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同人】魔道祖师同人短篇

楼主:Lance锋 字数:46542字 评论数:1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更新随缘

Lance锋2018-12-01 12: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恶诅痕

cp:忘羡
sp:羡追,忘追

简而言之就是忘羡带娃的故事。

Lance锋2018-12-01 13: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静室里,魏无羡一只手捧着一坛天子笑当夜宵,另一只手翻着一本菜谱,在“剁椒鱼头”那页停住了。

只见菜谱记载;

鱼头加盐搓洗,冲净,加适量胡椒粉、油、盐,搓揉均匀,腌渍一刻。

上蒸锅,葱姜蒜垫底,放鱼头,铺剁椒,虚火蒸至可见水汽。

摆盘,烧油至冒青烟,浇鱼头之上。酥脆鲜香,辣味纯正。

看着看着魏无羡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打算明天和蓝湛去钓鱼。左手一扬把一大口天子笑倒进嘴里,稍稍满足了被勾上来的口腹之欲,揪了一把自己的脸,心想最近被蓝湛喂的太好长了不少肉,只盼他快些回来做些运动消耗消耗才好。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声音其实轻的很,普通人肯定听不见,可是还是逃不过魏无羡的耳朵,也早被听出了这声音主人是谁。

“嘿,小思追已经去而复返第三次了,不知何事扰的他心不定”,屋里魏无羡好笑地想,却也不揭穿,看他能折腾到几时。

这一次,蓝思追却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在静室门前站定,恭敬地说,“魏前辈,思追有事相求。”

魏无羡把天子笑往桌案下一塞,扬声说到,“进来!”

蓝思追哪里敢,连忙拒绝,“魏前辈,静室我们不能进去的。”

魏无羡知道含光君在小辈儿面前积威甚重,也不强求,“那就在门口说吧。”

蓝思追苦了一张脸,这么晚了还要麻烦前辈真是不该,可也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帮他了,硬着头皮说到,“这事还要请您出来一下。”

“等着。”

果然出事了,魏无羡一边想着最懂事的蓝思追能惹什么麻烦,一边把身上的衣服归拢到可以见人了,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出门去。

“思追是不是闯祸了?都快要休息了还来找我?”

“我…”,蓝思追本来就紧张,听魏无羡这么一问,脸已经红了起来,羞愧不已。

魏无羡见小孩脸红,只觉得可爱,手指屈起,敲在蓝思追额头,“说。”

蓝思追没敢揉,也不敢说,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把右边袖子卷起来一些,露出了胳膊。

恶诅痕!

魏无羡心里一惊,没有多想拉着蓝思追就进了静室里的书房。

“啊!前辈!”,蓝思追更惊,这这这可是含光君的书房!自己从来没进来过,虽然也很好奇可是怎么敢随意乱看,所以只能把视线牢牢锁在拉着自己的人身上。

“安静”,魏无羡不欲多言,刚刚在外面不好细查,一进屋就把蓝思追的袖子整个拉到肩膀处。还好,恶诅痕只存在于手腕到手肘处,而且相对于聂明玦的残尸给金凌的那条怨气也小的多,应该是可以直接去掉的。

魏无羡松了口气,可想到蓝思追之前竟然在门口磨蹭了那么久,不由得怒道,“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蓝思追以前可没见过魏无羡生气的样子,竟然觉得平常吊儿郎当的前辈认真起来比含光君还可怕,甚至解释起来都开始结巴了,“我,我,先自己试着解来着…”

魏无羡冷着脸,“解决了吗?”

结果显而易见,解决了就不用来了。

蓝思追低下了头,“没有…”

魏无羡点点蓝思追的肩膀,“我记得你家家规里有不可含胸低头这一条。”

“是”,蓝思追连忙重新站的笔直,“第四十条就是。”

魏无羡说完都不敢相信有一天他也会用蓝家家规教训人,感觉还挺新奇,也有些不自然。转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调整了一下心态,还是故意板着脸问,“知道什么是恶诅痕吗?”

“知道。恶诅痕是邪祟在猎物身上做的一个标记,一旦出现,便说明被留下记号的人冲撞了什么邪门的东西。邪祟留下一个记号,一定会再去找他。也许很久才来,也许今夜就来。轻则拿走留有记号的部分肢体,重则要人的命。”

魏无羡听完拍了两下手,“很好,一字不差。”

蓝思追刚要小心翼翼地笑一下,就被魏无羡突然暴起的一巴掌打在了后脖子上,“那你这小子还敢耽搁!不要命了!”

