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王冠之重(古风,师徒,温馨,训诫)

楼主:沉浮若冰 字数:520990字 评论数:221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在下冰儿,崭新的新人一枚,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文案:
他是天之骄子,身份尊贵,身上流淌着两代皇族的血液。
然而,生母被生生害死,孤苦无依的他与师父相依为命。
他才华横溢,高傲不羁。
但,偌大天下却无他的容身之地。
师父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而他,除了慢慢成长,别无选择。

文案无能,说一下大致设定。
这是一个关于不受待见的皇子与师父之间发生的故事。徒弟性格高傲,倔强,霸气,师父当然更霸气啦~文文以训诫为主,气氛很温馨,但是师父还是非常严厉的哦。
好吧,就先啰嗦这么多,晚点放文,感兴趣的亲出来冒泡哦,给冰儿一点信心~

沉浮若冰2015-10-02 21: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夜色已深,安王府后院的书法里依然亮着灯光。
萧子歌走到书房门前,抬手想要叩门,却停了停,犹豫片刻之后,他咬了咬牙,下定了视死如归的决心,叩响了那道门。
萧子歌是楚国二皇子,自小封为安王,住在这安王府里,但是,他的生活却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风光。萧子歌的母妃是前朝公主,在萧子歌出生之时,她为了保住这个前朝皇帝的外孙,自尽而亡,将萧子歌托付给了前朝遗臣,也是当朝中书令卓起大人。
卓起是前朝重臣,不仅颇有文采而且也曾领兵驰骋疆场,挥剑退敌,可以说是文武双全。
当年公主嫁入皇宫,他受了楚国的官职,不是因为忘了亡国之恨,而是为了好好地保护公主。
这些年来,他与萧子歌,名为师徒,实有父子之情。自从公主托孤,他便一直住在安王府中,教萧子歌读书习武。然而,随着萧子歌渐渐长大,如今已经十六岁的年纪,刚刚涉足朝政,各方势力开始对安王府虎视眈眈。
萧子歌怯怯地迈步进入书房,此时,卓起正握着书卷 专心致志地看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萧子歌的出现。
萧子歌犹豫片刻,直直地跪倒在桌案之前,唤了一声,“师父。”
卓起放下书卷,低眸看看萧子歌,“你终于肯来了。我还以为,堂堂二皇子 不认我这个师父了呢。”
听卓起这么说,萧子歌一阵心酸,暗暗责怪自己拖了这么久才来认错,伤了师父的心。
今日在朝堂之上,皇上与群臣商议出兵赵国之事,萧子歌插了几句嘴,与太子萧子笙发生了口交,被皇上斥了几句,不欢而散。
卓起再三强调,收起锋芒,明哲保身。萧子歌明白卓起是为了他好,他也一直尽力忍着,可是今日在朝堂之上,他实在是没忍住。
下了朝,卓起一路没有说话,黑着脸,连晚饭也没吃,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萧子歌知道卓起是生气了,他想去认错,可是心里有一丝怯意,也有一丝不服气,明明是太子冲撞在先,为什么一定要他忍气吞声。十六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是忍不下这气。
可是,和师父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萧子歌犹豫再三,还是去了书房认错。
“子歌不敢。”萧子歌低着头说道。
“哼!你不敢?连太子都敢顶撞,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卓起冷冷地回了句,不再离萧子歌,继续低头看书。
萧子歌知道师父在气头上,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跪在那里。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久,卓起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萧子歌,禁不住有点心疼,可是,他这倔强的性子就是要磨一磨,否则在朝廷上周旋,会吃大亏的。
“你若还认我这个师父,去书架上把藤条拿过来。”卓起抬头,寒声说道。
卓起终于肯说话了,萧子歌如蒙大赦,至少师父肯理他了。可是......师父让他去拿藤条?他的屁股禁不住痛了一下。师父虽然经常罚他,可若不是动了大气,是不会用藤条的,但每一次师父一旦用了藤条,都是不好受的,那种疼,萧子歌记得清清楚楚。

沉浮若冰2015-10-02 2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据说卡拍是吧里的传统,嗯...冰儿也华丽地卡拍了~在看文的小伙伴冒个泡支持一下哦~给冰儿点信心

