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共线(实践,甜)

楼主:星宝大大 字数:66178字 评论数:36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是一条线。

有平行,有相交。

平行线令人惋惜,因为他们永不相交;

相交线令人心痛,因为他们相交后便越走越远。

异面直线,在混乱黑暗的时间角落里,看似相交,但在光明整齐的空间集合中,从没有相交过,这便是悲哀。

而我们的人生呢?

我希望,我的人生只有一个拐点,拐点之前,是怎样不重要,但在其后,我们的人生,能一直共线到永远……

星宝大大2018-07-25 18: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是一篇绝对的甜文,真的,最近文荒,干脆就自己写吧,其实我上一个坑还没填完,但还是想开你们的活跃程度和我的更文量成正比,暑假我大概可以多更一些,篇幅不定,欢迎跳坑@初柒ლ@申叶ლ@幺小轩儿º@筝梨小猫@雨中de萧瑟

星宝大大2018-07-25 18: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萧梓儒,我喜欢你。”耐着性子读完整封信,萧梓儒终于在粉色信纸的底部读到了那句他听了不下千百遍的熟悉话语。不知是有意无意,那几个字旁堆满了彩铅描出的粉色爱心,一笔一划的诚意,彰显着主人的用心,正如前边那一版甜的都快冒粉色泡泡的暖昧之语,秀气的字体大概出自一个乖巧的女孩儿之手,青涩的笔法不难看出这大概是女孩第一次写这种情书。

扫过用来代替姓名的两个字母XJ,萧梓儒便知道这封信的主人是谁了。

许静,何许人也?开玩笑,人家可从小到大都是各个地方的“掌中宝”啊,人长得漂亮不谈,甜美的声音,优雅的气质和软软的性格不知为她吸引了多少追求者,可她呢,偏偏就看上了萧梓儒,也许是高中三年的同桌生涯让她留恋不已,刚毕业,便迫不及待的写下了这封她觉得无可挑剔的情书。

只要是个正常的男生,收到了许静的情书,大概都会开心到飞起,可是很可惜,我们的萧梓儒,还真不是个正常人。他从小就发现自己对女生不感兴趣,即使是在旁边坐了三年,有无数共同话题,明里暗里表达了多少次爱慕之意的许静。

是的,他是个gay,这件事,只有他从小到大的死党于蔚枫知道,其实也不是说他隐瞒的天衣无缝,人嘛,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长着一张好脸,谁都愿意和你说话,如果人人都对你好,你也对人人都一样,还真是看不出什么来。

萧梓儒就是这样的人,174的个子,在男生中真算不上高,奈何人家长着一张精致的脸,无论远看近看,都能让你着迷,水灵灵的眼睛,尚未被黑暗蒙蔽,闪着灵动的光芒,不能再协调的五官,配上白皙的皮肤,柔软的黑发,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和许静类似,他因为出色的长相,也在同龄人中显得特别了一些,大家的关照,也自然而然多了一些,他又是个极好相处的人,和谁都聊得来,性格阳光,也同样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思虑再三,萧梓儒还是没有想出如何委婉的拒绝这个完美的女孩,只得先把那封粉色的情书重新叠好,放在书桌的一角,便随意的躺倒在床上,拿出手机,给那个最熟悉的备注发消息。

孺子:枫哥,许静给我递情书了。

落叶:!!!哇塞,你都不早些告诉我,快答应快答应,我去给你们送礼!

孺子:别逗了枫哥,你不是知道的么,我对她没感觉……

落叶:……也是,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唉,要是我有那福分就好了……

孺子:得了吧,我巴不得送给你,说真的,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还和她考到了一个大学,心累

落叶:那肯定咯,你们俩成绩都那么好

孺子:哇,你不和我一个学校嘛?

落叶:……商业互吹懂不懂!!

孺子:行嘛行嘛,话说……你有没有sp的群?

