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死要面子直男帝受+冷峻将军功 短片 纯生 产乳超快完

楼主:艹小茶茶 字数:35262字 评论数:11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死要面子直男帝受+冷峻将军功 短片 纯生 产乳
超快完结


艹小茶茶2018-12-16 19:19:00 发布在 十世
皇上很烦,非常烦,北方匈奴未灭,南方水患成灾,似乎所有的灾害都集中在了这一年。
"皇上,臣夜观天象,发现这紫薇星闪烁异常,宫中恐有大事发生"
"什么事?"皇帝语气中带着愠怒
"回皇上,暂且看不出吉凶祸福,只是,宫中或有贵人怀孕"
"有孕?"皇上挑眉,自己这几个月一直忙于朝政,怎么会有妃子有孕?"此子可是龙嗣?"
"宫中贵人所出,怎能不是龙嗣?"皇帝哑口无言,若是宫中妃子未曾侍寝便有孕,这可是丑闻,皇室的颜面何在?
"若此子出生,可留得?"钦天监心里一抖。这皇帝是出名的狠厉,如今竟连亲生孩子都能下得去手
"回皇上,虽暂时看不出祸福,可这是皇家的子嗣,必定三思"皇帝默默点头
"你下去吧"
"是"钦天监低着头退出了宫殿,皇帝默默站起来,绕着椅子走了一圈
"朕的孩子?"皇帝冰冷的表情变得狠厉,站起来走出宫殿,他倒是要查查,是谁这么大胆子
后宫中,皇后接到消息,竟是要后宫所有女人去检查身子
"皇上怎么突然这么做?"皇后有些不安
"不必多问,太医已经来了,待他们检查完再说"皇帝静静坐在皇后的寝宫中
"皇上今晚要在这用膳吗?"皇后笑起来
"嗯"皇帝冷冷的回答
"那臣妾着人准备"皇后开心无比,行了礼就跑到自己的小厨房
宫中的女人太多,一时也检查不完,直到宫女吧晚膳端上来才有了点消息
"皇上,宫中并无怀孕之人"皇帝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难道是那钦天监骗他不成?看着满桌子的菜,皇帝有些没胃口,恼怒异常,奈何那钦天监并不能斩杀,皇帝生气的拂袖
"皇上。。"皇后看着愤怒的皇帝,不知从何下手,皇帝在气头上,看谁都不顺眼,话也没说便拂袖而去

