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恶魔岛(训诫)

楼主:重伊量尹 字数:8917字 评论数:3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怜幽草》之后,尝试一下训诫文。第一次尝试。写得不好,大家见谅。

重伊量尹2016-04-23 11: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晋级

雨不知从何时开始下的,当他的意识逐渐开始恢复清明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条由血液流成的湖泊里……
这一次,杀的人实在是…有点太多了。
红色的水,侵蚀着他黑色的暗服。血的腥味让他三日四夜未进食的胃疼得痉挛起来。少年剧烈地喘息着,用受伤的左臂勉强支撑起身体,跪在地上,却不敢移动丝毫。
喘息平定,他不敢再耽搁,撑地的手缓缓离开地面,虽舍不得,终是不敢贪恋。他僵直地挺起脊背,虚弱的身体保持着完美的跪姿。
又是一场死战,这一次,每个小组只有一人能活着晋级。任何一个小小的疏漏,或是稍微迟疑片刻,立即便要付出万劫不复的代价。
荒原上,万籁俱寂。
雨还在下着,无休无止,黄泉路上不知又多了多少孤魂野鬼,巨大的冷杉树如同一座座冰冷的墓碑指向苍穹。他撇了撇嘴,然而自己还活着;虽然,活着,有可能生不如死,可是,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真的有些冷,少年微微颤抖了一下,是的,我还活着。活着……明天,又会如何?他想想就笑了,大概真的不如就这么死了。

重伊量尹2016-04-23 11: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少年生活的地方,叫做恶魔岛,和这里的其他孩子一样,他一出生便在此地。

这里有严格的制度,上下等级森严,高负荷的工作,高强度的训练,无休止的训诫与惩罚机制……

更甚的是,在这里活下去的机会渺茫。每隔三年一次晋级战,每个小组只能有一人活着走出去。能否继续活下去,这个机会必须由自己来争取。走出去的机会更是几乎不可能,除非你能够战败这里的一个大天使,自己成为天使,才能永远离开这里……这里就是没有归路的人间地狱,有来无回。

这里类似监狱,关押的却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有罪之人”的孩子。这些大人位高权重,然而,他们的孩子,却被无情的抛弃为一颗质子,甚至弃子,在这里代父受过,为母还罪,每天经受着各种非人的虐待,来自方方面面的惩罚训诫,代人受过。

可笑的是,让这些孩子能坚持活下去的希望却是只有一个,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见到那些抛弃他们的亲人。真是一个荒谬绝伦的逻辑。

重伊量尹2016-04-23 15: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复活的天南星

少年早已不复刚才血战之时的杀气,此刻恭谨而驯服地俯首跪着。

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神采奕奕的男子正拿着望远镜津津有味地观望这个男孩,看他如何从刚才的血战中平复下来。

男人悠悠的开口了,“这一个也可以,前边那个既然已经被孔雀看中了,就让给他好了。”

说话的是人间部陆战总长曼陀罗,水陆空三大总长之首,拥有最先、最优挑选权。而他口中的孔雀,则是他的同僚,人间部空军总长。

“他的编号是什么?”

“回大人,他的编号是388748。”一个小奴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举着花名册,一页一页仔细地翻着。

恶魔岛上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未通过三次晋级的小奴是不配也不能拥有名字的,即使只是一个代号也不可以。而如今少年已经通过了三次晋级,被陆战大人看中了。

“回头给他取个名字…刚刚我看他,最后好像吃了些什么东西。”曼陀罗放下望远镜,摆摆手招呼小奴到近前来询问。

小奴见曼陀罗大人难得的弯腰附耳询问,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跪行到他的面前,小声谨慎地回答,“报告大人,是蘑菇,而且还是…是毒蘑菇。”

“哦?看来是饿了。”曼陀罗眯起眼睛微微一笑,“如此拿生命儿戏,不爱惜自己的人,我是不会要的。”男人几不可闻地冷哼一声,拿起花名册轻轻翻看了两页,嘴角微微上弯一笑道,“听说,天南星复活之后,没再找到跟他的人。把这个孩子交给天南星,看他如何处置。”

