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安华(古风父子 虐)

楼主:记忆残影阑珊 字数:7764字 评论数: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安华(古风父子 虐)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0 19: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楔子
尸山血海,狼烟滚滚。
老子还活着啊……
安华努力地将压在身上的尸体一一挪开,轻轻地张开眼,懵着打量四周——全是尸体,似乎感觉不到一丝温度,静立在惨绝人寰的战场边,用着快流干的理智尽力地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实很简单,也很残忍,在安华伫立了半个时辰之久,终于得出了结论:我们是炮灰,大军胜了,剩下的,堆尸荒野。
看着同袍的尸体,安华长吁了一口气,也正常,他不就喜欢以大局为重吗……牺牲一些人算什么,牺牲我又算什么?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他失落地踩着战友的尸体上,红月残影,云淡风凉,心里说不上疼,但很堵。猛然间,安华有一个念头:走,再也不回来了,去****的战场,去****的王府,从此江湖漂泊,逍遥平生。
这个想法像酒一样在安华脑子里发酵,愈来愈浓。说干就干,管他呢,安华说着便找了一具和自己身形相仿且面部有严重灼伤的尸体,与他交换衣物,然换到一贴身玉佩之时,安华面露犹豫,那只玉佩是他母亲琴娘留给他的,当真是舍不得,但转念一想,玉佩的问题盗个墓不就拿回来了嘛,若此时不周全,恐怕就再无机会溜掉了,思索再三决定过几日进京,看着形势,把玉佩偷回来也好放心地走。
当日夜里,安华躺在荒山的角落里,往事闪回脑中,一件件,像清水底的水草,清晰可见却又惨败不堪,曾经的自己还真是有些失败。
他五岁之时,琴娘死了,一夜之间成了王府里的孤儿 ,被丢给王妃抚养。王妃不是什么大度和蔼之人,没少虐待他,她对自己的儿子很好,甚至,对侧王妃,对侧王妃的儿子都比他好。至于父王,印象中很少理后院,偶尔看看我们,对我们大多都冷冷淡淡的,兄弟四人,平时相处还好,面子上过得去,但私底下都是鄙视我的,我心里清楚也懒得去与他们争执。老三安然,老四安瑾都是侧妃连氏所出,但奇怪的很,老大安禹和老四安瑾关系好得紧,安瑾与安然倒显得疏远了,他们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我到也略知一二,但与我倒没啥关系。
而后发生了一件大事,导致我未及弱冠之年便离京去了边关,打打杀杀,我一直不喜,但到了边关又没办法,只得从了,刚来的时候最难受,小将军李丹日日与我为难,说得最多的便是这句:“二少爷何苦来边关,但若来了便得听我的,好好练,不然也要军法处置的!”开始我们互相看不上,后来也真是不打不相识,一顿好打,结果被他老爹李智将军抓住,各领了二十军棍,自此便成了过命的好兄弟。可现在……埋尸荒野,忠义全了,人却没了,而且是被自己人抛弃,小丹那般聪颖,估计死之前定是反应过来了,这般含恨而亡。念及此时,安华心中冒出一阵恨意,这主意,除了那个战神安子君,那个他的好父王,再不会有人能想到了,如此机关算尽,倒也难为了楚国将领。
走吧……
从此江湖逍遥,王府再无二公子。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0 19: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说,子安兄呀,你这云游天下,见惯了那秀水好山,如今怎么还愿意回到郾城这个小地方!”
“你不也一样吗!去京城游学这么久竟也不念京城繁华,甘心窝在这儿?”
“这不一样,不说郾城有我父母,我得照料,就是那京城在繁华也是个龙争虎斗之地,现在朝中分分站队,一边是太子党,一边是平宁王'党。这若是不选一个呀,哪有你容身之地!放眼朝中,肯踏踏实实做事的还有几个!不若这郾城,离那些个纷争都远着呢,我这一次游学倒也想明白了,不求什么大富大贵,但求无愧本心护我家人朋友一世平安。”
“你这一次游学,倒是叫为兄对你刮目相看!”
若离冲子安一笑,两人又饮了几碗酒,不知何处心思困扰,若离皱了皱眉头。
“子安兄,我觉得,靖安王可能也加入夺嫡了。”
顾子安愣了几秒,细细想这个名字,靖安王!好久远的名字,好久远的事!
“何以见得?”
“不瞒你说,我曾多次见靖安王府的人与楚国使节见面,本来也没什么,但这最近听闻楚国好像要与我大燕要交战,我这才琢磨着事儿有些不对。”
“若按你这般说,这楚国是来送军功的?”
“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你想,靖安王多年与楚国交战,应该最不可能和楚国人有什么交情了,该是有什么双赢的阴谋才有凑在一起的可能,联想到前几年的风声,可能靖安王这边要行动了。”

