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好(耽美 强强 SP)开贴愉快吧

楼主:柒玖捌拾壹O 字数:19230字 评论数:19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好(耽美 强强 SP)
开贴
愉快吧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00: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emm……
一个关于两位主之间相互征踏的故事
胥谌×江北城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01: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横竖都是你的理……”
无力的低叹,胥谌看着吊儿郎当坐在自己书桌上的男人,脑壳有些痛。
“花花。”
江北城悬在空中的脚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语气带着浓浓的痞气。
“不要这样叫我!”
突然有些失控的喊声,胥谌将手里的纸摔到桌上,一幅不能忍受的模样。
“噗……”江北城忍不住了,瞬间笑场,“小胥胥,你这扔得也太夸张了吧……”
胥谌都能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这什么破剧情?
要不是今天进门时让着这崴了脚的家伙,自己怎么会拿到这个被故意剩下的角色?
江北城单脚落地跳下桌,笑得狡黠,“花花还是先好好记记台词吧!”
说完,“贴心”地把胥谌刚扔掉的纸又塞回对方手里,歪歪扭扭挪着步子出了书房。
径自晃悠到厨房,江北城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冰激凌,又晃到了客厅。
把台词纸放到书桌上,胥谌巴不得不再对词排练,转身就去找江北城——那个因“残疾”而“不能自理”的人。
谁知刚进客厅,胥谌就见某个男人正仰躺在沙发上,懒散地架起伤脚,一幅大爷姿态。
嘴里叼着只透明的汤匙,看见自己后还不忘举起手里的冰激凌,亮闪闪的桃花眼一眨,“来口?”
颇为玩味地挑起眉,胥谌直直逼下,凑到江北城耳边,“大半夜吃冰激凌,想挨揍啊?”
江北城慢悠悠转头,“就凭你?”
有些凉意的唇擦过胥谌的侧脸,冰激凌的香气散出,让胥谌眯了眯眼。
“啧,这点能耐我还是有的,”胥谌微微一笑,“不过,大名鼎鼎的北爷要是被按着揍屁股……”
“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灵巧地一缩一闪,已经从胥谌的两臂约束中出来的江北城换个姿势,重又靠上背垫,歪着脑袋道。
看着那一脸恣意不驯的男人——又大大地挖着吃了好几口冰激凌,胥谌表示现在自己真的是很想动用武力了。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02: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鉴于盯着自己的视线过于强烈,江北城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吃完了手中的冰激凌,呲着牙笑得得意。
胥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桌上空荡荡的盒子,声音有些寒气,“你最好没有下次。”
“得了得了,让让你你还真来劲儿了?”
江北城吃得心满意足,压根儿不理会对方的神色。
忍住把人按倒揍一顿的冲动,胥谌话锋一转,张扬的眉眼带了些认真。
“说说吧,江二少,怎么沦落到要来我家借宿了?”
“啊?我……这不是再深华一下主贝之间的感情嘛?”
黑色的瞳孔转得飞快,江北城依旧一幅嬉闹的神情,可左手拇指却不经意缩进四指内。
“行,我换个说法。江小贝,希望你如实告诉你的主,谌爷我,出什么事儿了?不然……”
胥谌一听,眉眼里瞬间含了笑,可神色却立马带上了满满的压迫和威严,不着痕迹地扫过那只握拳的手。
开始就是打着马虎眼想混过这问题的江北城有些虚,自己这“竹马”可不谓是个人精,哪怕三年不见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智商。(胥谌:excuse me?)
而刚才自己又蠢到给自己挖了个坑,胥谌的“谌爷”气场一开,自己反倒也有些慌张。
不过江北城是谁?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呸!敢于直面“挫爆”的胥谌!