言罢,曼陀罗起身致电天南星,说是要找天南星好好聊聊。

使得跪在地上的小奴百思不得其解。大人何时会为了一个刚刚晋级为“人”的小奴,而忙里忙外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还启用了曾经轰动天堂(原七大天使之一),因过失获罪返下地狱,如今复活成人,在人间道做训导官的堕天使——天南星大人做独家指导。

就听到他们的陆战总长大人又进一步补充强调说,“我说天南星你怎么听不懂?不是说了嚒…怎么罚都可以,必须留口气儿。”

重伊量尹2016-04-23 19: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雨过后,繁花落败,开到蘼荼,刚过初秋的天气,阳光还是很热辣,可风却已有些凌厉。

388748的简历很快被送到天南星的手上,照片上的男孩让他有些怀疑这是否真的是一个从小生活在恶魔岛上,独立完成三次晋级的男孩。

那是个青涩少年,单纯带了点仿若是羞涩的韵味,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一对漆黑挺秀的眉,只那对眉毛还能见几分锐利英挺的气息。

他是十四个晋级成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身材体貌也是最瘦弱的一个。而且晋级中还多次出现违规行为…

天南星忍不住蹙起了眉,不死心地伏案再一次翻查起少年的简历,真的毫无特别之处。DNA没有做过改良,不具备任何一种特殊的能力,就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少年。没有异能,天南星甚是开始怀疑他是如何在恶魔岛这种地方存活下来的。

“难道,真的和那位大人一样…”话语间,天南星带着某种冷漠空茫又似笑非笑的表情,直直望向窗外苍穹,神情中泛出一种淡淡的笑意。

晋级中违规,偷吃东西了吗?还错吃了有毒的。公然挑战规定,再加上不具有生存技能,有意思,这可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不怕招致惩罚吗?哈哈,就叫他…“毒蕈”吧。天南星提笔一挥,写下这两个字。

少年腹中剧痛,单手撑地跪在地上,他面色惨白,汗如雨下…救救我,不要就这么死去,我,我还要活着走出去,再见那个人一面,哪怕…哪怕只再见一面也好。

他从出生到现在,只有那么一个人对他好过。他答应过那个人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活着走出恶魔岛。

重伊量尹2016-04-23 21: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惩戒

少年记不太清楚自己是如何被疼晕过去的了,只知道他转醒之后就被带去了惩戒室。

竟然,得救了,少年长舒一口气…就算被惩罚,受再重的刑也好。

移动的过程中,少年觉得非常有一种便意,他脸颊绯红。知道是那些人故意给他灌了许多的灌肠液,排清毒物还不满意,这是故意折磨他呢。只得加紧双腿,却不敢放慢步伐。

不知道接下来的惩罚会是什么,他突然生出几分的不安,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大义凛然。

他之所以会几次违规,多少有些故意的成分…因为,他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被分到了不同组,他们约定如果能活下来,又没被同一位大人选中的话,至少能在惩戒室里,见彼此最后一面。

透过惩戒室中相隔的透明玻璃,他以飞快的速度搜索着他的朋友…直到听到惩戒师喊出“猫头鹰”这个名字时,一个同样黄皮肤黑眼睛的瘦削身影走向惩戒台的时候。他知道,他的好朋友也还活着,被空军部总长孔雀大人选调走了。

在恶魔岛只听名字代号,就能知道他是隶属于哪个部门的。

除此之外,岛上的人被分为三个等级,畜生奴隶道,人间道,还有天堂。

少年现在刚刚摆脱小奴的身份,以后都不用再住在见方不足一米的蝼蚁屋了,却也不敢和正式的人间道的大人们相提并论。他只盼望将来能有一位好心的大人愿意收留自己,时时鞭策教导,给自己一个容身之所,哪怕只是睡在冰冷的地下室,壁橱,草棚,他都会感恩戴德的。会有大人愿意要自己嚒?自己真的什么也不会,身量弱小,没有特殊能力,晋级时还多次违规…

他真的有些后悔了…他不该违规的,如果大人不喜欢我……

重伊量尹2016-04-23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男孩开始有些焦虑,踮起脚,望着大玻璃罩子里面的孩子们受刑。一个个的孩子们雪白的小内裤被剥落到脚踝处,光着屁股,趴着,卧着,跪着,倒挂…摆着不同的姿势,挨着不同程度数目的责罚。

