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远在北方,未名有音(师徒,训诫……)

楼主:你个损cu 字数:58585字 评论数:15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敬可爱而又迷人的不吞文的度娘

你个损cu2017-02-28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主呢(。・`ω´・),第一次写文
楼主很激动,很头疼
楼主是一个对训诫文很有心疼感的人,
叫楼主笋干就行(催文,留言,评论的时候使)
文笔渣,不喜勿喷,
谢谢大家捧场。

你个损cu2017-02-28 23: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主呢,不小心手滑给删了,所以又开楼,不好意思了各位

你个损cu2017-02-28 23: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主呢,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会勤劳的更文

你个损cu2017-02-28 23: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主绝对不会让干笋干不会变成酸笋干的
谢谢捧场

你个损cu2017-02-28 23: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远在北方,未名有音




第一章
深秋,傍晚的风一直在吹那已经泛黄的柳叶,些许凉意,天的尽头还有点点霞没有散去,天空暂时还是有光亮,没有暗下来。晖音阁一片静谧,静的如同不存在一般。晖音阁阁主名白东,字方通,取自“四方之内,畅通无阻”。这个,座下有三个让我们白大阁主不省心的徒弟。大徒弟凡如,懂事到让人心疼,就是爱钻牛角尖儿(为此,没少挨师父的揍),会武功,懂计谋,处理阁中大事小情,皆是一把好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写的一手漂亮字(我不会告诉各位漂亮字是被打出来的结果)二徒弟凡林,武功高强,有勇,但谋,,,谋这玩意儿交给师兄好啦~而且死倔,最不省心最不怕死的老三凡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师父的主儿,拥有两个“二十四孝”好师兄。老三呢,真的是以前不学无术,自从入了白大阁主的门下,在白大阁主的悉心教导下(花样挨罚)……

你个损cu2017-02-28 23: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白大阁主住在晖音阁的中心--天麟堂,堂外排列有序的青石地砖上清扫的很干净,堂院里一角有一片竹林,静静的被风摇着,门外跪一天的老三凡尘却没心观赏此景,师父说了,什么时候天黑,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进门。小孩儿从早上跪到了晚上,中间都没吃饭,两个师兄也曾偷偷来送过吃的,后来,白大阁主就明令禁止了,还罚了只喜欢练武的老二凡林抄《论语》,要知道,凡林练武是把好手,抄《论语》比杀了他还要难过,但是,师命不可不听,之后的几天,都在和那个小笔杆儿作斗争,大师兄凡如被罚去悔思堂面壁思过两个时辰。