“靖安王,十六岁上战场,素有战神之称,虽母家势微,但凭这一身功名,难保不会想些什么,到也不奇怪。”

“原来最崇拜的便是靖安王了,却不想他与那些朝中小人一般无二。”

子安心中冷笑,何止呢!朝中那些个怎么及得上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城府心机,哪一个不是凌驾众人之上。

讲到这儿,二人都沉默住了,吃了几碗酒,两人都开始闷声吃饭了。

临着走,两人本已道别完毕,子安心中本就有点不好的预感,这一出来,混着外面车水马龙之声,听到了屋上瓦片微微相碰的声音,这才感觉不妙,急急地上前拽住若离,使眼色道:“若离贤弟,天色尚早,不如我们再进酒楼里叙一叙!”
若离看着子安,先是觉得奇怪,后来感觉到了子安的异常,便应口:“那好吧,这么久未见,是该再好好聊聊吃吃。”

子安把若离拉近了身边,小声说道:“有人在屋顶,你被跟踪了,你在京城看见靖安府的人这么多次,他们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跟我来,我带你离开!”

若离瞪大了双眼,愣了几秒,子安一把把他拉走了:“别想那有的没的了,靖安府就是在谋划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赶紧走吧。”

事情不妙,子安看到酒楼后面依旧有盯着的人便皱着眉头道:“情况不太妙,这酒楼都有人盯着。”
若离也皱着眉,半晌,作揖道:“子安兄,若离与你相识一场是缘分,今我性命危矣,盼望子安兄能照顾我父母!”说完还略微抽泣地行了个大礼。
子安被他气笑了,拍着他的肩说道:“哪有这么严重!不过是几个小暗卫而已,能打发的!你听我的,我们准能化险为夷。”

柳暗花明,若离收了收悲伤:“子安兄当真有法子!”
“那是自然,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帮不上什么忙,你我换了衣服后,从正门相互道别走出去,暗卫必然前去追我,到时你就走便好了,我向南去,合情合理,你就往北走,能去了楚国境地就更是安全了,至于你父母 ,我会与他们解释清楚叫他们安心,甩掉这些人我还是有把握的。”

若离先还是眼神发光,想着有什么良策可避难,如今一听,原是义兄为着自己而奔亡:“这不行的,我怎能让你一人冒险!”
“现下也无更多良策,我的本事你还信不过么!区区几个暗卫,不打紧的。我们若再不走,他们心生疑窦就都完了。快点!”

若离终是应了,两人按计划换衣,道别。

子安故意走到偏僻之地,一瞬间,十几个暗卫便一齐而至,子安与之缠斗,这十几人倒也是高手,但身手都在子安之下,没多久便落了下风,八九个人已经倒下。看起来,胜负已定,子安想着,料理了剩下这几人便走,然此时一身手不凡的青衣男子杀了出来,虽是遮着面,但子安一眼便认出来了,是泓岚,靖安王的近卫!子安心中一惊,恐怕那个老狐狸也来了,这下子不仅若离要遭灭顶之灾了,我也惨了,在外界,我可是个已死之人呐!子安心中越想越惊,本就不敌泓岚,这一边过招一边思虑,更是很快败下阵来,没一会儿,便被制住了。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1 17: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泓岚制住眼前人,走近一看,吓得跳了脚!这哪里是什么白若离呀!这是王府从前的二公子!不过,这泓岚也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若是一般人,估计早就吓得大喊“鬼呀鬼呀的”,高手呀,当真是不太一样的。

泓岚马上平静了下来,让人把他五花大绑带走了。关进了一间密室,黑得很,子安先是躺在里面,思量着若是见到了靖安王该如何是好,不过想了一会儿就累得睡着了,估摸着是没想出个好主意来便珍惜当下,美美得睡了一觉。

然而次日睁眼便吓了一跳,靖安王就在他面前坐着,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他。与他对视了好半天,二人皆一言未发,子安见着了靖安王更是没时间想如何对付他了,只那些个自认为忘了的前尘往事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轰炸,这么多年了,那些记忆依旧是新鲜的,像鲜血一样滚热的。这么多年来,他江湖逍遥,游山玩水,一步一步把内心修炼到这般宁静安详,不起波澜,然而,这一面,那些被激起的记忆,又在他心中掀起了巨浪。

看着子安强忍恨意的表情,靖安王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年,过得可还好。”
子安先是愣住了,他竟然问我这些年过得如何!心中一暖,但随即便被恨意取代,装模作样:“靖安王,小民不知您这话从何说起呀!这些年,是哪些年呀?”