丝毫不示弱地对上胥谌的眼睛,江北城却又有些感叹:几年不见,这男人似乎又帅了几分,虽然还是没有自己帅吧……
“不方便讲就不必了。”
等来等去不见回话,江北城明显神游的状态让胥谌磨牙,可还是压着脾气,淡淡说道。
“啧,想不到咱谌爷还有退让的时候……所以说嘛 ,我们之间,谁主谁贝,还用再说吗?”
从来不知见好就收为何物的江北城乘胜追击,摇旗嘚瑟着刚才“礼让对方”的主权。
胥谌罕见地没接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江北城的面孔,朝气的脸庞神采奕奕,和深深刻在记忆里的人一模一样。
“喂!”
江北城一个人絮叨了半天,却不见对方回应,当下不干了。
“唔!”
一言不发就强吻的胥谌表示自己不想再忍了。这个从小就觊觎着的人,这次归来,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再压制这份感情了。
没有一丝丝防备就被强吻的江北城懵了零点零零一秒,飞快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颈,带着股宣誓主权的强势反吻了回去。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08: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江北城和胥谌从小一起长到大。
三年前,还是大二的两人正隐晦地向彼此传递着心思,可还没等发生什么,一场事故让江家二少江北城陷入重度昏迷,直接被江家老大送去国外治疗。
转眼三年过去,没等回来江北城的胥谌却在圈子里发现了个自称“北爷”的主,听说技术十分之好,人更是十分之帅……各种玄乎的说法让已经在圈内称爷的胥谌来了些兴趣。
谁不知道谌爷最感兴趣的就是掰主为贝了,更别提这个让自己感觉颇为异样的新秀主——“北爷”。
于是,用小号暗搓搓去撩人的胥谌满怀期待,却不想对方的心思和他撞了个撞。
大名鼎鼎的“北爷”一向对实践对象挑剔得很,奇葩的还是几乎每次都找的是已经挂名了的主。
而这些主往往都是打着“给对方好看”的煞气,结果真的给对方看了“好看”,的屁股。
于是乎,二人分别看着来自一位陌生好友的约实践,想都不想就点了拒绝,然后继续乖乖盯着对方的头像,心里纳闷儿怎么还没有回应。
一吻结束,二人都有些情动,江北城搭在胥谌肩上的手渐渐下移,探上仅隔着件薄睡衣的一点,恶劣地捏捏。
胥谌危险地眯了眯眼,一把抓住了那只做乱的手,盯着那双嬉笑着的黑眸,却只是狠揉了把对方的头发,起身走了。
走了?
留在沙发上的江北城唯恐天下不乱,“小胥胥,小时候还一个池子洗过澡呢,咱这不都老夫老了,你还羞个啥子?”
“是啊,某人被按在池边儿打屁股我可是记忆犹新啊。”
懒懒的腔调从卫生间传来,调侃意味十足。
刚才还一脸嚣张的江北城瞬间脸红,这么丢人的后续能不能不要再扯出来了。
宛如游泳池大小的澡池子对于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来讲,简直是天堂般的存在,好吧,仅对于江北城来讲。
当年玩疯了的江北城看着一点都不主动玩耍的胥谌,脑瓜一转儿,就把人从池子边上拽了下来,还不浅的池水呛得胥谌差点背过气去。
边儿上的江家大少一瞅险些没急死,好不容易照料好胥家小少爷,转头就提溜起自家弟弟开骂。
结果江北城不干了,叫好兄弟一起玩怎么还有错了,湿哒哒的头发一甩,酷酷地拿起水枪呲了江大少一脸。
江大少那个气啊,一把拉住光溜溜的弟弟就开始盖巴掌,一时间整个浴池都充斥着江北城的哭嚎,直叫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当然,这依然不包括裹着小浴巾喝着西瓜汁笑得一脸开心的胥谌。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1: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傍晚,看着不肯说原因又赖着不走的江北城,胥谌忍着同睡的念头,去收拾书房。
江北城甩着还滴水的头发推门进来,披着胥谌的睡衣,下身只穿了条四角内裤,白净的大长腿一深一浅地挪动。
胥谌眼底深了深,铺好被子,道了声晚安,便匆匆回了自己的卧室。
踢踏着拖鞋坐在床上,江北城看着铺好的床出神,半晌,又转转眼珠,暗暗扬起抹笑。
入夜,一个身影偷偷行走在客厅,悄咪咪打开卧室门,一个跳跃,江北城上了胥谌的床。
胥谌哪里能睡着,可还是配合着对方“神出鬼没”的“入侵”。
等人成功“登陆”,胥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这人“哎呦哎呦”地喊脚疼。
“脚崴了还跳,你还知道疼?”
