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职责

楼主:译苒妹 字数:131525字 评论数:18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职责

译苒妹2019-01-23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是您是我师傅的姐妹篇!!

希望大家喜欢!!


楼楼不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


大家还是看文吧!!!

译苒妹2019-01-23 19: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H市公安局,王哲刚从外面回来,瞅了眼蹲在地上的一排高中生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
南宫褚怯怯的开了口“师兄!”又迅速的垂下脑袋!
李凌枫现在是三中的班主任,这个南宫褚就是他的徒弟,今年才上大一!
南宫褚自然是认识王哲的,他在师傅家看见王哲好几次,知道这个师兄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其它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王哲只是看了眼便不在搭理他,“他们犯什么事了?”
一个警察拿着文件走过来“王局!这些学生在酒吧喝酒,还服用了摇头丸!就被带了回来!正要通知他们的家长来领人!”
王哲嘭的站了起来“摇头丸?”
警察似乎没有发现王哲的怒火“小混混准是乱发糖!都是三中的好学生!唉!”
王哲狠狠的瞪了眼南宫褚“南宫褚!我保了!不要给他家长打电话了!”
“局长!这不合规矩吧!”警察先是看了眼南宫褚,又看了眼王哲!
“我就是他的家长!单子我签!保费我出!还有什么问题么?”
警察摇摇头,找出南宫褚的单子,王哲迅速签上名字,看看手表8点多了,就去换了衣服出来!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南宫褚“跟我走!”
王哲开车准备把南宫褚带回自己家,这个小孩家在临市,周末一向是住师傅家的,师傅眼皮底下还敢作,真是包天的胆子!
王哲从倒车镜中看见了紧张的小孩,掏出手机给枫少打了电话“师傅!我下班回家的路上看见褚儿了,我接他吃饭去,今天晚上我留他,就不送去你那了!”
不知对面的枫少说了什么!
王哲笑得很甜“怎么连我们师兄弟联络感情的时间都不给?师傅要不要这么严呀?”
“是是是!褚儿是好孩子!就我是坏孩子!我保证不带他学坏好了吧!”
王哲挂掉电话后,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南宫褚对这位师兄一点也不熟,脾气什么的都不清楚,不过相信王哲一定不会请自己吃饭的!刚才吃饭的话只是为了敷衍师傅用的!
王哲还住在原来的小区,枫少还住在楼下,只是枫少的爸爸妈妈已经搬走了,两人在公司附近买了房子!
书房里的枫少,慢慢的喝着手里的茶水,看着楼下的两个小孩,王哲气势汹汹的走在前面,南宫褚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怎么也不像是兄友弟恭的样子!苦笑着摇摇头,王哲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了,他应该多给王哲一些空间,一点信任,既然王哲说今天晚上南宫褚在他那,自己就没什么不放心的!
进了家之后,王哲狠狠一脚把南宫褚踹翻在地“南宫褚!你怎么敢?”
王哲也不管他,直接去自己的卧室翻了戒尺出来,指着南宫褚的鼻子“裤子脱干净!撑到茶几上!”
“师兄!”南宫褚弱弱的叫了声!
王哲一脚踹了过去“南宫褚!你多大了!有没有是非观念!那东西也是你能碰的?”
南宫褚看着王哲怯怯的开口“师兄!小褚只是好奇,小褚就是一时糊涂!以后不会了!”
王哲又是狠狠一脚踹过去“我不愿意伤师傅的心,但是如果你认为我管不了你,我也不介意跟你去楼下到师傅跟前说道说道!”

译苒妹2019-01-23 19: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王小哲同学翻身做主把歌唱
亲妈同志先呱唧呱唧!

