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 帝倾天下 (古风,兄弟,训诫)

楼主:包子与黄瓜 字数:178920字 评论数:63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第一次写古风文,么么哒~~~

包子与黄瓜2016-08-05 19: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主角:帝倾寒 帝倾映

包子与黄瓜2016-08-05 19: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542371973 本宝宝办的QQ群~~

包子与黄瓜2016-08-05 20: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一紫衣男子懒洋洋的靠在榻上,一层层白色的软纱遮住了他的容颜,只留下一抹淡淡地紫意,在层层纱幔见若隐若现。
“王爷,太子殿下不小心把御膳房烧了。''小林子一脸苦逼的单膝跪在地上,向面前男子汇报。
“又折腾出新花样来了。”男子幽幽如凤尾幽弦的声音从层层纱账间传出,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冷意。
小林子一阵汗颜,呐呐不语。
男子修长如凝脂的玉指轻轻地撩开层层纱幔,狭长的双眸波光潋滟,宛如世间最瑰丽的宝石,薄薄的唇瓣带着一丝邪肆的笑,长长的紫色广袖带着妖异的银色花纹遮住了雪白如玉的藕臂,仿佛万丈霞光也不及他淡然回眸,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就像一副画卷,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陪衬。
“王爷......”小林子再次华丽丽的看呆了,要说出口的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嗯?”帝倾寒微微垂眸,纤长卷翘的睫羽垂落,留下一片淡淡的影子,衬的那墨眸更幽深了几分。
小林子自知失态,不再去看那妖孽容颜,暗道都更了王爷五年了,还是会看呆了.....
“太子殿下正在清渊宫等待王爷。”
帝倾寒唇角那抹妖异的笑更浓了几分,悠悠道“是吗?”
小林子又出了一身冷汗,这是去还是不去啊.....
“王爷,您要不要去看看?”小林子硬着头皮开口道。
“去,怎么不去。”帝倾寒淡淡一笑,带了七分怒气,三分无奈。

包子与黄瓜2016-08-05 21: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蛮喜欢古风的男主的,妖娆美艳霸拽酷

包子与黄瓜2016-08-05 21: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清渊宫内,一穿着九龙皇牌的精致少年坐在榻上,晃着两条小短腿,微微卷曲的墨发自身后垂下,支着下巴,满脸忧郁的看着空荡荡的桌子。

“太子殿下,夜王来了。”身边的内侍小声提醒着。
帝倾映有些紧张的眨了眨水汽朦胧的大眼睛,“四哥知道本宫烧了御膳房吗?”
“闹出那么大动静,王爷自然知道了.....”
帝倾映看了看外面,那让他忧郁的华美身影还没有到来,不由起了坏的念头,等四哥气消了在回来也不是不可以嘛....
“小洛子~你说我们现在躲过,四哥会不会把清渊宫里的人全部杀了啊?”帝倾映皱着可爱的包子脸,满脸忧桑,他溜了没事,可那些陪他玩的宫女太监可就都死翘翘了!
“殿下不能走啊....”小洛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帝倾映,更了这么个会闹腾的主子他表示很心碎。
“哦?太子殿下要去哪呢?”帝倾寒穿着八龙紫袍,悠悠到来,妖魅的桃花眸带着一丝玩味,看着面前的少年。
“呃....四哥。”帝倾映哒哒哒的跑过去,无比狗腿的拿着一盘甜点,“四哥要不要吃啊?”
帝倾寒看了看那可爱精致的甜点,轻哼一声,“本王不吃这些。”
帝倾映嘟着嘴,狡黠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使劲的转移话题,”四哥~那个听说父皇要给你选妃....你有没有中意的人?“
帝倾寒看了他一眼,优雅入座,看了看空荡荡的桌子,漫不经心的道“映儿,最近很空吗?”
帝倾映咬了咬薄薄的唇瓣,四哥不叫他太子殿下了,说明耐心已经要没了....呜呜....
“啊哈,没有啊....我每天都有认真学习的。”
帝倾寒双腿交叠,修长的玉指在桌上敲着,不语。

包子与黄瓜2016-08-06 18: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还没人....那我就抢了沙发

