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平行时空(耽美)

楼主:爱尚妮earth 字数:34006字 评论数:2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祁轩没再理他,朝在门口等他的祁战挥挥手,注意到祁战身边还有个眼生的漂亮小孩。他知道,祁战这栋小楼从不让外人住进来,顿时起了兴趣。

祁轩直奔贺兰而来,脸上挂着和煦温暖的笑,摸了摸贺兰的头,“小朋友,你是谁啊”

麻麻,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贺兰一脸花痴状。自他走近看清面容,心脏便扑通扑通跳的厉害,面部表情管理严重失控。

面前这人银发如瀑,眉目俊秀,面容柔和,整个人散发着温文尔雅的气质。看着他,便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祁轩看着他呆滞的表情,担心的在他眼前晃晃,“小宝贝,你怎么了?”

贺兰回过神来,看到祁轩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才意识到刚才太丢人了。脸刷的红透了,手忙脚乱的藏到祁战身后。

祁轩惊奇的看向祁战,“真可爱”

祁战被小孩依赖,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他笑容中隐约带着一丝得意,“哥,他是我的人。兰儿,出来叫哥”

贺兰只得站出来,觉得更加不好意思,“哥哥好”

他偷偷在背后掐祁战一把,祁战反手抓住他,眼神威胁,要造反吗?

祁轩脸色稍变,略带惊讶的看向祁战,“蓝儿?”。当年知道蓝儿存在的人没几个,祁轩是其中之一。

眼神一交汇,祁战就明白了他的询问。他淡淡笑了笑,大手扶在贺兰的后颈捏捏,“嗯,我运气好,去野外训练的时候,又捡到一只蓝儿”

“哥哥,不是那个蓝儿,我叫贺兰,祝贺的贺,兰花的兰”,贺兰解释道。他瞪着祁战,小声说,“你又把我当你养的宠物”

祁战连忙安抚他,“真没有”

祁轩看着他们的互动啧啧称奇,对贺兰更有兴趣了,细细的端详他,“你说是你的人,什么意思?”

祁战挑眉,语气中带了些孩子气的炫耀,“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觉得怎么样?”

“嗯,眼睛干净纯粹,真不错”,祁轩发自内心的称赞,“以前围在你身边那些,跟他没法比”

贺兰听到这话,酸意上涌,狐疑的看了祁战一眼,“哥哥,以前哪些啊?”

祁轩成功吸引贺兰的注意力,暗地里狡诈的朝祁战笑笑,说:“小宝贝,来来,我跟你好好讲讲”

贺兰忙不迭的凑了过去。

祁战拦都拦不住,还被恶狠狠瞪了一眼。看着他们勾肩搭背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贺兰很快跟祁轩混熟,俩人亲亲热热的坐着。等吃完饭,贺兰已经把他和祁战相遇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祁轩也把祁战身边的莺莺燕燕细数一通。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渊儿,跟我过来”,祁战眼神示意他,抬抬下巴。

祁渊心头一凛,下意识看了看祁轩。这厮正跟贺兰交谈甚欢,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试问,这真的是亲哥吗?!

他惴惴不安的随祁战到了书房,笔直地站着,心如擂鼓的等待审判。

祁战没让他等,指了指,“跪椅子上”

声音并不严厉,但在寂静的书房显得格外阴森。

祁渊紧张得咽了咽口水,跪到椅子上。手按在裤腰犹豫几秒,一闭眼,狠心将裤子扯下来,直接褪到膝盖,将屁股主动露了出来。

他光洁的大腿上有大块黑紫,是上午被踹一脚留下的。祁战按了按,引得祁渊嘶了一声。

祁战回想起他当时的神色,突然问,“当着你朋友的面踹你,有没有记恨我”

祁渊好面子,心里是有委屈,但却没有记恨,实话实说:“我没有怨过哥……就是觉得丢脸”

祁战听他语气诚恳,心里宽慰不少,沉声道,“我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教训你,今天这事,是为了给他们提个醒,以后少带你瞎混。还有你,才多大,就敢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祁渊听他越说声音越大,知道他火气上来了,连忙保证,“哥,以后不去了,今天就是被硬拽去的,以后真不去了”

祁战点点他的额头,恨恨道,“有大半年没空修理你了,看来你日子过得是自在。行,我也不翻前账,只算这次的。家法给我!”