天黑了,凡尘揉了揉已经跪麻的双腿,整理了一下衣服,复有跪正,
朗声道:“弟子凡尘,前来拜见师父”
“进来吧!”
屋内传出一个中年男人浑厚的嗓音,凡尘慢慢的起来,一步一步胆战心惊的走向屋内,他知道,迎接他的,绝对不会是一番嘉奖,接着,就认命的进了师父的房间。
“跪了一天了,可是想好了?”
顺着声音望去,一袭白衣的男子,,宽大的衣袖随着写字手腕的摆动而动,容貌嘛,一双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镇纸是红木做的,一红一白一黑,师父就在那里写,凡尘进门后,复又跪下,
“禀师父,弟子凡尘,前来拜见”
师父没有答应,凡尘又说了一遍,师父还是依旧不搭理,
“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
话还没说完,白东放下手中的笔,
“知错了?要不是为师罚你跪一天,你还能知错了?”
“师父,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功课会好好学的,我也会尊敬师长的 ,不给杜先生添麻烦”
“裤子褪了,趴到床榻上”白东顺手拿起桌上的镇纸,看着一动也不动的凡尘
“师父,能不能……”
“不能”
“师父,我今年都12了,能不能换个法子”凡尘哀求道
“我数三个数,要不然出去挨”
“师父”凡尘焦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
凡尘紧握着双拳,渴求的看着白东
“二”
丝毫听不出喜怒的白东看着凡尘
终于,凡尘紧握的双拳松开,认命般的褪掉了裤子,慢慢的跪倒床榻沿儿,伏下身,贴在床上
“三,你还是孺子可教的”
凡尘闭着眼,害怕的心情溢于言表
“凡尘,为师是不是教过你要尊师重道”镇纸已经抵上了
“是”凡尘小声的回答道
“啪”镇纸短暂的离开后又带着十分力道落了下来,迅速肿了起来
“回话都不会回?”
“师父,我错了,我错了,饶了弟子吧!”
一下就有要想逃的冲动,但借给凡尘是个胆子,凡尘都不敢逃,因为,一次教训就够一辈子了。
“啪”第二下在挨着第一下的基础上,重叠的疼痛
“师父,师父”
“要是不记得规矩,为师不介意再给你立一次,再算账”
“啪”第三下是顺着话音儿落下了的,疼的凡尘一个劲儿 ,止不住的哆嗦,过会儿,从凡尘嘴里颤颤巍巍的蹦出来“一”
“啪”又是凌厉的一下,四下都在一个位置,那条印子,已经从红肿转为黑紫
“二”凡尘慢慢的吐气
“啪”第五下,那条印子瞬间出血,疼的凡尘是又哭又叫,镇纸抵在后面,凡尘也只能默默的流泪和咬嘴唇
“三”两眼噙着泪
“师父,疼,饶了我吧”
“疼就是为了让你长记性,趴好,身体放松,睁着眼睛,不许闭眼,好好想想为什么罚你”
又一次抵在了后面
“四”
“五”凡尘大口的喘着粗气
“师父,师父,歇一歇……”
“荒废学业,不敬师长,不尊师命,沉迷玩乐,你自己说,你都干了什么!”
“啪”白东想起那天听侍从汇报,说凡尘小公子捉弄杜先生,剪了杜老先生的胡子,留的功课也不做,杜老先生罚他,他还强词夺理
“报数呢!是不是也忘了?不算,重计”
晴天霹雳般的“不算,重计”成了压垮凡尘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开始一个劲儿的哭闹,镇纸抵在后面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声音
“你现在背弟子规,什么时候背完了 什么时候停”
“啪”又是狠厉的一下,排在了高高流血的下方
“弟子规,圣人训”
“啪”
“嘶~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
“啪”
“而……而亲仁,有……”
“啪”
“有”
“啪”
“师父,求您了”凡尘哭的像一只小花猫一样
“啪,啪,啪,啪……”师父都丝毫不手下留情
30余下后,白东开口了
“入阁,你年纪小,但年纪小不是你不守规矩的资本,课,要上,功,要练,落下的功课,你大师兄和二师兄会帮你不补上,但是,如果你要是还是不思进取,这样肆意妄为,为师情愿废了你”放下镇纸,大步而去 ,只留凡尘在床榻上颤抖
“是,师父,弟子遵命”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这句话从凡尘的嘴里飘了出来,被门狠狠的关在屋里(第二章未完待续)

你个损cu2017-02-28 2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师兄像救命稻草般的出现了!凡尘看着大师兄凡如,踉踉跄跄的滚下来,狠狠抱着大师兄的肩膀哭了出来,
边哭边说:“大师兄,师父,是不是……是不是就不管我了?以后就不要我了?”
凡如道:“如你这般淘气,不让师父省心,是该给你个教训了!看来以后我也不能过于宠你了。再说了,如果师父不要你了,怎么还叫我给你上药呢!”
“嗯嗯,我再也不敢了,我好好学功课,我……”凡尘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你怎么样?”
“杜先生没事吧!我就是剪了他的胡子……也没太惹他老人家生气”凡尘越说越小心,越说越心虚
“不管你都做了些什么,自己做的事,自己要承担责任”凡如作势就要抬手
“师兄,师兄,师父都罚过我了,师父说……一罪不二罚的”
凡如给了他一个爆栗,微笑着说“师父说的别的倒没记住,这条倒到脑子里了!”
凡如不等凡尘在开口,就一把将凡尘抱起来,吩咐了下人拿药,径直的忘凡尘的尘然阁去。

尘然堂原来叫晨辉堂,后来凡尘来了,为了给咱们的三少爷一个有寓意的住所,师父他老人家非要给改的名,寓意“尘世一目了然”(其实笋干觉得以前的名儿听好的)

尘然阁里,凡尘趴着床上,这次不是挨师父的罚,这是要让大师兄收拾师父揍的后续之事---了不起的上药!

作为这个精通很多的大师兄来说,这个上药就小意思,但是,这个咱们的三少爷呢,是不好伺候的!上个药,感觉比挨师父的罚还要疼,其实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可怜,想博取更多的休息时间。然而,一切都是浮云。按师父的话通俗的讲:罚,要受;错,要认;课,要上……给凡尘交代了晚点要过来给他讲功课,让他自己先看看书,交代完之后,凡如就出去忙堂中事了。小孩儿呢,就在看书和不看书中纠结,终于在纠结的过程中,成功的被瞌睡虫打败,睡着了!