包子与黄瓜2016-08-06 1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下又一下,清脆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大殿内,帝倾映刚刚建立起来的一丝丝淡定瞬间被敲碎了,看了看周围的人,故作淡定的道“你们先退下,本宫有事情要和四哥说。”
“是。”周围的人非常配合的退了出去,顺带关好了门,谁不知道夜王爷和太子殿下要解决一些‘’私事“,他们这些人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有纯良的太子殿下一只天真的以为他们什么都不造....
帝倾映看着周围的人走出去,瞬间退去了淡定从容,殷勤的给帝倾寒泡茶端水,各种伺候,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写满了‘’别打我,我真的很乖‘’
帝倾寒勾唇一笑,拿起一边的被子咛了一口茶水,“让人拿把折扇过来,本王热了。”
呜呜~四哥‘’热了‘’,他就该痛了,帝倾映苦逼的想着,面上却是一脸懵逼的天真,“是嘛,那我这就让人去加冰块......”
“呵呵.....越来越狡猾了。”帝倾寒把玩着手边一缕墨发,魅眸幽幽,让人看不清神色。
“我这就去拿....”帝倾映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到了外面,活像里面有什么索命冤魂。
帝倾寒微微皱眉,垂着睫羽静静地品茶等那熊孩子回来。

包子与黄瓜2016-08-06 19: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帝倾寒,四皇子,北齐夜王,软禁皇帝,扶持帝倾映为太子,七岁被封夜王,九岁扶持太子上位,十三岁软禁皇帝,十四岁停了对南越的朝贡,十五岁让北齐成为了第一大国,手段血腥残忍,宛如开在彼岸的曼珠沙华,带着死亡的色彩,暗中的摄政王,为帝倾映铲除阻碍他为帝的人。
帝倾映,六皇子,北齐太子,纯真可爱,不谙世事,在帝倾寒的保护下对官场的血腥丝毫不知,依旧保持着少年的天真活泼。

包子与黄瓜2016-08-06 20: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杯中的弥蒙热气渐渐地散去,帝倾寒似是睡着了,纤长好看的睫羽静静地垂着,长长的广袖自手边垂下,像是一副画卷,静美动人。
帝倾映其实早就拿好了扇子,正犹豫要不要进去,偷偷地往里张望,看到帝倾寒似乎睡着了,还暗自窃喜今儿自己运气很棒,不由放轻了呼吸,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面前的如画美人,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怕四哥,四哥明明很养眼啊~而且有时候也很温柔啊~
若是有人听到了帝倾映心中所想,恐怕会直接呛死,怎么看帝倾寒也不是个温柔的主!
“总算舍得进来了。”帝倾寒睁开了黑曜石般的琉璃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帝倾映。
帝倾映心中一紧,原来四哥早就知道了....
“这就是本王让你拿的....折扇?”帝倾寒饶有兴味的看着帝倾映手中的玉骨扇,扇骨是用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的,周围都是紫色的华丽装饰,带着一股靡靡之香。
“嗯,四哥不是热嘛。”帝倾映装作不知的继续打哈哈。
“也行一一”帝倾寒广袖微微一拂,帝倾映就被一股气流卷到了帝倾寒身前。
“四...四哥。”帝倾映呆愣愣的看着那雌雄莫辩的妖娆容颜,大脑死机了一般。
帝倾寒邪肆一笑,似满天云卷云舒,帝倾映还来不及欣赏,手上就是凌冽一疼。
“斯~”帝倾映可怜巴巴的看着帝倾寒,“四哥~~~~”
“本王和你说过什么?”
帝倾映皱了皱眉,嘟着嘴道“只要我有能力,就是烧了皇宫四哥也不会怪罪,可是没有能力,就得乖乖的.....”
“嗯。”帝倾寒霸道的教育得到了很好的效果,“那你有能力堵住所有人的嘴吗?堂堂太子殿下火烧御膳房?”
“没有....”帝倾映瞬间焉了,聋拉着脑袋,闷闷道。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康敏1234567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19: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吞文了!!!!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19: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85楼呢!!!!!!!!!!!!!!!!!!!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19: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帝倾寒满意的挑了挑眉,“那你说该怎么办?"
“四哥~~你就帮帮映儿好不好嘛~~映儿才不想被那些古板的御史弹劾.....“帝倾映可怜兮兮的看着帝倾寒。