祁渊一听家法,身子都快吓软了。他当初觉醒后,愈发得意的到处闯祸。祁战被他气的不行,专门给他订了家法板子,百年赤金神木制作的,一下就能疼到肉里,那酸爽。祁战平时都让他自己收着,用来震慑他。

他磨磨蹭蹭地取出来藏在身后,满眼哀求的看着祁战,试图做最后挣扎,“哥,不用这个行不行……”

祁战伸出手,冷声威胁他,“你更想用藤鞭,是不是”

祁渊吓得脸色苍白拼命摇头,生怕他哥言出必行,连忙双手奉上。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祁战冷哼一声接过,将他上身按趴在桌子上,“胳膊撑住,自己摆好姿势”

祁渊撑着桌面,将上衣撩上去,屁股完整的露了出来。他本身腿长,跪着身体比桌面高了一大截,趴着的姿势让屁股成了身体的制高点。

他耳根都羞红了,又不敢争辩,知道哥哥今天是真生气了,才会用这种羞他的姿势让他长记性。

祁战皱眉,在他的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很久没动你,不知道怎么挨打了?”

不疼,但巴掌着肉的清脆声足够羞耻。

祁渊知道规矩,但太久没挨打了,生出几分逃避心理。他回头看看祁战,眼中带着几分可怜,“哥,我都这么大了,给我留点脸吧”

祁战拿板子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底下的身子立刻绷的紧紧地。他皱眉,“腿分开,听话,绷着容易打伤了”

祁渊把头死死埋进胳膊,摇着头就是不动。

祁战被他的不配合拱的火气上来了,“好好说就是不听,有本事就扛着!”

说完,板子毫不留情的拍到了臀腿交界的大腿根,这里肉嫩,一下就泛了红。

祁战沉默不言,就在这一处狠拍。

咬着牙死扛了五六下,祁渊终于哼叫出声,满心的凄苦悲凉。这还没开始算账,就已经这么疼了,今天怎么捱过去啊。

他忍着羞,将双腿慢慢分开,腰下塌。

祁战又补了两板子,才停了下来。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祁战想想就知道他肯定会虚报,真实的绝对只多不少。但没想到的是,他敢说出来的就能如此之多,当下就黑了脸,“你们老师不管?也不跟家里反映?”

祁渊咬了咬嘴唇,果断把锅扣给老师,“去那的都是名门世家的孩子,他们大概是没必要得罪,管的松”

“原来你嫌管的松”,祁战冷冷道:“以后你一周来我这一次,自己跟我汇报每周干了什么”

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祁渊欲哭无泪,弱弱的说:“哥,你这么忙,我不能给你添麻烦”

“怕给我添麻烦?”,祁战挑眉,“行,每次到我这来,自己反省自己打,我最后验伤,这下就省事了”

祁渊被他整治的心都凉了,“别别,哥……”

祁战不想再跟他废话,挽了挽袖子,板子在祁渊屁股上掂了掂,“今天让你长长记性,省得心里没数。50下,不许躲,不许叫,给我好好受着”

说完,祁战就沉默着专心挥板子。板子宽厚,一下就能覆盖半个屁股,没几下,整个屁股就均匀的泛了红。

屁股又麻又涨的疼着,每一下都火辣辣的。祁渊不敢大声乱叫,咬紧牙关,喉咙断断续续的哼叫、呜咽。

强忍了二十多下,身后疼得厉害,祁渊终于控制不住身体,一个劲的往前躲。

“动?”,祁战狠狠拍了一记,臀肉直接被拍扁。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祁战点了点他的腰,让他撅好,“从小到大,因为打架打了你多少次。认错没用,只要你敢做,就自己扛着”

手起刀落,已经肿起的臀肉又遭到打压,疼痛好像渗入到皮肉内部,丝丝钻进心里。

祁渊挨打时,一向不被允许大哭或大叫,他抖着身子,眼泪默默地往下流,只发出压抑的痛哼、呜咽。身体实在忍不住小幅乱动,祁战也没再多做要求。

又是40下打完,臀肉印着重重叠叠的板痕,大部分地方已经泛着黑紫。光趴着不动,大力呼吸都能牵扯的疼,祁渊难以想象板子再上身的光景。

祁战继续数算,“下一个,喝酒。在这之前有没有喝过?”

