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不挑食(现代 兄弟 训戒)

楼主:花灸妍 字数:106399字 评论数:509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不挑食那是不可能的,大爱甜点~


花灸妍2016-06-21 19: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空视角是一家坐落在D市最高建筑物顶楼的西餐厅,在这里用餐可以直接看到天空,地面和餐桌也特别设计过,看起来就像是坐在云上用餐。
透过擦的铮亮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见窗外的夜景,程楚低着头站在桌边发呆。
主位上的牧斐合上菜单礼节性的对服务员报以微笑,服务员面上始终挂着令人舒适的微笑接过菜单再次确认了一番离开。
“哥,怎么突然叫我来这?”牧谨身上还穿着校服背着鼓鼓的书包,一看见程楚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我们有段时间没一起吃过饭了。”牧斐抬手示意他坐下,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句。
牧谨满腹疑惑的坐下,注意到桌边还放着程楚的书包,顿时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悄悄抬眼去看低着头的人。
只是程楚压根不去看他,牧谨伸脚过去轻轻踢了踢,程楚才恍然,这才发现多了个人。
抬头看了眼正在看手机的牧斐,才去看干着急的某人,做了个“死定了”的口型,就不再理会他了。
一看见这口型,牧谨就什么都明白了。

花灸妍2016-06-22 19: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就这么沉默着直到菜品上齐,三个人之间安静的诡异。
这个时候已经错过了饭点,客人也十分的稀少且离的远,除了偶尔路过的服务员,也不会有人会注意到气氛诡异的三人。
“高三课程辛苦吗?”
打破沉默的还是牧斐,他一开口两人顿时都有种不好的预感,面面相觑之后硬着头皮异口同声道,“还行。”
“怎么会不累,小谨不是才刚下课。”自然知道两人说的不是实话,高三他也经历过,怎么会不知道期中辛苦和压力。
“嗯,是...”话还没说完,牧谨吃痛的一眯眼,狐疑的看了刚刚狠踹了自己一脚的程楚,见他对自己轻轻摇头,心里不安的感觉更甚。

花灸妍2016-06-25 16: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ttp://tieba.baidu.com/p/4513301927?share=9105&fr=share纯甜文
http://tieba.baidu.com/p/4068881821?share=9105&fr=share已完结
http://tieba.baidu.com/p/4612983430?share=9105&fr=share重生
http://tieba.baidu.com/p/4223484057?share=9105&fr=share虐文

花灸妍2016-06-25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不过想顺着牧斐说的话而已,难道说大哥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吃饭吧。”把一切尽收眼底的牧斐淡淡道,自顾自的吃起来。
大家长发了话,两个小的自然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牧谨心里七上八下的,注意到程楚还孤零零站着,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坐下好好吃饭。”牧斐拧着眉头瞧了把自己当柱子的人一样,冷声喝到。
程楚正在切牛排的手一抖,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顿时白的吓人,哀求的看着牧斐,却见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一顿饭,三个人各怀心思,吃的索然无味。

花灸妍2016-06-26 00: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从今天开始,小楚住在我们家。”在吃完最后一口食物擦拭过嘴角之后,牧斐才开口。
牧谨震惊的抬头去看牧斐,再看和自己一样震惊的程楚,干笑道,“大哥,怎么这么突然...”
诚然,牧斐赞助身为孤儿的程楚念书已经有好几年,一开始是瞒着他的,还是后来有一次程楚饿的胃出血,他陪在医院才看见前来探班的自家哥哥。
他和哥哥提过好几次干脆把程楚接到家里来住,都不了了之,没想到这次牧斐却主动提及。
“我不...”后面的两个字在牧斐的注视下生生咽下,不甘愿的瞪回去,虽然被气势压制,还是艰难的问道:“为什么?”
“快高考了,我希望你可以专心考试。”牧斐缓缓起身,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另外,你每天必须六点到家。”
“怎么可能!”程楚激动的站起身才发现不对,硬着头皮说:“高三有晚自习...”
“坐下。”牧斐眼里的笑意染上冷意,说出的话也带着冰渣子。
程楚身子一僵,身体上的疼痛告诉他,他半点也不想坐下,可理智上又告诉他,在这时候不能反抗牧斐。

花灸妍2016-06-27 21: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牧谨尴尬的开口,“大哥,你看我们也吃完了...不如就直接回去吧。”
“你先回车里等。”目光又转向程楚,“至于你,给我坐下。”
“大哥...”牧谨还想再说什么,直接被瞪了回去,又看向程楚,见他冲自己摇头,只能愤愤的拿起书包走人。
程楚咬咬下唇,纠结的看着牧谨的背影,在牧斐的压迫下缓缓坐下。
“起来回家。”

