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好,我叫黑瞎子,我是你的猫

楼主:凤璟颜 字数:28932字 评论数:3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你好,我叫黑瞎子,我是你的猫


凤璟颜2018-08-02 23:52:00 发布在 黑花
食用说明:
1.月林尽量不ooc
2.不喜请右上角
3.主黑花副瓶邪
4.月林三次元比较忙,尽可能保证周更,瞧瞧看客人数而定加更。
5.结局果断HE
6.开文之后我想要长评短评各种评!

凤璟颜2018-08-02 23:52:00 发布在 黑花
我月林又回来了!
@如歌晨曦
@唯与橙诺
@夜冥风°
@熙夜x
@微笑的tea
@米雅安米尔
@NovolaRN
@小鬼莫得
@怪盗雨沫
@莫言雨颜
@痴痴傻傻ok
@机械龙1号
@拾夏_祈临
@薄荷吃了猪
@残月岚音
@窗台上的风铃3
@卫弈
@迷宫蝴蝶空呗
@日夏彩梦
@百里诗资
@小聆砸
@凌云风王
@prince瞳中影
@紫月猫咪来啦
@long曾經的承諾
@蝶恋零
@妖精染九
@过去的回忆0927
@瓶邪王道PXWD70
@现世唐三
@冰雪女王伊雪
@星竹198
@河西驴叫
@fly天边的风筝
@钢琴ヽ音乐之声
@缨蓉殿下
@一舞以倾葬语
@来自鱼儿的问候
@wsuangd___停
@W毛绒
@似水冷璃

凤璟颜2018-08-02 23:53:00 发布在 黑花
设定
解雨臣:四九城解氏集团总裁,老九门第九门解家当家。对粉色有着莫名的执念。
黑瞎子:荒原之上长生不老的狼妖,有部分龙族血统,实力强悍,修炼迅速,与兄弟张起灵一同成就狼王,带领狼族成为荒原之主。鬼知道为什么拟态会是只猫?钟爱黑色。
吴邪:杭州城古董店小老板,老九门第五门吴家小三爷。
张起灵:荒原之上长生不老的狼妖,有部分龙族血统,实力强悍,修炼迅速,与兄弟黑瞎子一同成就狼王,带领狼族成为荒原之主。拟态为一只黑色狼犬。

