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闷油瓶,你给劳资说句话》军人瓶X富二代傲娇美人邪,

楼主:张起灵要抱抱 字数:94067字 评论数:175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闷油瓶,你给劳资说句话》军人瓶X富二代傲娇美人邪,HE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0:17:00 发布在 瓶邪
注:额,突然想写点盗墓以外的小哥和邪帝,虽然坑没填完,但是依然手痒的开了新坑。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0:19:00 发布在 瓶邪
邪帝是医学高材生,富二代,美人加内心吐槽受,跟原著的吴邪性格绝对差不离,小哥是特种兵。吴邪依旧是被三叔坑上一条不归路。反正里面的有关医学的都是瞎掰乱凑的,看看就行,别认真。

欢迎各位吐槽,哈哈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0:23:00 发布在 瓶邪
此文纯属脑洞,哪里不符合实际的话,就当个笑话,看看就行了。此文he,哥宠邪,不虐,爽文。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1:08:00 发布在 瓶邪
开始放文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1:08:00 发布在 瓶邪
0.1

“今天插播一条射击的体育新闻,世界枪王大赛正在紧张的进行中,跟以往两届一样,依然是由Z国遥遥领先,看样子Z国今年也要稳坐三连冠之位了啊。”



“是啊,这位来自Z国的吴邪选手,曾经以十七岁的年纪夺得了枪王的称号,并且稳拿了两届金牌,依我看这个局势,这一届的枪王也是非他莫属了。好的,接下来我们来关注一条军事报道,日前,非洲发生爆乱,恐怖分子袭击了非洲某医学实验室,目前原因不明,没有……”



解雨臣关掉电视,周围嘈杂的声音显得更大了。



这是一个盛大的patry,在这豪华的大别墅里,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吵闹的氛围,毕竟在这种寸土寸金,有钱人多如牛毛的城市里,这种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解雨臣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喝了口红酒,看着倒在沙发里的某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好看的眉了起来:“看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会以为我今天来不是给你庆祝拿冠军的,说,失身了还是丧偶了。”

毕竟能让他摆出这个样子的,他目前也就只能想到这个了。

头埋在沙发里的人显然懒得理会损友的话,只是手动了动,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扔了过去。



解雨臣放下手里的酒,打开手机就看到一条短信:“臭小子,给你一天时间,马上***回来。”



发短信的人备注是二叔。



解雨臣秒懂,狐狸般的笑了笑:“我说你从比赛完回来就跟丧偶似的,原来是老爷子下达最后通牒了呀。”



吴邪在家里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是吴家一根独苗,家里的人就对他纵容了些。平时不务正业,想干嘛干嘛,连他父亲都管不住。



但,凡事都得有个例外,整个吴家,对吴邪最严厉而吴邪又最怕的人,就是他二叔。



“不是我说你,你都光明正大的上了电视,出尽了风头,谁不知道你在帝都啊。你都跑出来这么久了,这都到家门口了不回去看看,这不是找你二叔削你啊。”解雨臣把手里又给扔回去,说的有些幸灾乐祸。

吴邪慢悠悠的坐起来,揉揉头发。

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皮肤白皙,五官俊美,无端端的给人一种温和如玉的感觉。很难想象这样一张脸居然长在一个男人脸上。

但只有解雨臣知道,这个人在某些时候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润无害啊。毕竟,一个爱玩枪的男人,会有多无害。



吴邪打个哈欠:“花儿,你不知道,如果我回去面对的不是二十四小时轮番轰炸的逼亲说辞,和长篇大论的说教,我会乐意回去。”





“谁叫你们吴家就你一枝独秀,不逼你逼谁,老人家的心思,咱得体谅。”

吴邪今年二十有六,又是家里唯一个独苗,二十六都不带个女朋友回家,谁都想不通啊。



吴邪朝他竖了一个中指。



解雨臣就当没看见他这个伤风败俗的手势,给吴邪倒了一杯红酒递过去。



吴邪接过去一口就喝掉,完全没有一点喝红酒该有的优雅。真是白瞎了那样一张有教养的脸那。



解雨臣是个完美主义着,像吴邪这样行为完全跟长相相反的人,解雨臣表示已经多次绝交未果了,因为这人的脸皮跟他的行为成正比。



非常嫌弃的接过吴邪递过来的杯子又给他倒了一杯。



看到吴邪的手,解雨臣突然想到什么,笑了笑:“这么好看的一双手不去弹钢琴居然去玩枪,真是暴殄天物。”



