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遇到视频中的男主(实践 轻松)

楼主:感性的睡米 字数:15819字 评论数:9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文案什么的楼主就不写了啊,这篇文就是一个即将高三的学生在暑假无聊找主实践,突然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视频中男主的故事。
本文更新不定,小短篇。
欢迎入坑
依旧镇楼图给度受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2: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米粥熟啦@墨年岁月@影玥舞雪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2: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1)

何为在家无聊极了。

现在是七月中旬,应该来说他会好好出去玩一番,和同学一起出去浪或者回学校补习,但是他突然脑抽想过一个人的假期,放假那天就放出话来谁都别来找他!结果,几天过去了真的没人找他!

“唉,要不找个实践好了。”何为打开手机念叨道。

“同城实践,主找被。
男主26岁,入圈多年,经验丰富,颜控,要求小被身材好有灵气,最好是男被。”

就这么几个小句子吸引了何为的注意了,没有刻意的要求,没有刻意表现出严厉的语气,好像只是淡淡的叙述,但这正是何为心动的类型。

何为继续往下翻,上面有一张楼主的照片。

穿着白色的短袖,黑色宽松的休闲裤,随意靠着墙,一手插兜,一手应该是拿着手机,就这么简单的没有露脸的一张照片,看得何为心里痒痒。

这个样子很像何为心心念念的“Thank you sir.”sp系列视频中的男主,那个男主在视频中从来没有露脸过,但是高挑的身材和常常漫不经心的动作让何为心痒痒,更让何为心动的是那个男主的手段,虽然说话淡淡的,但是都带着一股不可反抗的意味,若是动作慢了,没有其他的话,也没有加罚什么的,只是再说一遍下手的力道增了不止两分而且越打越狠,那股劲看着何为就想凑上去。

何为就是喜欢这种行为强势的男主,每每看完他的视频何为就要在床上翻来覆去滚好几圈,然后再看一遍,恨不得他手下的小贝就是自己!

现在看到这么像那个男主的人何为不可谓不激动,反正闲着无聊也是无聊,还不如试试呢。

自己也挺符合那个主的要求的吧,颜高,身材好,有灵气,作为一个校内主持人这些要求还是能达到的。

好友申请成功。

手机传来提示音,何为擦擦手心的汗,盯着手机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不是他第一个男主,却是如此让他紧张的男主。

“叮咚”何为点开语音消息。

“爆照。”

何为心一抖,这声音也好像啊!

图片正在传送中,50%

这人该不会真是视频中的那个男主吧?

何为缩着小心脏想,看看自己的照片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何为便纠结着一颗心等着回复。

“还行,发个语音听听。”

何为嗓子发干,连忙去倒杯水一口干,咳两声按住话筒:

“那个,请问你是‘Thank you sir.’系列的男主吗?”

何为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很是平静礼貌的问,但实际上他心里紧张得不行,这就是一个有气势的主带来的威力。

“是啊,想实践吗?”

想想想,当然想!

何为激动得红着脸差点就跳起来,佯装淡定的发出语音:

“想啊。”

“明天上午十点丰利饭店三号桌,别迟到啊。”

“好。”

啊啊啊好激动好激动,何为趴在床上滚上两圈,红着脸埋进被窝,他现在就有一种淡淡的气势萦绕在周围的感觉,好想好想被狠狠抽打啊啊啊!

第二天一早何为起床把自己收拾的好好的,在冰箱上贴上便条“妈妈,今天我出去玩,可能很晚才回家,午饭不用等我了。”

丰利饭店离何为家里并不很远,坐公交车三四站就到了。

何为到丰利饭店不过九点,点了点儿早饭等着还没来的男主。

时钟一分一秒的走,半个小时后何为已经快坐不住了,越临近十点这个的整时他越紧张,眼巴巴看着门口,看看哪一个是他的男主。

盯了好一会何为眼睛都花了,拿出手机一看,离约定的时间不过十五分钟了,主不会不来吧?

何为这样想着,突然肩头一重,塔上一只手。

何为回头,呼吸一滞,一张放大的帅脸呈现在瞳孔里,何为莫名的就觉得这人是他苦苦等待的主。

“小被?”

低沉的声音在何为耳边炸响,他红着脸点点头。身后的人点了点头,放开搭着他肩的手,慢悠悠走到何为对面的位置坐下。

“等很久了?”

“没,反正闲着没事就来这儿坐着。”何为有些紧张。

“你这话可是前后矛盾啊。”男人调笑道,何为心跳漏了一拍。

“张上一,我的名字。叫我大叔大哥名字都可以,随你。”

好随意。。。。。。

“大哥。”何为说完就觉得怪怪的,怎么想黑道小弟叫老大一样。

“恩,多大了?”张上一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道。

“......17”何为捏捏衣角,鼻子冒出毛毛的细汗。

“开学高三吗?”

“恩。”

“这么忙的时间还来实践,看来你真的是找打啊。”

何为尴尬抓脸,但心里却很兴奋听到这样的调笑,他站起来坐到张上一那边,没脸没皮笑道:

“是啊,那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实践?”

张上一有些讶于这个刚开始看着很拘束的男生说出这样的话,瞧他笑的样子伸手掐住那张脸:

“既然等不及了那咱们现在就去吧,起来。”

何为心一抖,摸摸自己被掐红的脸站起来,跟在张上一身后走,心里隐隐期待。

“在宾馆隔音效果不好还要开电视什么的,去我家吧,不怕吧?”张上一边拦车边问。

“没关系,要是都怕了还出来玩什么。”何为答道,他也不喜欢宾馆,打到痛处还得压低声音,真是没瘾。

“呵——万一我是坏人你就惨了。”

何为又笑着凑上去,自来熟的攀上张上一的肩,当然因为身高不够变成了搭。

“没事没事,我就喜欢惨烈点的,随大哥怎么坏。”

“哦?”张上一挑眉,“那待会可别哭着喊着叫停,一定把你打得很惨。”

何为笑容一僵,心里发虚,突然就后悔说那番话了,毕竟这个主不是以前的那些主。

不过,总归不会把我打死。

何为想着,张上一已经栏到车了,两人坐上去。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4: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吞我就发图片啊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8: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1)


“大胆!你这奴才竟敢皇妃的首饰,胆子被狗吃了啊?!来人,拖下去三十大板!”