落叶:你终于想通了!!孺子可教也!!哥我这就给你

落叶:(某群号),你可赚大发了我跟你说,这可是个这地区最权威的群,多少人想进都没有的福分,也就亏着你认识我,我和他们说声你就进了

孺子:谢谢枫哥了,那你拉我进去呗,以后还要你罩着

落叶:你可别了吧,自己申请,我前段时间不是找了个主么,于是就被逼着退了,放心,我跟他们说好了,你一申请立马批

孺子:……但愿我不会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那枫哥我先去了,拜

落叶:嗯,拜,玩的开心(坏笑)

星宝大大2018-07-25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前两章大概都是介绍,后面的写了但是还没码字,多赞多留言,这是更文的保证

星宝大大2018-07-25 18: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说起来,萧梓儒进sp圈子还真要怪于蔚枫,那时俩人刚初二,于蔚枫在网上看到了有关这个方面的介绍,青春期的男孩子们,对这种东西还一知半解,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便走进了这个圈子,还不负众望的把萧梓儒给拖了进来,为他的人生大事奠定了基础,两人私下交流些小心得,也是常有的事,不过,从初二到高三毕业,于蔚枫实践无数,萧梓儒却还是停留在看各种sp小说上,别说实践,DIY都没有过,这不,好容易高中毕业了,他还真想约一次试试。


于蔚枫说的真不错,萧梓儒才刚刚提交申请,就看到了“您已加入群聊”的系统提示语,紧接着就是一阵@和欢迎,再然后便是各种贝缠着要爆照,萧梓儒第一次进这种群,并不知道这是每个sp群用来调戏新人的手段,只当这是一条规定,在相册里搜罗了许久,才最终将一张别人给他拍的半身照发了上去,群里先是安静了几秒,而后就跟疯了一样,各种@星星眼满屏,大多数都是小贝@自家主或是群里几个大神来看的,看着分分钟99+的消息,萧梓儒有些不知所措,发了一条“……”过去,有些尴尬的退出了群聊界面,就又被满屏的私聊给吓到了,有主有贝,处理完那一大摞交友信息,他才又返回去看那些聊天,大多数贝贝都是想交个朋友,发消息的主里面,有的想找他聊聊,有的直接开门见山约实践,群管理的还不错,这些人里面没有混大圈的,个个都标明了纯实践,偶尔还有管教的,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萧梓儒想了想,并没有直接回复那些主发的消息,而是和私聊他的几个小贝聊了起来,大家有着共同爱好,又是相同属性,自然聊的开,东绕西绕,觉得大家差不多混熟悉了,他才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条消息,“那个,请问群里面有没有什么口碑比较好的主啊?”


比话一出,私聊的贝贝们更是活跃,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回复,他本以为,众口难调,大家的喜好不同,偏爱的对象自然也不同,但他可以从推荐的所有人选里面挑一个自己喜欢的类型,没想到,几乎所有人推荐的都是同一个人。


此人圈名一个单字“辰”,头像更是简简单单一片黑而已,只是,所有的人对他似乎都抱有着敬畏之心,敢叫“辰哥”的很少,几乎用的都是“辰爷”,弄得萧梓儒自己都对这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有一种莫名的敬畏,小心翼翼的看着其他人接着发来的消息,他对这个“辰”有了更深的了解。


“切,不就是长得帅,有气场,手法好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别说,这几点真满足了贝贝们对主的一切审美,萧梓儒一个人躺在床上自言自语,语气里却是他都没有发现的崇拜和向往。


又是几声提示音,是一个取名星辰大海的贝发来的消息,这个人萧梓儒有点印象,似乎是于蔚枫在圈子里不错的朋友。点开会话框,对方发来的是几段文字和一张图片,这个小贝和“辰”约过,于是迫不及待的跟他说着感受,无非就是怎么帅啦,怎么霸气啦,最后还加了一条,“可惜啊,他不收长期……”。


萧梓儒点开那张对方强调了很久是在有一次宴会里怎么冒险才偷拍到的图片,说是为了防止外传后他有生命危险于是发的是闪照,五秒的时间很短,但足以让萧梓儒折服在他的魅力之下。


照片很是模糊,但依旧挡不住照片里的人那与生俱来的气质,以及极度冷峻的表情下依旧完美的无可挑剔的五官。


“讨厌,怎么会有比我还帅的人,啊啊啊,好想约啊……”在床上翻滚了几圈之后,萧梓儒毅然决然的决定……再向群主获取些情报。

星宝大大2018-07-25 22: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刚开文,我勤快点发,下一章大总攻就出场了,我也已经写完了,至于什么时候发……就要看你们了

星宝大大2018-07-25 22: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知道怎么发链接么,想把上一篇文发上来,但是发一次删一次

星宝大大2018-07-25 23: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孺子:群主大大,在吗?

群主:嗯哼?

孺子:那个……我想问下一个主(害羞)

群主:辰?

