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繁华似景(穿越攻×帝王受 生子)

楼主:王艹耳白 字数:28429字 评论数:6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应该不会太长,更新不定时,轻拍
话不多说,上文

王艹耳白2015-08-03 23:02:00 发布在 十世
君后风景南已经昏迷了快一个月了,太医院的太医们对此都束手无策,郁染华也觉得自己为了此事似乎变的越来越烦躁,平日里向来冷言冷面的郁帝,这几日的早朝时竟然当众怒斥失责的大臣,让一干臣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呕~呕~~"
太极殿内此刻只有郁染华和李公公两人,李德全双手托着痰盂,身体微弓,即使不抬头也能想象得到陛下此时的脸色定然是苍白无比。
自从几日前发现君后的病迟迟不见好转后,郁染华的身体也突然做起恶来,食欲不振不说还时常反胃呕吐,不过几日光景,竟好似已淸减了许多。
"陛下还是传太医来看看吧,这都这么多天了也不见好,反而越演越烈了。"李德全劝道。
郁染华好不容易停止呕吐,虚弱的靠在龙椅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罢了,传太医。"
"是。"
太医来了之后郁染华并没有急于让他给自己诊治,而是先询问了风景南的情况。
“回陛下,恕臣等无能,实在是找不出君后迟迟不醒的原因,但太医院上下都看过了,确认君后的毒已经解了,也绝无残留。”
郁染华听了这些毫无用处的推脱之词,刚要发火,却忽觉眼前一黑,周身仿佛都旋转起来。
李德全立刻发现了陛下的不妥,急忙唤太医上前。
好在晕眩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郁染华很快便恢复了清明,只是脸色依旧不太好。正要询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却见太医诊完脉立刻跪在地上回答道,“恭喜陛下,是喜脉!”

王艹耳白2015-08-03 23:03:00 发布在 十世
暂时就这么多,明天再见了。。。。遁走

王艹耳白2015-08-03 23:05:00 发布在 十世
太医嘴上虽然说着恭喜但心里却异常忐忑,连带着压力也多了几分,只因为大郁朝历代的规矩,皇长子也必须是嫡长子,而且必为皇帝亲自孕育,如今皇上还没有子嗣,这腹中的孩子必然是君后风景南的,可是此刻的君后陷入昏迷,能否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此时有子嗣是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郁染华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先是一愣,随即便皱起眉头,半点没有喜悦的神色。

郁染华与风景南的婚姻纯属政治联姻,两人半点感情没有,但是风家世代功勋已有功高盖主之嫌,因此先帝临终之前下的最后一道诏书便是赐婚诏书,大郁朝未来的君后至此确立。婚后二人一直相敬如宾,虽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但也算是相安无事,但是一个月前,风景南突然中毒,自此昏迷不醒,虽然最终查出是后宫柳施君因妒下毒,解药也被研制了出来,但是风景南一直不醒,风家因此大做文章,惹得郁染华头疼不已。

现在竟然又有了孩子,若是风景南真的出了什么事,那留下这嫡长子日后必会被风家利用,在朝堂上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郁染华正皱眉想着,忽然有小太监急急冲进来,跪地便说:“皇上,君后他行了。”

郁染华瞬间放松下来,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往未央宫赶去。



苏祁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大脑忽然一阵刺痛,大量信息涌入脑中让他差点再次晕过去。苏祁闭目躺在床上消化着脑海中的信息,内心一阵阵惊讶,自己竟然穿越了,还穿到如此奇葩的朝代。

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叫风景南,是风家的嫡长子,风景南自幼便才华过人,能文能武,风家上下都对他寄予了厚望,风景南自己也是满腔的理想与抱负,谁知一纸诏书竟然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使他不得不进宫为后,生生的折断了羽翼。苏祁从风景南的记忆中来看,他其实一直是带着怨恨的,这也难怪,以苏祁现代男人的角度来看,让他放弃理想进宫当小白脸一样被养起来,这简直不能忍,不过有一点让苏祁很是惊讶,那就是这个朝代的男子也都可以怀孕,而自己竟然是上面的那个,这让苏祁的心里稍稍有了一点平衡。