“皇上,皇上是奴才猪油蒙了心,皇上饶了我吧皇上!”

“啪!”

“啊!”

何为:“。。。。。。”

“大哥我受不来了,咱们开始吧!”

“允许你说话了吗?”

张上一看着电视一动不动说道,明明是漫不经心的话何为却感到有千斤石压在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心里却渴望着这种语气。

“大哥......”

何为停住了,张上一悠悠的一瞥让他血液都滞停了两秒,他咽了咽口水往旁边挪了挪,捂住自己的嘴表示再也不说话了。

然而因为他轻微的挪动腰上的皮拍“啪”的掉在地上,这是电视关机了,真个房间蔓延着诡异的静谧。

何为忍不住喘着气摸摸自己头上突然冒出来的冷汗,求饶的看着张上一。

张上一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拿起地上的皮拍拽着何为回到原来的位置,伸手比划了几下狠狠砸下去。

“啊——”何为叫到一半消音,生生咽进嘴里,怕张上一一个不乐意加重什么的真的受不了。

张上一现在倒是没有说什么了,只是皮拍闷闷的砸在臀上,像刚才的打法一样。

何为崩溃的踢着小腿,眼眶不禁一酸在桌上留下水渍。

身后的皮拍快狠急,一下一下砸在臀上,臀峰臀腿每一个地方都不能幸免,这边一下那边一下,一秒都没有停歇过,火辣辣的疼痛在发酵。

何为扭着腰想要离狠厉的皮拍远点,但却被张上一紧紧抓住胳膊身后的皮拍更重,一下一下抽进肉里,砸扁再弹起来肿得更甚。

“啊!我错了啊呜——停停停!”何为绷紧背部抵御疼痛,小腿乱蹬,头狠狠埋在胳膊弯里不住的求饶,张上一只当没听见,手里的拍子一下子抽在何为腿上。

“别动。”

何为一缩,老老实实不动了,身子却是一抽一抽的。

张上一挥着皮拍抽下何为就缩一下,不住发出求饶声,张上一看着好玩,再抽一下之后挥在半空中顿着。

何为紧张的缩紧皮肉,呼呼喘着粗气,不知道下一个将会什么时候拍下来,心里的弦随着下一拍子啪的崩断。

“啊啊!”

何为忍不住哀嚎,张上一现在就是要把他打到哭着喊着求饶,手里的拍子右顿在空中,在何为不经意间狠狠砸下。

何为简直要疯了,神志不清的挣扎,张上一哪里又允许他逃,但手里的拍子还是顿在半空,待何为刚要放松下来的一瞬间又砸下去,一次一次刺激着他的神经。

“饶了我吧饶了我啊!!”何为哭着求着,扑到张上一怀里。

张上一动作一顿,把何为拉起来按在腿上,照着红肿的臀不停手狠狠砸下。

“我错了啊呜!饶了我啊啊!”

何为锤着地不停的求饶,小腿一下一下砸在地上以痛攻痛,却解决不了半分。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还敢不敢不听话?”张上一淡淡问。

“不敢了不敢了,打死我都不敢了!”何为摇着头急忙回答,吊着眼泪一抽一抽的哭。

张上一随意将皮拍扔在桌上,厚重的声音让何为狠狠一抖,下意识缩了缩屁股。

张上一帮何为顺顺背,摸摸刚刚责打的部位,就像熟了似的,烫手却不吓人,红肿但没有很大的硬块,有细细的血点冒出来也不碍事。

“起来,撑墙上去。”

张上一吩咐道,何为喉咙一紧,不敢反抗,慢慢爬起来走到墙边撑墙塌腰,屁股的肌肤经过这一拉扯更疼了,何为默默掉一颗眼泪,心脏砰砰像要跳出胸膛,他听着张上一在桌上挑选工具的声音心里更是煎熬。

半晌,挑工具的声音停了,转而是踏踏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踩在何为心头上,他紧张得心跳速度快得吓人。

张上一把竹节鞭用力压在何为腰上,刻意冷声道:

“告诉你,别动!不然就绑起来打。”

何为眼前发晕,抖着手点头,紧绷的臀肉缓解张上一带来的压力。

“放松。”

张上一淡淡命令,竹节鞭放在何为臀峰磨蹭磨蹭,待何为放松下来破空抽下。

“嗖啪!”

“啊!!!”何为狠狠低头眼底泛出泪花,十指抓墙,脚趾抠地,他觉得身后被打那一鞭定是裂开出血了。

事实上不是这样,张上一又把竹节鞭放在何为臀峰磨蹭,待何为喘气声弱了举在空中狠狠抽下。

“啊唔——”何为改抓为锤,改抠为跺,疼得直跳脚,眼里泪水涟涟。

“嗖啪!”张上一如法炮制,又是一鞭。

“啊啊受不了了!求你——”何为狠狠弯腰来缓解撕裂的疼痛,却记住没有离开自己的位置,忍着剧痛又直起身子。
“嗖啪!”