凤璟颜2018-08-02 23:58:00 发布在 黑花
第一章,那荒原
“嗷呜……”
圆月高悬,荒原之上,一匹黑色巨狼对月长啸。
黑狼比普通狼族大了一圈有余,身后一双巨大翅翼伸展开来,翼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黑银色鳞片,威武异常。
那啸声苍凉狂放,伴着长啸之声,一丝淡淡的银光从月上闪亮。
“瞎子,怎么?”
远处,一道墨蓝色的光芒闪烁了几下停在黑狼身边,蓝光一闪,一名身着蓝衣的冷漠男子开口问道。
看他一眼,黑狼口吐人言,“狮王最近不太安分。”
男子眉间微皱,“杀了就是。”
翻了个白眼,那黑狼刚想开口,眸中突然闪过一丝痛色。
天上明月划过一道黑芒,圆月下,黑狼身子微微颤抖,终于忍不住蜷缩成一团,双翼有气无力的搭在地上。
半晌,那黑狼仿佛忍无可忍一般,抬起前腿一口咬住。
蓝衣男人微微一愣,抬头看了看天上月亮皱起眉。
半跪下身子,男人伸手按在黑狼头上,一抹暗蓝光芒从他手中散发而出渐渐没入黑狼体内。
银月之下,暗蓝色的光芒闪耀,如滔滔江水般绵延不绝,涌入黑色巨狼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黑狼渐渐止住颤抖。
“呼……谢了哑巴。”
银黑色光芒闪过,那黑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一身黑色皮衣的男子,男子脸上架着一副宽大墨镜,抬手擦了擦额间汗珠,冲蓝衣男人咧嘴一笑。
“你的伤还没好。”被称作“哑巴”的男人站起身子,面上是少有的凝重。
此人叫做张起灵,与坐在地上的黑瞎子同为狼妖,但却因为血统不纯而被荒原狼族排挤,只得与黑瞎子一同游荡在荒原之上,多年后重回狼族取得狼王之位,带领整个狼族一统荒原。
但是,这荒原总要有些不安分的东西,前段日子是沼泽蛇王,而今日……
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黑瞎子盘腿坐在地上看着他,“这点小伤不碍事。”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天上月亮,黑瞎子撇了撇嘴,“要是这月亮不会圆就好了。”
“你安心把伤养好,狮王我解决。”说着,张起灵随手一掷,一枚墨绿宝珠砸向黑瞎子。
接过珠子,黑瞎子微微勾了唇,“想不到你还留着呢,这蛇王的魂珠可是珍贵。”
一边说着,黑瞎子老实不客气的把宝珠塞进怀里站起身来。
“我会杀了狮王。”张起灵淡淡开口。
“我相信你。”黑瞎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兀自伸出手来。
抬手握上去,张起灵轻轻点了点头,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下一刻,张起灵猛地向身侧一甩手,黑瞎子脚尖点地顺着男人的力道后飘而出,双手一翻,两把闪着银芒的手枪出现在手中。
不需瞄准,两颗子弹已然出膛。
“嘭嘭”两声,两头母狮倒在地上。
黑瞎子的身上混有一定的龙族血统,因此才能在短短八十余年修炼至化为人形,与张起灵共同俯瞰荒原。
他手中的那两把墨银枪便是他的龙翼所化。
张起灵把黑瞎子送远后,抬手从背后抹过,一道厉芒闪过,一柄狭长的黑色古刀出现在他手中。
“麒麟之角,化身古刀。切金断玉,饮血灭魂。”远处,黑瞎子轻声叹道。
话音未落,那古刀已然带着一抹浓重的杀气挥舞而出。
空中,古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扑击而来的母狮如同纸张般一分为二,滚烫的鲜血混杂着内脏散落在地,血腥又残酷。
“嘭!”一个火球在张起灵面前爆开。
猛地旋身,张起灵一脚踹飞一只母狮落在地上。
身后,黑瞎子双手一合,手中双枪在一抹黑芒之中合二为一,枪身拉长,银黑色的狙击枪出现在黑瞎子手里。
“黑瞎子,你重伤未愈,本王想杀了你只是动动爪子的事情!”
不远处,巨大的金鬃雄狮右爪暴躁的抓挠着地面,金色眸中一片狰狞。
黑瞎子面色微白,单膝跪地,手中枪支直指金鬃雄狮,强忍胸口翻腾的血气,勾唇一笑,“狮王,瞎子的伤是没好,但如今我和哑巴联手,屠尽你的族人与你同归而尽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眸子微眯,狮王看着张起灵开口,“哑巴张,你若是现在离开,我保你成为荒原狼群的主人,与我共享这无尽荒原。”
看了他一眼,张起灵面上难得的浮起一丝笑容,“你算什么东西。”
狮王猛的站起身子,巨大的爪子拍击地面,如同一颗金色炮弹一般朝两人冲撞而来!“敬酒不吃吃罚酒!”
冷哼一声,张起灵伸手在刀刃上抹过,血液沾染间,古刀绽出一阵耀眼金芒。
张起灵双手持刀,自上而下猛的挥出,一道巨大的金色刀芒离刀而出。
“轰!”

