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穿越时空的萌娃(父子,古风)

楼主:筱苏洛 字数:54427字 评论数:7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开个坑,讲一个小男孩穿越到将古代的故事。

筱苏洛2018-11-22 02: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孤儿院里,五岁的墨言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皎洁的月光发着呆,他自从生下来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这五年,院长倒是拿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对他很好,不过墨言很想看看,这墙外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小墨言看着月亮,发现月亮突然之间变得很圆,一道刺眼的白光挥洒过来,一分钟后白光渐渐消散,墨言透过手指缝看着周遭的世界,发现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
自己身在一个种满花花草草的大院子里。小孩起身,俯在花坛上看,发现有几个扎着双马尾的大姐姐在浇花。
墨言有点害怕,往一边的院门走去,有个很大的荷花池和一条很长的走廊,小孩沿着走廊边走边往回看,生怕有人发现他。
走着走着墨言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摔了一屁&股墩。
墨言抬头一看,是个穿着盔甲的差不多三十岁的非常帅的男子。
“这谁家孩子?走路也不小心点。”叶瑾看着地上摸&摸鼻子的穿着很奇怪的小孩,柔声问道,“小家伙,你爹娘呢?”
“你是谁,撞疼我了,还不说对不起。”小孩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
“哈哈,你这小孩倒是有趣,跟我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的小孩,敢这么跟本将军说话。”
墨言只能跟着这个将军进了内府。
叶瑾刚从边关征战回来,这次回来,可以休息许多年了,叶瑾本想好好地再娶个妾,生个娃,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刚想的入神,就撞到了这娃。
到了平时的面客厅却没有看到一个人,下人也都说没有见过他。
“奇了怪了,那你这小屁孩是怎么进来的。”叶瑾看着面前穿着露手露腿的衣服的小孩,一时想不通。
“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在爱心院的。”
“爱心院?听都没听过,你跟我过来。”
墨言又跟着叶瑾来到他的房间。
“你爹娘呢?”叶瑾脱了愧盔甲,加了件薄衫,坐到凳子上,抿了一口茶问道。
“爹娘?是什么意思?”墨言一头雾水,摸了摸头。
噗……叶瑾听到小孩的话直接笑喷,“小小年纪就学会装傻了?爹娘就是生你养你&的&人啊。”叶瑾觉得眼前这个小孩很可爱,他虽然有一房正室,一房妾室,却都没能给他生下孩子。此刻看到眼前的小家伙,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是个孤儿。”墨言有点伤心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来将军府干嘛,是谁派你来的,说实话。”
“没有人派我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墨言如实回答道。
叶瑾皱起眉头,守卫森严的将军府,到底为何会闯进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这小孩肯定有同伙,“你若不说实话,我可要打你了。”