蓝思追被这一下打的有点蒙,蓝家长辈哪里有说着话会突然动手的人。但是被打了这一下,蓝思追也松了一口气,这才是他熟悉的魏前辈。

“有您在这邪祟来了我也不怕。”

魏无羡一副别想蒙混过关的表情。

“是实话”,蓝思追一脸真诚。

魏无羡听了心里熨贴,脸上表情也松动了几分,不过孩子总归还是要罚的,“把你们课本里恶诅痕的部分抄三遍。”

“是…”

Lance锋2018-12-01 13: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开始说正事,蓝思追立刻把刚才被罚的沮丧表情收起来,“今天我和金凌吃饭时听说兰陵西边有邪祟作怪,于是我们就一起想去查探一番。”

蓝思追刚说了一句就看魏无羡皱起了眉,连忙解释,“金凌没事,已经被江宗主接走了。”

魏无羡腹诽:“果然又是金凌这个混小子,他舅舅也是个不着调的,根本不会教孩子,弄的金凌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这话不便对思追说,魏无羡于是只说了两个字,“继续。”

“最近从西边进兰陵的商人中有很多在路上莫名奇妙被一个浑身素白的人打了一顿,那人功夫不错,用剑,大多数人都没能还手就直接被打趴下了。而其中一个曾练过两天武,用剑回了一招,竟然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那人立刻也不敢再打,直接就跑,可那白衣人速度奇快,追上了他还是把他打了一顿。从此西边闹鬼就传出来了,不过从来没有人被伤过性命。”

魏无羡暗暗思忖,一个爱用剑打人的鬼,听起来是碰见谁都打,但是又不伤性命,那就不是报怨。可他能留下恶诅痕,那应该还是有怨气的,有意思。

“有人见过这鬼长什么样子吗?”

“没有,这鬼就是脸上也都蒙了一层白布。”

“你们怎么找到他的?”

“金凌说既然没人伤过性命应该不危险,干脆直接去看看。我就答应了…”,说到这蓝思追默默看了魏无羡没有再打他一掌的意思才继续说,“我们一直向西走,在一个村庄外面就碰到了他。他一上来就对我们动了手,身手确实不错。”

魏无羡见蓝思追说到这面带犹豫,发问,“他的身手有什么不对?”

“他…有蓝家剑法的影子…但是不完全一样,有的地方更是完全不对”,蓝思追更是犹豫,“而且来蓝家修过剑道的人基本都经过安魂礼,不可能死后变成鬼啊。”

魏无羡也奇怪,总觉得忽略了什么,“你们打的过他吗?”

蓝思追脸一红,“虽然他剑法乱七八糟,但是他力气很大速度又快,我们也只是勉力支撑。”

魏无羡点点头,鬼总是有这两个特点的,“那你们怎么脱身的?”

“他最后拍了一下我的胳膊,留下了这痕迹就跑了…我们再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想招魂的时候江宗主就到了。金凌被带走,我自己就回来了,想把这痕迹消掉…”

“过来我再看一眼。”

魏无羡仔细研究了这恶诅痕一会儿,想通了其中关节,哈哈大笑起来。

蓝思追急,“魏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无羡笑的肚子疼,缓了好一会儿才说,“小思追啊,这鬼是看上你了!”

“啊?”

魏无羡看蓝思追茫然的样子更是好笑,还是大发慈悲地解释,“我一开始就觉得你的恶诅痕奇怪,它不仅有怨气”,魏无羡说到这停下,就等着蓝思追问。

果然蓝思追急不可耐,“还有什么?”

“还有情意呀,这鬼标记你是要找到你以后和你做夫妻!”

“什么??”,蓝思追忘了不可喧哗的家规喊了出来。

魏无羡憋着笑解释,“我猜这鬼是个姑娘,生前就仰慕你们蓝家人,死后还模仿你们的穿着,估计她会的剑法都是听来的才会这么蹩脚,碰见谁都上去打是想找个蓝家的如意郎君啊。这执念,啧啧啧,真够深的。”

蓝思追脸色苍白,不敢想像和鬼做夫妻是什么感觉,估计是要先把他弄死,再拖走吧,早就忘了云深不知处哪里是普通鬼就能进来的。

魏无羡又忍不住嘴欠,“开心点,连鬼都喜欢你,可以出去吹牛了!”

蓝思追这时恢复了镇定,知道魏无羡能这么说必定是有解法了,“魏前辈,你快帮我化解了吧”,说完看了看窗外,生怕那鬼已经到了要拉他去成亲。

魏无羡看他这样担心,没再逗他,三下两下就把思追小臂上的痕迹弄没了。

蓝思追这才把心放下,两首一拱,行了个礼,“多谢魏前辈。”

Lance锋2018-12-01 13: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阿愿啊,很久都没有听你叫我羡哥哥了,来叫一个呗”,魏无羡永远也不能正经过一盏茶的时间,“你叫了我就帮你瞒着含光君,你说他知道了这件事是不是还要罚你一遍啊?”