偷嘴,应该怎么罚来着。他挠挠头,有点儿想不起来了。真是记吃不记打。

来这个惩戒室的次数已经数都数不清了,可是每次来都还是觉得那么的恐怖。若是,此刻能有人带他离开就好了…他多么渴望能有人就他离开就像六年前的那一次,那个人,救他离开。把垂死的自己带回去,悉心照料。少年心目中,那个高大的形象再次出现…他会来将自己领走嚒?他一定会是一位大人,是这个岛上最美好的大人,说不定是一位天使大人呢,他总是对着自己笑,那么和蔼…以后我就叫您“天使大人”。

少年想着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呵呵傻乐起来。

忽然一记犀利的掌风劈下,“真是没人教的贱奴,等着挨打,居然也能笑出声。下一个就是你了,‘毒蕈’,还不滚进去,要人请你嚒?”

毒蕈?!是我吗?是我吗…我有自己的名字了,有大人愿意要我了。少年真的好开心,眼里竟然含了泪花。天使大人,你知道吗,竟然有位大人愿意收留我了。

恶魔岛美图


重伊量尹2016-04-24 15: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巴拉巴拉…
恶魔岛脑补小知识

恶魔岛的岛主是幽大人。你们懂的,他从祖辈手中继承了恶魔岛,相当于是恶魔岛的东家。

但是,恶魔岛的这套系统自古就存在,历经多个朝代,纷乱…至今大概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了。恶魔岛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没有之一。

它存在意义是,制约、控制,平衡人类的欲望和权力。维护世界的秩序与与和平。对,你没看错,就是维护世界的秩序与和平。不过由于近一二百年元老会权力过大,逐步掌控中央,使得原目的越来越不纯,岛上的体质越来越肮脏。

模式是,如果你想控制一个人,那么只要你出的起足够的酬劳(注意是酬劳,而不是酬金),就是为恶魔岛效力。并且把自己的一个孩子送过来,当作人质,不再问其生死…恶魔岛就会帮你,抓到对方(你想控制的对象)的孩子,同样将他的孩子永久监禁起来,从而,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

许多人,特别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由此被恶魔岛牵制,却不曾想他们的孩子可能早已血战而死了。就像是一个符咒,毒蛊一样,许多人都中了恶魔岛的毒。甚至有人后悔为了报复别人而毁灭自己。

再来说说,恶魔岛的体质。恶魔岛的最高权力中枢有两个,一个是岛主幽大人,另一个是长老会。

幽大人是岛上唯有的几个没有异能力的自然人。他被七大天使保护。其他的小天使则被元老会控制,派出去执行任务(尽是一些肮脏的交易)。

元老会自幽大人继任以来就不受幽大人控制,幽大人也看不惯元老会的种种陋习,彼此积怨甚深,只剩一层窗户纸未被捅破。
————————————
岛上的秩序是:
天堂
幽大人(岛主)>元老会
七大天使>众普通天使
人间
三大总长>普通长官>普通人>新晋升为人的(原小奴)
地狱
奴隶长>伺候天使的工作小奴>无主小奴(经过两次晋升,没有主人)>伺候总长、长官的小奴>无主小奴(经过一次晋升,没有主人)>未晋升过的小奴>弃奴、罪奴
小奴一旦认主,就不能再进一步晋升,而成为工作小奴,则可免除战死之苦,却等于自动放弃,再也不能离开恶魔岛,永远成为岛上的奴隶。本着双方自愿的原则,当然,前提是得有主人选中他,愿意要他。
三次晋级之后,成为普通人的等级,接受大人们的教导,有朝一日若能战败天使,则可离开恶魔岛,成为天使,出去单独执行任务。

重伊量尹2016-04-24 19: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潜力

少年一只脚刚刚迈进惩戒室,就被典狱长蛞蝓给叫住了。

“等一下。他的督导并没有在这张惩戒单上签字,他还不能被惩罚。难道是对我们的惩罚项目存有异议?”

在惩戒堂里,学徒或者小奴的惩罚项目,未得到他们的督导或者主人的签字同意,是不能被执行的。

蛞蝓翻看着新晋的督导目录,“什么?这个新晋为人的小子,他的督导竟然是…天南星大人!!”