筱苏洛2018-11-22 02: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我说的是真的。”小孩怯怯地看着眼前虽然很帅但是英气逼人的大叔,他不会真的要打人吧?
“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撒谎。”叶瑾看着慢慢往后退的小家伙,心中想这么小一孩子,要怎么教训呢,他对教育小孩子的事情简直一无所知,叶瑾想到小时候自己一直勤奋刻苦,根本没被打过,这下可难到他了。
“你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叶瑾向小孩招招手。
“可是你说要打我。”小孩发现已经退无可退,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这是自己在做梦吗?
叶瑾观察着小孩的身体,从头一直看到脚,摇了摇头,“你转过去。”
“干嘛。”墨言虽然很惊讶,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叶瑾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发现有个肉肉的部位,倒是不容易打坏。
叶瑾起身把小孩拉过来,小孩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趴在了叶瑾的腿上,瞬间感到有些不对,“大叔,你要干嘛,放我下来!”小孩蹬着小短腿挣扎起来。
“你要是现在说实话,我就放你下来。”叶瑾实在太好奇这个小孩了,穿的奇怪,说话也奇怪。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小孩感到有点绝望,小短腿也蹬不动了,这个大叔力气太大,完全没办法挣脱。
啪!一巴掌隔着裤子打在小孩屁&股上,疼得小孩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叶瑾也觉得自己虽然没怎么用力,但是对于这个这么小的小孩还是太用力了。
小孩长到五岁这么大,就记得因为自己偷吃东西院长打过自己一次,打的是手心。
墨言从没想过打屁&股会这么疼,这大叔下手也太重了,墨言瞬间醒悟过来这根本不是梦。
啪!啪!又两下盖在小孩屁&股上,虽然稍微减轻了点力道,但还是疼得小孩哭了出来。
叶瑾怎么也没想到,这才打了三下,小孩就哭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你哭啥,我就打了你三下。”叶瑾感到有些头疼,心想自己是不是打伤小孩了,于是把小孩的裤子脱到膝盖处,发现里面穿着一条精致的亵裤,让叶瑾大开眼界。
“流氓,脱我裤子干嘛!”墨言大喊,院长妈妈跟他说过,绝对不能让陌生人脱他的裤子,绝对不能让陌生人触摸自己的下&半&身。
墨言的手被叶瑾的左手抓着无法阻挡,叶瑾轻松地脱下了小孩的内&裤,发现小孩的屁&股已经红红的了,“居然已经红了啊……”叶瑾有些惊讶,左手戳了戳小孩红色的肉肉。
墨言感受到叶瑾松了点力,趁机挣扎出束缚,提上了裤子,抹了抹眼泪,院长妈妈告诉他要坚强,不可以随便哭的。
墨言已经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大变&态,居然打自己,还脱自己的裤子。
叶瑾很多年前就想要孩子了,在街上看着别的小孩子,都会痴痴地多看两眼,如今这个眼前的小孩,居然给了他一点当爹的感觉。心想这么小的孩子,懂个屁啊,或许他真的没有同伙呢。叶瑾把小孩为什么会出现在府里的问题暂时搁置。
“要不你当我儿子怎么样。”叶瑾说完有点惊讶自己居然直接说出口了。
“你这个大坏蛋,大流氓,我才不要当你儿子。”
叶瑾有些头疼,自己这个威风凛凛,为国征战的大将军,怎么就成了大坏蛋大流氓了。

筱苏洛2018-11-22 0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三:“你再胡说,我还要打你。”叶瑾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可怜,心中慢慢有了想疼爱这个小孩的冲动。
“救命啊!打人了!”小孩大喊起来。倒是引来了叶瑾的正妻,胡&氏和她的两个个丫鬟。
“老爷,这是谁家的小孩在这瞎吼啊,要不要我帮你丢出去。”
“你先回去,这里没你的事。”叶瑾冷冷说道。这个正妻是他爹小时候指婚给他的,他非常不满意这个骄横跋扈的女人。
“哼。”胡&氏自讨没趣,回了东院。
“救命啊!警&察叔叔快来救我啊!”墨言不放弃地大喊。
“紧茶是谁?是你的同伙的名字吗?”叶瑾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姓紧的人。
“呜呜,小红,小洋,院长妈妈,我好想你们啊!”
叶瑾心想,这个组织人果然不少,不能小觑啊。
“他们怎么忍心把你这么小的孩子派来,真不是人!”叶瑾在心里把紧茶,小红,小洋,院长玛玛骂了百遍。
叶瑾越看小孩越心疼,一把抱起小孩,拍了拍小孩的背,“好了,不哭了,大叔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吃苦了,告诉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墨言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抱傻了,这个大叔为什么又突然对自己这么温柔,“我叫墨言。水墨的墨,言语的言。”
“那大叔就叫你言言了,大叔叫叶瑾,你可以叫我叶叔,言言,以后就在叶叔这里住下来好不好,让叶叔来照顾你。”
“可是你会打人的。”小孩居然有些依赖这样温暖的拥抱,没有反驳叶瑾。
“那是叶叔糊涂了,小可怜,你能原谅我吗?”
“你家有电视看吗?”墨言试探道。
“电视?那是什么东西?”叶瑾从没听说过有这个词。
“有巧克力,冰淇淋吗?”
“……孩子,你是不是吓得不轻啊,你的话叶叔完全听不懂啊。”
墨言突然回忆起来在孤儿院那个小电视里,和其他小朋友看了一个古代的电视剧,里面没有电视,没有车,没有冰淇淋和巧克力。难道自己来到了古代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能先住下了,不然也不知道去哪里好。
“那好吧,我就住你家吧,你有儿子吗?”墨言怕黑,晚上都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睡的。
“没有,所以才想让你当我儿子啊。”叶瑾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小东西了。
“我才不要当大坏蛋的儿子。”墨言从叶瑾怀里爬了下来,看了看旁边的床,还算大,“我不喜欢一个人睡。”
“那我找个丫鬟陪你睡?”
“不要……要不我跟你睡好了。”院长妈妈说过男孩子在长大之前是不可以跟女生一起睡的。
“行行行,现在跟我去大堂,我把所有人都叫出来。”叶瑾听到小孩想跟自己睡很高兴。
“我不去……”