译苒妹2019-01-23 19: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南宫褚知道王哲一定会说道做到,如果再墨迹的话,真的很有可能被拎到师傅家里!只好脱了裤子,双手撑在茶几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南宫褚刚摆好姿势,王哲的板子就兜了风砸了下来,直接让南宫褚从茶几上滑了下来!
王哲也不说话,拎着南宫褚的衣领把他扔在沙发上,“屁股翘起来!”
南宫褚疼的五官都纠结在一起,平时师傅也会动板子,可是从来也没这么大劲过,这个师兄不愧是干警察的,力气这么大!他是真的不敢再拱王哲的火,立刻听话的把屁股翘了起来!
王哲上前一步,摁住南宫褚的腰,也不训话,板子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打了多少,南宫褚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嘴里一直叫着“师兄!我错了了”“师兄!我不敢了了!”
开始的时候还是大喊大叫,后来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小声的求饶“师兄!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看着屁股上被自己摧残的一片狼藉,王哲怎么也不舍得再下板子,板子挪到小腿的上方,瞄准位置“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砸了下来!“阿!”消失好久的惨叫声再次传来,王哲吓得一抖,扔掉戒尺,给小孩检查了下伤势!去卧室拿药,却发现药都已经过期了!
给南宫褚喂了点水,“你乖!师兄出去给你买药,马上回来!你喜欢吃什么?师兄帮你带回来!”
南宫褚喝了点水,才有了一丝力气,看着王哲,气不打一出来,这个师兄,从来没给过自己见面礼!打自己打这么狠!居然以为买点吃的就能打发自己了!“我要吃榴莲,我还要吃螃蟹!我还要吃龙虾!”
王哲无奈的摇摇头“好好好!你乖乖等着!”
王哲带上钱包和钥匙就出门了!
王哲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包零食,一个榴莲,还有一包药!
南宫褚就趴在王哲的床上,嘴里吃着零食,手里玩着王哲的Apple ipad!王哲也由着他,给他擦药!“滋!”“师兄!你轻点!”
“忍忍吧!你这伤不给你揉开了,好的慢!”
南宫褚“噢”了一声!“师兄,螃蟹什么时候可以煮好!”
王哲头上布满黑线,这个时候还想着螃蟹呢!
“你乖了!等你伤好了!螃蟹师兄管你够!”
南宫褚回头望着王哲“就是今天没买喽!”
王哲点点南宫褚的头“你这伤吃螃蟹,还想不想好了?”
南宫褚拽过王哲的枕头趴好,小嘴气嘟嘟的,零食也不吃了,ipad也不玩了!
王哲苦笑一声“等你伤好了,师兄保证螃蟹让你吃个够!现在真不行!”
南宫褚自然明白这身伤吃螃蟹是不可能了,撅撅嘴“等螃蟹吃完了,我再原谅你!”
王哲气笑了,点点南宫褚的头“你这只馋猫!”
南宫褚也笑了“猫喜欢吃的是鱼,我喜欢的是螃蟹!”
王哲摇头苦笑,忽然又正经起来“这事到我这就算过去了,别跟师傅说!”
南宫褚自然知道王哲是为了他好,他是不怕师傅责罚的,可是连累师兄怎么办?“可是!师兄……”
“可是什么可是?没挨够么?这事听我的!出了事我顶着!”王哲手里的活不停,语气里毫不掩饰着对南宫褚的宠溺!
“知道了!谢谢师兄!”南宫褚甜甜的笑了!