沉浮若冰2015-10-02 22: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子歌怔了片刻,赶紧站起来,站起来的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膝盖一阵酸疼。不过,尽管是这样,他还是不敢怠慢,转身到了书架上,拿过藤条,双手捧着递给卓起,刚要跪下,却被卓起拦住了。
“过去。趴桌子上。裤子褪了。”三个命令从卓起嘴里冷冷地说出来,让萧子歌感到一阵寒意。
萧子歌双手撑在桌案上,按照卓起的吩咐褪掉裤子。
“嗖啪”卓起一点儿都没有收力,藤条毫不留情地挥下来。
一阵响声破空划过,猝不及防的疼痛从萧子歌的屁股上蔓延开来。
“唔”萧子歌没有想到卓起的藤条落得这么快,毫无戒备的一下疼得他身子一颤,嘴里轻哼了一声。
“怎么?才一下就受不住了?二爷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娇气?”卓起手中的藤条没有再落下,讽刺般地说了句。
萧子歌脸色一红,他是要面子的人,被卓起这一激有些挂不住,才一下自己就反应这么大确实有点说不过去,难怪卓起这么生气,可是,卓起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呀,他每次都会先讲道理,不分青红皂白地上来就打还真是第一次。
“受得住。”萧子歌回了句,正了正身子,屏住呼吸等待第二下落下来。
“嗖啪”卓起依然不留情,这第二下不偏不倚地砸在第一下的印子上,两下重叠在一起,疼痛也跟着加剧。
不过,这一次萧子歌有了准备,轻轻咬着唇,忍下了这痛,没让自己叫出声。
“嗖啪”“嗖啪”“嗖啪”一连三下,都是恰好打在之前的伤口上。萧子歌一共挨了五下,可是屁股上只有一道痕迹。
萧子歌暗暗吸了一口气,真的是疼得紧了,额头上滴下了汗珠。卓起还从来没有这么罚过他,这没一下都打在一个地方,真的是让人熬不住。
“嗖啪”“嗖啪”又是两下,同样是落在那个地方。此时,萧子歌的臀上肿起了一道紫青色的凛子,和周围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萧子歌控制不住地颤了颤身子,手指深深地握着桌子边缘,生怕自己摔下去。
卓起再一次举起藤条,高高的扬起,目光落在萧子歌的屁股上,看着那一道明显的伤痕竟犹豫了片刻,有些不忍。可是,不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他怎能收敛起急躁的性子。朝廷是你死我活的地方,他若是不改改,迟早会被害死。想到这里,卓起也不再心软,手里加了几分力道,又要打下去。
或许是卓起这一停顿让萧子歌更加紧张了,听到身后藤条要落下的声音,他不由自主地抬了抬头,想要躲,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能躲,于是屁股没有动地方,眼神里却带着一股恐惧。
卓起看见了萧子歌的眸子,若不是疼得紧了,这孩子不会这般害怕。
“受不住了?”卓起终于还是心软了,藤条滞在空中,说话的声音也温柔了些。
受不住了。这样的话是万万不会从萧子歌嘴里说出来的,倔强如他,不会轻易妥协,更何况,他现在还是满腹委屈。可是,真的是太疼了,这样下去,不知道师父要打到什么时候。
“师父能换个地方吗?”听卓起的声音缓和了,他知道大约是师父没有那么生气了,鼓起勇气试探着问道。
“不能。”冰冷的两个字让萧子歌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心里默念呜呼哀哉,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回身去趴好,等待着疼痛的袭来。

沉浮若冰2015-10-02 23: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拍拍没完,继续卡,因为是训诫文,所有拍的部分可能会写得细一点,有什么意见大家尽管提~
看文的小伙伴冒个泡哦~

沉浮若冰2015-10-02 23: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然而,卓起的藤条却没有落下。
“知道为什么罚你吗?”卓起寒声问道。
“我不该在大殿上公然顶撞太子。可是.......”萧子歌显然是有些不服气,可是明明是太子太过分了,楚国明明有实力迎敌,为何一再退让。
可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卓起手中的藤条连着三下落下来,依然是落在同一个地方,萧子歌吃痛,为了不让自己叫出声,把后面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可是什么?你还没意识到自己错哪里了?”卓起将藤条轻轻搭在萧子歌的屁股上,淡淡地问道。
萧子歌缓了片刻,偷眼看看卓起的脸色,看样子,他的气还没有消。然而,明明就是太子的错,倔强如萧子歌,尽管身后被藤条威胁着,心里的委屈依旧是不吐不快。
“面对强敌进攻,太子主张一味退让,那些老眼昏花的大臣不分青红皂白,只知道拍太子的马屁。”萧子歌愤愤不平地说道。
话音刚落,如萧子歌所料,藤条也砸了上来,萧子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就意识到会激怒卓起,但是他实在是不吐不快。
“嗖啪”“嗖啪”......一连五下砸下来,萧子歌的身子禁不住颤了一下,他死死地抓住桌子,才让自己不至于趴下。
“你是在说太子无能?”卓起一边打着一边问。
萧子歌咬了咬牙,挤出一个字,“是。”
本以为会是更猛烈的责打,没想到,卓起却停了手。
卓起看着萧子歌屁股上的那道伤痕,十五下下去,已经渗出血珠了,他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现在看着忍不住心疼起来,可是想想萧子歌在朝堂上大义凛然地请旨出征的样子,气就是压不下来。
“疼吗?”卓起把藤条放在桌子上,关切地问了句。
萧子歌见卓起停手了,长出一口气,可是没有卓起的命令,他不敢起身。
疼吗?这问题要怎么回答啊。师父啊师父,您打这么多下都不知道换个地方,您说疼不疼。萧子歌在心里默默嘟囔着,这话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卓起知道萧子歌爱面子,见他不说话,也不再逼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或许忍下一道伤痕不算什么,但是当疼痛叠加在一起会越来越难忍。师父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今日出言不逊是忍无可忍了。但是,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安王,你的一言一行关系到安王府上下几千条人命,还有那些支持你的近臣。忍下去一定很痛苦,但是时机未到,你没有忍不下去的权力。今日你图了一时的口舌之快,才刚下朝,赵将军就被调离京城了。锋芒太露,太子容不下你,尤其是关系到兵权的问题,切记少说话。”
赵将军也是前朝旧臣,跟在萧子歌申报多年,如今在京中驻守,把赵蒋军调离京城,明显是在削弱萧子歌的权力。
萧子歌还不知道赵将军被贬的事情,一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嗡了一下,他一向疼惜部下,赵将军年事已高,竟因他的一句话又要经受颠簸离乡之苦,深深的自责由心底而生。
“赵将军人呢?我要去送送他。”萧子歌激动地站起来,起身的瞬间牵动了身后的伤口,疼痛毫不留情地叫嚣着。
这疼痛让萧子歌变得清醒起来,他咬了咬嘴唇,郑重地说道,“师父放心,子歌不会再这么莽撞了,为了关心我的人,再痛我也会忍下。”

沉浮若冰2015-10-03 15: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晚上大约还会有一更。冰儿在纠结要不要继续拍呢。要不要啊要不要~好纠结...