“你长的这么妖孽,怎么不去为人民服务一下,我相信你会拯救大把少男少女的心,你却在这虚度光阴,岂不是更暴殄天物。”



解雨臣的大脑自动过滤掉吴邪的话,吴家跟霍家是世交,俩人打小玩的好,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上学那会两个人就因为说对方漂亮,大打出手,后来吴邪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解雨花。在解雨臣怎么反抗下这个外号都伴随了他往后所有的上学时光,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我说吴邪,你这么怕你二叔,要是他知道你三叔拐了你去搞医学研究,他会不会吃了你的心都有。”



“我估计到时候他想吃的应该会是我三叔而不是我,况且我本身就是学医的。我做医药研究也是为了救人对不对,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二叔还没那么迂腐。”吴邪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吴邪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他们所做的研究,还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



“最好如你所想。”解雨臣话里有话。其实吴邪和解雨臣这也多年的好哥们, 他明白他的意思。

想到这里喝酒突然没了兴致,吴邪站起来拍拍衣服:“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儿。”



“哎,你就这么走了,主角都不在,开个屁的patry啊。”解雨臣看着那个准备留下烂摊子说走就走的人很不爽。



吴邪没回头,摆摆手,留给解雨臣一个背影。



第二天一早,吴邪站在吴家大门口的时候,心里还在纠结。一想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他就觉得头疼,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这个念头,直到吴邪坐在大厅里,面对着对面一家子人越发的深刻。



对面父亲吴一穷同老妈坐在一边,时不时抬头偷瞄一眼他。二叔就正好坐在吴邪对面,光明正大的盯着他。这么多年练出来的坐怀不乱不是白练的,其实说白了就是虚张声势,这局势,谁先开口说话谁就输。



这也是吴邪这么多年跟他二叔斗智斗勇累计出来的经验之谈。至于他爸妈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谈了,因为对付他老爸,只要拿下他老妈就行。



还好,他三叔不在,这是吴邪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他三叔一年365天,最多一个星期在家那就已经是奇迹了。



吴家是百年的大家族,在帝都算数一数二的势力与财力。到但吴家的人口并不多。

照说吴邪父亲那辈再不济也有三兄弟,不应该只有吴邪这一个独苗。可是吴家三兄弟个个性格不一,老大吴一穷从商,只有吴邪一个儿子。老二吴二白从政,五十多岁了也没结个婚,没孩子。至于老三吴三省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追陈家的女儿追了快十年,因为他性格飘忽不定所以到现在也没个所以然的。

三兄弟谁也不过问谁在干什么,就拿他老爸从商看来,估计他二叔连他老爸从商是从哪方面的商都不知道。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从不过问对方的事。



解雨臣曾经说过,这也是为什么你们吴家在外人看来坚不可摧的原因了,因为谁都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家人最好的,所以啊,不干涉,但也护短呀。



当初吴邪的父亲选择了经商,他二叔果断选择了从政,你要说吴邪老爸在商场这么多年走的稳稳当当的,后面就没个想使绊子的?多少人看着吴家的二爷是军政界的一把手,那就是想耍什么阴谋诡计,那也得掂量着来。



吴家这三兄弟似乎犯太岁,从老大吴一穷以后,俩兄弟都没孩子。吴家就只剩吴邪这么一个独苗。一大家子的人都盼着他赶紧结婚,毕竟谁还不想抱孙子啊,急啊!



吴邪气定神闲的坐着慢慢悠悠的喝着茶,敌不动,我不动。



吴一穷使劲儿给吴二白眨眼睛,眼睛都快抽筋儿了。

吴二白也脑突突的疼,这货他*妈*的,到底是谁儿子。



半晌,在吴一穷眼睛彻底抽筋之前,开口了:“回来了!”吴二白淡淡的说了句,不自觉的带上了军人的威严。



吴邪一看这局势,得,老爹老妈估计在自己这是不敢出息一回了,还是得二叔上。



他笑咪咪的看着他二叔:“回来了二叔。”



“既然回来了,明天去跟霍家小姐见个面,把你们的婚事给定了,我跟你爸你妈,你三叔就都可以安稳过个年了”。



“是啊,小邪,你看你一出去就是这么长时间,你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生个孩子,不要你带,妈帮你带。”吴妈妈适时的插了一句。



“……”该来的还是来了。



吴邪沉默了一会儿又笑咪咪的样儿:“知道了二叔,那没什么事儿,我先去睡会。”



吴二白看着自家外甥无害的脸额角一抽。他接着的长篇大论已经在嘴边了,这死小子不按常理出牌,不知道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可那也没办法,人家这么爽快答应了,他还能说什么?