孺子:……是的(害羞)

群主:哈哈哈就猜到是他,有贝贝和你说了吧,他可是我们群的最后王牌,谁敢不听他的啊,怎么,你想约他?

孺子:(捂脸)也不是,就,就想问下他比较喜欢什么样的贝啊?

群主:乖巧一点,有灵性一点吧?反正正常主喜欢的他都喜欢,也没啥特别爱好,约不约要看他心情,但这么久以来他还没处过长期,不过群里面好久没有长得和你一样可爱的啦,你可以去私聊他试试

孺子:这,这样的么,谢谢群主大大了……

群主:不谢

萧梓儒和群主尬聊了半天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结论,最终他还是决定自己去试试,点开他的头像,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空空如也的群聊记录,想想也是,自己加群才一个小时不到而已,这么短时间内人家没说话也很正常,空间也是什么都没有,应该只是个小号,又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萧梓儒还是点开了临时会话框,特别矜持的发了个“在吗?”过去,看着那久久未动的屏幕,他有些抓狂,自顾自的把屏幕一关,便准备去计划他期盼了三年的考后暑假。

另一边,夜陌辰刚刚处理完和一个大公司合作的项目,盘算着大概能有几天空闲时间,便打算好好培养下已经蛮久没有关注过的“业余爱好”了,打开小号,见怪不怪的看着刷屏的私聊,敏锐的捕捉到一个熟悉的ID,那个知道他忙所以很少打扰他的群主居然也混在其中,下滑,点进,入眼便是一张照片,里面的人儿笑得灿烂,白皙的皮肤,灵动的双眼,配上有些软萌的小表情,总体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他不经勾了勾嘴角,好久没有见过生的这么好看的男孩子了呢,轻点一下屏幕,返回聊天界面,

“这是小枫子的朋友,叫什么萧梓儒,圈名孺子。”

“怎么样,这长相还入得了您的法眼吧?”

“他还来问我你的事,大概是想和你约来着,等你忙完了可以考虑试试看。”

抬手发了条“我这几天休假”过去,夜陌辰心情很好的退出去,想去寻找照片里那可爱的小子,消息框的第二条便是那孩子发的,简简单单的“在吗?”,夜陌辰却能想象他发这条消息时是何等的纠结,不想为难,或是并不愿意为难他,夜陌辰回了一个“嗯”,然后又回了一个“有”给对方飞速发来的“有时间实践吗?”,约好了时间地点,也不在管其他消息,退了QQ便开始处理遗留的文件。

萧梓儒定好了暑假计划,正百般无赖的刷着手机,便看到了对方回的消息,手速快于脑速的问对方有没有时间实践,没来得及懊恼那边便答应了,等到回过神来人家已经把时间地点发来了。

“周六下午两点,XX酒店,1208。”

萧梓儒有些崩溃的捂捂脸,他并没有想过这么早便实践,但既然答应了也不好再回绝,耐心的扳着指头算了算,发现明天居然就是周六,内心忐忑的同时又有一丝期待……

满脑子纠结的萧梓儒浑浑噩噩的过完了他能坐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倒是起了个大早,恍惚间像是回到了高中生活,一个上午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只是在高中阶段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胃病又出来刷他的存在感了,萧梓儒随便吞了两片胃药便准备出门,心想着实践的时候别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星宝大大2018-07-26 18: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如约更文,我已经更完三章了被吞了一定跟我说,下章就正式实践了,胃病那里要做什么文章才好呢……(发没发现他没吃午饭?)欢迎提意见,还有,要赞赞要回复!!!

星宝大大2018-07-26 18: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算了,链接实在发不上来,亲们可以去搜索看看,零落成泥碾作尘(师生),不是某位大佬写的另一篇耽美文,同名而已!!那一篇清水文,和这一片文风大概不一样……不喜勿喷@初柒ლ

星宝大大2018-07-26 18: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可惜啊,天不遂人愿。

萧梓儒到了对方说的酒店,胃里就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没有胃病的人是不知道真正胃疼有多难受,那感觉仿佛就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捏碎一般,跑到酒店公共厕所剧烈的干呕一番,才终于止住了那一波恶心的感觉。

萧梓儒对着镜子洗了把脸,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他有些无奈,想着第一次实践不能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特地早早地出门,但现在看来……似乎太早了。

