,发现手臂已经被狗链子锁住了。
他笑出声。
乔梓新还是没有把他打死吗?可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他一瞬间想起了好多好多事。
这算是回光返照吗?

他想起了小时候父母带他去游乐园。
他想起了某次考试考砸了气得吃不下饭。
他想起父母一次又一次吵架时他躲在被子里小声的哭泣。
他想起乔梓新。还很温暖的乔梓新。
他想起乔梓新为了他,背后被人深深砍了一条血口。
他想起在他半夜发高烧时,父母没有管他,只有乔梓新在照顾他。
他想起母亲出车祸时,他所谓的父亲不知在哪个女人怀里,他站在医院满身是血,所有人不敢靠近,只有乔梓新急忙赶过来把他抱在怀里。轻声说着“别怕。别怕。我在。”
他想起那些夜晚无数次被血淋淋的噩梦吓得不敢入睡,是乔梓新守在他身边,彻夜未眠。
他想起乔梓新十七岁向他告白,他惊吓到骂他变/态,却红了耳尖。
他想起乔梓新生病时自己偷偷跑出去买药结果遇上地痞流氓。
他想起乔梓新犯了错被打得昏死在地上,他向父亲求情,父亲却气得抬脚踹向乔梓新,他挡在乔梓新前面,于是那一脚硬生生地踹在了自己身上。使得他这个早产儿躺在床上痛了三天。

孤帆啊2019-02-01 21:51:00 发布在 耽美
可后来不知道怎么一切都变了模样。
他想起自己明明是要邀请乔梓新的母亲来安家做工,却阴差阳错撞见乔梓新的母亲死在夜店。
他想起乔梓新说“安若,我恨你父亲。因为他毁了我家庭。现在,我恨你。因为你毁了我。”
他想起他某次在酒店撞见乔梓新亲吻着陌生的男孩,他气得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他恶心,骂他心理龌/龊。
他想起他亲自织给乔梓新的围巾被乔梓新用来温暖那个男孩的脸颊。
他想起乔梓新踩着他亲自做的礼物,眼神里的不屑恶心,厌恶。
他想起乔梓新文件中关于安家产业的资料。
他想起乔梓新的背叛。
他想起他骂乔梓新是条狗。
他想起乔梓新将他一个人丢在黑暗中,他在无数只手中挣扎,满身血痕。

…记忆有些混乱了。

但…
他想的更多的是乔梓新那时怀抱的温度。
想起乔梓新身上好闻的味道。
想起乔梓新说过要保护自己的。
想起乔梓新说“安若,我喜欢你。”
好可惜啊,我也是喜欢你的。
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
可,为什么要让我恨你啊?
为什么…我还是想抱抱你呢…

孤帆啊2019-02-01 21:56:00 发布在 耽美

乔梓新抱着安若的尸体。
手指轻轻磨蹭着安若的已经呈现病态的皮肤。
是绝望的颜色。
乔梓新吻着安若的唇,只要有一点反应就好。只要安若还有一点反应就好。他就答应放过他了。他就让不会折磨他了。
可是为什么不理他?为什么没有反应?为什么又甩开他?啊?!
乔梓新使劲地撬开安若的唇,双手解开他的衣服,只要再做一次,安若就会醒过来骂自己恶心骂自己怎么不去死吧。
可,无论怎么样的动,怎么样的姿势,安若始终没有反应。长长的睫毛垂下,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安若一定是太累,所以睡着了,还沉浸在甜甜的梦中。
乔梓新抱安若走向浴室,仔细地给他擦洗。
安若爱干净。
可乔梓新看不见屋里一片狼藉。
乔梓新抱着安若躺在床上。他抱着安若,好像世界都安静了。

门,关上了。打不开了。
那么,我陪你下地狱吧。
至少,没那么孤单。



孤帆啊2019-02-01 21:59:00 发布在 耽美


阳光温暖。
好像很多年前某一天,乔梓新记得。
安若站在明媚中向他走来。
“你一个人不觉得无聊吗?”安若问他。
他不想理会。
安若凑近他脸庞,弯起嘴角。
“看你长得也不错,不如以后跟着我混吧。”
“我罩你。”
“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回家?”

黑暗中,安若走过来,向他伸出一只手。
他抓住了,再也放不开。

孤帆啊2019-02-01 22:13:00 发布在 耽美
感觉我有点“丧心病狂”

孤帆啊2019-02-01 22:37:00 发布在 耽美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啊,我觉得攻受都挺幸福的,毕竟嗯……终于在一起了

孤帆啊2019-02-02 15:00:00 发布在 耽美

番外1过去
安若醒过来时第一眼见到的是乔梓新。
好像无数次,从黑暗的边缘醒过来,乔梓新总是在他身边。
“我妈呢?”安若问他。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母亲出车祸了。
乔梓新看着他,犹豫着开口“夫人去世了。”
“哦。”安若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梦啊。
“我爸呢?”安若又问。
“没…没回来。”乔梓新的语气中透着担心。
“哦”
安若太镇定了。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安若的头,确实是没发烧啊。
安若笑了笑,他对乔梓新说,“回去休息吧”
乔梓新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若让他回去睡觉,他也不走。
“放心,我还没那么柔弱。”
乔梓新还是不为所动。
安若干脆直接坐起来,一把扯过乔梓新,要把他拽在床上。“那你要陪我一起睡吗?”乔梓新愣了一下推开他,低声说了一句“那我回去了”然后就往外边走。
走到门口,他站住,回过头,终于还是又走回去。

