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受宠小仆 (甜文)

楼主:往昔不会再逆行 字数:196490字 评论数:803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百度~
先来个甜的大虐文正在酝酿中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4 05: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刚来梁府的第二天就被罚了。

一大早鸡还没打鸣呢,就被嬷嬷打发着去水房洗衣服。从前他怎么也是爹妈的宝儿,就算后来在舅舅家也不曾干过粗活。

洗衣服的棒槌粗糙厚重,伊清的小手都握不住。他还记得临走前他贤宁哥的嘱咐:到了人家要学会任劳任怨才不会吃太多苦头。

伊清跟着前面的小丫头学洗衣服。别人敲一下他也跟着敲一下,别人累了擦擦额头他也跟着摸了两把脸上的泡沫水。小丫头从堆成小山的衣服里拎出一件,在袖口上撩了点肥皂末,又在洗衣板上咔嚓咔嚓的搓。他也像模像样的跟着做,连身子都跟着一前一后的倾,可他没咔嚓明白,一咔嚓衣服被撕坏了。

嬷嬷掐着腰骂了他几句还不解气,拧着他的小耳朵去了刑堂,伊清光着屁股挨了板子还没够,还要他跪去茶亭的长廊里。

梁崇双就是在那第一次看见伊清的,小身子歪歪扭扭的跪不算跪,手上一只大碗举过头顶。梁崇双站在柱子后面看伊清背影面生,就凑过去看看。这一看就愣住了。

梁府虽是城里的大户,可府上的孩子不多。梁崇双一直觉得,府里和他差不多大的仆人像熄了火的火柴棍,傻黑傻黑的没一点灵气。可面前的这个不但长的白净,而且五官精致,黑漆漆的大眼睛红了一圈。

四月初院子里的草木正长的欢实,梁崇双盯着伊清看琢磨着是不是兔精跑出来了。

伊清发现别人看他,抬起眼睛眨了两下。

梁崇双这才从他娘讲的神话故事里回过神:“你叫什么”

“竹伊清” 声音清脆透亮还带着点娃娃腔。

“你是府上的吗”

伊清看着他轻轻的点头。

梁崇双听完笑笑,既然是府上的就不是兔精了。不是妖怪就可以陪自己玩了。

“你为什么跪在这?”

“衣服洗坏了,被嬷嬷罚” 伊清鼓鼓嘴

“那你累不累,我帮你拿着” 说着梁崇双伸过一只手就要拿伊清举着的碗。

“不行,嬷嬷发现了会不得了的” 伊清手臂向后躲,身子一晃水溢出来大半碗,顺着手一滑,啪的一声,碗碎了。

伊清看着地上摔成好几瓣的瓷碗,一顿一顿的哭了。

“我不是故意的” 梁崇双觉得是自己惹的祸,攥着自己的衣边不知道怎办好。

梁崇双看着小兔精左边右边轮着抹眼泪有点愧疚,伸手要拉他,没成想伊清把他伸过来的手打掉,吸吸着鼻子瞪着他。

“我讨厌你”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4 05: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没顾身后的人,一溜烟的跑了。

边跑边飙泪,他想爹娘了,以前爹娘还在的时候他哪受过这样的委屈。一场瘟疫让村子里一半的人都没了命,伊清对着爹娘烧尽的尸体刚刚懵懂死亡。

那时候伊清没饭吃就去找他二姑,二姑说她自己穷,让他去找三叔,三叔给了他两天饭,找来了他小姨,小姨说她未嫁又把伊清送给了四舅舅。

四舅舅是镇上开绸缎庄的,家里富裕些,可舅舅为人刻薄小气。伊清那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每次都是他贤宁哥哥偷偷送点心给他。

想着点心,伊清跑着跑着就饿了,可这一停脚才发现自己走丢了。梁府这么大,各个屋子长的都差不多,伊清跟个小蚂蚁似的来回绕。

不觉中,天也泛起了潮红,伊清觉得自己身子越来越沉,临睡前他看着头顶的红太阳,像烤过的金馒头。

再醒来了的时候伊清已经在屋子里了,可这不是和其他仆人挤在一起的茅草屋,虽不大却干净舒服,床是软的,枕边还有挂饰。

梁崇双端着东西进来,就看见他在床上的左顾右盼。他忙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凑到床跟前。

“你醒了?”