“好好好,那我安排个时间,你们见一面,反正你们小时候也见过的,拉出来商量商量婚期就行了。你这么一大早赶回来一定累了,去楼上睡会,去吧。”吴妈妈一听儿子答应了,瞬间就乐了。



吴邪冲自己爸妈打了声招呼就回了房间。



把自己摔在床上,长长舒一口气。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他才不会真的去见什么霍家小姐。



吴霍两家是世交,但他从七岁以后就在也没见过霍秀秀了,这跟包办婚姻没啥两样。



吴邪悲哀的想着,我吴小爷难不成要沦为资产阶级的玩物了嘛?



当然不可能。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吴邪就搭了最早的航班飞往阿根廷。



他不会坐等天亮然后过完自己最后一天的单身生活去订婚,那是自掘坟墓。当然,他已经预想到他二叔今早看不到他会是个什么情形,估计想活埋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之所以决定往国外跑是因为,他二叔要想知道他的位置太简单了。要找到他那就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跑越远越好,跑到他二叔势力范围之外。

下了飞机,吴邪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明媚的阳光,碧海蓝天。要多爽有多爽。

享受着阳光,沙滩,美女,多美好。

在酒店前台拿到房卡后,吴邪拿着行李等电梯的时候。

后面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吴邪转头一看。迎面走过来三个人,全身黑,最前面的是个亚洲人,在后面的两个美洲人身材高大挺拔的对比下,那个亚洲人显的有些较小。后面的两个美洲人眼神警惕的盯着前面的男人,后者表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情感,不得不说一句的是,那个男人很帅。

看前台那些女人欣赏的目光就知道。

三个人在吴邪身后进了电梯,吴邪按了楼层,一只皮肤黝黑强壮的手越过他的肩膀也按了楼层。

电梯本身很大,但因为四个大男人占地面积有些大,那个亚洲男人刚好站在吴邪前面,吴邪才发现,这个亚洲的男人的双手被手铐铐在身后,因为一开始面对着也没注意到。

难不成这男人犯了什么事,被抓起来了,恐怖分子什么的。

吴邪心里范嘀咕,但表面什么都看不出来,总觉得电梯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其他两个美洲人带着调笑眼神时不时往吴邪身上扫过去,尤其是腰部以下的位置。

吴邪属于那种看上文弱身材纤细易推倒,又长了一张无害白净的脸,即使他本身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但依然拯救不了他浑身散发着柔弱美人的气质。

两个人的目光太强烈,让他有一种被视奸的感觉。

妈的,死基佬。

而吴邪身边的这人,身上气势太足,无形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吴邪默默的往旁边挪了几步,想减低身边人的低气压。

刚挪了半步,电梯叮的一声,然后点电梯门开了,吴邪自动挪开让路,心里祈祷,赶快给劳资下去吧。

那男人顿了一秒,迈开步子两步跨了出去,后面两个大汉对着吴邪吹了个口哨也跟着垮了出去,吴邪在心里冷着脸看着两个大汉也出去了。

而就在吴邪松口气的同时,就听到外面传来打沙包的声音,几乎就在电梯门要合上的一瞬间,一只脚伸了进来,电梯感应后自动打开。吴邪就看到那个亚洲男人闪身进来,用手肘按着电梯合上了,这一系列几乎就发生在几秒之内。

快到吴邪没反应过来。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1:10:00 发布在 瓶邪
吴邪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男人,那两个比他高达的彪形大汉就这么在几秒内被他撂倒了?

不等吴邪多想,电梯门又开了。吴邪收回打量的眼神,提着行李跨出电梯,反正跟他没关系,他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

就在吴邪跨出电梯的一瞬间,一双修长的腿跟在他身后跨了出来,吴邪心里咯噔了一下,擦,什么情况?

