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教主大人(渣攻重生)

楼主:恶魔未必 字数:67406字 评论数:30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妖孽太子VS清冷教主
渣攻重生文,小受反抗不断,拍拍不断……

恶魔未必2016-08-07 10: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知道啥时候更,不过想艾特了加好友,到时候会通知

恶魔未必2016-08-07 13: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文案
“太子殿下,自重。”某教淡淡的挡住某只作乱的爪子。
“墨,叫爷名字呗。”太子爷再次伸出爪爪
“不敢。”某教仍淡淡挡下某只爪子。
“哎,有什么不敢的。”太子爷猛扑。
倒在地上的某教,咬牙切齿,“顾奕,你给本教下去!”
“这才对嘛,”太子爷抱着某教不肯松手。“好舒服……”
“顾奕……”磨牙声,“你给本教等着!”
于是,一段时间里………………………
“太子爷,您的寝宫被教主烧了。”某太监心急火燎。
头也不抬的某太子,“烧了就算了,再建就是了,这几天本太子就住教主那儿。”
………太子爷,您的节操呢……
“太子爷,教主大闹宫宴,皇上气晕了。”
埋头准备睡觉,“随他,别让父皇伤了他。”
………太子爷,那是您亲爹……
“太子爷,教主养了个男人……”
“什么?!”话音刚落,人已经在门外了。
………太子爷,奴才还没说玩,据说那是教主亲哥………

恶魔未必2016-08-07 15: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_(ツ)_/¯ ……

恶魔未必2016-08-07 15: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教主,您的身体……”梵沂欲言又止。
“无妨,他是让我死,怎么说都没用。”雪墨淡淡的看向宫殿方向。
“教主!明明有机会的,只要找到神医……”
“别说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他让我去死,我又怎么会想活……”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在心里对他说,我爱你……
雪白的地上印出血迹。
“教主!”梵沂的声音变得沙哑无力…
……此时,殿中………
“太子爷,他已经死了。”小银子声音中带着沉重。
“哦,死了。”顾奕没什么反应,“堂堂弦墨教教主就为了我一句话就活不了了吗,没用。”
小银子的眼中带着几分愤懑,“毁教之痛,这几年无理的惩罚,足够让一教之主身心疲惫,该的是撑不下去了。”
“哦?”顾奕妖魅丹凤眼抬了抬,“怎么,你在谴责本宫吗。”
“不,太子爷,我只是给您提个醒。”小银子的目光不再看向顾奕。
即使,太子爷的美是天下第一,但,狠辣也不会排在第二。
“毕竟,太子爷,天下间除了他,便没有再全心全意爱爷的人了。”
“是吗?”顾奕的目光微沉,“不过,我以为,我不需要这些呢。”
“呵呵……”小银子也没忍住,“爷,奴才知道,你在抗拒什么,是锦幽……”
“你想说什么?”顾奕的手掐住小银子的脖颈,
“咳咳,咳”小银子憋的满脸通红,“爷,锦幽已经死了,你还不明白吗,还要生活在过去吗。”
……顾奕愣了神,松开手,“你出去吧。”
小银子慢慢缓过神,才带着苦笑一步一步出了殿。
顾奕思索着,
在他的记忆里……母妃一直都是清冷的,她只喜欢看父皇的画像,他们一直都是陌生人,他也没见过父皇出现在院子里,直到她死………
所谓的父皇对他说,孩子,你受苦了,但他知道,这些话更是老皇帝出于膝下无子的无奈,所以,他从不奢求能有个人爱他,直到,锦幽,走进他的世界……
可是,那又如何,到最后,
锦幽将剑刺进他心脏的时候,说,“顾奕,你很好。”
“只不过,我需要的不是儿女情长罢了。”
“如果再碰到了这种事,可不要在顾及感情了呐。”
他想锦幽是对的,但,就又出了那么个傻子,救了他,为他叛教,为他做了一切,心动,但更多的是害怕,所以,打罚是少不了的,折腾了那么久,还是让他去死了,那厮还真不活了,呵呵,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呐。
不过,蠢人,本宫还真有些想你了呐。
嘛,大不了,下辈子,本宫不作了。
毕竟,这个世上,除了雪墨,就没人更爱顾奕了。