张上一压了压何为的腰,下一秒竹节鞭又抽下。

“啊呜呜真的求你求求你别打了——”

“嗖嗖”

张上一挥着竹节鞭在空中甩了几下,何为哭着抖动着身子腿不住地颤抖。

张上一没有说话,竹节鞭在何为腰上压着,他弄不清楚张上一是不是还要打,但是却不敢放松,煎熬的等着。

大约两分钟后,张上一挥起竹节鞭何为心一缩,准备接受鞭子,然而竹节鞭并没有抽下,下一秒,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

“啊啊!别啊——”

何为闭着眼哭着喊着求饶,即使姿势乱了他也没有意识到,即使屁股一下一下往下缩竹节鞭还是一下一下抽在上面,狠厉不松手。

“啊啊求你别打——呜呜”

何为跪伏在地上逃避着呼啸而至的竹节鞭,他疼得双手捶地双腿直躲,鞭子接二连三的抽在臀上泛起阵阵涟漪。

张上一眼底毫无波澜,他眼里只有何为红肿不堪的臀部逃着,手便随着眼光狠狠地精准抽下去,因为何为最开始状似无意的挑衅,他铁了心要把何为收拾安逸了。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

感性的睡米2017-01-21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2)


何为跪伏在地上逃避着呼啸而至的竹节鞭,他疼得双手捶地双腿直躲,鞭子接二连三的抽在臀上泛起阵阵涟漪。

张上一眼底毫无波澜,他眼里只有何为红肿不堪的臀部逃着,手便随着眼光狠狠地精准抽下去,因为何为最开始状似无意的挑衅,他铁了心要把何为收拾安逸了。

何为模模糊糊想,好像视频中的男主就是这么霸气来着,但是虽然肉体和心灵都满足了,却也过了吧!!!

“过来。”

张上一拿着竹节鞭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逃到墙角的何为,何为捂着屁股死命摇头,嘴里呜咽着求饶:

“呜呜我真的受不了,太疼了呜呜”

张上一放下竹节鞭,重新坐在沙发上,不可置否的说他心疼了,大男孩本来长得挺娇气的,现在脸蛋红红的,眼眶红肿着就这么苦苦求饶的看着你,他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会不心软。

罢了,暂时饶了你,反正来日方长。

“我数三声,你自己我过来我再打十下就完了,要是我亲自来抓,我就把你绑起来,咱们就重新来过,你看可好?”

“三。”

何为有些不可置信的哭着摇摇头,但在听到张上一倒数的时候心狠狠一紧,屏住呼吸莫名其妙的还是跑过来了。

“乖孩子,来,趴着。”

张上一看着何为委屈的样子笑得不可谓不奸诈,拍拍自己的腿轻声命令道。

何为咬唇,抹掉眼泪抖着腿趴上去,张上一翘起二郎腿一手搭腰一手抚臀,手下的臀肿胀得厉害,特别是臀峰,杂乱的红艳艳的棱子凸起,一摸便是明显的硬块,臀腿间也是泛白居多。

张上一揉了一会便挥手一掌扇下去,多是打在屁股的外侧,但是那里臀肉敏感,何为还是忍不住哭喊。

张上一充耳不闻,足足打了十下后便停手,帮身下的男孩轻轻揉着伤。

“呜呜呜——”何为呜咽着随着张上一的动作抽泣,但说实话,张上一揉得蛮舒服的。

“大叔你不是在拍视频吗?怎么找现实的小贝了?”

何为感觉没那么难受了将藏在心里的疑惑说出来,带着些小小的哭腔,

“拍腻了。”张上一说,“最开始去拍视频是我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那时候工作不好找,看着这个东西能赚钱又是我兴趣所以就去了,在那做了三年,我实在受不了那些被的死板娇气,看着钱也差不多了,我就辞职出来自己创业。”

“这样啊。”何为点头,又问,“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一家补习机构的老板,学生的钱总是最好赚的。”

“补习机构?什么名字?”何为显然有些兴奋。

“乐教。”

“乐教没听说过啊?”何为皱着眉头想,最后无果。

“恩。”张上一点点头,“一年规模还很小,现在只是和我以前的母校联系发了传单,我也找关系联系了各个知名的老师,但是因为资历不深现在只有二三十个老师吧,学生也大多是些初中和小学生,你这个将要高三的学生自然是不知道的。”

张上一拍拍身下的屁股,何为缩了缩,讪讪笑道:

“嘿嘿,如果大叔你愿意亲自教我我就去你们机构补习。”

“谁稀罕?”张上一手下用力,狠狠揉一把手下臀肉。

“疼疼疼——”何为吊着眼泪蹬着小腿,扭着腰尝试着躲开张上一的手。

“你不就是想挨揍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补课啊?”

张上一力道不减,换了个地儿变揉为掐。

何为心下一紧皱着脸没脸没皮哭:“呜呜我就是好学生啊,大叔你信我!”

“信你才怪。想来就来吧,反正我是不会给你补课什么的,看不顺眼了抽一顿倒是可以。”

张上一往手下的臀上扇一巴掌淡淡说道,何为疼得直吸气,却也开心的点点头。

“行了,起来吧,你都叫我大叔了,我还是得照顾你吃饭的。”

“嘿嘿。”何为摸摸头,从张上一身上爬起来找不知道丢去哪个挖爪国的内裤。

其实他叫张上一大叔只是一种调侃,张上一看起来半点都不像大叔,而且说他是大学生都有人信,那张脸让何为自己自愧不如,不过除了帅气他更喜欢的是张上一眉间看着你那种淡淡的威压,让人腿软的气势。

“喂?丰利饭店的外卖吗?我是水丞书院六号的客户,我按老规矩加量一倍。”

“好的,谢谢。”

“十二点多了,我整整打了你两个小时,你有什么感想没?”

张上一放下手机重新又坐在沙发上,看着已经穿戴好的何为挑眉。

“时间过得真快啊!”何为感叹道,勾起嘴角贱贱的看向窗外,说实话,这笑配着他红肿的眼睛和满脸的泪痕真是滑稽可笑。

“不过,大哥你有多高来着?”何为呲牙咧嘴的坐到张上一旁边伸手比划一下高度。

“186。”

“不过十厘米啊,怎么感觉你比我高那么多。”何为看着张上一的头顶默默嘟囔道。

张上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笑笑没说话。

何为看着张上一这个样子“碰”的一声头皮都炸了,刚才被狠打的部位还突突的叫嚣着疼,现在却又开始欲求不满起来。

何为捂脸痛哭,自己真是没救了!