胃痛到抽搐的某倒霉孩子一步一缓的磨蹭到电梯间,摁下十二楼,想着他来的这么早人家说不定还没到,可能还有时间供他去挽救一下自己的胃,于是开始搜索附近有没有什么药店可以让他买药救个急,开心的发现离酒店不到百米便是一家药店。

“叮”,电梯提示音适时响起,萧梓儒想着,上都上来了,不如去敲个门显示一下自己的诚意再走,于是他不紧不慢的找到1208,“咚咚咚”敲了三下便掉头就走,而房间内从早上就呆在这儿的夜陌辰有些讶异的看了看表,起身去开门,却只看到某个小家伙蹒跚着的背影……

无名的窝火在心中烧着,可是夜陌辰知道这叫做无奈。

“萧梓儒。”

冰冷的声线,不带一丝温度,生生把萧梓儒听的浑身一抖,他本来因为胃疼就走得慢,夜陌辰走几步的时间他也只挪动到了一米开外,机械的转过头,就被那张黑的可怕的脸给吓着了,和他记忆中照片里的人不同,那张照片毕竟不清楚,怎么样都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已,眼前的人却是真真实实的站在那,略熟悉的面孔被放大,调清晰,一样的俊俏,却是更加冷峻,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禁止靠近的气息。

萧梓儒害怕的后退了一小步,便被那个绝对零度的“敢?”字吓得挪了回来。

“辰,辰爷……”小心翼翼却又略带委屈的声音在夜陌辰耳边响起,令他格外受用,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侧身往旁边让了一小步,意思不言而喻。

萧梓儒本来还想着去药店买点胃药,顺便再吃个午饭,可看现在的架势……好像不是他说了算,犹豫了两秒,还是决定不要惹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爷,耷拉着脑袋,小步朝屋内蹭去。

这是这附近最好的宾馆,房内装饰简约却不失豪华,只是看着床上早已摆好的一排工具,萧梓儒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怂了。

“吃了饭没?”

“嗯。”

“那过来,我们先谈谈。”

萧梓儒拘谨的站在离某boss一米处,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到那人旁边坐下,委屈的揉了揉被攥疼的手,很不给面子的稍微往边上挪了点,夜陌辰挑挑眉,但也没有制止。

“先互相了解一下吧,我叫夜陌辰。”

“我……萧梓儒。”

“嗯,我知道,群主跟我说了。”

萧梓儒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夜陌辰扫一眼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是于蔚枫的主。”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之前加群的事便也解释的通了,萧梓儒呆呆的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的人儿痴痴傻傻的模样,夜陌辰不得不承认 这小家伙到目前为止都很符合他心中对小贝的一切要求,甚至……他略有所思的点点头。

“如果没有什么可说的话,就直接开始吧。”

想清楚了的夜陌辰决定一切随心,眼下他真的很想把这小家伙狠狠揍一顿,也不打算再逗弄他了,挽了挽袖口便准备动手。

“等,等一下……那个,辰爷,我是第一次实践,能不能……轻,轻点……”萧梓儒每说一个字,眼前的人危险的气息就多一分,说到最后,他都没有勇气把剩下的“打”字说完,便垂头丧气的地下脑袋,盯着地板上繁杂的花纹出神。

夜陌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站了起来,“这不是你能决定的,”顿了顿,“我自有分寸,现在,裤子脱了,床上跪趴。”

星宝大大2018-07-27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如约更文,你们没人我不更了!!

星宝大大2018-07-27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看了那么多sp小说的萧梓儒自然知道跪趴这个姿势有多羞耻,念在身后的人实在太可怕,忸怩的拽了拽裤脚,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将内外裤褪下,叠好放在一旁,而后极其缓慢的挪动到床边,回头望了那人一眼,那人的眼神却在他和手机之间徘徊着,没有任何不快的表现,甚至还露出丝丝笑意,似是不大在意他比乌龟还慢的速度,萧梓儒有些讶异,随即放松了下来,又磨蹭了许久,才堪堪在床上摆好姿势。

“啧,我还以为你要磨蹭到明天去呢。”身后冰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却没有一丝责怪,萧梓儒甚至从其中听出了调笑的意味,没来得及惊讶,就被下一句话打到了谷底,“从我说完那句话开始计时,你的总用时是157秒,我的规矩,一秒一下。”

趴在床上的萧梓儒感觉浑身一软,手差点就没撑住,飘出的声音更是打抖得厉害。

“辰,辰爷,别,我受不了那么多……”

