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扩写】爱我你怕了吗

楼主:美丽橘子酱 字数:282187字 评论数:33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度娘

美丽橘子酱2017-05-13 21: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学生考试的时候拿手机抄答案。抄毕,发觉老师在身后!
老师温柔地说:“抄完了吧?抄完了收起吧,有摄像头。
才知道,老师一直站在他背后帮忙挡摄像头,这才是感动中国啊!
老师随后递上了纸条:考完试来我办公室一趟。
第二天,屁股肿的不能坐椅子了。


以上就是这次要扩写的段子


完全,搜不到,出处呢·······所以出处没办法贴上来


开始啦~

美丽橘子酱2017-05-13 21: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老师········老师,我错了,玻璃我明天一定赔!我真不是故意的!”



声音里的急切不是装的。


这是苏玉宁第N次站在班主任面前认错,却是他第一次见到向来文雅的老师冲他发火,徐泽气得扬起了手好像要打人,最后巴掌却还是啪的一声响亮的拍在了桌子上。


“几次了?你自己说,几次了?你爸手机号,给我!”


苏玉宁打定了主意要一直装着乖巧,他知道,跟“上位者”较劲儿就等于找死。他不窝火吗?窝火。他真没脾气吗?不是。但他那点子道行,没法讲理讲过徐泽,要吵架等于记过,记过等于死,那咋办?不要脸,求。


我要,这破脸有何用?



苏玉宁把自己的脸往地下一踩,伸手拉住徐泽的袖口,学小孩儿耍起了无赖。


“老师,求你了,李韩非要打,我也躲不开!不是我挑的事儿!这回真不是!您要实在生气,您打我,玻璃我明天就赔,您怎么罚我都行!”说着说着,看徐泽好像要甩开他,苏玉宁干脆往地上一蹲,牢牢拽住了班主任的袖口。“我不说我冤枉,就求您给我一次机会。”



徐泽给他这么一闹,火气倒是降下来些许,苏玉宁比别的学生聪明,他不跟自己抗不过的人拧着,他该服软就服软,再说,这么俊的孩子,可怜兮兮蹲着仰视着他,可怜兮兮软软叫着老师求他,心里不是不动摇的。


平常苏玉宁最爱胡闹,总是大呼小叫、连名带姓的叫他“徐泽”,颇有点欺负他年轻脸嫩的意思,可每次犯了事儿,乖得什么似的,一口一个老师,他呢,也是心软,到底年轻,还是不够狠·········


人精似乎看穿了他,再接再厉的开始了新一轮的哀求:“老师,老师,您就再疼您学生一回,再说我当时········”


“你当时什么?”


徐泽仍然板着脸,可是心却一点点又软下去。


“李韩他囔一声就直接扑过来要打了,我当时也实在没办法啊,老师我知道有困难应该找老师,可是我当时要真嗷嗷跑到您办公室求救,挺没面子的,女生都不这样。我都懵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少年扑闪着长睫毛,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看着他,“老师········”


“行了,我也不打你,我也不罚你,玻璃我也不让你赔,就一点,再没下回了,能答应不?”


“能!”


少年一跃而起,打地鼠似的,蹭地蹦了起来,眼睛笑成了两弯黑亮亮的月牙。

美丽橘子酱2017-05-13 22: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别当我不知道李韩为什么就打你了。”


“没下回啦老师,真没啦,我保证,老师再见!”


少年站在门口挥挥手,风一般的逃了,徐泽看向窗外,只见苏玉宁穿着面口袋似的校服蹦蹦跳跳的往校门那儿去,肥大的衣服暗淡的光线都遮不住他青春正盛,似乎察觉到了徐泽的视线,苏玉宁猛一回头,目光精准的对上他窗口,笑着再次挥挥手,少年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向校门走去,规矩的不行。


徐泽转身开始收拾东西,这苏玉宁,小兔崽子,压根儿没长大呢,臭小孩。

美丽橘子酱2017-05-14 22: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


“好了,好了,都安静,开考了。”