张上一斜着眼瞥了一眼何为,放下腿直起身子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桌上的工具,“怎么还没满足?反正工具还没收下去,咱们再来一遍也未尝不可。”

何为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摆摆手:“不不不,不用了。”

“你说不用就不用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张上一淡淡说完这句话拿起桌上的板子再次靠在沙发上,用眼神示意何为趴在他腿上。

何为简直欲哭无泪,不着痕迹的吞吞口水向后挪了一点,张上一眼神都没变过,直直看着何为,等着他。


感性的睡米2017-01-22 11: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1

感性的睡米2017-01-22 11: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1)

“你说不用就不用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张上一淡淡说完这句话拿起桌上的板子再次靠在沙发上,用眼神示意何为趴在他腿上。

何为简直欲哭无泪,不着痕迹的吞吞口水向后挪了一点,张上一眼神都没变过,直直看着何为,等着他。

就是这种威压萦绕的感觉,何为觉得自己都喘不过气来了,紧张得绷着一根弦一刻也不敢耽误,忙趴在张上一腿上。

张上一这才有了动作,动了动大腿把板子放在何为屁股上:“撅起来。”

何为热着脸抬高腰部,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屁股上的热度还是可以烤熟鸡蛋的灼热感,然而他即将又要被受到责打,何为心情简直不能再害怕!

“啪!”

“呃啊——”

何为抓着沙发绷直身子,休息了一会的皮肉更加敏感,重重的板子下去之前所有的疼痛都纷纷叫嚣,疼得何为直打结。

张上一拿着板子轻轻敲了敲何为的腰:“撅起来。”

何为屁股一缩,吸着鼻子连忙又把屁股撅起来,抓着沙发紧张的等着板子,这次张上一没玩他,板子下一秒实打实的抽下来,何为哀嚎一声踢着腿,腰又怂下来。

张上一不厌其烦的敲敲何为的腰:“撅起来。”

然说完不等何为有所动作板子便加大力度往下砸,砸得即使穿了裤子也能看出臀肉狠狠一扁,再弹起,张上一手上的板子又往下砸,臀肉一遍一遍被压扁。

“啊啊!呃——”何为冒着冷汗狠狠捶着沙发,小腿扑腾着乱踢,温热的泪水溢出眼眶模糊了视线。

张上一停手,把厚重的板子放在何为腰上,捏捏鼻子,“裤子脱了,就这么脱,内裤也脱了。”

何为抖着手小心翼翼的解开裤子,颤动的肩头可怜不已,张上一却视若无睹,待何为把裤子脱下去拿起木板放在他惨烈的屁股上磨蹭。

何为下意识的撅起屁股,他就觉得刚才张上一那一顿打是因为他没有好好顺心的撅臀,所以即使害怕的要命他也再不敢放松一刻,再不敢!

张上一拿着板子慢慢往下滑,板下的臀肉高高翘起,可怜兮兮的一缩一缩,被揍得红艳艳的与白皙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然后板子在瑟瑟发抖的臀腿处停下来。

张上一轻轻抖腿,再次好心提醒道:“记住,把屁股撅起来。”

何为惊恐的点点头,僵着腰杆额头死死顶着沙发。

张上一满意拿着板子轻轻拍拍,然后便是高高挥起往下抽,照着臀腿几乎是一秒一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味,清脆响亮的拍打声炸响在皮肤上,屁股被打的向前一冲,在下一板来之前又回来高高翘起任由施板子的人狠狠抽打。

虽然何为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下意识的就挺直了腰绷直了腿,连带着臀肉都是绷得紧紧的,停留在表层的疼痛瞬间蔓延到腰迹后背,疼得急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紧紧抓着沙发张着嘴流着泪抵制身后席卷而来的疼痛。

张上一没停手,挥着板子急急往下抽,指着臀腿这一地儿越来越狠,眼瞧着何为忍不住腰又怂下来他狠狠一板子抽在臀峰上死死打下去,何为彻底崩溃了,哭着喊着求饶蹬着腿扭着腰在张上一腿上不住的乱动,而张上一家里的沙发已经有扯烂的迹象。

“啊啊!!饶了我求你呜呜——”

张上一温柔的摸着何为腰,何为心一紧寒毛根根竖起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上来,头皮紧紧缩起他心里慌得恨不得一头撞墙。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张上一按着腰“啪啪啪”照着臀峰抽了三下,说:“去开门,就这么去。”

何为哭得差点岔气,“啪!”清脆的板子又抽下,何为缩着屁股连忙爬起来胡乱摸几下脸鞋都没穿走到门后,狠狠一吸鼻子,把身子挡在门后红着脸开门。

“您的外卖来了。”

快递小哥惊呆了,看着眼前红肿着眼眶的不成熟的脸,又看看坐在沙发只露出后脑勺明显是大人的人,知道这孩子许是犯了什么事被打了,有些尴尬。

“谢谢。”何为沙哑着声音抖着嗓子单手接过分量很足的外卖。

快递小哥看着孩子颤抖的手不禁心疼,忍不住就对坐在屋子里的大人说:“孩子错了也不能这么打啊!”

“砰!”

何为猛地关上门,双手端起外卖,心跳的速度还没恢复,现在脸又热了几分。

“把外卖放在餐桌上,过来。”张上一吩咐道。

何为狠狠抖了两下,害怕得不禁泛出泪花,极其不愿意过去,却还是得过去。

“啊!”

张上一一把拉过磨蹭的何为放趴在自己腿上,不轻不重一掌扇下去。

何为狠狠闭眼,他现在根本止不住流出眼眶的泪水,心脏砰砰剧烈跳动的声音可以和刚才板抽打的声音有得一拼,他怕了张上一,真的怕了,他发誓以后实践无论做什么他一定听话!

“撅起来。”

又是那种淡淡的嗓音,何为简直要疯了,哭着抖着塌腰撅臀。

张上一满意的看这儿何为这个样子,却没有打,把两手小臂放在何为腰上感受着他的颤抖。

“听见刚才快递小哥的话你有什么感想啊?”