“别装了,都这样了,你还瞒得过我。”
“王爷,草民不知啊!”子安干脆耍赖,打死不认。

靖安王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儿子,缓缓地站起来:“我也懒得和你争辩,你留下,我让那小子活,虽是要关起来的,但也好吃好喝地供着;你若走,他便死。”

子安本有些诧异他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但转念一想,他不就是这样的人么。一时间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恨恨的说道:“你这分明是不给我选择。”

靖安王看他吃瘪,笑了笑:“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子安忿忿,从前只知他无耻,竟不知他还如此厚颜!好,我忍,回头再把若离放了。
“不知王爷,为何要留顾某。”子安面色平静问道。
“什么原因,你还不清楚吗!不过你非要这般,我便也陪着,你说你小小年纪打伤了我这么多暗卫,这本事足够做我贴身护卫了,我爱才心切,这才留了你。”

子安不假思索低低地说了一句:“谁愿意做你这心狠手辣之人的贴身护卫。”

靖安王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他,脸上分明写着“想好再说”。

子安无奈,只得恨恨地说:“我失言了,王爷不要计较,不过,王爷,您能先帮我解开绳子么。”
靖安王有意晾他一会儿,便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了,临了还抛下一句话“记着,以后要自称属下才对,别坏了规矩。”

子安心中又骂了他不下百遍……

不多时,泓岚来了,亲自给他送上饭菜酒水,顺便给他松绑。子安被捆了一天一夜筋骨早就是累得不行,连连抻胳膊抻腿儿,又急急地来到桌前吃东西,狼吞虎咽一番,终于是填饱了肚子。

“泓岚呀,王爷来郾城做什么?总不会是来抓白若离的吧。”
“自然不是,楚国蠢蠢欲动,多半是有战事发生”
“原来如此啊……这又是楚国来给王爷送军功了!”
泓岚顿住,冷冷地瞥子安一眼:“二公子这话何意?”
子安耸耸肩:“首先我不是什么二公子,其次,这句话就是字面意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我倒是好奇王爷许了楚国什么好处,让那楚王巴巴地上前送!”
泓岚冷冷地看着子安,长叹一口气:“在你眼里,王爷便是这般人吗?”
“不是在我眼里,是他本来就是这般人,你就不怕他哪天一个翻脸无情把你给抛弃了吗?”

“王爷是何人我看得清楚,倒是你,不认血亲乃大不孝之人!”说完狠狠地瞪了子安一下,气呼呼地走了。

子安心中冷笑,冥顽不灵,等算计到你头上你才会知道这世间有他这般残酷无情之人。子安心中郁结,看着摆上桌的饭菜也提不起胃口,心里想着,必须赶紧打探出若离在哪同他一起离去,再多待一刻都觉得恶心。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2 12: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贴身低等侍卫的日子不太好当,平日里,那丫鬟小厮管着端茶送水,近身侍卫管着安全警戒,可顾子安这个“低等”贴身侍卫竟是两样都包了。这回倒不是靖安王成心为难他了。军队远征,为将者不带侍婢,这是规矩,他自己给自己定的。如今有个现成的战斗力,既可上阵杀敌又可端茶送水,他自然是乐得使唤,只苦了顾子安,日日累得半死。