译苒妹2019-01-23 22: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3
自从上次王哲打电话说要接南宫褚吃饭后,明显看两个孩子关系越来越近,最近南宫褚三句话里都离不开“师兄”这两个字!本来师兄弟的关系亲近,李凌枫自然高兴,可是王哲的身份过于敏感,而且看王哲宠南宫褚的样子就是毫无底线,毫无原则么,还记得上个星期,南宫褚说王哲请他吃饭,回来之后半夜肚子痛!李凌枫皱了皱眉“你和王哲吃什么了?”
南宫褚捂着肚子“螃蟹!麻辣小龙虾!”
李凌枫一个暴戾扇在南宫褚头上“你们就作吧!”
南宫褚摸摸自己的头,压根不明白自己师傅哪来的这么大脾气,李凌枫瞅了他一眼“王哲他胃不好!不能吃辣的东西,而且螃蟹太寒了,吃太多对他没好处的!”
南宫褚羞愧的低下头“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凌枫也不管他,直接拿着备用钥匙到楼上看王哲!
肚子痛的小孩也收拾好情绪跟着枫少上楼看王哲!
当李凌枫看见王哲蜷缩在被子里冒虚汗的时候,李凌枫气得一巴掌拍在王哲屁股上,身后的南宫褚也吓了一跳,王哲勉强的对李凌枫笑笑,“没事!师傅!我吃了药的!睡一觉就好了!”
李凌枫敢保证如果不是看着王哲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不停的冒汗,这事绝对不是一巴掌就能过去的!
今天晚上王哲过来吃饭,吃了饭就把南宫褚带走,说是今天晚上住他那,李凌枫的头上布满了黑线,看着南宫褚期待的眼神,再加上王哲开的口,他也不好当着南宫褚的面训王哲,只好点头同意了!决定下周南宫褚上学的时候要找王哲好好谈谈!
王哲下了班直接来枫少这里“师傅!您找我!”
李凌枫笑呵呵的招呼王哲吃饭!
吃了饭,王哲主动去收拾桌子洗了碗!才去书房找李凌枫!
“师傅!”王哲规规矩矩的站着,虽然李凌枫很多年没收拾过他,可是他依然能发现李凌枫对他的不满!
“坐吧!”李凌枫笑了笑!
王哲也不矫情,就在李凌枫对面坐了,“怎么了?师傅?”
“跟你谈谈!”李凌枫抿了口茶!
“嗯!师傅!您说!”
“是关于褚儿的,最近你们走的很近?”
王哲噗呲一声笑了“他最近喜欢黏着我一起玩!师傅要不要这么小气?”
李凌枫狠狠的瞪了眼王哲“你们只是玩一玩,我没意见!可是你不能因为宠着他就没有底线没有原则,毕竟你的身份在那!”
王哲丝毫没发现李凌枫的火气“我的身份怎么了?我把褚儿当弟弟对他好怎么了?不就是一顿饭么?花几个钱也就是了?过了这么久了,师傅怎么还要追究!”
“啪!”李凌枫一拍桌子,“王哲!”
王哲嗖的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弯腰看着枫少“师傅!我真的不明白,我的身份是敏感,可是我就不能有我的私人生活了么?褚儿就是一个孩子,还是个好孩子!我对他好怎么了!”
李凌枫也站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有心人看见你跟褚儿的关系,会大作文章,有的人会为了讨好你,百般的对褚儿好的,有的人为了报复你,会百般的为难他!”
王哲毫不掩饰自己对南宫褚的宠爱“那又怎么样?褚是个聪明孩子!有底线有原则,谁要是想通过他在我这里拿什么好处,他第一个不同意,当然如果有人敢为难他,我这个师兄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译苒妹2019-01-24 19: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4
李凌枫狠狠的一拍桌子“王哲!我的规矩你都忘没了是么?”
“王哲不敢!可是!师傅!王哲就是想不通,我是公安局局长,我就不能对喜欢的人好了么?”王哲也嗖的站直!
“你宠着他我没意见!至少要有底线,有原则!你说说你自己的胃,多少年没犯了?”
“不就是一次嘛!褚儿也就提了这一个要求!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他呢?”
看着王哲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李凌枫实在是气不打一出来“王哲!我告诉你!既然我苦口婆心的劝你,你不听,下次我非当着他的面收拾你!”
王哲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也不说话!
本来李凌枫以为自己这次和王哲的谈话虽然不太愉快,但是王哲一定会收敛一些的,没想到周末,王哲再次提出要把南宫褚带回家的要求,李凌枫的眉毛都竖了起来,我管不了王哲,还管不了你南宫褚了!!
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语文练习册“南宫褚!你的语文作业!解释!”
南宫褚瞬间站直身子,自己的语文练习册向来不填基础默写题,语文老师也从来没找过自己,自己以为老师是默认的!可是看着李凌枫的样子,今个儿是不好过了!
李凌枫瞪了王哲一眼“今天晚上我有事跟他解决,恐怕不能去你那了!”
王哲站在原地,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南宫褚!
南宫褚却带着讨饶的眼神看着王哲!
王哲硬着头皮向枫少求情,“师傅!我跟他说!今天晚上保证把作业做好!”
李凌枫把练习册扔在王哲怀里“自己看!还敢给他求情!说说他这个毛病是不是你惯的!”
王哲接过练习册翻了翻,臭小子胆子也太大了些,师傅眼皮底下,练习册哪由的你挑着做,真是不要命了!
王哲真的很想拉腿就走不管他,可是又不忍心把他扔给暴怒的枫少,他当然明白,枫少火气这么大,也有部分自己的原因!硬着头皮“师傅,今天我把他带走,我看着他把练习册补完!”
李凌枫狠狠的瞪了眼王哲就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从抽屉里翻出一把戒尺,指着南宫褚“裤子脱了!”
王哲上前两步拉拉枫少的胳膊“师傅!”
枫少甩开王哲的手“南宫褚!没听见?”
南宫褚怯怯的叫了声“师兄!”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王哲快走,别在求情了!
王哲叹了口气,微微的欠了欠身转身离开书房!
王哲在客厅听着书房里的训话声,和“啪啪”的板子着肉的声音,几次走到书房门口,都没敲门,狠狠心只好出门准备去超市给小孩买些零食!王哲也是上次动手之后才知道南宫褚喜欢吃零食,尤其是甜食!
等王哲回来的时候,看见书房的门开着,人已经不在了,知道师傅打完了,就把零食往身后藏了藏,
李凌枫拿着伤药白了王哲一样“我都看见了,还藏什么藏!”
王哲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师傅!”
“你就惯吧!”李凌枫踹了王哲一脚!
从那以后李凌枫也知道管不住王哲和南宫褚,也由着他们,他知道如果关系到原则的事,他们两个一定不会胡来的!

