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代嫁(古风,甜宠)

楼主:墨璃倾怜 字数:44708字 评论数:11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耽美,古风,大概甜宠,脑细胞不够,写不来权谋。



墨璃倾怜2017-10-14 21: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更新不定时

墨璃倾怜2017-10-14 21: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文文没码完,明天发出来吧

墨璃倾怜2017-10-14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少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常锦潇被自家家丁吓得一口酒呛在嗓子眼里,咳个不停,身侧的美人体贴得递上一杯茶水,常锦潇止了咳,不悦得翻了个白眼“什么事大惊小怪!”
“小姐要自尽!”
常锦潇一把推开怀里的小美人,“不早说!”从窗户上直接跃出去,一路跑回常府。
常家乃前朝将门之后,常府大公子常锦扬又是开朝功臣,官拜从二品镇国大将军。
不同于常锦扬,常锦潇作为前朝将门之子,即使在最后,大势已去,绝无逆转可能的时候,仍然上了战场,势与国家共生死。坊间传言,常锦潇率兵半年连收五座城池,最后连枋一役,遇常锦扬,兄劝弟降,弟斥兄叛国贼,终被兄一箭穿心,惨死连枋。
事实上,常锦扬放冷箭的时候,也是慎之又慎,生怕一个不注意,真把常锦潇给射死了。
常锦潇也乐得做一个已死之人,每天戴着半片面具,有着满满的神秘感,他觉得自己帅爆了。
常媛惜站在凳子上,梁上垂下一条白绫,一脸焦急得问着门外四处张望的秋霜“秋霜!哥哥还没到么?”
秋霜看着对他比手势的冬雪“来了来了,少爷来了!”说着就赶紧进去拉着常媛惜,挤出几滴眼泪“小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常媛惜一个不稳,脚下的凳子被她踢倒,一不小心就假戏真做了,一旁的秋霜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白绫就被飞进来的叶片划断,常锦潇赶紧抱住她,让她坐在凳子上,给她倒杯水压压惊。
“诶呀!我的傻妹妹,你这又是怎么了?隔壁二狗子欺负你了?”
常媛惜好不容易酝酿出来了感情被常锦潇一句话给生生憋了回去。
“周郎有名字!不许你这样称呼他!”
常锦潇挑眉,一脸不爽“那小子把我心尖宝贝都骗走了,还不许我不高兴?所以,你这是闹哪一出?”
“今日,宫里差了人来。”常媛惜让侍女都下去,关上了门,把圣旨拿了过来,递给常锦潇。
常锦潇把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放在桌子上,拿起圣旨,“那老***去年不是刚选完妃么?”
“哥哥看了再说。不是皇上……是……是泓王……”常媛惜悠悠长叹,拼命挤眼泪“我与周郎情投意合。”
常锦潇展开圣旨,看了一眼,随手往后一扔,面色凝重“泓王?常锦扬怕是疯了,竟然让你嫁给他!”泓王萧璟砚那是个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日日流连青楼不说,府中更是妾室成群,侧妃也一抓一大把,
“怎么办啊……”常媛惜绞着帕子,不知所措。
常锦潇摇摇头“你知道的,我从来想不到什么好主意。”他有想到抗旨,可是总有被抓住的那一天,到时候,谁都得死。
常媛惜眸色暗了下来,撇撇嘴,这回真的要哭了。
常锦潇把她揽在怀里,“去了那也好,有常锦扬那个镇国将军在,想来也不会太受欺负。”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随随便便嫁给根本没见过的人!他常锦扬不过就是个庶子!凭什么左右我的婚姻大事!”
常锦潇安慰得轻抚她的背“哪还有什么嫡子庶子啊……咱们能活着,都是因为他啊……没有他,我们早就死了。去了他那,不比在家,小脾气都收敛起来,切记要守规矩。”
“你答应过我……你答应过我会护住我的……你说话不算数!你骗我!”挥起拳头打着常锦潇,脸上挂着泪痕。
常锦潇无奈至极,常媛惜是他心尖上的人,是他最宝贝的妹妹,如今却让她嫁给一个……那样的人……
常锦潇将她送到都城外,“惜惜,哥哥只能送你到这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哥哥……”常媛惜下了马车,眼泪已经晕染了妆容,“媛惜……”
常锦潇微微一笑,打住了她的话,正色“常锦扬派人来接你了,不许和大哥吵闹耍脾气,大哥做事自有他的道理。”
常媛惜出嫁的那天,才见到常锦扬,那种淡淡的疏离让常媛惜格外难受。
“我与泓王交好,他不会难为与你。”
匆匆见过一面之后,常锦扬日常消失,常媛惜埋头大哭。
“小姐,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哭不得,哭不得……”
“你们出去,给我一柱香……让我静一静……”
常媛惜直勾勾得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拿下头上的发钗就要往脖颈上刺。
“你打算死在常府?”
熟悉的声音让她停了手,环顾四周,“哥哥……”
常锦潇缓缓走出来,易了容,缩了骨,“别说哥哥不疼你,二狗子在城外等你,换了衣服,和他走吧……我替你出嫁,出了事,哥哥扛着。”把自己惯用的面具戴在常媛惜的脸上“此次一别,永不相见。”

