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前程似锦 (清冷大学教授攻×自卑隐忍学生受)

楼主:逗死鲸鱼 字数:2541字 评论数: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我祝你前程似锦
也祝我百岁无忧
万程山水 皆要好运

-替身Ⅱ抑郁ll虐心Ⅱ短篇Ⅱ校园

程亦锦×远桉


逗死鲸鱼2018-11-02 20:21:00 发布在 十世
我和程亦锦的遇见阿,是喜亦是悲。喜的是仅仅一眼思念从此在心底生根发芽,甚至牵念一生,千帆过尽白云苍狗之后仍是最初的心悸和灿烂。悲的是明知注定无果仍一厢情愿,飞蛾扑火,最后落得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人生若如初相见,可假如让一切重新来过,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遇见你。



逗死鲸鱼2018-11-02 20:27:00 发布在 十世


逗死鲸鱼2018-11-03 16:57:00 发布在 十世
有点尴尬果然没人鸟我,还是滚去写作业吧/笑哭

逗死鲸鱼2018-11-03 17:27: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02:
.
手机铃声的响起将远桉的思绪拉回,“喂?”接通电话后那端便传来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程亦锦。他的声音依旧富有磁性却略带清冷,光听就给人一种拒之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
“你现在在宿舍吗?”
“嗯,有事吗?”对于半个月来程亦锦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远桉心里自然有几分高兴,只不过他隐藏得很好,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我知道了,那你准备一下,我五分钟后到。”
还未等远桉问清缘由程亦锦就挂断了电话。想来程亦锦对他也是厌/恶/到了极点,连半句话也不愿同他多说。
.
远桉垂下双眸有些失落,也难怪,程亦舟可是他最宝贝的弟弟阿。可尽管如此,远桉还是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去洗漱一番后换了件干净的长款羽绒服,临出门前还不忘套上那条深灰色的长围脖,身为南方人的他一向畏/惧北方的严寒。
踏着厚厚的积雪一深一浅地迈开步伐来到学校大门外,路上不见一个行人,只有万家灯火通明和街道旁孤零零立着的路灯。昏黄的灯光下如绒毛般片片洁白无瑕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竟有一种凋落的美感。
.
程亦锦果然如约而至,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他的那辆黑色越野车格外显眼,引人注目。程亦锦摇下车窗向远桉招了招手,示意他快点上车。
车内开着暖气,远桉伸手摸了摸冻得通红的鼻头,冲手中哈了口白气,坐在驾驶座的程亦锦贴心地递过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谢谢。”远桉接过热咖啡,然后静静等待程亦锦的下文。因为他很清楚程亦锦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把他叫出来,明明在学校里的见面都尽量避着他。
.
下一秒,如他所料,程亦锦开口道:“今天我会和叔叔阿姨以及其他的亲戚一起吃饭,他们还不知道小舟失踪的事情,所以我要你扮演他,配合我演一出戏,明白吗?”