这几日,军中倒是议论纷纷,这个被王爷破格带在身边的小侍卫既没有军籍,又不是什么正经征兵来的,怎么就偏巧被王爷看中了呢?有人说,这顾子安眉眼处与从前的二公子有些像,定然是王爷思念儿子才将他带在身边的;有人又说这顾子安呀就是王府二公子的转世;当然,以上说法都还算正常一点,最奇葩的说法是王爷看上了眉清目秀的顾子安,想带在身边……(此处省略,自行品味)
对于第三种说法,顾子安当真是好气又好笑,不知何等鬼才能编出来如此荒谬理由。
正讲着,那背后嚼舌头的人便来了。
“原来是顾侍卫呀,不知还要在床上呆多久才能高升呀哈哈哈哈。”来人是一个低等的小军官祁霄,待下刻薄,对上谄媚,素有马屁精之美名。
子安刚刚被打发出来吃午饭,累了半天了,心中闷气无处可撒 ,这祁霄上赶着撞上来,子安是毫不客气:“祈‘大’将军,小人怎敢与您抢人呀!”
“哼满嘴胡言,谁像你一样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哈哈哈,将军,既然您不想上了王爷的床,那小人送您去鬼的床您看如何呀?”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子安武艺了得大部分人都知道,被子安这么一激,祁霄乱了方寸:“你敢,小心我禀告王爷,治你不敬上级之罪!”
“还怕您不去告呢,您告,小人陪着您!”子安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这要告诉了王爷,王爷还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祁霄懊悔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呆立在原地,看着顾子安的嘲讽,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活活笑死人。
子安心中舒畅,便笑着走了。
然泓岚可是目睹了这一切,摇头叹气地上前与子安说道:“你理他做什么,他最是小肚鸡肠,今后恐怕会接连找茬儿。”
子安一脸无所谓:“没关系啊,多个出气筒总是好的。”
泓岚叹口气:“你与从前当真是不一样了。”
子安抬眸,不知如何对答,也不知该不该就这般认下身份。
“跟我你不必如此的。”
“泓岚,我……那日脾气不好,不是故意的,只心中郁结难舒,自是不肯信他的。但不管怎样,你的好我永远记得。”
“哈,你倒是现在才开窍,我以为那么多年我白白做了两头恶人呢。”
从前在王府,泓岚是大公子和子安的师傅,因着二人年纪相差不大,便一起学武。子安年纪虽小,但武学方面天赋极佳,自是处处学得比大公子好,比大公子快,本是件好事,但泓岚却处处打压他,通常在王爷王妃面前也只夸大公子,小时候不懂,但慢慢长大也知道了那时泓岚在帮他收敛锋芒,有很多次在“罚”的过程中都是在帮他精进功力。
当然,大公子也不傻,渐渐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出色的功夫,便愈发觉得泓岚小人嘴脸,对他献媚讨好。安禹是个很正派的人,自然不喜。
“我早便知道,但那时,哪有现在这般潇洒!”
“你倒是潇洒了,那祁霄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让你臭名昭彰,到时候你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从前倒是比现在强。”
“我混迹江湖能有五年了,大多都孤身一人,偶有友人相伴,平素肆意张扬,这才真体会到了所谓潇洒。”
说完这话,二人似有些沉默。
“不管了,吃饭去吧!”
然后,开吃。
酒足饭饱,也意味着要到老狐狸身边伺候了。

今日老狐狸好像心情不错,没有像前几日一样对他吆五喝六,当然没过多久,他便知道了为何这老狐狸心情这么好。

“爹,我来了!”
……这声音……是安然的!居然是老三来了。
安然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了,一面作礼一面嬉笑着说:“儿子见过父王。”
老狐狸嘴含笑意嗔怪着:“这么没规矩!”
两人这样反应倒是出乎子安的预料,印象中,那老狐狸虽不宠自己,可是也并未对其他兄弟几人有什么偏爱,唯一不同的是老大安禹,当然,那不是宠爱,更像是一种严厉教导的期许,难不成自己不在的这几年老狐狸竟转了性?
安然嬉皮笑脸地说道:“嘿嘿,儿子知错了,下回一定规规矩矩的……啊!”他在说话时四处瞟了瞟,自然是看到了我,大喝一声,“这这这……这不是二哥吗?……你你,你是人是鬼?”
看到这对父子刚刚的相亲相爱,子安心中难免不快,正巧这时候玩心起来了,便开始放肆了,他冲着安然,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阴沉沉地说:“自然……是鬼!!!”
“啊啊啊啊啊!”安然吓得躲在了小厮的身后。“你你你别过来!我我,我不怕你!”
靖安王瞪了子安一眼,子安委屈地冲他撇撇嘴。
“好了,然然,这是我新来的侍卫,眉眼处像了你二哥几分,不必害怕。”
安然惊魂未定,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子安嘲讽似地对他笑了笑(话说,子安真没打算嘲讽他,但安然看了,便认定了是在嘲讽他),安然气得两颊红红的,这第一天来军营便出了这样的丑,这口气,安然是忍不了。
“父王,这个侍卫目中无人,藐视上级,您定要好好罚他!”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3 22: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伪更
熬过考试周,楼主还是一条好汉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15 19: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美赛过后更文,说话算话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24 23: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好,顾子安,你目中无人,藐视上级,罚你六个月月银,你可服气?”
子安上前:“属下服气。”
那边安然可是气得跳了脚,“爹!怎么能这么便宜就过去了!”
安王爷语重心长地说:“然然,得饶人处且饶人,先下去吧。”
安然自然不服气,但老爹都发话了,自己也没办法了,狠狠地瞪了子安一眼便气哼哼地走了。
子安心里好笑,面上也忍着,老狐狸好像看出来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顾子安吐了吐舌头,又老老实实地为老狐狸端茶送水了。