筱苏洛2018-11-22 07: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ropical橙汁

筱苏洛2018-11-22 10: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喜欢的可以留个言眼熟一下

筱苏洛2018-11-22 14: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五:墨言发现洗澡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浴桶,他看了看周围,心想这里没有洗发露和沐浴露也不知道该怎么洗,只能答应让这个大叔帮忙洗了。
叶瑾关上门,开始脱墨言的衣服。
墨言小&脸红到了耳根,“裤子我自己脱。”
小孩背过身,脱了裤子,叶瑾看着小孩可爱白&嫩的小屁&股有些好笑,“叶叔也是男的,你这么害羞做什么。”
墨言捂住重要部位,发现自己太矮,爬不进去浴桶。
叶瑾被光屁&股的小家伙萌到了,抱起光溜溜的小孩放进浴桶里,桶里已经备好了热水。还加了一些有香味的药材。
叶瑾帮小孩细心地擦洗着,内心对眼前的小孩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叶瑾此刻已经把墨言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儿子。
“好了。”叶瑾轻轻一拍小孩的屁&股。
墨言伸出双手,叶瑾单手把墨言抱了出来。
墨言穿上了有些宽松的白色亵裤,基本里面还是处于真空状态,然后穿上内衬和一件橘金色的绸衣,正值夏末,墨言觉得有点热。
叶瑾把小孩又抱回房间,小孩竟有些习惯了这样的抱抱。
另一头,胡&氏听说老爷亲自给小孩子洗澡很震惊,老爷本就看自己不顺眼,这下有了这小孩,她如何有出头之日。胡&氏暗暗决定,必须想办法把这小孩给送走。
叶瑾让墨言在房间里等,不要出去,自己也去沐浴了。墨言在床上爬来爬去,感觉很无聊,以前在孤儿院,晚上都是和小朋友们玩一些小游戏,有时候院长妈妈还会给他们看电视。
墨言穿上小布鞋,把叶瑾的话当耳旁风,打开门跑到院子里,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希望能回去的,这里实在有点无聊。
墨言坐在石凳上,坐了好久,像那天那样看着月亮,月亮却始终保持着残缺的样子。
叶瑾回来没看到墨言,找了一圈,才发现小孩在黑暗中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
“小言言,叶叔不是让你在房间里等我吗,现在这么黑,你这样一个人跑出来很危险的。”
“不用你管。”墨言莫名觉得有些烦闷。
“既然你都答应住下了,叶叔就要保证你的安全。”叶瑾一把拎起小家伙抱起来,墨言知道挣扎没有用,任由叶瑾抱回房间。
回到房间,叶瑾插上了门锁,把小孩放趴在床上,打了两下屁&股,“以后晚上不许乱跑了,知道了。”
小孩感受着屁&股上突如其来的疼痛,翻过身抗议道,“你以后不许打我屁&股。”
“你不听话,就打你屁&股。”叶瑾有些严厉地说道。
小孩瞬间吓怕了,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委屈,鼻子一酸,小孩转过身默默哭起来。
叶瑾哪知道小孩这么脆弱,看着抹眼泪的小家伙,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心痛,明明想好要好好对他的。

筱苏洛2018-11-22 18: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新兰永恒32
@遗城之北
@twcea2

筱苏洛2018-11-22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email protected]一生守护XO
筱苏洛2018-11-22 18: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双鱼yu21

