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回归(古代 纯父子 训诫)

楼主:潜有生 字数:56641字 评论数:10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潇湘溪苑】【原创】回归(古代 纯父子 训诫)

潜有生2018-12-13 10: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次写,好紧张QAQ,希望能写下来,我自己构思了好久来着,文笔不好,见谅

潜有生2018-12-13 10: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楔子
“皇上,皇宫上上下下都找过了,没有皇子殿下的踪迹。”侍卫统领跪在华殿下战战兢兢地说。

“砰----”龙座上一身明黄龙袍的人摔下了一个玉盏。一双眸里难掩着急之情:“找,接着找,翻遍天下也得给朕找回来!”到底是谁从朕眼皮底下把筠儿劫走了,朕不会放过他。

“是。”

看着下属急匆匆退出去,尉迟源揉了揉太阳穴,从龙座上站了起来。想到自己还不到四岁的独子,心中又难免有些愧疚,明明是朝廷纷争,却把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卷进来。

“唉……”万千情绪汇集在这一个字上,华丽的宫殿此时也悲凉了不少。

筠儿,你在哪?

潜有生2018-12-13 10: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诶,说一下大概吧,我不太会写朝廷斗争,我也不知道为啥把主角定在了皇宫内但是,既然写了,那,就在把把他弄出去好了,我预计有很大一部分情节是发生在江湖上的~

潜有生2018-12-13 10: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十四年后。

夜寂明一袭玄衣,坐在一汪湖旁边,同样暗黑的面具遮住了俊美的脸庞。他望了望清澈见底的湖水,有些怅然:这大概是这教中最纯净的景了吧。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他两年前初登魔教教主之位时偶然听到的话。父皇还没放弃寻找他,他却觉得自己没脸回去了。在暗营十几年的生活使他已经习惯了用残忍暴力解决问题。他也觉得这样似乎不对,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企图杀了他,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这样的儿子,怕是没有父亲喜欢吧。夜寂明无声地叹了口气。

“在想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夜寂明定了定神,回过头对着身旁的女子温柔一笑,“没什么,你怎么出来了?”

“房间里太闷了,出来逛逛。”欣儿耸了耸肩,小声在夜寂明耳边问到:“不会是在想你……父皇吧?”

夜寂明挑了挑眉,没有搭话。

“呐,我想去外面走走,听说这两日宣城在开武林大会,我想去看看~你陪我去!”欣儿看着夜寂明失落的样子,决定陪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出去逛逛,散散心。

“我陪你?就我这教主的身份,出去找架打?”夜寂明冷笑一声,眼神也随之清冷了起来,配上他有些吓人的面具,倒是露出了几分魔教教主应有的气场。

“诶呀,又没人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夜寂明你去不去!?!”我好心帮你,狗咬路洞宾!

“去!去!但提前说好了,我们只远远地看!”他向来拿欣儿没辙,很配合地缴了枪。

于是,欣儿和“乔装打扮”后的夜寂明在一日之后携手出现在了武林高手聚集的宣城。多年以后,每当他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很幸运,若是那天他没有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怂得不敢去见父亲的煎熬中度过多少年。

潜有生2018-12-13 12: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等到夜寂明出手十分阔绰地挤掉了前面已经预定上房间的客人成功在宣城最大的客栈歇下脚的时候,比武大赛已经开始了。

等到夜寂明和欣儿走到赛场附近的时候……嗯,为什么是附近呢,因为人太多了,根本靠近不了啊!

夜寂明满脸黑线地看着前面的人海,努力克制自己掉头就走的欲望。“欣儿……”

“往前挤一挤啦!”欣儿一脸兴奋,弄得夜寂明不想扫她的兴。

当夜寂明被挤得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两人终于靠近了比武台。说是靠近,也没有多近,比舞台旁边是不允许平民百姓和江湖小喽喽靠近的,一是怕各门派的高手不小心用内力震伤了这些吃瓜群众,二来,为了防止有人暗中操作,做一些不利于比赛的公平性和坐在高台上的各门派掌门的事情。

不过这么远的距离对于夜寂明来说不算什么事,他基本没读过什么书,视力一级棒。他扫了一眼台子上的两人,嗯,水平都不咋样,没啥可看的,转而又去往高位上看。

高台上各门派掌门一个个都趾高气昂的,穿着华丽的衣服,有的悠闲地吃着手边的水果,有的对着台子上的选手指手画脚,有的……等等,那是谁?