何为哭的声音大了些,在房间里有些明显,张上一抬了抬腿,“恩?问你话呢?”

“呜呜呜——”

何为只觉那嗓音如千斤石这么轻飘飘的压在自己心头,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慌乱的哭着嚎着。

张上一翘起二郎腿,将何为的臀离自己更近些,手虚虚抬起。

“我错了!我错了别打呜呜——”何为哭喊道,急急将小腿抬起挡在自己屁股上,生怕张上一打下来。

张上一轻轻将何为的腿推下去,挥着巴掌抽在白皙的腿上留下几个红红的巴掌印,“起来,吃饭。”


感性的睡米2017-01-22 17: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1

感性的睡米2017-01-22 17: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1

感性的睡米2017-01-23 10: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完结
何为抖着肩抽搐着窝在沙发上哭,全身还忍不住发抖,他这么多年实践的眼泪加在一起都没现在的多,不是因为以前打得不狠,而是从来没这么刺激过,打这么久疼痛越来越剧烈,可是直到现在也才破皮,若是以前那些下手不知轻重的主现在怕是血肉模糊了,他也只能感到干巴巴的痛,完全没有快感。

“需要上药吗?”张上一拿着湿帕子敷在何为肿胀的屁股上,淡淡问道。

何为下意识一抖,想想要是上药什么的又是一顿煎熬,你说不上那也没有理由,你要是不说话,万一张上一又......

“呜呜——”何为只有急得哭了。

张上一摸摸何为的头,声音难得温柔了一下:“没事,我真的不打了,只是实践而已,我难不成还能把你往死里打?只是你说想要惨一点所以才好好满足你,以前除非有要求,我也是没有打成这样的。”

“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家上。”

听到张上一的安慰何为才放下心来,身后的帕子给他减轻了点痛感,刚才那一顿过后,现在便不是很难受了。

“原来是我自己作死啊,不过虽然狠,我下次还来找你,咱们处长期怎么样?”

张上一轻笑出声:“呵呵好啊,只要你不怕疼。”

“怕,怎么不怕,但是我也喜欢疼啊,再说大叔这么有技术疼过了就爽了嘿嘿——”

张上一将帕子整理一下摇摇头,这么个挺讨人喜欢的大男孩还真是不错,就是实践的时候喜欢乱跑什么的,既然长期以后还可以慢慢治。

“缓好了就起来吃饭,咱们的饭还没吃呢。”

张上一轻轻拍拍何为的背,站起来走到厨房把饭菜热一下,重新端上桌,何为已经整理好了,还洗了把脸,看起来清清爽爽,除了他自己觉得身后肿胀突突的刺痛,那还真是和刚进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你想站着就站着,想坐着就坐着,我不强求。”

“恩恩。”何为点点头,果断站着吃,现在他缓过来食欲大开,随着时间的流逝身后的伤烫烫的热气的散发出来,更是让何为爽快了一下下,所以桌上的菜何为吃掉了一半还多。。。

“吃完了怎么玩?你回家还是在我这?”

何为想了一下,实践完了在这也安逸,只是他想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找找安慰,所以玩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我回去了吧,反正你这儿离我家近,随时就来你可不能嫌弃我啊!”

“来吧来吧,这是我公司的地址,不管哪里,你想来就来,除了这两个地方我是不会去其他地方了,欠抽了就来找我啊。”

何为结果张上一手中的名片摸摸鼻子,不好意思一笑:“那我就走了啊。”

“走吧。”张上一随意挥挥手,坐在沙发上。

何为看着张上一的背影抖了两下,又笑笑开门出去。

回到家,何为看到自己房间的大床不禁一股亲切感,猛地趴上去打开空调安逸的睡一觉。

暑假终于有的玩咯!

——————完结——————



感性的睡米2017-01-24 2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1

感性的睡米2017-01-24 2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番外 补课事件(1)

话说等何为伤好之后他又开始怀恋张上一的实践,虽然这几天时不时往他家走走,但总是规规矩矩的没有找打,不知怎么的,看着张上一他就心悸。

但是俗话说得好,记吃不记打。

何为等自己完全活蹦乱跳之后拿着张上一给的名片去“乐教”补课机构,顺便给他打了个电话,示意自己要来作死了。

虽然害怕什么的,但何为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乐教”虽然不大,但也是个三层楼的建筑,一楼是招生处和小学生补课的地方,二楼是初中生还有个别高中生一对一的辅导,三楼就是领导和招待客人的地方了。

何为逛了一圈最后找到三楼张上一的办公室,心里有些雀跃的敲敲门。

“请进。”

就是这种声音,淡淡的带着点点柔情,哎呀又兴奋了!

“咔嚓”

“老师我来了!”

张上一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欠揍的家伙来了,抬眼看了一下又收回目光做自己的事:

“我说了不当你的补习老师。”

“哎呀!”何为凑上去眯着眼笑,“我都看见你们这有高三一对一的了,反正能赚钱,何乐而不为呢?”

张上一拍掉何为凑近的脸,放下手里办公的电脑,给秘书打电话:

“给我拿一套高三理综的题来,哦,还有......”张上一看了眼何为,“再拿一根教鞭上来。”

何为被那眼神看得寒毛直竖,不着痕迹的舔舔嘴唇,有些害怕有些期待。

“叩叩”

“请进。”

“老板,你要的东西。”秘书来了。

“嗯,放着吧。”张上一指了指面前的桌子,“今天没什么事就不要进来了,不重要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是。”秘书点点头,意味不明的看了眼站在一旁的何为,揶揄一笑,走了出去。

何为被那一笑羞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站着。

“自己拿去做,做完了告诉我。”

何为苦着脸拿起卷子,他不是来做卷子的,他是来找打的。

拿着笔,何为看着这些熟悉的题,怎么也做不下去。

“做不下去就脱了裤子把屁股撅起来做。”