蓝思追脸色是先变红又变白,“魏前辈,我们不能瞒着含光君,被发现了会很惨的…”,像是回忆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思追使劲摇了摇头拒绝了魏无羡的提议。

魏无羡听了却更来劲了,“你怕什么,你恶诅痕已经消了,也受罚了,非要再告诉蓝湛干什么?”

蓝思追更不同意了,“不行不行,含光君最恨隐瞒说谎,绝不会姑息,而且含光君一向公正,一罪不会二罚,说了也没什么。”

魏无羡见蓝思追这样,忽然找到了以前在蓝家求学时带着别人喝酒的乐趣,像勾引良家小姑娘一样,“放心,你羡哥哥必不让含光君知道。”




这时,书房的们被推开了,蓝忘机严肃端庄的脸出现在门口,“不让我知道什么?”


魏无羡欢呼,“蓝湛你回来啦!”


蓝思追道歉,“含光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进你书房的!”


“嗯”,蓝忘机淡淡地道,也不知道在回答谁,“思追过来。”


“是”,蓝思追习惯性地遵守命令,忘了自己行动不便,一个跨步迈出去,疼的差点儿摔倒。


旁边魏无羡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思追,调侃道,“你看见含光君怎么比我还激动”,说着还冲门口的蓝忘机眨了眨眼。


蓝忘机看到思追行动有异,皱起了眉,几步走到两人面前,“伤哪了?”


蓝思追脸上飞快升起一朵朵红晕,但不如魏无羡插嘴插的快,“伤心,蓝湛你进来之后竟然一句话都不和我说。”


“……”,蓝忘机斜了魏无羡一眼,威胁意义十足。


魏无羡曾深受不能说话之苦,此时非常识时务地站到一边假装不存在。

Lance锋2018-12-01 13: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蓝思追知道蓝忘机不喜别人回答吞吞吐吐,现在没人打断,就把从和金凌出去夜猎到刚才受罚的事都说了。


魏无羡在旁边听完了全程,翻了个白眼,蓝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乖。


蓝忘机安静听完又查了一遍思追的右臂,见那恶诅痕确实彻底消失了,这才放心。


“还能走吗?”


蓝思追小心地迈了一步,身后钝钝的疼痛连绵不绝,可走的慢点还是可以承受的,“能。”


“那去把你的戒尺取来”,蓝忘机说这话的神色就好像与人问早安一样,一点与严厉的关系都没有。


可另外两人听了脸色都是一变,又是魏无羡先忍不住,“蓝湛,我已经罚过他了,你还要作甚?”


“你罚过他莽撞冲动,但还有错。”


“我还罚了他三遍抄写恶诅痕!”


“我知,还有。”


魏无羡这次说不出来了,去看蓝思追。


蓝思追也想认错,可是看着含光君极浅的瞳仁,任何思考能力都没了,脑海里只回荡着又让含光君失望了这一个念头。


魏无羡知道指望不上蓝思追,又去看蓝湛,“到底还有什么错?”


蓝忘机也不恼,虽然和他一直对话的是魏婴,他的眼睛却一刻没离开过对面的人,“思追,你为何不放信号?”


蓝思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就说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蓝忘机似乎预料到思追无法解释,没等他回答就问了下去:


“你们打他不过时,是否想过求助?”


没有,那鬼剑法漏洞百出,我以为能胜。


“你被印上恶诅痕的时候,是否想过求助?”


没有,当时急着寻找躲起来的鬼。


“你们找他不见的时候,是否想过求助?”


有,可江宗主出现和金凌吵了起来,我就这么忘了。


“你一人回姑苏时,是否想过求助?”


没有,那时我思考恶诅痕的解法过于专注,甚至还因为终于可以实践而兴奋。


蓝忘机发问时语气没有起伏没有逼迫,甚至可以算得上温柔。可蓝思追一句答案也没敢说出来,他看见对面瞳孔里的自己满是惶恐,也感觉到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Lance锋2018-12-01 13: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魏无羡在一旁明白了缘由,觉得这错可大可小,本来是否需发信号都是凭主观判断,不过在狠起来连自己都罚的含光君眼里,这是不可放过的。但是这孩子刚被自己罚过,现在又吓得脸色苍白,怎么能不心疼,难得正色直言,“蓝湛,他觉得自己可以解决就没有求助这无可厚非,何况又没有酿成大祸,不必苛责。”


蓝忘机转过身握了握魏无羡的手,眼神示意他不用担心。魏无羡几乎立刻就妥协了,回握住蓝忘机的手,却是一个带着警告的眼神飞过去。蓝忘机明白,点了点头,自己会注意分寸。


两个人无声的交流也不过是一瞬,蓝思追在旁看了却只想躲出去,这二人世界容不下一个犯错的我。不过这一打岔,倒也没刚才那么怕了。


蓝忘机又转了角度面向蓝思追,“思追,你觉得呢?”