墨璃倾怜2017-10-15 12: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街上热闹得很,泓王侧妃不少,却没有哪一个仪式如此隆重,虽然比不得正妃的迎娶规格。
常锦潇蒙着盖头,随他们折腾,下了轿,拜了堂,送进了西苑,一趟走下来,真心累。头上饰品太重,索性摘下来扔到一旁,桌子上吃的不少,饥肠辘辘的常锦潇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瓜果。
二狗子求了他好几天,耳根子都被他说软了,一冲动,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现在只能是能瞒多久算多久,给惜惜他们争取时间。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往酒里放了迷药,把头饰重新安头上,盖头盖起来,假装很女人得坐在榻上。
萧璟砚站在门边,打量着常锦潇,总感觉怪怪的。“武将家的小姐都长你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长这样子怎么了!常锦潇白眼快翻上天了“王爷何出此言。”故意放柔的声音成功的恶心到他自己。
萧璟砚直接扯下盖头,带着几分玩味“身材不怎么样,脸倒是不错。”
常锦潇面上毫无波澜,心下已经被吓到了,萧璟砚他是见过的,在连枋一役时,那个时候常锦扬还是他麾下谋士。
萧璟砚粗暴得扯下头上的一堆饰品,扔在地上,一把推倒常锦潇,以一种无比暧昧的姿势压着他,眼睛直勾勾得盯着那张格外精致的脸。
常锦潇有种不好的预感,侧过头去,尴尬得很“王爷……您还没喝……”
“本王不想喝!本王还在想,传闻这常府的嫡小姐倾国倾城,玲珑有致,怎么实际和传闻差距如此之大。除非,你根本就不是她!”萧璟砚捏着他的下巴,锐利的眼神不停地在他脸上刮着,倏得冷笑一声,扯下他脸上那层假皮,“常锦潇?!你不是死了么!”
这是不是太快了点!这和想的不一样啊!常锦潇有点转不过来弯,在萧璟砚要杀死人的目光里坐起来,想了想,心不甘情不愿得跪下去,随口扯个谎,不能连累惜惜“常小姐有恩于草民,草民见她不愿,便自作主张……”
“好一出兄妹情深啊!”本王还能吃了她不成!萧璟砚微眯着眼睛,攥着拳头,嘎吱嘎吱作响。
“王爷高抬草民了!草民不敢与常小姐攀亲!草民三年前坠崖,得常小姐照料……”
萧璟砚一掌拍桌子上“你当本王一无所知?!昭然!去把常将军给本王请过来。”