沉浮若冰2015-10-03 15: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委屈了?”卓起冷着脸问道。
萧子歌点点头,现在心里满是愧疚,哪里还有委屈,都怪自己太冲动,否则也不会连累赵将军。
“是子歌该罚。”萧子歌低头认错。
卓起含着笑意看看萧子歌,“既然该罚,怎么起来了?趴回去。”
萧子歌心里一惊,敢情刚刚的都不做数啊。
“师父......”萧子歌怯怯地唤了声,站在原地没有动。
卓起收起笑容,脸色一沉,“还愣着做什么?既然害怕被罚别出去闯祸啊。”
萧子歌不敢直视卓起的眸子,讨价还价道,“师父,我可不可以先欠着,等我去送送赵将军回来再来找您。”
“欠着?”卓起含笑看着萧子歌。
萧子歌点点头,猜不透卓起的意思,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字,“嗯。”
“好。不过欠债是要还利息的哦。你可要考虑清楚。”卓起的脸色缓和下来,调戏般地看着徒弟。
萧子歌如蒙大赦,提上裤子,一个没注意不小心碰到了伤痕,疼得一皱眉。
卓起在一旁看着,看着徒弟这个样子既觉得心疼又觉得可气。
“不上点药?”萧子歌穿上裤子就往外跑,卓起在后面喊了句。
萧子歌头也没回,说了句,“回来再说,免得去晚了不能亲自给赵将军送行。”
“别忘了你还欠着我的债,出去安分点。”卓起摇摇头,笑着喊道。
萧子歌匆忙应了一声,离开书房。
顾青一直等在远处,见萧子歌出来了,赶紧迎了上来,“二爷,你还好吧?”
顾青是萧子歌的贴身随从,自小便陪在萧子歌身边,萧子歌一直视他如兄弟。
萧子歌吩咐道,“没事儿,备马。陪我出去一趟。”
“啊?出去?二爷,您......要不属下给您备轿吧!”顾青没有明说,但是心里知道萧子歌肯定受了罚,眼神不经意间扫了一下萧子歌的屁股。
萧子歌脸色一沉,“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备马,本王要去一趟赵将军的府邸,误了时辰拿你是问。”
顾青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也听说了赵将军的事情,知道萧子歌着急,也不敢再顶撞,只好乖乖地去备马,临走的时候,还看了看萧子歌的脸色,心里默默担心他的伤势又不敢说出口。

沉浮若冰2015-10-03 19: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咳咳,拍得太累,歇一会儿好了~

沉浮若冰2015-10-03 19: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子歌飞身上马,不小心扯到身后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痛。
顾青看在眼里,关心地说道,“二爷,要不您还是坐轿吧!”
马鞍本来就是硬的,萧子歌的伤痕碰到马鞍上真的是疼得紧了,冷汗不自觉地落下来,不过幸好背后的伤只有一道,萧子歌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避开伤口。
“不用了,本王从来都是骑马的,今日若忽然改了坐轿,赵将军会生疑,本王不想让他担心。”萧子歌咬了咬牙,倔强地不肯妥协。
一路快马加鞭来到赵将军的府邸,正好迎上赵将军的队伍,俨然是要离京的架势。
萧子歌心里暗暗庆幸,幸好和师父讲了条件提前出来,否则还真的赶不上为赵将军送行了。
不过,这场面好生奇怪呀,怎么这么多马车,看样子是举家搬迁了?萧子歌翻身下马,完全顾不得身后的疼痛,急急地奔向赵将军。
赵将军一看是萧子歌来了,赶紧叫停了队伍,下马施礼,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老臣实在是惭愧,劳烦二爷亲自过来送行。”
萧子歌看了看后面的队伍,“怎么?赵将军这是要举家搬到边关?赵夫人年事已高,恐怕经不起舟车劳顿,将军尽可放心地把他们留在京城,本王会尽心照顾。”
赵将军摇了摇头,“唉!王爷的好意老臣心领了。不瞒王爷,老臣此番把家人带到边关,是觉得老臣年纪大了,此去边关大概是又去无回,实在不忍晚年一人孤苦伶仃,索性带着妻儿同行。”
这几句话,说得萧子歌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儿,如果不是他行事冲动,何至于让赵将军拖家带口地背井离乡。
“赵将军,是本王对不起你。将军年事已高,不如干脆向父皇请辞,回家乡养老,免得经受边关之风霜。”萧子歌握着赵将军的手,低头说道。
赵将军拍了拍萧子歌的肩膀,“不,二爷,老臣不怪你,更不会回家养老。老臣这把老骨头还有点用。二爷的亲信大多在京中,边关的军权一向由太子把持,此去边关,老臣就算不能掌握实权,也可以帮着二爷探听探听消息,将来必有大用。”
听赵将军这么说,萧子歌更加愧疚 师父说得是对的,他忍不住一时的冲动,却要有无辜的人为他付出代价。赵将军被他所累,不仅没有恨意,反而依旧为他处处着想,实在是受之有愧。
“二爷,老臣不能在身边保护您,您要多加珍重。”
萧子歌使劲点了点头,陪着赵将军饮下三杯酒,目送着赵将军远去。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那些冲动,那些莽撞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逞了一时之快,却救不了在乎的人。
萧子歌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尽力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来,默默祈祷赵将军一路平安。
直到赵将军的队伍不见了,萧子歌才又飞身上马,这一次再牵动身后的伤痛,他也不再刻意回避,他觉得,自己该承受的痛要比这重得多。
回到你王府,萧子歌径直奔向卓起的书房,出乎意料的是,书房的灯已经熄灭。
萧子歌愣了愣,明明和师父说好了回来还债的,莫非是因为自己拖得太久,师父提前休息了?
正胡思乱想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从萧子歌后面冲出来,“安王哥哥...那个...爹让我告诉你,他在卧房等你。”
萧子歌回头一看,这小孩子正是卓起唯一的儿子卓锦容。卓锦容自出生起便随着父亲住在安王府,萧子歌一直把他当做亲弟弟看待。
“哦,我知道了。”萧子歌心情不好,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心里暗想,看来今晚还是逃不过这顿打。
萧子歌一边应着一边转身往卧房的方向走,卓锦容跟在后面好心提醒道,“王爷哥哥,我看爹的脸色很难看,很生气的样子,你可要小心点。”
萧子歌应付了句,“嗯。我知道。”
“啊?你是不是犯错了?严重吗?爹该不会动手吧?”卓锦容继续追问道。
“我的确还欠他一顿打。”
“这么严重啊。一般在爹的卧房挨打都很惨的。”卓锦容同情地看着萧子歌。
“嗯?”萧子歌停下了脚步,说起挨打,卓锦容比萧子歌在行。这孩子顽皮得很,三天两头就要被教训一顿。
卓锦容一本正经地说道,“爹一向都是在书房教训人的,他选了卧房的意思就是会打得你起不来,直接住他那了,不然在书房让人看了多丢人啊。上次被爹在卧房里揍了一顿,我可是躺了三天三夜啊。”
“有这么严重吗?”萧子歌皱了皱眉,看卓锦容说得挺像那么回事儿,不过卓锦容提的那一次萧子歌真的是还记得,因为当时卓锦容狼哭鬼嚎的搅得整个安王府一天没得安宁。还是萧子歌实在受不了了,去给卓锦容说得情。
“那可不,现在想起来我屁股还疼了。”
你屁股疼也没耽误你惹事啊。萧子歌暗暗嘟囔了句。
说着,萧子歌已经走到了卓起的卧房门口。
“好啦,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萧子歌见卓锦容还跟在后面,回头说道。
卓锦容同情地看着萧子歌,转身要走,想了想又回头说了句,“王爷哥哥,如果受不住了千万别死撑,你大声叫出来我保证来救你,你放心,我就守在门口。”
萧子歌被卓锦容逗乐了,“行啦,你快回去睡觉吧。你还救我?哪一次不是我救你。”
卓锦容撇撇嘴,“也是,王爷哥哥,那你自求多福吧!”
看着卓锦容走远了,萧子歌抬手想要敲门,可是想想卓锦容的话又犹豫了。虽然他已经做好了领罚的准备,可是被卓锦容这么一说,真是吓也吓死了。
这一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连累了赵将军