伊清眨着俩大眼睛想了一会才想起来眼前的是谁。

“你总算醒了,你跑什么呀,幸好跑了一下午还在茶亭里,你放心只是中暑”

伊清靠在软软的床上,想着他的话,还在茶亭里,在茶亭里,茶亭里。

梁崇双看他不理自己表情不悦了:“ 你在听我说话吗”

“这是哪”

“这是我的院子,我和嬷嬷说了,让她把你让给我了”

伊清听的糊涂:“你的院子?你是梁老爷吗,您真年轻”

“梁老爷是我爹,我是梁府的双少爷”

伊清点点头。

“以后你就是我院子里的人了,你得听我的” 梁崇双边说边坐直身子。

“小仆,你以后再乱跑我就打你”

伊清听了吓得往床里躲了躲,不敢乱说话了。

梁崇双正得意,却听见咕噜咕噜的响。他把桌子上的碗端过来,扑面的香味朝着伊清过来。

“饿了吧,红枣桂圆粥,冰镇过的”

伊清看着碗里的东西忙伸手去接,可他手伸一点粥就离他退一点。他不明的看着梁崇双。

“你先说,你还讨厌我吗”

伊清想,他救了自己给了自己软床,那就不讨厌了。

伊清摇摇头,又伸手去拿粥。可粥碗又退了一点。

“你再叫我声双少爷”

伊清不高兴了,这不是耍他吗,他不吃了。

梁崇双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他把粥放在伊清旁边灰溜溜的出去了。

伊清努力让自己忘记旁边的桂圆粥,可阵阵的粥香让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拿过放在粥里的小勺子和自己说,就一口,只吃粥不吃桂圆,这样他肯定发现不了。

结果吃了一口就有第二口,粥没了,剩了几个桂圆孤零零的躺在碗底。

伊清想了一会儿,把剩下的桂圆也都吃了,然后把碗藏在了床底下,这样他明天就说粥丢了。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5 00: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深夜赶文力不从心 明天写拍拍 我去碎叫了 亲们

艳阳高照,梁崇双醒来后就有几个小丫鬟进进出出替他梳洗更衣,可直到他吃完早点对面的木门也始终没出来人。

他推门进去就看见伊清惨不忍睹的睡相,双腿夹着被子,上衣撩上去一大半,白白的肚皮一鼓一鼓的。

“醒醒,你怎么还不起” 晃了好几下,伊清才半眯着眼睛看着他。

伊清边打着哈欠边穿衣服,正准备把仆人们用的麻布发带系上,却被人从手心里抽走了。

“那个不好看,带这个” 伊清接过青色的发带,放在手心里轻飘飘的可他的心里却好像沉甸甸的。

梁崇双带着他在梁府上上下下的转了小半天,中午的时候从厨房拿了张馅饼,分成了不规则的两瓣,肉多的那边给了伊清。伊清挨着他坐在院里,觉得今天的太阳格外亮。他觉得这世上,除了他贤宁哥,双少爷是唯一对他好的人。

“清儿,饱了吗”

伊清舔舔嘴角,点点头。

“饱了我们接着转,你要记着路,下次才不会走丢”

院子里种着一侧桃花一侧梨花,粉白参半,伊清跟着梁崇双走在最美好的光景里。

“给我,给我,该我了” 靠近荷塘的一小片空地,两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一男一女,和丫鬟们踢毽子,伊清停在不远处,拉过旁边的梁崇双。

“双少爷,他们是谁”

梁崇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拉着他向反方向走:“以后离他俩远点”

入夜了,伊清和梁崇双并排趴在窗前听着窗外的蝉鸣。

“清儿,你怎么会来到我家的”

“四舅舅说我太能吃,就把我卖了” 伊清说完低下头,想起那天四舅舅罢了一小桌的饭菜,伊清一个人对着他爱的烧鸡也没了胃口。

“清儿,到了人家要任劳任怨才不会吃太多苦”那天孔贤宁把伊清搂在怀里,他说:“清儿,等贤宁哥哥长大了就接清儿回来,让清儿当我的新娘子”