吴邪加快了步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把男人甩在后面一节。直到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吴邪掏出房卡,打开门要进入的时候。猛的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一撞,整个人就摔进房间里,接着就听见一声关门的声音。

吴邪爬起来,火蹭的就上来了,站起来,冲着男人一脚踢出,没有错过男人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男人的速度很快,接连躲开了吴邪的拳头。一下没打到,吴邪有些懊恼。又飞起一脚,男人轻松的人影一闪就几乎到了吴邪面前,肩膀发力,吴邪只感觉整个肩膀一嘛,人就飞出去几米,还好后面是床,否则他骨头都要散架了。

这个男人,绝对是个练家子,他二叔是军人,所以从小还是调教过吴邪。但面前这个男人,他绝对打不过。,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吴邪站起来警惕的看着这个男人。

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张起灵时的情形,当他们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吴邪才真实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压迫感,感觉身上每个毛孔都被惊动了。

他穿鞋黑色的t恤,黑色的裤子,一双黑色的靴子,浑身散发着属于男人的荷尔蒙。目测应该和他差不多高,一米八几的个子,全身都包裹在黑暗里,黑衣遮不住他一身完美的肌肉。黑色的眸子深不见底,像一汪深潭,直直看着吴邪,却不带任何情绪,淡漠的让人心慌。

和这个人比起来,他简直就是小儿科。

在这诡异的沉默对视了不知道多久后,面前的男人突然动了,身体以一种奇怪诡异的姿势萎缩着,然后他看到本来被铐在身后的手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抽出来了。

我擦嘞,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锁骨功?

男人好似把吴邪当空气一样,随意的把手铐扔在地上,走到门边,耳朵贴着似乎在听什么。

吴邪终于怒了,把他当空气啊,真是叔可忍,婶都不能忍:“Who are you,Immediately, go out of my room。”

男人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吴邪火了,刚要开口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用纯正的普通话说了一句:“安静点。”

哟,居然还是个中国人,但吴邪一点也没有因为在异国他乡碰到同胞的亲切感。

“我不管你是谁,要干嘛,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的房间出去,不然,我要叫保安了。”吴邪拿起床头的电话威胁似的摇了摇,说这就拨通了。

电话嘟嘟了两声就被接起“Hello, what can I ……”

电话里的女声还没说完,一连串忙音就传了过来。一只修长的手直接按掉了电话,一把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吴邪的脑袋。吴邪最大的爱好就是射击,对枪当然了解,这男人手里的沙漠之鹰可是货真价实的。

这么近的距离开枪,他的脑袋会开出灿烂的花朵的。除非他不想活了,否则他还是不要动的好。

吴邪默默的放下手机,想,他今年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什么破事都让他碰到了。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1 21:16:00 发布在 瓶邪
……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1:20:00 发布在 瓶邪
这里,也发不上……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1:20:00 发布在 瓶邪
……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1:37:00 发布在 瓶邪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3:49:00 发布在 瓶邪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3:49:00 发布在 瓶邪
字发不上来,所以发图片了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2 13:50:00 发布在 瓶邪
03

张起灵过了好一会才说:“吴邪,26岁,射击冠军,也是法国著名的生物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年纪最轻的医学博士,曾经在医学方面有过很大的研究成果。”

“你们调查我?不过调查工作做的不错,然后 呢?”吴邪眼睛眯了眯,他听后并不意外,他又没有刻意隐瞒这些资料,这些东西随便调查都有,不稀奇。

只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吴邪在意了。

“而且你也参与了A gift.的研究。”吴邪听完忽然明白了。

A gift,恩赐。三叔给那个研究起的名字。他觉得,这样完美的研究绝对是上天的恩赐。

“所以刚才酒店那伙人跟炸研究所的是一伙人?”

“嗯。”

吴邪明白了,刚才那伙人是冲着他来的,只是这些人是什么人,他无从得知。他现在在阿根廷好像能相信的人只有这个闷油瓶子了。因为这个人至少是三叔找来的,他相信三叔不会骗他。

想起那个实验研究,吴邪曾经在他三叔的威逼利诱下,参与了一部分研究。


他记得,他三叔研究的是一种新型的抗生剂。它可以让身体的细胞免疫达到完全强化,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活化细胞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让人身体抵抗一切病毒,甚至是可以抵抗目前为止所有生物医学家已经研究出来的毒气和神经毒素,它完全可以抵抗。活化身体细胞,达到再生,强化身体机构,可以让人的身体一直处于巅峰的完美状态。