祁渊不敢撒谎,抽噎着说:“还喝过四五次”

祁战磨磨牙,“惯犯啊!之前的不管,现在我只说一遍,16岁之前不准再碰酒。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尽管试试。30下,记住了”

祁渊知道又要开始打了,眼泪控制不住刷刷的流,他抖着声音保证,“不……不敢了,以后不敢了……”

板子再次落在伤痕累累的屁股,臀肉已经失去弹性,一板子下去,生生压在肿块上。

挨了几板子,祁渊实在支撑不住,被打的趴在桌子上,再也没力气撅回去。他泪眼朦胧的看向祁战,脸上全是委屈,怯怯的问:“哥,实在没力气了,就这样打行不行”

祁战看他趴在那疼的厉害却不敢哭出声,用那样的目光哀求他,心里难免有些难受。但心疼归心疼,祁战惩罚时从不让他心存侥幸,难得让步,“加10下”

祁渊在胳膊上胡乱蹭了蹭眼泪,乖觉的趴好,哑着嗓子说:“谢谢哥”

无论是什么姿势,挨打也是难捱的。祁战知道他疼,期间偷偷放了水。但这会儿,随便的巴掌拍上去都疼,何况是板子,祁渊疼的七荤八素,脑子里面一团浆糊。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4: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想说一下我的想法。

雄雌这次设定真的是让我很愁苦,越来越发现很受限制。

因为特喜欢带娃的情节,想让受受生娃,于是,才想把这个世界设定成有雄雌之分,光明正大的生。

反正这个世界实际上都是男人,雄雌之分其实还是耽美。

然而,问题来了。

首先,称呼问题很难搞;
其次,我想写越觉得,是不是两个雄性或者两个雌性在一起也合理呢,那么,这不就成了耽美中的耽美,俩男主反而成了正常主流,雄雌之分还有啥么意义;
我想来想去,乱来的话真的会麻烦,所以就打算雄性只能和雌性。

祁渊跟他哥一样是灰眸,出场时就想写,往前翻的时候发现忘了写了。他性格很刚的,虽然现在有点怂,那只是因为怕他哥怕的要死。我后期想写祁渊和贺兰在学院一起作死的生活,才会写他跟贺兰一样大。

他的cp想到哪就写哪了。诶,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以后也可以不刚,雌性性格很硬,一个比他矮比他瘦的雌性拍他,好像也戳萌点。

我这次拍他,打算拍羞羞的,其实已经写了一半了,毕竟年纪这么小,就想着当成小孩子教训,就是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有点雷。

三哥是雌性啦,所以才会那么温柔,但是雌性这俩字,哪都没加进去,我就放弃了。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6: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竟然哗哗哗写了这么多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6: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板子停下,祁渊觉得惩罚应该结束了,身体直接卸了力,瘫在桌子上。

祁战扣扣桌面,提醒他,“算最后一个账”

“啊,怎么还有……”,祁渊心里防线一下被击溃,眼泪大滴大滴往下落。他拽拽祁战衣角,哭着求他,“哥,好疼”

祁战摸着他的脸,用大拇指温柔的给他擦眼泪,语气却是不容拒绝,“自己犯了错,还想逃?还记不记得上次让人帮你逃罚,怎么罚的吗?”

祁渊一愣,马上回想起来了。顿时眼泪流的更凶,跪起来用手挡住屁股,不停的往后缩,眼神慌乱的看着他,“哥,我知道错了,不敢了不敢了……”

那次趁着祁战外出训练,他带着几个小伙伴偷溜去雪域的千面湖滑冰,路上碰上了雪豹。几个人那时候才丁点大,就有一个人会些灵力,要不是刚巧碰上猎灵兽的人,小命真就交待了。

他从小野惯了,差点被雪豹撕了,也没在怕的。他受了伤,回家一直养着,越想越怕,要是祁战知道了,可就惨了。他哭着求了他爸和哥好几天,他们才答应把这件事瞒过去。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7: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7: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7: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里以后肯定会被吞的,sad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7: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5 17: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7.