刚刚被师父赦免了少抄一下午《论语》的二师兄凡林,在听到阁中人说,凡尘受伤了,还是被师父的打的,那就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尘然堂,要知道,在整个阁中除了师父,二师兄是最疼他的!大师兄虽然也很疼,但毕竟是大师兄,阁主的大徒弟,未来的阁主掌门人,事情比较多,凡尘呢就找不到给凡如撒娇的机会,可凡林不一样,除了不想学那些文的,武方面,什么都想学,而且,凭着一股子不怕师父打的精神,光荣的替凡尘挨了不少师父的罚。虽然这个跟着以前凡林学功夫,但是,真的是在功夫上出错了,这个平常非常宠爱凡尘的二师兄就变成了“阎王爷”喽……

来到小师弟住的屋子,看到小师弟趴在那儿,微微的有些睡熟了,看了看小师弟的伤口,很是心疼。

“咦,二师兄,你怎么来了?”凡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就想要坐起来
“趴着,趴着,好好养伤”
“嗯嗯,我知道,但是,二师兄,每天早上的晨功我是不是就……”凡尘小心翼翼的问到
“继续练,这不能断,想当年师父打我的藤条都断了两根,我第二天不是还得照样起来练功嘛!这师傅都是轻”
凡林轻轻的刮了一下凡尘的鼻子说道“打你就是为了让你以后记住,不再犯,师父也是为你好”
“嗯嗯,二师兄,我能不能每天晚起半个时辰?”继续耍赖还价
“不行,”
“二师兄,我能不能……”

没多会儿,原本讨价还价热闹的房间里,就变得安静了,夜也深了,考虑到凡尘小朋友的身体状况,大师兄决定明天再去给凡尘补课,但是忘了通知了!(这就是欠揍)。就这样,小孩儿就这样在等大师兄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睡着了,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练功的时辰……

你个损cu2017-03-01 14: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来求个评论,笋干就可以安心继续的更了!

你个损cu2017-03-01 20: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一”
“哈”
“二”
“吼哈”
“……”
早起晨功,是每个晖音阁的弟子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晨功,不许迟到早退,不许无故旷功,受了罚受了伤也要早起晨功,除了有师父和大师兄的批准和口令,就是你前一天被打个半死,今天早上也要老老实实的晨功。不然的话,阁里的规矩可不是摆设,师父和大师兄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主儿,其实,晨功的内容并不多,都是晖音阁的招数的最初级阶段,主目的就是为了打起精神,缓解一下晚上睡觉,早上醒来脑子混沌的状态。

然而,今天早上的凡尘不是被鸡叫醒的,而是被熟练的晨功的口号给喊醒的!凡尘睁眼的时候,天就已经大亮了,原本昏昏沉沉的脑子顿时变得比山间的清泉还要清晰,还要冷静。恭喜凡尘小少爷,今天成功的忘了要去晨功这回事儿,凡尘现在就想怎样给师父和大师兄交代,这个事情怎么样才能给遮过去!一切的一切早已是无用功,大师兄一早就发现凡尘没有来,大师兄想着,孩子昨天刚挨完罚,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反正今天师父也没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无奈,平常不愿意大早上来看阁中的弟子晨功的师父,今天破天荒的来了,而且要比所有弟子来的都早。也是,师父躲在暗处,知道晨功快结束,大师兄才发现师父的到来。

大师兄在想:师父的到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今天凡尘不来,晨功没来,阁规饶不了他,师父,也饶不了凡尘,凡尘毕竟是受伤的人,师父不会再那么狠心的,可是师父不会放过我呀!

想起这个,凡如心里倒坦然了许多,凡尘呢,顶多就是被罚抄,然后就没事了,反正他养伤也不老实,干脆就随了师父吧!

晨功完,师父就如大师兄预测的那样,罚凡尘抄了三遍阁规,小楷字样。大师兄就被师父的一声令下,跪到了悔思堂。自从大师兄凡如入了师父的门下,这个悔思堂几乎就成了凡如的第二个住所了,虽说凡如很懂事,学东西很快,但就是有点死脑筋,一心铺在晖音阁的建设上来,后来,凡尘来了之后,又多了一个宠凡尘的毛病,哎,师父也没办法的!