乔梓新抱着他,安若将头埋进乔梓新的怀里。
哭得像个孩子。
断断续续,安若哭着说“以后我就没有妈妈了。”
乔梓新轻声说“有我。”
还有我。
安若抽泣地说“你以后不要离开。”
“你离开了,我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乔梓新抱紧安若,温柔道:“好,我不走。”
“那安若也答应我,要一直待在我身边好吗?”
“嗯…都不要走。”
睡梦中,安若眼角泛红。乔梓新轻轻吻去残留泪水。
你说过的,谁都不能先离开谁啊。





孤帆啊2019-02-02 15:06:00 发布在 耽美
番外2过去
乔梓新将安若放在床上,用手摸了摸安若发烫的额头。眼色暗沉。
他慢慢解开安若的衬衫,露出白皙泛红的胸膛。乔梓新尽量不触碰到肌肤,小心翼翼地把衣服褪下肩头,安若似乎是因为难受轻轻地嗯了一声,带些向上勾的尾音,像只猫儿,撩人心痒。
乔梓新不可擦觉地手抖了一下,加快速度直接把衣服脱下,然后放在一边,然后手挪到安若下腰处,一只手微握着安若的腰,一只手拉开安若的裤头拉链,好巧不巧,偏偏安若又呻/吟了一声,乔梓新觉得自己不能淡定了。
他尽量移开视线,费力地脱下了安若的裤子。只留一条内/裤。
然后乔梓新抱起安若走向浴室。
他半跪在地上托着安若,一点点一点点擦洗着安若的身体。
全身都被小心翼翼地擦洗了一遍,除了那里。
乔梓新终于还是脱下了他已经被水浸湿的裤子,然后用毛巾沿着边缘轻轻的清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乔梓新总觉得怎么也没洗干净。他骂自己变/态。
忽然地,安若半迷糊半清醒地睁开了眼,乔梓新的手僵硬地隔在了那里。
“…你在干嘛?”安若有些含糊不清地问他。
“……”乔梓新有些不安地开口,“你发烧了,出了汗,我…给你擦洗。”
“哦…”没有想象中的惊吓或是怒气。安若又沉沉睡了过去,像是找到了安心的地方,整个人都软在了乔梓新身上。
乔梓新从不安中回过神,弯起嘴角。任安若躺在自己身上,然后好像放开似得,细细地吻上去,从额头吻到小腹,眼神暗下来,然后就停止了,那起干毛巾快速地擦干净水渍,然后用浴巾裹着安若出了浴室。
将安若换上干净的睡衣。
然后自己又进到浴室。
再出来时,安若已经退烧,安静地睡着了。
真乖。
要是你一直这么乖,多好。


孤帆啊2019-02-02 15:09:00 发布在 耽美
番外3过去
乔梓新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安若会离开自己。
哪怕他背叛了安若,安若也绝对不能离开自己。
安若遍体鳞伤,他抱着肩躲在墙角,惊恐地让乔梓新不要靠近,他看见乔梓新,就像看见从地狱里爬出的鬼。
乔梓新心疼地看着他,然后把安若抱在怀里,他低声安抚安若,“乖,安安,不要再跑了好不好?”
安若安静下来,乔梓新张了张嘴没来得及说话,脸火辣辣地就被甩了一巴掌。安若用力推开愣着的乔梓新,笑得很美,“乔梓新,你这辈子只配做一条狗!”
乔梓新也笑,“那你也只能被我这只狗压啊。你说是不是啊?”
他踹倒安若,扯着安若的头往门上撞,门上留下血印,像是开了一朵花。
“疯子…变/态我…”血流进嘴里,他说不清话,只能听见乔梓新附在他耳边,带着笑意道
“我不止是疯/子,是变/态,我还是个强/jian犯啊”

孤帆啊2019-02-02 21:26:00 发布在 耽美
番外4如果有来生

如果…
如果没有遇见你多好。

他做了一个梦。
黑暗的绝望的痛苦的梦。
醒来后,却什么都不记得。

闹钟响了,安若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漱口洗脸,然后拿起书包下楼。
房东站在楼下,见他出来,有意无意的说“明天就是下个月的第一天了啊。”
安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知道了。”
然后匆匆跑向学校。
一路上安若都在想着钱还够不够付房租,没有看路,猝不及防地撞人一个人的怀抱。
“对不起啊。”安若连忙道歉,然后就要赶去教室。正想走,手却被扯住。
“嗯?”安若望向对方,忽然愣在原地。
对方也看着他,带着些玩味,低沉的开口:“撞到人,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这是来找茬的?
“…那要怎么办?”安若低头,“我没东西给赔你。”
“那,把你陪给我怎么样?”
“啊?”温柔的声音中,安若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如千万星辰,光芒了他所处的黑暗。
不是赔钱的赔。是陪伴的陪。


“你好,我叫乔梓新。”
这次…
“你要…陪我回家吗?”





孤帆啊2019-02-02 21:29:00 发布在 耽美
我甜回来了吧

孤帆啊2019-02-02 21:42:00 发布在 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