苏玉宁坐在最后一排,遥遥看向讲台上总被人说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的老师,徐泽总是那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也就是叫他到办公室责骂他的时候,才显出几分人味儿来,不是说他苏玉宁热爱找骂,实在是只有那个时候,徐泽才那么那么的真实,像他早晨结结实实咬到的煎饼果子那样真实,微辣的酱柔软的饼皮,脆片夹着咸菜,咬一口就是腾腾的热气混着叫人分外满足的香,妥妥帖帖的温暖着胃温暖着心。


他所在的不是什么好考场,考场向来按名次排,你身边的人都和你水平相当,绝对占不到便宜,但好歹位置有利,苏玉宁稳稳心神,装模作样开始答卷,修长手指灵巧异常的夹了小抄出来,早偷过试卷了,他知道都要考啥,语文背着烦,打小抄也算他过了一遍知识点了。


徐泽哪能发现不了他的小动作,心里无奈又生气,他是真想揍人了。


“老师,老师,您要实在生气,您打我也行,骂我也行。”


苏玉宁,这可是你说的。


徐泽不动声色,慢慢转悠到苏玉宁背后,轻轻敲了他一下,走向另一条过道。


上午考完试,他把苏玉宁拎到了办公室。


“交出来。”

美丽橘子酱2017-05-14 2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啊?”



苏玉宁装傻,一般到了这时候,必定是要垂死挣扎一下的,徐泽了解,不巧他没耐心跟苏玉宁走完这个流程,少年再可爱也不能不改了坏毛病。用力握住他指尖,徐泽抽出画图用的钢板尺,狠狠抽打苏玉宁的手心。


打两下也就算了,毕竟不是他生他养的。


“拿出来。”


苏玉宁懵了。


徐泽不惯着他了,他踩线了,徐泽真的生气真的打他了。手心火辣辣的,不是做噩梦,而且徐泽看他发呆好像更生气,左手拉过来啪啪又是几尺子,不能再迟疑了,苏玉宁一边叫着老师别打我错了一边掏出了身上所有小抄。


“知不知道还有监控?不知道吧?还是你觉得自己技术好,别人发现不了?”


“老师········”


苏玉宁是真傻眼了,徐泽这回生气生的非同凡响,真把他记过处分了,也就完了,他就是再不上进也还有着基本的底线,自己原不原谅自己另说,通知家长,那就·········


他突然想起爸爸抱着他,教他写名字,说爸爸叫苏安平,妈妈叫杨宁文,爸爸遇见妈妈才有了你,宝宝你叫苏玉宁。


徐泽平时温和宽容,可是既跟他没交情,又有着自己的原则。刚答应过再没有下次的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立刻就被抓包,怎么办呢?


“你先回去准备下场考试吧。”


按理说就应该记个大过就完了,别的事跟他徐泽没关系,可是徐泽到底没那么简单粗暴,冷冰冰赶走了苏玉宁,他靠住椅背假寐。小兔崽子吓坏了,一定还会来找他的。

美丽橘子酱2017-05-14 22: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考完试,苏玉宁还真来了。


“老师我错了。”


小无赖蹲地上扯他袖子,撒娇简直666,,半点不像学生,倒像是他弟弟。


“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本来没想那个啥的,我就是怕考不好·········”


“那你平时都干嘛去了?”好在这办公室通常就他徐泽一个人,苏玉宁当着其他老师都表现的那么普通,怎么到了他这儿总有几分亲昵?


“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其实都清楚,这次绝对不纵容你了,联系方式不给也行,反正你不说我也能知道。”


苏玉宁总感觉徐泽不至于来真的,就是现在这情况,他眼里也没有一点焦急,伸出满是红痕的手心放在徐泽眼前摊平,他接着装可怜,“老师你还是打我吧,不要叫我爸来,老师老师老师——”


徐泽拎着他胳膊把他揪起来,照着屁股狠抽了五六下,觉着校裤碍事,搞得他打人像拍灰,干脆一把扯了下来,噼里啪啦又是五六下,苏玉宁可爱是可爱,就是太欠揍,屡教不改,往死里作,什么不该干他就偏要去干什么,骂他也没用,好好说教也没用,他知道教育孩子得沟通,但是对不起,许是他水准太低,只能用体罚把这货掰过来。


“徐泽你怎么真打啊!松手!松手你给我松手!疼!中午打我晚上还打我!”

