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总统是个花瓶受(甜宠、欢脱)

楼主:八月正暖 字数:8324字 评论数:2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因为楼主想尽情写拍!尽情展示本人脑洞和恶趣味!所以冲动开了这个楼!
没剧情!没主线!设定随便!
以段子为主
更新不定时
随时会坑
还会卡拍
望大家笑纳

八月正暖2017-06-21 17: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先开楼!明天上文!
好孩纸先去看我其他坑打打牙祭
[左后方的你]http://tieba.baidu.com/p/1691830386?pn=1
[右前方的你]https://tieba.baidu.com/p/4552070307?pid=89813516588&cid=0#89813516588

八月正暖2017-06-21 17: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英格尔总统,容我提醒您,侯布先生要回来了。”
这个国家的总统马奈•英格尔,正慵懒躺在沙发上看超级英雄漫画,一听见助理这么说,马上皱起眉来。
“金斯顿?那傢伙不是去纽约拜访联合国安理会?他气匆匆的说要去修理那帮傢伙,要他们别干预中东问题。”
“事实上,那是三天前的事了。”
国安会秘书长金斯顿•侯布,伫立于这个国家第三高位的男人,而副总统没有实权,国安会秘书长的权力仅次于总统,不,以侯布这个男人来说,他的职权甚至凌驾总统。
证据就是,总统的脸色变了。
“蛤?已经三天!为什么好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八千多英里的飞行距离,那傢伙至少得飞半天!不要紧,我还有十几个小时能批公文——”
他随手扔了漫画,抓了一大把雷根糖塞进嘴裡,伸个懒腰后才慢悠悠的起身。
“呃,不瞒您说,侯布先生传讯息给我,表示他已经在来总统府的路上。”助理抹了抹额上的汗,想到才刚刚修理完联合国众成员的忙碌秘书长,马上要回来修理自家总统了。
“额额你为什么不早说啊!身为我的助理你这样不算怠忽职守吗——算了算了,我要马上坐到办公桌前,至少装装样子,你快帮我把漫画收好,雷根糖等会送到我那,再给我添一杯可乐,加点伏特加,老样子杯口抹盐——”
就在总统先生囉囉嗦嗦时,门打开了。
呀呀呀呀呀——
总统内心尖叫。
侯布先生从不敲门,他在总统府各处穿梭,一贯强势霸道!
总统简直是飞扑进他的怀裡。
“噢噢噢噢噢,金斯顿我想死你了,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来休息室吧,现在就来上床,操得我不要不要,金斯顿金斯顿金斯顿——”
总统先生像考拉一样紧紧攀在国安会秘书长高大的身躯上,啾啾啾的亲着他的脸。
侯布享受怀中男人的撒娇,太清楚这一切都只是假象,他喜欢英格尔的脸,这副俊俏的脸庞为他赢得选票,拱他上总统大位,却难掩他如同败絮般的内在。
没有人比侯布更明白,眼前这个总统有多像个废|物。
他按着英格尔的后脑勺,狠狠吻上他的唇,用力吮嗫,直到觉得够了,才放过他,看着发软的总统令他满足。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此被你渴望着,马尼?”他瞥了一眼助理手上的漫画,“真是感动啊,我完完全全感受到你的喜悦之情。”
“来床上吧,我们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的度过今晚。”
“你嘴裡都是糖的味道,马尼,你起码胖了两公斤!要知道,你的民调跟体重向来呈现反比!”
“做个爱就能把多出来的赘肉消耗掉——”
“在那之前,我们先来检视你的公文批阅进度如何——?”
总统先生热情的脸孔瞬间转为冷淡,“放我下来。”他气咻咻的说。
侯布鬆开手,总统故作优雅的拉拉衣领,又理了理袖子,“真不巧,我刚刚想起今晚要回官邸吃晚餐,美心和二世在等我呢,我太忙碌啦,一家人老是聚少离多。”
说忙碌是骗人的,总统先生也没特别爱家,他在世足赛期间曾长达二十几天不回官邸,只因觉得老婆和儿子会打扰他看球赛,而官邸明明就在隔壁,不过步行五分钟的距离。
“我会请夫人准备宵夜等你。”侯布眼神犀利,“好了,我们现在到办公室去看看你的业绩。”
他像押解犯人似的将总统的手扭在背后,“哇哇哇——疼死我啦!你现在放开我,我会原谅你刚刚对我不规矩。”
“明明是你自己扑进我怀裡,马尼。”