跪在悔思阁冰冷的地砖上,师父就在上方坐着,凡如就一动不动的跪在,师徒二人,一坐一跪。一炷香后,师父缓缓的开口,说道
“知道为什么让你跪在这儿吗?”
“禀师父,徒儿知道,徒儿不该以权谋私,公私不分,不应该知道小师弟没有去晨功的情况下,对小师弟进行包庇”
“嗯嗯,自己知道的挺明白的”
“禀师父,徒儿不敢”
“呵呵,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今天你能包庇他一时,你能护他一世吗?基础都敢不好好打,他还能干什么?”
“师父,师父,小师弟只是今天一天没去而已,小师弟不是受伤了嘛……”凡如小心翼翼的为凡尘求着情
殊不知,师父的怒火已经被自己的话点燃起来,而且越烧越旺
“说完了吗”突然的一声,打断了凡如想继续下去的想法,凡如跪正身子,说道
“禀师父,既然是弟子的错,弟子甘愿受罚,弟子身为晖音阁首徒,明知故犯,徇私舞弊,包庇他人,请师父责罚”
“去取”
“是”
凡如膝行到悔思堂北角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红木盒子,捧着盒子又膝行到旁边的桌子上,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根黑色的藤鞭,约末有一个指头粗细,上面还有一根红绳,这个鞭子是用上好的牛皮里面裹了铜丝的,浅黄色的铜丝和黑色的牛皮绞在一起,总得来说就是非常疼,特别能让人长记性!这跟藤鞭呢,一般用不上,除非触犯了师父的底线,很不幸的是,今天,大师兄又要重新品尝一下八年前的味道了。

这是为什么呢!其实呀,看起来就是因为一件小事而引发的,其实是不是滴!我们敬爱的大师兄前几天瞒着师父偷偷干了一件事儿,然后咱们的师父就没有深究,觉得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事了,可今天听了暗卫的汇报,这个怒火就没有停歇,本来是睡不着出来转悠,又正好碰见今天早上晨功的那一幕……这也只能怪这个大师兄的命不好。
(本章未完待续)

你个损cu2017-03-02 10: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事情是这样滴!前两天,这个师父呢出去找他的好友去喝茶下棋,这一走就是五天,然而就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咱们的大师兄凡如派人下山打听了申达镖局的情况,看看最近有没有接什么大的走镖。顺便介绍一下,晖音阁呢,有暗卫,有钱庄,也走镖,基本这,遍布天地的晖音阁的产业。打听申达镖局的情况,这本身没什么,是吧,定期了解一下,可这个了解的过程出了一件事,申达镖局的人在走镖的时候,杀了几个胡子,并把他们分尸,标上了晖音阁的标志,后来,凡如派去的人打听到这都是申达镖局总镖头薛宏所指使的!打听的人回来给凡如禀告,本来凡如是可以派人前去解决的,这个薛宏呢,也不是个无用人,也是武功高强的能人。咱家大师兄就去了,并用自己偷偷翻看晖音阁禁书所研制的化骨液,一滴,从头到脚,化为一具白骨,就像死了很长时间的样子。虽说杀鸡焉用牛刀,但杀鸡可以儆猴,这也是告诉世人,晖音阁虽然是个帮派,但是凡事犯我晖音阁,定不饶恕。事后,凡如下令,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违令者,杀!
于是乎,大师兄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快让师父知道。咱们的大师兄还是高看了自己,低估了师父。现在呢!凡如就在悔思阁跪着,手举着那根裹了铜丝的藤鞭。
师父喝了一盏茶后,站起身,接过了凡如举着还有温度的那根藤鞭,走到凡如身后
“说吧,我不在这几天,大公子都干什么去了!”师父问到
“禀师父,徒儿在阁中处理事物,并无走动”
“啪”
凡如后背裂开一到道口子
“重说”
“禀师父,徒儿……”
“你要是想不起来的话,为师不介意打到你想起为止”说着,鞭子就抵到了刚刚的那道口子上!
裹铜丝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啪”一鞭打到刚才的位置
凡如紧闭双唇,跪直了身子
“啪”一鞭打在刚刚位置的下面
凡如默不吭声
“啪”
“啪”
第五下过后,整齐的四道流血的口子在凡如的背上划开,凡如肩膀一歪,而复又跪正
晖音阁说规矩大也不大,说规矩小也不小,但是,身为大师兄,凡如背负和承担的都是最多的,打也是挨得最多的!
“你拜师的时候,为师怎么给你说的?”
“禀……师父,您说,入了我晖音阁,做了您的徒弟,那就要事事思虑周全,方能保他人性命”凡如就捡了现在能用的上的说。
“可你是怎么做的!”
“深夜闯入薛宏的府邸,自己一人独自前往,要不是暗卫在暗处候着,你还打算自己一人独战三百会不同武功吗?”
“师父,我……”
“啪”像你这样做事冲动的情况,八年前可是没记住?
“师父,他们,他们诋毁咱们晖音阁”
“啪”又是一鞭不留余力的劈了下来
“那是你该处理的事吗?”
“啪”
“身为晖音阁的大师兄,我白东的徒弟,是让你做这种不要命的事情吗?”
“啪,啪,啪”
师父越说越气愤,觉得凡如不应该是那个属炸药一点就着的凡林呀!
“师父,师父,您息怒,别气坏了身子”凡如咬着牙,慢慢的挤出这几句还算连贯的话语
师父放下手中的藤鞭
“师父,我……不想做您的大徒弟了”凡如慢慢的说道。
(本章完)