祁渊垂着眼,躲避祁战的视线,任温热的毛巾在脸上擦拭。毛巾一撤离,他便转过头,嘴唇抿的紧紧的,面无表情地盯着床单。

祁战看他不理人,知道他挨了重打,正要耍耍脾气闹一闹,这时候也乐意哄着,揉揉他的后脑勺柔声问,“是不是打疼了?”

祁渊屁股疼,难以启齿的部位也疼,心里正憋屈。听到他哥低沉温柔的声音,更是没来由的委屈。他梗着脖子,赌气说:“一点也不疼”

“是嘛,那是谁哭着跟我说哥,我疼,别打了”,祁战故意模仿他的语气调侃他。

“你……”,祁渊转头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死死的攥着拳,又转头埋进枕头,憋着气一言不发。

祁战笑了笑,隔着被子拍拍他的背,“不闹你了,给你上点药,好不好”

祁渊被他碰了表示不高兴,往里靠了靠,“不用”

祁战挑眉,故意问,“真不用?”

祁渊冷言冷语下逐客令,“不用你管,你走吧,我要睡觉”

脾气还真不小。祁战给他掖掖被角,说:“那我走了,你睡吧”

祁渊仍然闷在那一言不发,直到听到关门声,猛的朝那边一看,眼圈都快被气红了,他还真走了!

没多久,又响起开门声。

祁渊还闷在枕头里,听到动静,眼睛瞬间亮了亮。但听脚步,马上意识到是祁轩,心里顿时失落不少,声音有气无力,“哥”

祁轩拍拍他的头,笑了笑,“怎么?我来看你,你不高兴啊”

祁渊闷声说,“没有,他干什么去了?”

这个“他”当然是指祁战。

祁轩知道他的心思,故意说:“战儿说你不想看到他,就让我来看看你,给你上药”

祁渊郁闷,小声嘟囔,“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想看到他”

祁轩掀他被子,想看看情况。

爱尚妮earth2018-12-06 15: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祁渊觉得不好意思,连忙拦住,死死护着被子。动作一大,他疼的直冒汗,嘶着气说,“哥,别别别……嘶~我不用上药,别看”

“你什么样我没见过,怎么还害羞了”,祁轩知道他好面子,没再强求,跟他商量,“看你疼得厉害,不上药你就强忍着啊,明天我们可都不在,你想上药都找不到人”

祁渊想了想,勉为其难的开口,“……那帮我找五哥”

……

祁战进门时,脸上还带着调侃的笑。祁渊又埋进枕头龟缩,经过这一番折腾,听到他靠近,更加的不自在。

“好了,不就被打两下,脸皮怎么这么薄了”,祁战轻轻掀开被子,面前的臀肉肿胀不堪,跟个烂桃子一样,他看着有些心疼,“别乱动,给你上药,不然发炎了”

爱尚妮earth2018-12-06 15: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尚妮earth2018-12-06 15: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祁战听到这语气,顺手拍他一巴掌,严肃道:“注意你的态度!现在领域不太平,你少给我惹祸,好好修习。明年就要入学考试了,给我好好准备,听到没有!”

祁渊被这下拍的脸都扭曲了,不敢再发脾气,老实的说,“听到了……”

祁战看他满脸的委屈,知道今天这顿打真把他羞着了。无奈的摇摇头,想想孩子也确实大了,本就极在意脸面,不能给挫了锐气。他软下声音,“以后不教训你那里了,不别扭了,成不成?”

祁渊没想到祁战会妥协,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愣愣的,“啊?”

祁战挑眉,“没听到就算了,当我没说”

祁渊反应过来,眼睛放着光,嘴都乐的合不拢,“听到了!听到了!你都说了,不能再收回去”

祁战敲了他一个爆栗,唬他,“这下肯好好说话了,不朝我耷拉脸了?还是揍得轻”

祁渊讪讪的笑笑,瘪瘪嘴,“我没皮没脸挨一顿打,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嘛,一时没收住。哥,你别生气了”

祁战看着他长大,知道他一直敬重自己,没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揉揉他的头,“好了,不生气,早点休息吧。在我这待几天,养好伤再回去”

祁渊乖觉的答应着。

爱尚妮earth2018-12-06 15: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