王艹耳白2015-08-04 13:39:00 发布在 十世
苏祁还在理思路的过程中就听外面一声“皇上驾到”让他瞬间睁开了眼睛,是不是应该下跪请安,苏祁脑子里想着身体也跟着做出了反应,但是还没等他下地便感觉肩膀被人按住,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君后刚刚醒来,不必多礼。”这声音带着几分严肃和清冷,用现代话说叫富有磁性,这让苏祁忍不住抬头,想看看自己这位“丈夫”的容貌。

苏祁不得不说,皇家的血统就是优良,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上偏偏生出了一双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双唇,唇色很淡,却别有一番病态之美,这人是高高在上的帝王,那浑身的王者之气和眸中的清冷被那双桃花眼中和,显得并不粗狂也不娘气,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这样恰到好处的美,让苏祁觉得喜欢男人这种事也是可以接受的。

郁染华见风景南一直盯着自己看,眼神中尽是自己不熟悉的神色,不觉有些奇怪,歪头让太医上前。

苏祁看到没人转头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急忙说道:“谢皇上。”多说多错,苏祁身为一个现代人,是在不知道到此刻该说点什么,倒不如尽量不说。

太医上前诊脉,很快便露出笑容,跪地说道:“回皇上,君后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昏迷的时间过久,这段时间还需要好好调养才是。”

郁染华终于松了一口气,挥手让太医退下,思考片刻说道:“这次君后中毒的事朕已查明了真相,全是柳侍君所谓,他也承认了这一切,朕以将他打入冷宫,一干人等也都处决。”郁染华顿了顿继续说:“此事是朕的疏忽,让君后受苦了。”

苏祁恭声道不敢,同时在大脑中迅速的寻找柳侍君这个人,很快便被找到,此人在皇上还是太子时就已经侍候皇上了,虽然出身卑微,但郁染华念及旧情还是在登基之后将他封为柳侍君,只是没想到……苏祁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都说后宫的女人勾心斗角的可怕,没想到男人到了后宫,竟也是这番光景,看来以后还要小心才是。

郁染华看风景南一脸若有所思,自己确是欲言又止,郁染华也觉得新奇,自己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时候?定了定神他才开口说道:“朕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君后。”

苏祁抬头看着郁染华等待下文,郁染华却在这灼灼的视线中更加不知如何开口,他皱了皱眉,把手一挥,身旁的李德全立马会意,开口说道:“恭喜君后,刚刚太医为陛下把脉,得知陛下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苏祁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坐在床上,这刚刚才吐槽这个朝代难得可以怀孕,没想到他“老婆”就已经怀上了。苏祁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人的肚子,突然像是刚刚反应过来,迅速的往里面移了一下身体,拍拍身边的的被子说道:“快坐下,别累着。”

郁染华先是被苏祁盯得有些懊恼,突然见他画风一改竟让自己坐下的样子,心中不由得觉得好笑,这人莫不是被毒傻了。

王艹耳白2015-08-04 23:10:00 发布在 十世
苏祁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即使两世为人也没有体会过当父亲的感觉,上辈子自己连妻子都没有就挂掉了,没先到现在一醒来就有孩子了。苏祁好奇的看着身边人的小腹,那里还很是平坦,一想到之后那里会慢慢变大,就觉得生命是个奇迹。

苏祁不自觉的想要用手摸一摸,但是看到郁染华那张冷脸又吓得迅速收了回去。心里默默的感概王霸之气果然厉害。

郁染华也看到了风景南的小动作,却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在心里暗暗惊讶,这人原来如此喜欢小孩子吗?连性情都变了。之前的风景南有着一身傲气,虽为君后却也没有磨灭他的骄傲,郁染华能感觉出来他对自己的冷漠,当然自己也对他有着诸多的愧疚以及防备……郁染华承认,风景南当年的风头太盛,即使是让自己选,也会是同样的结果。

“皇上,君后的药已经熬好了。”

郁染华被打断了思路,回过神来恰巧问道了一股子药味,反胃之感瞬间涌上来,郁染华攥紧了拳头屏住呼吸,努力的压制住那股反胃的感觉。

苏祁被那一碗黑乎乎的药吸引了注意,没有看到郁染华的不适。古人这一点真是不好,吃药简直跟要命似的,一边想着还一边用手扇了扇周围的空气,这味道可真难闻。

郁染华本来就在极力忍耐,没想到风向一改那股味道更是迎面扑来,使他不得握拳掩唇,脸色也跟着一白。

苏祁终于发现了身旁人的异样,只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那人匆匆站起来向外走去,很快外面传出一阵呕吐之声。