“嗯?”,蓝思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含光君问的什么,说出来依旧艰难,“思追有错,理应受罚。”


“嗯,去取戒尺吧”,蓝忘机的语气没有起伏。


可蓝思追从中听到了一丝赞赏之意,稍稍冲淡了心中的难过和愧疚,应了声是,就抬步要走。


魏无羡拦住了他的去路,“你的戒尺在哪?”


蓝思追扭头看了含光君的表情,没有制止的意思,才敢说,“在兰室,我的课桌上。”


“你就在这好好反省,我去取。”






魏无羡从兰室取了戒尺回来的路上就开始抱怨云深不知处也太大了,蓝湛又喜静,静室的位置去哪里都远,这要是让小思追走一趟不得疼死。


魏无羡正沾沾自喜自己的机智,走到静室门外就以超凡的耳力听到了书房传来咣当一声,还有思追隐忍的抽泣声。


魏无羡心里一惊,小跑着过去,推开门发现思追正在倒立,眼里水汪汪的,想必刚才的声响是栽下去了。


魏无羡看不得思追将落未落的眼泪,再看蓝忘机端坐在那翻着一本书,仿佛屋里没有第二个人,慈母心突然发作,啪的一下把戒尺摔到蓝忘机面前。


与此同时,那边蓝思追好像被这声音吓到,咣的一下又栽到地上。


蓝忘机翻了一页书,丝毫没被影响,吐出两个字,“撑好。”


那边蓝思追不敢延误,带着哭腔应是,又翻身倒立撑好,也不知道刚才像这样已经摔了多少次。


魏无羡看不下去,压低了声音质问,“蓝湛,你何必这么折磨他。”


蓝忘机这才把书放下,四两拨千斤,“蓝家人都是这么反省的。”


“可你知道他身上有伤!”


“我知道”,蓝忘机说着起身拿起了戒尺,看魏无羡没阻拦他,就径直走到了蓝思追身旁。

Lance锋2018-12-01 13: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魏无羡已经明白,就像年少时蓝忘机被他连累着一起犯了宵禁,但还是两个人一起都受了罚一样,在蓝忘机心里,规矩就是规矩。


大概蓝忘机一生里唯一的例外,唯一的破禁就是自己,而付出的代价也是他人不能想象的,魏无羡想到这就再说不出阻拦的话了。


“反省的如何?”


蓝思追倒立着,声音都带了沙哑,“思追大意轻敌,丢了目标没能及时求援,遇到情况不够冷静,没权衡利弊,没思虑周全,请含光君责罚。”


“下来罢。”


蓝思追马上就要撑不住了,身后有伤平衡难找,手臂和腰比平常要花更大的力气才能维持倒立的姿势,真是苦不堪言。蓝思追甚至都盼着可以挨打了,听到含光君的赦令松了口气,手臂直接用不上力,就要再一次栽在地上。


不过这一次,蓝忘机单手搂住了思追的腰,稳稳地让他双脚着地降落了,“思追的手臂力量还要加强。”


蓝思追真是怕了每次摔倒之后不带感情的两个字——撑好,这意味着又要经历一次最痛苦的过程,翻身上去的时候怎么都会扯到身后伤口,还必须用力,要不根本就撑不起来。所以即使现在反省结束了也是怯怯地答,“思追记住了,今后一定多加练习。”


“嗯”,蓝忘机点点头算是认可,“没有及时发出信号责背二十,刚刚一共摔落八次,一只手各八下,可合理?”


蓝思追一时都不知道含光君问的是自己还是魏前辈,他哪有置喙含光君决定的道理,干脆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


果然魏无羡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蓝思追的头顶,露出了招牌笑容,“阿愿,羡哥哥在门外等你,一会儿给你糖吃~”


蓝思追见自己又像被小孩子对待,脸红扑扑的都不敢去看含光君的反应,也没看见魏无羡一边向外走一边冲蓝忘机比嘴形:“轻点儿!”和蓝忘机嘴角微小到看不出来的弧度。

Lance锋2018-12-01 13: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魏无羡出了门也没走远,就在门口蹲着,觉得心疼真的是比哪里都疼。自己也是尝过万种疼痛的人,看着思追受罚竟然比自己受伤还难受,真的是老了啊,看不了看不了,魏无羡感叹着,好像已经完全忘了第一顿打完全就是他实施的。


魏无羡蹲了一会儿,就听见了屋里略显沉闷的击打声,数了十下之后,竟然一点人声儿都听不见。魏无羡闲不住,在屋外喊,“蓝湛,你不让孩子出声可太不人道了,你把禁言撤了!”


顿时,屋里就有人出声了,蓝思追开始咳嗽个不停。魏无羡又听见蓝忘机的声音,“别绷着,深呼吸”,知道思追这是被自己给弄呛着了,有点尴尬,“我不说了,你们继续!”