花灸妍2016-06-28 03: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程楚却是半天才起来,“哥,为什么那么突然?”
他记得以前牧斐也提过一次,但他不愿意过多依靠他拒绝了,自此牧斐就再也没提过。
牧斐知道是自己突然这样通知伤了这孩子的自尊,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我们之前就有过协约,现在给你的钱以后都是要还的,那么,现在借多借少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我决定从高考后的这个暑假开始,每个假期你都必须来公司帮忙,抵消你欠的债务。”冷眼扫过目瞪口呆的人,“那我就必须保证你能在高考的时候发挥你最大的能力。”
“那如果我还是没考好呢?”程楚试探性的问道。
“没考好?”牧斐轻笑,让人毛骨悚然,“你就以为你不用还债了吗?”
“我...我知道了。”硬着头皮回应了句,心里到底是放松下来,他不愿意白拿别人的钱,这样借用以后再还倒是让他心里舒服了些。

花灸妍2016-06-28 06: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谨先回房睡觉,我带小楚去他的房间。”三个人刚到家,牧斐就开了口。
牧谨看了看两个人,到底没多说什么上了楼。
牧斐把他带到房间让他把书包放好,就带着人去了书房,“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有什么不知道都可以来找我。”
“是。”程楚猜测现在已经凌晨,但牧斐却没有半点让他去休息的意思。
“这里是书房,不过我想,如果没事你不会愿意来这里。”牧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不知所谓的人,至少牧谨是能不来就不来。
心里不好的感觉在看见牧斐锁门之后瞬间明白了一切,牧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轻饶他。
身子不由得打颤,他再恋痛也是有极限的,至少他觉得,在挨完下午那顿打之后,两三天以内他都不想再挨打了。
可是他觉得并不代表牧斐也这样认为。
其实这件事他很冤,今天的确有补课,但他所有的晚自习和补课都用来打工了,因此并没有去,但因为成绩一直名列第一,校方体谅他家境艰难,因此对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谁能想到,给客人送餐时会遇到逃课打架的牧谨,他自然是见不得别人群殴牧谨的,当下把餐盒小心放在一边加入了战局。
结果很明显,架是赢了,可因为送的太晚,他被餐厅解雇了。
马上就要高考,他当然没有时间去找另一份工作,只能再三哀求店主,偏偏好死不死这时候牧斐来这家店吃饭。
身上的打架的痕迹根本来不及遮掩的他全然被牧斐看了个通透

花灸妍2016-06-30 0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牧斐是他在圈子里认得主,家境十分好,两人关系也保持了很多年,他一看他低三下四的样子就皱了眉,可想而知工作自然也就没有保住。
牧斐并没有问过他为什么打架,处理完伤口就带他去了公司。
牧斐跟他说,不要低三下四。
他也不想,可是在生活的压力下他只能选择低头,尽管他的手握的死紧。
他不是牧斐,更不是牧谨,他没有优秀的家世,更没有血浓于水的亲人,可是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牧斐时,他头一次恍惚了。
虽然工作丢了,被带到公司又被狠狠收拾了一顿,可是一想到牧斐以保护者的姿态背对他的时候,他就觉得,真的很幸福。
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在一天内挨两顿打,尤其对方还是圈子里出了名手狠的牧斐。
“我明天...还要上课...”所有的自制力在看到牧斐拿出藤条以后尽数瓦解,连退好几步,满眼惊惧。
事实上,就算他现在这样,明天上课也是够呛。
“我已经帮你请了假。”牧斐把藤条放在桌上淡淡的回道,不温不火的挽袖子。

花灸妍2016-06-30 09: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牧斐的手很好看,挽起的袖子也十分平整,可程楚没有分半点注意力去观赏。
如果说在牧斐拿出藤条的时候他还能抱有对方是开玩笑的希望的话,在看见他挽袖子时,程楚就明白了,无论是再怎么不能接受,牧斐要收拾他,这都是一件事实了。
“我...不想挨打。”程楚低着头,声音很低却足以让对方听见,如果是因为打架,他相信下午那顿锤楚已经让他得到足够的教训了,他是真的不能再挨了。
牧斐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命令对方到自己身边,只是亲自过去扯了人按着让跪伏在沙发扶手上,下午才教训过对方,哪怕不脱裤子,他也知道哪里伤的最重。
连续十下狠厉的藤条落在臀腿处,其实在第二下时程楚就已经忍不住躲开,只是被一只手按着,再躲也躲不到哪里去,反而激的人下手越狠。
下午,打的最重的就是这里,晚餐时如果不是碍于牧谨,他是绝不可能坐的那么利索的。
两个人实践了那么多次,程楚自然是知道牧斐喜欢十下一组的打法,而且偏好打在臀腿处,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让程楚记得更久一点。
程楚恋痛,平时倒觉得这样不错,可此刻却恨死了这样的打法。

