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天下无双(古风 父子 反虐)

楼主:阿白X小洛爷 字数:13414字 评论数:1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天下无双(古风 父子 反虐)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4: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学生狗,一周三更,一定会写完。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九点发文,楼楼有九千字存稿,发完直接上反虐。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文案
他身陷王府十余年,千算万算终是只算到了一身伤痕 ,带着残破离开王府。
他身为影子十余年,运筹帷幄般算计人心,却是抱着血迹送给那个所谓的爹爹一个染红的背影。
他沦陷,他死亡,他涅磐,他重归起点,用带血的脚印苍白无力地画出一个圈。
他无双,他伟大,他低贱,故此只能用立于穹顶嘲笑并痛着,俯视众生。
他,是魔鬼,也是天使,用洁白并黑暗着的双翼,轮回他绝美却带血的侧脸。
他,是无双,天下的无双。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累翻,这个贴楼楼已放三遍,这是第四遍……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手机超烂,冒牌的三星,正文不能粘贴,九点再放吧。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嗨森到爆,刚发文案就多辣么多人~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母上大人狂批,楼楼写作业去了
拜拜,楼楼刷一波想念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偷偷抱起手机来抓小可爱~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5: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爪机弄好了!
现在有俩选择。
1 现在更,但是只能发几小段。
2 九点更,九千字全发。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还有,有人吗,就现在,冒个泡,有一个也行,我试试整个第一章能不能发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无人。
又怎么会有人。
无双暗笑,全然不顾身后的痛。一定又是一片殷红,他猜想,或者,就是。他何苦于此!无双暗忖,思绪流浪在脑海,得出的答案是,该去跪侯了。
风雪漫天,无双一袭单衣,容于雪中,须臾便没了身影。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发出来了?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神奇!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当然这不是整个第一章
我试下,等我!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贴吧出bug了,保存不了草稿……
九点发吧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19: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准备放文!!!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20: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无人。
又怎么会有人。
无双暗笑,全然不顾身后的痛。一定又是一片殷红,他猜想,或者,就是。他何苦于此!无双暗忖,思绪流浪在脑海,得出的答案是,该去跪侯了。
风雪漫天,无双一袭单衣,容于雪中,须臾便没了身影。
跪下。
古人云,跪天跪地跪父母,他跪“主人”又算什么?无双苦笑,嘴角一弯轻蔑,掠尽了眸底的温度。
星辉微耀,等待血的渲染。
面前的们,“吱呀”一声,无双讶异,抬了眼,旋即叩下,“影七叩见主人。”雪棱划破额角,血丝蜿蜒如龙,额前一片冰凉,他却贪恋了这一许安稳。
怎么,我早些来,洛大少爷竟是长了脾气么?"面前的男子冷笑.
"影七绝无二心,烦劳主人明鉴."无双亦笑,本该有的锋芒,遗失在冰雪中.洞穿惨白,却是一个冰冷千百倍的笑容.
"洛大少爷是说,我误会了洛大少爷?"
"影七......不敢.主人,是影七的真理,是影七的信仰,主人......永远正确.影七......誓死效忠主人."
"洛大少爷说得真好听,"男子微弯眼角击掌笑道,"可你就是这样效忠我的吗?!"男子脸色陡变,一掌扇去.
无双的嘴角溢出一丝血痕,他醉于妖艳,却毫不顾及,这血,也是他的呢......
疼,麻木,然后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快要晕阙.
无双用力咬住下唇,一丝呜咽顶上喉头又被生生逼回.他竭力保持着清明,任它如丝般游移在脑海,不愿掐灭而从此安眠.
无双笑意沉浮,不知,是否在肆意嘲笑那个可爱甚至可笑的孩子。
“你害死了轻悠还敢笑么!”
敢笑,笑这世间情薄!
原来岁月流转,他才是被玩弄的小丑,可笑到了极点。无双一阵疲惫,心在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在温柔琐碎的回忆中,一切都在祭奠那个,曾经被称为洛行歌的,早已亡故的孩子。
疼痛席卷,湮没冬色。无双疲倦地阖拢眼眸,他……真的无力活下去了……他麻木了,身旁骤起飞花,温暖如春,心灵横飞起一线纯白,罪念在时光的河床上,被冲刷得没有痕迹。
他……累了。
飞影乍起,如闪电贯穿夜空。在血与雪中立下神圣的剪影,复又被凛冽卷入寒波,空气中弥漫着的寒冷,血腥和无情密不透风。
近看是一位俊朗的少年。
少年微一蹙眉,搀扶起无双,步入破败的穷庐。
无双转醒,傻傻地看着少年(破折号,原谅楼楼是个信息技术废)他的本命器灵,初离.
"我还活着?"
"不然你想死吗?"初离一句话噎了回去.
"想啊,但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洛之风(渣爹名字,原谅楼楼的仓促,发完糖会交代儿子的故事)最大的残忍."无双眼眸顿暗.
初离黑脸了那么两秒.掐住无双的下颚,又怕弄伤了这个要日日受刑的人,便带上几许心疼松手,复又斥道:
"洛行歌!"
"我有我的名字,我叫无双!我还是影七!"被生疏的名字刺激到,无双瘦弱的身体污血上涌,眼看将站立不稳,初离急忙去扶.