八月正暖2017-06-22 11: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两人就这样拉拉扯扯的来到办公桌前,侯布看着凌乱的桌面,挑眉。
“哪些是你的工作成果?”
总统摸摸下巴,“呃,我想是这叠吧?”他指了指压在洋芋片包装袋下的皱巴巴纸张。
“叠?量词用错了吧!这还不到五张呢——”
侯布拿起来大略看过,发现上头沾有油渍。
总统凶狠质问:“是不是你故意安排敦一出访巴拿马!不让他帮我处理公文,想让我难堪?”
敦一是副总统,无用的程度只比总统好上那么一点。
啊啊,我也好想去中美洲度假呀,总统先生吮着大拇指心想。
侯布完全看穿他的心思。
“整个月没一张公文是压你的名字,你想让各部会的人怎么想?这些公文还都是我精挑细选!已经是最容易处理的了!”
“要不是你不准敦一拿我的章去盖.....”
侯布狠狠瞪了一眼,“那是伪造文书,你还想受到严厉的惩罚吗?”
总统吞了吞口水,想起惨烈的过往,屁股一抽一抽的疼。
“呃,你饶了我吧,我现在来弄不行吗......”
“晚了,这三天干什么去了,先让我把你屁股打熟再说。”
“我用身体来还——”
总统解开两颗衬衫扣子,露出白皙胸膛。
侯布不为所动,拉开柜子,“板子呢?”
“你进来时没有看见史酷比?”
史酷比是第一家庭养的狗,一隻爱流口水的大丹犬,才六个月大就和小马一样高。
“这跟那有什么关係?”
“这个嘛,故事要回溯至两天前,正好是你去纽约的那一天,二世来我办公室,跟我报告史酷比正在长牙,他哭着说他的平板已经被咬坏两台了,哭的好伤心,在我这闹了一下午,这不怪他,那孩子才六岁嘛,正是爱向爸爸撒娇的年纪——”
“重点!”侯布不耐烦的打断。
总统摊手,“我把板子给史酷比磨牙了。”
国安会秘书长气得七窍生烟,“上回你扔板子时,我说什么?”
“我没扔!只是给狗啃了!”
侯布懒得听他歪理!长臂一拉,把爱狡辨的总统先生按到腿上,开始用巴掌狠狠教训他屁股!
“哎呀!你这傢伙真不讲理!”
总统疼得眼眶含泪,暗想幸好不是挨屁板!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把板子移走!
可是不幸的是侯布正在脱他裤子!!!
“别脱——金斯顿——别脱啊——”
侯布才不理他,自从他发现总统命人用特殊防弹材料替自己做了十件内裤后,每次揍人必定扒光裤子!
总统先生因为养尊处优,长坐沙发,没打几下,屁股就透着粉红!
侯布很不满意,决定今天要好好处罚这个爱偷懒又爱找藉口的废|物长官,他高高扬起巴掌,毫不留情的痛揍腿上的光屁股!发誓不把这个懒惰的屁股揍到深红高肿绝不罢休!

八月正暖2017-06-22 11: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简单叙述一下设定
不能说出名字的国家、简称那个国家,地图上找不到,世界的地下统治者,面积36,000平方公里,人口2千300万人,资源丰富,要什么有什么,超强军备输出国
总统--马奈 英格尔
42岁,身高178,靠长相当上总统的男人,无内涵、无节操、懒散,被女性杂誌票选为最想拥抱的对象第一名,被同性恋网站评为最想和他玩SM的男人第一名,和妻子美心(43岁)育有一子二世(6岁)
国安会秘书长--金斯顿 侯布
37岁,身高188,单身,没什么好说,就是一个单恋英格尔经常被耍得团团转的悲催男人