“你没有话语权,不过,看在第一次的份上,这157下我可以让你自己选工具,要知道,平常我都是直接上藤条热熔胶的。”

萧梓儒顿时对身后的爷感激不尽,然而他并不知道,这只是某位用来吓唬人的手段,而他则毫不犹豫的跳进了那个圈套,就像是一只奶兔子进了狼窝,毫无反手之力,至于会发生什么……那是后话了。

眼下,萧梓儒得到应允站下了床,摆脱了那个令他羞耻不已的姿势,眼神在一排工具中扫过,心都凉了半截,那些工具一看就质地很好,无论哪个都是十分厚重,挨起来……肯定也很不好受,纠结之下,他瞬间有了个不切实的想法。

夜陌辰耐心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扫过那排工具,看着他的眼神逐渐黯淡,随即充满希冀的望向他,“辰爷,可以用手吗?”

夜陌辰被这个要求吓到了,在他心情极好的时候,会用手给小贝热身,但是在正式惩罚中,还真没人敢跟他提这个要求,他板着脸准备拒绝,可对上那小家伙期待的眼神,竟又有些不忍,想着时间还早,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在热完身后用工具将这家伙打的痛哭流涕,夜陌辰回身坐在床上,拍了拍大腿表示默许。

小家伙似是怕他反悔,几乎是奔着到他腿上趴下,夜陌辰无奈的帮他调整好姿势,开口到:“挨打时的规矩,不许大幅度动,不许挡,不要求你报数,但是我随时抽问,若是答不上来,那就重来。”

“知道了,辰爷。”喏喏的声音传来,夜陌辰将手放在眼前白嫩的似是要滴出水来的屁股上,揉捏了几把,软软的,手感极佳,而后,毫不留情的一下甩了上去,留下一个淡粉色的掌印。

萧梓儒感觉身后钝钝的一疼,没有多少反应时间,便是一连串的巴掌落下,持续叠加的疼痛并不好受,但碍在之前的规矩萧梓儒愣是没敢动,计数什么的更是抛在了脑后,他小幅度的踢了踢腿,身后的责打声一顿,没等他缓一缓,便是极其狠厉的三下扇在最不抗打的臀腿之间,萧梓儒生生被这几下逼红了眼眶,刚刚调整好呼吸,头顶上没有温度的声音传来。

“多少了?”

萧梓儒顿时感觉五雷轰顶。多少了??丫的你打的你问我多少了??他到底是怂的,想归想,说出来的却是“辰爷我错了,我没有数,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记得数……”

“行啊。”略轻快的语气,“再给你次机会,我重打一次,这次记得数。”

你想重打就直说,装的个勉为其难的样子……萧梓儒腹诽。

“顺便告诉你,刚才你已经挨了112了。”

萧梓儒:!!!

星宝大大2018-07-28 18: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梓儒:奶兔子进狼窝会怎样呐?
夜陌辰:当然是被吃抹干净啦!
我更新了你们没人,只有拿文做要挟你们才出现,呐呐,你们懂得吧?这次不需要我催了吧?如果有人明天接着更,没人的话,正好我在旅游,放松下也好是不是?
哦哦,顺便,不用期待萧梓儒会多好过,藤条板子都会有的,夜还长……不是,下午还长……

星宝大大2018-07-28 18: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阅读量破千!!如果你们回复多赞多,我可以考虑加更哈哈哈哈



星宝大大2018-07-28 18: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们来玩个游戏?今天出现五个人单更12个双更怎么样,没人我就不更

星宝大大2018-07-29 08: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夜陌辰轻轻揉了揉自己的杰作,软软的,热乎乎的,很是舒服,他的力道控制的很好,百来下巴掌也只是薄薄的的肿了一层,与白皙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红红的甚是好看,配上眼前那个趴伏着的背影,有种莫名的和谐感。


到底是不忍心的,“便宜你了,接下来再挨100巴掌,然后开始正式实践。”


萧梓儒默默的拽着手中的裤脚,只是把身后撅高了一些方便某人的动手,希望以此争取宽大处理。


不得不承认,他的想法是对的,夜陌辰感到手下的屁股撅的更高,似是迎合自己的巴掌,很是满意,下手也带了一丝玩味的味道,没多大力,但是极响,在空旷的房间内久久回荡着。


后面的巴掌夜陌辰并没有为难萧梓儒,想着热身阶段把孩子打怕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万一把他吓跑就不划算了。


没有夜陌辰的故意刁难,一百下巴掌不算难熬,萧梓儒得到允许起身的时候也只是感觉身后的部位有点微微的刺痛而已,夜陌辰并没有下达下一个命令,只留得他拘束的站在一旁,冰凉的风吹在光着的下半身上并不好受,不到一会儿他便站不住了,他的主依旧在床上稳稳的坐着,抱着臂勾着嘴角看着他,萧梓儒羞红了脸,知道夜陌辰是在等他主动开口,就这样耗了小半个小时,萧梓儒终于忍不住了。


“辰爷……”


“嗯?”