凤璟颜2018-08-02 23:59:00 发布在 黑花
一声巨响,狮王后退几步,毛发微乱。张起灵瞳孔微缩,狮王的力量怎么会如此之强了?
“你吃了金蚕。”突然,黑瞎子轻笑出声。
闻言,张起灵面色一冷,抬手古刀直指狮王眉心。
狮王张开狰狞的巨口,仰天长啸,“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一道金光从狮王体内升起,在空中勾勒出一只巨大金狮。喷出一口鲜血,那金狮虚影的双眸猛得闪亮。
“助我!”低喝一声,黑瞎子端起枪支,一道道银黑色光芒朝着枪口疯狂汇聚。
闻言,张起灵闪身出现在黑瞎子身后,古刀消失,一双鹿角般的漆黑双角在脑后伸出,暗蓝色光芒如潮水般灌入黑瞎子体内。
“吼!”空中金狮血色双眸闪过一抹红光,朝着二人扑击而下。远处,狮王眸中金光渐渐暗淡下来。
“嘭!”一声巨响,一枚黑蓝色子弹飞出,在空中化为一只巨兽。那兽狼身龙翼狼爪龙角,正是张起灵与黑瞎子的血脉融合技。
远古妖兽大多血脉相通,传说中麒麟与龙更是一脉相传的冤家。
都有着稀薄神兽血脉的狼妖张起灵和黑瞎子不仅是朋友,更是血脉相连的兄弟。这血脉融合技对他们来说压根不算什么难事。
两兽在空中相撞!
没有巨大的声响,两兽猛然停滞,突然,一抹黑光在两兽中间出现。
“快走!是空间黑洞!”黑瞎子厉喝一声,伸手在张起灵身上猛击一掌,两人飞窜而出。
“别想走!”眼看着自己的族人被黑洞吞噬,狮王狂吼一声,一枚金光闪烁的圆球撞入黑洞之中!
黑洞突然停止扩张,空气变得无比寂静。
“轰!”一声巨响,黑洞扩张速度激增。
终于,将万物吞噬。
“该死的,狮王这个疯子!”感受到身后的空间风暴,黑瞎子恨恨骂道。
随后,一口鲜血喷出,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凤璟颜2018-08-02 23:59:00 发布在 黑花
@机械龙1号

凤璟颜2018-08-03 00:02:00 发布在 黑花
@薄荷吃了猪

凤璟颜2018-08-03 00:03:00 发布在 黑花
@日夏彩梦

凤璟颜2018-08-03 00:05:00 发布在 黑花
@小聆砸

凤璟颜2018-08-03 00:06:00 发布在 黑花
突如其来的更新。

凤璟颜2018-08-06 22:10:00 发布在 黑花
第二章,人世间
“当家的,这几天咱们刚收的几个盘口想闹事的我已经都收拾了,手下的伙计也都敲打过了。”
明亮的书房里,眉眼柔和的青年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站在窗前,解雨臣应了一声,听着自家管家离开的声音,转身靠坐进沙发里伸手揉了揉眉心。
“砰!”
解雨臣走到窗前,“那是什么?”
庭院里,一抹黑色缓缓移动,远远看去,似乎是……一只猫?
抿了唇,解雨臣转身出了门。
这地方是哪?哎呦这小子长得不错啊!睁开眼睛,黑瞎子眼前是一片茂盛的草坪,和一个绝色之人。
柔顺的短发并不是纯正的黑色,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栗色,一双凤眼轻挑,眼角一枚泪痣,绝艳出尘,惊为天人。
男子身着一件简单的粉色衬衫,袖子挽到肘部露出圆润莹白的手腕,腕上一枚黑色手表,衬得那一截腕子越发白皙。
“呐,真可爱呢……”
蹲在黑瞎子面前,解雨臣透过那双深邃黑眸中的氤氲灰雾看着眼底的那抹惊艳,忍不住笑出声来。
哟,告诉爷你的名字如何?黑瞎子笑着。
“喵……”一声猫叫传出。
黑瞎子一愣,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
“喵!”他娘的在逗我吗!
昔日威武的黑色巨狼莫名其妙的缩小变成了一只遍体鳞伤的狼狈黑猫,居然都虚弱到发声都退为了猫叫。
爷的一世英名啊!黑瞎子无声的哀嚎一声,无力的趴在了地上。
看着这小猫生无可恋的样子,解雨臣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家伙,你从哪里来?”
被这人摸得还挺舒服……黑瞎子抬起头,浮着一层灰色雾气的眸子盯着解雨臣的脸。
“瞧我,怎么跟你聊起来了……小家伙,跟我回家吧。”解雨臣微微一笑,朝他伸出手来。看着解雨臣的手掌,黑瞎子着魔一般把爪子搭上解雨臣的手心。
毛茸茸的爪子下是小小软软温温热热的肉垫,在手心里的小爪子柔柔嫩嫩,偶尔轻微的颤动像是颤进了解雨臣的心里。
勾了唇,解雨臣的笑容温软柔和,“以后你就是解家的一份子了,我看你眼睛上蒙着一层灰雾,就叫你瞎子好了。”笑容渐浓,解雨臣对黑瞎子的眼神视而不见,抱起他转身回了屋里。
卧在解雨臣怀里,黑瞎子微微眯起眼睛。
夜色。
趴在软绵绵的垫子上,黑瞎子百无聊赖的抓了抓身下的垫子。那个小子叫什么来着?解雨臣是吧?爷当时垫的都是虎皮……
打了个哈欠,黑瞎子站起身来跳下窗台。转头看了看摆在窗台上的小篮子,朝天翻了个白眼。黑瞎子转身跑进了一间屋子。
顶开门,原来是浴室吗?
环顾一圈,黑瞎子眼睛一亮。
妈的,没了妖力也太麻烦了……趴在洗手台上,黑瞎子盯着一边架子上的淡粉色浴袍,那玩意儿看起来挺舒服的样子。
一、二、三、跳!
Duang!
这地方也太滑了……没刹住车……趴在玻璃架子上,黑瞎子两只前爪捂着自己的脑袋,尾巴无力的耷拉下来。
费劲千辛万苦,黑瞎子满意的趴在浴袍上,淡定的闭上眼睛。