胥谌急忙打开床头灯,起身一把拉过江北城的脚,还有着清晰的未结痂的伤口,明显是近几天才有的。
“……到底怎么了?连我都不能告诉吗?”
“嘶!轻点儿轻点儿……”
江北城仰躺在床上,将脸埋进胥谌的被子里,闷闷地抽气。
无声叹口气,胥谌知道这人仍是不想说明,揉着脚踝的手放轻了些力道。
“……阿谌,我很想你。”
良久,手下有些凉的脚踝渐渐开始发热,胥谌正好奇一向多话的人怎么这么安静,却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
太久没有听到过的称呼让胥谌的动作一顿,心里有些抽疼。
江北城一把掀开被子,抽回脚,直直盯着胥谌。
“胥谌,我喜欢你,在一起。”
不似刚才有些颤弱的低语,江北城连“在一起”都说的是肯定句,不容拒绝的肯定。
胥谌突然笑了,笑得前仰后俯,甚至还有些泪花闪现。
江北城有些微恼,但还是打消了伸手去按住这突然抽风的男人的冲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仿佛盛了满眼星光的人。
胥谌终于停下笑,带了点淘气地挤挤眼睛,“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江北城只顾欣赏对方的难得一见的神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眸子里还有些茫然。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胥谌恢复了平日的温文平和,只是一双棕褐的眼睛里藏不住的笑意。
皱了皱眉,江北城还是不明白对方的潜台词。
不过,胥谌其实根本不需要江北城回答什么。
瞅着自己的黑眸闪闪发光,胥谌沉了沉眼,有些粗暴地将人推倒,翻身就压了上去。
“诶!阿谌你要干、唔!”
激烈的吻堵住江北城的惊讶,胥谌三两下解开身下人的睡衣——自己的睡衣。
“干、你、啊。”
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胥谌撑在江北城头边,微探起身,勾起抹邪笑。
江北城有些炸毛,什么玩意儿?!不是先表白的那个是攻吗?!这厮要造反?!
不过北爷表示莫慌莫慌,放在胥谌背后的手下滑,停在了上方人挺翘的臀上。
“宝贝儿,这可就不乖了喔……”
胥谌身子一僵,对上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又转而一笑。
“江北,想实践?”
只截取了前两个字的喊声带着种莫名的诱惑,江北城听着久违的称呼,心神一晃。
顷刻间,一股大力翻转。
回神时江北城发现自己已经被反扣着手按趴在胥谌腿上,一张脸瞬间通红。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3: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还要看吗?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3: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注:胥谌即将明白对于江北城实施宽容政策只会让自己被玩坏的深刻理论。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5: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注:江北城表示已经迫不及待欣赏胥小贝梨花带雨的感人场景了,不是吗?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5: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谁是攻啊?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18: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啊嘞……
旗鼓相当嘛……
稍后有放送 注意查收喏……

柒玖捌拾壹O2018-12-31 23: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昨晚闹得有些晚,胥谌准备好早餐回到卧室,江北城还睡得很沉。
坐在床边,胥谌开始回想昨晚的一切。
昨晚的聚会老熊嘱咐了不下十次一定要到场,说只是几个好友间的小聚,再介绍个新朋友。
入圈这么多年,老熊也算是很不错的朋友,这样频繁的邀请,自己自然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提前到了十几分钟,胥谌停好车,抬头就瞥见一戴着帽子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青年,迈着“蹒跚”的步伐推开了饭馆的大门。
胥谌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在一瞬间仿佛被人紧紧攥着,那个背影,身形,完完全全和记忆深处的那人重合。
来不及多想,胥谌飞快追进了饭馆。
跛脚青年走得很慢,胥谌刚进入大厅便看到那人才刚要拐向左侧的包间楼。
青年边走边抬头数着包间门上的号码牌,胥谌不敢离太近,错开些步子跟在对方身后,手里都冒出些细汗。
“嘿!在这儿!”