可以称得上是生物医学奇迹,但是这个实验还有最后一个重要的因素。这个抗生剂虽然完全可以达到这个完美的效果,但是它的副作用非常的大。在没有经过试验之前,吴邪就能推断出他的副作用了。因为它大量的活化细胞,也就导致血细胞大量减少,血小板低下,就会凝血功能障碍,而这种障碍,是正常凝血功能障碍的十倍左右,随时会发生血崩的情况,正常人,哪怕是身体再健康的人,都有可能在注射了这个的情况下24小时内,皮下组织的血小板崩溃,血崩而死。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可以研制出制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有少部分的人能在注射了A gift后,他能融合这种药物,但也不可能预知他会怎样的改变人体的细胞,发生其他的副作用。

还有其他不可避免的因素存在,风险太大,而且吴邪花了大量的时间,也没有找到能控制这种情况发生的办法。

所以他当时阻止了他三叔继续研究,拒绝他三叔的请求转而回了国,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实验室被炸了。难道说在他走后三叔并没有放弃研究?而被一些人知道了三叔的研究。那这伙人的目的是要摧毁研究成果么?还是说恰恰相反,他们想要的就是实验成果?

显然原因是后,他想他明白那些人找他的目的了。他当时离开的时候把他自己的那部分研究成果笔记一并带走了,因为他知道三叔没有他的那部分研究笔记,是绝对研究不下去的。

“他们要的是实验笔记?”吴邪问。

张起灵点点头。

“你能确定我三叔是安全的么?”

张起灵继续点头。

吴邪很无力,三叔怎么就找了这么个货,长得帅又怎么样,身手好又怎么样,***闷葫芦一个,三棍打不出个屁。

不过,吴邪真的并不是很担心他三叔。吴三省是出了名的果断狠辣,既然三叔会让这个闷油瓶来救自己,那么就说明他早有准备,肯定提前就留了后手了。他现在反而比较担心自己啊。

真是前途堪忧啊,不过,吴邪突然觉得有些兴奋。心底的不安分因子开始作祟了。

被追杀神马的,有点刺激啊。

这个念头一上来,吴邪反而不到心里,反正他三叔神通广大,老天爷不收他。

当下就往沙发里一窝,懒懒的说了句:“我饿了。”这个时候,肚子很配合的发出了“咕噜……”的声音,

吴邪丝毫不觉得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从下了飞机,就来了一场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被这人捏晕后醒来一直到现在,整整一天没吃东西。

既然把本大爷这尊佛请来了,就好好伺候着吧,请神容易送神难哟。

张起灵也没说什么站起来出去了,半个小时后又回来,端了一碗面回来。

吴邪也不嫌弃,接过埋头就吃了起来。


然后就出现了陈卓看到的如下的画面,一推开门,伴随着一股老坛酸菜牛肉面的味道,陈卓看着房间里头的两个人,愣了住了。

只见人一个埋头吃面,一个坐在旁边发呆。有时候那人吃的急了,就看见他们老大默默的抽出张纸递过去,然后另一个默默的接过。

陈卓表示,是我的错觉咩?怎么感觉还挺那啥,温馨?

说好的第一次见面,怎么整的跟人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7 21:18:00 发布在 瓶邪
说好的第一次见面,怎么整的跟认识十多年了一样。

吴邪很快就解决了一碗面。

抬头就说:“看够了么?”

陈卓才反应过来,干咳了一声:“老大,他们行动了。”

“嗯。”张起灵点头,站了起来,看了吴邪一眼说:“走吧。”

“去哪里?”吴邪奇怪。

“拿你的实验记录,你的那份实验成果是他们的头号目标。”

吴邪知道他的意思,他今天才到的阿根廷,前脚下飞机,后脚就被人跟到了酒店,那些人找她最大的目的就是他的实验记录了吧。

但是……

吴邪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可以相信么。

张起灵,很特别的名字,为什么要叫起灵,太不吉利了不是么?不仅名字怪,人也怪。而且来历不明,这些人叫他老大,他又怎么知道这些人不是另一批想要实验记录的人,

一眼就看穿了吴邪的想法,张起灵淡淡的说:“你觉得你三叔会害你?”

吴邪一点也没有被别人看穿心里的窘迫感:“我怎么知道那短信的真假?而且,你的身份又是什么?”

张起灵黑色的眸子暗了一下,走过去低着头与吴邪平视,两个人靠的很近,吴邪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呼吸都打在他脸上了,只听他说:“你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你一个人离不开阿根廷。”

直接忽略了吴邪的问题,周身的气势压人。

“这么有把握?”