坐在高台的人夜寂明基本都见过,还跟其中一些打过架,可是坐在场边上的那个人,他不知道是谁,叫不出名字,奇怪之余还莫名有一丝不安,他觉得那个人好熟悉。

“诶呀,还是看不见,咱们再往前一点点,到栏杆那里去吧!”欣儿踮着脚尖也不太看的见。

夜寂明叹了口气,直接将欣儿抱了起来。“让一让”没有温度的声音让站在他们的人打了个寒颤,自动推开,于是夜寂明很快到达了栏杆旁,把欣儿放下来。

这下欣儿看得到了,兴高采烈地喊加油,旁边的夜寂明突然想假装不认识她。

这也看的这么起劲?拜托,连我一半都不如好吧!夜寂明对眼前的女人嗤之以鼻了一番之后,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高台……

?!?!?!!?!

夜寂明觉得自己是想爹想疯了,为啥那个人和自己印象中的父皇那么像?只是老了些。他想着想着,再一次灵魂出窍了。

这时,台上一人突然手一滑,手中的刀便向着欣儿飞了过来。夜寂明对于危险的警惕性在以前暗营中练得高的不能再高了,以至于灵魂还没归位,身体已经有所行动了,具体表现为,手抓白刃。

在血顺着胳膊往下流的时候,夜寂明才算真正反应过来,看着自己手中的刀,皱了皱眉,想着自己微服出行不能发作,撇下刀拉起欣儿就跑,留下一堆因为他手抓白刃而灵魂被震飞的人们。

潜有生2018-12-13 1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起名字真是一个麻烦事

潜有生2018-12-13 13: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台下的骚动自然是引起了高台上几人的注意,自然,包括那位让夜寂明灵魂出窍的灵渊阁阁主凌曌,他极为淡定地朝出事的方向看去,看着受伤的男孩拉着一个女孩跑走,有点纳闷,这个时候不应该赖着不走,宰个医药费什么的吗?

夜寂明要是知道害惨他的罪魁祸首是这样想的,估计他不想认这个爹了。

开玩笑,我夜寂明是这么爱耍赖的人吗?

事实证明,他是。

窜回了在客栈抢来的房间,夜寂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旁边欣儿难过的要哭了,觉得自己害了他。

将欣儿揽着安慰了一通之后,夜寂明又被拉出来逛街,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的。

于是,很碰巧的,在街上遇到了因为坐在不起眼的边边而可以顺利溜走的凌曌。

凌阁主向来讨厌这些乱七八糟的活动,刚刚在场上坐了一会他就觉得头痛,宛若上朝时底下大臣们的叽叽喳喳争个不停,不是宛若,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错,当朝皇帝尉迟源在江湖上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灵渊阁阁主。至于他为什么要建立这样一个身份呢,也有两个原因,一是皇宫里的生活太压抑了,他还不想未老先衰;二是想顺便整顿一下江湖的混乱景象。至于找儿子,他用尽了人力物力,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大臣下属都劝他放弃,再要一个也不迟,可自遇他后来妻子之后,他不想碰任何女人。他妻子再生下小筠儿之后,就去世了。他一直都很愧疚,妻子留给自己唯一的孩子,被他弄丢了。

在正面碰上凌曌之后,夜寂明更慌了,太像了,在他印象里父皇的身影和眼前这个人简直一模一样,自己日日夜夜思念了十几年的人,一定是他。就这样,夜寂明不由自主的看直了眼。