恶魔未必2016-08-07 18: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咳咳咳,楼主在这里把人物理一理……
顾奕:顾国太子
雪墨:弦墨教教主
锦幽:风国皇子,一步步接近顾奕,是原本顾奕喜欢的人,然后借顾奕势力登上皇位,之后为了权势刺杀顾奕

恶魔未必2016-08-07 1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心好疼……
顾奕喝着烈酒,感受着痛楚。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最后一次有这种感觉时,还是风锦幽将剑插入心脏的时候呐,可是,这次没人插他,怎么更疼了呐……
难道是服下的鸠毒起了作用?一群庸医,连个毒都制不好,回去就都砍了他们,没用的老家伙们。
顾奕的眼前模糊了起来,呐,他知道了
一个人若是在,有何需思念,想念的时候,多半是他不在了,或者,不在了…
雪墨,等着本太子啊,下辈子,就没有思念这回事了,我要天天粘着你了,
呐,爷错了,别不理我……

恶魔未必2016-08-09 08: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啪!”“一。”
“啪!”“二。”
“啪!”“三…”
……清冷的声音响起在大殿上。
怎么?声音好熟悉…
“啪!”“九…”声音带着微颤,
嗯,在哪儿听过的声音呐?
“啪!”“十。”
……是雪墨的声音?!
顾奕睁开眼睛,狭长的丹凤墨眸带着几分迷茫。
看了看身处的环境,玉椅,玉柱,玉石遍地,是他的宫殿……
“啪!”“十三……”
顾奕的目光如炬,慵懒的气息瞬间消失。
……谁,在挨打?
看了看两个正在挥板子的下人,“停。”
淡淡的一声令下,正在落下的板子瞬间停下,没有人,感挑衅太子爷的威严!
趴在凳上的人抬起面容,虽然,脸上全是汗水,身后也正疼着,但这并不影响这人冷淡的神情……
这是?雪墨!
错愕了一阵,顾奕才回了神,一步一步朝下方的人走去,气息都有些乱了,
他给自己下了毒,不可能这么好的活着,而雪墨,也没了,不是吗?
“太子殿下,主子刚受了伤,不要打了,身体会受不了的!”千叶脸上带着泪,跪在顾奕面前。
“受伤?”顾奕微微皱眉。
“主子他……”
“千叶,”雪墨动了动,从凳子上起身,“不要多话。”
说罢,又抬眼看了顾奕一眼,“太子,罚了,毁了锦莲塘一事,便罢。”
顾奕歪头想了想,嗯,锦莲塘一事,不是早就发生了吗,莫非?
“既然无事了,便下去了。”
顾奕的目光带笑,看着一瘸一拐走向殿门的人,呐,他还什么都没说,自己就退下了,还是这么清冷……
不过,受伤了这件事,他怎么不知,他只知道雪墨毁了自己与锦幽共同建造的锦莲塘……

恶魔未必2016-08-16 20: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问一下,字后面有“(百度吞贴)”的是怎么回事??

恶魔未必2016-08-16 20: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主子,太子太过分了,他都不问你原因,就不分青红皂白,罚主子……”千叶在一边抱怨着,“明明主子是教主,还因为救他受了伤……”
“闭嘴,”雪墨并不在意千叶委屈的目光,“吵。”
“主子!”千叶还想说什么,
“退下。”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是,还没上药……”
“下去。”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声令下的霸气,千叶垂下头,把药放在床头,
“是。”
顾奕站在门外,听着这一主一仆的对话,更加纳闷,到底伤到哪儿了,为什么受伤?
刚关上门的千叶被门口的顾奕吓了一跳,“太子殿下……”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如若是在以前,这等小人物是不会得到他一个回应的,但,现在是不同,思索了很久,他应该是重生了,所以……
千叶眼睁睁看着顾奕进了主子的房间,怎么办,他只是一个下人,拦不住太子殿下,可是,主子也经不起折腾了……
“说了,出去。”
“哎,教主,本太子是你能命令的?”顾奕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诌…
雪墨趴在床上,,“太子,动不了,见谅。”
“怎么,当时从殿里走出来时就能动了,给爷行个礼就不行?”
记得前世这时候,这人直接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因为当时炫墨教还没灭,所以才留了一条命下来,但是,他一直想不通,为何教内人员没来挑事……
“……”皱了皱眉,雪墨准备起身。
“别动了。”顾奕坐到床边,“爷给你上药。”
“不用,谢太子不罚。”雪墨拉住被子,不让顾奕动他。
顾奕顿了顿,“不上药,那便赏一顿板子。”
雪墨的眸子闪了闪,“太子,等伤好,再赏。”
“……”顾奕嘴角抽了抽,“好了,开个玩笑嘛。”
说着,手便往伤处摸去。
“啪!”雪墨大力的打掉顾奕的手,顿时,手上便红了一片。
“你干嘛。”声音带着些怒气。
“……”顾奕的丹凤眸里带着泪,可怜兮兮的伸出手,“疼…”
雪墨这才放缓了语气,“太子,你回去。”
“伤不上药会好的很慢的。”顾奕伸着红了一片的爪爪,企图用扮可怜这一技能来感化某个冷水男。
可是,原则性问题,雪墨也不会让步。
最终,顾奕还是退了,“那你记得上药……爷先走了。”
意料之中的没有听到回话,顾奕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恶魔未必2016-08-17 19: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疏冷月漓@湖美景@朴多比初心不变@李敏月[email protected]月新崖