沉浮若冰2015-10-04 00: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冰儿很勤劳有木有,弱弱补一句,卓锦容的属性是欢萌哒,也是作死哒~
临睡前最后一更,大家晚安~

沉浮若冰2015-10-04 0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晚上大概会有更新,冰儿要想一想要狠拍还是轻拍或者直接发糖~原谅冰儿是一个纠结的人,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哦~

沉浮若冰2015-10-04 10: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子歌站在门外犹豫着,只听见卓起的声音想起,“还不进来?”
萧子歌愣了愣,深吸一口气,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害怕也于事无补,想到这里,萧子歌步子沉稳地迈入房间。
此时卓起正微闭着双目倚在椅子上。
“师父。”萧子歌轻轻地唤了声。
卓起缓缓睁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嗯,回来了?”
萧子歌猜不透卓起的喜怒,小心翼翼地答道,“师父累了吧?是子歌不好,回来得晚了,害您不能休息。”
“刚刚你和容儿再门外嘀咕什么呢?”卓起伸了伸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
“哦,没什么。”萧子歌被问得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那些话怎么能跟师父说呢。
“嗯。我似乎听到他说要来救你?”卓起饶有兴致地看着萧子歌,笑着问道。
萧子歌暗自在心里嘀咕,您都听见了还问,真是。
“没没没,您听错了。我让他回去休息了。”萧子歌赶紧解释。
“哦,是吗?”卓起已经挂着令人难以琢磨的笑意。
萧子歌心道,师父啊师父,您要罚就罚,能不能别再拿我开玩笑了。这个师父八卦起来还真是招架不住。
“嗯。今日的事情,是子歌的错,请师父责罚。”萧子歌跪在卓起面前,低头说道。
“哦,对,你还欠着我的债呢,还有利息。哎呀,我真是岁数大了,你如果不提醒我,我差点儿忘了。”卓起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样子。
萧子歌被卓起气得又想哭又想笑,不过,看这样子,师父大概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
“去见过赵将军了?”见萧子歌许久不搭话,卓起沉着脸问道。
萧子歌点头,“嗯,见到了,按照时间估计,赵将军大概已经出城了。”
虽然气氛压抑了点,但是卓起终于会好好说话了。
“嗯。”卓起点点头,“说说吧,错哪儿了?我们算算账。”
终于直奔正题了,这一问萧子歌倒是有点莫名的紧张,“子歌不该那般莽撞,再大殿上顶撞太子,连累了赵将军。”
“这回不觉得委屈了?”卓起低头看着徒弟,耐心地问道。看萧子歌此时一脸愧疚的样子,和刚刚在书房里那种不服气的架势判若两人,见了赵将军,他大概深切地体会到自己的错误了吧。
萧子歌点头,“嗯。是子歌不好,请师父责罚。”
卓起转身去架子上翻来翻去地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萧子歌跪在原地,不敢移动分毫。
“请罚就是这个样子吗?一点儿诚意都没有,去床上趴着。”卓起忽然停手,回头看了一眼萧子歌,笑着说道。
诚意?!萧子歌愣了愣,听了卓起的吩咐趴到床上,自觉地褪下裤子,心道,您说的诚意这样子改够了吧!