美丽橘子酱2017-05-16 23: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喊,接着喊,把人都叫过来,看看我怎么欺负学生的。”


苏玉宁蔫了。


在他上学的这个小地方,老师打学生天经地义,再合理不过,只要不打出事儿来········打两下屁股算什么,给你几耳光都正常。


虽说他也没遇上过那么凶的。


徐泽拧着他胳膊,边打边骂:“作!作!就是往死里作!吃饱撑的!你有那个功夫怎么不说多做两道题,成天就知道惹事儿!别跺,站好了!不是希望我打你来着?”


说话间苏玉宁屁股给他揍成了信号灯,两团肉球红通通的肿胀起来,板子还是响亮的抽在他身后,一声声让人心惊,苏玉宁疼得用力挣扎,不仅失败,裤子还往下滑了好多,见他不老实,徐泽又是重重的三下,臀肉立马浮起发紫的三道杠,这下他再也忍不住了,哀嚎一声双手捂住屁股揉搓几下,泪水濡湿了睫毛。


“拿开手,刚才谁盼着让我揍他呢?”


苏玉宁想一脚踹开徐泽逃出去,本来要停手的男人被这个举动惹恼,拎小鸡似的三两下把苏玉宁赶到桌子旁边,摁着腰继续揍,高高肿起的屁股上又啪啪挨起板子,搞得苏玉宁有点生无可恋。这个过程中他的裤子滑倒了脚踝,胯骨顶在桌边脚尖点着地,笔直双腿完全暴露出来在桌边无助的晃荡,苏玉宁感觉极没面子,眼泪顺着羞红的脸颊滑下来,可是屁股疼得快炸了,再不情愿也得服软。


“老师我错········啊!我错了——”


徐泽心软了,终归受不了孩子的哭腔。

美丽橘子酱2017-05-19 22: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不信,苏玉宁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算结束了,以后别跟我耍嘴皮子,用你行动证明,证明不了也行,你犯一次事儿我揍你一次。”


这老师太凶太恶劣了,什么年代还打学生。


苏玉宁一点不生气,就是感觉有点丢人,他对徐泽其实很有一些小心思,但幻想猛地活生生变成现实,他被搞得措手不及,抬眼委屈地看着徐泽,就算他接近这人的方式蠢了点,也不至于闹得这样,徐泽怎就脾气这么大呢?看着挺温柔、人模狗样的,动起手来这么狠。


肯定也明白动手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才这样。


还是说徐泽现在就是特烦他。


还是说他心思让人看穿了,徐泽故意收拾他的。


那还板着个脸干什么。


嘤嘤嘤。

美丽橘子酱2017-05-20 20: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走,回家。”


徐泽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润如玉的君子,其实他内心可简单粗暴了,就摊上皮囊好看,平时没机会粗暴,这才被女生们越传越邪乎,苏玉宁经过打击,对此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样的徐泽对他来说··········更迷人!现在缓过劲儿来他感觉被粗暴的修理一顿,从满心不服气到身心的绝对臣服,这变化实在太过瘾!太合他胃口了!疼痛难忍,但有点爽,值。


苏玉宁觉醒了,他突然就认清了自我。


究其本质,不过就是骚L浪L贱三个字。

美丽橘子酱2017-06-05 22: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徐泽说天太黑,要送他回家。


平时下了晚自习天更黑,夜更浓,也没见这么担心,还是心疼我,肯定的!肯定对我有点小意思!