恶魔未必2016-08-17 19: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突然发现,快开学了,楼可能会很忙,想了想,还是把坑填了比较好,不过,上学了就不能再更了,说不定会等到寒假才能恢复更文……
(づ ̄ ³ ̄)づ开心不,

恶魔未必2016-08-17 20: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刷!”剑出鞘的声音响起,顾奕眼眸一眯,丹凤眸中带着笑,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单手挡住,下一秒,手中内力化形,打在那人胸口,
“呵,我怎么说堂堂弦墨教教主,怎么会天天待在爷的宫殿里,原来是想派人刺杀爷……”顾奕知道,其中必有隐情,既然来了一个冲动的,就问问好了。
千意用手捂住胸口,“咳咳…教主,怎么会……咳…”
“咳……你根本不配让教主为你操劳,”
顾奕眯了眯眼,握住手,压下心中的暴虐,“怎么,爷冤枉他了……”
“呵呵,风锦幽来刺杀你,不料在锦莲塘教主与其交手,教主伤了肩膀…”
顾奕心中一刺,风锦幽,又是你!
“要不是风锦幽使那种不入流的招数,教主怎么会被……”
“千意,回教,领罚。”清冷的声音响起,顾奕一瞬间有些慌乱,
“太子……”
顾奕心中一愣,随即开口,“雪墨,刚才,爷不是……”
“……知道了。”雪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带着些许刺疼,也不管顾奕反应如何,就使出轻功,离去…
雪墨,爷还没说清楚呐,爷不是那么想的,顾奕伸着爪爪,望着某教的背影欲哭无泪。
而地上的千意欲哭无泪,他容易吗他,为了告诉太子真相,受伤了不说,还要受罚……
叹了口气,一会儿再去雪墨那里解释好了,顾奕走向自己的寝宫。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些心疼,为他心疼,和当初的风锦幽一样,难道,这是喜欢上他了?
不对,那雪墨是怎么回事,喜欢爷?
………………………………………………………。。………
坐在床沿上,雪墨清冷的面上并无表情,手中却是拿着一酒坛,酒坛中已经空了,一向清冷的眸中带着几分迷离,
斜倚在床头,阖上一双清冷的眸子,脸上带了些红晕。
顾奕从门口钻进来时就是这么一副景象,没来由的下腹一紧,好想……
……不由捶了捶脑袋,自己是来解释的,不是来………
雪墨睁开眸子,一片清辉,“顾奕,你来了。”
“……嗯。”顾奕紧了紧拳头,“那个……”
话还没说完,就被雪墨抱住。
突然被人一把抱住,顾奕差点没直接拿内力把人震开,真是不习惯呐。
“怎么了?”顾奕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也不想推开,就那么僵在半空。
“疼。”声音中带着几分娇软,顾奕就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雪墨是喝醉了,小心的揽住,(`∀´)Ψ╰ひ╯有便宜占,不占白不占……

恶魔未必2016-08-18 20: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Summer_荼@疏冷月漓@湖美景@梦幻灬灵@朴多比初心不变

恶魔未必2016-08-18 20: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灭,都来给帖子点个赞呗
☆.。.:*(萌´Д`萌).。.:*☆