花灸妍2016-07-01 00: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两个人实践时倒也没什么,可若是单纯的教训,牧斐也只会打一顿了事,说教是从来没有的。
程楚平时是十分讨厌说教的,但在这样的疼痛下也希望知道原因,这想法在第十一下力道只增不减的藤条下化为实质。
“为什么?”声音带着强忍的痛意,眼睛发红,生理性的泪水蓄满眼眶,他跟了牧斐这么多年,掉眼泪不少,但真的哭泣却是从来没有过,一次也没有。
他好像天生不知道怎么哭,明明偶尔的泪水也会证明泪腺的正常,可要他像别人一样发自内心的哭泣,他却怎么也做不到。
“说谎。”牧斐也没卖关子,直白的说了两个字,他生平最恨有人说谎尤其是他亲近的人。
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被自己忽略的事,他之前因为房东涨价而交不起租费被赶出来的事他没有告诉牧斐,今天晚上牧斐先带他去拿了行李才去吃饭。
谎言,在牧斐心里和不可饶恕划上等号,尽管他是无意的。
就像牧斐认他之前查过他一样,他也用自己的方法查过牧斐,知道他在事业如日中天时爱上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背叛了他,爆出他喜欢男人的事实还害的牧斐几乎破产。
自此牧斐就落了心病,无法容忍任何谎言。
这事自然是他们相识之前的事了,但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在牧斐心里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话在嘴巴里转了转,什么也没说出口,他无法安慰牧斐,牧斐也不会接受。

花灸妍2016-07-01 1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哥...”急促的闷声痛呼,跪着的两条腿无法抑制的打颤,程楚大着胆子伸手去挡住落下来的藤条。
堪堪停住手,但韧性十足的藤条还是扫到了手背,留下一道白痕。
怯怯的去看牧斐的脸色,没有看见想象中的暴怒,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没有下次。”把人拎起来,丢到沙发上,一点没在意对方是伤处着落。

花灸妍2016-07-02 21: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瑟缩着跪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盯着牧斐,直到看见他手上的药膏才松了口气,配合的趴下。
“我给你请了两天假。”程楚还是个未成年,又是孤儿,他亲自跑了趟学校证明了是监护人才把假请下来。

花灸妍2016-07-05 2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哦。”身后的肿块被生生揉散的疼痛不亚于再挨一顿痛揍,程楚咬着衣袖,喘着粗气。
“这两天把高三课文复习下,两天之后,我给你考试。”风轻云淡的丢了个重量级炸弹,在对方惊的回头看自己时,下狠手揉开最严重的肿块。
失声惨叫,好半天才回过神,哆嗦着往旁边移动,牧斐可真真对得起他在圈子里手黑心更黑的名号。

花灸妍2016-07-06 0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揉了伤,牧斐扶着他去客房睡了,他晚上才通知两小家伙,事实上在让程楚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就通知了管家。
就打架一事,程楚把事全揽了下来,但亲眼看到事实的牧斐不动声色的试探两人。
就看人脸色这点上,牧谨远不如程楚,至少程楚能在他脸上看出不悦来。
当初他收程楚时,并没有想到他就是牧谨常提到的铁哥们,程楚成绩优异性格成熟较稳重自尊强,牧谨个性好强遇事强出头还有不轻的少爷脾气,他实在没想到两人能玩的这么要好。
牧斐是怎么也没想到,两人是打了一架之后才有的感情,这也就是不论他问谁,两人都绝口不提的原因。

花灸妍2016-07-06 10: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早上牧谨刻意起了早去看程楚,没想到被告知程楚已经在吃早饭了。
连忙奔到楼下,看见已经吃过早饭在收拾碗筷的程楚,当然也没忽视他眼底的淤青和疲惫。
“你一夜没睡?”昨天打了一场群架,体力消耗太大,没能撑到程楚出来他就睡着了。
“嗯,我认床。”随口应了一声,捧着碗筷进了厨房。