苏玉宁开始还装作赌气的样子不动,非得徐泽过来攥住他手腕,拉住他一起走才肯移驾,现在他心跳的有点厉害,又高兴,又忐忑,又兴奋,又快乐。心理活动快过了他平时转笔的速度,他坚信,平常侃大山是一种交流,起冲突也是一种交流!总比一直不冷不热的强,他非得把徐泽变成自己的不可。


走得快了扯着还有点疼,但是怎么说呢,还是过瘾。


走着走着苏玉宁走了神,抬头一边看着路灯发呆一边走着,团团橙黄色的光晕延伸到家的方向,让二货少年心里暖和起来,有种沉甸甸的安宁。


少年猛地拽住老师的手不动了。


“老师,那儿有卖冰糕的!”


徐泽照他屁股狠拍了两下,给他买冰糕去了,回来苏玉宁来劲儿了,絮絮叨叨说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是卖冰糕,因为他以为卖冰糕的小贩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对,对,你春天卖蒸糕,夏天卖冰棍,秋天卖栗子冬天卖红薯!吃!成天就知道吃!下回再考不好我给你吃板子。”


苏玉宁心里又委屈上了,怎么着,他小时候这梦想多可爱呀,怎么徐老师又发火呢。


少年偷偷看一眼,看见了弯弯的嘴角。

美丽橘子酱2017-06-11 21: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徐泽笑起来真好看!真好看!


苏玉宁心跳加速了,整个晚上都不停回味着徐泽的笑容,路灯昏黄的光照在他脸上,美的更甚油画,苏玉宁从来没好好学习过,看过不少小说,但也形容不出徐泽对他的强大吸引力,他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么喜欢徐泽,可能是因为徐泽眉目如画,可能是因为徐泽总是简单干净清爽,可能是因为徐泽笑起来太好看,可能是因为徐泽满足了他某种幻想·········总之他就是喜欢!就是喜欢徐泽!太喜欢了!喜欢得看他一眼就开心!


他还特喜欢去学校,不上学他就浑身不舒服,因为不上学就看不见徐泽。


他还特喜欢英语课,哪怕徐泽说英语他听不懂,可是他也知道好听。


苏玉宁胡思乱想着进入了梦乡,想着第二天又能见到徐泽,嘴角笑意怎么也消不下去。

美丽橘子酱2017-06-19 2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


苏玉宁坐在椅子上,没法儿好好答题,他疼得快哭了。


昨天徐泽下手太黑,尺子最后专门抽他大腿根,反正接触椅子的地方是被打得最狠的,光是坐着就已经耗尽洪荒之力了,苏玉宁极力勉强自己稳当的坐着尽量不动,免得给人看出来,太丢人。


疼!疼死了!小说里说什么压麻了不疼都骗人的!


秀气的眉紧拧在一起,颇有点西子捧心的意思。徐泽走过窗外,看见苏玉宁痛苦纠结的小模样轻轻笑开了,他就不信这混小子以后还敢找事儿,再敢,他就再打一顿。


上午考完了下午还有一场两个半小时的,苏玉宁躲厕所里揉了半天屁股,下午再坐下还是疼得要死要活,等考完了试,他背后都被冷汗湿透了,站起来腿都有点抖。


那·········那晚上晚自习怎办啊?昨天考试复习可以在家,今天第二科数学出成绩了,数学老师说考得不理想,留全班讲卷子!对,他们数学老师就这么敬业,就这么性急!分出的比第一科语文都快!


苏玉宁站在教学楼门口,想逃了晚自习,可是他不敢,想找徐泽请假,觉得脸上发烧。


“不行,你没事儿请什么假,平时还不够闲的?别站这儿了,回教室上你数学课去。”


老师坐着他站着,偏僻的办公室还是只有徐泽和他,应该还有一个老师的,不过总是不在。苏玉宁突然感觉鼻子发酸,徐泽肯定知道他坐一天有多疼,怎么还这么对他,一点不心疼他呀。被喜欢的人这么对待,苏玉宁这就有点受不住了,毕竟他太年轻,平时再是脸皮厚,乱七八糟的小心思也总有些的,他需要呵护需要A······安慰啊!