逗死鲸鱼2018-11-03 21:55:00 发布在 十世
.
程亦锦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容拒绝,仿佛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而是同他陈述一个“计划”。远桉张了张口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这是自己欠程亦锦的,自己欠他一个弟弟。
程亦锦见后座的人没什么反应又回头望了一眼,直到远桉点头答应才转回继续开车,原本向他提出这个要求是理所当然的,但此时程亦锦的心里莫名涌现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是愧疚?还是亏欠?
.
两人各怀心思很快到了目的地,程亦锦将车子停在后院安置好后领着远桉向大门口走去。趁着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程亦锦大概和他讲述了到时在餐桌上应该怎么做、有关言行举止方面的……末尾还加上一句:“反正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
临近门口时陈桉终于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出:“可我和亦舟长得完全不像,不会被他们认出来吗?”
“不会,父母去世后我和小舟一直生活在国外,也是近几年才回国的。好了,快点进去,他们该等急了。”
.
围坐在满满一桌菜肴的餐桌上,远桉只是低头扒着饭,一言不语。除非有哪位长辈问他他才会尽量装出自然从容的样子去答几句——但大多都是程亦锦替他应付。
“来,小舟,多吃点,你看你瘦的。”江蓝边说边热情地往他碗里添菜。“谢谢阿姨。”远桉抬头笑了笑客气地回应,然后假装专心地吃饭,其实心里充满紧张,生怕因为自己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露馅了。而相对于程亦锦,他就好很多,毕竟在坐的所有人都与他有着一层血缘。可是对于远桉不一样,如果不是程亦锦,在坐的全然是群陌生人。
.
江蓝听后笑着宽慰道:“你们俩兄弟都长大了,小舟也懂事了,真好。不过怎么小舟越大性子越愈发内敛了,我记得你三四岁的时候可顽皮了,是个小淘气呢!”
远桉顿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其实这是一个很容易的问题,换作常人都能回答,但是他不行。因为从小是孤儿所以远桉和人接触很少,以前在福利院时其他同龄的孩子在空地上嬉戏,他就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看他们打闹。生来的孤/僻和不合群导致他不喜欢和人交流相处,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生活,他倒也安于现状。
.
幸亏一旁的程亦锦看出了他的窘迫及时救场,程亦锦伸/手/揽/住/远/桉/的/腰/将/他/紧/靠/着/自/己/的/肩/膀,远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刚要挣/扎才意识到他们现在是兄弟,这样/亲/密/的/接/触/很/正/常,便僵着身子任由程亦锦/揽/着。
“人总是会变的嘛,何况阿姨和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小舟肯定会有点拘束。”程亦锦的语带有明显的/嘲/讽。别以为他不清楚,自己这些所谓的亲人都是些很现实的人。要不然当初爸妈出车祸双双离开,留下年幼的他和弟弟孤苦无依,怎么就没人那么好心提出抚养他们呢?现在看自己在国外念书海归回来,年纪轻轻就成了T大的教授,前途无量,所以想要高攀以此来捞些好处罢了。

逗死鲸鱼2018-11-04 13:40:00 发布在 十世
我争取下章就开车揣包

逗死鲸鱼2018-11-04 13:42: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03:
.
吃过晚饭后江蓝执意要留他们住下,说外面天色已晚,刚才程亦锦和几个叔叔们又喝了几杯,雪天路面滑怕出什么意外。程亦锦起初是婉拒,但最后还是拗不过江蓝只好留下过/夜。远桉想着既然已经这样了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心便干脆配合到底,于是也答应留住。
江蓝高兴地将他们领上二楼最右边的卧室,打开卧室门对他们说道:“阿姨真的不好意思,楼上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所以只能委屈你们挤挤,这样也正好多培养/感/情。”
.
远桉听后一愣,他以为两人是分开住的,要真这样那就意味着他和程亦锦要/共/处/一/室/度/过/一/个/晚/上?远桉心里有些抗拒,他想程亦锦也不会同意。然而结果出人意料,程亦锦竟然破天荒的答应了。江蓝见此说道:“那阿姨先下楼去了,不打扰你们,早点睡吧。”
“好的,阿姨晚安。”
.
待到江蓝下楼后,程亦锦转身回卧室拿了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对远桉说道:“我去书房睡,你早点休息吧。”说完就推门出去了。
“等一下!”远桉咬着下唇,终于鼓起勇气对程亦锦说道:“我想问你一句,当初回来的人是我,你很失望,对吗?”
程亦锦的脚步一滞,毫不犹豫地答道:“是。”
.
远桉站在原地攥紧双拳,他其实很想跑上去追向程亦锦凭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对自己?程亦舟的失踪不是他的错,他也不想阿……
.
你是我终于求医不得的隐疾
始于一见倾心
终于挫骨扬灰

逗死鲸鱼2018-11-04 15:10: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