轻呼声不大,但在没几个人的走廊里还是分外清晰。胥谌身子剧烈一震,这声音……
包间门似乎不是很好开,青年垫了垫那只有些跛的脚,还是没推开。
“进。”
没忍住,胥谌上去,伸手推开那红木门。额,确实挺沉……
“谢谢你。”
半低着头的青年微到自己肩际,帽檐下大大的桃花眼闪亮,却并没有抬起头看自己。
胥谌心里闪过丝奇怪的同时更多是狂喜——江北城!
看着人道了声谢便进了包间,胥谌任由门自己合上,转身看着对面的墙,有些失神。
“小谌!”
“老熊?”
朝自己大步走来的中年男子张开双臂就和自己来了个熊抱,胥谌有些吃惊。
“怎么站门口不进去啊?”
“嗯?”
胥谌这才看了眼门牌号,嗬,这不就是老熊说的509吗?
等等!刚才,江北好像,不、确实是进去了……
老熊是个Y市比较出名的主头,和胥谌几个主关系密切。实际工作是一家百货市场的老板,四十左右,没有普通中年男子的油腻臃肿,看着很是精神。
此刻见一向以笑待人的胥谌眼里闪过惊讶和疑惑,微微一笑也不多问,拍着对方肩膀招呼人先进去。

柒玖捌拾壹O2019-01-01 01: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时心起登吧
发现贴子回来了
这是要继续了…吗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三楼没有恢复
里面并没有拍
只是江北城恶作剧了一把
当然
胥谌已经记在小本子上了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看着坐在右手边隔了两个位子的江北城,胥谌表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捂得严实的青年已经摘掉了帽子口罩,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天生的稚嫩,一双大大的桃花眼转着流光,含着浅浅的笑。
“这模样的人居然会是主?”
“他刚进门那面无表情的时候也挺严肃的。”
“谌爷不也一向笑眯眯的吗?可他实践那架势,谁敢惹……”
胥谌听到左手边的几个主一脸贼兮兮地议论,心里一声冷哼,那你们是没见过这厮吊脸时候的样子,吓死人咧……
但是,胥谌现在更想搞清楚另外一件事。
为什么从自己进屋到现在,这家伙都一脸平静,就好像从来不认识自己一样,自我介绍时还不忘和自己握个手点个头。
彬彬有礼地让胥谌牙痒痒。
自己心心念念了三年就等来这么个重逢?!
胥谌面上还是平和友善的微笑,心里早就已经把江北城这样那样这样那了。
回神时,正听到老熊在和众人说着“北爷”的事迹,而举止“大方得体”的江北城则笑得一脸“谦虚”。
胥谌磨磨牙,却忽然一愣,“北爷”?江北城?!那个新秀?!喔,刚才鹰哥他们几个好像就是在讨论这厮竟然是个主……
好家伙,原来老熊说的新朋友就是江北城?!那,让自己拿小号偷偷去撩的,也是这家伙?!
胥谌还是止不住的震惊,忽然抬头,却看见那双亮闪闪的桃花眼飞快从自己身上移了开,可眼里还留着几分不明的神色。
做贼心虚!胥谌飞快下结论。可是,为什么?