又疼又委屈,苏玉宁折腾一天还累,听不出来徐泽逗他的意思,一看老师不准假,他还得再坐俩小时,两颗眼泪啪嗒啪嗒,滴在徐泽裤腿上。


徐泽偶尔玩心一起,见他这么不禁逗,可怜兮兮的,噗嗤一声笑了。



坏小孩哭起来真叫可爱。

美丽橘子酱2017-06-19 22: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苏玉宁一看他笑,心念急转,狠劲儿掐了自己一把,哭得更厉害了。


他知道徐泽心里想什么呢,他想让这男人哄他,虽说还不能亲亲抱抱举高高,但几句好听话总归可以的。结果他想要一颗糖果,徐泽给了他一个糖果屋。男人笑意一直不减,搂住他腰,手一拽把他裤子剥下来了,哄小孩儿似的在他背上拍了拍,徐泽掏出红花油倒手上,给这倒霉孩子揉揉被他揍得滚滚圆的肿屁股。


紫茄子似的,看着都疼,被打成这样了还这么乖一直靠着他,徐泽算是彻底懂了苏玉宁心了,这孩子可能是真喜欢他。


他倒是没往SP那方面想,本来他也不懂这个,就是单纯想揍人,又怕别的地方打坏了。


苏玉宁跟长在他身上似的一动不动,少年庆幸自己不胖不瘦,有着抱起来应该很舒服的小细腰。

美丽橘子酱2017-06-20 18: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以为每天能见到徐泽就已经很幸福了,可是没想到还能更幸福,直接感受着手掌的温度,苏玉宁又羞又高兴。

怎么办,光是每天见到已经不够了。他还想要徐泽对他笑对他多说话,想要徐泽也一见到他就开心,想要徐泽也喜欢他,喜欢得不行不行的,恨不得捧在手心里那种。

几乎想要依偎在徐泽怀里撒娇了。

少年白皙侧脸上泛起红晕,安静下来的苏玉宁有种说不出的俊俏,甚至有了几分眉清目秀的意味,脸蛋羞红可爱得不得了。一看就知道还青涩着。

傻二货自己也觉察到了脸上的温度,抬起手背盖住脸想给自己降降温,他不想让徐泽看见啊!

可是……不对……越想镇定,越着急,感受着那双大手落在疼痛的臀上,苏玉宁都要烧起来了。

看来他脸皮也没有语文老师说的那么厚,比城墙拐弯还是不如的。

嘤嘤嘤。

羞死算了。

美丽橘子酱2017-06-21 12: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徐泽心里又纠结又好笑,面儿上装不知道,表现的像个钢铁般的直男。


哎呀,哎呀,瞧他这魅力大的,男女通吃了。


不过苏玉宁还小,鼓捣不出什么幺蛾子,他慢慢引导着,把孩子弄到主流上头去,总也尽了力了,孩子小,不知道那条道多难走,他也怕耽误这傻东西,青春是奋斗的资本,可不是胡闹用的。


“行了,拿着回去吧,你也别怨我,你这德性就得需要别人管。”


他出去洗了个手,回来一看苏玉宁站那儿还没走。


“老师,今天天更黑啊。”


啧啧啧,他还舍不得了。


苏玉宁不知道他那小心思在徐泽看来通透的跟玻璃似的,这么明显的撒娇让徐泽简直哭笑不得,他造的哪门子孽,刚一工作就遇着这么个祸害。


“今天不给你买冰糕了,自己回去,我还得批卷子。”男人想了想,掏出来一盒旺仔牛奶塞进苏玉宁书包里,“这两天放假,自己在家定个计划,别再让我看见你数学英语都不及格,你除了吃就是玩了!”


“你不吃?你不吃你哪来的旺仔?”