沉浮若冰2015-10-04 17: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哈哈哈哈,让冰儿笑一会,感觉徒弟被师父玩坏了有木有~

沉浮若冰2015-10-04 17: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子歌在床上趴着等了好久,也没见卓起过来,心里越来越忐忑,忍不住回头去看了看。
这时,卓起正好也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恰好对上萧子歌疑惑的眼神。
卓起看了看拿在手里的药瓶,又看看萧子歌疑惑的样子,索性将药瓶扔在了床上,“给你,一会儿用得着。”
萧子歌瞟了一眼药瓶,忽然想起卓锦容的话,心里生起一阵莫名的紧张。
卓起见萧子歌没有回话,自己站在原地笑笑,其实他也不是故意吓唬徒弟的,只是拿着药瓶,正琢磨着放哪儿,见徒弟看他,顺手就扔过去了。
卓起转身到桌子随手拿了镇纸,在手里垫了垫分量,觉得用起来还算顺手。
萧子歌回头看着卓起,看见卓起手里的镇纸心里一凉。这一方镇纸是上好的紫檀木制成的,分量不轻,乃是皇家贡品。萧子歌知道卓起喜欢书房里的这些各种摆设,前几个月特地寻来送给卓起的。卓起对它爱不释手,甚至舍不得放在书房,特地放在了卧室里,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这样的用场。
萧子歌忽然有点后悔给卓起送了这么个礼物。紫檀木是硬木的一种,质地厚重,虽然没挨过,但是萧子歌想象得出这东西打在身上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你是不是在想后悔送我这个礼物了?”卓起站在萧子歌身后,调戏般地问道。
萧子歌摇摇头,淡淡地扔出两个字,“没有。”
卓起似乎不太相信,小孩子般地争辩道,“明明就有。”
萧子歌无奈地看着卓起,“我何必后悔呢?就算是没有它,师父也能找到别的工具不是?”
卓起被自家的徒弟这认命的模样逗乐了,嘴里嘟囔了句,“这话倒是不假,算你识趣。”
说着,冰冷的镇纸抵在了萧子歌的臀部。
萧子歌觉得身后一凉,禁不住紧张起来,他清晰地意识到,这惩罚终于要开始了。
卓起的目光落在萧子歌的臀部,那道伤痕依旧明显,而且看起来愈加严重,甚至有些狰狞。忍不住心疼起来。
“刚刚骑马了?”卓起太了解萧子歌,就算是带着伤,他一定也是逞能骑马去送赵将军的。
“嗯。”萧子歌轻轻回了一声,本以为卓起会心疼,却只等来一声淡淡的回应“哦。”
不过,这也是在萧子歌意料之中的,卓起虽然平日里爱说笑,但是在教训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守规矩的,没有人能逾越分毫。今日自己既然犯了错,就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我们来讲讲规矩吧。你觉得师父应该罚你多少下?”卓起把目光从萧子歌的身上移开,他害怕自己再盯着看的话会不忍心下手,声音也随之冰冷起来。
“额......三十?”萧子歌摸不透卓起的心思,想想自己今天犯的错误,觉得三十下应该会让卓起满意吧,于是,试探着说道。
卓起倒是也不为难萧子歌,点点头,“好。就依你,三十下,不过,我要收五成的利息,这是之前讲好的。”
说到惩罚,卓起一向一板一眼,萧子歌心里暗暗叫苦,天啊,自己怎么把利息这件事情忘了。不过...五成,这也太多了吧!
“怎么?有意见?”卓起见萧子歌不说话,挑眉问道。
萧子歌心道,我哪敢有意见啊。急急回道,“没有。”
卓起满意地点点头,“那好,一个四十五下。今天加一条规矩,不许叫出声。自己报数,叫出声了重来。这顿打是要你记住今天的教训,不管多痛,哪怕太子再过分,你必须暂时隐忍,否则会付出更痛的代价。”

沉浮若冰2015-10-04 23: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听了卓起的规矩,萧子歌不敢想象一会儿的惩罚会多么难捱,但是,师父说得没错,为了身边的人,不管多痛,他必须忍着,因为自己尚且不够强大,不足以和太子抗衡。
“是,子歌记性了。”萧子歌郑重地答道。
“啪”话音刚落下,第一下便落了下来,卓起虽然心疼,但是这一板子却是一点都没有放水。
萧子歌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完全没有想到镇纸打人会这么痛,身子忍不住颤了颤。
“一”忽然想起来师父说了要报数的,赶紧说了句。
卓起似乎很不高兴,用手按了按萧子歌的腰,冷然说道,“老实受着,别动。”
萧子歌吸了口气,还没缓过来,第二下已经砸了上来。
“二”力道不仅没减,反而加了两分,经过刚刚的斥责,这一次萧子歌一动未动,生生地受下了。
“为师今天就是要让你牢牢记住这疼,让你知道忍耐从来都是不容易的。下一次你再忍不住的时候,能想起来今天的代价也是好的。”卓起一边教训着,一边连着打了三下。
当萧子歌数到五的时候,第六下砸下来,正好砸在了之前的伤痕上。十五记藤条加上骑马折腾一圈,本来伤得就很重了,再加上这一下镇纸,萧子歌真的是受不住了,身子狠狠一颤,忍不住叫出声来,“啊”。
“六”萧子歌意识到自己不该叫出来,赶紧补了句。
“重来。”只有冰冷的两个字,说得萧子歌心头一凉,暗暗责怪自己刚刚为什么没忍住。重来,仿佛又一次把萧子歌打入了地狱。不过,萧子歌了解卓起的脾气,规矩就是规矩,既然之前是说好了的,讨价还价是没有用的。
“啪”萧子歌还没缓过神儿,重重的一下砸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对刚才的惩罚,这一下恰好和上一道伤痕重叠。
萧子歌吃痛,狠狠咬了咬嘴唇,将这痛生生吞下,嘴里不敢忘了报数,“一”。
“你若是忍不住,我不介意一直教到你忍得住为止。”卓起冷冷地斥了句,手上连续落了五下。
言外之意,萧子歌若是再叫出来,他不介意一遍一遍重来。
汗水已经浸湿了床单,萧子歌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挨过这四十五下,才刚刚开始,背后已经痛成一片。
卓起不再说话,一下一下认真地打着,到了第十五下的时候,伤痕的叠加又让萧子歌没忍住,“唔”萧子歌轻轻叫了声,将头埋在床单上,又将这轻轻的声音吞了回去。
这一次,卓起什么也没有说,他隐约听见了趴在床上的徒弟在呼痛,但是他宁愿佯作没听见。看看萧子歌的屁股上已经红成一片,已然没有一块好地方,他不知道若是重头再来,萧子歌要如何受下去。
卓起定了这样的规矩,只是想让萧子歌体会忍耐的痛苦,并没有真的想要重罚他,可是,眼下看徒弟忍得如此辛苦,他有些不忍心了,甚至有点后悔。