艹小茶茶2018-12-16 19:20:00 发布在 十世
"皇上。。。您倒是吃点东西吧"皇后在书房跪着,皇帝已经好久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听太医说,他这段时间吃了便吐,似是生了什么怪病
"不吃!。。。呕。。给朕拿走!。呕"皇帝闻到菜味就想吐
"这是皇上你最爱吃的菜"皇后亲自呈上一盘丰盛的菜肴,皇帝却捂着鼻子
"拿走"
"皇上。。。"皇后楚楚可怜的看着皇帝
"拿走!"皇帝一口回绝,皇后不甘心的离开御书房,待皇后走后,皇帝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腹中的酸水大口大口的吐在御书房的地摊上,一旁的太监急忙将痰盂放在皇帝前面,皇帝感觉胃里好了些后坐回位子,捂着小腹
"皇上,要不然,传太医把"皇帝大手一挥
"不必"他以前就诊断出胃疾,对此并不上心。
又过了许久,皇帝呕吐的毛病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胃口出奇的好,似乎是要把前三个月吐掉的东西吃回来,皇帝肉眼可见的长胖了
御书房
“很好”皇帝满意的放下手中的奏折,那新晋武状元果然是个人才,才不过月余,就收回了被匈奴占领的城池,捷报连连,皇帝大喜过望
“皇上,钦天监有事禀报”
“进来把”皇帝心情极好
“微臣叩见皇上”钦天监进门便跪下
“起来,可有吉兆?”
“皇上,吉兆啊!这是自太【】祖建国以来从未见过的天象”
“说”
“不久之后,将有一位皇子降生,此子将继承大统,天佑我朝啊”听到这,皇帝脾气上来了
“又是这个虚浮的东西,后宫从未有女子有孕,何来皇子”钦天监任然固执己见
“可。。。皇上。。。天象所示,此子必定是天子所出。。。后宫,当真无人孕子?”
“放肆!”皇帝拍了拍椅子,但脸色随即变得怪异起来,他的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强装镇静,皇帝遣走了钦天监,随即宣了太医在养心殿整治
“皇上脉象圆滑。。。身体并无大碍,只是。。。”
“你只需如实禀报”皇帝躺在床上,手一直轻轻揉着腹上那动弹的地方
“请让微臣再确认一下,皇上可有嗜酸,想要呕吐的病症?”
“皇上三月前倒是有呕吐的症状”随仕太监回忆
“皇上,恕臣诊一诊您的肚腹”
“准”皇帝躺好,这一平躺,肚子显得圆滚,太医心里一惊,手附上肚子按了按,随即收了手
“皇上,这病症似是腹部有疾,微臣这就命人下去煎药”
“去”这时候,皇帝有些乏了,命人将帷幔放下,便睡着了。梦中有一人,怀抱婴儿窃窃私语,皇帝好奇,上前查看,见一穿着华丽的妙龄女孩,正安抚着怀中的孩子,皇帝见小孩生得可爱,上前逗弄,那女子竟将怀中婴儿交给皇帝
『仙童转世,星月闪烁,天下太平』
这四句一股脑冲进皇帝耳中,还没等皇帝明白,女子早不见人影。
皇帝睁开眼睛,一旁是随仕太监
“皇上,该上朝了”
“朕。。。呃。。”皇帝刚想说话,却被腹中突如其来的动静的断,他掀开被褥,坐起来,他的肚子圆圆的,就像扣了个铁锅一样
“仙童。。转世?”皇帝不可置信的抚摸肚皮,不停回想梦中那句话,匆匆披上衣服,皇帝来到了藏书阁,当他看到那副神女图时,大惊,梦中那女子竟是神女“仙童。。。转世”此时,腹中明显有异动,那异动竟扯得皇帝腹部一疼,皇帝抚上肚子,面上惊异的神色有增无减
“皇上。。。可是身体不适。。老奴”
“宣钦天监”
“呃,是”太监传令下去,宣钦天监入宫
皇帝罢了早朝,宣了钦天监入宫,此事由掌事公公带到了朝堂之上,大臣们哗然。莫不是宫中有异像?
养心殿内
“你说宫中有皇子降生,可知那皇子的生母是何人?”皇帝皱着眉头,修长的手指一遍遍的扣着椅子扶手。那钦天监仔细想了一番
“回皇上,那必然是宫中身份最为尊贵的人”
“最尊贵?”皇帝挑眉“你说,宫中,谁最尊贵?”钦天监感到皇帝语气突变
“当。。。当然是圣上您”
“那便是朕孕子?”钦天监一下子跪倒在地
“皇。。。皇上说笑了”皇帝心中了然,此事非同小可,男子之身孕子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更何况这事还关系到国家安危
“朕问你,此子可是吉兆?”
“自然是吉兆”钦天监俯首“此子降生,便风调雨顺,繁荣昌盛”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皇帝抚了抚紧皱的眉心“来人,宣太医”
养心殿寢殿内,皇帝躺在床上,青纱帐放下,账外露出了皇帝的手腕,那太医细细把脉
“若有异像,你便大胆说出来”皇帝这话让老太医心惊了一下,要说异像,这异像可大了去了,这皇帝脉象上像是有六月身孕似的,那肚腹也似寻常孕妇怀胎六月大小,加之之前那些嗜酸,呕吐等症状,不是怀孕是什么?太医走神之际,皇帝不耐的收回手“说”
“皇上恕罪”太医跪在床边“恕老臣直言,依脉象看,皇上已怀胎六月有余”听到这话,皇帝的理智线崩了,之前还存有侥幸,现在这太医的话便是印证了他的猜想,自己竟怀孕了?九五至尊,真龙天子,竟然怀孕了?脑海中那梦境一闪而过,这孩子竟以如此不同寻常的方式到来,必是神仙保佑我国。皇帝把手放到那软软的肚腹上,这是神子
“朕知道了,下去吧”太医早已做好了被皇帝劈头盖脸打骂的准备,但皇上竟让他走了?不敢多想,太医叩头就往下退,走到一半,管事公公叫住他,竟是皇上要喝安胎药?见了鬼了