筱苏洛2018-11-22 22: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六:叶瑾也不会哄小孩,脱了鞋子上&床看着哭得一颤一颤的小孩,“言言别哭了,叶叔也是担心你晚上出去会遇到危险,你不听还要顶嘴,所以才一冲动打了你。”
“坏蛋……呜呜……”墨言转过身去不看叶瑾。
“叶叔给你拿点糖吃好不好。”
“你……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墨言倒是慢慢止住了哭泣,有些委屈地嘟着小&嘴。
“……”叶瑾无语,在军&队里,要是有人犯了错,他立马就可以将其一脚踹倒,然后用很粗的木棍打到他怀疑人生,但是面对眼前这个有点小脾气的小宝贝,叶瑾真的毫无办法。明明是小孩犯了错,叶瑾却要绞尽脑汁地去哄。
“那大不了叶叔让你打回来行了吧。”
“哪有小孩打大人的……”墨言转过头,看了一眼叶瑾,“那给我买点玩具好不好。”
“行,没问题。”叶瑾把有些瘦的小孩抱过来,自己躺下,把小孩举起来面对着自己,“那小宝贝不生气了好不好。”
“好吧。”
叶瑾松了一口气,把墨言放到身旁,帮墨言脱了绸衣,然后盖上被子。
叶瑾看墨言脸上还有泪痕,去拿了热毛巾给擦了擦,然后才脱了衣服,躺到小孩身边,有种很奇怪很温暖的感觉,让叶瑾心里像融化了一样,这可能就是当爹的感觉吧。
接下来的两天,叶瑾带小孩去街上买了两箩筐的玩具,衣服又送了几身,小裤裤做好了几条,叶瑾和墨言都穿上了精致的亵裤。
墨言最喜欢的还是弹弓,这天,小孩跑到院子里,用小石头到处射,有时候还闭着眼睛射,可以预料,小孩终于还是闯祸了。
胡&氏通知叶瑾的爹娘叶瑾收养了一个很顽劣的小孩子,叶瑾的爹娘就来了,这刚进院门,叶瑾的爹叶霖脑袋就中了,因为距离不算远,所以瞬间见血了。
小孩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射&到了人,顿时胆战心惊。
叶霖气的吹胡子瞪眼,“叶瑾,你就是这么招待为父的。”
叶瑾在面客厅等着叶霖,闻声赶紧跑到院子里,看着低头不敢说话的墨言和额头上见血的爹,瞬间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来人,给老太爷拿药止血。爹,小孩肯定不是故意的,您消消气。言言,快过来道歉。”
“对不起,爷爷。”墨言弱弱地说道。
“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胡青(正室)都跟我说了,说你收养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野种,顽劣得很。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你才是野种!”墨言气的马上跑回自己的院子,院长妈妈告诉过他,要是有人骂你骂的很难听,是可以马上骂回去的,墨言回到自己的房间,知道自己骂了叶瑾的爹,肯定完蛋了,插上了门锁,坐在床&上一脸茫然。