沉浮若冰2015-10-05 09: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听到徒弟的呼痛声,卓起知道徒弟是疼得紧了,拿在手里的镇纸竟忽然有些不忍心落下,落到半空,刻意地卸去了三分力。
“啪”镇纸落在萧子歌的屁股上,他明显地感觉到卓起收了力,可尽管是这样,也是很难捱的。
“一”萧子歌缓了口气,弱弱地报数。
萧子歌不知道卓起刚刚是否听到了那声轻呼,但是就算是卓起没听见,他也不会坏了规矩。
师父常常教育他,犯了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的勇气。现在他接受的这一切,正是在承担犯错误的后果,既然规矩定下了,尽管疼得紧,他也愿意去承担。
卓起愣了愣,徒弟这般自觉地重头再来真的是让他心疼了,心里埋怨道,这孩子真是听话得让人心疼,我都没说什么,你就不能假设什么都没发生啊。
不过,规矩是卓起定下的,他当然不能说萧子歌不应该这样。可是,再看看萧子歌的屁股,已经红成一片,有些地方已经变成了紫青色,俨然没有一块好地方。
镇纸在卓起手中滞了片刻,“不用报数了,在心里默默数着。”
借着这个空隙,萧子歌缓了口气,从师父的语气里,他听得出师父是心疼了。让他在心里默数,大概是怕他报数的时候忍不住叫出声吧。
萧子歌知道师父的用心良苦,竟有些莫名的感动,看来 师父还是不忍心的。可是,想想未来还有四十四下,萧子歌也没有什么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啪”果然容不得萧子歌胡思乱想,又是一下落了下来,不过萧子歌明显感觉到师父的力气又小了几分。
即便是这样,萧子歌也是狠狠抓住了床单,才忍下这痛。
“啪啪啪......”一连几下没有喘息地砸在萧子歌的屁股上,萧子歌心里默默数着次数,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身后的疼痛肆虐着,头上的汗水已经使得他身下的床单湿成了一片。
十五下过去,萧子歌忽然觉得卓起停了下来,借着这个机会 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镇纸再次落下。
萧子歌疑惑地回头看看,卓起已经把镇纸扔在了床上。
“师父,怎么了?”萧子歌费力地问了句。
卓起不高兴地回了句,“我累了。”
“.......”萧子歌瞬间觉得眼前两道黑线,无言以对。
累了?!
“要不......您歇会儿?”萧子歌实在不知道这句话应该怎么接下去,试探着问道。
卓起被萧子歌这不知所措的模样逗得噗嗤一笑,俯身帮着徒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们这么熟,你欠我的债就不用你还了,把利息还给我就好。”
萧子歌听得云里雾里的,没太明白师父在说什么,琢磨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刚刚说了利息一共十五下,所以......
“师父的意思是今天不罚了?”萧子歌仰着头问道。
卓起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徒弟,泛起一阵阵心疼。笑着点了点头,“嗯。不罚了,师父哪有那么狠心。”