艹小茶茶2018-12-16 19:21:00 发布在 十世
老太医平日里眯着的眼睛顿时变大
“老臣。。。知道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胎儿长势越发汹涌,皇帝不再去后宫就寝,待在养心殿好好安胎,他一个大男人怀胎生子,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说出去,怕是要遭天下人耻笑。
可是。。。皇帝时不时抚摸肚腹。这孩子将来必成气候,自己必然要给他个名分,这样不清不楚的生下来,也不是个事,难道要昭告天下,自己身怀六甲?
不行
他的脸面何在
但,孕育神之子,本是光荣的事
可他是男人啊
皇帝心事重重,可这时候,是大将军凯旋归来的时候,皇帝高兴之余,自己要亲自出席接见大将军,他是国家的忠臣
大军回归前
皇帝站在大铜镜之前,不停深吸气,好让那肚腹看起来小一些
不行,太大了。镜中,皇帝纤细的腰肢上挂着个大圆球,此时腹中胎儿八月有余,再过一个月便可瓜熟蒂落,他可不能这样去见满朝官员
“来人,拿白绫来”层层白绫经由随仕太监裹上皇帝肚腹,肚子裹得越发圆实,虽然还是稍大,但就像是啤酒肚,皇帝有些吃痛,肚子硬邦邦的,却还是穿上了那件朝服
来到宫殿,早已安置了宴席,满朝文武官员也坐好,就差皇帝入座,皇帝已经三月不上早朝了。皇帝随着太监尖锐的叫声进入宫殿,大殿里瞬间鸦雀无声,官员们的眼光纷纷落到皇帝身上,包括那个百战百胜的将军,皇帝下意识的遮掩了肚腹,入座
“皇上万岁”百官齐齐谢礼
“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这声音响彻皇宫,可见今日,官员们兴致勃勃,皇帝也高兴起来,他开始打量那让匈奴退避三舍的常胜将军。那将军,与他想象得不一样?皇帝原以为那将军是个壮如山的汉子,却没想到是个面相冷峻的青壮年,但也可以看见,那盔甲下的肌肉配得上他的实力
“皇上,凌妃娘娘献舞”旁边的随仕轻轻说了一句,皇帝回过神来,看向舞池里的佳丽。
啧,平淡无奇
宴会终于结束,皇帝着急退席,不是他撑不住了,是怕肚子里的胎儿撑不住了。
养心殿内,皇帝都没等人撤下白绫,自己就先拿着匕首割开白绫
可别把孩子挤坏了。摸了摸肚子,没有什么问题,皇帝松一口气,转身将内侍送上的安胎药一饮而尽
眨眼间,皇帝将近临盆,此时的皇帝临盆之势每况愈加,肚子沉甸甸的,稍微一走动,皇帝就感到劳累,腰肢也不堪其重
他要怎么办,如何昭告天下,这孩子的身世,如今已快临盆,后宫也无人有孕,不能凭空多出来个孩子,难道必须亲自解释?
这孩子必然继承大统。想着想着,胎儿结结实实的踹了皇帝一脚,差点把他从床上踹下来
“诶呦”皇帝低吟一声,双手捧上肚腹,这孩子真有劲,接着,又是一脚“呜!”踢到了皇帝的膀胱,九五至尊泄在了龙床上
太丢脸了
假借出门游走的空档,内侍太监知趣的换掉了尿湿的寢衣和床铺
最近,钦天监来报,说是神子将要诞生,皇帝和一众内侍太监紧张了几日,若是肚腹有什么异常便去传太医,这养心殿的保密手段是极好的,皇帝有孕之事只有养心殿随仕和那太医知道,便无人知晓
可是这样等了几日,都不见生产迹象,皇帝急了,他做梦都想要卸货,整天呆在这寢殿里快发霉了,可是胎儿迟迟不降生,这使皇帝疑惑了起来,胎儿到底从哪里出来?皇帝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屁眼,怎么可能出来一个孩子?