筱苏洛2018-11-23 08: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路过

筱苏洛2018-11-23 15: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七:叶瑾非常非常头疼,怎么也想不到墨言会骂回去,叶霖大发雷霆,给了叶瑾两个选择,一是叶瑾立刻把墨言给丢出府,第二就是留下来,但是要动用家法。叶瑾想那么小的孩子哪受得了家法啊,决定把墨言送走。
虽然自己是大将军,但在德高望重,的老将军面前,竟也一时不敢去反驳。
叶瑾来到墨言屋前,发现门锁了,“言言,别怕,有叶叔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开门。”
墨言没想到叶瑾会这么说,还以为他肯定要生气地痛打自己一顿,“你骗人,你肯定又要打我。”墨言不敢轻信叶瑾,万一草率地去开门,自己屁&股可能就要被打开花了。
“不走的话就得受家法,你受不住的。言言,听叶叔一句劝……”叶瑾没说完门就打开了,“原来是这样,那我得赶紧走。”
叶瑾愣了一下,没想到小孩这么惧怕家法,果断地选择了走,也是,这么小的孩子,哪能不怕,就是可惜了这些天相遇的缘分和相识的情分。
叶瑾的眼神不可见的黯了一下,“走吧。”叶瑾牵着墨言的小手,往大门口走去,“出府之后,我会把你安排在我一个朋友那里……他家……”
“不用了。”墨言突然打断了叶瑾的话,“谢谢大叔这几天对我的照顾。”
墨言回想起这几天的一幕幕,小鼻子有点酸酸的,大叔的怀抱是那么温暖。
“大叔,你能再抱抱我吗?”墨言走到门口突然说道,眼角已经有泪水出现。
叶瑾的心突然就疼了起来,马上蹲了下来,紧紧抱着墨言,“好孩子,好好照顾自己。”叶瑾其实心里根本放心不下墨言,才五岁的孩子,无依无靠,他从决定送走小孩的那一刻起,就派了两个可靠的亲信,准备日后天天暗中保护墨言。
墨言忍住不哭出声,和叶瑾招了招手,提着自己的小包袱就走了。
叶瑾看着墨言瘦弱的小背影,心里有了很多纠结的问题。这个将军是靠父亲一手提拔的,他如果继续当这个将军,就只能这么做,如果不当的话……叶瑾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抛弃一切,去和墨言一起?这是他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他以为小孩根本不在乎自己,甚至以为因为自己打过他,他会讨厌自己。但直到小孩说出要和他抱抱的话,和临走前有些不舍的小眼神,让他开始犹豫了。叶瑾真的很喜欢墨言。
墨言走出几百米后再也忍不住了,坐在一个空地上的石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吓到了后面两个暗卫。看着哭得那么伤心的小家伙,两个暗卫看了都很心疼,但也帮不上什么忙。

筱苏洛2018-11-23 19: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墨言哭累了,发现天慢慢黑了,包袱里还有叶瑾给的两个烙饼,小孩拿了一个坐在路边啃起来。
看着慢慢明亮起来的月光,墨言又想孤儿院的小朋友们了,不过墨言也知道,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看着只挂了几个灯笼的黝&黑街道,墨言开始害怕起来,突然前面出现一个拿着酒瓶的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朝着墨言走过来。
墨言吓得往后退,却突然听到一个东西飞过来的声音,砸在了男子脑袋上,把他瞬间砸晕了。
墨言转过身看看身后,却什么也没发现,“奇怪。”
墨言走进一条乡间小路,发现前面有个庙,进去一瞧,发现有稻草堆堆在角落。他走累了,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没过一会,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两个暗卫往里面看了一眼,确定小孩睡着了,才决定回去休息会,再来继续保护墨言。
第二天卯时,两个暗卫就回到了这个庙,发现墨言已经不在了。他们决定分头找,这要是找不到,叶瑾可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叶瑾则是一夜没睡,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墨言,从小到大,他都非常听话,勤奋刻苦,沿着叶霖给他规划的路线一直前进,连讨老婆和妾都是爹娘帮他选的千金小&姐。或许在很早的时候,他心里就隐隐想结束这样的生活,去找寻自己真正的快乐。
早上辰时的时候,暗卫没有找到墨言,不敢再隐瞒,回府告知了叶瑾。叶瑾就在听到墨言失踪的那一刻突破了最后的心理防线,什么狗屁将军,不当也罢!
叶瑾看了一眼墙上的盔甲,整理了一下东西,从侧院门偷偷离开了。
叶瑾派了自己所有的心腹一起寻找墨言。
墨言其实只是半夜被庙里的老鼠吓到,就离开了庙。
墨言又渴又饿,银子被他在上午傻傻地全给了一个卖糖人的小贩,小贩自然乐得接受。到了下午,墨言已经走不动路了,绝望中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在这里死了,会不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墨言发现不远处有一条河,看起来还算深,墨言打算试一下,万一运气好,就真的回去了呢,这个世界他真的待不下去了,唯一可依靠的叶叔也没办法地抛弃了他。
墨言比同龄的小孩懂事很多,想的也多,他知道自己一生下来就被无情地抛弃了,所以根本不会想去找可能还活着的亲生父母。叶瑾虽然对他不错,但无论如何也选择了抛弃他。墨言好想有个家,有个爱他的爸爸或者妈妈,他抹了抹眼泪,想要就此结束这样一个有些悲惨的人生,很多人都说他们孤儿院的人是投错了胎,才会一出生就决定了悲惨的命运。
“下辈子,我不想当孤儿了!”墨言用尽最后的气力大喊,闭上眼睛就打算跳下去。
却突然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肩膀,“这辈子,不会再让你当孤儿了。”背后的人柔声说道。