徐泽一听他顶嘴,过去一手攥着他手腕,一手在他额上给了七八个“栗子”。


“老师我错了。”


“错了赶紧回家,再不走你就上数学课去。”


“老师再见。”苏玉宁乖巧关上办公室门,临走用刚刚好的声音嘀咕了一句,“你明明也贪吃。”


徐泽打开门想教训人,苏玉宁已经溜走了。

美丽橘子酱2017-06-21 21: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苏玉宁回家没定任何计划,挨完打他知道没事儿了,安安心心的睡了两天懒觉。


他没有什么大志向,也没有除了徐泽之外的梦想,他觉得,要想让人喜欢自己,一是皮囊得好看,二是灵魂得有趣,现在他两个都有,继续保持就得了,苏玉宁自认他的灵魂那是杠杠的有趣,皮囊也算得上清秀了,他要是不出声不动弹那连气质都有了。


为了在每天都“温润如玉”的徐泽面前有点底气,苏玉宁硬是坚持每天都洗衣服,实在懒就只洗袜子内裤,鞋必定五天一刷,衣服必定每天干净整洁,以简洁纯色系黑白蓝灰为主,从不留奇怪发型,不管内心如何渴望着非主流造型,他都坚持以清爽短碎示人,两天洗一次头,一天洗一次澡,不让身上有一点沐浴露之外的味道,认认真真刷牙,勤勤恳恳洗脸··········誓要成为六中最干净清爽让人眼前一亮的少年,连自己房间都是极其的整洁,弄得苏妈妈成天跟人显摆她儿子讲卫生爱干净,不像别家的肮脏猴子一看就让人心烦。


可能是心里有执念,非得整的跟个洁癖似的他才有脸见徐泽。


他永远忘不了初见徐泽的那天,那种直击心灵的美。

美丽橘子酱2017-06-22 2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时候他还小,是个泥里打滚的熊孩子,某天淘气不肯午睡,抱着皮球坐门口玩,把球砸到对门邻居的纱门上,再接住弹回来的球,周而复始。


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白T恤的哥哥,苏玉宁抱着球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看见大哥哥短发黑亮亮,柳眉斜飞入鬓,双眼仿佛含着温柔的笑意,但微微抿起来的薄唇显示了他的小情绪,苏玉宁就有点不敢看,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行为让这个好看的哥哥生他气了。


对方看上去干净体面得不行,苏玉宁却还脏兮兮的坐在地上,抱着一个同样脏兮兮的皮球,小小的他还不知道什么叫自惭形秽,但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


“苏玉宁你不拍球了好不好?这样会打扰别人休息的。”


大哥哥蹲下来跟他说话,苏玉宁只会愣愣地看着,这哥哥皮肤这么白,难怪看着特别干净呢。


哥哥你真好看,我爸爸也穿过白衣服,可是就没有你这么好看。


苏玉宁不敢说出自己的脑内活动,他只说好。抬眼看见对方眼中自己的倒影,他又说哥哥对不起。


对方一听就笑了,一笑起来更好看,苏玉宁都看傻了。


哥哥变出来一个比他脸都大的红苹果给他吃,苏玉宁捧着苹果,感觉把全世界都捧在了掌心,他高兴坏了,吧唧亲了哥哥一大口,看着对方侧脸蹭脏了一块,他觉得好玩,咯咯咯笑起来没完。


修长手指在他额上轻轻弹了一下,哥哥消失在纱门后头,苏玉宁也抱着苹果赶紧滚蛋了,哥哥要是看见自己脸上脏了,可能会没收这个苹果。

美丽橘子酱2017-06-23 19: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年过去了,大哥哥不记得他了,他却还记得当年那个夏天,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好看的邻家哥哥,有时候他被哥哥抱在手里背在背上哄着玩,有时候哥哥帮他赢别家小孩手里的玻璃球和游戏卡,更多时候哥哥端正坐在桌上不停地写写画画,苏玉宁看不懂,就坐在一旁吃苹果,边吃边看着那双手翻动书页,写字画图,他不懂数理化,大人们只说:“上了学你就懂了。”


苏玉宁那段时间就不仅乖巧安静,还总盼着上学。


他现在知道什么叫数理化了,可是他一样都学不会,没有什么男生适合理科女生适合文科,只要智商高,什么都合适,他智商不高又不努力,就啥也不合适。


苏玉宁趴在被子里,闭着眼睛想徐泽。


十年前徐泽起了教书育人的心,用两本宝宝大世界给他启蒙,教他认了不少字,还教他怎么把名字写得更好看更端正,那只手可以用很多种字体写名字,他清清楚楚记得纸上除了苏玉宁,还有一个名字是张天杨。