苏祁想都没想急忙翻身下床想要出去看看,无奈这幅身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还是虚弱无力的状态,苏祁刚一下地就摔倒在地上。

外面皇上吐得一塌糊涂,里面君后摔了个狗吃屎,这可吓坏了未央宫的一干宫女太监们。

王艹耳白2015-08-05 18:57:00 发布在 十世
谢谢大家喜欢,我就不一一回复了,留出时间抓紧码字!握爪٩(๑ᵒ̴̶̷͈᷄ᗨᵒ̴̶̷͈᷅)و

王艹耳白2015-08-05 22:37:00 发布在 十世
苏祁被两个小太监扶起来以后还是不放心的想出去看,幸好刚才只是起的太急才会出现那种窘况,实际上只要慢慢走,他还是可以走出去。

等到苏祁出了门郁染华已经止住了呕吐,除了脸色还有些不好外,完全看不出刚刚发出那样撕心裂肺声音的人是他。

“皇上您没事吧?”苏祁还是隐隐有些担忧,虽然知道怀孕时孕吐是不可避免的常见现象,还忍不住说道:“让太医给瞧瞧吧。”

“朕已无碍,有劳君后费心了。”郁染华看了一眼风景南膝盖上的灰尘,刚才那“砰”的一声,就连自己在外面都听得一清二楚。

苏祁顺着皇帝的视线,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这才觉得膝盖隐隐作痛,刚刚一心想着向外走竟然都没有一点感觉。

“君后大病初愈,还是快些进屋吧,朕改日再来看你。”郁染华没有多问,只是心里对风景南的态度暗暗惊讶。

苏祁想要留对方多待一会儿,却不知道用什么理由留人,只能默默地屈身恭送。

其实苏祁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的接受现在的这个身份,但是看着那人一脸高傲冷漠,却被腹中孩子折腾的脸色苍白,他就忍不住会心疼,怎么说这事的罪魁祸首也是他,担心也是应该的吧?苏祁默默地安慰着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屋里走去……

王艹耳白2015-08-05 22:37:00 发布在 十世
看到大家的评论觉得好开心(❁´◡`❁)*✲゚*本来看到有人说更的少想爆发一下的,没想到电脑被我手贱弄坏了,好不容易修好了已经很晚了,所以又是一篇短小君,我对不起大家༼ ༎ຶ ෴ ༎ຶ༽

王艹耳白2015-08-06 23:09:00 发布在 十世
距离苏祁穿越到这里已经过去几天了,郁染华除了在他醒过来的那天来过以外,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苏祁搜寻风景南的记忆之后对此也就不再惊讶了。

大郁朝的规定每逢初一和十五是皇上必须要和君后一起过夜之外,其他时候都没有要求,而以往这两个人的见面时间也基本上是一个月见两次,偶尔有事情时郁染华才会在其他时间过来,但也很少留宿。

这个习惯可苦了现在的风景南,他从那日分开以后就惦记着那人的身体,想着几天不见肚子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孕吐的事有没有好一些,偏偏那人就是不来,自己便只能着这里干想着,一边想着一边还在心里吐槽了一番,这风景南的运气也够好的,一个月见两次也能让他中奖。不过转念一想,还是自己的运气好,经历一番生死还能有美人在怀,一觉醒来就把一家三口集齐了,正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啊!

这日苏祁终于是忍不住了,一大早起来他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身边的小太监常福见了,便问道:“主子这是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苏祁停下来看了他好一会儿,心里想着有个人一起出主意也好,便把自己的苦恼说了出来。

没想到常福听了可是乐坏了,“主子是平日里不做这些事怕是给忘了,您想见皇上就让小的去请皇上来咱们这里用午膳便是,宫里的别个君郎们日日都是这么做的。”

苏祁没想到原来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风景南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主动请人或是主动去找他的时候,所以苏祁也就以为不能这么做,没想到只是他不愿意这么做罢了。风景南不愿意做可不代表苏祁不愿意,相反的他还求之不得,人还没请来他就已经开始打算之后每天变着花样的让厨房做饭,然后日日都把人叫来尝菜好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皇上!”