墨璃倾怜2017-10-15 21: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安以楠将药草放进香囊里,封好口,交给嬷嬷“听闻王爷近来寝不安席,虽然不能为之分忧,却也想尽些绵薄之力,特地做了安神的香囊,劳烦嬷嬷交予王爷。”
“安侧妃有心了,要不怎么说王爷最喜欢的就是您了。”沈嬷嬷满脸笑意,毕竟王府后院的女人众多,最得王爷心意的就是眼前这位安以楠安侧妃。在她看来,这王妃之位怕是非安以楠莫属了。
送走了沈嬷嬷,安以楠端坐在桌前,拿起桌角的书,“新进府的常侧妃那边怎么样了?”
“王爷在呢,听荷叶说王爷似乎是生气了,差昭然去请常将军来。”兰草掩嘴低笑。
安以楠微微扬唇,语气轻快了不少“王爷的性子我是了解的,他最讨厌的莫过于此。”之前的蒋絮絮就是一个先例,再得宠最后还不是因为给王爷下了合欢散而被王爷送去充了军*妓。王爷素来与镇国将军交好,常媛惜进了王府怕是没那么简单。这王妃之位,安以楠志在必得,断然不会让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抢了她的风头。
合欢散被混进了香料中,空气中的香气足足得掩盖了合欢散本身的气味。等到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了不该有的感觉。

墨璃倾怜2017-10-16 13: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璟砚有些烦躁,如果眼前是个女人,他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忍着。
常锦潇本身呼吸就慢,看萧璟砚眼睛已经染上了几分色*情,屏个气,倒还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把焚香的小香炉顺窗子扔出去。
萧璟砚不开心了,他在这忍得难受,偏偏某人什么事都没有!
常锦潇把窗子关上,回身正好撞上萧璟砚,瞄了一眼萧璟砚身下,有些尴尬“要不……我去给您找几个妹子?”
“本王觉得,新进府的常侧妃就不错。”
“……”常锦潇皱眉,直接推开他“开什么玩笑!”他是男的!
萧璟砚有些吃痛,常锦潇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萧璟砚“别告诉我你不会武????!”哇!常锦扬是怎么甘心给个一点内力都没有的人做手下的!脑子进水了吧。
萧璟砚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什么毛病!常锦潇翻了个白眼,捡起桌子上的假皮,看了看“不能用了……”自己一身嫁衣,满大街跑太显眼了。反正等等常锦扬就来了。
“常将军若是来了,就让他直接回去。”萧璟砚一脸的不爽,吩咐了侍卫,直接去东院辉星阁。
安以楠还坐在窗边读书,偶尔侧目窗外,王府里耀目的红灯笼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又来了一个人,要夺走她的泓王殿下。
“还在看书?”萧璟砚声音很温柔,目光炙热得很。
安以楠有些恍惚,忙起身“殿下怎么来了。”
萧璟砚将她揽在怀里,低头在她耳侧轻语“莫不是,不欢迎我?”
常锦扬莫名其妙得站在西院门前,萧璟砚叫他来又让他回去??!
什么毛病!

墨璃倾怜2017-10-16 21: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勤劳的我发了二更

墨璃倾怜2017-10-16 21: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常锦潇巴巴的等着常锦扬领他回家,桌子上的吃食都被他一扫而光,天都蒙蒙亮了,也没等到常锦扬,反倒是把便宜妹夫等来了。
“你的易容术实在是太差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常锦潇打了个哈气,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萧璟砚,大早上特意过来嘲笑人,真的是很棒哦“您一大早都不用去上早朝?堂堂王爷闲的很哦。”
萧璟砚的反应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大,但常锦潇还是能看出来似乎戳到了他的痛处,“诶!你看上我妹哪点了?”
萧璟砚格外嫌弃得看了他两眼“你们的兄妹情深,本王着实感动,所以,本王不予追究。”
常锦潇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红嫁衣上的灰,拱拱手“多谢王爷的大恩大德,没我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抬腿就走。
“站住!”萧璟砚侧头“本王是不追究,但是,你可是本王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进府的,怎么能就这么走呢。是吧,常侧妃!”
常锦潇撇撇嘴,撸起袖子,一副萧璟砚要是敢拦他,他就要动手的架势“萧璟砚!咱们新仇旧恨一大箩筐,小爷看太平盛世懒得跟你算,你别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得怕不是本王,而是你吧!这门亲事是父皇赐婚,你这可是欺君之罪。”萧璟砚往前走了两步,目光带着几分威胁“今儿,你敢踏出泓王府半步,常锦扬明天就被革职!爱妃看着办。”
常锦扬被革职跟他有半毛钱关系!他越惨小爷越高兴好么!
常锦潇扁扁嘴,向皇权势力低头。