张上一翻着手里的文件眼睛都没抬一下,语气漫不经心却不容置疑。

何为小心脏一抖,也不敢说什么,脱了裤子撅起屁股,只是这太羞耻,羞得他热了脸。

“继续做,两个小时我来检查,做得太差你今天就给我爬着出去。”

淡淡的给何为定了刑罚,张上一说完又开始手里的工作。

无法,何为瘪瘪嘴拿着笔开始演算,只是这心慌意乱屁股又要撅起来,时间又掐去了三十分钟,饶是何为再好的成绩也做不出什么漂亮的卷子来。

甚至遇到要何为动脑子的题他才认真起来,这卷子,注定是何为今天哭死的起因。

“时间到,卷子给我。”

张上一放下手里的文件扭扭脖子活动活动手腕,拿起放在桌上的教鞭,狠狠一弯,放手在空中抽起一道气浪。

何为呼吸一滞,微微颤抖着把卷子给张上一,张上一把教鞭往桌上一放,拿起卷子认真看起来。

何为就这么等着张上一的审判,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然而张上一看着卷子轻轻皱眉,抬头看了眼何为,又继续看卷子。

何为简直腿都软了好吗!张上一黑黑的眼睛这么轻轻一瞥,皱着的眉头带给何为沉重的威压,他突然又后悔了。

“做得不错呀。”张上一轻笑道,眼神深了几分,何为现在就想求饶,苦着脸等着张上一继续说。

“前面没有一道对,后面倒是对了几道大题,看来你很厉害嘛。嗯?”

张上一把眼光重新放在试卷上,直到最后一个尾音才抬头盯着何为。

何为心抖了两抖,沉重的空气让他喘不过气,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么想挨打?”张上一再次轻笑,后背靠在椅子上散漫的拿起教鞭,“我记得办公室有块戒尺,你去找找。”

何为简直要哭了,走路都是虚的,找戒尺什么的纯粹是吊着他,要打就打呗,废话这么多!

然而何为不敢这么说,乖乖的找戒尺。

这戒尺真有,而且是紫檀木戒尺,放在沙发背后桌子的抽屉里,何为拿着戒尺心惊肉跳的回到张上一这。

“趴我腿上。”张上一接过戒尺放在桌上,等何为趴上来将手臂放在他腰上,抖抖腿,“屁股撅起来。”

何为听话的塌腰翘屁股,手紧紧抓着张上一的西装裤。

一切准备就绪张上一也不再吊着何为,再次拿起戒尺贴在他挺翘白皙的屁股上,哦对了,还有一层白色的内裤。

冰凉的戒尺让何为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更是紧张的拽着张上一的裤子。

不过也好兴奋好期待啊啊!

“啪!”

实践开始。

张上一一手虚虚按着何为的腰,一手一左一右的挥着戒尺,刚开始力度不大,但这紫檀木的威力够大,听着这清脆的声音何为都觉得肉疼,何况这炸响在臀上的疼。

“唔——”

慢慢的张上一加大力度,何为不自在的动了动引来了更大力的抽打。

“啊唔——”

何为缩紧臀肉,抱着张上一的腿,忍不住泛起泪花。

张上一察觉到腿上的不适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另一只脚翘起来,让何为的屁股离自己更近一点,更翘一点,他很喜欢这个姿势,离得很近的臀肉像是完全掌握在他手中,张上一又加了两分力,臀肉被压扁弹起,透着内裤都可以看到红肿的屁股,甚是可爱啊。

“嗯哼——”
何为冒着冷汗随着抽打不断缩着臀肉,这不太难熬的疼痛令他有些享受。

“屁股撅起来。”张上一抬抬腿,何为赶紧往前趴一点让自己的屁股趴在张上一膝盖上面高高翘起,张上一显然不满意,狠厉的一尺子抽下去,“我让你自己撅起来。”

“啊——”炸响在皮肤的痛让何为狠狠一抖,吸吸鼻子手撑着地撅起屁股,他现在心跳得厉害,脸上也是一片热,何为知道,张上一这才开始。


感性的睡米2017-01-25 18: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1

感性的睡米2017-01-25 18: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啊——”炸响在皮肤的痛让何为狠狠一抖,吸吸鼻子手撑着地撅起屁股,他现在心跳得厉害,脸上也是一片热,何为知道,张上一这才开始。

张上一看何为准备好了也不客气,照着刚才的力道把戒尺狠狠挥下,指着内裤外露出的臀腿抽,伴随着清脆的声音印着尺印。

何为实践总是不会学乖,他不怎么会去听主的话,即使是口头答应了他也不会去做,他就喜欢默默把主惹生气然后把他往死里抽,一想到这里他就兴奋得头皮发麻,但是到了张上一这,何为不得不收敛一下自己作死的性子,张上一打得狠,但是伤不重,每次给何为的轻声细语的压迫感远远胜于疼痛给他带来的刺激,但是两样缺一不可。

所以,何为在张上一越抽越狠的情况下拼命抖着手撅起屁股,不敢放肆的放松一下,即使被抽得想满地打滚,也只是高频率的抬抬腿哭闹:

“啊啊——痛!”

“啪!”

张上一一把抽在何为的小腿上,白皙的小腿立马浮现一道红色的棱子,张上一有些看不惯何为拿腿来挡屁股,即使这可能是下意识的行为。

“还敢拿腿来挡了是吧?”

张上一这句话说得温柔绵长,特别是最后那两个字声音低了一度,明显询问的语气在何为听来狠狠一抖,惶恐的睁着眼睛感到肚子上的膝盖高高抬起,他撑不住地了,闭着眼掉下一颗眼泪死死抱着张上一的腿。

“啪!”