想不明白的胥谌有些烦躁,当下也别开视线,狠狠咬了口刚上桌的驴肉馅饼,嗯,还挺好吃……
“老熊,你说的那个表演还有个角色没人……”
不知是谁挑起的话题,只是那说话声越来越小。
“什么表演,是配音,配!音!不过不应该吧?我可是数过的,加上小北,正好齐了啊……”
表演?配音?迷失于吃饭和思考的的胥谌再次回神,只觉得世界又发生了变化。
“熊哥,谌爷还没选呢!”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胥谌看向突然说话的江北城,皱了皱眉,这样的神情……
“对对,小谌还没选呢,不过……”
“嘿嘿嘿,小谌你可是很有挑战性呐……”
“怎么了?”
胥谌受不了了,江北城那明显恶作剧的神情自己再清楚不过,可其他人这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某主递给胥谌张纸,顺便抛给对方一个愧疚抱歉同情,外加,幸灾乐祸?的眼神。
胥谌接过那张标准A4纸,飞快扫过,原本的微笑脸瞬间有些,呃,奇妙。
而坐在老熊身边的一嘴快的主已经将目前的“局势”完整分析了一遍。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事情是这样的。
老熊一玩配音的朋友最近计划出部耽美剧,但还差几个配角,说来说去也就是缺人缺声儿,老熊这热心肠一听,拍着大腿大吼一声,哥有人选啊!于是,一连串或这样或那样的角色便奔向了在座的各位。
因此今晚聚会的目的之一也是想让这几个或大或小的好友们分挑下角色。而除了从不看群消息的谌爷,其余几人早早便来到饭馆进行商量合算。
左捡右挑,整个单子上最后便只剩下俩:一个霸道中带着痞气,难听点还有些渣;另一个柔柔弱弱,可偏偏还是个哭哭啼啼的忠犬。
本来吧,众人是这么打算的,那个又霸又渣的,肯定是谌爷的无疑了,至于新来的北爷,就委屈委屈当回娇弱忠犬吧。
可谁料,比起一向早到的谌爷,新秀“北爷”居然来得更早。
没法儿,这人显然也是知道这分角色的事。一进门就拿笔一勾,让众人眼巴巴地看着留给谌爷的角色被划到北爷名下。
事已至此,众人还能说什么,毕竟先到先得啊,大不了……这俩爷打一架哈?
解说完毕。
隔着俩位置的江北城笑得善良,胥谌放下纸,柔声和自己讲,淡定,这一定不是故意的,一定不是故意的……
看着那张日思夜想让自己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的面孔,胥谌转了转眼睛,同样微笑,“好的,我来配这个角色。”
不理会周围几人惊到的表情,胥谌直直对上那双黑色的眸子,三年了,可这人怎么感觉还是小孩子一样……
无声的感情从胥谌眼里流出,可江北城只是看了一眼,便若无其事地低下了头,夹着自己盘里的食物。
除却角色插曲,今晚的聚会还是很热闹,尤其对于见到了三年未见的心里人的胥谌而言。
老熊看着众人各自上车回家,转眼就只剩下了两位似乎不是很“和睦”的爷,无声地站在饭馆门口。
“小北这脚不方便,我帮你打辆车吧?诶你家在哪儿啊?”
老熊扣了顶帆帽,搭配着今天的休闲装,看起来更显年轻。
“不麻烦熊哥了,我看谌爷不是开车来的吗,顺路捎我一程应该可以吧?”
江北城笑着,婉拒道。
胥谌倒是没想着这家伙会主动提出来,自然不会拒绝,点点头表示赞同。
“行,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年轻人开车要慢点,注意红绿灯……”
不得不说,老熊这人还真是像个老妈子,左右嘱咐了半天,这才骑着自己的自行车走了。
看着骑车远去的背影,胥谌转头打算叫人上车,结果刚一转头,就见江北城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自己身边。
反戴着帽子的脑袋堪堪与自己的肩膀齐平,那张脸上保持了整个晚上的微笑此刻已经荡然无存,熟悉的张扬和傲气并显,胥谌没说话。
“喂,还不回家吗?我快要冷死了……”
慵懒的腔调哪里还有一刻前的有礼温和,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
大黑的天刮起了夜风,胥谌看着江北城身上真的是很单薄的衣服,不悦皱眉。
“住哪里?”