凌曌感受到夜寂明的目光,毫不心虚地看了回去,之后,他也愣了。这孩子怎么越看越像自己,不对,又不像,像……自己去世的妻子。眼睛像,鼻子也像。凌曌觉得自己想儿子想疯了,一定是这样。

凌曌心虚地把头转了回来,没弄清事实之前,他还不想弄出太多事来,万一乌龙了呢?凌曌抬脚刚准备走,灵敏的耳朵就捕捉到了夜寂明喃喃的一句:“父皇……”

夜寂明脑子已经不会转了,但是他这一声也小的出奇,在他旁边站着的欣儿都没听到。可是凌曌是什么人,江湖人称天下第一高手,其实坐在那台上的剩下几个掌门都是他的手下败将。所以这一声,凌曌听的真真切切。

潜有生2018-12-13 14: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夜寂明在脑子不会转的情况下看着凌曌朝他走了过来。

夜寂明在脑子不会转的情况下听见凌曌问他要不要上自己那喝杯茶。

夜寂明在脑子不会转的情况下答应了凌曌。

夜寂明在脑子不会转的情况下和凌曌回了房间。

之后,夜寂明的脑子上线了。!?!?!我的主人在我下线的时候都干了些啥?为啥我,坐在他旁边?!?!?!!

夜寂明噌的一下站起来,向坐在旁边的欣儿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接着收到了欣儿同样疑惑的目光,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你在干啥。

凌曌看着夜寂明的反应有点好笑,清清嗓子将夜寂明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我叫夜……”夜寂明突然尬住,面前的人还没说他是谁我咋连皇上都叫起来了?还有,夜什么夜啊!说夜寂明不是找死呢么?多说无益,夜寂明选择了乖乖站好,然后闭嘴。

一听皇上,原本有些紧张的欣儿立刻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安心地坐在旁边看戏。

“皇上?”凌曌一挑眉,有了几分逗他的心思“你见过皇上?”

“没有!”夜寂明第一反应就是反驳,之后转念一想,他肯定会问那为啥管他叫皇上,这个更难答了,继而改口,“呃,见过,在……在都城”也不算撒谎,他两年前确实偷偷翻宫墙进去看过一眼。然后夜寂明就带领魔教子弟与和魔教起了交易冲突的寒雪苑大战了一场,把寒雪苑杀了个片甲不留,一举成名,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

“哦,知道我是皇上的人,要么是我的人,要么都死了,知道么?”

“哦。”这种威胁对于夜寂明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他不知道怎么回,于是看似很随意实则很走心地回了一句。

凌曌一拳打在棉花上,很不爽地放弃了逗眼前这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儿子的念头,转而问“你,平常都做些什么?”

夜寂明很郁闷,怎么一开口问题都这么难回答啊?但某爹其实很冤枉,这些问题明明都很正常啊!是某傻儿子自己做贼心虚好不好?

和父亲对上的紧张感让夜寂明显得非常未经世事,扭扭捏捏地站在父亲面前,全身戾气都被收敛了。

“在面馆里打工。”夜寂明撒谎不打草稿。

“哪家面馆?”凌曌这句话是认真的,可是他不知道这个问题对于在自己面前紧张到手心冒汗的夜寂明来说有多么刁钻。

“呃……呃……您可能没听过,不是宣城的。”夜寂明想遁走了,哦,不对,他时刻都在想着遁走,他现在觉得自己必须遁走了。“那个,您看了一早上比赛也累了吧,我和欣儿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先告退了。”然后不等凌曌说话,就拉着欣儿飞速撤出了屋子。

屋外,欣儿叹气:“唉……太尴尬了吧,你们父子俩,我一个旁观者都替你们尴尬,这以后可怎么办啊?”夜寂明不理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一身的气场又回来了,眼神恢复以往的凌厉,只有身上的粗布衣服替他掩去了几分戾气。

屋内,凌曌心想:筠儿八成是在撒谎了,若真只是在面馆工作,我怎么可能找不到他。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潜有生2018-12-13 16: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章虽然我需要尴尬的气氛,但是,把我自己写得好尴尬是啥子鬼啊?