伊清眨着大眼睛问他:“可是男孩子能当新娘子吗”

孔贤宁拍拍他:“好清儿,等过几年清儿长大了就是最漂亮的新娘子”

可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伊清觉得自己脑子笨,才几天过去他贤宁哥的脸就有些记得不真切了。

梁崇双拍拍旁边发呆的伊清:“清儿,想什么呢”

清儿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他:“双少爷,你会写字吗”

“会啊”

“那你教清儿读书写字吧”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5 13: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梁崇双正正身子:“ 清儿,读书是个苦差事,我很严格的”

伊清坚定的点头,他不想被自己的笨脑袋一直出卖,像个被挖空红壤的西瓜皮。

隔天一早,他跟着梁崇双来了学堂。小书房里只有梁崇双一个学生,先生是个留着白胡子的小老头,读起句子总爱闭着眼睛晃着头。

伊清站在梁崇双后面充作书僮,他倒觉得神奇,双少爷哪里似乎不一样了。常挂在嘴边的笑脸收敛了,常弯弯的眉眼抚平了,也没像从前那样总回头看着他问清儿渴不渴饿不饿。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 梁崇双皱着眉,昨天和伊清玩的太过火了,都没来得及温习。

“伸手” 先生从身后抽出一根红木的尺子,点点梁崇双。

伊清瞪着眼睛看着梁崇双没犹豫的摊平手掌,“啪”的一声,一条红凛横亘在掌心上。

伊清看的身子一抖,这么响的一下听着都肉疼,可双少爷面不改色,继续念。

“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是以君子…君子……”

“啪” 又是一记尺子。老头摇摇头,叹气的念叨:“双儿今儿是怎么了”

梁崇双不应,只是用力的摊开通红的手掌。

“小僮,你来替你家少爷接着背” 老头捋捋胡子,转过身子看着伊清。

伊清眼巴巴的愣在那,双少爷刚刚念得那些他跟着读都费劲,怎么背?

“先生,清儿昨天被我拉去玩了,他没时间温习”

先生走过去一手握着梁崇双的手腕,一手挥着红木尺子:“贪玩,叫你贪玩”

整间飘着墨香的屋子回响着拍打的脆响,伊清并拢了双脚,跟着尺子的节奏一抖一抖。

学堂下了课,伊清小步的跑过去:“ 双少爷,疼不疼啊”

梁崇双对低着头仔细检查的小脑袋笑笑:“ 清儿还要读书吗”

伊清不知道了,他想读书认字,他想记录那些被笨脑袋遗失的东西,他想在双少爷背不出题目的时候帮帮他,可他也怕疼。

伊清坐在石台阶上思考着这个问题,看着半含着骨朵的杏花,想起了蒸的松软的杏花糕,接着咽了咽口水。伊清摇摇头,不行不行,不能满眼只看得见吃,他决定要念书。看着自己的小手,不就这么小的地方吗,疼能疼到哪去。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6 1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想清楚了就兴冲冲的去找梁崇双:“ 双少爷,清儿想做你的书僮,教我读书吧”

梁崇双放下手里的书,收了笑脸:“ 想好了?”

伊清点点头。

梁崇双起身:“ 首先书僮和我要背诵的一样,另外每天我还要教你写字,你受的了吗”

伊清抿抿嘴:“嗯”

伊清被梁崇双拉到书桌前,光握笔就学了好半天,他总是记不住每个字的勾勾撇撇应该向左还是向右。忙活了一个多时辰,看着趴趴成一团的字没一点成就感。

“今天就先记这几个字吧,清儿你不识字,背文章就只能靠硬背了,可能会花点功夫,不过慢慢来”

伊清在一旁甩甩握笔握酸了的手,点点头。

可梁崇双也是个刚过15的孩子,高估了伊清和他自己,又一个时辰过去了,伊清一段都没记住。

伊清边背边看着梁崇双越来越难堪的脸色:“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贤者…贤者…狎而敬之,喂而…喂而饱之。”

梁崇双的小火苗终于被他的“喂而饱之”给点燃了:“ 竹伊清,那是畏而爱之,你脑子除了吃就没点别的吗,你也别磨牙了,这么背背到明天也记不住”