“可以把你丢出去试试,不出十分钟你就会被几十把机关枪顶着脑袋。”


吴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深不见底的黑眸,沉默着。

过了很久,陈卓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火药十足,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被宠坏的二世祖居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身上的气势突然强了起来。

“ok,那就走吧。”一时间,吴邪又恢复了那种温顺的感觉,像只无害的小猫,那种凌厉的感觉仿佛只是错觉。

张起灵直起身走了出去,跟陈卓说了一句:“准备一下,去非洲。”

一路上,张起灵油门踩到底,往机场去,
直到坐在飞机上,吴邪都还有种恍惚的感觉。好好的旅游咋就变成大逃亡了。


看看坐在一边呆着眼罩呼吸平缓的某人,吴邪问:“你说,那伙人要这个研究的目的是什么?”吴邪知道他没睡着。

过了很久,张起灵都没有回答,他以为人真的睡了,就听到那人独特的清冷的嗓音说:“医药军事研究。”

吴邪一听,心里一惊,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种研究如果用做军事,它的确是可以抵抗任何毒气和神经毒素,而且能快速的使细胞再生,那就相当于拥有了一支随时带着复活甲的超级军队。

他并不想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是会祸害到很多人的生化武器。

吴邪并不知道,从搭上这架巨大的铁鸟开始,他的人生就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07 21:19:00 发布在 瓶邪
可能又会更的慢了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13 22:30:00 发布在 瓶邪
0.4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to the flight, the outdoor temperature is……”

到达非洲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吴邪无聊的坐在机场大厅的椅子上,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那个修长的神影。

那个人从下了飞机以后一直在打电话,看看手表,那人已经快打了半个多小时了,到底是在跟谁打电话。

吴邪试图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奈何那人的表情从吴邪见他第一眼开始都是那副样子,波澜不惊,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出现一点情绪。

不对,不应该是冰山,这简直就是一面瘫。难不成这俩货其实整过容来着,一笑脸上就会崩开?

正想的好笑,面前突然一张脸放大在眼前,吴邪吓了一跳,一看才看到是一个纯正的外国佬,黑黝黝的皮肤发亮。

“Hi, beauty, are you an oriental? Can you tell me your name?”

被叫做美人,吴邪额头青筋一跳,美你妹啊,你全家都美。

见吴邪不说话,黑人又说:“I have a swimming pool party in my private villa in the evening, and I invite you.”

这煤球佬不会把他当作gay了吧,爷可是全身360度无死角的直男,靠。

吴邪正要开口,就看到张起灵已经往这边走过来了。

并且,某人的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啊,难道是他三叔怎么了?

张起灵走过来,对着电话里喋喋不休的人说了一句:“继续查。”说完就挂了电话,大步走了过来。

黑人小哥见吴邪一直不说话,就伸手想拍怕他的肩膀。手腕一痛,抬头去看,就看到又一个东方男人站在他身后,黑色的眸子里尽是冷意思,就看到那轻启薄唇:“fu.ck off。”

黑人正想发火,可在接触到张起灵冷咧的眼神的时候,吓得一个激灵。那种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物,直觉告诉他,这个东方人并不好惹,只能甩着手离开了。

吴邪从他过来的时候就决定看好戏了,翘着腿笑到:“怎么,不会真爱上小爷,吃醋了?”

张起灵显然不想理会吴邪的调侃,淡淡的说:“你在非洲的房子被盗窃了。”

吴邪也没了玩闹的心思,脸色沉了下来,这些人速度可真快,站起身:“那我们也要赶快了,走吧。”

吴邪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街道,非洲对外的印象一像是那种充满了贫穷、疾病、暴力、饥饿,这一系列的代名词,都昭示着这个国家的冷漠与无情。

曾经为了帮助他三叔的实验,吴邪在这里呆过两年。

他亲眼见证过这里的暴力,但不得不说,非洲这个国家,也代表了自由。因为受到专制统治和殖民主义的影响,使得非洲特别的平穷,也因此,在这里有权有势的人,就可以独霸一方。

吴邪和张起灵到他的房子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是他三叔的,不过从没见她三叔回来住过。

他们到的时候,四周都是围在篝火边喝酒跳舞的人群,看上去非常的暇意,房东Amanda是个和蔼的美国妇人,看到吴邪回来非常热情的就抱了上去:“噢,No evil.你回来了?”


“很高兴再见到你Amand阿姨!”吴邪吻了吻Amanda的脸,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噢,No evil.,你的房间遭殃了,我去看了一下,东西都被砸坏了,到底是什么**干的,你是不是招惹上什么人了?”