“三十下,禁闭五天。”帝倾寒幽幽道。
“是~”帝倾映乖乖的伸出爪子,满脸可怜的看着帝倾寒,却找不出一丝心疼怜悯。
帝倾映怎么会知道,因为长久浸淫宫闱,帝倾寒早已喜怒不行于色了,若是到了喜怒皆形于色,那么.....必定是血流成河,尸骸遍地。
咻啪!....
"斯哈~四哥~打....打轻点~映儿知道错了~呜呜~我真的~真的不是~呜呜~~故意烧了御膳房的~~~“
“本王不是怪你烧了御膳房,而是怪你不知轻重。”帝倾寒沉声道,且不说几个庶出皇子野心勃勃,想要争太子之位,光是群臣的认可就很难得到了,现在又出了这种纰漏.....
“呜呜~~疼~~四哥~”帝倾映疼的不行,根本没有太过在意帝倾寒的话,哭的稀里哗啦的。
“你要是把泪滴到本王身上.....”帝倾寒幽幽凉凉的看着帝倾映。
帝倾映眨巴了几下大眼睛,抽了抽鼻子,他自然知道帝倾寒丧心病狂的洁癖,要是真的把眼泪滴到帝倾寒身上,那就不是打三十下,关五天禁闭那么简单了......
咻啪,咻啪....
“这五天哪都不许去,知道没?其他人也不许进来。”帝倾寒放下扇子,看着帝倾映红肿青紫的手掌幽幽道。
“呜~知道了~”
“等会让小洛子给你上药。”
“是~”帝倾映乖乖的应着。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20: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42楼的是‘’九龙黄袍‘’~~不小心打错了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20: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王爷。”待帝倾映走远了,小林子才恭敬来到帝倾寒身边唤道。
“何事?”帝倾寒站起身,诡美的眸子一脸凉薄。
“皇上要见您....王爷去吗?”小林子小心翼翼的问道,这父子两的关系一直很诡异,以王爷如今的势力,就是杀了皇帝也没什么的,但却以皇帝修佛为名,软禁了皇帝。
“是该去看看我那‘’父皇‘’了。”帝倾寒淡淡道。
小林子松了口气,跟在帝倾寒身后。
啪嗒,啪嗒.....
斜风夹杂着细雨,洋洋洒洒的泼满了整个大地。
小林子立刻递上一把伞。
帝倾寒静静地拿过,伞根本遮不住斜飞的雨丝,帝倾寒轻嗤一声,随手放开了伞,任由那伞随风飘去。
烟雨朦胧,细密湿润的雨丝打湿了男子飞扬的墨发,那银紫色的背影带着淡淡的孤傲,笼罩了细密的雨丝,美的朦胧.......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20: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华美的房间里,淡淡的熏香萦绕,帝倾寒看着站在窗前的皇帝,淡淡道“找我来何事?”
帝渊转眸看向这个孤傲冷漠的儿子,墨发被雨水沾湿,松松的垂在身后,连睫羽上也沾了雨珠,但却丝毫不显狼狈,看久了只叫人沉迷。
“你更显筱颜多些。”皇帝喃喃道,那个嚣张狂傲的女子与面前男子的身影渐渐地重叠。
帝倾寒冷然一笑,“叫我来,就是为了听你哀悼一下被你害死的母妃?”

帝渊一滞,沧桑的眸子里透着一股迷茫,“寒儿,你真的不与映儿争太子之位吗?你.....比他合适。''
无论是一个帝王的无情,还是运筹帷幄,帝倾寒都稳稳的甩了帝倾映几条街,若是他想,他为太子自然不敢有人异议,
“那又如何?”帝倾寒恶劣的笑了笑,“我就是想让映儿做太子,你阻止不了什么。”
帝渊一叹,是啊....他这个皇帝早已有名无实了.....
“为了筱颜的遗愿?”皇帝轻声问道。
“你觉得...?”帝倾寒眸子里跳跃着恶劣的光芒,“若是我把你最钟爱的儿子推向巅峰,再让他狠狠的摔下来,你会不会自刎呢?”
“你....”皇帝瞳孔都收缩了几分,“映儿到底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
帝倾寒邪邪的笑了笑,他怎么可能会伤害帝倾映,“那又如何?你这个皇帝还不是踩着自己兄弟的尸骨上位的?”
“你不会。”皇帝突然一笑,有些愉悦的道。
帝倾寒轻嗤一声,转身不去看皇帝,留下一个修长孤傲的背影,“映儿,我会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
“这次的事.....”帝渊虽然闭门不出,但消息并不堵塞。
“敢乱嚼舌根的人杀了便是,本王正缺几把人皮扇。”帝倾寒薄唇轻启,吐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帝渊也不是什么仁慈的人,这次叫帝倾寒来,只是确定他会不会插手这件事。
因为.....
一旦插手,帝倾寒就会背负上血腥残忍的恶名.....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20: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四更!