你个损cu2017-03-03 22: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寒风凛冽夹杂着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了下来。晖音阁门口,一位满身是雪花的少年,一动不动的跪着,已经是第二天了,阁门还是没有打开。少年想,可能是师父不肯原谅吧!

天麟堂内,凡林,凡尘,两人,一前一后的跪在屋内,只希望师父能够原谅大师兄,不管大师兄三个月前是因为什么而独自下山,在无音讯的!(两个孩子还是太年轻了!)白东从内屋出来,看到屋中跪着的两小只,心中闪过一丝欣慰,一丝无奈,还有一丝气愤

“都不用做功课了?”师父问到
“禀师父,功课已经做好了!”凡林答到
“师父……其实我……”凡尘看着师父,心有点虚
师父站起身,眉毛一挑,问到“怎么了?”
“师父……大师兄已经在外面跪两天了……是不是”凡尘小心翼翼的为凡如求情
“怎么?我晖音阁的大师兄不是已经走了吗?现在那还有大师兄呢?我座下只有你们两个,再无其他人了!”师父喝了一口茶
“师父,师父,大师兄……不是故意的!”
“噢,你怎么知道?”
(第四章待续)

你个损cu2017-03-05 19: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求评论

你个损cu2017-03-05 19: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笋干就要泡水了!

你个损cu2017-03-05 19: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我……”凡尘不知该怎么回答?回答说自己知道,那就是欺瞒师长,明知故犯,罪加一等,说自己不知道吧,好像自己刚刚已经被师父套路了!想不说都难,这可真不好办
“师父,我知道”平时只知习武的凡林说道
“师父,大师兄下山和您决裂只是为了想去抵御匈奴,怕师父您不同意,就……还有,大师兄说,说……”
“说什么?”师父厉声道
“大师兄说,他本是反臣之后,如果参军被查出来,没有军功还好,如果建有军功,只会更加引起别人的猜疑,如此,万一被有心人留意到,再查出来,会对晖音阁不利……”别看凡林平时练武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现在可是,这番话说出口,就跟洗了把脸似的,外面是严寒,屋里虽然暖和,但毕竟跪的时间久了,又不能用内力驱寒,就那么生生的跪在那里。一前一后,师父在上座,静静的注视着他们俩。
“长本事了?连我都敢瞒了?凡如这个孽徒都教了你们什么?”师父这番波澜不惊的话语里充满了怒火
跪着的那俩人,谁也不敢回这个话
“怎么了?都哑巴了?刚才给那个孽徒求情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
“师父,师父……”凡林开口到“师父,您别生气,我们错了”
“生气?为师哪里生气了?”
“师父明明就是,还不承认”凡尘小声到
“嗬,我的这两个好徒儿,竟然和那个孽徒一般,哈哈哈,你们既然喜欢为他求情,那就去外面和他一同跪着吧!”
(第四章完)

你个损cu2017-03-07 21: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师父终是心软,凡林凡尘还是跪到了天麟堂的门口,没让他俩去阁门前陪着他们的大师兄。

雪一片一片一片,铺在阁门口,少年已经被雪埋了半截儿,天麟堂的那位还是没有动静,少年冻得脸都变紫了,手都冻的没有颜色了,脊背依是直挺挺的,就好像从未这么冷的天气一般。

终于,第三天清晨,连下了三天的雪停了,早上,阁中的仆人出门扫雪的时候,看到了倒在雪窝的凡如,忙去禀告,师父再怎么样生气,还是让人给凡如抬回来了,没有抬回凡如以前的如君堂,直接进了师父的天麟堂。据下人们传言说道,当时的凡如就冻得浑身硬邦邦的!几乎就没救了!这当然就是后话了