“谢谢Amanda,先不管那个,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你叫他……”说到这,吴邪顿了一下,想到什么就说“叫他Kylin张就行了。

听到这,张起灵眸子暗了一下,始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倒是阿曼达太太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好不容易摆脱阿曼达‘热情’的招呼,两个人才到了房间。

一进门,吴邪就被龙卷风过境般的房间吓到了。


几乎所有地方都被动过,房间像是被暴风雨洗礼了一般:“实验记录。”张起灵淡淡的提醒着。

“别着急啊。”吴邪随手把行李往地上一扔,走到酒柜的面前开了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止优雅的喝了一口。

“真感谢他们没有砸了我的酒,这些酒可都是我的珍藏,你要不要来一杯?”

张起灵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不发一语。

“好吧,说正事。”

吴邪说完,表情有些无奈的放下酒杯,手好似随意的往酒柜上的某个点轻轻一按。整个酒柜反转,从酒柜内层翻出了一层钢板,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张起灵眸子一沉,身影还没动作,暗格里的东西已经到了吴邪的手里,那是一把左轮枪,枪身是银白色,比普通的枪要长。

吴邪握着那把枪,枪口正对准了张起灵。

“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吴邪虽然对三叔的那条短信其实还存在疑惑,光凭一条短信就能让他相信,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而且这人背后的势力似乎不小,能准确知道那伙人的行踪,那证明他一定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31 10:45:00 发布在 瓶邪
更不上……

张起灵要抱抱2018-01-31 15:54:00 发布在 瓶邪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淡定好似没看到那把枪一样。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过了好一会儿,吴邪手都举酸了,才听那人清冷的声音说道。

看着那人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看着他,吴邪突然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我虽然叫吴邪,可我不天真。”

半天,也没在听到这人再说一句话,吴邪撇撇嘴,真没意思,这人完全就是个呆子,哪怕给点其他的反应也好啊。不过,他知道,就算他真的开枪,这人估计也不会开口的。想到这里,吴邪就觉得更没意思了,随意把把枪往柜上一扔。

端起酒杯,把被子里的酒喝完转身往浴室走去。

“我去洗个澡,你把房间收拾一下。”

吴邪就这么堂而皇之边走边把外套脱下来随意扔在呃……一堆废墟里。

张起灵:“……”

这话题是怎么转的这么快的?

就看吴邪临进浴室前转过头来说了一句:“顺便点个外卖。”

看着前一秒还用枪指着自己,下一秒就悠然自得的叫他收房间的人,张起灵愣了一秒钟,深切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无语。

吴邪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客厅被收拾好了,那人坐在沙发上,拿着他刚才的那把枪在看。

吴邪擦着头发:“W M586型左轮枪,美国生产,口径大概在10mm,全长,重量1140g,可以装6发子弹,我把枪身稍微改长了一点,这样更好看。”

张起灵转头就看见吴邪站在他身后,全身上下只在下身围了条浴巾,肤白,腰细,翘臀,大长腿,居然也可以用来形容男人,再配上那张脸……

张起灵收回目光:“穿衣服去。”

吴邪一愣,心想,你这一副劳资是暴露狂的口气是怎么回事,这他.妈是我家。刚要说话,门铃就响了。

吴邪刚要去开门,就听到某人说。

“我来。”

不等吴邪迈出步子,张起灵就先一步去开门了,吴邪懒得理他,回房穿衣服去了。

来人是送外卖的,等张起灵把外卖摆好,吴邪刚好从房间里出来,俩人吃了饭就出了门。

吴邪当然不会把实验记录放在家里,不是因为怕丢,而是当时吴邪根本没把这个资料放在心上,也不觉得是很重要的事情。

他当时从他三叔哪里出来只是把实验记录拷贝在硬盘里,销毁了原记录。

后来他也没放在心上,那个硬盘里还保存了几个游戏的备份,几个月前有朋友问他借,他随手就给借出去了,完全忘了还有这一茬。

俩人出门直奔他朋友家,一路上吴邪打了许多电话,对方都没接。

到了地儿,张起灵就看到那是一家酒吧,从外边看,规模应该不是很大。

在外面就能听到那震耳的音乐,两个人走进去,入眼的就是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五彩的灯光,舞台上火辣身材的美女拼命扭动着她们的腰肢,尽情取悦着台下那一双双发绿的眼睛。