伊清低着头不敢说话,看着梁崇双从柜子里拿出的竹尺攥紧了衣角。

竹尺在伊清的身上敲敲,伊清刚要举手,梁崇双却说:“ 不打手,打屁股”

伊清顿时睁圆了眼睛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你一会还要练字,手肿了握不了笔,裤子脱了”

“还要脱裤子?” 伊清吓得就要哭了

梁崇双严肃的回视了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不听话我不教你了”

伊清有点委屈,犹豫再三一咬牙脱了裤子。梁崇双的尺子点点滚圆滚圆的小屁股:“趴到桌子上撅好了,接着背”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贤者狎而敬之,喂而饱之”

小尺子一点不留情的落在圆润的肉.臀上:“啪”“还喂而饱之,是畏而爱之”

“哎呦”才一下,伊清觉得好像脑子里闪过一下闪电:“怎么这么疼啊”

“啪”“接着背”

“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而能迁。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

梁崇双看看手里的小板子吓了一跳,这招还真管用,这一尺子省了一个时辰。

“礼,不妄说人,不辞费。礼,不逾节,不好狎。”

“啪“”少一句”

“哎呦,呜呜,礼,不逾节,不侵侮,不好狎。修身…修身…哎呦,呜呜,修身践言。 ”

段子背完的时候天早都黑透了,窗外的蝉声聒噪。伊清趴在书桌前身子都麻了,半天起不来,梁崇双看他肿了的小屁股知道他委屈,不一会儿从外面拿了碟腌肉干摆在他面前。

“清儿真棒,这么难都记住了。”

伊清吸吸小红鼻子看着他:“ 清儿屁股痛”

梁崇双拿着一块肉干晃晃:“ 清儿以后背的好就有肉吃” 说着手又拍拍伊清的红屁股:“背的不好,也有肉吃”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6 1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转眼到了五月,夜晚的蝉声叫的越来越噪了。

伊清光着屁股趴在书桌前,继续背着先生留下的功课。

“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捆,内言不出于捆。 女子许嫁,缨”

“啪啪啪” 身后的尺子一点没耽误的敲下来,粉红的小屁股肿了发白的一小块。

“哎呦,双少爷轻点,清儿疼”

梁崇双把尺子放在手里掂量:“清儿今天怎么总留神,女子许嫁,难不成你也想许嫁了”

伊清觉得双少爷真是神了,难道这他都能猜得到。

“行了,今天就先到这吧”

伊清听了眼睛都亮了一层,他就喜欢这句话,书背完了双少爷总会拿小点心给他。伊清边提裤子边哎呦哟的叫唤,梁崇双还在一边取笑他,书房进人了都没发现。

“双儿这么晚了还在读书啊”

俩孩子纷纷回头看着进来的人,她穿着素色的纱衣,端庄清雅的长相,只是嘴唇颜色淡淡,病怏怏的样子。

“娘您怎么下床了”

梁夫人把夜宵放在书桌上便举着绢子轻咳:“好些日子没出屋了,闷得慌出来看看你”

梁崇双跑过去拉过梁夫人:“娘,这是清儿,我的书僮”

伊清走过去站到两人的面前:“ 梁夫人好”

梁夫人摸摸伊清松软的头发:“哎,这孩子长的真招人喜欢” 说着把桌子上的面汤推了推:“清儿一起吃吧,这么晚了还陪双儿用功”

伊清没说其实每天都是双少爷陪着他,他接过夫人递来的筷子,吐露吐露的吃起面来。

梁夫人没坐一会儿就走了。伊清咕嘟嘟的喝着面汤,喝完了用手背摸了一下嘴角。

“双少爷,你长得像你娘吧”

“嗯?清儿怎么知道” 梁崇双嘴里还咬着几根面条。

“因为双少爷像夫人一样好看呢”

梁崇双听完冲他笑笑,伊清整天没心没肺的,不会讨好他说这些话,所以伊清夸自己就是诚心的。

“可我怎么没见过梁老爷呢”

梁崇双又嚼了两口面,放下筷子:“ 梁府大,清儿没见过的人多了呢”

