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邪帝归来》瓶邪 重生

楼主:yearjiasunny 字数:106481字 评论数:23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本文纯属楼主脑洞,尽量原著风,不会弃文。结局HE,楼楼新手上路如果写的不好请多谅解
♡不喜勿喷


yearjiasunny2018-11-09 12:27:00 发布在 瓶邪
一楼镇图
二楼 自顶
三楼 再顶

yearjiasunny2018-11-09 12:29:00 发布在 瓶邪
自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yearjiasunny2018-11-09 12:29:00 发布在 瓶邪
OK 发文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0:00 发布在 瓶邪
No.1
“十年马上到了天真!你马上可以接小哥回家了。”胖子在电活那头大吼着,吴邪也终于破天荒的绽开笑容
十年, 他变了太多摧毁了汪家但也害死了那些护着他的人,“呦, 胖子在巴乃还惦记着这事呢,今天8月10号胖子你特娘的还不过来?”“嘿嘿,天真,想胖爷了吧,你等着啊,胖爷我这就收拾收拾回到组织身边!你特娘的可得给胖命接接风啊,最起码也得楼外楼管够吧!”“****的,还嫌自己不够胖,小心哪天撑死你,挂了!”吴邪笑骂到,挂了电话后,他走向自己的十年历,目露希冀道:“小哥,我一定接你回家。”
胖子果然神速,第二天早晨就敲起了吴邪别墅大门就在吴邪感觉自己的家门要被撞掉时,门外突然安静他狐疑的打开门,一个肥胖的狼扑差点给他扑倒“卡真,*你奶奶的,想死胖爷我了,你TND真没良心,也不给胖爷来电话。好些次, 胖爷我都以为你折哪个斗里了!”
“咳咳,是是是,哎哟,胖子你再不放开,老子就算没折在斗里也差不多要歇你怀里了”
两人扯了一会闲,吴那就开车带胖子去吃饭。楼外楼依旧是那番景致,但进来的人却换了一番模样了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1:00 发布在 瓶邪
NO.2
饭刚上来,胖子就已经毫无形象的开吃起来,吴邪很怀起胖子在巴乃是不是没饭吃。两个人斗着嘴,喝着酒,美好的气氛迷漫在包厢里。胖子打着哈哈说“天真,等小哥出来咱铁三角就又重聚了,哈哈到时候咱哥三买个大房子一起住……”
时间恍恍忽忽, 转眼来到8月17日长白雪山下早己排满了浩浩荡荡的车队、解雨臣和黑瞎子在8月16日晚上就抵达了长白山,两大家族都纷纷出行接回张起灵,这个在道上如一个爆炸的消息,各方势力都说法各异对张起灵又多了一份敬仰,本以为这会是一件好事,却没想到让赫有名的吴小佛爷成为了道上久久不能平息的传说,当然这是后话....