吴邪有些讨厌这样嘈杂的地方,角落里甚至有的已经开始真枪实弹的上演了限制级,甚至看到了两个男的。

对于像非洲这样性爱简直堪比家常便饭的国家来说,这种场面,简直再正常不过。

张起灵跟在吴邪后面,两个相貌出色身材修长的人从进酒吧开始,就不知道有多少双美女的眼睛盯盯着他们了,当然也不缺乏男性。毕竟在这种肌肉男承托下,他们显得格外的“肤白貌美”。

时不时的有美女冲他们吹口哨,都被俩人无视掉了。

拐过一个走廊,里面是一个独立的包间,推开包间的门,就听到一个声音粗狂的大嗓门:“想当年,你胖爷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胖爷三年前拳打恐怖分子的时候,一个打几十个,嗖嗖的穿梭在枪林弹雨里,***了,那……”

“请把**还给牛,牛也需要性生活。”吴邪靠在门上,抱着手,笑眯眯的看着吹的口水满天飞的人。

包间里的人搂着三个美女,正吹的起劲呢,咋一被人打断,抬起头正要骂,一看来人,愣了一秒:“我靠,天真同志?你今儿怎么有空来视察人民生活?”

“胖爷,这两个帅哥是谁啊,一起来玩玩嘛。”说着还不忘抛个媚眼,蹩脚的中文让吴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去去去,我们的吴大美人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嚣想的么,都走都走。”

“切~”几个女的扭着腰走了。

“我说你日子过得滋润啊。”吴邪没坐沙发上,那里女人的香水味熏的他难受。


胖子上来就在吴邪肩膀上来了那么一下“你小子一走那么长时间到底谁过得比较滋润啊。”

张起灵要抱抱2018-02-18 19:45:00 发布在 瓶邪
每个人的人生中除了会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还得有一个除了会给你找事,还经常一起偷**狗的狐朋狗友。

如果说解雨臣是这个发小的话,那么胖子就是这个狐朋狗友,虽然吴邪并不认为他们做过什么偷**狗的事。

当初吴邪一个三好青年被他三叔拐来非洲之后,就碰到了胖子,在胖子看来,虽然吴邪是官二代富二代集一身的公子哥,却一点也没有二世祖该有的高傲跋扈,胖子却觉得吴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气质,一种什么气质呢?

一种高岭之花与天真无邪混合在一起的气质,


后来深交之后发现,这哪是高岭之花啊,这简直是白莲花里的黑心莲花,黑的透心凉啊,总是笑眯眯的把人往死里整。

“唉,这帅哥谁啊?这以后要是往我酒吧里这么一杵,那我生意不爆满啊!”

胖子指着张起灵问吴邪,他声音不小,整个包间都听得到,张起灵充耳不闻,靠在一边的墙上闭目养神。

吴邪一阵无语,这套路怎么那么熟悉呢?想当初,胖子好像也这么对他说过吧。

“滚边去!劳资来找你有正经事。”

“难道说你以前找我都不是正经事。”如果泡吧找妹算正经事的话。

吴邪懒得和他耍嘴皮子“我上次给你的那个硬盘还在你那么?给我。”

胖子乐了:“这就是你说的正经事儿?”

“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麻利的拿来。”

看吴邪的表情不像是再开玩笑,胖子才正经说道:“你要那玩意干啥,惦记你那几个破游戏?现在***过时了,你还挺稀罕。”

“你不懂,爷这叫念旧,别废话,在哪儿呢?”吴邪没男的多耐心,拿到那破东西,他第一件事就是弄碎它,看谁还来抢,害得他白白浪费了这几天不说,还让他碰上个煞星,打又打不过,甩又甩不掉。

“不知道……”胖子刚说完这三个字,接触到吴邪显着杀人般的目光,硬生生改了口:“是不可能的,在我家呢,东西有点多,我要找找。”

张起灵却突然说:“来不及了,走,现在去你家。”

虽然认识的时间短,吴邪却是很少能在这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其他表情。

看他脸色微沉,说完看了眼两人,就跟了出去。

吴邪起身追出去,刚走到转角处,就听到一声枪响,尖叫声几乎是同时炸响在耳边。

吴邪一下顿住了,什么情况?难道那些人这么快就知道他们的行踪了?

加快脚步,冲出去,还不等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眼前一个黑影闪过,脸就挨了一拳。吴邪懵了一秒,抬头看去,那是一个美国人,手里拿着一把美式最新型的机枪,满脸煞气的就要接着扑上来。

张起灵要抱抱2018-02-18 19:47: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