哥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搬了家,现在连名字都改了。他以为再不会见到邻家哥哥,可是升入高中的第一次班会,他一看见讲台上那张脸,模糊的记忆瞬间生动起来。可是徐泽把他忘了,他也不太好意思提起这件事,不想说他记着这个人足有十年,搞得跟变态似的。


苏玉宁隐约觉得他对一个男人动心有点不太正常,但他再一想感觉也没啥不对,再说,人就这么一辈子可活,当然得活痛快了才能心甘情愿的化了灰。就算转世轮回,有下辈子下下辈子,谁知道还能不能遇见徐泽,还能不能记得了。


他是个极通透的少年,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要把徐泽追到手,要每天都能见到徐泽,将来还要努力赚钱,等他们老了就开个铺子,春天卖蒸糕,夏天卖冰棍,秋天卖栗子,冬天卖红薯。

美丽橘子酱2017-06-24 00: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苏玉宁睡足了,开始仔细打扫房间,把脏衣服端出去哗哗的洗,把鞋拎出去好生刷了一通,最后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晾衣绳上晃荡的衣服和阳光下的球鞋,骄傲自满了一会儿,又拿了块软布擦书架,把那两本宝宝大世界掏出来轻轻翻了一遍。


徐泽搬家以后,他一直见着对面有新邻居住进来,应该是徐家父母出租了房子,那徐泽都回来这么久了········他好像也很久没见对门的陌生邻居了哈?


那徐泽说不定要搬回来啊!


也可能买了新房子?


不不不。


徐泽当老师的,和他这当学生的肯定不一样,老师,早出晚归啊!跟他错开时间也是不一定的。


那上次送他回家,也没见徐泽开那扇门啊?


苏玉宁靠在家门边上,咬着苹果发呆,站着站着蹲了下去,阳光浓似花生油,树影晃呀晃,光影变幻中他仿佛又看到白衣少年推开门向他徐徐走来。可能是阳光和幻想都太强烈,那心上人的身影越来越近。


“苏玉宁,计划书呢?写好了没?屁股不疼了蹲这儿吃苹果?”


傻二货蹲地上仰着头发呆,看着看着眼中泛起惊喜。


这世上原来真有失而复得美梦成真。


徐泽看他半天不说话,单膝点地蹲下摁着他给了好几个爆栗,这才换得二货回应,说他啥都计划的挺好的,白天上课,晚上做题。徐泽一听,差点把苏玉宁的脑门儿给敲个坑。


“徐莹莹买的黄冈王磊做的王后雄魏庆然练的天利,你在这儿干嘛?又吃又吃你就知道吃!你干嘛了你?你都没打算把我说的记下来吧你!”


“我········我洗衣服···········”


徐泽瞅瞅晾衣绳,挺满意,原来苏玉宁也有着懂事的一面。


“徐泽,你有女朋友没有?”苏玉宁觉得自己应该先打探一下,没有更安心,在他那肤浅还略带龌龊的思想里,大学毕业的人肯定都谈过好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万一徐泽还有历史问题那就不太好了。


“没有。”


苏玉宁乐得眉眼弯弯,他感觉楼房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太好啦!徐泽还是个单身鳖!单!身!鳖!他不算小三哈哈哈!徐泽比他大多少?这个岁数好像不该没对象?管他呢哈哈哈哈!心上人现在还单身可撩!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十一点那会儿吧。别转移话题,进来,你跟我好好说说你那个破成绩。”


一会儿老师,一会儿徐泽,一会儿哥哥。徐泽觉得他这称呼也是多变,跟苏玉宁,简直就不能好好说话,没个正经时候。他也不打算计较这个,要计较起来那就没完了,说起来,唯一一次跟苏玉宁正经说话,还是在那次抓着作弊把破孩子打了一顿的时候,苏玉宁就是欠打。

美丽橘子酱2017-06-28 00: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