译苒妹2019-01-25 20: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打个广告
这篇文的上部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翻一翻



译苒妹2019-01-26 07: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5
李凌枫去临省交流教学理念,高一五班的学生可算是得到喘息的机会,以前李凌枫看得紧,现在可算是野了心,恨不能把以前没玩的时间全部追回来,每天都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的!
代课的老师是一个女老师,压根压不住这群孩子,说了几次,效果寥寥无几。
很快就是月考,“小褚!小褚!选择题答案!”
南宫褚拿出纸笔飕飕的写下“DDCAB BADCD ACCBD CABDD”
刚把纸条折起来,还没送出去,就被监考的老师逮个正着,因为班主任不在,监考老师直接连人带小抄加卷子全部带到英语组办公室!
陶仕旭如今是英语组的组长,看见被带进来的小孩,眉头皱了皱,南宫褚他自然是认识的!
如今他倒是想听听他怎么解释!
首先发难的是南宫褚的英语老师“南宫褚!你们班主任不在,你怎么可以考试作弊呢?”
“我没有作弊!”南宫褚轻轻的回了一句!
“这个是怎么回事?”英语老师拿着面前的小抄!
“这是我自己的答案,我抄着玩的!”南宫褚淡淡的回了一句!
陶仕旭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小子不老实!
“李老师走后,你的状态很不好,英语作业完成的不是很好!是不是怕考不好李老师回来骂你呀?”李凌枫管南宫褚严,这是众所周知的,英语老师以为南宫褚怕考不好挨李凌枫的罚所以才作弊!
“没有!我没有作弊!眼见为实!老师请问你看见我作弊了么?”南宫褚有点急了,这个老师是不是傻,他的笔记认不出来么?
“唉!你这个孩子,我就是问问你,你怎么可以这个态度?”
“如果是我做的,我自然有勇气承担,如果不是我做的,请你不要把这些肮脏的想法强加在我头上!”
“你!”
陶仕旭听不下去了,走过来踹了南宫褚一脚“跟你老师道歉!”
南宫褚自然认识陶仕旭,那可是他师爷,就因为陶仕旭在这,所以他才更加卖力的解释自己没有作弊的事实,因为陶仕旭的一句话盯的上他十句话,如果陶仕旭相信他没有作弊,李凌枫那根本就不用他解释,如果陶仕旭说他作弊了,李凌枫连审都不会审,直接拿藤条抽!
这时被陶仕旭踹了一脚,南宫褚委屈了,盯着陶仕旭的眼睛“我没有作弊,凭什么让我跟他道歉!”
陶仕旭把面前的小抄扔在南宫褚的脸上“我管你有没有作弊!三中的考场上什么时候允许出现小抄的?没有作弊就可以在办公室对老师出言不逊,大喊大叫?没有作弊你作业完成的不好有什么资格跟老师叫嚷,你师傅不在,没人管得了你了是么?”
陶仕旭直接掏出手机给李凌枫打电话“在哪呢?”
刚被王哲接上车的李凌枫笑了笑,老班这是掐着点打来的!“刚出车站!”
“来学校把你小徒弟接走!”
“他怎么了?”
“你不在他不好好写作业,考试作弊,还跟老师顶嘴!”
“我没有”站在一旁的南宫褚看着陶仕旭眼睛都红了!
陶仕旭压根不搭理他,直接挂断了手机!
车上的李凌枫揉揉额头,骂了句“不省心的混小子!”
王哲多少也听见陶仕旭的话,调转车头回学校!