凤璟颜2018-08-06 22:10:00 发布在 黑花
“咳……”
门被无声的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谨慎的关上门,顺着墙壁跌坐在地。
黑瞎子耳朵微动,眸子微微睁开,认出那人的气息后懒懒闭上眼睛。
这小子身上有血的味道。
微微喘息着,解雨臣下意识抬眼看了窗台上的小篮子,里面的小家伙好像睡得正香。无奈的摇了摇头,都说这猫是一种警惕的动物,自家这只怎么这么贪睡呢?哎?它垫着的那是什么?
瞪大眼睛,解雨臣嘴角微抽,那东西……好像是他的浴袍吧?!
解雨臣笑了笑,算了,由它去吧。
勉强撑着墙站起身来,解雨臣捂住腰部,缓缓挪进浴室。
洗了把脸,解雨臣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男人。
晶莹的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濡湿的短发软软的贴在脸上,琥珀色的眸子里隐着还未消退的杀意,面色惨白的男子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解开纽扣,随手把衬衫扔在一旁。
男人的身体有些消瘦,没有过于夸张的肌肉,白皙,却有着让人想象不到的强大能量。
“喵……”一片寂静中,一声低叫传来。
解雨臣回过头,瘦瘦小小的黑猫衔着一卷绷带脚步轻快的跑进房间,几下跳上洗手台。
把口中绷带放在洗手台上,黑瞎子后退一步蹲在一旁,歪了脑袋看着解雨臣。
低笑一声,解雨臣伸手揉了它的脑袋,“谢了瞎子。”
眯着眼睛蹭了蹭解雨臣的手,黑瞎子看着解雨臣的眼睛轻轻哼了一声。你个小子还不上药想干啥?
被血染红的衬衫粘在伤口上,解雨臣眉头微皱,伸手用力一扯。
“唔……”
闷哼一声,解雨臣翻出伤药利落的撒在伤口上,取过黑瞎子送来的绷带简简单单一缠一绕。
啧,这手法还真熟练。舔了舔自己的毛,黑瞎子悄悄吐槽。
套上干净的新衬衫,解雨臣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嗯,看起来精神了一点。
“瞎子,走了。”
说着,解雨臣朝着黑瞎子勾唇一笑,伸出手来。
顺着解雨臣伸出的手窜上他的肩膀,黑瞎子懒洋洋的甩了甩尾巴。
“喵……”