艹小茶茶2018-12-16 19:22:00 发布在 十世
又过了几日,皇宫来了一位客人,那是东南边山上的高僧,有要事禀告,皇帝在床上接见了高僧,有被褥的遮挡,高僧自然看不出什么,只是那高僧说的话,让皇帝暴怒
“皇上,近日宫中恐有神子降临,老僧特来提醒,神子不可轻易出世,需要那纯阳之气灌入腹中”
“纯阳之气?那是何意?”
“那便是。。男子的jy,皇上,您得早些准备,让娘娘早日产下健康的神子,不然,神子留在腹中太久,对神子不好,也影响国运”
“。。。若是。。。其他男子呢?”皇帝声音有些颤抖,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问这样的话,此刻的他就像那点燃的爆竹,即将爆炸
“旁人?”那老和尚顿了顿“若是旁人,便是要找到那三月三,在亥时出生的”
“承蒙大师指点,朕累了”皇帝在被褥下握紧了拳头
“贫僧告退”待那脚步声越来越远,皇帝挥拳砸在被褥上
“天啊,你让我情何以堪?”皇帝坐起来,发泄似的踢倒床边的柜子,又砸了桌上上好的茶杯,他看着地上的东西,身体气得颤抖,肚子突如其来的痛楚让他失声痛叫“朕。。。朕死也不会。。。啊。。”说完,皇帝昏倒了过去,周边一众内侍跑过来
再次醒来,腹中传来连绵不断的疼痛,临盆的肚子时不时发硬,能清晰的从肚皮上感觉到宫缩
“好疼啊。。。”皇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他往下看去,肚子一起一伏,正猛烈宫缩着“啊。。。啊。。”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被褥。内侍见皇帝醒了,连忙去端安胎药,却被皇帝一掌打开“还安什么药啊,朕快生了!。。啊。。宣太医啊!”此时太医急匆匆赶到,给皇帝把脉
“皇上,您要生了”太医语气颤抖
“废话!朕肚子好疼啊。。!”
“皇上,产子自古以来都是要历经产痛的,这没办法”
“好你个老太医!。。。你你你。。啊!”

艹小茶茶2018-12-16 19:53:00 发布在 十世
说来也奇怪,皇帝痛了两个时辰便又不痛,只是肚腹发着硬,像是吃饱了撑着似的
“皇上,老臣。。。老臣从未见过男子产子”老臣不知道那孩子怎么出来啊!
“必须保住胎儿。。。呃”皇帝揉着发硬的肚子,想让肚子柔软些,忽然他又想到了那老和尚的话,不知不觉的,脸红到了耳根,他又气又急,肚子又疼起来,看来是不能动怒“这可如何是好。。。”皇帝流出两滴生理性的眼泪。老太医见皇帝都疼哭了,连忙安慰
“圣上千金之体,必能安产,皇上你别哭了,吃点晚膳”说完,内侍太监送上一碗清粥
“朕。。。不想吃,你们都出去”皇帝侧过身子,把人都遣散,老太医见皇帝不腹痛,便退下,其他随仕也都出了宫殿,在门口侯着,此时,皇帝见四下无人,颤抖着手悄悄伸进后xue
第一感觉。。。紧。。。皇帝又伸进一个指节
好软。。。嗯。。。有点难受,第三个指节
啊。。。好奇怪,皇帝内心咆哮着,他的儿子,就在这里出生吗?
门外的内侍们没听见任何声音,有些慌张,皇上出事了怎么办,终于,几个人在商量之下,选了一个小太监悄悄跑进殿内查看情况
此时皇帝难为情的在被子底下摸着后xue,他想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在这出生,能不能摸到,皇帝在被窝里发出焖哼,小太监怕皇帝又腹痛,连忙上去
“皇上”
“啊!”皇帝吓得手紧了紧,扣到了嫩肉,失声叫出来,这一声娇嗔得不行,吓得小太监心叫不好,空气随着皇帝的黑脸凝固了起来,皇帝翻身过来冰冷的瞪了小太监一会。“。。。你听到了什么”小太监慌忙摇头
“什么都没听到”
“滚出去”
“是”小太监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一众太监围上去讨论皇帝的情况