译苒妹2019-01-26 16: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6
李凌枫推开办公室的门,直奔南宫褚而去,狠狠一脚踹了上去“道歉!”
南宫褚被踹翻在地,撑着地砖爬了起来!怯怯的叫了声“师傅!”
李凌枫也不说话,就是冷冷的盯着他!
在李凌枫强大的气场下,南宫褚率先缴械投降,标准的90度鞠躬,停留10秒“宋老师对不起!”又面向陶仕旭,同样的10秒钟90度鞠躬“陶老师对不起!”
南宫褚站直身子“可是我没有作弊!”
李凌枫又是狠狠一脚踹了上去,拿起纸笔飕飕的给南宫褚开了假条“你师兄在下面,上车等着!”
南宫褚擦擦眼角,接过李凌枫递给他的请假条,甩头就走!
李凌枫先是跟宋老师了解了情况,然后带着南宫褚的英语试卷,作业和小抄,又跟任课老师要了南宫褚所有的卷子,包括考完的和没考的!
王哲看着南宫褚红红的眼睛,心疼了,问明了情况,知道这小孩今天不好过了,想当初自己跟老师顶嘴,过了好几天师傅火气依然不减!
南宫褚拉拉王哲的胳膊“师兄,我真的没有作弊!”
王哲轻轻的瞟了一眼“那小抄怎么来的?”
“有同学管我要答案,所以……”
“所以小抄是你准备好给同学抄的!”
南宫褚也发现王哲的脸色不好,点了点头,没敢说话!
王哲气笑了“少爷是第一天上学,还是第一次考试?在考场上,你抄别人的和别人抄你的有什么本质区别么?都是作弊!”
南宫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在自己印象中除了师兄从警局把自己带回来那次,师兄从来没这么凶过!
王哲看他的样子,怎么也舍不得骂了,反正有师傅管着他,自己只管宠着就是了!
“你一会儿不要跟师傅顶嘴,好好跟师傅认错,千万别再拱师傅的火了!”
王哲还没有嘱咐完,李凌枫就上车了,王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直接开车送李凌枫和南宫褚回家!
进了客厅之后,李凌枫一脚把南宫褚踹翻在地,“我才走了8天,你好大的胆子!”
“师傅!”王哲看李凌枫还要上去踹,赶紧把南宫褚挡在身后!
“你还敢过来拦着?没有你惯着他敢么?”李凌枫抬腿狠狠的踹在王哲腿上!
王哲回头瞅瞅躺在地板上的小人,“师傅,我不拦着!褚儿是该罚!可是师傅至少给他个机会,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别冤打了他!”
李凌枫往一边推了推王哲“你给我起开!那么多老师都看见他对老师无理,还想解释什么?当初你跟老师顶嘴我怎么罚你的?忘了?没关系,今个儿也给你提个醒,看我不扒了他的皮!你不怕拱我火就继续拦着!”
王哲拉着枫少的胳膊“师傅!不是小哲非要拦着你!只在气头上动家法对褚儿来说未免有失公平!”
枫少甩开王哲的手,指了指南宫褚的鼻子“书房跪着去!”
看南宫褚进了书房之后,李凌枫才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王哲很乖巧的给师傅倒了杯温水“师傅!”
李凌枫瞪了王哲一眼“你就护着他吧!混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

译苒妹2019-01-26 19: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办法!
谁叫卡拍是传统来着

译苒妹2019-01-26 19: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7
李凌枫把水喝了就直接来书房看南宫褚,南宫褚跪的端端正正的,毕竟他也知道这事是触碰到师傅底线了!
李凌枫也不训话,让南宫褚褪了裤子撑着,板子“啪啪……”的就砸了上去!
王哲不安的在客厅走来走去,几次走到书房门口都忍住了,看看手表师傅已经进入半个小时了,敲了敲书房的门“师傅!”
李凌枫停了停手中的板子,冲着门口的方向喊了一声“走开!”
王哲扭动了一下门锁,居然是反锁的!王哲退后两步一个缓冲,把门撞开了,拦在李凌枫前面“师傅!你别打了!褚儿知道错了!”
李凌枫狠狠一脚踹在王哲大腿上“王哲!你好大的胆子!”
王哲瞅瞅趴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的南宫褚,和那惨不忍睹的臀肉,王哲是真的心疼了!嘭的一声跪在枫少面前“王哲无理,甘愿受罚!可是褚儿不能再挨了!请您手下留情!”
枫少手中的戒尺冲着王哲的后背就砸了下来!“想挨打还不容易!收拾了他马上就轮到你!惯得你们没规没矩的!”
砸了五六下,枫少绕过王哲,来到南宫褚身后,抬高板子,王哲死死的抱住李凌枫的腰,看着还趴在沙发上的南宫褚“傻了你!快跑!”
南宫褚“啊!啊!”两声,狠狠心提上裤子忍着痛跑了出去!
看着小师弟跑远了,王哲重新跪在李凌枫的面前!
李凌枫手中的戒尺点点王哲的手“伸出来!”
王哲把双手伸直,李凌枫手里的戒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砸了下去,“王哲是不是觉得我舍不得罚你!”
“王哲不敢”王哲低垂着脑袋,手依然是伸的直直的!
李凌枫把南宫褚所有的卷子都摔在王哲怀里“既然拦了我,那么你自己去教去!下次再犯我手里,我直接收拾你!”
王哲站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是!谢谢师傅!”
王哲收拾了卷子就准备上楼看南宫褚!
“站着!”枫少突然拦住了王哲!
“三天!自己告诉我,砸我门这事怎么罚!”
王哲恭恭敬敬的欠身行礼“是!”,才带着南宫褚的卷子离开!
王哲回家之后发现那小家伙在自己床上趴着呢,拿着碘酒和伤药细细的给他清理伤口!
“师兄!你轻点!疼!”南宫褚疼的冷汗滋滋往外冒!
“忍着吧!看你还敢不敢了!”话虽这么说的,王哲还是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
“师兄!你说师傅是不是失望了,不想管我了?”枫少刚才的绝情真的让南宫褚害怕了,如果不是师兄拦着师傅可能会打死自己吧!
王哲轻皱着眉,揉揉南宫褚的碎发“别怪师傅!打了你,他比谁都心疼!你呀!一会儿好好的去跟师傅认错听到没?”
“就怕师傅现在不愿意搭理我了!”南宫褚有点不太乐观!
听到防盗门开启的声音,王哲知道是师傅来了,毕竟自己家的钥匙除了远在B市的父母有之外,就只剩下师傅和这个小师弟,看来师傅是不放心了!
枫少进来看着小家伙布满楞子的臀肉,再大的火气也没了!