凤璟颜2018-08-06 22:10:00 发布在 黑花
突然复活更新。

凤璟颜2018-08-12 19:45:00 发布在 黑花
第三章,阳光下
夜色渐浅。
阳光柔柔地流淌进房间之中,沐浴在光芒中的男子如同神氐一般。
“喂,闷油瓶,起床了!”
蹲在床边,吴邪揪着缩在床脚的黑色狼犬的耳朵嚷着。
这只狼犬是吴邪偶然出门溜达的时候在路边遇见的,当时它生死不知的躺在路边,受到自家爷爷影响对犬类很有好感的吴邪一时心软就这么把它捡回了家。又因着这狼犬从来不叫,便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闷油瓶。
而每天早上叫闷油瓶起床,也成了吴邪的必修课。
睁开双眸,“闷油瓶”漆黑的眸中幽深一片,哪有半分睡意?
看着那幽暗如无底深渊的眸子,吴邪没由来的打了个寒战。自家宠物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冰冷的气息?
“啪”的一声轻响,吴邪一屁股坐倒在地。面前,“闷油瓶”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从吴邪身边路过走向客厅。
愣了半天,吴邪终于回过神来。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吴邪一脸气急败坏,“闷油瓶你他娘的又用尾巴抽老子脸!”
张起灵表示很郁闷。
那天战狮王时的最后一击集他和黑瞎子两人之力,却未曾想到过于强大的力量竟引发了空间黑洞,那愚蠢狮王最后的攻击不仅阻断了他们的撤离,更是加快了空间黑洞的爆发,害得他堂堂狼王残余的法力消耗一空才勉强保住两人性命,不得不拟态为犬龟缩在这人类小子家里慢慢恢复……
不过黑瞎子那家伙让他扔哪去了?
……
“你怎么又跟着来了?”
打开车门,解雨臣意料之中的看着一只黑猫端坐在副驾驶上。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雨臣有些哭笑不得的问着。
自从他被人围攻受伤那晚之后,每天他家瞎子都要跟着他去公司,看着解雨臣处理完公事之后还要跟着他去解家盘口转悠一圈,那昂首挺胸的样子比他解雨臣这个解家当家还要像老大。
“喵……”歪了脑袋,黑瞎子眨巴眨巴眼睛,冲着解雨臣低叫一声。
“好吧好吧,我真是怕了你了。”伸手挠了挠黑瞎子的下巴,解雨臣发动车子向公司驶去。
趴在副驾驶上,黑瞎子懒懒散散地伸了个懒腰,开始每天必修的舔毛工程。
黑瞎子最近很满意。
不知道是不是物极必反,与他威武的本体和英俊的人形相对的,他的拟态简直是萌到爆炸。自从他学会了人类世界一种叫做歪头杀的东西之后,解雨臣就再也拒绝不了他的任何要求。
也不知道哑巴跑哪去了。
梳理着自己的毛发,黑瞎子想着。
“走吧,今天公司里事儿还挺多呢。”
把黑瞎子抱进怀里,解雨臣顺手捏了捏黑瞎子的耳朵,关好车门走进公司。