伊清偏偏头:“是吗,可他们怎么也不看双少爷呢”

梁崇双这次没答他,只是催着他赶紧回房睡觉。

伊清把吃完面的大碗搁在门口便回了房。

他等着对面的屋子一片黑的时候,才点了根蜡烛。从柜子里拿出梁崇双给他的一小打宣纸,歪歪扭扭的写下了终于学会的三个字:孔贤宁

伊清把纸搁在角落里的瓷罐里,他想再学会几个字就能记下他贤宁哥的样子,再会几个就能记下他贤宁哥说过的话,这样他就不瞅笨脑袋会忘了。

熄了蜡烛伊清躺在被窝里想着双少爷教他的:女子许嫁。脑子里是那天他贤宁哥抱着他说: 等贤宁哥哥长大了就接清儿回来,让清儿当我的新娘子。

伊清美滋滋的合上了眼,又过去了一天,这样就又离长大近了一天。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7 2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梁崇双转头,看见伊清手托着小脑袋若有所思的样子。难得先生今天放他们的假,两个孩子躺在草坪望着碧色的天。

“清儿想什么呢”

伊清嘟嘟嘴又摇摇头。

梁崇双一只手撑着脑袋侧倚着身子:“什么事儿连我都不能说吗”

伊清眨巴两下眼睛:“清儿想家了”

梁崇双接着问:“在这不好吗”

“可下个月清儿的生辰,再没人记得了。”

梁崇双一轱辘坐起来:“傻清儿,你有我呢”

伊清跟着坐起身子呲着一口小白牙:“双少爷待清儿真好”

“那清儿从前怎么过生辰的”

“爹娘还在的时候会做好多清儿喜欢吃的,然后叫上村里的孩子们都叫上,大家一起分中间的肉松饼”

“这简单,我叫厨房给你做肉松饼然后叫上院子里其他的孩子”

伊清摆摆手:“不一样的,一般的肉松饼是用面裹着,村头的饼是用鸡蛋裹着,村子里的孩子会陪清儿打口袋,可院子里的孩子从来都不说话”

梁崇双想了想:“那如果没有鸡蛋裹着的肉松饼也没有村头的孩子,只有我一个清儿会不会不开心”

伊清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当然不会,在舅舅家的时候贤宁哥哥也没有饼,可和他一起清儿一样开心”

梁崇双歪歪头:“贤宁哥是谁”

伊清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他的问题,蹲着身子准备抓刚落在一边花蝴蝶,梁崇双在他后面念念叨叨,说都这么大孩子了还抓蝴蝶。

伊清突然回头,拽着身后人的手一起追着蝴蝶跑。

伊清跑的太快,一个跟头栽在地上。“哎呦” 他抬头看到撞他的人不就是是那天踢毽子的男孩吗。

“你是哪个院的,这么没规矩” 这男孩一副被宠坏了的姿态。

“他是我的书僮” 梁崇双从后面跑过来忙拉起地上的伊清,要带着他走。

“往哪走,哥哥的书僮就可以没规矩吗” 那男孩抬着头,狂妄的样子根本没把口中的哥哥放在眼里。

他朝梁崇双身后的伊清走过来,上下打量:“这书僮怎么和其他人不一样,长得不一样穿的也不一样” 说完一把扯下伊清头发上的青丝带扔进了小荷塘里。

伊清摸着自己散开的头发,突然来了勇气一把推了男孩:“你走开”

还没等着梁崇双抓住他就跳进了荷塘里。

伊清干净的小脸上被溅上点点的污泥,男孩和他身后的人嬉笑作一团,看了会儿热闹就走了。

梁崇双把荷塘里的孩子捞上的时候伊清冷的直打颤,水流从他的头发滴滴答答的淌下来。

梁崇双把他捞上来之后就自顾的走了,伊清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青丝带,心里有点小小的浮动。他第一次看见这样表情的双少爷,怒气里带着伤情,他看不懂。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9 04: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度受又疯了 我分段发


伊清忙扎上他水嗒嗒的头发,跟上梁崇双,到了门口还没来得进去,就听“吱呀”一声门关上了。

伊清被晾在委屈的很,小手不停地砸着门:“双少爷,开门啊”