“是!”常福一脸灿烂的出了门,以前还担心自家主子和陛下的感情太冷淡,没想到现在陛下不但有了孩子,连主子都主动起来,看来以后的日子要好过喽。



郁染华听说风景南差人来叫自己一同用午膳,内心说不出的惊讶,本来他这几日胃口不好都是自己吃的,可是想着怕是风景南有事要说才会一反常态,便应了下来。

苏祁在院子坐了一上午,巴巴的等着人来,却直到饭点才看见那一身明黄的身影。

郁染华来的不早也不晚,他这几日身子乏的很,来之前还躺在榻上休息,这是第一胎,反应大的让一向自信的皇帝都有些招架不住。

郁染华一进院子苏祁就看出来他瘦了,虽然才短短几日,可是比自己第一次见他却瘦了一圈,苏祁快步走上前,都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皱着眉说:“怎么瘦了这么多。”说的郁染华都愣在了原地。

王艹耳白2015-08-06 23:10:00 发布在 十世
看我这么勤奋快来表扬我

王艹耳白2015-08-07 21:08:00 发布在 十世
看到对方的表情苏祁才发现自己忘了这人的身份,急忙改口行礼。

“君后不必多礼。”郁染华虚扶了一下,便径自朝屋里走去。

苏祁跟再身后纠结着要不要继续问问这人的身体状况,没想到郁染华先开了口,“君后叫朕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可把苏祁给问住了,是要编一个事情吗?可是编什么呢?苏祁咬了咬牙还是照实说了:“臣那日见陛下的圣体微恙,心中一直挂念,不知最近可有好转?”

郁染华前进的脚步顿了顿,这是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理由,他现在可以肯定风景南是很喜欢小孩了,要不然也不会在得知自己有孕以后就起了这么大的变化。

“已经好多了。”郁染华回答道。

虽然听到了这个答案,苏祁却没有多么放心,从这人渐瘦的身形就可以看出根本没有好多了。



午膳是苏祁专门让小厨房准备的,都是些清淡的食物,但他还是看见郁染华在进门以后皱了皱眉。

苏祁亲自拉开正座的椅子,等郁染华坐下才在他的下手坐定,小心的说到:“不知陛下最近喜欢吃什么,我让厨房做了些清淡的,陛下看看合不合胃口。”

“有劳君后了。”郁染华脸上看不出喜欢还是讨厌,淡定的执箸夹菜,神色不变的咀嚼吞咽。

苏祁见他能吃得下很是开心,“陛下再尝尝这个。”

郁染华其实在进门闻到饭菜的味道时就已经觉得什么都不想吃了,刚才的那一口也是强忍着咽下去的,此刻见风景南一脸笑容,实在不忍心负了他的好意,只能继续夹菜。

苏祁上一刻还在欣慰,下一刻一转头就见身旁的人眉头微皱,拿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手上怕是用了狠力,不仅隐隐可见青筋,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苏祁急忙喊道:“常福!”

没想到郁染华先按住了风景南的胳膊,他现在不敢开口说话,幸好李德全比较了解自己的主子,对风景南说到:“君后不如先回避一下,让奴才伺候就可以了。”

苏祁这才明白郁染华的意思,不过他没有听从李德全的建议,而是起身接过常福拿来的器皿,然后便让所有人退下,自己坐回原来的位置,轻轻的拍了拍郁染华的背部。

郁染华忍得辛苦,被这么一拍也实在是忍不住,将刚刚吃的几口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呕……咳咳……呕……”

苏祁见他吐到没有东西了还在不停的干呕,心疼的不得了,可是自己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减轻这人的疼苦,待郁染华好不容易停下来,苏祁急忙端水给他,郁染华将这几口水也吐干净了才算结束。

“陛下可要传太医来瞧瞧?”苏祁小心的给郁染华顺着后背,担忧的问道。

郁染华摇了摇头,“太医也没有什么好法子,过段时间就会好了。”说完又看了苏祁一眼,“有劳君后了。”

苏祁也真是对这人的态度无语了,只能回到:“这都是臣份内的事。”苏祁见这样不是办法,便把下人唤进来打扫,让人把桌上的东西都撤了,免得郁染华闻了难受。

“别撤了,君后还没有用午膳,若是没事,朕就先回宫了,还有国事需要处理。”

郁染华起身要走却被苏祁拦了下来,开玩笑,自己请人来吃饭接过一口都没喂进去怎么能让人走呢?“陛下莫急,您先到榻上休息一会儿,臣去去就回。”说完不等郁染华阻止就出了门。