艹小茶茶2018-12-16 21:00:00 发布在 十世
皇帝断断续续的疼了两日,整整两日,皇帝被折磨得有些虚弱,老太医有些看不下去
“皇上,您就听那和尚所言把,就当是为了您腹中的小皇子!”
“滚!”皇帝听到这茬又气了起来,他就是疼死也不会用这方法生孩子
“唉,皇上啊,老臣也实在没有办法了”他除了开点安胎药还真没法子了,皇帝忍过一阵痛,眼圈泛红,像是哭过一样,老太监有些心疼
“皇上这么疼下去不是办法啊”忽然,有一个点子闪过脑海,老太监把太医叫出去“听闻那高僧说,只需要那纯阳之物进入腹中,那便去找来,给皇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服下。。。”太医摇摇头,那僧人的意思是要从身下进入,怎么能口服,两人在这事上出现了分歧。在门口吵了起来
到底是口服还是下用?最后两人虽没辩论出个所以然,却都悄悄去寻那三月三出生的人了
第二天,人找到了,却是那凯旋而归的大将军
养心殿门口
老太监和老太医对视一眼
怎么办?
“下药?”老太监幽幽的拿出某药
“我可去你的吧”太医啐了一口唾沫,他不会干那下三滥的事情
“不下药,如何拿到那纯阳之物”老太监冷哼一声。此时宫殿内传出皇帝的痛叫,两人跑进去
“啊。。。啊。。。疼啊。。。疼死我了”皇帝抱着发硬的肚子辗转,汗水浸湿了被褥和里衣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去把脉一个去换被褥。
“啊。。。呃啊。。。啊。。。”皇帝疼得眼神涣散,双手抱着肚子,汗水直流,就这样持续着疼了半天,皇帝终于妥协
“去。。。去找。。。那人”皇帝有些没力气说话,他想起了那僧人所说的话,神子不能拖,若是真生不下来,不仅影响到自己,还会影响到国家,皇帝想到了那句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子民,牺牲这点。皇帝想到将来自己的国家富庶强大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坚毅
“皇。。。皇上。。。找到了,就在京城里”老太监颤抖着说,皇帝双眼无神的看着床幔
“带过来”
“是。。。那将军”老太医一巴掌遮住脸,不忍直视啊
什么?!皇帝震惊的坐起,像是没肚子似的
他本来,生完孩子后想把那人杀了,居然是。。。国家忠臣
肚子又疼了起来
不行啊,怎么能是他?

艹小茶茶2018-12-16 21:39:00 发布在 十世
明天把 楼楼要上课

艹小茶茶2018-12-16 22:57:00 发布在 十世
母后啊。。。皇帝看着被下药的将军,内心崩溃,老太监搀扶着皇帝有些颤抖的身躯
“你。。。下去”
“可。。皇上。。老奴”老太监担心皇帝不会做那事,想帮帮皇帝,可那皇上是什么人?这么耻辱的事怎么能让旁人在侧
“下去”老太监叹了口气,退下了
皇帝看了看那烧着的一炷香,那药在一炷香之后便会失去药效,他必须在一炷香之内。。。让将军泄出来
皇帝抬了抬下坠的腹底,好在现在不腹痛,慢吞吞的坐在床边,看着那将军的酮体,小麦色的肌肤,坚实有型的腹肌,还有。。。那让人望而生畏的东西,皇帝想了想自己那小玉茎
生气
朕怎么能这么小
颜面何在?
皇帝生气了,丝毫没顾旁边烧了三分之一的香,肚子疼了,皇帝皱眉去按肚子,不能生气。突然想起那燃烧的香,皇帝急了,现在要。。。让他石【】更起来。皇帝老脸通红,平日里他连妃子都不碰,面对那些女人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十六岁娶妻,现在二十五了。。。虽对同房之事还是了解那么一点,但现在要他取悦男人?皇帝嘴角抽搐,拍了拍脸
只是个过程
只是。。。生个孩子
皇帝想哭,趴在母后怀里痛哭一场
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伸进将军裤兜里,摸到了那疲软状态下就有些骇人的东西
呜呜呜。。。朕能不生了吗?皇帝耳根子红了。那东西敏感得很,自己那手胡乱搓搓就有了反应,皇帝这下认真的弄起来,就当这是在批奏折。。。批奏折。。。那将军的巨物立了起来,皇帝嫌恶的撇开头
怎么办,老太监说这东西要口服,老太医说这东西要从下面。。。不论哪个皇帝都不能接受啊,皇帝捂了会脸。又下定决心似的,上手撸了两把,泄了点出来,皇帝白了昏迷的将军一眼,这么不舍得?颤抖着手指,沾了点那东西,皇帝闭上眼睛,把手指含住了,忍着吞下那东西
肚子没反应
皇帝看了看那烧了一半的香
老不死的太医,药不能久一点?此时站在门外的老太医打了个喷嚏
不行,没时间了
皇帝这下是真红了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他忍辱负重,抬着腹底,趴到床边,小嘴张开,舔舐那头,又整个含住
太羞耻了
皇帝吮吸起来,吞咽了些东西
肚子没反应
门外的老太监看时间过了大半,敲了敲门提醒
“皇上,香快烧完了”
皇帝惊了,要加快速度,既然嘴上不行,那就。。。