筱苏洛2018-11-24 01: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九:墨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临死前的幻听,可真当转过头看到叶瑾的时候,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下来,“你这个坏蛋,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呜呜……”
“都是大叔的错,大叔以后再也不和你分开了。”叶瑾抱起小孩,拍拍小孩的背。
“你怎么……怎么不早点来,我好饿,我差点就……跳下去了。”
“你这孩子,再怎么也不能寻死啊。大叔也是刚知道你在这里,马上就跑过来了,幸好赶上了。”叶瑾感到后怕,这个才五岁的小孩居然就有寻死的念头。
墨言抱着叶瑾的脖子,享受着这温暖的怀抱。
“以后,大叔会把言言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好好照顾。”
墨言回想起来大叔跟他说过,这里娘就是妈妈,爹就是爸爸。但还是有些开不了口。
“嗯……”
叶瑾带小孩吃了顿大餐,然后来到一家客栈,房间还算宽敞,而且有独&立的洗澡间。
叶瑾放了盆热水,脱&下墨言的衣服,这回墨言没有那么害羞了,任由叶瑾脱&下自己的小裤裤。
叶瑾发现小孩身上有蚊虫咬过,脚上还有些擦伤。还好备了一些药,准备给小孩洗完澡后涂上。
墨言坐在浴桶里,任由叶瑾帮他擦洗,洗完之后叶瑾把光溜溜的小孩放到床&上,小孩穿上了内&裤和内衬,叶瑾仔细地给小孩用&药擦着伤口。
墨言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就这么蹲着,非常轻,非常细心地给自己涂着药,生怕疼着自己。
“爹。”墨言忍不住喊出口。
叶瑾愣了一下,“宝贝儿,你说什么?”
“爹!我要当你儿子!”墨言大声说道。
叶瑾激动地手都抖起来了,给小孩擦完药后,紧紧抱住小家伙,“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爹以后一定好好疼你。”
“嗯嗯!”墨言用&力地点点头。
差不多抱了十分钟,叶瑾才放开墨言,“宝贝,我既然是你爹了,我就要好好教育你。”
“爹,怎么了?”小孩一脸懵逼。
小孩被叶瑾放趴在床&上,小裤裤被扒了下来,内衬被稍稍撩了上去,小屁&股上瞬间挨了两巴掌,“以后再怎么也不能寻死,知道吗?”
“知道了!爹,不要打了好不好。”小孩也知道自己错了,院长妈妈也说过,无论如何,都要坚强勇敢地活下去。
叶瑾又盖了三巴掌,小孩屁&股已经显露微红,小孩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叶瑾给小孩穿上小裤裤,“行了,爹不打了,但你要记住爹的话,无论怎么样,都还有爹在,爹就是你的伞。”
“爹,没有下雨啊。”小孩摸&摸头说道。
“傻孩子。”叶瑾也上了床,在被窝里抱着墨言,“言言,爹以后就不是大将军了,为了避免危险,爹带你去萧国生活好不好。”
小孩点点头,“爹去哪我就去哪。”