屋里没人理他,魏无羡自讨没趣,在门口换了个姿势坐下。


戒尺声再次响起,过了十下,停了下来。


魏无羡的心又提了起来,他记得打手可疼了,比背上还要疼。


“嘶…”,屋里传来了和之前不太一样的声响,因为直接打在肉上的原因比之前要清脆,魏无羡听了就一阵牙酸,不由自主就吸了一口凉气。


屋里持戒尺的人动作明显一顿,第二下还是按着原来的力度砸到了蓝思追的手心上。


还好那把每名蓝氏子弟都有一把的戒尺只是为了日常警示用,质地轻薄,虽然蓝忘机臂力惊人,也不至于把人打坏,当然蓝忘机也还是收着力的,要不这把戒尺可能就要断了。


可蓝思追依然忍的辛苦,蓝家的抹额意喻“规束自我”,所以受罚时也不会有人按着,全靠自己自律。当然门外那个例外不算。


蓝思追只能眼睁睁看着戒尺一下一下落到掌心,却不能躲,不能动,这也算是另一种折磨。这时候,戒尺挥下来的轨迹,手心变红的过程好像都成了慢动作,能被看的格外仔细,疼痛尝起来也更加清晰。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含光君比以前落尺要快的多,蓝思追已经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小声呻吟。


两只手罚完也不过喝一坛天子笑的时间,门外魏无羡听到戒尺声停了,推门进来,看到蓝思追已经在规规矩矩的谢罚了。


魏无羡见蓝思追神色如常,站姿雅正,只有眼角还留着没消退的红色,放下了心。


蓝忘机罚完人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只是叮嘱了几句,“思追,你身后的伤比较重,去泡泡冷泉。”


一旁的魏无羡不乐意了,要不是你罚他倒立,他至于摔那么多次吗!走上前一把把思追抱了起来,小孩子还有点重量,魏无羡决定以后还是要健身,差点儿就把孩子扔地上了。


蓝思追不知怎么就到了魏无羡怀里简直要羞死了,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再一看含光君的脸色,马上就要跳下来自己走回去。


魏无羡抱着他本来就吃力,蓝思追一闹腾起来真的承受不住,本来托着思追膝盖的手闪电般的抽了一下他的屁股又重归了原位。


“啊”,蓝思追又疼又惊叫出声来,然后老实地不敢动了。


魏无羡这才满意,把思追又晚上掂了掂,抱的更稳当些,“我抱你去冷泉,别闹了,再闹还打你。”


蓝思追听了自暴自弃地把头埋进魏无羡胸膛。


蓝忘机脸色阴沉,不赞同地摇摇头,“过了总角之年,不应再抱。”


“他总角之年我也没抱过啊”,魏无羡理所当然地说,又无声地加了一句,“你跟孩子吃什么醋。”

Lance锋2018-12-01 13: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蓝忘机总是无法拒绝魏无羡,就让他们这么去了。


蓝思追抓着魏无羡的衣襟,也是新奇的体验,就算是孩时,蓝忘机也没怎么抱过他,只有把他抱到兔子堆里过。


含光君待他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待他最好的,可是含光君的关爱就像隔着一条沟壑在烤火,燃烧的再剧烈的火堆,热量飘过来之后也冷了。


而在魏无羡的怀里,蓝思追觉得像依偎着太阳一般,“羡哥哥…谢谢你…”


魏无羡听了欣慰地把他扔到了冷泉旁边,一溜烟跑了,“你自己泡吧,我先走了,含光君还在家等我呢!”


“……”


魏前辈,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

冷泉边一个热气腾腾气呼呼的蓝思追在心里呐喊。







“蓝湛我回来啦啊啊啊啊啊我的腰!”


魏无羡刚回来就被蓝忘机扑到了榻上。


“你真和小孩子吃醋啊!”,魏无羡好笑地看蓝忘机满是占有欲的眼神,“我现在都怀疑你公报私仇了。”


蓝忘机坐起来从旁边小案上拿了一绺头发给魏无羡,十分严肃,“我没有,他该罚。”


“思追的?”,魏无羡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你去夜猎的是那女鬼?”


“嗯。”


“这么巧!不对啊,你不可能这么快就从兰陵回来…你用了传送符?”


“嗯。”


“思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感动哭的,或者内疚哭的。”


“他不需要知道。”


魏无羡笑,含光,视之不可见 , 运之不知有,你怎么这么好啊,魏无羡一下扑到蓝忘机身上扒着不下来。


蓝忘机也顺势搂过了魏无羡的腰,“我到的时候从那女鬼手里抢下了这头发,也不知你那时是否已经把恶诅痕解了,如果这头发烧了,他的魂魄也就被偷了。”


“还有鬼能用恶诅痕偷魂魄的?”,像魏无羡这样见多识广的都惊讶了,所以那女鬼根本不用自己来找思追,把他的魂魄带走就够了,恐怖但也聪明。


“你猜的差不多对,只不过她生前不是普通人。”


“修仙?”