“小邪,剩下的路,车不能再往里开了!只能靠走路了,你说怎么安排?”解丙臣终于不再戳他心爱的粉色手机了,认真的看着吴邪说,不知怎的他总感觉心里有着莫名的危险感吴邪看了看眼前的白雪点起一根烟道:“小花,黑眼镜,胖子你们跟我进去,其余人在外面原地扎营休息,让王盟和黎簇在外面等待指令。”说完就向山中走去胖子他们在不含糊,收拾了东西,安排好一切就跟在吴邪后面,一路无言,吴邪心中其实也在颤抖。十年来,他几次从阎王府里回来,他却没有怕过,但现在他害怕了, 他怕那个 人不再认识他,不在记得他。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1:00 发布在 瓶邪
NO.3
通过了熟悉的机关,当吴邪再次来到青铜门前时,他的回忆开始在脑中翻滚。十年的勾心斗角,死里逃生,让他失了天真,只剩吴邪。他这十年来从未给旁人真正笑过,只留给胖子,小花,黑瞎子一丝天真。
在外人眼里,他是冷酷残忍的吴小佛爷,狠厉掩盖他的无力与悲哀,那是吴邪最好的面具,而具下的那个人早已泪流满面,心里憔悴。吴邪将鬼玺放在凹槽中,门轰隆隆的响起渐渐的向两边打开。门后一个身影渐渐显露,不论是度过了十年,吴邪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是他,是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那人朝他走来,脸上还是那丝毫未变的容颜,缓缓的张起灵来到他的面前 “吴邪……好久不见。”瞬间吴邪的视线模糊起来,他一把抱住眼前的青年。“闷油瓶,我们回家了!” "哈哈,小哥你终于回归组织了,咱们铁三角终于团聚了!”胖子含着泪笑了起来,脸上也多了几分皱纹,头发的两鬓也染上了岁月的斑白。张起灵用力的抱着怀里的人过了一会才将吴邪不舍的放开,他的眼神里不再是沧桑而是从未有过的柔和。解雨臣和瞎子也笑着调侃着吴邪什么男大不中留啊,见色忘友什么什么的。本来一派喜气的和谐场面被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击破,“吴邪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冷酷阴森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2:00 发布在 瓶邪
NO.4
就在张起灵都未反应过来的时间里 ,一个黑影已经与吴邪交手。短短几秒两人已过百招“小邪!”“天真!”解雨臣和胖子同时惊呼,黑瞎子和张起灵几乎同时冲向打成一团两人, 但己经来不及了黑衣人和吴邪一起滚进青铜门然后引爆了炸弹,“不要!”张起灵歇斯底里的喊出。但火光在青铜门内涌出,照亮了青铜门也照亮整个墓室,冲击波将几人掀翻.长自山也开始摇晃起来塌陷的石块、雪块挡住了青铜门也挡往寻找吴邪的道路。那一日是张起灵回家的日子,也是吴小佛爷与世绝别的日子。