艹小茶茶2018-12-17 11:51:00 发布在 十世
两人的体位


艹小茶茶2018-12-17 18:52:00 发布在 十世







艹小茶茶2018-12-17 18:53:00 发布在 十世
看的人多我再更,我的脑洞越来越大了,鬼知道我在想什么

艹小茶茶2018-12-17 20:04:00 发布在 十世
天空昏沉下来,快要下雨了
大将军最后一次泄火后边昏倒了过去,有种精尽人亡的架势,门外俩人听到里面摔落的声音又进入了房门,老太监把将军拖了出来,老太医安抚着受到惊吓的皇帝
皇帝脸上满是泪水,眼角通红,像是猫咪受到惊吓一般,脱力的趴在被褥上,肚子都给挤压了,他都忘了自己是皇帝,老太医看了看那产子的穴儿
不忍直视
穴儿红肿不堪,已经被c开了,还往外躺着羊水和jy的混合物
真是前所未有
“痛。。。呜呜呜。。。痛”皇帝幽幽的叫着,眼泪大滴大滴的留下来
朕被强暴了
当老太监安排好将军回来时,殿内正穿出皇帝的吼叫,他急忙进去查看。一进门,内侍们不停换着热水,老太医擦拭着皇帝的大腿,皇帝正趴在被褥上产子,那穴儿能看到胎头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皇帝颤抖着,眼泪汪汪的哀嚎着,他的屁眼已经不是自己的屁眼了,鼓胀着,火辣着,刺痛着
“皇上,加把力,就出来了!”太医异常兴奋
他在见证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件
他要把这过程写入自己的医书里!
“啊——啊——呃啊——”皇帝不会叫了,只会从喉咙里发出哀嚎,他好难受
老太监看呆了,那穴儿一缩一合,胎头出来大半,感觉皇帝有三个屁股瓣
“朕不行了。。。不行了”皇帝脱力,胎头缩回去,老太监见状,呈上催产药
“皇上,成败在此一举”这句话让皇帝浑浊的眼神清明起来,皇帝又屏住呼吸,肚子朝被褥上压下去
“——啊!!!”噗呲一声,孩子终于被生出来
皇帝脱力倒在床榻上,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艹小茶茶2018-12-17 21:21:00 发布在 十世
这是楼主预计的结局,不过又有脑洞了明天再说

艹小茶茶2018-12-17 21:22:00 发布在 十世
下一个脑洞(・ิϖ・ิ)っ
死要面子皇帝的养娃日常

艹小茶茶2018-12-17 21:28:00 发布在 十世
你们的回复是楼主更新的动力

艹小茶茶2018-12-18 12:04:00 发布在 十世
正当养心殿上下正因为新生小皇子忙得鸡飞狗跳时,大将军在养心殿的外殿(接待大臣的地方)醒了
将军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梦里有皇帝,还有那娇嫩的小穴儿,他立刻清醒了起来
真该死,怎么会做那样的梦,皇上是何等尊贵的人,虽这样想,身体却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不会是真的把?
将军坐起来,衣服没有少,但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脑海中想起来什么。似乎是皇上宣他入宫,可自己却在这睡了这么久,不对劲啊?大将军站起身,穿好鞋,门外内侍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将军您醒了?”内侍试探,将军却一言不发,直接打开了房门,有些慌张,内侍低着头“皇上身子突然不适,就不见大人了”
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将军总感觉少了一段记忆,虽满腹疑问,将军仍然一言不发,也没看内侍两眼,便走了。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虚,可能是睡久的缘故,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睡着了?皇上知道吗?大将军目着脑袋走出宫殿,这才知道,天上下了雨,有一段时间了。

艹小茶茶2018-12-18 21:22:00 发布在 十世
最后上将军小小的段子

艹小茶茶2018-12-18 21:51:00 发布在 十世
将军这两日都没睡好
不知为何,一闭上眼就是皇上的样子,还是在床上的样子,而且他还可耻的石更了,每每想到这些,将军大人就满脸通红
他还没同房过呢,怎么会想到这些淫秽下流的东西?
对象还是皇帝
不过。。。梦中皇上那娇羞可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都化了
将军大人脸又红了
次日早朝
将军大人早早就来了,他一整晚没睡好,脑袋里全是皇上的一百种姿势,这让他感到羞耻,自己简直不可理喻
看着龙椅上威震八方的皇帝,将军愣神了,脑海中闪过梦境
小兄弟立起来了

艹小茶茶2018-12-18 21:59:00 发布在 十世
冒个泡,有人在不

艹小茶茶2018-12-19 15:40: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