八月正暖2017-06-22 14: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唉呦、唉呦、我的妈啊——金斯顿、我错啦——”
总统先生没形象的在国安秘书长腿上挣扎翻腾,他的求饶声和拍打声混作一团,听在侯布耳裡真是美妙!
很快的,总统的屁股就变成了鲜艳的亮红色,但离红肿还差得远呢!要用巴掌打肿屁股有点难,不过这热身够啦,该进入正式惩罚了!
“感觉如何,马尼?”
他温柔询问大腿上的可怜人儿。
“疼死啦!该死的金斯顿!我要撤了你的职位!把你调到非洲!”
总统哭喊。
“随你高兴。”他拍拍总统的红屁股,“现在,去那个角落面壁罚站。”
他指了指斜前方的牆角。
总统白了一眼,狼狈爬起身,顺手要提上落在脚踝的西装裤,被侯布用力拍了一掌在手背,疼得缩回手放在嘴巴前吹了又吹。
“不准提裤子!光屁股!罚站!”
他恨恨呿了一声,一瘸一拐的走到牆角,侯布看着眼前可爱的、散发着热气的性感红屁股,心裡痒痒。
他忍下骚动的情绪,拨了内线电话给助理。
“罗德?我上次交给你几块木板,吩咐你做处理,你弄了吗?我现在要拿来作手工,麻烦你挑一块到总统办公室来,现在,马上。”
“金斯顿!!!”
侯布一挂上电话,总统就转过身对他怒吼。
国安会秘书长很淡定,手指在半空画了个圈圈,指示他转回去面牆。
“罗德一进来就会看到我这副样子!”
总统抗议着,却不争气的乖乖面向牆角。
“那你最好保持安静,别让他注意到你,马尼。”
总统发着抖,光裸的臀一颤一颤,羞出了一层鸡皮疙瘩,身子几乎要贴上牆壁,融进牆裡,恨自己不能隐形。

八月正暖2017-06-23 09: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当敲门声响起时,他用力哆缩了一下,可怜兮兮的回头望着自己严厉的幕僚。
侯布不忍心了,他指指一旁的落地窗廉,总统马上露出如获大赦的表情,把自己全身严密的裹了进去。
侯布让助理把板子拿进来,也没多说话,就要助理离开,看到门关上,总统鬆了一口气,从窗帘后窜了出来 。
“金斯顿!我警告你!你这回真是玩得过份了!”
侯布拿起板子在自己掌心拍了两下试手感,“哦?事实上,还有更过份的呢!”
嗯,这个板子虽硬,但是既轻又薄,而且罗德已经将它打磨光滑!拿来打肿屁股再适合不过!
总统打量着幕僚的脸色,吞了吞口水,“你不会还想......别啊!我的屁股够疼啦!”
“怎么会?你那淘气的屁股告诉我它还想挨更多呢!”
金斯顿拎着板子,气势逼人的走向总统,而总统则狼狈的捂着身后,拼命将屁股藏进角落。
“来,转身,手扶着牆,把屁股噘高。”金斯顿柔声哄着,“听话,马尼,不然我就把你抱上办公桌,让你摆出最讨厌的尿布姿势挨罚。”
“你的专机为什么没在飞过乌克兰领空时,被他们的飞弹打下来.....”总统咕侬。
“你说什么?”侯布眯了眯眼。
“没事。”
总统大声回道,转过身,塌腰撅臀,两腿分开与肩同宽,摆出一个要被捅菊花的姿势,自暴自弃的问:“满意了吗!你这个人渣!”
“好极了!”侯布赞美,移到他身侧站着,压下他的腰,让总统红亮的臀部极尽所能的保持最高位置,总统不自在的晃了晃腿,屁股蛋也跟着摇了摇,幽缝裡的小花若隐若现,宛如含苞待放,侯布看得心旷神怡,扬起板子往那欠揍的屁股一连抽了十几下!
“哇哇哇哇哇——”
总统先生眼泪瞬间喷了出来,双手紧抱着屁股蛋在原地跳跃,“该死!金斯顿!你想打死我吗?”
国安会秘书长无动于衷,硬生生把他身子压弯,继续提板子往高撅的臀峰狠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板子抽在臀肉上清脆响亮——
“呜呜呜唔唔哇哇呜呜呜——”
总统也没静着,哭得震天价响、求饶连连。
“金斯顿——我知道错啦!疼!!!饶了、饶了屁股吧——我的妈呀!!!疼死了——呜呜呜———哇!!!”
侯布想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虽然他知道他的长官有着和鱼脑差不多的智商,以及比犀牛还厚的脸皮,以至于自己总是拿他无可奈何,只能时不时揍揍这傢伙可爱的屁股一解怨气!
眼看挥得生风的板子下,两瓣屁股无助的摇来晃去,臀上颜色越来越深,臀肉也越发胀大,侯布知道他的长官快受不住了,他也没兴趣打得太过火,破坏了总统先生屁股的美感,他可是真心喜欢这个漂亮的屁股,而且确定没人比他更喜欢!金斯顿转了转手腕,加大力度往还乾淨白皙的臀腿交接处连抽了五下——