“我?”江北城忽然笑得一脸妖孽,“当然是你家啊……”
定眸看着那熟悉的笑脸,胥谌能察觉到那笑容下的忐忑和不安。
他在忐忑什么?不安什么?
胥谌沉默几秒,拉起人便往车子方向走。
到家后,胥谌给两人倒了水,看着一脸自在直接坐进沙发的江北城,默默无言。
等待三分钟,见这人没有打算解释解释的意思,胥谌便直接进了书房,没有要处理的事务,自己只是……
再然后,某个坐了不到片刻便坐不住的家伙便钻进了书房,拿着台词纸嚷着要对词。
再再然后,便有了最开始的书房练习情景。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回忆结束,胥谌拨了拨床上人的头发,不禁又想起自己昨晚在书房所想的问题。
这人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突然出现在Y市?明明记着自己,可为什么一开始还故作不认识?后来却又像是没事人一样熟稔自然?就像,就像是这三年的分离对他而言,无足轻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胥谌看看表,再看看还是没有一点要醒来迹象的江北城,起身留了张字条,亲亲那毫无知觉的人,去了公司。
客厅的摆钟稳当敲过十一次,卧室的人稍微有了些动静。
“阿谌……”
淡淡的呓语,江北城费劲地睁开眼,充足的睡眠让几天没有得到休息的身体回力不少。
起身便看到粘在床头夜灯上的便条:江北,先喝水,早餐热热再吃。我在公司,有事打电话。——爱你,胥谌。
哪怕盯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也丝毫不影响此时江北城脸上的笑,蛊惑般的吸引。
照着吩咐,江北城简单收拾下,坐在了餐桌旁盯着盘里的鸡蛋作沉思状。
“Eat or not eat, that's a question…”
几分钟的思想搏斗,江北城选择了自动忽略那颗占据了大半位置的鸡蛋,飞快吃完其他食物,头也不回地出了餐厅。
拖着伤脚,江北城边消食,边细细转了转胥谌的家。
胥家唯一的少爷诶,就这样和自己同流合污了?不对!什么同流合污!明明是跟着自己走向光明的未来好吧!
大学时不喜欢住校,自己和胥谌两人便在这屋里度过了一天一天又一天。
那时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可就是懂,懂对方的心里所想,内心所需……
充满着回忆的屋子,大体上和几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个别地方进行了整改。
慢悠悠地转了一圈,江北城躺回了沙发上,又开始想睡觉。等到快要闭眼时,却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心里一紧,江北城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忐忑地拿起手机,却发现只是圈里的消息提示。
盯着那头像瞅了半天,江北城才想起这是前不久自己应下的新手小贝,只不过,那次实践……
自己的“常客”本也不多,进圈的本意也只是“治疗”,虽然和这个新手的初试出了些意外,但想想,江北城还是点开了对话框。
“北爷,您身体好些了吗?”
看着对方的询问,江北城皱了皱眉,实在是不想回忆那天的状况。
不料,这小贝还是个锲而不舍的,又连着发了三条消息,无一不是在嘘寒问暖。末了,才终于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再约个时间实践。
忽然有些心烦,江北城直接按了锁屏,把手机扔回桌上,翻了个身闭眼睡觉。
连串的音乐吵个不停,江北城迷迷糊糊睁了眼,够到手机随手滑着屏幕。
“江北,在做什么?”