墨璃倾怜2017-10-17 10: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后面那段一直在吞等等再发吧

墨璃倾怜2017-10-17 10: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认输了


墨璃倾怜2017-10-17 16: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都没有人出来玩嘛

墨璃倾怜2017-10-17 19: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只是忘记排版,看着太难受了强迫症所以重发一次。
遮上面纱,到院子里转转。
她所在的不过是西院中的一处别苑,不小,走廊上还挂着未来得及卸下的红灯笼和红绸缎,院内西南方是一座假山,在小溪的中央,溪旁是垂柳,看样子有些年头了,院中还有几条曲曲折折的石子路。这年头,王府都这么雅致了么。竟然院子里有山有水!适合养美人。
刚想到美人,就看到了美人。隔着很远,就看到一席桃粉,身后跟着两个葱绿衣裙的侍女。
见了他,满脸笑意,恰到好处“妹妹初来王府,可有不习惯?”
常锦潇回以大大的微笑,虽然遮着面纱安以楠看不到“没有啊,很习惯。漂亮姐姐想必就是那位安侧妃吧,长的真标志,难怪王爷喜欢你呢。”
“殿下喜欢谁又岂是我们能谈论的。”安以楠微微掩嘴,“昨夜殿下大婚之日,却留宿在辉星阁……妹妹不要介意。”
“我为什么要介意?”常锦潇眨了眨桃花眼,他爱睡哪睡哪,不来才好。
等安以楠离开西院,秋霜忿忿不平“二少爷!她是来找茬的!”
常锦潇拄着下巴,看着安以楠离开的方向,空气中还有着她衣料上的香气“我心动了。”
“诶呀!二少爷!”秋霜有些气恼。
“她喜欢萧璟砚,来护食的,可我又不喜欢我那便宜妹夫,所以我们本身不存在争宠。”
可是少爷……在这种环境下,不得宠可是事事艰难啊!吃不好,穿不好,下人还会给你白眼啊!

墨璃倾怜2017-10-17 2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坊间传言泓王殿下的后院有十多个女人,在常锦潇看来,坊间还真是高估了萧璟砚,数一数也就是三个侧妃,算他正好四个,再有三个夫人而已。不过听说在这个楼那个院里有不少红颜,他老子不许他领进门罢了。
在王府安安稳稳的待了七天,除了见过那位安侧妃外,其余几人始终没有见过。不过他也没什么兴趣认识。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萧璟砚夜夜留宿他这,着实让常锦潇感到头疼。府里一时盛传常侧妃得宠。得宠个什么啊!每天萧璟砚萧大爷睡在榻上,他睡地上,后半夜那个冷啊。
终于不负众望得染了风寒。
萧璟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还真是养尊处优。”
常锦潇对着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带着几分得意,爬进了还带着萧璟砚体温的被子里。
萧璟砚看他一眼,才叫人进来侍候。
“诶诶诶????突然想起来……大婚之后都不用回门的么?都不用进宫的么????”
萧璟砚无所谓得耸耸肩,凑过来,“因为本王不想。子越(常锦扬)第二天就回大漠了,你回去也谁都见不到。”至于宫里……萧璟砚有他自己的打算。
“我要是皇帝,登基之日第一个卸的就是他。”常锦潇吸吸鼻子,有些搞不懂。
萧璟砚带着几分警告得瞪了他一眼,漱了漱口,屏退了下人,“你嫌你的命太长?日后这样的话不要乱说。”
凶什么凶,他说的都是实话啊!像常锦扬那样投敌投的如此火速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委以重任吧。常锦潇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把后背对着萧璟砚。
萧璟砚也懒得理他。打天下时,父皇许诺他太子之位,登基后却卸了他所有官职,他不仅交还了兵权,还被人阴了一次,现下内力全无,形如废人。派人去叫了御医来,自己拿着一本志怪小说坐在床榻之旁。
“你就这么闲么!”
“不然呢?”萧璟砚自嘲得笑笑,手探向常锦潇有些烫得额头“好好休息吧。”
常锦潇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你和常锦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萧璟砚微微挑眉,不予置否,把床帷放下来,单单露出一只手。
等送走御医之后,萧璟砚才看着已经熟睡得常锦潇,悠悠叹口气。
我只是,想要回属于我的。