潜有生2018-12-13 16: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吧友反映曌字意义过于重大,所以此处给夜寂明的爹爹更名为凌羲,对这位吧友表示歉意后续如有问题,还请各位大大们斧正

潜有生2018-12-13 17: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某个怂儿子在从十几年未见的爹那里逃出来之后就不顾欣儿的阻拦,执意要回教里去。最后熬不住欣儿的死缠烂打决定先吃个饭。

夜寂明和欣儿在客栈二楼的角落里找了个位置,环顾四周,看到了在中间一桌坐着的凌羲,果断选择背对他坐。

可是这样一坐,坐出了事。

中间一桌所谓的武林好汉高声交谈着江湖中的事,不难避免谈到了魔教和魔教教主。其语言之难听,和各种各样的栽赃陷害令坐在那的夜寂明怒火中烧,全身散发出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将欣儿吓了一跳-----在欣儿面前夜寂明从来没有展现过他作为魔教教主的气场和手段。

这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引起了中间桌子上一人的注意,他转过身朝他感觉到危险的方向看去,这个背影,太熟悉了。三个月前这倒背影的主人派人闯进尚德门,杀了他无数弟子,几乎血洗了他半个门的人。而此举竟只因门中一人在他魔教手下青楼不小心杀死了一个小小妓女!

在危险的压迫与三个月前无助之感的促使下,他一把将桌子震裂,指着夜寂明道:“好你个夜寂明,竟然敢大庭广众之下来宣城,我今天就替我门中弟子报仇!”之后提剑冲了上去。

夜寂明反应很快,在那门主掀桌的一刻便将平日带着的面具重新带好了,并在他提剑冲上来的一刻抽出了藏在腰间的银鞭---银血,将那门主掀翻了去。

那门主挨了夜寂明一记重鞭,整个身子便砸在了旁边墙上,后又趴在地上吐血不止,而后不再动弹。竟然一击致命!

在看夜寂明,手中拿着标志着他教主身份的银血,脸上带着他特有的面具,面向中间一桌人,杀意之浓令旁边的客人分分逃窜。

“真是没想到,堂堂江湖正派,也在这里说三道四,搅乱是非!”夜寂明冷笑一声。手里的银血还淌这那门主的鲜血,一滴一滴,滴在二楼的木地板上。

凌羲坐在那,愣了片刻,刚刚那个未经世事的样子还在他脑海中,教主?眼前这个乖张的人和刚刚那个孩子是一个人?凌羲一时难以接受了自家儿子是魔教教主的事实,不过也怪不得刚刚那小子回答那么矛盾!转念又一想,觉得那小子是脑子抽了才会这会跑到这来。权衡之下,凌曌决定先不计较这件事,他觉得儿子打不过这么多人,现在还是救儿子要紧,于是,抢在其他几人之前,出手了。

潜有生2018-12-13 17: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一章估计就要拍啦!不是下一章就是下下章

潜有生2018-12-13 17: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看着动了身的凌羲,夜寂明整个身子都僵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就着实挨了凌羲一掌。那一掌威力不大,但仍打的夜寂明后退撞上了身后的墙。感受着来自胸口和后背的疼痛,夜寂明听到了凌羲的传音:往外跑!

这传音是用内力支撑的一种共震现象,通过共振达到传音的效果,出了发出和接收的人,其他人一般很难听得到,当然,内力高的人是有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听到两个内力稍低的人的传音的。

夜寂明立刻明白了,拉着欣儿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凌羲很满意地追了出去。其他几个掌门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平常从不爱出头的凌羲这次第一个冒出了头!什么情况?总之,当他们回过神打算帮忙的时候,他们已经跑远了……

话说夜寂明拉着欣儿跑了一段路便将她交给了自己的暗卫,想来若是他们追上来也不能连累欣儿,就自己运功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凌羲一路跟着他。