郁染华自己也觉得乏得很,便也没有走,这几日每次用膳都是这么个结果,让他的体力也有些支撑不住。



苏祁回来的时候郁染华已经睡着了,他把手里的碗放下,走到床榻边上默默的看着他,没有忍心把人叫醒。虽然早就知道了怀孕的人容易犯困,吃不下东西,但没想到反应这么激烈,床上的人即使睡着了眉头也是微皱的,一只手还搭在小腹之上。

苏祁原来还在空暇时间会想想郁染华的肚子和孩子,可是现在他只想着怎么才能让他多吃点东西,不能在这么瘦下去了,看着都让人心疼。



郁染华没睡多久就醒了,毕竟知道风景南会很快回来,睡得也不安稳。

“陛下醒了,”苏祁见郁染华醒了起身端起放在桌子上的碗,说到:“我让人煮了粥,放了些梅子一起煮的,陛下试试?”

郁染华刚睡醒还有些迷糊,听到吃的本能的有些排斥,一脸的不高兴。

苏祁难得见这人露出孩子气的表情,心里有些好笑,语气却越发温柔:“你这样什么都不吃怎么撑得下去呢,先尝尝,就一口,若是不好吃就不吃了。”

郁染华也没反应过苏祁语气中的宠溺,连敬语都没有用,他呆呆的看着那一碗粥。

苏祁乘机坐在床边,舀了一勺送到郁染华的唇边,看他乖乖的吃了下去。其实苏祁也不确定这招行不行,忐忑的看着对面的人慢慢咽下去,似乎……没有什么不适?

郁染华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乍一尝到这酸酸的粥竟然觉得有些饿,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苏祁立马会意,兴高采烈的继续投喂,心里面终于松了口气……

王艹耳白2015-08-07 22:10:00 发布在 十世
还是原来的内容,改了一个小错,不用再看了,抱歉抱歉

王艹耳白2015-08-07 22:11:00 发布在 十世
自从那日看着郁染华喝了小半碗粥,苏祁就隔三差五的把人叫来这边,或是自己厚着脸皮去找他。

郁染华刚开始对他的到来很是惊讶,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而且他送来的吃食也确实让自己能吃的下东西了。

苏祁最近不仅绞尽脑汁的做饭伺候自己的皇帝陛下,还在思考怎么劝那人休息一下。穿越之前苏祁对古代帝王的印象就是一个字“爽”!坐拥万千江山,自己说一没有人敢说二,这该有多么的畅快淋漓,可是真的看见郁染华的日常之后才知道他有多么忙。

孕夫怀孕初期不但容易孕吐,而且极易犯困,可是苏祁在太极殿伺候了两天却发现那人就是再累也总是强撑着处理完所有事情才会休息,这会儿他站在一边见郁染华又抬手按了按眉头,实在是忍不下去便上前说:“陛下去休息一会儿吧,太医也说您太过劳累了,对胎儿也不好。”

郁染华本想回绝,但是听到对胎儿不好时,忍不住想起眼前这人对孩子的在意,话到嘴边也没有说出口,只好默默的放下手中的朱砂笔,往后靠了靠,闭目养神。

苏祁看这人虽然没有去床上睡觉,但好歹是听了自己的劝告,心中一喜,绕到郁染华的身后轻轻地揉按他的太阳穴。郁染华的身子先是一僵,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



君后与皇上的感情突然变好让许多人都惊讶不已,之前两人的关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实在算不得恩爱,可是现在不但有了孩子,君后更是直接进了太极殿伺候笔墨,这让许多人不禁猜想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管外人如何猜测,苏祁本人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他自从穿越过来就一心扑在郁染华身上,对周围风吹草动根本毫不在意,此刻看着郁染华渐渐放松的面部表情他就觉得很满足了。还有一件事也让苏祁觉得兴奋,那就是今天是初一……想到这里苏祁就不自觉的翘起嘴角,压都压不下去。

王艹耳白2015-08-08 21:11:00 发布在 十世
郁染华休息了没多久就继续处理政务,他自小被作为储君培养,隐忍的能力向来一流,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已经让他很是懈怠了,所以他是怎么也受不了自己继续耽误国事的。

苏祁也知道他的脾气,就取了本书坐在一旁陪着他,时不时地歪头看看,在他不舒服的时候上前伺候。原本这些事都是李德全的工作,现在直接被风景南取代了。

晚上的时候苏祁把郁染华带回自己的未央宫,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再放他回来,没想到就算自己让他回去郁染华也回不去了。