墨璃倾怜2017-10-18 07: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重名,重发
“小姐……”兰草小心翼翼得唤了一声,“时候不早了,王爷怕是又不过来了。”
安以楠看着一桌子的菜,食不下咽,“再等等吧。”
兰草斟了杯热茶,“最近,王爷每晚都留在西院……今儿一早,奴婢看到昭然去请了御医过来,说是常侧妃病了……”
安以楠把茶杯轻轻放在桌上,“把刚刚做好的点心装起来,随我去西院。”
常锦潇一睡睡了一天,蒙在被子里发发汗,也就好了七七八八。
“醒了就把药喝了吧。”萧璟砚站在窗边,修长的身影怎么看都有些落寞。
常锦潇看了看冬雪递过来的苦汤药,嫌弃得皱了皱眉“我都好了,不用喝这东西,冬雪,去给我买两个烤鸡腿,快饿死我了。”
“主子,您还是把药喝了吧,烤鸡腿等您病好了想吃多少奴婢都给您买。”冬雪端着碗,一动不动。
萧璟砚拿起碗,送到常锦潇嘴边“是本王给你灌还是你自己喝?”
常锦潇抬眼盯着萧璟砚,直接把药碗打翻,“我生病是因为谁啊,是我自己作的么?你能不能别一副我欠你二百五十万的样子啊!我忍你很久了!”
瓷碗掉在地上碎了一地,温热的汤药洒了一身,萧璟砚脸黑的能滴出水来。
冬雪吓得直接跪在地上“王爷息怒!王爷息怒!主子他不是有意的。”
萧璟砚挥挥手,“把碎片清了,再熬一碗,加二两黄连。给本王拿身衣服过来。”
常锦潇很不爽,准确的说是很生气,很想打架,反正萧璟砚个垃圾菜鸟打不过他。
冬雪迎面遇到安以楠,低头唤了声“安侧妃。”
安以楠微微颔首,踏进屋子,扑面而来得一股子苦汤药的味“这是怎么了?”
萧璟砚的脸色满满的乌云转晴,“没什么,惜惜跟本王闹了别扭,失手打翻了药碗。”
“妹妹身子不适,难免心情不佳,若有冒犯殿下之处,还望殿下不要计较才是。”安以楠的声音就像涧中溪流那般悦耳,常锦潇感觉自己更喜欢这个美人了。
“妹妹身子可还好些?是姐姐疏忽了,竟才得知此事,特意为妹妹做了些点心。”
“谢谢漂亮姐姐,我都快要饿死了。”
常锦潇眼珠子都快掉安以楠身上了,萧璟砚醋坛子翻了“以楠,婉婉闹着要你进宫陪她,最近无事,你明日便进宫吧。”
“是。”
送走了安以楠,萧璟砚抢过点心,狠狠地瞪着常锦潇“再敢盯着本王的女人看,本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个死了的人还想抢本王的女人?”萧璟砚目光里带着一些鄙夷,“你记着,你是本王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了泓王府的,你就是本王的人,是生是死只在本王一念间。那些不该有的心思给本王收干净了。”
这能忍????这要再能忍,他常锦潇就枉为男人!
蹬上靴子,就要拉开架势,常锦潇觉得自己今天不把萧璟砚打的他爹都不认识,都对不起他一直以来的挑衅。
萧璟砚虽然武功尽失,但手下随便一个侍卫都不弱,比如,那个时时刻刻跟在萧璟砚身侧的昭然,再比如,被派过来看着他的杜赫。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常锦潇就被按住了。
“拉出去,二十大板。”萧璟砚端起茶杯。
“萧璟砚!你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卑鄙无耻下流!有胆量……有胆量你跟我单挑!我非打的你爹都不认得你!”常锦潇挣扎得很厉害“等我哥回来了,我第一个就跟他告状!”
萧璟砚侧了侧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随便你。绑起来,再加二十大板!”
冬雪一溜小跑回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扑通一声就跪地上“王爷息怒!主子他……”
“你再多说一句,就再加二十。”萧璟砚漫不经心得拿起盖子撇了撇茶沫,吓得冬雪立即噤了声。
“萧璟砚!老子不服!!!!”
“不服就再加二十。”萧璟砚一股无名之火直接冲了上来,直接把茶杯摔在地上的,“还等什么呢?等本王亲自动手呢?!”