张上一狠厉的挥着戒尺,实打实的檀木抽在肉上不停的颤动,这离得越近他越好施力,何为的屁股就在张上一的掌控中被狠狠的虐打。

“啊——”

何为不管他手上的是不是张上一的腿,死死抱着还用力去抓,皱着一张脸眼泪直下,有些受不了的蹬蹬腿,扭扭腰,屁股的伤应该不是很严重,滚烫滚烫的热气包裹着整个臀部,皮肤表层尖锐的疼痛很难忍,但是也很爽快。

渐渐的,戒尺的疼抽进肉里,何为拼命想缩下身子逃过戒尺,下一道戒尺却硬生生的把他抽回原来的位置。

“啊啊!!我的亲哥啊——”

何为一声哀嚎,思维混乱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那一下戒尺确实打得他崩溃哭声,不顾一切的开始挣扎。

张上一按住何为不断扭动腰,手里的戒尺按着刚才的力道狠狠在臀峰砸下去,破空的呼啸,抽在肉上刺耳的清脆声都把何为吓得直闭眼,而疼痛更甚,他仿佛觉得他那一块肉都被抽烂了。

“啊啊啊!呜呜——”

何为张着嘴大哭,温热的眼泪不断涌出眼眶,崩溃的胡乱踢腿,臀肉被狠狠压扁,疼痛渗进肉里,何为总是不会克制自己,实践的时候无论主们怎么要求别乱动,疼急了何为什么逃避的行为都能干出来。

“啪!”

张上一狠狠一下抽在臀腿,把戒尺往桌上一扔,清脆的声音让何为以为那是抽在他骨头上了,如果他的骨头是木头做的话。

“起来,内裤脱了撑在桌上。”

何为抹着眼泪咬牙站起来,不着痕迹的揉揉自己深红发肿的两个肉团子,明显有了凸起的小硬点,难怪这么疼。

“别以为我没看到,赶紧的。”

张上一拿着教鞭点点桌子,声音一如既往,没有半分急促或是生气,淡淡的让何为心惊。

张上一把空调再调低两度,解开自己的领带,拿着教鞭慢条斯理的开始挽袖子,何为看着不可谓不称一声帅气绅士,然而,这人表里不一,衣冠禽兽!

“在心里骂我呢吧?”

张上一瞥了眼何为偷看自己的小眼睛,把教鞭放在何为臀峰上,使劲一压,问:“是不是?”

就像平常问你是不是吃饭了一样,但就是让何为头皮都炸了,紧张的缩着臀肉,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没有。”

“撒谎。”

简单的两个字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和一种毫无不意的情绪,在何为耳中这两个字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他崩溃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明明还没有打,却哭得不成样子,那是一种极其压抑的威压压在心口堵得慌。

张上一可不知道何为是什么情绪,看着何为哭了一挑眉,带着风扬起教鞭,狠狠抽下,又在即将挨着臀肉时停下来,何为跟着心里一上一下的,神经紧绷。

张上一再次扬起教鞭,看着何为紧张的缩起臀肉轻笑:“屁股撅起来。”

TMD你要打快打别墨迹行不行!?!

何为崩溃的在心里一吼,乖乖的绷着身子塌腰撅屁股,张上一不玩他,教鞭夹着风狠狠抽下。

“啊!”

何为飙泪,疼得狠狠跺脚,一下子弯腰屈腿,虚虚跪坐在地上狠狠哭,那种东西他只感受过一次,从此再也不敢让主碰,谁知今天在张上一手里又遇到了。

该死的树脂棒!

“别别——求你别用这个,求你了呜呜——”

何为转个圈抱着张上一的腿狠狠哭,张上一皱眉,蹲下来看看何为的伤,刚才被教鞭抽的拿一下迅速充血红肿,深红的凸起看着骇人。

张上一不是第一次用这么凶狠的工具,但何为确实受不了,他能忍耐的极限就是中重度,再重对他来说就是虐待了。

张上一想这是两人彼此欢乐的实践,摸了摸还在崩溃边缘的何为,放下教鞭出去找个合适的工具。

感性的睡米2017-01-26 23: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email protected]小琪[email protected]思念成疾[email protected]爱无yin

感性的睡米2017-01-26 23: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半夜宣个群啊
就是楼主的小说群,欢迎畅聊
敲门砖:感性的睡米。



感性的睡米2017-01-27 01: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上——
张上一想这是两人彼此欢乐的实践,摸了摸还在崩溃边缘的何为,放下教鞭出去找个合适的工具。

在出门之前张上一停下脚步,回头对着哭得不要不要的何为说:“在我回来之前就跪着,要是等我回来不满意你的跪姿,你自己看着。”

这补课机构可没有什么合适的工具,最像样的就是教鞭,但是那个平常拿来也是做做样子,现在打在身上何为疼得不行,那么该用什么呢?

张上一走走停停,最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使劲揉屁股的何为视而不见,反而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当着何为的面轻笑着给秘书打电话:

“你这有什么顺手的工具吗?”

秘书一脸懵逼,工具?什么工具?

何为屁股一缩,羞得脸爆红。

他,他居然给秘书说?那秘书是个女的啊!

“就是打屁股的工具。”

何为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羞耻了!

“呵呵,孩子不听话不得打吗?”

啊啊啊!我错了,我真的,我哪错了呀?!

何为羞得双手抱头,脸上烫烫的突然想起现在自己的处境,万一秘书来送工具看到自己光着屁股跪在地上那得更羞!

何为心里砰砰跳,早就忘了张上一吩咐的“跪姿”的问题,膝行到张上一脚边拉着他的裤脚急急道:“我,我能不能把裤子穿上?”

张上一放下电话轻笑着看着何为,淡淡反问道:“你说呢?”

何为要被羞哭了,他虽然喜欢一点点羞耻,但是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看到光着屁股什么的真的太刺激了,刺激的他都萎了!

“哥啊,我的亲哥!你就让我留点面子吧!”

“叩叩”

“请进。”

何为一激灵,赶紧藏在张上一桌下,张上一没有感情的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把脚踹在他屁股上,何为捂嘴痛呼,擦擦眼泪求饶的看着张上一。

“老板,你要的东西。”

秘书把小竹棍放在桌上,看了看周围,有些疑惑。

张上一点点头笑了一下,轻轻踢踢脚边的屁股:“他害羞呢,你这棍子怎么找来的?”