伊清身上的水被渐渐的蒸成泡沫,他觉得自己有点冷,就算身后大太阳叫嚣可他还是觉得彻头彻尾的冷。

见里面的人没回应伊清接着砸:“双少爷,给清儿开开门吧,清儿知道错了”

可面对他的还是一扇红木门。

他又不明白了,就像从前好好的一家人突然就剩了他一个,像明明自己很小心了舅舅还是不喜欢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乎的东西眨眼的功夫就都没了。

敲门的小手终于停下来了,伊清对着紧闭的们突然觉得眼前蒙上了从水雾,他说:“双少爷也扔下清儿了,我就知道”

孩子无力的转身准备走,门却开了。

梁崇双拽着伊清的小胳膊拖进了房里,伊清还没从惊喜里中缓过来就被人扔在了床上。

梁崇双把小身子搬过来,让他跪在床上,伊清慌张的回头双少爷眼里的恼火让他害怕。梁崇双把伊清身上半湿半干的上衣向上撩了一些,一把扯下贴紧身子的裤子。圆滚滚的小屁股晾在空气里凉飕飕的。

“胡闹” “啪” 沾着水的肉臀打起来格外响。

伊清身子白,挨打起来很容易上色,几巴掌就能一片粉红。

梁崇双左一下右一下的挥着,伊清疼的来回扭,可腰被人按得死死的跑也跑不掉。

伊清被打疼了就边哭边喊:“我怎么了啊,你就打我”

梁崇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狠狠地道:“今天打红了你的屁股就告诉你”

说着伸手够着枕边的竹扇子,伊清还觉得这扇子的味道和竹筒饭一样香,最后被他的竹筒饭打醒了

这扇子的重量比尺子重,再加上梁崇双今天使了劲儿,这一下砸下去伊清被打懵了,使了吃奶得劲儿扭着身子,从梁崇双手里跑出来就往床里钻。可梁崇双没如他愿硬是又把他从床头拎到了床沿,摆回了原来的姿势。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19 23: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来一更 我好勤奋~~~~

扇子横着一落就照顾了伊清整个小屁股,长方形的红痕在白嫩的两瓣肉臀上从上到下的排开,就连腿根都没放过。扇尖摞起来的地方有一小块肿的发白,像皮肤里藏里伊清爱吃的桂花糕。

伊清不管不顾的蹬着腿,他只比双少爷小一岁而已,怎么力气差这么多。最后扑腾的自己都没劲了,怎么动扇子都没跑了,他觉着自己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梁崇双看着伊清红透了的屁股才满意的停下来。松开按着伊清腰上的手,手下的人已经软塌塌趴在了床上,只有刚挨完揍的红屁股看着很有活力。

梁崇双看着趴在床上流着泪的孩子心疼的不行,这要是刚刚看着伊清的脸他可就下不了这么重的手了。

屁股是全红了,梁崇双也没反悔告诉了伊清挨打的原因。

“刚刚那个是梁崇鸣,任姨娘的孩子” 梁崇双坐在床边上低着头,伊清听见他的话精神集中了许多。

“我娘虽是正室可她身子不好,不讨我爹喜欢,任姨娘比我娘年轻还会讨好人,在梁府她个小妾当的比正室威风多了。后来又生了一双儿女就更不把我和我娘放在眼里了,她就是巴不得我俩都有个好歹她就能名正言顺的服了正”

伊清听的心里酸酸的,原来有好吃好喝好父母的双少爷也并不是完全快乐的。他把小手搭在梁崇双的腿上像是安慰。

梁崇双看着伊清柔软的小爪子在自己腿上蹭心也暖的不行:“小时候养的小鸟被崇鸣的弹弓打烂了一只翅膀。我去找我娘,我娘让我小事化了。我去找我爹,我爹说我不务正业。之后身边的丫鬟被任姨娘找了借口扔到了刑堂打的就剩一口气。我爹检查功课,我的卷子却被人换了,害我挨了板子。他们就爱抢走我喜欢的东西,就喜欢看我受伤的样子。清儿以后别那么傻了,东西没了我再送你,可你出了事儿我会受不了”