沉浮若冰2015-10-05 13: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子歌长出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瞬间放松下来,若是真的让他捱到四十五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住。
“谢谢师父。”萧子歌谢过之后便要起身,刚一动便牵动了身后的伤口,疼痛袭来,脸色变得煞白。
卓起这才注意到萧子歌的下唇已经被咬破,正在流着血。
卓起心里万分后悔,刚刚为什么偏偏要定下那样的规矩,把徒弟逼成这个样子。
他伸出手轻轻地拭去萧子歌嘴角的血迹,“是师父不好,罚得重了。”
萧子歌摇摇头,看师父这般心疼,他竟有些不忍心,“不,是子歌该罚,师父放心,子歌绝不会再做这么莽撞的事情了。”
卓起看着乖巧的徒弟,又帮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子歌,师父知道你心里委屈,这一切也本不该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该承受的。其实今天师父不该罚你,师父理解你心系天下,见不得太子的软弱。但是,你要记住,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自打出生那一刻起,你肩上就背负了两朝臣民的命运,不能有一点疏忽。”
萧子歌体会到卓起的用心良苦,心里泛起一阵暖意,“师父,子歌都记下了,子歌不会让师父失望的。不过,子歌如果真的有一天受不住这担子了,是不是可以到师父这里躲一躲?”
卓起怜惜地摸了摸萧子歌的头,“当然可以,师父会一直都在。”
萧子歌听了卓起的回答,似乎很满足,浅浅地笑笑。
“趴回去,给你上药。”卓起拍了拍萧子歌的肩膀,笑着说道。
萧子歌乖乖地趴回去,随手捡起床上的药瓶扔给卓起,心道,你说用得上果然是用上了。
上药的过程也是难捱的,尽管卓起尽量小心翼翼地,但是萧子歌依然十分痛苦,可是萧子歌只是一声不吭地默默忍着,越是这样,卓起越觉得心疼。
“疼了就叫出来,你若是再把嘴唇咬破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卓起半威胁半玩笑地说道。
萧子歌回了句,“您若是心疼我,下次轻点儿不就好了。”
嘿!卓起被徒弟一句话噎得没话说,也不和他计较,话锋一转,“哎,刚才容儿是不是和你说你今天大概起不来了。”
呵。连这他都知道,难道是有顺风耳吗!萧子歌回头看看卓起,“您怎么知道?”
卓起得意地一笑,“猜的啊。你别忘了,知子莫若父。”
“那师父是不是本来也是那么打算的?”萧子歌忽然有点好奇卓锦容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虽然今天师父罚得不轻,可是也没有他说得那么夸张啊。
卓起笑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如果知道干嘛问你。
“嗯...应该不会,师父舍不得。”萧子歌撒娇般地说道。
卓起笑着回道,“我还真是舍不得。我今天回来是因为在书房里待困了,想休息休息罢了。”
“哦。”萧子歌轻轻应了声,心道,敢情刚才是白白被卓锦容吓唬了一顿。
“唉。不过我现在后悔了。”卓起含着笑意说道。
“后悔了?!”萧子歌吓得差点儿跳起来,后悔了是什么意思,师父该不会还想打他一顿吧!
卓起觉得徒弟被吓到的样子十分可爱,不过也不忍心再多吓唬他,不地道地说,“是啊,你看,你把我的床弄得乱七八糟的,我晚上怎么睡觉。”
萧子歌深深觉得自己被师父耍了,一脸嫌弃地看着卓起,“一会儿我派人给你找间客房,你明天休息好了再收拾吧。”
卓起本以为徒弟会说一会派人给他换新的,没想到被发配到客房了,真是自己挖个坑,自己掉下去了。“嗯...不用麻烦了,我委屈一下凑合一晚吧。”

沉浮若冰2015-10-05 2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一
第二日一大早,萧子歌便被顾青吵醒了。
“二爷,出事儿了。锦容公子昨晚跑出去把郊外农民的庄稼烧了,不知怎么地被村民抓住了,他们不依不饶地不肯放人,您看这事情怎么办?”
萧子歌挑了挑眉,“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不过烧了庄稼而已,赔点钱就好了,你何必这么紧张。”
顾青叹了口气,“唉!若是烧了别人的庄稼倒是好说,可是那些庄稼里有一块是太子的地。前段时间皇上鼓励农耕,太子为了迎合圣意,不是特地在郊外买了块地做样子嘛,还得到了皇上的赞扬,二爷可还记得?”
经顾青这么一提醒,萧子歌倒是想起了这件事情。心道,这个卓锦容到还真的会惹祸,惹谁不好啊,偏偏去惹太子做什么!
萧子歌思索片刻,“这件事情你去处理吧。十倍赔偿村民的损失。”
“那太子呢?”顾青担心地问道。
萧子歌弯嘴角笑笑,“他啊,让他自认倒霉吧。反正他做梦也想不到安王府会烧了他的庄稼。”
顾青笑着点点头,这倒也是,太子怎么会想到安王府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过去道歉反而会暴露。
顾青刚要走,又被萧子歌叫住了,“师父知道这事情吗?”
“还没告诉卓大人。”
“嗯,千万别告诉他,否则容儿会遭殃的。”萧子歌顿了顿,“唉。算了,还是本王和你一起去接容儿吧,折腾一夜,恐怕他也吓坏了。”
萧子歌一向宠着卓锦容,自然是放心不下他,每一次他闯祸萧子歌都要给他收拾烂摊子,萧子歌早就已经习惯了。
萧子歌为了不那么招摇,特地换了一身便装。来到郊外,顾青按照萧子歌的吩咐给了村民银两,村民拿到了钱,自然也就不再为难卓锦容,将他放了。
卓锦容急匆匆地跑出来,扑到萧子歌怀里,“安王哥哥,安王哥哥,你终于来救我了,吓死容儿了。”
萧子歌虽然宠着卓锦容,但却不纵容他,更何况这次真的是玩的有些过分了。
萧子歌沉着脸向后退了几步,把卓锦容晾在那里,“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放火的事情都敢做,以后是不是要杀人了。”
萧子歌生气的样子真的把卓锦容吓得不轻,卓锦容撇了撇嘴,一脸委屈地看着萧子歌,眼泪在眼里打转儿,“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出气。”
“为了给我出气?”萧子歌见卓锦容这可怜巴巴的模样,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卓锦容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是啊,我听说太子欺负你了,我不开心,想烧了他的庄稼给你报仇,没想到没控制住火势......”
听了卓锦容的解释,萧子歌禁不住心软了,想和他生气也气不起来。
“安王哥哥,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容儿想让安王哥哥开心。”卓锦容拉扯着萧子歌的衣角,不停地晃,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来。
萧子歌将卓锦容揽在怀里,看着他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责怪,他也是为了帮自己出气啊,尽管行为幼稚莽撞了些,但他终归还是个孩子,“好啦好啦,别哭了。是哥哥不好,哥哥不怪你了。”
果然是小孩子,哭得快好得也快,卓锦容擦擦眼泪,仰头看着萧子歌,“安王哥哥最好了,昨天容儿控制不住火势,怕给安王哥哥惹大麻烦,心里着急,冲进去灭火差点儿就看不见安王哥哥了,幸好村民发现得及时。”
萧子歌越听越心疼,将他抱起来放在马背上,“以后不许再干这样的傻事了,哥哥不怕你惹麻烦,但是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先保护好自己。”
卓锦容使劲点点头,“嗯,容儿记下了。”
一路上卓锦容一直和萧子歌聊着天,气氛很是欢乐。然而,快到安王府门口的时候,卓锦容却缩了缩身子,往萧子歌怀里靠了靠,“安王哥哥,容儿怕。”
“嗯?”萧子歌带了带缰绳,让马的速度慢下来,他明白卓锦容的意思,卓锦容平日里像个混世魔王,好像什么事情都敢做,但是他特别畏惧卓起,“嗯...师父大概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
萧子歌用了大概两个字,因为虽然他走的时候卓起不知道,但是卓起一向消息灵通,现在知不知道真的说不好。
“爹真的不知道吗?容儿怕,爹如果知道了会很生气的。”卓锦容怯生生地说道。
“嗯......就算是师父知道了,我也会护着你。你别担心了,乖。”萧子歌摸了摸卓锦容的脑袋,看着他这个模样好生心疼。
“安王哥哥说话要算数,你要保护容儿。”
萧子歌点点头,“嗯。一定会的。”不过,这句话说出口,萧子歌却默默在心里念了句,我会保护你,能不能护得住就不一定了。