大概是这几日累的狠了,本来今天郁染华就觉得特别容易累,等到了未央宫看到满桌子的菜时,竟然连隐忍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吐了。

苏祁本来吩咐人精心准备了一桌菜,都是挑的这几天郁染华觉得喜欢的,没想到一进门就觉得原本揽着郁染华的手被抓紧,只听“呕……”的一声,郁染华已经吐了一地,呕吐物都溅到了两人的衣服上。

这可把苏祁吓傻了,原来郁染华即使孕吐也一直注意着自己皇帝的威严,哪里有像这样直接吐一地的时候。

“呕……呃……呃”郁染华感觉自己的胃部猛地收缩,即使什么也吐不出来了还是反射性的干呕,不仅如此,头部还一阵阵的晕眩,整个地面都在转动,要不是他死死的抓着身边人的手,恐怕自己连站都站不住了。

“传太医!”苏祁大声的吼着,空出来的一只手小心的扶着郁染华,一点也不介意脚下的呕吐物。

苏祁半拥半抱着把郁染华放到床上,怕他还想吐躺着会呛到,便自己坐在床头,让郁染华靠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的顺着他的胸口。

郁染华感受着身后那人的体温,耳边是他呼吸产生的微风,还有他担忧而不失温柔的声音:“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还有哪里不舒服,太医马上就来了,先忍一忍,很快。”这让他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好像所有的烦恼和不适都随着那只抚摸自己的手而被带走了……

王艹耳白2015-08-08 21:11:00 发布在 十世
又有人说我产量低
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今天又是短小君,就这么多,没了

王艹耳白2015-08-08 21:13:00 发布在 十世
调皮如我又出来更文了,原谅我的产量不高吧

王艹耳白2015-08-09 19:43:00 发布在 十世
郁染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连太医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都没反应过来这里是哪里。

苏祁本来也睡着了,郁染华一动他便瞬间清醒过来,马上问道:“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

听到声音郁染华才想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还在风景南的怀里,刷的一下子坐起来,却又引来一阵晕眩,苏祁眼疾手快的扶住他:“慢点慢点!”

郁染华不敢再做什么突然性的动作,坐在床上缓了缓,颇有些尴尬的说:“劳烦君后了,以后让朕躺在床上便是。”

苏祁嘿嘿一笑,微微晃了晃自己已经麻了的胳膊说到:“臣就是想放陛下也不让啊。”郁染华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抓住了风景南的衣袖,刚才醒过来都没有觉察,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放手,于是触电般的松开手。苏祁被他的样子惹得差点笑出声来,不过顾忌到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才生生的忍住。

“陛下稍等片刻,臣去让人准备晚膳。”苏祁双脚刚一沾地便发出“嘶……”的一声,身体也晃了晃,刚才被压得太久,麻劲到现在还没有过去。

郁染华默默的伸出一只手扶住他,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这人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明明自己从小到大被人伺候,向来只管自己舒服就可以了,但这一次却做不到坦然。余光瞟到那人的衣摆处,还残留着自己呕吐时溅上的腐物,郁染华自己都觉得脏,那人当时却毫不在意。

“没事!”苏祁回头拍了拍郁染华的手,一瘸一拐的准备晚膳去了。

这已经是郁染华第二次看见自己的君后一瘸一拐的走路了,似乎每次都和自己有关……



郁染华折腾了一晚上此刻胃口似乎好了一点,苏祁一边给他布菜一边说道:“臣深知陛下日理万机,政务繁忙,但现在陛下的身体实在是吃不消太过繁重的政事,今日这事太医也说了就是陛下太过劳累的缘故。”

“朕以后会多加注意!”

苏祁撇撇嘴,“陛下每次都说会注意,结果还不是依旧和以前一样。”

“历代皇帝都是这么过来的,君后无需大惊小怪。”

苏祁被堵得没话说,只好悻悻的闭嘴。

不过郁染华今晚也被吓到了,用过晚膳只看了几本奏折就打算早早的休息。

未央宫是历代君后的寝宫,不仅有自己的小厨房,还有专供帝王君后沐浴的玉华池。

苏祁本来想过来提醒郁染华该休息了,却得知他已经沐浴去了的消息,苏祁心中一动,弯着嘴角便也去了玉华池……



苏祁到达的时候郁染华正在宽衣,他屏退了左右自己接手伺候,郁染华背对着他也没有发现。苏祁一件件的把郁染华的衣衫退干净,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的被水淹没,水波荡漾,仿佛一直荡到了他的心里去。