秘书恍然大悟(雾),憋着笑解释道:“我们放书的那件房子有一个书架倒了,这根棍子就是我从那个书架上扯出来的。”

张上一点点头,挥挥手示意秘书回去,秘书恭敬一鞠躬,走了。

何为捂脸,他简直想揍死外面的两个人,特别是张上一!

“出来吧,咱们也该算算帐了不是?”

张上一拿着小竹棍戳戳何为的屁股,起身推开椅子。

何为红着脸跪着出来,听着张上一的话心里有些发虚,有些害怕。

张上一把玩着手上的小竹棍,棍子不长,只有三十四十厘米左右,说实话,张上一不喜欢这个工具,他还是喜欢那个教鞭。

“刚刚怎说的,说如果我不满意你的跪姿你就自己看着办是吧?”

何为立马跪直了身子,眼睛眨了眨,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张上一笑了一笑,放下小竹棍拿起教鞭坐在沙发上,随意弯弯手里韧性极好的教鞭,眼神没放在何为身上:

“那你说说,你该怎么办?”

何为咬着唇不争气的抖了抖,额间密密麻麻的虚汗冒出,他看着那根教鞭就发虚。

“哥,我错了!”何为带着哭腔跪在张上一腿边撒娇,“我真错了!主要是这玩意儿太疼,我受不了。”

说着说着何为哭腔更浓,哽咽害怕的声音刺激着张上一的耳膜,张上一莫名有些兴奋。

“受了这教鞭五十下我就原谅你怎么样?”

“五十下?!”何为震惊,张大了眼睛看着张上一:“五十下我会死的!屁股会被抽烂的!”

“嗯。”张上一点点头,站起来拿着教鞭点了点桌子,“我有分寸,不会把你打残的,趴着。”

何为拼命摇摇头,捂着屁股往后退,想起那教鞭的厉害他就脸色发白心里不住的惶恐。

“你说这次实践结束了没?你要说结束了那我就不打了,你要是没结束那就听我的。”

多么好听的商量的语气啊,但是何为是真的没挨够,却又不想挨那残暴的东西。

“不不,我不想用那个呜呜——”

何为摇着头吊着眼泪哀求的看着张上一,张上一站着也是没法了,轻笑一声长腿一迈,一把抓住何为的衣领拽着他死死按在桌上,肿胀的屁股高高翘起。

张上一的声音还是那么客气:“这个时候可不是你做主。”

何为狠狠一抖,知道自己反抗无果,紧紧抓着桌边闭着眼一副上战场的姿势。

张上一抿嘴一笑,他知道树脂棒的威力,但是他也能够灵活的控制力道。

张上一收了力,在何为紧缩的屁股上比划两下,扬手挥下。

“唔啊——”

何为噌的一下躲开,教鞭抽在他手臂上浮起一道鲜红的肿痕,但并不严重。

何为看着张上一沉着的脸简直想这么逃了,干笑的看着张上一下意识的往后退:“我,我真的是太怕树脂棒了,你别用好不好?”

张上一笑了,但是笑得让何为全身起鸡皮疙瘩,支起腿就要逃。

张上一一把把他抓住,换了小竹棍坐在沙发上,把何为按在他腿上,一脚死死的压着何为的腿,一脚向上抬,手上的小竹棍不留余力的快速往下抽。

“啊啊啊!我错了呜呜——”

何为动弹不得抓着沙发连忙认错,尽管身后抽他的不是教鞭,但是他忘了在一个经验主手里一根小小的竹棍也能抽得虎虎生威。

“嗷嗷嗷!”

何为疼得直跳脚,用了蛮劲想挣脱出来,他一个男生用点力还是很容易的,何况张上一并没有用全力来制约他,所以何为就这么挣脱出来了。

他就这么挣脱出来了。

就这么挣脱出来了。

这么挣脱出来了。

出来了!!!

啊啊啊!我咋这么不能忍呢?!

何为后悔得要死,敢都不敢看张上一的脸一横心重新趴在他腿上,闭着眼找打: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打我吧!”

张上一眼底毫无波澜,放下手里的工具摸摸何为的屁股,把何为拉起来,声音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

“床上裤子我不打了。”

“别别别啊!说好的处长期呢?!”何为急了,难得遇到这么好一个主,可不能弄丢了啊!

于是何为死死趴在张上一腿上就是不起来,张上一没去拉他,也没打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自顾自说:

“我知道你今天是被树脂棒刺激了,心里害怕应该的。”

何为趴得更紧了。

张上一瞥了一眼眼里带笑,继续说:

“听说你也是实践过好几次的人,就算不是经验被也应该懂点规矩吧?”

何为简直要哭了,缩着手缩着腿把张上一的腿紧紧抱住。

“实践你想跑就跑啊,那还实践什么啊?”

张上一很温柔的询问,顺便摸摸何为的背,何为狠狠打了个寒战,本来这个姿势就让他大脑充血,现在血液像是倒流了似的,憋得更红了,他心里想着快放开,快放开!好危险!手却丝毫没有松手,带着颤音闷闷说:

“我下次一定改!坚决不躲了!你别,别啊——”

“别什么?”张上一简直要笑出声了,何为这是误会了什么?

“你别。。。别那啥!咱们还是长期关系啊!”何为磕磕跘跘把这句话说完,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解除关系这个事,难不成说分手?!

“我说了什么吗?”张上一继续轻柔摸摸何为的背。

“我只是想说,等伤好了来我家,我给你立立规矩。”

何为整个人都蒙了,呆了两秒急急从张上一腿上跳出来,心里发紧发虚,看着张上一眼里淡淡的笑意他腿都软了。

“呜呜,我错了——”


——————补课篇完——————

感性的睡米2017-01-29 21: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aurus末夜@右边的右[email protected]小琪[email protected]爱无[email protected]思念成疾4884

感性的睡米2017-01-29 22: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