“修鬼道。”


“……看来女人的确可怕”,魏无羡觉得有人比自己还走火入魔,突然涌上来一股后怕,万一思追再晚来一会儿,或者蓝湛再晚到一会儿,是不是这孩子就可能变成行尸走肉了。


“这么说我觉得你打思追打轻了”,魏无羡得出结论。


“掌罚者不能带私人感情”,蓝忘机一本正经地说,“但是我不介意从你身上找回来。”


“唔…蓝湛!”

Lance锋2018-12-01 13: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为什么我写的这么清水还会被吞…

Lance锋2018-12-02 11: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Lance锋2018-12-02 11: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楼

Lance锋2018-12-02 11: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耳鬓厮磨

cp:忘羡
sp:忘羡

Lance锋2018-12-12 08: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原著番外夺门背景


魏无羡从秦府出来之后心中感慨“逢乱必出”的美名是好,可做到也真是不容易。蓝湛以前没有自己陪着的时候,肯定也遇到过这种求人办事却不肯说实话的,甚至也会有像莫家庄那种不讲理的。以蓝湛的修养和家教,多半是忍气吞声了。

魏无羡想象了一下蓝湛没有自己在旁边吃瘪的样子心里暗笑,下意识就去看与自己并肩同行的人。蓝忘机侧脸线条鲜明,一副生人勿进的冷硬样子,让魏无羡瞬间觉得自己刚才想多了。

就蓝湛这样冷若冰霜的气质有谁敢给他脸色看呢,更不会像思追那样被人揪了领子,魏无羡撇了撇嘴,估计也只有和自己扯在一起的时候能被骂上两句。

可是,蓝湛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评价,也不会因为别人生气,世上就只有自己能惹得他恼羞成怒,或者情难自禁。想到这,魏无羡又重新洋洋得意起来。

蓝忘机走在魏无羡身侧,和魏无羡那种大爷遛弯似的洒脱姿势形成鲜明对比,一直是挺直脊背,目视前方的雅正。

但是蓝忘机的余光一直追随着身旁魏无羡变换莫测的表情,把他的好奇心也勾了起来,“笑什么呢?”

“看见你就开心啊”,魏无羡笑意盈盈。

从第一次听到“真心想跟你上床”这种表白的不可置信茫然失措,到经过魏无羡数不过来的心血来潮之后,蓝忘机现在已经对魏无羡的情话攻击锻炼出了很强的耐受力,此时也只不过轻轻巧巧地回了一句,“那你岂不是天天都开心。”

魏无羡听了竟一时噎住了,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唇,刚想开口回击,正巧咽了口口水,一呛就咳嗽起来。

蓝忘机眼里浮起了笑意,轻抚着他的背,“怎的咳起来了。”

魏无羡在咳嗽间隙含嗔带怒地瞪了蓝忘机一眼,这个始作俑者还不清楚缘由吗。

Lance锋2018-12-12 08: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蓝思追在两人后面看到魏无羡弯着腰一连串地咳嗽,从后面拉着小苹果赶了上来。刚刚他一直担心秦家的大门能不能抵挡住那凶尸,跑了神,落在后面,没听到两人之间颇有玄机的对话,跑过来后也只是关切,“魏前辈没事吧?”

魏无羡又咳了几下,就着蓝忘机扶着他的手直起身子——看起来两只手是虚搭在一起的,其实暗地里魏无羡的食指指甲已经悄悄地刺进蓝忘机的手腕。

蓝忘机吃痛,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手也任由魏无羡折腾,“没事,最近不吃辣就好了。”

魏无羡牙根痒痒,手上加了一分力气,揪起了蓝湛手腕上一块皮肉捏了好几下,恨恨想到,“我咳嗽又不是因为吃辣,等回去后我非要你把不可打诳语抄一百遍!”

蓝思追丝毫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还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嗯,魏前辈吃太多辣对胃也不好。”

魏无羡本来要坚决反对蓝忘机的不合理要求,但是看过小思追满是真切关心的眼睛后,一点脾气也没了,终于松开魔爪,放走了蓝忘机好像印上了一朵红梅的手腕。

可魏无羡还是觉得憋屈,现在又不好和蓝湛理论,开始欺软怕硬地逗思追,“亏你还是吃着我做的饭长大的,怎么就知道帮着你的含光君说话。”

“我…我没有,我是真的担心前辈!”,蓝思追脸上带着被人问到“更喜欢爹爹还是更喜欢娘”的窘迫表情,连忙解释。

魏无羡听了在心里其实已经忍俊不禁,可面上还拿着长辈的架式,“我的身体用的着你担心吗,这次带你出来历练专心学习。”

“是”,蓝思追乖乖应了,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前辈做的饭不吃也罢。

蓝忘机对蓝思追刚刚的心不在焉了如指掌,知道他是心里存疑,此时问道,“思追担心秦公子?”