凤璟颜2018-08-12 19:45:00 发布在 黑花
该死的,谁准你捏爷耳朵的!
被捏了耳朵,黑瞎子僵了半天,翻身把脑袋埋进自己的臂弯,小爪子捏紧放松反复不止,咬牙切齿。
对于黑瞎子来说,耳朵是为数不多的敏感地。从未被触碰过的地方落入男人温热修长的手里,长期摸枪玩刀的手指带着薄茧,柔软脆弱的耳廓被细细摩擦揉弄,带来的奇怪感觉让黑瞎子差点一爪子挠上去。
漆黑的爪子状似无意的搭在解雨臣心脏位置,锋利的指甲光滑流转,如果就这样插下去,这个男人会死吗?
盯着解雨臣轮廓完美的侧脸,黑瞎子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解雨臣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将黑猫小心翼翼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摸向后腰。
在这么繁华的道路上为什么会有一股如此清晰的杀意?
看着解雨臣的动作,黑瞎子缓缓闭上眼睛放松身子,爪子上锐利的指甲收回。暂且……让你多活两天吧。
“小花哥哥!”
声音蛮好听的,长得到也不错。办公室里,趴在办公桌上的黑瞎子眼睛睁开条缝打量了几下蹦进屋里的小姑娘。
“秀秀,今天怎么想起过来了,有事?”
放下手中钢笔,解雨臣随手关上电脑,站起身迎上前。
把手中的点心盒子放在桌子上,霍秀秀扑倒解雨臣怀里,娇俏的嘟起嘴巴,“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啊?你看,我还让人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点心呢!”
凑近闻了闻,一股甜香窜进鼻子,黑瞎子小小的打了个喷嚏。这小子喜欢吃这种东西?
“诶?小花哥哥,你养猫啦?”
听见声音,霍秀秀从解雨臣怀里探出头来。
“喵!”叫了一声,黑瞎子跳到一旁躲开霍秀秀伸过来的魔爪,轻盈跃入解雨臣怀里。
眨巴眨巴眼睛,霍秀秀一脸哀怨,“小花哥哥,你家小猫不让我抱!”
摸了摸怀中猫咪柔顺的皮毛,解雨臣淡淡勾了唇,“瞎子它可能有点怕生。”抿了抿唇,解雨臣表示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窝在解雨臣怀里,黑瞎子探出头去看了霍秀秀一眼,小巧的猫脸上浮现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可爱,诡异。
“你……!”
下意识后退一步,霍秀秀抬手指着解雨臣怀里的猫,面露惊异。
“怎么了?”有些诧异的看了霍秀秀一眼,解雨臣低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怀里的猫,怀中猫咪一脸乖巧趴在他的胳膊上,没什么问题啊。
“怎么了秀秀?”把黑瞎子放在自己的桌子上,解雨臣有些担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霍秀秀微微皱眉,看了黑瞎子一眼,“可能是我眼花了吧……”
小样儿,跟爷斗,你小丫的还嫩着呢。惬意的打了个滚,黑瞎子一脸淡定的想着。

凤璟颜2018-08-12 19:45:00 发布在 黑花
第四章,荒原乱
自月圆之夜一役后,广阔的荒原就变了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确实这丫的真的是荒原吗?”
操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男人一枪打死面前不远处跑过的狐狸,上前揪住颈毛扔到身后的猎物堆上,瞪着眼道。
“胖爷有所不知,从上个星期开始,这荒原上就已经是动物遍地了。以往的各种珍惜动物现在都是一打一个准儿呢。”
妖娆的女子上前半步,娇笑着开口。
王胖子看了她一眼,“林老板倒是了解的清楚。”
女子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身后跟着的保镖连忙上前把猎物收拾干净。
“得,这次倒是爽了,林老板的那个生意,胖爷我接了。”把猎枪随手扔给一个保镖,王胖子道。
“多谢胖爷。”女子大喜,连忙开口笑道。
……
“仗着王不在,这些人类太嚣张了!”
远处的土丘上,一只灰狼直起身子,口吐人言,不满的道,“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闭嘴吧你。”
一只银白的爪子拍在灰狼头上,把它拍了个踉跄,银白巨狼懒洋洋的站起身子把身上沾着的泥土和草叶抖落,姿态优雅的蹲坐在地上。
“你能打过狮群?你能杀了狮王?还是你能离开荒原到世界各地寻找两位王的所在?”
每问一个问题,趴在地上的灰狼都傻傻的摇头。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狼抬起爪子温柔的碰了碰自家弟弟的额头,“你呀,就是太冲动了,没有属于我们高贵狼族的一点谨慎与智慧。”
灰狼有些不服气的挥了挥爪子,“姐姐,难道我就没有优点吗?”
“当然有,比如勇敢,坚强,自立……”
“白露,又在教育你家弟弟?”
白狼的话还没说完,一阵风声传来,烟尘过后,一只神骏的巨鹰立在白狼姐弟身前。
巨鹰通体雪白,一双蓝眸无比深邃,双眸之上,各生一根长长金翎,雪白的羽翼上生着一圈金色翎毛,长尾也是灿烂的金色,威武神骏,顾盼生辉。
“鹰王。”
愣了愣,白狼白露连忙低了低头。
“小白露不必多礼了。看起来你家弟弟又犯傻了?”拍了拍翅膀,鹰王温和的开口。
“鹰王叔叔,您不要这么说好不好!”灰狼云雾有些不满的抗议着。
“小雾不要无礼。”摸了摸云雾的脑袋,白露有些无奈,“不瞒鹰王,刚才我家弟弟正为狼王失踪,人类盗猎猖獗而不满呢!”
闻言,鹰王罕见的有些焦躁,“云雾说的倒是没错,之前二位狼王斩杀蛇王,收服象王,一统荒原后又重伤吞了金蚕大人的狮王,结果他们一失踪,群兽无首,倒是白白便宜了那些人类。”
黯然的点了点头,白露微微蜷缩了身子,一阵白色雾气飘过,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俏生生的立在原地。
“鹰王,白露求您发动荒原鸟禽寻找二位狼王归来,白露愿用此生偿还鹰王拯救荒原的恩情!”
说着,白露双手在胸前交叉做出一个奇异的手势,单膝跪地朝鹰王低下了头。