均匀的呼吸声从手机里传来,胥谌不由低笑,这家伙,多半是无意识接的电话。
静静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直到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酸痛,胥谌这才提了提声音,“江北!江北!”
“……嗯?!”
猛地睁开眼睛,江北城一眼看到自己头边儿的手机,嗯?通话状态?
“中午想吃什么?”
胥谌无奈扶额,不用想也知道江北城一脸懵的样子。
“还不饿。”
刚醒来的嗓子还有些发哑,传入胥谌耳里便又带上了几分无意识的撒娇。
“早餐吃了吗?”
转转眸子,江北城已经清醒了大半,想想还躺在餐桌盘里的鸡蛋,自我鉴定已经完成了早餐。
“吃了,一个小时前吧,所以还不饿。”
“那行,我中午有会议,下午早点回去给你做咖喱怎么样?”
“好!”
江北城眼睛一亮,难得乖乖应到。
胥谌听着江北城话里的开心,也不由一笑,“餐厅还有些零食,如果饿了的话先吃点,不过不能吃太多,要多喝水……”
“知道了知道了,”江北城扒拉扒拉头发,“老攻一个人在家你担心啥?还怕老攻照顾不了自己?哈哈哈……”
“嘟嘟……”
微微一笑,胥谌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而听着电话被挂断,江北城的笑也不由戛然而止。
灰溜溜地揉揉鼻子,把手机一扔,便又重新躺回了沙发上。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迷迷糊糊就又睡了过去,下午四点,江北城是被饿醒的。
顶着鸡窝头,江北城坐起身嘀咕,小胥胥你要再不回来,你的亲亲老攻可就要被饿死了……
脚还有些疼,江北城慢慢站起来,,准备先找些吃的垫垫肚子。
“嘶……”
一阵突如其来的抽痛从肩胛直直传到指尖,江北城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胳膊痛得连靠墙支撑的动作都不敢做,江北城半蹲下身,用头抵着墙,忍着这波疼痛。
良久,手指才由抽疼开始转变为疲软无力,可手臂里的疼还是丝毫减少,密密麻麻的刺痛仿佛在四处流窜,最后汇聚到太阳穴。
甩甩头,江北城慢慢起身,一步一步挪到餐厅,费力打开冰箱,拿出盒冰激凌,就势坐在了地上。
从盒子里传来的冷意爬上胳膊,江北城两手用力才挖下一块,抖着喂进嘴里,深深的凉意稍稍缓解了脑袋里的疼痛。
一勺一勺,直到见底。
江北城叼着勺子,用头抵着冰箱,睁得大大的眼睛里闪过几分晶莹,却又飞快不见。
半小时后,胥谌到家。
“下午做什么了?”
“唔,睡觉。”
胥谌把外衣挂好,听着这回答,不置可否,这确实很江北城。
“电脑密码是你生日,无聊的话去玩。”
江北城靠着沙发上的身子一愣,笑得得意,“阿谌这么喜欢我啊?”
嗯,是打嘴炮的前奏,江北城回以一个谜之微笑,转身进了厨房。
一眼看到桌上的圆乎乎的鸡蛋,胥谌暗道这家伙不吃鸡蛋的习性居然还没改过来,不待多想,转头就又瞥见了垃圾桶里的冰激凌盒,胥谌皱眉,涌上些火气。
深吸两口气,胥谌还是先开始做饭,毕竟行刑前都还是有最后的晚餐这种仪式的。
浓郁的香味弥漫,胥谌看着色泽味道都很不错的咖喱,自我夸赞了一番,听着外面传来的游戏音乐,眼眸闪了闪。
“江北。”
本来冷冷的语调传进正嗨着打游戏的江北城耳朵里,瞬间充满了爱的亲昵。
十分钟后,看着大Boss倒地,江北城这才放下游戏柄,屁颠屁颠挪进厨房。
“真香!”