八月正暖2017-06-23 09: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嗷——”
总统疼得昂起上半身,脸上淌满了眼泪鼻涕和口水。
“以后敢不敢偷懒不审公文?”
总统哆缩着摸了摸自己快烧起来的屁股,颤声道:“不......不敢了......”
侯布确定他会再犯,他知道总统先生的鱼脑记性没比屁股维持疼痛的时间长,又往那已经浮起板痕的屁股下缘大力抽了一下。
“哇!!!”
“以后再偷懒怎么办?”
“呜呜呜呜呜呜......”总统抽噎无语。
侯布又补了结实的一板,总统惊跳起来,双手背过去死死护着屁股,含糊嚷着:“以后、再偷懒、打屁股!不敢了,没有下次了,呜哇——”
总统的保证没有令他被轻放,又快又准的十板全抽在腿根,抽得他几乎跪倒在地,又被侯布稳稳的提着,一下都躲不过。
总统先生哇哇大哭,衣领被口水浸湿,变了颜色。
“下回再敢把屁股板子拿来作他用途!就让你天天趴着审公文!”
“哇哇哇哇哇哇哇——”
现在只剩哭声能回应这严厉的恐吓。
侯布掏出帕子给总统擦擦脸,总统边捂边揉着身后,继续为自己倒楣的屁股哀悼。
惩罚可没完呢,侯布单臂将他抱起,往办公桌走去,还顺手带了一个木製高脚凳。
总统眼角馀光见到那个可怕的刑具,哀声求道:“不要、我不要坐那个......”
“这可不行,我给你订製了柔软舒适的办公椅都不能让你提起精神认真工作,那我们就来试试硬硬的高脚凳是不是和红屁股更般配——”
他踢走办公椅,放下高脚凳,用力的把总统按坐在上头。
总统再次爆出大哭,两脚拼命打直要站起身,却被金斯顿死死按着。
”金斯顿——你这个虐待狂!我发誓我明天就要把你调去东部挖鑽!”
侯布露出自信的笑,“这句话你说千百次了,马尼,可是你绝对找不到比我更优秀能干的下属!长相和身材又如此合你的胃口!“
总统不甘心的的瞪着他,他再愚蠢,也明白自己无力反驳,他能那么爽的过日子,都是因为有侯布在背后替他操持。
屁股疼一阵又算什么呢,偶尔挨一顿狠的,也是给这个忠心幕僚的奖赏,他没什么损失(就是真TM的太疼了,难受TT),侯布是不会背叛他的,总统心裡很清楚,侯布爱死他了。
桌上公文堆得都挡住了视线,肿痛的屁股坐在高脚凳上又极其难熬,总统望着案上的文件咬着钢笔发呆,要按照侯布的交代把这些工作弄完,起码得花上半年吧!不,以他的能耐,半年都不一定弄得完,总统只想尽快脱离这苦难,他点着头,假装打瞌睡。
他钦点的好国安会秘书长注意到了。
“唉,你连一份都没完成呢。”
总统听到他的属下在叹气,随后便感觉到自己被轻轻抱了起来。
“算了,我来弄吧,加班费的部份,就由你的身体来偿还。”侯布亲了亲他爱了好久的的男人的脸,拍了拍那肿肿的屁股,嗯,热度刚好,正适合享用。
他满意的想着,抱着总统往休息室走去。