等夜寂明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已经跑到了宣城旁边的小山上。他慢慢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跟过来的凌羲,不知道该说什么,父亲肯定已经厌恶他了吧。

凌羲一路跟着他,脑子却在飞速旋转。夜寂明是他儿子,他儿子是魔教教主!想着之前他在江湖上听到的那些有关魔教教主做的那些破事就觉得气往上涌,见儿子前面停了脚,他一脚就踹了上去。

那一脚本就使劲,还夹杂了三分内力,直接把夜寂明踹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面馆小二倒是很厉害啊!”凌羲冷冷地说。

夜寂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躲那一脚,就觉得自己在凌羲面前什么都不敢做。他痛苦地趴在地上,那一脚直接踹出了内伤,又听见凌羲那般语气,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天昏地暗。

“不是……”夜寂明也不知道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他也没什么好辩解的。他挣扎地爬起来跪在了地上,身上全是土。

“不是?不是什么?你不是魔教教主?还是那些破事不是你干的?”凌羲并没有冷静,抬腿又是几脚,踹得夜寂明在地上直打滚。

夜寂明疼,被凌羲踹到的地方钻心的疼,如果他这时候站起身来和凌羲打上一架,虽赢不了,但还有脱身的机会,可是他却连这样的心思都没动过,只是辗转着想挨轻一点。

夜寂明被凌羲踹了不知道多少脚,只觉得身上肯定被踢青了,后来他再也忍不住,带着哭声叫了起来。可是盛怒下的凌羲仿佛没有听到。

“草菅人命很好玩是吗?”
“教主是不是觉得全天下人的命都不是命?那你干脆杀了我,把皇位也坐上好了!”
“你的欣儿是人,那些女人不是人吗?强掳民女?用完就杀?你把人命当什么?!?”
…………

耳边盘旋着这些话,夜寂明觉得自己完了,父亲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要他了。

于是,在剧烈的疼痛和消极的心里暗示下,夜寂明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潜有生2018-12-13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感谢大家支持!开森^_^

潜有生2018-12-13 18: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
夜寂明再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他挣扎地坐起来,屋里装饰典雅古朴,床头还烧着他叫不出来名字的香薰。夜寂明在暗营生活了十几年,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就是一个大老粗。

在夜寂明还在发愣的时候,凌羲推门进来了---这是凌羲在灵渊阁的寝室。

“醒了。”凌羲声音还是冷冷的,虽然他有点后悔在山上把自家儿子踹晕过去。

在夜寂明晕过去之后,凌羲就派人彻底调查了魔教暗影,知道筠儿这十几年的生活是什么样。凌羲觉得,能做出那样的事,也不全是筠儿的错。

暗营分为了两个部,主部和侍部。每届的主部开营时都会有很多人,从夜一开始向后排,能排到四五百。但在十几年的拼杀之中,最终只有一人能活下来,而这个人就是魔教的新一任教主。且不说暗营刑罚之严酷,生存条件的恶劣,单说这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生存环境,就足以磨炼出一个冷血的杀人狂魔。

筠儿就是这么当上教主的。想到这,凌羲心都碎了。

错过了筠儿十几年,如今不能再错过了。凌羲看着晕过去的夜寂明,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从歪门邪道里救回正道上。

所以看见夜寂明醒了,凌羲并没有给他好脸色。那阴沉的脸看得夜寂明心惊肉跳。夜寂明没想到凌羲会带他回来,本想着说不定还有挽回的机会,这下全给吓没了。

他挣扎着下地,想开口却发现不知道叫他什么,夜寂明到现在还不知道凌羲到底是啥身份,反正肯定不是以一国之君的身份出来的,也不敢乱叫,结果折腾了一整也只能呆呆地站着。

凌羲看着夜寂明欲言又止了半天也没发出个声来,就先开了口。“教主是打算走了吗?”