包子与黄瓜2016-08-08 20: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翌日清晨。
朝堂之上,一片寂静。
化了浓妆的帝倾寒显得更加妖魅,狭长的眸子边浓紫色的胭脂层层晕染,眉心一点血红似血,懒洋洋的坐在珠帘后,看着满地肃立的文武百官,淡淡开口,“何事要奏?”
“夜王爷,不知为何皇上还没有来上朝?”最古板的苏丞相沉声问道。
“父皇一心修佛,这些事就交给本王了。”帝倾寒把玩着手上精致华美的护甲,漫不经心的道。
许多大臣都面色不豫,皇帝已经许久未上朝了,倒是夜王.....
“夜王爷可知太子殿下火烧御书房?”苏丞相皱着眉,继续道。
“自然知晓。”帝倾寒半眯的眼睛,魅眸幽幽,“是本王让他烧得。”
众人哗然。
“这.....这成何体统!”苏丞相愤愤然的看着帝倾寒。
“是啊.....就算要包庇太子殿下也不用这般吧....”
帝倾寒俊眉微皱,“御膳房多年不曾整修,本王看了晦气,烧了重修去去晦气,怎么?有意见?”
去....晦气!
众人忍不住暗自腹诽,您老怎么不把夜王府烧了也去去晦气!
众人默。
“看来是没意见了?"帝倾寒掀开珠帘,倾国容颜上满是随意。
苏丞相憋得面色通红,“夜王爷!就是要去晦气也不用烧了御膳房吧!”
帝倾寒一脸嫌弃的看着苏丞相,”钱自有夜王府出,也是为了我北齐做了一件善事,省的吃了都得了病,丞相不必太感谢本王。“
感谢?苏丞相就差没有一口血喷出来了,他哪里有一点感动的样子!这夜王未免太过肆意妄为!
苏丞相又看向他的同僚们,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挤出一抹僵笑,“那就感谢王爷了!”
帝倾寒轻哼一声,“无事那就退朝了。”
说完,霸气的离去,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留着群臣在那大眼瞪小眼.....

包子与黄瓜2016-08-09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东宫。
帝倾映看着两只包着绷带的爪子,又默默地看了看桌子上精致的甜点,满脸怅然的看着小洛子,“小洛子,你给本宫喂嘛。”
小洛子身上一紧,“殿下....这不好吧....”
“又什么不好的~快点,别墨迹。”
“殿下.....”小洛子都快泪奔了,要是让夜王爷知道自己不小心碰了太子殿下,那...那他直接可以跳河里去洗澡了....
帝倾映笨拙的用两只爪子捧着盘子,直接用嘴叼了一快糕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还不忘得瑟的看着小洛子,“哼哼~你不帮本宫吃,本宫也能吃到~“
小洛子就差没咬块帕子默默地流泪了,他冤枉啊~
“太子殿下。”一个柔美的少女袅袅婷婷的自外面走进来。
“漫歌!”帝倾映哒哒哒的跑过去,萌萌的看着扮成侍女偷溜进来的苏漫歌。
“殿下,臣女给你带了两只蝈蝈来。”苏漫歌清浅一笑,拿出两只小小的笼子给帝倾映。
“还是漫歌好。”帝倾映微微卷曲的墨发调皮的翘起了一撮,萌萌的让苏漫歌心中一动。
“殿下要好好养伤,臣女明日再来看你。”苏漫歌柔婉一笑,看着专心玩蝈蝈的帝倾映道。
“啊.....漫歌你不要那么早走嘛。”帝倾映嘟着嘴,“我都要长出蘑菇了。”
苏漫歌轻笑,“臣女的哥哥明日就回来了,到时候臣女一定让哥哥来陪太子殿下解闷。”
“真的?”帝倾映亮晶晶的看着苏漫歌,“曼之哥哥回来了!”
那四哥是不是就会暴走呀?
帝倾映暗戳戳的想着。
“嗯。”苏漫歌垂了垂眸子,那臣女就像告退了。
“好。”帝倾映笑眯眯的坐在榻上,明天曼之哥哥就回来了咯!

包子与黄瓜2016-08-09 19: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