沉浮若冰2015-10-05 22: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二
萧子歌的话像是给卓锦容吃了定心丸,他没有那么担心了。
不过,这心才刚刚放下,一进安王府的大门便看见了卓起。
卓起正在门口徘徊,看样子似乎是在等他们。
“你们一大早干什么去了?”卓起沉着脸问道。
卓锦容吓得直是将身子往萧子歌的怀里缩了缩,萧子歌知道卓锦容是害怕了,紧紧握着他的手,示意他不要怕。
“大清早的空气不错,我们出去转转。”萧子歌知道自己说谎的技巧不怎么样,可是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卓锦容赶紧在一旁帮腔道,“对,爹爹,我和安王哥哥出去转转,府里太闷了。”
其实,卓锦容放火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卓起的耳朵里,他现在一肚子的气,见这两个孩子睁眼说瞎话还编出来这么敷衍的理由,心里更加生气。
可是,这里不是训斥的地方,卓锦容倒是无所谓,但萧子歌毕竟是王爷,不管怎样都要给他留几分面子的。顾虑到这个,卓起冷冷地说了句,“你俩到书房找我。”
萧子歌和卓锦容跟在卓起后面,不敢怠慢,一边走着,卓锦容一边压低了声音跟萧子歌说道,“爹不会都知道了吧?”
看这架势,萧子歌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大概师父应该是什么都知道了吧。
萧子歌没有回答卓锦容的问题,只是摸了摸卓锦容的头,算是安慰。
跟着卓起进了书房,两个人同时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看卓起脸色不好,他们可不想惹卓起生气。
卓起坐定之后,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儿子和爱徒,心里忍不住嘟囔了句,这两个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能作。
“说说吧,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卓起冷着脸问道。
卓锦容不敢抬头看父亲的脸,低着头默不作声。
萧子歌意识到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可是,刚刚答应过卓锦容要护着他,现在在师父面前不能出卖他啊,“师父,您就别问了,子歌不能说。”
“不能说?”卓起气得腾地站起来,“你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和师父说的吗?是不是在替容儿掩饰什么!”
萧子歌不是有意骗卓起,可是想想卓锦容那可怜的模样,实在是不忍心出卖他,索性仗着胆子回道,“子歌没有,求师父不要再问了。”
“你若是不肯说,与容儿同罚。”卓起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这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萧子歌深吸了口气,不知是哪里来的胆子,仰头回道,“子歌甘愿受罚。”
旁边的卓锦容已经被父亲这个样子吓傻了,直直地看着萧子歌半晌说不出话来。
卓起狠狠地瞪了萧子歌一眼,转身来到卓锦容面前,“他不说,你也不说?你看见别人要为了你的错误而受罚难道不觉得愧疚吗?难道为父没有教过你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
卓锦容怯怯地看看父亲,又看看跪在自己旁边的萧子歌,心里涌起了一阵愧疚之感,“爹爹,你不要怪安王哥哥,是容儿的错,和安王哥哥无关。容儿说。”
萧子歌没有说什么,反而松了口气,卓起这般训斥是对的,卓锦容的确应该学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起责任。只是作为哥哥,萧子歌又不忍心让卓锦容受罚。
卓锦容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卓起听过之后在心里连连骂道,这孩子,真是不惹大祸誓不罢休。
“是这么回事儿吗?”卓起沉着脸问萧子歌。
萧子歌点头,“嗯。”
卓起无奈地看看徒弟,又看看儿子,“这笔账,我要一个一个算。容儿,你先回房等我。”
卓锦容一听父亲要算账了,他先不担心自己,反而担心起萧子歌来,哀求道,“爹爹,是容儿一个人的错,爹爹要罚就罚容儿,求爹爹不要罚安王哥哥。”
卓起的脸色依然阴沉着,“我刚刚说过,他执意包庇,理应同罚,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萧子歌看卓锦容赖在这里不肯走,拉过他劝道,“容儿乖,你先回去,哥哥不会有事儿的。你再不回去,哥哥要生气了。”
卓锦容知道萧子歌是在安慰自己,可是也知道赖在这里也于事无补,只好点点头,不情愿地退了出去。

沉浮若冰2015-10-06 08: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