“王爷,您说,您都不给我月钱了,便放我两天假可好?”
靖安王眯起眼睛,摇着头,很坚决地说了一声“不”。
“王爷,您给我假吧!”
“……”
“王爷,您仁义善良!”
“……”
“王爷,您这般爱护下属,自然会给我假的!”
靖安王被他烦得受不了:“****嘴,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心思,这几日军营里看遍了找不到白若离就想出去找找对吧?我告诉你,没门!滚出去!”
子安被看穿心思,耷拉着脑袋出去了。
顾子安不可能轻易放弃,靖安王也清楚,便叫了泓岚来嘱咐了几句。
是夜,月黑风高,顾子安赌多疑的老狐狸不会想到他今天就行动,换上夜行衣,带上花楼里的“魅香”跑了。
经过这几日的观察,以及老狐狸的话,顾子安可以六分确定白若离还在军营中,他跟老狐狸打了一年的仗,真的算是比较了解他了,刚刚那番话多半是诈他,让他以为白若离被关在了外面,嘿嘿,老狐狸是算有遗策!
在他这几天观察中,军营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有破绽的,几乎哪哪都找不到人,但是要藏一个人也不是哪都行的,想来想去不过那么几个地方,伙房,粮仓,大牢。
他仔细地打探了这三个地方,却是没有收获。难过,郁闷,子安垂头丧气地月光下晃悠,晃悠这便走进了一个小帐篷边。
无巧不成书。正当子安郁闷得不行的时候,上天给他送了份大礼。只听见不远处两在低声交谈。
“诶,你说,那里面关的到底是什么人呀?”
“嘘,小点声,自然是顶顶重要的人物了,不该我们过问的。”
“可是那两个真的是够烦人的了,仗着有王爷的庇护对我们吆五喝六的,真是不知所谓。”
“你才不知所谓,你知道那两个是什么人呀,那可是王爷的暗卫,深得王爷的宠信,不过是同他们挤了挤,没啥关系的。”
“诶,只能忍了,听说明天就要走了,左右不过就这一晚了,诶。”
老狐狸真是够厉害的,料谁也想不到他竟把这么重要的犯人塞到兵营里面,专专地派了两个暗卫去护着,若不是听了这两个小兵的对话怕真是找不到呀,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子安悄悄地跟着这两个小兵,见他们走进了一个营帐里面,便用小火将帐篷烧出来个洞,把点燃的魅香塞进去。没过多久,子安想着,里面的人恐怕都昏睡过去了,便悄悄地进去了,果不其然,在营帐的内部发现了白若离,怕是被点了哑穴,终日说不出话。子安紧着忙着将魅香解药喂给了若离,并解了他的哑穴,没一会儿,若离便昏昏沉沉地张开了眼。
“嘿嘿,醒醒了!”子安一手拍着若离的脸,一手摇晃着若离的头。
“子安!?你怎么在这!”若离恍若大梦初醒,瞪大了眼睛,一脸吃鲸地看着子安。
“我来救你了,时间太紧了,咱们赶紧走,别误了时候。”子安一边说,一边将他扶起来。
临走看了看屋里的人,都倒成一片,很好。本来子安是不用怀疑的,这魅香药劲儿大得很,一般人不睡个十来个时辰都醒不了,但毕竟是老狐狸的暗卫,内力必然非常人所能及,多防一防总是好的。
眼下子安也不在逗留,携了若离便重了出去。然而,当此时,忽的一记信号弹破了帐顶,在天空中响开了花,子安心叫不好,连连将若离催上了马。
“好兄弟你先走,我来挡着!”
“开什么玩笑,子安我们一起走!”
“不行,我们已经暴露了,你快走,再不走,我们谁也走不了了!”
若离沉默半晌,子安一巴掌拍向了马肚,马便撒丫子冲了出去。
“若离,远走高飞吧,你放心,你的父母我来照顾!我会没事的!”
“子安兄,保重!我会来救你的!”
子安看着愈跑愈远的若离和前面冲过来的兵将暗卫,长叹了一口气,是死是活,还看天意。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29 1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养龙归来,今年美赛有一道养龙的题

记忆残影阑珊2019-01-29 12: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