墨璃倾怜2017-10-18 18: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又不会真的打那么多

墨璃倾怜2017-10-18 19: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常锦潇脖子一梗,不说话,但脸上写满了不服!
战场上什么伤没受过,还怕你不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打回来。
王府里的侍卫一头雾水,这盛宠的常侧妃怎么突然引得王爷勃然大怒。
常锦潇被按在长凳上,那个死心眼昭然竟然真拿麻绳给他绑上了……动都动不了!
“不必去衣了。”萧璟砚靠在椅子上,纤长的手指轻敲桌面,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常锦潇死死地盯着萧璟砚,心里不停的骂他。
板子直接砸下来,超出预料的疼直接打散了心里的勇气,常锦潇低着头,大口喘着气,死死地攥着拳头。
“低头做什么,刚刚不是还特别无畏么?”萧璟砚轻笑,“怎么这就怂了?”常锦潇没再给他任何回应,萧璟砚无趣,索性到了内室换身衣服。
常锦潇的长发从两侧垂下来,一次次的重复重击同一个位置,让他有些吃不消。小时候他从不惹事,习武也认真,未被责罚过,后来被迫上战场,直接挂了帅职,更是没人可以责罚他,战场受伤疼得也痛快,哪里有现在这么折磨人!!!他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挨了几军棍就哇哇叫了,当时竟然还嘲笑他们没骨气。
“主子!我把东西都拿过来了!呀啊――!”秋霜捧着一堆小玩意一蹦一跳进了院子,直接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忙跪在地上,眼睛一转“王爷!我家小姐身子孱弱,经不起如此重责,王爷!求您开恩啊!奴婢愿代小姐受责!”
萧璟砚一下子想起来了,常锦潇披着的可是常媛惜的名头,忙叫了停,走过去,目光落在已经渗出的殷红上,沉着声音“知道错了么?”
常锦潇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是萧璟砚还是看到他微微点了点头。
“日后毋要恃宠而骄,否则,只会比今日罚的更重。”随即缓了声音“把绳子解开,药若是熬好了就拿过来。”
抱起常锦潇,回了主屋。
常锦潇突然很委屈,他也没做什么,不就是跟萧璟砚斗斗嘴么,吵不过打不过,就用身份压他,还让人打他。幸好没让惜惜嫁过来。
“不过十几下,怎么就伤成这样?没有女人的身材,倒是比女人还娇气。”
常锦潇趴在榻上,直接把脸侧过去,不去看萧璟砚,也不回嘴,免得再挨板子。脑子里只有一句无比幼稚的话不断重复――以后再也不跟他玩了。
冬雪和秋霜小心伺候着,生怕一个失误又惹了王爷生气,怪罪下来。
“主子……”冬雪小心翼翼得把药端过来,实在是怕主子再给打翻了。
“不喝就拉出去继续打。”萧璟砚倚着门,手里拿着刚在院子里折的柳条,编着东西。
常锦潇很委屈,有些想娘亲了,还有之前一直照顾他的资善姑姑,又觉得自己娇气极了。爬起来特别豪气得干了碗中的苦汤药,真的加了黄连,嘴中弥漫着苦涩,阵阵作呕,捂着嘴防止自己真的一个没忍住吐出来,结果怕什么来什么,憋的眼睛都泛红了,还是吐了一地。
秋霜赶紧倒水给他,冬雪瞄了一眼萧璟砚,微微咧嘴,不知所措。
萧璟砚把手中的兔子编完,才缓步走过来。
“我不是故意的。”常锦潇下意识得解释了一下,却又觉得没必要,索性跪在榻上。
萧璟砚微微摇头,看着两个小丫头“收拾一下,温着的粥拿过来,重新去熬一碗药,再拿些蜜饯。”低头看着常锦潇“下次别喝那么急,没人跟你抢。趴下,本王给你上些药。”
常锦潇摇摇头,侧卧在榻上,把被子紧紧得裹在身上,没有表情,也不说话。
萧璟砚已经没什么耐心了,皱眉抓着被子,沉着声音“松开!本王是不是还得再打你一顿,你才听话。”
常锦潇扁扁嘴,松开抓着被子的手,趴在榻上,把脸埋起来。
萧璟砚在这方面是真没什么经验,把止血粉洒在伤口上,清晰得感受到他狠狠的瑟缩了一下。“很疼?”
“我爹都没打过我……”常锦潇憋了很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疼不疼你自己心里没数?”
“娇气。”萧璟砚把桌子上的点心盘拿过去“以后管好自己的眼睛,别对本王的女人动不该有的心思!”