“是,我们一张符箓都不给,只要他买个新门闩,不会出事吗?”

魏无羡直言不讳,“肯定会啊。”

蓝思追脚下差点一个趔趄,“啊?”

蓝忘机皱了皱眉,蓝思追看到立刻规规矩矩地走在魏无羡旁边不敢再走神。

“秦公子没说实话,凶尸肯定还会再来,大门就算再结实也撑不过几日”,魏无羡给思追解释。

蓝思追又提出疑问,“既然如此,魏前辈何不把凶尸召来一问?”

魏无羡听了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陈情,微妙地看了一眼左侧的蓝忘机,思绪飘回了七天前的那个晚上。

Lance锋2018-12-12 08: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个晚上一开始和平常也没什么不同,一丝不挂的魏无羡餍足地侧卧着,右手臂和右腿压在还勉勉强强穿着中衣但睡姿规整的蓝忘机身上。

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性\l/事,魏无羡昏昏欲睡,眼睛和嘴巴都张不开,含混不清地在蓝忘机耳边喃喃,“蓝湛,我睡了啊,好困。”

蓝忘机没回答,魏无羡只当他也困了,一头就要扎进梦境里,可刚刚闭了眼没一会儿,魏无羡感觉自己屁股上多了一只手。

这手魏无羡再熟悉不过,别说睡着了,就是昏迷也能感觉出来是谁的。魏无羡有气无力地推了推蓝忘机的胸膛,“你还不累啊,我今天不行了。”

“魏婴”,蓝忘机翻了个身,换了左手覆在魏无羡臀上,变成侧躺的姿势,正对着他。

纵使魏无羡已经不再清醒,也听出了蓝忘机唤他名字时的危险味道,向后蹭着要脱离那只手的掌控。

蓝忘机察觉,右手从魏无羡的腰和床榻之间的缝隙挤了过去死死地搂住,左手还是危险地搁在原位,“魏婴,答应我以后不再修鬼道。”

“不能明天说吗?”,魏无羡只得无奈地睁开了眼。

蓝忘机左手抬了起来,带着点力度拍了下去,“现在就答应我。”

“嘶!”,魏无羡疼的叫出声来,急着要脱离蓝忘机的禁锢,一边努力翻身一边抗议,“你怎么打我!”

蓝忘机的手劲岂是魏无羡对抗的了的。蓝忘机稍稍紧了紧胳膊,就把魏无羡拉的离自己近了一些,左手又是一掌拍下去,“答应就不打你。”

“啊!疼!你放开我!蓝湛你是不是喝酒了!”

蓝忘机顿了顿,言简意赅地说,“没有”,然后左手依旧没停。

Lance锋2018-12-12 0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魏无羡要伸手去挡,被蓝忘机中途拦下了,然后强制摆在了蓝忘机自己的腰上。现在两人的姿势就是紧紧拥抱在一起,魏无羡压根儿没有地方可以逃。

其实魏无羡也没分出心思逃,因为他现在还没搞清状况,“蓝湛没喝酒,难道是我喝了?还是其实这是个梦?”,可身后一阵一阵的疼痛鲜明地提醒着这场在魏无羡看来无理由的单方面殴打是真实存在的。

蓝忘机的目的也很明确,没听到魏无羡的回答,就一直这么落着巴掌。一开始还没什么,可巴掌多了,魏无羡就开始搂着蓝忘机的腰哼哼。

魏无羡的屁股上已经浮了一层红红的手掌印,再打下去自然是疼的,可惜即使这样,也没让魏无羡混沌的大脑更清晰一点。疼了,魏无羡想扭扭腰也做不到,头埋在蓝忘机胸前,大口呼吸也困难,只能嘴里忍不住地小声呜呜,完全忘记了一开始蓝忘机让他答应什么。

一时屋里只有巴掌着肉的清脆声音和魏无羡发出的呻\I/吟,估摸着都快打了五十上下,两个人还是谁也没有说话,好像已经成了死局。

直到魏无羡感觉有东西顶到了他的肚子,蓝忘机硬了…

魏无羡这下忍不了了,趁蓝忘机不备,一下仰头磕在了他的下巴上,挣脱出来,不满地喊道,“蓝湛!你要干就干,打我作甚!”