堂门口跪着的那两小只看到大师兄被抬进了师父的房间,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然而,师父说“既然那么喜欢跪,去悔思阁跪到天黑,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还有,老二老三,你俩每人在房间里给我抄三十遍阁规。”师父处理完这个跪在门外的两小只后,头也不回的扎进了房间里。

门外的凡林凡尘听到师父的命令后,两人的脸都缩成了一团,毕竟都是十二三,十四五的孩子,最是喜欢玩的时候,师父这样的命令……这个说实在的,凡尘还好点儿,凡林就是看到那些个书呀,字呀,就脑子疼,他一直没想明白,师父为什么一直让我抄!抄!抄!凡尘虽然好点,但也没好到哪里去!最淘气的就是凡尘了!一脑袋的鬼点子,唉~师父只要罚抄,那就是小楷,不能出错,还要一笔一划的抄。

两人各自感叹后,慢慢的移步到悔思阁跪着。悔思阁规矩多,跪就是跪,跪的就要无怨无悔(其实哪有那么多,一来就后悔了!)两人进门,慢慢走到屋中央,一前一后的开始了直到天黑的跪生涯
(本章待续)

你个损cu2017-03-07 21: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为啥笋干儿的文文没有回复的?

你个损cu2017-03-07 21: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师父,他们都欺负我!”
“笋干儿,没事,他们会出来的”
“为什么?”
“潜水的时间久了,该出来缓口气了!”

你个损cu2017-03-07 21: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笋干的文文评论的好少

你个损cu2017-03-08 15: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麟堂的那位呢!呵呵,只能用呵呵来表示了!情况真的很不好,大雪地里跪了三天,他是个人都会不好的!可是,咱的大师兄可是出了名的医术高超,这高超的医术是谁教的呢?当然是师父了!话说当年师父因为偷学医术而差点荒废了武功,被师爷好一顿打呢!这个先跳过……

师父进屋就看到床榻上那个冻成冰人的孩子,孩子的腿已经冻僵了,腿都伸不直了,白东的贴身侍从正在给孩子揉,搓,各种的方式,在孩子的腿上进行者。白东的心里一揪一揪的!孩子是当年被诬陷“反臣”的骠骑大将军萧睿的独子萧浩宸,也就是凡如,当年萧家被抄家,萧睿自刎以明志,萧夫人随着去了,萧家就这样从一个赫赫威名的骠骑大将军府变成了一堆废墟,凡如当时年幼,被萧睿的亲信冒死护送到了晖音阁,师父白东和萧睿将军自幼相识,都拜在晖音阁下,同在一宗但不同门,两人所拜师父不同,后来,萧睿从了军,白东接手了晖音阁。看着那个孩子,白东心里很是酸楚,为了报当年之仇,孩子不惜与自己决裂,也不愿用晖音阁的势力私下解决,终究还是怕连累了晖音阁,可孩子哪里知道,这晖音阁本来就是他萧家的?他白东只是为了遵守他和萧睿的约定,安稳的把凡如抚养长大,等到凡如有能力了,在让他来接手。可现在看来,从小养大的孩子,自己竟然不了解孩子到底想什么?要干什么?白东苦笑着,或许,当初就不该给凡如说的那么详细,只是觉得要让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再详细,白东还是保留了一点,因为,怕凡如因此会消沉下去……

天黑的时候,师父传了命令,两小只可以从悔思阁起来了,出了门的两人,并没有各自回各自的院子里,而是躲到了天麟堂的门口,看到师父的门口多了两班的侍卫,两人觉得,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二师兄,你说,大师兄会怎么样了?”凡如问到
“不知道,反正应该没有我抄阁规难受吧!”凡林答到
“……”
两人对视了一眼
“二师兄那个,去我那里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合计什么?”
“抄阁规呀!肯定要想办法的!你还真打算抄完呀!那得到什么时候呀!”
“嗯……”凡林沉吟了一会,说“行吧”
两人就静悄悄的离开了,俩人全然不知暗卫的存在,就这样,两人的对话,传到了师父的耳朵里。

后来,两人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好好抄师父布置的任何一项功课,哪怕是罚抄,还有,这个以后比较重要的事(比如罚抄……)直接用手语交流吧!二师兄的声音实在太震人心扉了!
(本章完)

你个损cu2017-03-08 21: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