“我没听错吧!真的是天南星大人?那位反下地狱的堕天使。”

“太不可思议了!天南星大人怎么会给他做督导…大人还未收过任何一个小徒。”

“呵呵,一定是有人搞错了,肯定不是天南星大人。不然,大人为何不给他的罚单签字。晋级违规操作,还想得到大人的指导,做梦!”

“就是,小子,别做美梦了,天南星大人是不会要你的…有你在,只会给大人丢脸。”

人们指指点点,各执一词。少年虽然不完全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曾听说过这位大人的威名:能力超S级,能够瞬间移动,通晓读心术;上过天堂也下过地狱,执行过七百个任务,无一次失误;恶魔岛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岛主赦免,可享终生自由,永远离开恶魔岛,与岛上再无瓜葛的人,却自愿留了下来。

这样的一位能力爆棚近乎传奇的人物…大人,会收下自己嚒…自己真的,真的太差劲了。少年感觉自己好似一粒沙,渺小到风一吹就再也寻不到踪迹。

重伊量尹2016-04-24 21: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争论不休,为了平息纷争,蛞蝓典狱长不得不硬着头皮致电天南星, 想要确认一下认领之事。想不到,天南星大人却已经在过来的路上。

不可思议的事情简直不能再多。

天南星大人要亲自过来领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得人头攒动,来了不少看热闹的。这些人,多数是些办事没有分寸的孩子。大人们都因为天南星曾经的履历而纷纷回避,甚至有的藏了起来,他们虽然也想目睹一下天南星的真容,看一眼曾经的堕天使,却又怕见了天南星而招致不幸。

少年呆呆立着,只是忍不住不自觉地偷偷咬着自己的嘴唇…

大人来了, 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地紧张和害怕呢。

天南星还未进门就被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小记者拦住去路,“天南星大人,可否占用您几分钟的时间,请问您…是否方便说一下,您为何要接受毒蕈这样一个普通的晋级少年…”

“天南星大人,求您…”

“天南星大人,求您别走…”

随行的几个人,不得不为天南星大人左拉右挡开出一条路来,“大人,有亲口承认过收下这个孩子了嚒?你们这些人不要胡拉乱扯。”

“原来大人是真的没有收下过他。” 这似乎验证了之前人们的种种说法。

开路的黑衣男子忍不住怒道,“大人,也没说过不要他啊?!你们这些人…”

直到天南星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走进到惩戒室,出现在少年面前。少年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该来的终于来了。惊慌失措地不知做什么好。他直直地愣在原地,到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学着众人的样子笔直地跪在地上。因为此刻,他再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动作来了。

天南星淡淡地开口,“我已经不是大天使了,你们不用这样,都起来,也不必称我为大人。”他目光空灵飘渺地环视着众人,“我只不过是一个食人间烟火的普通人。今次来这里,叨扰大家,我很抱歉。”

他的目光如波光粼粼,转头对上少年的眼睛,“我只是想问问,这个孩子…是否真心愿意跟着我,无论以后,上天入地,旦夕祸福…”所以,没有得到允诺,他也不敢贸然为这个少年签字。”

整件事情的起因,仍然是由于少年误食了毒蕈,晋级后的几天一直躺在医院,未苏醒。错过了,正式的认领入门时间。与天南星之间,未进行认领入门仪式。

重伊量尹2016-04-25 11: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少年刚刚苍白的脸色,此刻涨得通红,刚想点头称是,就被人打断。

“可是天南星大人他真的很差劲,我们一起晋级的十四个人中,他几乎排名最末。”众人唏嘘一片中,有一个男孩大声说道,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道破天机的孩童一般。

“哦?”这话似乎是引起了天南星的些许好奇,“那你的排名如何。”

“我们几个都进了A等。”也就是前几名的意思。

“好的能力,确确实实可以证明你们的过去非常的不错,却不代表你们的未来。我天南星选人,从来不看能力。”

“那您看什么?”男孩不甘心地问。

“我看潜力。韶华大好的年轻人,如果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天赋异禀又如何,早晚成为一个平庸的工作机械。”

“潜力,您如何证明他有这个潜力。”倔强的少年仍然心有不甘,“如何证明我们这些人就早晚平庸…”

天南星用一种无比坚定的目光望向仍然跪在地上的谦卑少年。

“大人,毒蕈我一定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少年在心中默念。“我愿意以生命为盟。”