花灸妍2016-07-06 18: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吃完早饭看程楚一点没上楼换衣服的意思,不由得问道,今天可是周一啊,难道他要翘课?
“...”程楚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半天才回了句,“他...帮我请了假。”
牧谨顿时同情的看看他,做了个自求多福的表情,但殊不知,真正要倒霉的是他自己。

花灸妍2016-07-06 20: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牧谨到了学校才知道,昨天补课的老师给大家做了一个小测试,全班只有他和程楚没有考。
更不幸的是,老师告诉他,昨天就已经通知了家长,牧谨只觉得天都塌了,难怪昨天大哥会问他学习的事,感情是早就知道了。
心里有事,把卷子补上的时候一直在走神,他的成绩勉强能进年级前十,这下试卷出来连班级前十都没进。
老师当时皱眉没说什么,果断的打了电话,牧谨就在一旁听着,大哥的声音透着电流传来,客气有礼的语气让他能够想象到,回家之后他会有多惨。
怕的要死,他还是迅速调整了心态专心听了一整天课程,头一次把本来写的乱七八糟的笔记写的整整齐齐。
不是他突然想开了,而是想到了家里的程楚,程楚的个性有多要强他比牧斐更清楚,明明有他大哥这个赞助人,可他除了学费,别的一分钱也不肯多要。
他见过程楚的账本,每一笔钱都记得清清楚楚,每次拿奖学金和贫困补贴都毫不犹豫的还给牧斐,他生活拮据主因也是因为这个。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想要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生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连大人都未必能做到,但他还是坚持不肯用牧斐的钱补贴家用,用他的原话就是,他还不起那么多的钱。
其实...程楚才和他同年,才快成年而已。
晚上好,背着书包的牧谨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他平时都是由司机接送,此刻看见牧斐也觉得意外。
吃了晚饭被叫去书房写作业,其实他自己房间里有书桌,但看着牧斐不温不火的样子又实在没底。
等他捧着一大摞书本到书房门口的时候,正愁没手开门,就看见程楚开了门,两厢对视一眼,都觉得有点尴尬。
“我抄了笔记,你没去上课正好可以看。”牧谨打破了沉默,看他点点头,让开身,顺手从自己手里拿走一半的书本。
牧谨进了门才发现牧斐压根不在,但程楚却是在茶几上写作业,他没去学校,牧斐从学校里把他的作业带回来了。
牧谨眼尖看见了最上面那本账本,已经达到五位数的数字后面又加了三位数,那日期,写的是今天。
程楚也注意到了,赶紧合上账本放在书本最下面,牧谨只知道他被牧斐赞助,但他不知道,他们两是主被,平时在学校就罢了,现在住在一起,怎么也掩饰不了尴尬。
注意到程楚是跪着写作业的,顺口问了句,“我哥罚你跪着?”
张了张嘴,摇摇头,程楚怎么说的出口是疼的坐不下,“我觉得这样写字比较顺手。”
牧谨点点头,一点没客气的占了一半的茶几,盘腿坐在地上。
书房的地上铺了厚厚的毛毯,两人也没觉得太难受,唯一不好的是,维持一个姿势太久,再起来时,腿就麻了。
牧谨捶着腿,抬头看依旧跪着的程楚,对方专注的好像一点没感觉到腿麻一样,他也只能继续低头写。
“他...可能已经知道昨天你也打架的事了。”写完最后一个字,程楚才犹豫着开口,他昨天的确是揽下了这事,如果说牧斐还能知道,那就有可能是亲眼看见的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巧,牧斐会出现在他打工的饭店。
“我猜到了,昨天那个老师在补课的时候还测试了,全班就我们两没分!”牧谨提到这个就头疼,大哥叫他来书房还能有什么好事!
程楚低下头,他倒不知道测试的事,随堂测试分数算总评的很少,但事实上,越是少的分数,有时候就越是关键,像这种小测试,他都是不愿意被它们扯后腿的。
程楚抱着书本回房间,过了一会又拿了别的书回来,牧斐的书房很大,有很多的书,也同意他可以随意的看,所以白天闲暇他都窝在书房里。
没多久,牧谨也写完了作业,整个人毫无形象的趴在茶几上,“大哥他打你疼吗?”
翻页的手顿住,这个问题他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点点头,牧斐下手一向比较黑,心情好花样就多点,心情不好,能把他打个半死。

花灸妍2016-07-07 08: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欢迎加入糖糕,群号码:534918444 来推群

花灸妍2016-07-09 17: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