八月正暖2017-06-23 09: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英格尔总统在选民心中的形象是英俊、精实又健朗。
而实际上他却贪吃懒散,虽然经常出席慢跑、长泳、登山等公益活动,尽力表现阳光亲民的一面,但其实极度厌恶运动,任何会让心跳数超过一百二的行为他几乎都不喜欢。
有一回他接受记者联访,被问到最喜欢的运动,这位被女性和同志票选为最佳梦中情人的男人,竟脱口回答:做爱。差点被媒体拿来大作文章,还好靠着国安会秘书长灵巧的手腕,最后各种针对性舆论全被导向赞扬总统为挽救国家低生育率而展现了高端幽默感。
那次他为自己的无脑发言付出惨痛代价,屁屁肿了三天,腿软了一个礼拜,小菊花鬆了整整一个月密不起来,真正实践了什么叫喜欢做爱!
为了塑造并维持健康形象,总统先生可说是吃足苦头,他才不在乎自己有没有标准体脂、结实腹肌和健美身材,也不在乎他万人迷总统的头衔会不会因为多吃一品脱的冰淇淋就被拔掉,他之所以勤劳的健身、控制饮食,全是被逼的!全怪那个从不在乎以下犯上的狂妄幕僚金斯顿侯布,和他该死的巴掌和屁股板子!
“你果真胖了,马尼。”
在奉献出自己痛痛的屁股让国安会秘书长狠操一场后,得到的竟是这样的评论,这让总统先生为之气结。
“我这个年纪的男人有点肚子,也是正常的吧。”他没好气的说。
侯布捏了捏他的臀部,“不只肚子,还有这个胖屁股。”
总统先生不高兴的拍掉他的狼爪,“美心就不会像你这样嫌东嫌西。”
“美心夫人对你的容忍度向来很高。”侯布亲了亲他的脸,权充安慰,“我当然也不讨厌这样的你,肉肉的屁股更性感,操起来也舒服,但是选民可不会喜欢一个拥有肥屁股、看起来迟钝的领导者。”
总统先生瞪着眼前正穿起三角裤的床伴,无处反驳,国安会秘书长对自己要求超高,他那媲美希腊雕像的身材简直无懈可击,但侯布才三十多岁!还年轻呢!代谢能力比他好也是自然!他不服气的想着,刻意忽略秘书长从不吃零食、运动量是他的三倍不只,还天天为国事忙碌奔波的事实!
“你忘了去年冬天,你到欧洲参加气候变迁高峰会,因为嗜吃鹅肝和小圆饼,仅仅两週就胖了五公斤的事吗?你的民调瞬间掉了六个百分点!”
总统先生当然永远记得那段彷彿活在地狱裡的日子,他一整柜的宝贝零食全被扔了,蛋糕没了!冰淇淋没了!点心改成难吃的无糖希腊优格,摄取的卡洛里减掉一半,却要比平常更加倍的做有氧运动和重训,可恶的金斯顿还定了每日目标,总统先生每天睡前战战兢兢的站上体重计,要是没减掉金斯顿规定的克数,当晚他就得带着一屁股热辣辣的板痕入睡!简直惨无人道!
想起不堪回首的过往,他带着惧意喃喃道:“我也才放纵三天,不至于胖那么多吧......”
侯布瞟了一眼总统先生的小肚子,唉,看来他的长官对于自己的鬆懈很没自觉啊,一向实事求是的他,马上搬来体重计放床边,“站上去,马尼。”
“额额,我腿痠下不了床,明天再量。”总统先生抗拒的说,站上去就意味好日子终结,他儍了吗?
“我抱你量。”
“......我自己量吧。”
他不情愿的站了上去。
数字出来——竟然!胖了四公斤!
趁侯布还没来得及看清,总统先生在体重计上乱蹦,“这个烂东西不准——坏了——坏了——”他幼稚的边踱脚边嚷嚷,就这么蛮横粗鲁的把这个倒楣东西给踩爆。
国安会秘书长插着手冷眼看他撒泼,宣布:
“明天,给我去做——全套健康检查——”