重伊量尹2016-04-25 20: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为人

“大人,等我受完刑,就可以跟您一起回家了吗?”少年一笑,笑得格外灿烂。

“这个自然。”就像一个家长来接补课的孩子放学回家,天南星坐在一旁静静地等毒蕈受完规定的刑罚出来。

他侧目向训诫台望去时,男孩儿的头发正被一个中年男子揪在手里,少年的眉还是那样乌黑绵长,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因为在晋级中禁食时间内偷偷吃食物,还误食有毒的东西,而被掌嘴。他的样子极狼狈,衣衫凌乱,双颊青肿一片。可即便如此,男孩似乎依然还在微笑,他的微笑仿佛永远都不会消失。

天南星闭上了眼睛,他不希望再有下一次,看着自己的男孩儿被别人责打。

……

男孩被罚的很重,除了打脸,屁股还挨了藤鞭,罚跪,臀腿处被打得隔着裤子生生能印出血来。

等到他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有花,有草,有溪流,鸟儿雀儿在欢唱,这个美丽的庄园是天南星大人的家。

重伊量尹2016-04-25 21: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然而少年却寻不到天南星大人的踪迹,直到又过了一日。

清晨,天空那渐渐苍白的残月即将消失,天南星踏露而归,就看见少年站在门口向外张望。一见着他,一溜烟地小跑过来,欢快地像只鸟儿,也不怕绷裂身后的伤处,对自己一点儿都不在意。

天南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责骂他的不小心。

“进去吧。他们准备早餐了么?”这里住着的除了天南星以外还有几个工作小奴。能在如此美妙的地方工作,这或许就是这些小奴放弃晋级的原因之一。

“有很多好吃的,有…有…”少年开始为难了,以前自己住的是蝼蚁屋,吃的是最下等的食物。如今这些美味的早餐摆在面前,他却叫不出这些佳肴的名字。

少年抓抓裤筒,讷讷地说,“有肉,大人,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呢…”他只能用自己生涩的形容词去描述,去表达他对生活的热爱。一切都很美好,然而他却形容不出。

少年还在纠结应该怎么去表达,就听天南星一个说不清楚,是严厉还是温和的声音,“吃好后,就到训导室来,我有话问你。”

刚刚还有些不知所措、盲目慌乱的少年此刻心里猛然一缩,反而踏实多了,这或许才是他所习惯的被对待方式吧。少年喃喃自语道,这样也好。大人如果对自己太好了,反倒会不习惯的。

重伊量尹2016-04-27 09: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南星大人,最讨厌那些肮脏的东西,你进训导室之前最好洗干净自己,尤其是那里…”少年的耳边依旧回荡着某一工作小奴好心的告诫。

“昨天大人检查你的伤势,在你的下体里发现灌肠液,都气得不行呢…”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不断,“几乎是摔门而出,以后那些脏东西不能带进这栋房子,不要再惹大人生气。”

天南星在训导室里左等右等都不见少年。找到他时,只见那孩子正缩瑟地躲在浴室,把自己抱成一小团,拼命地冲洗自己,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都冲得发白了。

少年泪眼婆娑,原来大人不喜欢自己了,是因为自己不干净。

天南星见那孩子光着身子,蹲在地上,双臂环抱着两只小脚丫。头垂着,湿漉漉的头发温顺地搭在自己腿上,盖着脸。只看他一眼,就又将头深深埋下。

天南星心道,这是怎么了。忍不住走过去,摸摸他湿漉漉的头发。水流开得很大,伤口沾水可不好。

男孩感觉到一只大手搭在自己的头上,缓缓抬起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天南星,“我努力洗了,可是洗不干净…洗不干净。”

“洗不干净,就不洗了。”

大人,我很脏,是不是?男孩的眼睛会说话。

“出来吧,咱们不洗了。”天南星似乎明白过来些什么,拉起依旧蹲在地上,死活不肯出来的少年,将他一把搂在怀里,抱出浴室说,“孩子你记住,你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人,无论干净与否。”天南星的语气不重,却掷地有声,坚定,不容置疑。

重伊量尹2016-04-29 10: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南星把少年抱进了自己的书房,放在一个宽大的金丝楠木座椅上,椅子上放着雪白厚重的天鹅细羽绒薄纱软垫。