恶魔未必2016-08-18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睡了,(¦3[▓▓] 晚安

恶魔未必2016-08-18 22: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过了一会儿,顾奕小心的揽住雪墨,“乖,是不是伤口疼,”
雪墨眨了眨眼,“顾奕,混蛋,敢打本教,自己去领罚。”
顾奕满脸黑线,“是是是,爷混蛋,爷该罚,墨,让爷看看伤好不好?”
“……”雪墨看了看他,灿烂的笑着,“好。”
顾奕被这笑晃了神。
待反应过来,雪墨已经将衣物退下,差点没喷鼻血。
看着雪墨肩头的伤,包扎过,但是挺严重,而且,臀上也没上药,叹了口气,顾奕开始给雪墨上药,换药。
“疼……”雪墨往顾奕怀里拱了拱,
顾奕一僵,乱了气息,“乖,别动。”
他了不想这时候吃了他,不然,估计以后就没得好脸色了。
雪墨闹腾了一会儿,自己睡了,顾奕揉着雪墨的伤,慢慢将肿块揉开,亲了雪墨的微皱的眉头,刚要放开怀里的人,
却被抱着,不能动,清冷的声音响起,“不准走,顾奕,要不然,打断你的腿……”说完又睡着了。
顾奕扶了扶额,好吧,就这么拥住自己喜欢的人,躺倒在床上,
算了算了,有事也是明天,今天就先睡。
这么想着,也就慢慢睡着了……
…………………………翌日清晨……………
雪墨睁开眼,微眯着适应光线,头,有些疼,想伸出手揉揉,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箍住,当看到某人放大的俊颜时,大脑瞬间空白了……
随即起身,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
………顾奕也被他这动作弄醒,邪魅的笑着,“乖,怎么不再睡会儿?”
看着自己都在地上的衣物
………雪墨的头上出现了几个愤怒的加号,
“出去。”
“哎,怎么,用了爷就不要了?”顾奕理了理自己根本没脱下的衣服,用欠揍的语气道“宝贝,伤还疼吗?”
愤怒升级,而且还是恼羞成怒的那种。
“太子,昨天晚上的事该忘了。”
“爷才不要,昨天,爷可是把第一次都给你了,爷第一次给别人揉伤啊……”
雪墨的脸上出现红晕,当然,是气的。
冷笑一声,“太子昨天晚上还说自己该罚。”
“嗯,爷记得。”
…雪墨明显愣住了,还真承认了。
“别生气嘛,爷马上就去,不过,还是先服侍教主更衣,好不好?”
雪墨用锦被盖住自己,不再说话,将头转向一边。
顾奕见状,叹了口气,还真是调戏不了,“好吧,爷先走了,记得用膳。”
“……”依旧是沉默。

恶魔未必2016-08-19 18: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安

恶魔未必2016-08-19 21: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顾奕离开之后,心情复杂的走向刑房这,貌似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领罚?
……看着刑房上血气冲天的“慎刑司”这三个字,顾奕觉得,他还是先想想怎么被罚不丢面子又潇洒完美呐。
身后隐着的人可是雪墨的人,再怎么丢脸也不能让雪墨知道好伐。
不过,这会又走了,估计是去报信了…
顾奕思虑再三,决定还是鞭背好了,脱了外衣,等完事了衣物一穿,看起来就没那么狼狈……
刑房里挺安静,大概是没有什么挨罚的,所以,看着明显睡着了的执法人,眯了眯眼,
“咳……”顾奕咳了一声,作为太子手下的人,没有一个是不警觉的,不然,自然早就被顾奕处理掉了。
“太子爷。”那人单膝跪地,有些狐疑,太子爷来这儿干嘛?
“爷,来领罚。”顾奕皱着眉说出来。
………一阵落叶
恶魔未必2016-08-22 20: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雪墨这次真的是被顾奕的无赖气到了,不过,想着想着,诡异的勾起唇角,
“顾奕,”清冷的声音终是叫着太子爷的名字,顾奕眉开眼笑,“嗯。”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迟疑的说出口
顾奕愣了愣,“呐,雪墨,相信爷,以后会对你好。”
“听话吗?”雪墨淡淡的看了顾奕环住自己腰的手,感觉,很甜。
“听,也以后都听你的。”顾奕如是答道。
“嗯。”雪墨也不管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站起身来,“那么,去竹林。”
“?”顾奕再次扒拉在雪墨身上,“去干嘛”
雪墨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自然是挨罚,………

恶魔未必2016-08-22 20: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