八月正暖2017-07-10 15: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是什么难看数字,体脂、血脂、内脏脂肪——全超出我规定的范围!”
侯布看着刚出来的健检报告,不敢置信。
总统先生在办公桌下偷剥糖果纸,趁国安会秘书长低头详阅报告时,丢进嘴裡。
“你现在还有心情吃糖!”
怒气腾腾的男人一声暴喝,把总统先生吓一大跳,整颗薄荷糖咕噜吞下肚,差点噎住。
他委屈:“你说开会时不能吃,难道我在自己办公室也不能吃吗?”
总统曾在开人民大会时大吃巧克力,号称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那种,他把包装袋藏在西装袖,偷偷摸摸掏出一颗又一颗往嘴扔,那可是全国转播的会议!画面播送出去,侯布花了整整一週才完全弭平网路和现实世界各种取笑和质疑总统的声浪。
“华丽的魔术!从袖子变出巧克力豆的神奇总统!”
当时报纸大标是这样写着——侯布一想起这件事就会气得全身发抖。
当然这股怨气全发洩在总统可怜的屁股上。
从那次差错后,有部份人士渐渐发现这个国家的总统根本是个自律极差的笨蛋,这对意图连任的英格尔政府是一大伤害,侯布因经常替恣意妄为的总统擦屁股而感到心累,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攻击他的长官!即使总统本身就是一个破绽百出的傢伙!
“你看看你的报告!马尼!你觉得自己还有资格吃糖吗!”
“一个红字都没有呢!就中年男子来说已经很了不起啦......我是总统,又不是模特儿......”他抱怨着,不知死活的又拆开一颗糖。
侯布气坏了,抢下糖扔进垃圾桶,“你看你的血糖值!及格边缘!尿酸值!及格边缘!每一项数值都在及格边缘!”
“是你太严格了!”
身为重度糖瘾患者,不能如愿摄取糖份让总统先生很暴躁。
“不,是我对你太放纵了——”国安会秘书长阴恻恻的说,“为了不让你患上糖尿病、痛风或脂肪肝,有必要对你加强管理——”
总统先生看着下属严肃认真的神情,纵使他神经再大条,也忍不住头皮发麻!

八月正暖2017-07-10 15: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暖暖同为糖中毒患者,很能理解总统先生的心情,我一小时没摄取糖份就浑身难受,哀,什么文体到我手上都变得好囉嗦啊,码半天也没码到拍,先更到这,明天继续

八月正暖2017-07-10 15: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国安会秘书长马上召集总统的健康管理团队,成员包括医生、御厨、营养师和健身教练,在听完他们的报告后,侯布深深后悔自己近来忙于国事,竟忽略了长官的教育不能等!尤其是像英格尔这样容易放飞自我的傢伙,更是丝毫鬆懈不得!当他听到总统半个月来都把冰淇淋当早餐,还滥用公帑重金从巴黎聘请米其林甜点师进驻总统府,重点是这名甜点师是青春正貌的二十四岁金髮美女!而且胸部目测是惊人的H罩杯!完完全全是总统先生喜欢的类型!侯布合理怀疑他yín荡的长官在享用法式薄饼的同时,也一併享用了这名年轻甜点师沾上鲜奶油的乳|房和身躯!
这令他火大到不行!
就别提总统先生还擅自取消好几堂健身课程!
侯布马上把这名巨乳甜点师打发回国,还付了一大笔遮口费,他非常不高兴,总统府的人事聘用一向得经过他允许,所有人员必须按他给的方法和流程做事,以确保不会出任何纰漏,国安会秘书长是标准控制狂,他唯一无法掌控的就是老爱给他出乱子的总统先生!真大胆啊!竟敢瞒着他!侯布咬牙切齿的想着,他太清楚总统的人品和节操,这可不是英格尔第一次包养情|妇(严格说来,侯布自己也算情夫,虽然他本人并无自觉),而总统常态性的拈花惹草还不是侯布最介意的部份,更不能忍的是——这傢伙竟然动用国务机要费来支付这个美其名为御用甜点师,根本只是金屋藏娇的无谓开销。
这可是贪|污啊!要是被人逮着把柄,别说拔官了,甚至还得坐牢!
对于侯布来说,总统先生的人生就像多米诺骨牌,侯布精心摆放,可是这个作品老是要往想不到的方向倒去,要不是他侯布一身隻手遮天的本领,早眼睁睁看着这个白|痴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毁掉!

八月正暖2017-07-11 17: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月正暖2017-07-12 14: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看的人好少,楼煮只好示範卡拍了

八月正暖2017-07-12 14: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月正暖2017-07-12 23: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睡前更一点,明天可能先不更了,回去写右前方的你

八月正暖2017-07-12 23: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月正暖2017-07-13 21: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天真的不更啦,去更少爷和丁了,突然觉得这篇文毁我画风!太猥琐了!

八月正暖2017-07-13 21: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这两日看了一篇好文,给大家推荐下,@只采一朵大大的铜雀春深,有m/f有m/m,m/m的情节更多些,非常精彩,符合恶趣味,而且文笔挺好,楼楼难得推荐文,看完喜欢一起给他催催文吧
https://tieba.baidu.com/p/5232828870?see_lz=1

八月正暖2018-03-30 09: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