筱苏洛2018-11-24 08: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甜的来啦

筱苏洛2018-11-24 08: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路过

筱苏洛2018-11-24 15: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墨言没想到叶瑾会为了他放弃做大将军。
第二天早上墨言醒来,把叶瑾放在自己身上的手轻轻挪开,叶瑾警惕性很高,马上就醒了,“言言,咋不多睡会,我们下午还要赶路呢。”
“爹,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后悔放弃做将军,后悔认我这个儿子。”
“想什么呢,爹有了你,就有了全世界,不可能会后悔的。”
“爹,你好肉麻啊,我尴尬癌都犯了。”墨言被叶瑾说的脸都红了。
“尴尬癌是什么东西?你生病了吗?”叶瑾立马担心地问。
“没什么……”小孩暂时还不想把事实说出来,怕叶瑾以为他是个怪物或者脑子有问题。
吃了午饭,父子俩就乘马车出了城门,“爹,你是不是怕老太爷发现,所以这么急着走啊。”墨言有些内疚地问。
叶瑾亲了一下墨言,什么都没说。
“爹,你的胡子又扎到我了!”墨言揉&揉被扎疼的小&脸蛋。
因为萧国路途遥远,父子俩决定在途中一个驿站休息一晚。
驿站的夜晚格外寂静,窗外还有乌鸦惊悚的叫&声,半夜,墨言害怕地贴着叶瑾的胸膛抱着叶瑾。
“言言,怎么还没睡?”
“爹,外面好像有鬼,我怕。”
“是有鬼,有个胆小&鬼。”叶瑾笑着捏&捏墨言的脸。
“哼。”墨言转过身去不看叶瑾。
叶瑾又捏了捏墨言的小屁&股,“小家伙脾气不小啊。”
“爹,我睡不着,想听你讲故事。”
“好吧,从前有座山……”
“算了……我还是睡觉吧。”墨言打断了叶瑾,心想这个无限循环的故事原来这么早就有了。
叶瑾挠挠头,不明所以,也睡下了。其实他要讲的并不是老和尚和小和尚的故事。
第二天两人因为睡得迟,都起晚了,吃完了午饭,两人又继续赶路,终于在当天傍晚抵达了萧国。
也就有个叫萧黎的朋友在这里,打算先在他家叨扰几日。
“萧叔叔好。”墨言甜甜地喊道。
“言言是吧,真乖,快进来坐。你们就住在别苑吧,有个小院子,还算宽敞。”
“多谢萧兄,此番多有叨扰还望见谅。”
“诶,你这么说可就生分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啊,来,酒席已备好,你们快入座吧。行李我让家丁给你们拿过去。”
“如此多谢了。”
萧黎有个七岁的儿子,叫萧易,长得有点胖胖的,倒是也很可爱。
“叶叔叔好,你好,我叫萧易。”
“你好,我叫墨言。”小孩子是很容易玩到一起的。
萧易约墨言明天一起玩,墨言高兴地答应了。
“这下俩孩子倒是有伴了。哈哈。”叶瑾笑着说。
“我那儿子皮的很,怕别把你儿子带坏了。”萧易自嘲道。

筱苏洛2018-11-24 18: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一:第二天,叶瑾和萧黎有些事情出去办。“言言要乖乖的等爹回来哦。”叶瑾有点放心不下。
“嗯,爹你去吧。”
萧易带着墨言在院子里面玩的很疯,又是爬树又是在池里打水漂,看的丫鬟家丁们有些胆战心惊。
“在院子里玩了一圈,萧易支开了丫鬟家丁们,让他们好好打扫院子,然后带墨言来到饲堂,里面还算大,有个佛像,俩小孩在里面跑来跑去。”
萧易爬上佛像,却发现佛像突然倾了一下,直接往下面的灵位砸去,萧易砸在跪垫上倒是没有受伤。
萧易咽了咽口水,他真没想到佛像会突然倒下。
叶瑾和萧黎刚回来,刚进院子就听到饲堂里的声响,萧黎脸色有点不好看,叶瑾跟着萧黎进了饲堂,发现佛像倒在地上,两个小孩愣在一边不知所措。
萧易连忙去检&查灵牌,还好,都没有破损,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向萧易和墨言,“萧易,肯定是你干的吧!今天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萧易对萧黎充满了恐惧,一时不敢说话。
墨言看到萧易绝望的神情和萧黎大怒的表情,突然说道,“是我不小心弄倒了佛像,萧叔叔,对不起!”
萧易有些疑惑地看着墨言,看起来是那么乖的小孩,“真的吗?”
“是真的!我错了!”墨言知道自己在撒谎,但是萧易今天带他玩他真的很开心,他不想萧易被打死。
“对不起,萧黎,是我没教好孩子。”叶瑾鞠了一个躬,然后和萧黎一起先把佛像扶好了。
“哎,也没什么大事,你也别怪言言了。”萧黎看着叶瑾有些生气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道。
“真心对不起,我先带孩子回别苑了。”
回到别苑,墨言站在床边,有些害怕地看着坐在床沿的叶瑾。
“自己脱了裤子,趴下。”叶瑾平静道。
“爹……”墨言往后退了一步,刚才顶罪的时候没想到叶瑾会打自己。
“快点。”
墨言委屈巴巴地开始脱&裤子,这个时候再供出萧易也太没义气了,把裤子和内&裤脱到了膝盖处,墨言乖乖地趴到叶瑾的腿上,小身&子有点怕得发&抖。
叶瑾撩&起墨言的上衣,狠了狠心,一巴掌就打在小孩非常嫩的臀峰上,然后连续盖了五巴掌。
“我们现在住在别人家里,你不乖乖地,你去别人家饲堂捣乱,饲堂是能随便去的地方吗,那是别人家族前辈的灵位!”
“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小孩没哭出声,眼泪却早已淌下。
叶瑾没听到孩子哭,还以为自己打的不够痛,加重了力道打了五下,瞬间小屁&股就通红一片,还有清晰的指印。
叶瑾这才发现,小孩其实已经哭得泪流满面了,屁&股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点后悔,以后再也不敢随便顶罪了。“傻孩子,你咋不哭出声呢……”叶瑾心痛地看着小孩的屁&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拿手特别轻地帮小孩揉&揉。
小孩心里越想越委屈得紧,他哪被这么打过,终于大声哭了起来。