“退下吧。”郁染华慢慢的靠着池壁吩咐道,却久久没有听到回音,这才觉察不对,一回头就看见风景南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喉结微动。

“陛下赎罪。”苏祁没等郁染华开口自己先乖乖认错,“臣近日学了一些推拿的手法,可缓解陛下的疲劳,所以特来伺候圣驾。”

郁染华见他这个态度也不好多说什么,苏祁见他没有拒绝只当默认,主动走到池边坐在郁染华的身后给他按摩起来。其实他哪有学过什么推拿,不过仿照着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样子,眼睛不自觉扫向那人浸在水中的身体。郁染华的皮肤很白,因为最近营养不良所以有些瘦,小腹好像已经有些弧度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陛下觉得力道如何?”苏祁一边欣赏一边还不忘装模作样的问道。

“正合适。”

苏祁看着他真的一脸放松的样子,心里想着不如明日真的找太医好好学学。

王艹耳白2015-08-09 19:43:00 发布在 十世
先偷偷的更一点,晚上还有,忍得住的话可以留着一起看反正我是忍不住,所以我发了。。。٩(๑ᵒ̴̶̷͈᷄ᗨᵒ̴̶̷͈᷅)و

王艹耳白2015-08-10 15:16:00 发布在 十世
享受完按摩的郁染华留下一句:“朕洗好了,君后慢慢洗。”就离开了,苏祁脑子里还残留着无数粉红泡泡,泡在水里傻笑着,平息了身体上的躁动才起身,太医已经说过了,初期不宜行房事,后期就可以了……

回到寝殿时郁染华已经躺下了,苏祁吹灭了灯盏摸索着上床,还“一不小心”的摸到了郁染华的身体,感受到手下身体的僵硬才松手,装作毫不知情的淡定上床。

“陛下睡了吗?”苏祁轻声问道。

等了好久才等到郁染华开口:“没。”

“臣能摸摸孩子吗?”苏祁的声音平静,好像说出的只是一句普通家常。

这次苏祁没有等到郁染华的回答,厚着脸皮直接移动身体,伸手抚上对方的肚子。

风景南的手掌很温暖,郁染华自从怀孕以来一直觉得小腹不是很舒服,此刻当那人把手放上来的时候,却好像一下子有一股暖流传进来,整个人都安稳了不少。

“刚才我就觉得,现在一摸便更加确定,好像有点弧度了呢。”风景南的声音依旧轻柔。

郁染华听到那句“刚才觉得”稍加联想就知道他指的是沐浴的时候,不由得神色赧然,好在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也没人会发现。

“恩。”

两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此刻的安宁,郁染华忽然觉得感慨,没想到风景南会有这样的改变,以前两个人即使在做那种事,他也丝毫感觉不到温暖,自己也仅仅是把那当做是任务,不愿倾注任何感情,但是此时此刻,却有些力不从心,心不由己。

安静只是暂时的,风景南很快又出了幺蛾子:“臣能抱着陛下睡吗?”

“得寸进尺!”

黑暗中传来轻微的笑声,风景南的身体已经靠了过来,搭在郁染华腹部的那只手后移,揽住他的腰,稍一用力,直接把郁染华揽进自己怀里。

即使是这么越举的行为,也依旧被默默的接受了,苏祁心里开心,手上搂的更紧,仿佛能听见两个人心脏的和鸣。

“陛下的心跳好快!”

“混账!”

黑暗中又传出一阵轻笑来……



郁染华自从有孕以来夜里总是睡不安稳,这一晚却是难得的好眠,醒来后也是少见的神清气爽,早饭的时候也没有孕吐,苏祁乘机厚脸皮的邀功:“看来我这未央宫很合陛下跟孩子的脾气,不如陛下以后常来。”

郁染华看了他一眼:“君后天纵之才,以后还是莫要说这些贻笑大方的话了,食欲不好只是初期的自然现象,如今有所好转,怕是时候到了而已。”

苏祁的一张笑脸僵在脸上,默默地吐槽这人没有情趣,还要违心的说:“陛下所言极是。”

郁染华放下筷子起身上朝,转过身去时也刚好掩饰住了自己微微上扬的唇角,他习惯了在人前不苟言笑,却被那人惹得差点破功。

王艹耳白2015-08-10 15:16: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