而南宫褚看见枫少来看自己,顿时钻进枫少的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枫少慢慢的顺着小家伙的后背“不哭!不哭!”
王哲知道师傅是有事要跟这个小师弟谈!非常贴心的退了出去,把卧室留给他们师徒谈心!

译苒妹2019-01-26 21: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卡拍了!
不许再有意见了!
潜水的都出来夸夸勤快的楼楼!

译苒妹2019-01-26 21: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8
王哲知道师傅在卧室教育小师弟,罚肯定是会再罚的,可是师傅一定不会在跟南宫褚动手,就安心的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一直谈了半个小时枫少才出来“人我交给你!你也知道我出差刚回来!事挺多的!”
“嗯!师傅放心!”王哲边打游戏,边回了句!
李凌枫夺过王哲的apid“别完了!尤其不能惯着他玩!”
“是!长官!”王哲站起来敬个军礼愉悦枫少!
枫少也懒得搭理他!直接走人了!
王哲进屋看了眼南宫褚,把语文卷子递给他,“好好做!错了一会儿要从手上找回来的!”
王哲难得的端起师兄的款儿,南宫褚还是害怕的,毕竟上次挨的打仿佛还在昨天,记忆犹新!
南宫褚拿着王哲的小书桌认认真真的写着语文卷子,王哲就坐在书桌前判南宫褚的英语和数学卷子!
等南宫褚做完最后的化学卷子,王哲迅速的判完!
语文128 数学147 英语131 物理118 化学94 典型的偏理,文科差了些!
王哲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这语文和英语有点差强人意了!”
“我文科一直都不好!”南宫褚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
“啪!”王哲狠狠的给了小孩一个暴戾!“师傅眼皮底下还敢偷懒耍滑!这语文古文解析是书上的基础知识吧!”
“我就是不明白,我们21世纪的青年不畅想未来,成天缅怀古人的诗词有什么意思!”南宫褚抱怨了一句!
“你哪来的这些歪理!惯的你!卷子改好了!还有你这语文!每个星期两篇古文三首诗词,背诵默写解析包括创作背景,作者简介!从初一的开始,每周我检查!”
南宫褚额头布满黑线“师兄!”
“如果我管不了你!你也可以去找师傅!”王哲也是有底线有原则的!平时他可以惯着南宫褚,可是有的事情他还真不能让南宫褚稀里糊涂的!
“不用!听您的!师兄说了算!”南宫褚很快的分清了利弊,这师兄虽然凶,可是毕竟一个星期只有周末才见面,最多只能凶两天,可是如果师傅知道自己基础知识不扎实,天天呆在他眼皮底下,恐怕没几天能安生坐着了!
王哲也笑了,这小家伙不傻!这么快就分清利弊!
王哲的工作电话响了起来,他今天请假去接师傅了,公安局的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什么重要事情是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的!
接了电话王哲飕的一声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配枪就跑了出去!
南宫褚愣愣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译苒妹2019-01-27 16: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王哲还有点师兄的样子!
毕竟已经24岁了!成熟了!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也许王小哲同志到了80岁
还是师傅眼中总闯祸的王小猴!