Lance锋2018-12-12 08: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蓝忘机的心虚是魏无羡偷袭成功的一大原因。

蓝忘机自己也知道这不是一个要魏无羡承诺的最好时机和场合,可在他梦到再一次失去了魏无羡之后,他的心再也静不下来了。他想用两人结合最紧密的方式来抚平内心的不安,用把对方融入骨血的动作来确定他不会离开,可这不够。

蓝忘机已经等不到下一个白天,他现在就要魏无羡的承诺,所以他用了小孩子要糖般的幼稚方法近乎于任性地去讨要那个承诺。

结果过程中却有些走歪了,魏无羡柔软的臀肉让蓝忘机不得不承认这过程也是很好的享受,忘了去提醒晕乎乎的魏无羡要说些什么。而且蓝忘机因为看不到魏无羡身后,有时就会失手打到他还松松软软的有些肿起来的穴口。更别提打到那里时魏无羡勾人的反应,他的手会抓的蓝忘机腰更紧一点,声音除了疼痛的委屈还有没散干净的情\I/欲。

有反应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蓝忘机在心里懊恼,面上依旧严肃,只有声音里带的沙哑暴露了一些内心活动,“我不动你,你答应我不再修鬼道。”

魏无羡听到这儿才彻底醒了,也是一怔,他早就知道蓝忘机迟早会和他谈这个,可他还没准备好,至少现在没有。他一改刚才理直气壮的恼怒,局促地抠着刚刚被抓过来挡在自己和蓝忘机之间的寝被,“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魏无羡心里清清楚楚知道蓝忘机的担心,也清清楚楚知道蓝忘机知道他为什么会犹豫,莫凡羽资质有限,灵力再难长进,如果不用鬼道,他以后怕是就要完全归隐了…当两个人都明白其中关节,魏无羡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不用解释,没什么需要解释,只是他自己还不能下决心而已。

蓝忘机早知会如此,重逢之后也等了许久,却在这晚铁了心,他坐了起来,撇开碍事的寝被,居高临下地看魏无羡,“夜猎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魏无羡身前没了遮挡,才发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在这场谈话里占据的是多么不利的位置,想着怎么也要蒙混过关今晚才好,不由得咬了咬唇,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蓝湛,明天…”

蓝忘机当机立断打断了魏无羡,狠心不去看他因为刚才的拍打而泛起了红色的眼角,把他翻了个面儿,压趴在床塌上。

“唔…蓝二哥哥…”,魏无羡虽然腰被按住了,还是扭过头一脸委屈地看蓝忘机,赌他会心软。

果然蓝忘机闭了眼,心里暗骂,“这人…真是惯会求饶!”

Lance锋2018-12-12 08: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魏无羡窃笑,觉得已经逃过一劫。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脆响,身后又炸开了疼痛,“嗷!”

刚刚休息了一阵,这时候皮肤最为敏感,蓝忘机一巴掌扇在魏无羡微肿的臀峰上,一下就让魏无羡嚎了出来,“蓝湛!”

啪啪啪

又是几下拍下去,顿时新鲜的手印就浮现在魏无羡身后。

蓝忘机严厉的声音响起,“不许耍赖。”

蓝家人手劲太大了,受害者趴在床塌上都要哭出来了,不耍赖那还能怎么办哪。

蓝忘机不放过,捞起了床头和壁尘并排放在一起的陈情,一气甩了五下,从臀峰排到大腿。

“啊!”,快速的抽打让疼痛来的太过剧烈,魏无羡没忍住还是飙了两滴泪出来。

而等魏无羡缓过这一阵,他才发觉打他的凶器变了,顿时脸红的和身后都差不多了,“蓝忘机,你过分了!”

蓝忘机好像也这么觉得,把陈情放了回去,揉了揉刚刚打过的地方,“魏婴,答应我好不好。”

“…”,这一句立刻把魏无羡炸起的毛捋顺了,本来魏无羡刚才能乖乖趴着就是因为他心里对蓝忘机的亏欠在作祟,这注定了他在这个问题上怎么都硬气不起来,于是他在心底盘算了一会儿之后,小心翼翼地回答,“蓝湛,我有分寸…”

啪,蓝忘机更重的一下打在了魏无羡臀腿相接的地方,带着一分怒气又或是痛心。

“呃啊…”,魏无羡感觉蓝忘机的手掌比板子还要硬,腿根麻了一片,可现在不比刚才到底是不好意思再叫出来了。

蓝忘机的声音又低又沉,一字一顿,像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你、上、次…”

魏无羡闻言一抖,蓝忘机却没再说下去,三个字戛然而止没有下文。魏无羡在心里帮他补齐了——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

魏无羡自献舍归来后,从没在蓝忘机嘴里听到过关于不夜天、戒鞭或者那十三年的任何事情,寥寥数字也是从蓝曦臣嘴里得知,可这已经够他想象蓝忘机是怎么过来的。他知道蓝忘机此时还是心软了,蓝忘机不忍提,只是不想让他伤心罢了。

蓝忘机什么时候都不舍得他伤心。

魏无羡觉得刚才说什么有分寸的自己简直混账无比,如果不是因为趴着姿势不便真想扇自己一耳光,此时也只能攥了拳,灰心丧气地说,“蓝湛,你打我吧”,甚至自己把屁股向上抬了抬。

Lance锋2018-12-12 08: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