墨璃倾怜2017-10-19 13: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安侧妃!安侧妃!”荷叶带着几分兴奋。
安以楠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笑着翻了页书“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样。”
“刚刚王爷打了常侧妃板子!听说是恃宠而骄,真以为王爷宠她啊,不过就是图几天新鲜罢了!王爷最喜欢的,还是我们安侧妃!”
安以楠放下书,带着几分责怪的意味“掌嘴!谁教的你这么没规矩,在背后乱嚼舌根子!”
荷叶有些尴尬,本来是想讨好安以楠的,没想到反而被训。“是奴婢的错……”
荷叶退下之后,兰草有些奇怪“常侧妃受罚,相必定是要失宠了,怎么不见小姐开心。”
“我与殿下相识多年,他若是真动了气,会直接将人送出府,何时会费力去责罚。你可不要忘了之前的那些夫人,恃宠而骄……哪个有好下场。不然,你以为后院里那些人怎么那么安稳。殿下待她倒真不一般,就连杜赫都派给了常媛惜。”
“许是因为是常将军的妹妹,常将军又是王爷生死之交,所以王爷才格外照顾。”
大概如此……安以楠合上书,起身“我有些乏了。明日一早,我要做些杏仁酥,记得多备些食材。”
常锦潇侧卧在床榻一侧,和萧璟砚保持距离。白天睡得太多,再加上身后火烧火燎得疼,始终睡不着。
大概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萧璟砚,萧大爷睡得跟不安稳,眉头始终皱着。
萧家在前朝是很显赫的大家族,与皇族多少有些牵连,具体的他也记不得了,小时候沉迷于武学,顶多偶尔跟着他爹进个宫露个脸。今天竟然连两个小侍卫都打不过,究竟是退步了多少啊……
常锦潇很烦躁,索性披上衣服,去院子里转转。
“常侧妃可有什么事?”杜赫有些虚,虽然他是王爷派来的,可是每天面对的都是常侧妃啊,前不久才把人得罪了……
常锦潇摇摇头,“劳烦给我折根长些的树枝,不要太细。”
杜赫随手折下一根,递给他“常侧妃……尚在病中,还是早些歇息吧。王爷若是知道了,属下也不好交代。”
常锦潇靠着柱子,无辜得看了他一眼,拿匕首削了削树枝,然后指着杜赫“跟我过招。”
杜赫被吓到了,才不久这位常侧妃才被王爷教训了一顿,这么快就活蹦乱跳了??
“属下不敢。”
“我看你敢的很呢。”常锦潇直接抽了他一下“跟我过招。”
“吵吵闹闹的做什么!”
杜赫看到萧璟砚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常锦潇扭头不看他,“我自己练。”
萧璟砚被吵醒已经很不悦了,多少带着些怒气“你要做什么。”
“跟你有什么关系。”常锦潇站在桂花树下,手里拿着根长树枝。
萧璟砚直接快步走过来,一把夺下树枝,抬手就往身后抽,“大晚上不睡觉,就知道胡闹!”
“……”常锦潇撅着嘴,一脸不高兴。
杜赫恨不得和墙融为一体,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别打了……我就是想练武……吵到你了,真是对不起。”常锦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反正晚上本就暗。
萧璟砚也有些小后悔,把树枝扔地上,“等伤好了本王让杜赫陪你练……”
常锦潇吸吸鼻子,嗯了一声,跟着萧璟砚回房。
“我真庆幸,没有让惜惜嫁过来。”说完这句话,就钻进被子里,霸占了一整张被子,想了想,又把大半张被子留给萧璟砚。
萧璟砚从背后抱住常锦潇“本王今天心情不佳,牵连了你。疼坏了吧……”
常锦潇没回他,闭着眼睛,咬着拳头。
“今天……是静安王府被灭门的日子……”