男孩屁股一挨座椅,还未坐定,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很痛…”天南星笑笑问,脸上却直板板地生硬,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男孩儿摇摇头。就是比这严重十倍的伤,他也能行动如常,照坐不误。只是天南星大人还站着,自己怎么敢坐,再者在少年过去的认知里,大人站着的时候,自己只能跪着。

天南星似乎看出了少年的小心思,自己坐下,再次摆手示意少年也坐。

“坐!我坐着,就不喜欢有人站着和我说话。”天南星的口气不容置疑。

少年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听话地侧身坐下了。天南星的一言一行无不彰显着他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说话声音却可以玩味,怎么说呢。少年觉得语气间透露出的是一种严厉。

“如果训导室不能让你心安的话,下次来书房找我,也未为不可。”他说话的声音依旧不温不火,带着种长者所具有的威严震慑力。

少年环视四周,发现这里原来是天南星的书房。

其实,训导室是在少年到来前,专门为他收拾装潢出来的。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少年,有些不解地望着天南星大人,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大人对自己真的是有些好得过分了,毕竟这里是恶魔岛,毕竟自己也不过刚刚才摆脱小奴的身份。

重伊量尹2016-04-30 22: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ttp://tieba.baidu.com/p/4071285938?share=9105&fr=share&thread_type=33
发个帖子,感觉这贴子好萌

重伊量尹2016-05-02 19: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相处

少年有些犹疑地看着天南星,这个不会微笑的温柔大人。

天南星也在解读少年脸上的表情,从拘谨到认真到惊讶到询问到不好意思,辅之以连连摇头、摆手,几乎又要站起来的冲动,唯恐无法将自己的诚惶诚恐表达充分。

“当然,免了你去训导室,并不意味着你此间可以自由散漫,训导你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你犯错,我自然不会轻饶。但是一般情况下,我的‘好意’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欣然接受,不必紧张,不必害怕,没必要畏畏缩缩。撇掉无关紧要的枝枝蔓蔓,努力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个性温润不代表没有领导者的权威,天南星的气势是浑然天成的。

“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希望你每天能按时回家。你每天的训练已经很辛苦了,作为对你的体恤,我的家规就是没有家规。不过这不是你放纵自己的借口。”天南星望了望少年,微阂双眼。

他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初而为“人”,入门第一天,就被自家大人,请吃一顿鞭法大餐,再被剥个精光,拎去院子中央罚跪的情景。他被按压跪在鹅卵石小径上,淋着大雨,大声宣读、背诵家规,杀去他的威风,从而树立大人在他心目中的威信…如今想来这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重伊量尹2016-05-04 15: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南星起身面向窗外好一会儿,才转回身子面向少年,揉了揉男孩儿湿漉漉的头发,柔软和顺,带着淡淡的光泽。

“胆子蛮大的,你会调热水器,还是用冷水冲洗的?”

他虽然没有笑,连两道俊逸的秀眉泛起柔柔的涟漪,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出几分优雅,几分不羁。

“冷水?”看着少年默不作声,天南星再次确认了一下。秀眉英挺稍稍向上扬起,嘴角噙着一丝冷峻。

恶魔岛有规定凡是没有晋级成“人”的小奴,无论能力优劣,必须被严格管制,统一居住在一个类似于监狱,又比监狱狭小拥挤的地方——蝼蚁屋里。没有水电家用,只有一床枯萎的芦苇草甸。夏天集中到大河里洗澡,冬天一人发一床薄被,以免有人真的会给冻死。

所以,按常理推论,男孩应该不会使用热水器一类的电器才对。

“不是的,是热水。”少年望着天南星,没有丝毫的迟疑。

……

“…大人。”半晌后,少年才发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的地方,似乎少了称谓,补充道。

“哎~不许扯谎,”天南星拉过男孩儿就朝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他不相信男孩会无师自通地使用热水器。男孩儿本也不是无师自通天生就会使用这个。

“小蝰最近刚好回来,明天让他带你先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顺便跟他学学如何使用这家里的电器。”

蝰是这个家里的二号男主人,天南星的另一半。是一个普通的任职小天使,为元老会做事,负责侦查工作,经常出去执行任务。

重伊量尹2016-05-11 22: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