凤璟颜2018-08-16 14:24:00 发布在 黑花
补一下被吞的半章……昨天没注意emmmm

凤璟颜2018-08-17 10:04:00 发布在 黑花
一旁的云雾不敢怠慢,连忙化为人形跟在姐姐身后朝着鹰王下拜,只是他的化形术还没练到家,背后一条毛茸茸的长尾摆动,煞是可爱。
“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声轻响,鹰王变为一名高大男子,微微弯腰,一手一个扶起白露姐弟俩。
无奈的摇了摇头,鹰王轻声道,“你们呀……莫说你们是两位狼王看中的族人,单是这荒原万兽称我一声鹰王,我便不能不管,你们放心就是。”
“老鹰这话说的在理。”
远处,一个巨大的身影带起一阵烟尘靠近。
那是一只巨大的白象。白象高约一丈,巨大的身体莹白如玉,两根象牙却是灿烂的银色,其上闪烁着点点金色星芒。
正是荒原之上的另一位霸主,星芒白象王。
象王猛然化为人形落在土丘之上,站稳脚步后朗笑开口,声如洪钟,“老鹰,老子一直看你不顺眼,不过你今天倒是说了句真话。”
“见过象王。”立在一旁,白露两人微微躬身一礼。
狼族的王是荒原的最强者,连带着整个狼族见到其他几位王者之时都不需像其他种族一样跪地见礼,只需躬身即可,这是整个狼族的骄傲与荣光。
随意摆了摆手,象王一巴掌拍在鹰王肩上,“老鹰,你叫你那帮小弟从天上搜,地面就让老子和狼群包了!”
被他拍了个踉跄,鹰王不禁苦笑,“象王,你不会是想拍死我吧?”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谁让你身体这么弱的……”
“老子是天上飞的!”
看着不出意外又掐起来了的两个家伙,白露耸了耸肩,“云雾乖哦,不要跟这两个怪叔叔学知道吗?咱们要凭借脑子取胜。”
“我记住了,姐姐。”认真的点了点头,云雾一脸严肃。
嘴角微抽,鹰王转过脸苦笑,“你们两个不至于这么说吧,我还没走呢。”
“咳……”抬头望天,白露淡定开口,“好像就差水之主没来了。”
闻言,象王挥了挥手,“鳄鱼那个家伙你们就甭指望了,他要是来,老子就……”
“就怎么样?”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象王的话。
“鳄王。”鹰王眯起眼睛,淡淡笑着。
“老子刚才说什么了吗?嗯?”转头看着白露姐弟,象王目露凶光。
一致的退了一步,白露姐弟俩整齐的摇了摇头,“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这才对……”
“好了,说正事。老鹰,蠢象,水里的生物就交给我了,除了派出去寻找狼王的以外,其他手下全部行动起来,最长一个星期,我们必须要让荒原恢复平静。”
鳄王的眼神死寂,冰冷,仿佛他的本体一样,危险又可怖。
稍稍靠后站着,白露微微打了个寒战。
水陆空三主齐出,这片荒原要起风了。

凤璟颜2018-08-17 10:04:00 发布在 黑花
稍晚更新小剧本

凤璟颜2018-08-17 13:11:00 发布在 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