"好好好,去躺着吧祖宗,明天你还要......"提及,初离一怔,背影飘散,归回了器灵域.
永远没有希望的明天,熹微的晨光......也不曾给他.
很好,他是孤独的了.
永远孤独.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20: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谁都不会给他一丝一毫的怜悯,他不想要,也不需要,更不祈求,或者说,奢求。
无双惨笑,任由心沉沦在幻想。
戳破那层美丽的外壳,幻想,不过是空想而已。
仅此而已啊。
可空想,谁都不会给他一丝一毫的怜悯,他不想要,也不需要,更不祈求,或者说,奢求。
无双惨笑,任由心沉沦在幻想。
戳破那层美丽的外壳,幻想,不过是空想而已。
仅此而已啊。
可空想,是他唯一的安慰了……唯一的......
追忆,是空想最美的底色。无双如此想到,唇角,划出几分苦涩,分外温柔的苦涩。
那年,洛朝嫡次子娶亲。红光耀过半边天,一如他们终于走在一起的喜悦。
洛朝依傍洛水,故称洛朝。洛朝皇室,也尽姓洛。
那嫡次子也是无双之父,或者曾经是,洛之风。新娘是洛之风的表妹,洛轻悠,洛家庶女。而洛之风,为迎娶最爱的女人,不惜顶撞父王,以身受下父王的怒火。
数年后世子出生,洛之风大喜,遂取名洛行歌,取脱离尘世,且行且歌之意。
一年后侍妾产下一子,取名洛行吟,且行且吟诗。也不过附属,当然也是曾经。
皇室先辈升天后,需后辈气血滋养,乃称献祭。以天意选其后辈,入阵而失气血尸首。
而当年,天意选中了,洛行歌。
洛轻悠得知后吐出血来,摇晃着婢女怒吼着:“选错了,选错了,怎么会是歌儿,不是那个星号生出的星号(看楼楼多乖,嘿嘿)。”侍妾叶笙走过,双眸中,逐渐印出血红来。
献祭当日。
皇族迎洛水而跪,呼出献祭阵。一切都平静地近乎虚伪,令洛轻悠绝望。她无力陷害自己的孩子,只得对婢女挥挥手。
“白汐姑姑!”
“歌儿,来,姑姑抱抱。”
叶笙眼角转过几道残忍。
白汐抱起洛行歌,闭上双眼,隔绝不了绝望。颤抖着走向洛水。
“呜,白汐姑姑害我!”
洛行歌哭闹着跑开,钻入人群,皇亲们从未想到小世子回来这么一手。或慨叹众生,或去寻找洛行歌,乱作一团。
叶笙借机摸到洛轻悠身边,故意大声道:“王妃,小世子跑了!”
洛轻悠再也敛不住,凤眸无力地阖拢,晶白的泪珠,划破命运的轨迹。
叶笙见洛行歌已找到洛轻悠,哭叫着跑来,心下顿生一计,眼波微转看向洛之风的方向,确认角度无误后,用力将洛轻悠推入献祭阵。旋即大呼:“呀,世子,你怎么可以杀害亲母,真是……”后面的话,半隐下去,天地间,独存洛行歌的惘然。
恨意,在洛水旁,飞速生长,却蔓延在不应被恨的人心中。
已是,伤痕一片。
亦是,殇痕一片。
洛之风疯狂地冲过来,一掌,击碎了洛行歌想要的安慰。他眼看着他最爱的孩子杀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他费尽周折也会爱的女人,洛之风第一次,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
洛行歌,亦是。
不过,哪有甜。
最重要的是,洛轻悠献祭,违逆天意,洛氏先祖大怒,频频以梦相传,人民惶恐不安,起义借机掀起.一时间,洛朝狼烟不休,群雄作乱,安定的洛朝,自此一塌糊涂.
洛行歌只得,以命谢罪.
然而洛行歌天生成神,灵力强大,只要还未信念尽失,还未魂飞魄散,灵魂便可攀附着意念生长,许他一个重生.
洛行歌相信,回到人间,爹爹和娘亲会为他遮风挡雨,他,也会有一个家.
然而,回到人间,他只是少了一个爹爹,多了一个主人.
他被褫夺姓名,贬为影子,即日起日日受刑,人尽可欺.
转瞬间十年流过,他已经十六岁,两个月后,便是献祭.
却是,他的生辰......
无双狂笑,笑到伤口撕裂,笑到日月无光.十年碾磨在他的心口,他,始终都是那个被逗弄在股掌之间的玩物,没人爱他,相信他.
却宁肯相信那个工于心计的叶笙!
无双呛了几口凉风,腹内一片寒薄,他颤抖,复又觉得,毫无意义,便又狂笑,笑到泪流满面,放任凛冽的寒风拂去他孤寂的背影.
流过面颊的泪痕,和时光,由温热走到冰凉,划过岁月的疮疤,撕裂了狰狞的鞭伤,抵达不了流年的彼岸,和,他的心田.
据说,月缺月圆,需要一月;春去春来,需要一年;等待一人,需要一生.而让死去的心复活,又需要多少岁月的漂白?

阿白X小洛爷2018-12-30 20: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