墨璃倾怜2017-10-19 19: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年前的今天……静安王府因莫须有的罪名被灭门……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
常锦潇试探性得握住萧璟砚的手。靖安王的事情他是有所耳闻的,萧家在静安王府被灭的那天,抬妾为妻,郡主悲愤之下削发为尼,那一天,萧璟砚不仅失去了那些亲人,同时也失去了嫡子之位……
此时说什么都毫无用处。
“诶呀,你……你今天打了就打了……小爷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以后还跟你玩。你要是心情不好,大不了我牺牲一下,再让你打一顿。”本来是想聊扯几句,却又觉得这种情况下开玩笑不好。
萧璟砚却只是抱住他,“嗯,攒着吧。”
“啊哈?”常锦潇抓着他的手,根据茧子的位置来看,萧璟砚绝对常年习武,手向上探,抓着他的手腕,嗯……
“爱妃,本王身体如何?”
“气血两亏!体虚!肾虚!王爷您要节制啊。”常锦潇装模作样胡扯一通,然后才一本正经得“你内力……是怎么没的?”
“被灌了杯毒药,然后就没了。没了就没了吧……不在乎。”
常锦潇可不信,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武功就是命,突然有一天武功尽失,简直比要命还可怕。
“我说句话,你别骂我……”常锦潇想了想,转过身来,趴在萧璟砚耳边,“新帝登基不过短短三年,又名不正言不顺,前朝余力不容小觑,这个时候把你废掉,出了事,难道让那三个草包送人头?”
萧璟砚微微一笑,继续咬耳朵“到时候看戏就成,说不定本王还能渔翁得利。”
常锦潇心情变得很好,常锦扬从小就嫌弃他,说他太容易满足,三言两句就能骗走还高高兴兴帮人数钱。
“我喜欢现在的你。”单纯的喜欢而已,无关爱情。常锦潇说完就闭上眼睛睡觉。
本王喜欢战场上的你……可惜当年没有机会交手。
常锦潇是被疼醒的,萧大爷一大早就蹂躏他饱受捶杵的娇臀“干嘛啊……”
萧璟砚摇摇药瓶“再多睡会。”
常锦潇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气,萧璟砚穿着朝服,头上也带了个很贵重的发冠,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真难得,你终于要去上朝了。你下朝顺路给我带两个烤鸡腿,还有烧鹅。我还想吃刘大娘家的鱼肉馄炖,还有张大叔家的驴肉包子。”
“……”胖死你算了。

墨璃倾怜2017-10-20 1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啥情况了!发的内容要审核?????

墨璃倾怜2017-10-21 08: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