黑暗中,吴邪渐渐有了知觉,他听到有个声音在呼唤自己“什么人?”吴邢缓了缓劲,防备的问 “king您终于醒了,吾乃终极。"“终极?”“没错king. 吾已经等您很久了,本以为这永生永生在等不到您,没想到您正好踏入青铜门再次回到这里。””什么king?为什么你要等我?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吾乃您的力量,但却在千百年前被即将失去生命的您封印于此,还与人类订下十年轮守于此的条约,之后您踏入轮回,灵魂的记忆一直在沉睡,您的力量是强大的只可惜您以前从未想起过,您是当时叱咤风云的king也是queen。现在吾 回归的时候到了。 您也该拿回属于自己的力量了。”终极说完后,一道光进入吴邪的眉间吴邪瞬间感到全身都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力量,可是身体却并不排斥甚至有些熟悉。脖子上出现两个十字项链一个是邪魅的黑色水钻,一个是洁亮的白色水钻,两个项链都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仿佛是黑暗与光明的结合体。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2:00 发布在 瓶邪
唔 没有人喵?

yearjiasunny2018-11-09 12:33:00 发布在 瓶邪
楼楼晚上更新哦

yearjiasunny2018-11-09 18:15:00 发布在 瓶邪
楼楼晚上更新哦

yearjiasunny2018-11-09 18:15:00 发布在 瓶邪
先来一章

yearjiasunny2018-11-09 18:19:00 发布在 瓶邪
这会楼楼再上化学课,等回家就发文

yearjiasunny2018-11-09 20:18:00 发布在 瓶邪
NO.6
吴邪暂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自己有能力,16年过去了,因为吴邪的魅力 有不少姑娘都喜欢着吴邪,什么送情书,装偶遇总而言之让吴邪头疼不已,终于熬到了暑假。
吴邪逃命般的回家,吴三省的电话悄然而至:“大侄子你三叔我收了一件龙脊背,你快回来看看“知道了,三叔”吴那挂了电话人心里有些疑惑是更多的还是激动,难不成自己穿越的bug就是让入局提前了?
拦了一辆车不一会就到三叔楼下,这时一个人急里忙慌的跑过来,像是巧合一样的撞倒了吴邪,长时间的格斗训练让吴邪的警惕到达最高境界,吴邪强行压制住想要动手的念头,抬头一眼认出来眼前的人,没错是金大牙,吴邪默不作声的装做不认识金大牙,手还摸摸被撞疼的胳膊,金大牙手里的资料全部撒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你了,诶呦小伙子没事吧”“没事,大叔我帮你捡”然后吴邪当着“五好青年”的捡起一份份资料、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安排好的金大牙抱起刚收拾好的资料就又跑远了,那跑步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无意间一张纸落到地上,但金大牙的身影早已不见,吴邪无耐的看那纸,是鲁王宫的地图复印件,捡起走向三叔家。一进屋,吴邪一眼就看到那个穿蓝色连帽衫的人 闷油瓶... “三叔,我回来了,累死我了。”说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臭小子怎么那么慢,哎! 你这怎么全身是土,被人打了?”吴三省紧张的看着吴邪

yearjiasunny2018-11-09 23:10:00 发布在 瓶邪
NO.7
吴邪心中一暖,无论是不是三叔设计好的,但是他对自己是真的关心,于是撩撩头发,一脸满不在意的说“没有,这不刚刚个大叔可能有什么急事吧,跑那么快,给我不小心撞到了,结果这大叔急里忙慌的跑了还丢了一样东西” 吴那说着将纸递给了吴三省,然后走向了张起灵。果然不出所料在张起灵面前摆着一个长盒。大黑金?!吴邪佯装好奇“三叔!三叔!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龙脊背吗?”“对啊,但己经被这小哥订走了,让你跑那么慢!”“啊?这么快,算了算了,我也就是想见见世面,既然这么无缘那也就只能怪我自己没那个福气了。”说完有点失望的笑笑,张起灵淡淡的看着他然后打开了盒子,熟悉的长刀映入眼常, 唤起了吴那心中的酸涩的回忆。张起灵的目光打量着吴邪,脸上毫无表情变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面前的小孩失望。
吴邪眼皮一跳,感觉心都在颤抖,张起灵我们终于再相见了,这一次我绝不会在放开你了。想着装又做一幅心疼的模样:“哇,三叔,这刀还真是不错,哎,可惜了,这么快就被人订走了。”吴三省被面前的小财迷的表情惹得抽了抽嘴角,不过慈爱又闪过了他的眼底,吴邪是他们老吴家唯一的一个孩子,本来这么优秀的16岁的他本不应该牵扯进那些肮脏的事,可他又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能了却了这场局的人,吴家、甚至老九门的命运都只能靠他了,想到这吴三省的眸中又多了一丝犹豫和痛苦,和张起灵单方面扯了几句,张起灵便提刀离开了。
然后就如上世一样吴三省拉吴邪入“坑”的套路,内客大致都未改变,除了叮嘱吴邪未成年人不要做危险事件bulabulabuala......
吴邪收抬好了东西,用能力将黑金匕首、大白狗腿创出。啧啧,有能力就是不一样,自带外挂,根本不用带多少东西,想要的自己造出来不就好了。吴邪的脖子上依旧挂着两条十字架项链,十字架的黑色耳钉陪衬着项链,给清澈纯情的俊颜上填了一丝邪魅。吴邪修长的手指将自己的衣领一扯,身上换上了一套黑色紧身衣裤,吴邪站在镜子前自恋的看着自己,勾起邪魅的笑容,爷就是这么帅,粽子什么的准备好你们的遗言吧。