打算走?那意思是可以不走?夜寂明被搞得一头雾水。但他很不喜欢父亲叫他教主。

“教主若是想走,门在那,慢走不送。”凌羲接着冷冷地说,“若是还念着我与教主父子一场,就把自己收拾好,滚到书房来!”最后一句话难掩怒意。之后,凌羲头也不回地走了。

“是。”看着父亲的背影,夜寂明突然很开心,父亲还要他。不过父亲好像没有消气啊,去书房又是干什么,读书吗?

夜寂明云里雾里地整理好了自己,走出父亲的寝室,然后,呃,书房在哪?

潜有生2018-12-13 19: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还是没写到,我似乎干了件坏事嗷,得去写高数,写完高数有时间再去码字

潜有生2018-12-13 19: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八章
不绕不知道,一绕吓一跳。夜寂明预测这里的面积不比教中小。灵渊阁依山而建,大部分房屋楼庭建在山间一处面积极为广阔的平地上。周围绿树成荫,花草妖娆妩媚,远处还能看见一挂不小的瀑布,散发出的雾气萦绕在四周,倒真是有几分灵力之感。

夜寂明看入了神,留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去的是书房。

在迷路n次之后,夜寂明才狠下决心找下人问了路,顺利的来到了书房。说是书房,不如说是藏书阁,竟有两层之高。里边应该有很多书吧,夜寂明站在外面又磨蹭了一会儿。

总之,当夜寂明进到书房里的时候,大半个时辰都过去了。看着坐在桌子旁脸色铁青的凌羲,夜寂明有一丝心虚。

“教主欣赏够了?我灵渊阁比起魔教景色如何?”凌羲等了一刻钟没等到人,没耐住性子心虚地出去找,然后就看见夜寂明十分悠闲地在欣赏风景。克制了自己当场上去把某个缺心眼的人摁地上打一顿的冲动,凌羲黑着脸回到了书房。

灵渊阁?竟是灵渊阁?夜寂明无比吃惊。灵渊阁在十年前拔地而起,用了短短两年便在江湖上站稳了脚跟,如今更是在江湖上盛名难却。父亲竟然是灵渊阁阁主?夜寂明的仰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看着儿子眼神中的惊讶仰慕,凌羲抚了抚额头,这孩子,有点傻。他清了清嗓子,严厉地嚇了一句:“跪下!”

凌羲突然一句话吓了夜寂明一跳,夜寂明想都没想就把膝盖砸在了地上。“咚”的一声引得凌羲又皱了皱眉。

“夜寂明,在我这,没有这个名字。”

父亲要给我换名字吗?可是魔教教主的名字,怕是改不了吧?

“你在魔教叫什么为父不管你,但你既然是我凌羲的儿子,灵渊阁的少阁主,就该有个像样的名字。为父给你取名凌筠。以后在为父这,你就是这个名。”

“是,父亲。”凌筠表面很恭敬,暗地里腹诽,原来叫尉迟筠,现在叫凌筠,分明就是懒得取了!但这也不怪凌羲,他都在心里把筠儿叫习惯了。

“嗯,既然认了我这个父亲,就守我这的规矩,犯错是要挨打的。”凌羲换了个姿势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呆呆的凌筠,一点都没有办法把他和魔教教主联系在一起。“说说,自从见到为父开始,犯了多少错?”

“凌筠,呃,呃,不该杀人。”凌筠很听话的回忆了一下今天从早上到现在的事,好像就杀了个门主吧……

“还有呢?”

“不知道。”

“不知道?滚过来,为父来提醒你。”

潜有生2018-12-13 21: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感觉我的文笔还是差一些,努力提高文学素养!又墨迹了一章。还是没打上!!好气哦!

潜有生2018-12-13 21: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九章(第一拍!莫名激动)
凌筠呆呆地起身跟着凌羲走上了二楼。二楼面积比一楼小,也有一套桌椅摆在正中央,两边是一排排书架

“过来,褪裤,趴好。”凌羲指着中间的一桌子,并不废话。

现在父亲要干什么凌筠再不清楚就真傻了,一点点向前蹭着走,心砰砰砰直跳,一双眼睛水汪汪地望向凌羲,干净透彻。

“快点!别给我装模作样的!”凌羲不耐烦了,一把将凌筠拉了过来。“褪裤,趴好!”