译苒妹2019-01-27 16: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9
当王哲驾着奔驰C200来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挤满了记者和群众,公安民警正在维持秩序!王哲晾了身份证明直接进去,随后就有负责案子立刻过来汇报工作!
“王局!楼上只有一名犯罪嫌疑人,有民警发现他偷手机,却让他跑了,随后该名男子劫持了一名孕妇在天台!现在狙击手已经就位了!”
王哲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只是一个扒手!狙击?谈判专家呢?”
“谈判专家还在路上!王局!那个孕妇情况不太好!”
王哲点了点头!“我去看看!”飕飕的就往天台跑!
王哲跑上天台“你冷静点!我是公安局局长王哲!你先放了孕妇!有什么要求跟我提!”
“后退!后退!放我走!”男子用刀抵在孕妇的脖子上!
“你只是偷盗而已!伤了人性质就不一样了!”王哲慢慢后退一步!
“你也知道我只是偷盗而已!那么多杀人犯你们不去抓!我再说一遍!给我一辆车!放我走!”男子的刀又抵了抵!
王哲看孕妇的脸色苍白,脖子已经出现点点血丝!看来不能等谈判专家了!
“放了他!我做你的人质!”王哲把手枪掏出来,脱掉外套!
“你!”
“没错!你没看见这位太太已经撑不住了么?如果他出了事你麻烦就大了!你不就是想逃么?挟持我,你的机率还大一些!”
男子想想王哲说的有道理“那好,你双手举高放在头顶慢慢过来!我才能放她走!”
王哲照做!
王哲看孕妇被送上救护车带走,才把心放回肚子里!胳膊往后一撞制服了男人!只是在慌乱之中男子的刀桶在王哲的肩膀上!
王哲伤在肩膀上,不能开车,只好找民警开车送到医院!
陶仕旭有一个学生正是市中心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叫方俊!王哲就是被送在他手里!
给王哲处理伤口后,方俊面无表情的宣布“你们局长需要住院!去办理住院手续!”随后吩咐护士需要注意的事项,在这之间一句话都没跟王哲说过!
王哲愣愣的,这个小学长一向是平易近人,今个儿是哪个神经答错了!一直到方俊吩咐完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哲才反应过来“学长!”
方俊面无表情的走到王哲的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王局有什么吩咐!”
“学长!我不能住院!”王哲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方俊!
“嗯!您接着说!”方俊双手抱胸看着王哲!
“这事别告诉我师傅和老师!当然也不要告诉陈宇哥和瀚文哥!”王哲丝毫没发现方俊的不满!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吃药还是打针!住院还是随诊你都自己说了算,还要医生干嘛?还有王局长英勇就义的壮举都上新闻了,你还叫我瞒着?怎么想的你!”做医生的把身体看得比一切都重,平时他都挺喜欢这个小学弟的,看见他受伤真的很紧张,现在看王哲没事了,也没必要再忍着气!

译苒妹2019-01-27 18: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译苒妹2019-01-27 19: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10
王哲被方俊训得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学长你不要夸大我的伤势,别叫我住院好不好!”
方俊点了点头“不想住院签张单子就可以!”
方俊随后就去看诊台取了一张表格回来递给王哲!
王哲接过来一看
病情严重医生建议留医,患者私自离院,出现任何后果医生和医院概不负责!
王哲苦笑,签上自己的大名!递给方俊!
方俊接过单子点了点头“王局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半个小时之内老师和你师傅都会收到这张单子,王局还是跟他们解释吧!”
王哲是真急了,拽了方俊的胳膊,扯到肩膀的伤疼的眉头都皱在一起!“学长!我不走!我住院!我住院还不行么!”
方俊点了点头,把单子扔给王哲转身就走了!
王哲苦笑自己这个小学长是什么时候变得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
不出半个小时李凌枫就来了,他在家准备交流会的事情,收到方俊的电话,说是王哲受伤了,换了衣服直接开车来了医院!
第二个来的是宋瀚文,他现在是一名律师,有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同时也是恒睿集团的首席法律顾问!
他是从新闻上看见王哲受伤的!交代了手头的工作,就去了医院!
宋瀚文来的时候,只看见李凌枫冷着一张脸再骂人,“我告诉你阿!我不是来探病的,我是来骂人的!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公安局长抓个贼,怎么就把自己抓到医院里了!”
王哲笑了笑“这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我这也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李凌枫气得掐着腰“你笑?你还笑?你笑是啥意思,你以为这是伤在我胳膊上呢?”
王哲摇头苦笑“不是师傅!我没啥意思,你说你板着脸在骂人,我哭,好看么,被人看见了,你说像啥?”
宋瀚文敲了敲门,推门进来“枫哥!学长怎么说?”
李凌枫没好气的回了句“没事!这不离心脏远着么?看他样子,像是有事的样子么!我还有工作可没空搭理他!”说完就走了!
“唉!师傅!”王哲看李凌枫要走,着急的叫了声,只可惜枫少连头都没回!
宋瀚文看着王哲吃瘪的样子非常好笑“看你这伤也没什么大碍!等观察两天,学长放你回家你再跟他道个歉不就得了么!”
“讲那么容易阿!”王哲白了宋瀚文一眼!
“大不了让他打一顿呗!”宋瀚文也笑了,他倒是真的觉得王哲该打,堂堂公安局局长,手底那么多人,自己还主动去给人家当人质,怎么不知道保护自己呢!
“敢情打不是挨在你身上,你不疼!”王哲白了宋瀚文一眼!
宋瀚文笑了“我觉得,枫哥打你就对了!你手底那些人是干嘛的?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得得得!崩教训我了!你们想说的话,我都知道!可是你知不知道,那个孕妇如果再晚送来一会就会有生命危险的!到时候可能一尸两命!”
宋瀚文懒得搭理他“你就有本事冲着我吼!有本事你跟老师和你师傅吼去呀!”
王哲也没声了,拽过床头的枕头就砸了过去“我可是伤员,还有没有同情心!”
宋瀚文又把枕头砸了回来,“没关系!趁着现在伤不太重还能得瑟两天!”
王哲从床上跳起来把宋瀚文压在床上“服不服!服不服!”
宋瀚文一使劲,转身把王哲逼到墙上,一手摁住了“就一只胳膊还敢挑衅我!”