yearjiasunny2018-11-09 23:50:00 发布在 瓶邪
唔,今天的更完了 明天继续

yearjiasunny2018-11-09 23:51:00 发布在 瓶邪
@鬼血麒魂@夜殇紫曦@时年🌋更了
晚安哦

yearjiasunny2018-11-09 23:54:00 发布在 瓶邪
楼楼今天大概在中午更文了
唔 各位小可爱最近天冷注意加衣服哦

yearjiasunny2018-11-10 08:57:00 发布在 瓶邪
No.8

第二天一大早吴邪就和吴三叔一行人会合,果然还是老搭档了,潘子,大奎,三叔以及那个冷漠如冰的小哥张起灵。“长时间不见,小三爷都长这么高了,哈哈”潘子憨憨的笑着,吴邪一下就想到潘子在上一世临死前给自己唱过的《<红高染》眼出也开始有些泛红。吴邪强忍着难过 。心里默默发誓,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他们,这一世就让他来挡在最前面吧。“是啊,潘子,你最近怎么样,怎么胳膊上又添了几道伤?”“嗨,多谢小三爷关心,这点小伤,不碍事。这次三爷说您也要下斗,小三爷可得想好了。”潘子有些严肃的看着吴邪,吴邪撩撩头发毫不在意的说“放心吧,我命硬着呢,没那么容易死,再不是还有三叔在么,哎呦!”吴邪话还没说完,吴三省就给吴邪个爆栗“臭小子,什么死不死的没事别乱说。”吴邪揉着脑袋一胎萌萌的看着三叔,
他能感觉到那个刚刚45°角仰望天空的人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于是顺着那道视线,吴邪朝张起灵走去,“唉,小哥?你也要去下斗啊,上次咱们见过,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我叫吴邪你叫什么名字?”“...张起灵。”可能是不想让眼前的孩子尴尬,张起灵没有不理吴邪的问题,让他困惑的是吴邪总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从第一次的见面张起灵就觉得吴邪先是阳光般的干净又仿佛带着一些忧愁悲哀的人,张起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关注吴邪所以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天上。
但此时我们邪帝的心里开始不淡定了,**他刚刚是回答我的问题了?这真的是第二次见面的哑巴张?不会是谁带的人皮面具伪装的吧?
尽管两人内心都很丰富,但面上都没有发生改变,三叔一声指令,一行人出发。

yearjiasunny2018-11-10 13:23:00 发布在 瓶邪
No.9
一番周转来到熟悉的湖边,也再次见到老朋友“驴蛋蛋”,三权打趣的问着老向导“老人家,咱们下一站是要骑这狗么?恐怕有点够呛 啊!”“不会”老爷子大笑,“这狗是用来报信的,不能骑。近最后一程啊,什么车都没有,得做船,那狗会把那船带过来。”
吴邪心想,这三叔到底是老了被人忽悠
说着老爷子让驴蛋蛋游泳示范给三叔看,吴邪也是绕有兴趣的看着驴蛋蛋,心想:等老子有钱了,先买个大庄园再在里面建个大house,恩,在养几只狗子好了,没错就是这样。想着想着嘴角微微上扬,天真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灿烂,连坐在石头上的船工都将目光转移到吴邪身上, 边抽着烟袋边思虑着什么,吴邪不由背后一凉。
吴邪按照上一世等三叔抱着狗闻了一下后脸包变了变:"难道那洞里还有那东西?”之后也蹲下来学着三叔的样子闻了一下狗,瞬间就被扑算而来的骚气放开了手“我去,这狗怎么这么骚啊!”“哈哈,小三爷还想学你三叔那还差的远呢”潘子早已在身后笑得不行,吴那有点尴尬的撩撩自己的栗色呆毛,然后跟着三叔上了船,张起灵坐在吴邪的旁边,而三叔,潘子大奎坐在最前面,吴邪随手掏出一把匕首防身,刚刚拿出,一双手指奇长手就巧妙的夺走匕首。吴邪抬头看向手的主人,与一双漆黑的眸子对上然后就听见张起灵带点警告的说“刀,别玩。”

yearjiasunny2018-11-10 13:40: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