“父亲,别褪裤!”凌筠再怎么样也快十八了。再怎么样也是魔教教主啊!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凌羲最后一点耐心快被耗尽了,“三。”

“父亲!”

“二。”

凌筠认命将裤子脱到了膝弯,趴在了桌子上。

凌羲拿着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藤条,看着凌筠身后,还有中午他踢青的痕迹,但是凌筠身后的伤未能减轻凌羲手里的力道。

“啪——”第一藤条下去,凌筠身后便是一道红印,接着肿起,泛着青光。凌筠疼的一哆嗦。按道理藤条和暗营的藤鞭比起来应该轻多了啊,怎么还这么疼!手不禁往后探。

“啪——”第二藤条毫不留情地抽在了凌筠的手上,“手,放在头底下,拿出来一次,翻倍!”

手上肉少,疼的凌筠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放在头低下。“父亲——”

“啪——”回应他的是一藤条,“接着说吧,做错什么了?”

“筠儿不该杀人……”凌筠忍着身后叫嚣的疼,声音诚恳得不能再诚恳了。

“啪——”三道平行的肿胀横在凌筠身后,“还有呢?”

“筠儿,筠儿真的不知道!”三藤条不知为何把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咋这么疼!

“啪——”“那就五藤条换一条,咱们慢慢数。”

“是……”啊!慢慢数,是有多少啊?三藤条都疼,五藤条换一条,父亲想打死我吗?

“啪啪啪啪啪——”五下并没有给凌筠喘气的机会,“早上为父问你你都在干些什么,你回答的什么?”

“啊——”凌筠没忍住喊了出来。丢人,太丢人了!顺着父亲的问题转念一想,有点沮丧“筠儿,骗了父亲。筠儿不该撒谎。”

“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重叠着刚刚的痕迹再来了一遍,其精准性令人惊叹。“听到那些言论,就这么冲动?就你有脾气?那些人加一起,你打得过吗?”

凌筠哀嚎了一声,“父亲,疼。”

“啪——”“问你话呢!嫌不够重是不是?”

“不是!筠儿错了,爹,筠儿不该冲动,不该克制不住自己。”

“啪啪啪啪啪——”听到筠儿叫了爹,凌羲手上还是收了两份力道,但凌筠身后已经伤痕累累,饶是再轻的力道也会很疼,“刚刚为父叫你来书房,你在干嘛?”

“对不起,筠儿让爹久等了。”凌筠的眼眶里全是泪,声音也带着哭腔,“爹,饶了筠儿吧!筠儿知错了。”

凌羲看了看凌筠身后,没有那么严重,咋把他疼成那样。“四条,一条十下,小惩大诫。若有下次,绝不轻饶,明白?”

“爹,你要打死筠儿吗?”凌筠傻了,再来四十下,真的要疼死了!

“啪——”回应他的是一藤条“报数!”

“啊,一,爹爹疼!”凌筠急得连爹爹都喊出来了。什么狗屁教主脸面,老子不要了!

“啪——”“我不疼。”听到了筠儿叫爹爹,凌羲觉得自己揍这顿有了意外收获。

“二,爹爹,筠儿疼。”凌筠连忙改口。

“啪——”“疼就对了,忍着!”

……

“啪——”

“四…四…十。呜呜呜”凌筠早被打得眼泪哗哗流。好不容易挨完,直接哭了出来。

凌羲放下藤条,看着凌筠身后破皮流着血的伤势,心也是疼的厉害。可是不立点规矩,怎么治得了这个小霸王?

“好了,不哭了,打完了。”凌羲一边哄一边抱起哭成泪人的魔教教主,“只要筠儿乖乖的,爹不会打筠儿的。”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哪有点教主的样子?

潜有生2018-12-13 23: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