“那个,我们……继续吧。”


夜陌辰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家伙因为说这句话羞红了脸,起身,踱步至工具处,选了一个椭圆形的实木板子,又缓步走回小家伙身后。


“开始那次饶了你,现在你可逃不掉,跪趴。”


有了之前的教训,萧梓儒不敢再怠慢,一个翻身上床便摆好了姿势,夜陌辰走到他身后,用板子轻拍他的大腿,“分开。”萧梓儒有些别扭的将缴在一起的双腿分开一些。还没来得及摆稳姿势,就被夜陌辰抽在大腿内侧的一板子打的趴伏在床,喊声中也带了丝丝哭腔。


“起来,跪好,腿分开。”夜陌辰气场全开,吓得萧梓儒连回头讨饶都不敢,只得起来跪好,按夜陌辰的要求,把腿分开,凉凉的风从两股之间灌过,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自己身后的一切密地已被人看光,想到这,萧梓儒眼中泛起薄薄一层水雾,嘴角也委屈的耷拉着,还真的像受气的小媳妇儿。


可惜的是,夜陌辰站在他的正后方,并未看见自家小家伙这副委屈的模样。


夜陌辰对他这个姿势还算满意,虽然腿分开的幅度并不能让他看清那美好之地的全貌,但两臀之间白嫩的缝隙和那若隐若现的“小口”已足够愉悦他了。


将实木板子往小家伙左臀上一盖,明显就感到手下的身子僵硬起来,夜陌辰危险的眯了眯眼,极其狠厉的板子没有间隙的落下,还都落在一处,萧梓儒被身后突然爆发的疼痛感逼出了哭喊声,挨了几下便撑不住了,只感觉屁股上那一块肉不属于自己了,嘴中不停的叫着辰爷,泪水更是汹涌的流着,手刚弯曲准备向旁边撤去,就被身后的人大力拽了起来。


夜陌辰把他紧紧环在左手手臂中,右手仍是不停歇的落下,萧梓儒只觉眼前一片黑暗,奋不顾身的挣扎了几下,趁着身后的人没来得及把他重新固定好,以极快的速度反身,一下扑进了夜陌辰的怀里。


夜陌辰本能的扔下板子,伸手接住他,眼下的人儿正双手环着他,把头埋在他胸前痛哭着,仿佛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疼痛给予者,而是那唯一的依靠,夜陌辰觉得心都要被这家伙勾去了,轻轻的回环着他,手下的孩子先是一颤,随即抱得更紧,细细碎碎的哭诉之语传入夜陌辰的耳朵,小家伙怕是疼狠了,甚至忘记了他抱怨的对象就是那个给他带来痛苦的主,夜陌辰觉得自己的底线已被这家伙弄得一降再降,上一次敢在惩罚中抱着他抗罚的贝以一周不能下床的悲惨结局告终,可面对着萧梓儒,他就是生不起气来,夜陌辰叹了口气,将小家伙摆成在床上平趴着的姿势,算是上一阶段惩罚结束的讯号。


果然,他对他的感觉,到底是不一样的吧……

星宝大大2018-07-29 13: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一章会解释夜陌辰为什么突然狠厉,今天第一更,晚上更第二更……
其实在这我想说下,夜陌辰最开始的设定和现在文中展现的完全不同,我感觉自己写的已经完全脱离了我开始的想法,不能控制的感觉让我有些懊恼,但是现在已经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改,你们就凑合看吧,我知道自己文笔不好,但是请不要喷我,因为我真的尽力了,写了这么多,只为博君一笑,如果你们不喜欢,请悄悄的离开,若是骂我的话,我真的有可能弃文

星宝大大2018-07-29 14: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
夜陌辰抱着小家伙趴好,轻轻给人揉着左臀上的硬块,所有的板子打在一处,周遭挨了一顿巴掌的肉只留下淡淡的红色,唯有那一块受了几十下狠厉的板子,转成了青黑色的印记。