译苒妹2019-01-28 11: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宋瀚文同学说的非常有道理,趁着还没挨打,先得瑟得瑟!
如果挨了打,想得瑟也是有心无力!!
祝大家小年快乐!!

译苒妹2019-01-28 11: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11
两个人在病房里大打出手!
就在这时方俊领着陶仕旭和陈宇来了,看清病房里的情况,陶仕旭笑了,冲着方俊问了句“最近医院的空床位很多?”指了指王哲“你看他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王哲规规矩矩的站在陶仕旭前方一步远的地方,垂着脑袋不敢说话!
陈宇也笑了,把两个猴孩子扔的枕头摆好,把床收拾整齐!
陶仕旭训了几句,也不在管他,就和方俊走了!
王哲拉着陈宇的胳膊“陈宇哥!”
“干嘛?”陈宇坐在病床上玩手机,也不看他!
“帮我搞定一个!”
“不的!”
“你就帮我一次嘛!”
“不的!”
“你就不怕我被他们吃了!”
“吃就吃了呗!”
陈宇始终没从游戏里抬头看王哲一眼!
“瀚文哥已经答应帮我搞定一个了!陈宇哥那么宠我,一定会帮我的对么?”
陈宇抬头看了眼宋瀚文“噢!”
宋瀚文大喊冤枉“陈宇哥!你别听这只猴子瞎说!我这次在帮他说话,我就是脑袋被门夹了!”
王哲气嘟嘟的坐在床上“好!你们就看着我被他们打死算了!”
陈宇轻轻的挑挑眉,没搭理王哲“瀚文!饿了!叫上学长出去吃晚饭了!”
“走呗!”宋瀚文笑了笑!
“唉!”王哲气得在病房直跺脚!
晚上方俊一个人回来的,给王哲带了喜欢吃的饭菜“都是你喜欢吃的!”
王哲嘟着脸“谢谢!”就在小桌子上吃饭!
方俊气笑了,他还有脾气了!坐在王哲对面看着王哲吃饭“小家伙!你还有脾气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紧张你!”
“学长!你也知道如果那个孕妇再晚送来一会会有生命危险的!”王哲努力咽下嘴里的饭菜!
“那你也不能以身犯险呀!如果出事了怎么办?劫持人质!狙击手呢?”
“如果命令狙击手开枪,那个男人就毁了!他是做错事,难道我们连改正的机会都不能给他么?还有那个孕妇,他会受惊过度!”
“那也用不着你自己亲自出马吧!”
“没事!一个扒手!我有十足的信心!”
“那这是怎么回事?”方俊指了指王哲的肩膀!
“我这不是没什么大碍么?是你们太紧张了!”王哲看看自己肩膀上的绷带!
“紧张你是在乎你!你知不知道!”方俊点点王哲的额头!
“是是是!”王哲无奈,如果不是知道他们在乎自己才懒得跟方俊解释这么多呢!
三天,当王哲回家的时候,胳膊的伤还没好!陪伴自己进十年的那把戒尺规规矩矩的摆在自己的书桌上,看到它的第一眼,王哲身后的两团肉不由自主的绷紧了!

译苒妹2019-01-29 14: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