筱苏洛2018-11-25 09: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二:叶瑾也不知道怎么办,小孩毕竟犯了错,打他几下也是应该的,于是给小孩提好裤子放到了床&上。
叶瑾来萧黎的房间来找萧黎,却意外听到萧易的惨叫&声。
叶瑾发现门虚掩着,就进去了,发现萧易光着身&子趴在一张矮桌子上,有些肉肉的屁&股被打的红肿不堪了,有些地方都已经发紫了,萧易哭的咳嗽起来。叶瑾惊讶地发现萧黎居然是用一块装了手柄的一块巴掌大的木板打萧易的。“萧兄,这是咋回事,怎么把孩子打成这样。”
“这孩子,我一看他那熊样就知道他心虚,他刚才被我打得说实话了,佛像就是他弄倒的。”说着萧黎又是一木板下去,疼得萧易往前缩着身&体。“这熊孩子,问他的时候他不承认,人家小言言才五岁,就讲义气地帮你顶罪。”叶瑾的心瞬间感到针扎般的痛苦,言言那么勇敢的帮别人顶罪,自己那么打他……
“行了,你消消气,别打了,把小孩子打坏了,你仔细看看,都打成什么样了。”叶瑾都有点不忍看萧易惨不忍睹的屁&股。
“这小孩就是不打不成器,我天天好吃好喝的养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他就尽给我惹祸。”萧黎看了一眼儿子的屁&股,叹了口气,把木板丢到一边,“瑾弟,你先回去吧,我把他送到我夫人那里去。”
“好。”叶瑾迫不及待地回到别苑,发现墨言居然不在了,自责,痛苦涌上心头,自己都没搞清楚,只是听了小孩的一面之词地就对孩子动手。想到小孩刚才挨打的时候还隐忍着不哭,叶瑾感觉更难受了。
身后却突然传来小孩的脚步声,“爹,你都没吃午饭,一定饿了吧,我去厨房给你拿了……”
叶瑾打断了小孩的话,把盘子放到桌上,一把抱住了墨言,“爹对不住你,爹是个大混&蛋。”小孩被自己打了,还懂事地想着自己没吃午饭,叶瑾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爹,你怎么哭了,对了,我的屁&股还好疼啊,你可以帮我揉&揉吗?”
“好,爹给你揉&揉。”叶瑾把小孩抱上&床,轻轻脱&下小孩的裤子,帮小孩轻轻&揉&着,“言言,你怎么这么懂事,懂事地让爹好心疼。”
“爹,萧易哥&哥没事吧?”小孩却还在关心着萧易的安危。
“他被你萧叔叔打的很惨,你这顿打是白挨了。”
墨言叹了口气,还是没能帮萧易躲过这一劫,“爹,我没事,我这点疼一下就好了。”
“可是爹不想让你受任何任何的委屈。”

筱苏洛2018-11-25 1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