夜陌辰一手帮人揉着,另一只手虚压着他的背,手下传来低低的呜声,夜陌辰手上没停,帮他把硬块尽数揉开,才扳过萧梓儒的脸,不出意外的看到小家伙哭的那是梨花带雨,他略嫌弃的扯过几张纸巾,却又小心翼翼的帮人儿把脸上擦干净,去洗了个手,自己坐在床上,把小家伙抱进怀里,缓缓的抚了抚小孩儿的碎发,夜陌辰开口,语气是难得一见的温柔。

“知道为什么这么打你么?”手下的身子抖了抖,没听到回答,反而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啜泣,夜陌辰是真的觉得无奈,平常实践的时候,都是小贝想法设法的哄着他开心,他第一次这么哄人,居然遇到了一个不买账的祖宗,只得出口威胁到,“你再哭我还打了啊。”

哭声戛然而止,只是那一耸一耸的肩膀仍是看着可怜。

夜陌辰轻叹一口气,“知道么,绷着容易伤着,我每次和人第一次实践,都会一次把贝贝打的以后不敢不放松。”

哭声又起来了,夜陌辰还没来得及出口威胁,就听到一句不着调的道歉,声音轻到夜陌辰都怀疑是不是幻觉,思虑了好一会儿,他将趴伏在身上的小家伙抱起,对上那双依旧不厌其烦的生产生理盐水的眸子,轻声问到,“还要继续么?我可说好,若是继续,那无论你哭的多惨,都还是要按我的规矩来,主动权在我。”

萧梓儒愣了一会儿,虽然很疼,但是他也确实乐在其中,轻轻点了点头,没有错过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夜陌辰鼓励似的轻拍了拍他的背,脸上已看不出一丝温柔,说出来的话又变为了冷硬的命令语气,一度让萧梓儒觉得刚才是不是做了个梦,而现在,梦醒了,就听到那句“床上躺着。”

躺着?不是趴着?难不成……

萧梓儒瞬间羞红了脸,半跪在床上,躺吧,实在拉不下面子,不躺吧,旁边又有个爷在哪看着。

夜陌辰知道他实在害羞,以往要是有贝敢这么拖沓,早被他揍得哭都哭不出来了,而这次,他只是默默把人抱起,默默的帮他躺好,默默的把他双腿提起,按在小家伙胸前让他自己分开抱着。

要说之前跪趴的动作还算给萧梓儒留了点面子,这个动作一出,那是真的完全暴露了。

夜陌辰的眼光在小家伙身上贪婪的移着,一寸之地都不肯错过,两臀瓣一深紫一浅红,中间的缝隙尚且白嫩,泛着浅浅褐色的褶皱似是有些害怕的一张一合,再往深处,那软软的伏在双腿之间的玩意儿,无不挑拨着夜陌辰的神经。

深深的吸了口气,夜陌辰才把心中瞬间升起的邪火压下,余光却瞥见小家伙的脸色有些惨白,也没细想,只以为他是害怕,仍然很是淡定的拿起了藤条,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发出令人闻风丧胆的破风声。

再说萧梓儒,他其实并不是因为害怕,亦不是因为羞耻,只是躺着抱腿的姿势将胃挤成了一团,本就有些疼痛的胃顿时叫嚣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拿起藤条,却疼的连反驳的精力都没有,他有些崩溃,却不想对方察觉出他的异样。

“不多,20下,打在右臀,打完我们就结束。”

萧梓儒松了口气,20下,应该很快就过去了吧,胃里的疼痛越发剧烈,仿佛要从内向外吞了他似的。

夜陌辰试探的拿藤条在小家伙右臀上点了点,引得他一阵瑟缩。

“姿势维持好,躲了挡了,就重来。”

星宝大大2018-07-29 17: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如约的第二更。
下一次的加更游戏是过100楼,或是阅读量过3000,今天1600了很快的。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不拿文要挟根本没人的,下次你们再不回复再不赞赞我就不更了,有文就是任性!!
然后,这一章感觉辰爷人设已经崩了,然后我决定将错就错,你们想看清纯点的还是黄暴点的?臀缝“尚且”白嫩不是说说而已,所以你们告诉我你们的想法,纯洁点还是奇怪点

星宝大大2018-07-29 17: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