客厅就可以闻到的咖喱香,江北城竟还有些感动,这么多年没尝到胥谌的手艺了……
“洗手。”
耐着性子等人吃饭的胥谌看着直接就要开吃的江北城,筷子冲那手就敲了下来,只是不料江北城倒是躲得快,让胥谌的筷子击了个空。
扮个鬼脸,江北城还不忘反击,“谌爷,您这技术有些欠火候呐!”
胥谌坐在桌前,看着那背对着自己在水池边洗手的家伙,眼里越发深了几分。
飞快冲冲手,江北城嘚瑟着张脸,又挪回了餐桌前,进入扒饭模式。
看着明显是饿着了的江北城,胥谌心道看来自己还是很懂犯人心态的嘛。另外,不能让这家伙每天无节制地睡下去了。
而吃到忘乎所以的江北城,哪里想得到待会儿的腥风血雨,外加未来日子的坎坷艰辛。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吃过这貌似有些早的晚餐,江北城坐在桌前看着刷碗的胥谌,咂咂舌。
“宝贝儿,你真贤惠……木啊!”
看着胥谌回头,江北城还不忘来个结尾飞吻。
胥谌扭头就看到江北城一脸开怀,迅速处理完剩下的餐具后,便朝某人走来。
“怎么坐这儿?”
江北城站起身勾住胥谌的脖子,金鸡独立才勉强和对方齐平。
“想陪着宝贝儿呀!”
桃花眼里闪着暧昧,江北城伸出舌尖舔了舔胥谌的侧颈。
一触即逝的温热,紧接着就是点点凉意,胥谌伸手圈住江北城的腰,将人箍得死紧。
“想干什么?”
“嘿嘿嘿……”
胥谌真的没什么异意,只是看时间还早,想看看这家伙想做些什么。
可现在,江北城笑得一脸猥琐,贴近胥谌耳边,将昨晚的三个字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干,你,啊……”
江北城是个绝对的行动派,当下说完,两只手便开始四处撩拨。
“……喂!你要——”
任由江北城上下作乱,胥谌瞅准时机,一个反擒拿将人压在身边的桌上。
江北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要叫嚷就被捂住了嘴。
“江北精力很旺盛呐,不如,我们来做些其他有意思的事?”
一只手毫不费力地钳着人,另一手颇有先见之明的拦住了那些“好话”。
江北城大半个身子都趴在桌上,两脚都有些悬空,奈何有只还是“废脚”,想挣扎也不敢太猛烈。
胥谌看着那条健全的腿弹跳得挺起劲儿,挑挑眉,长腿一伸。
这下,江北城可真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江北,早餐吃完了吗?”
轻柔的声音从脑后传来,江北城转转眼珠,这厮这么温柔,一定有鬼!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吃鸡蛋!”
嘴巴得以自由,江北城飞快将祸端推在胥谌身上。
“回答我的问题。”
推脱无效,胥谌哪里不知道江北城那点花花肠子,不过还是轻声重复道。
江北城的一张“理直气壮”脸有些破裂,不过无妨。
“阿谌阿谌,我以后一定吃鸡蛋,行不?先放开我吧,这样好难受……”
立马换上一幅委屈的表情,江北城眨了眨眼,可怜兮兮地瞅向胥谌,虽然脖子刚扭到一半就被压了回去。
“行,那咱们不说这个。第二个问题,垃圾桶里的冰激凌盒是怎么回事?”
前半句还闪过分偷乐的江北城,听到后半句后,瞬间愣了。
“那是,这,家里不是比较热嘛,我吃盒冰激凌解解暑呗!”
江北城嘻嘻哈哈打着马虎眼。
“明天就是立冬,你和我说解暑?”
胥谌都快被气笑了,这什么借口?
“哎呀,阿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是就喜欢冬天吃冰激凌夏天吃火锅……”
江北城一听胥谌这话音里带着几丝缓和,当下又开始撒娇。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1: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了

柒玖捌拾壹O2019-01-04 22: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