伊清乱摸了两把脸,认真的点点头点点头:“清儿知道了,双少爷帮清儿揉揉吧,疼”

梁崇双向后侧了侧身子,两只手分别搭在两片红肿的臀掰上,仔细为床上的人揉着伤。

“清儿,我不会再让你被欺负的,崇鸣他贪玩,崇盈又是个女儿身,我是长子再有两年读书熬出了头接管了梁府看谁敢欺负咱”

伊清觉得身后像罩着一棵高耸的树,为自己挡了风着了雨,就算这树被小虫子咬了也一样可以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

“清儿,以后他们找你们麻烦你就躲着点,你还小他们不至于把你怎么样”

伊清刚刚哭的没了力气趴在床上不动,梁崇双说:“清儿再不听话就把你扔到柴房去”

伊清没答他,他知道双少爷舍不得。身后被人舒服的揉着伤,伊清觉得眼皮直打架,最后忙着做美梦去了。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0 0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情到了集市是撒了欢的跑,开玩笑,别说他在梁府几个月没出来玩过,就算从前在村子里他也没上过这么热闹的街。

梁崇双在后面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一溜神,伊清就掉人堆里找不着了。

“清儿,你不能再吃了,这都第五串了,一会儿醉香楼的晚饭你就吃不下了” 梁崇双拽过在糖葫芦摊看着眼睛发直的孩子,走了一路他是吃了一路。

伊清委屈的看着他:“可是,可是每个小摊的味道不一样”

梁崇双真是败给他了,不就一个山楂裹圈冰糖吗,还吃出特色来了。

“那一会儿去醉香楼,我吃你看着”

伊清歪着头想想,这不合适,一串糖葫芦虽然味道不同,但怎么吃他都是糖葫芦,还是醉香楼的样儿多。

“清儿,今天出来是给你挑生辰的礼物,你就光顾着吃了”

伊清没顾他的话,钻到面饰的铺子前,抓了一张脸谱扣在脸上:“双少爷,清儿好不好看”

梁崇双看着他手举一张女子的脸谱,长长的眉眼清秀的脸和伊清还真像。梁崇双愣了一会儿神,轻咳了一声别着脸。

“挑到喜欢的了吗”

伊清左手拿着一个小花瓶,右手握着两根木簪子:“都喜欢”

“唉,得了,先吃饭吧”

到了醉香楼,伊清拄着下巴听他少爷为他念菜单。

“珍珠虾仁,这个听着好吃”

“……”

“鸳鸯豆腐,这个没吃过”

“……”

“蛋黄脆卷,这个听说很有名”

“你听谁说的”

两个孩子要满了一桌子的菜,伊清吃的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人瞧着俩娃娃一桌子的花销就知道是哪家小公子,墙角的一桌使了个眼色动了恻隐之心。

“哎,一会儿就骗那个低头吃的那个,那个看着傻”

“成,那小模样卖到南院也值个价钱”

两人出来的时候天都呈了红色,伊清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满意的不行。

“这天都要黑了,我答应娘天黑之前回去的,清儿你相好礼物没啊”

伊清抬头一看,太阳越来越低了,15岁的生辰一定得挑个最喜欢的礼物。

“那我再去前头瞅瞅” 说着伊清又一头扎进人堆里了。

“哎,小子,想不想尝尝冰糖山药”

伊清对着眼前的大胡子摇摇头:“冰糖山药?听着不好吃”

“还有冰糖蜜瓜”

梁崇双从后面跟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一脸坏相,身材像熊一样的男人和伊清站在一起,再一看巷尾有几差不多打扮的人再同那男人使眼色,他当下就明白了这肯定是人贩子。也不知道和伊清说了什么,这孩子竟然还乐呵呵的跟着走了。梁崇双气的手都跟着抖,15、6的人了,怎么说两句就被拐了。

梁崇双看着那几个人高马大的人,决定不能直接冲上去,看看他们把伊清带到哪,他再偷偷的把他带走。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1 05: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跟着大胡子到了巷子口的茅草屋里:“哪有冰糖蜜瓜”

大胡子瞥了他一眼,挺好看的孩子傻成这样。大胡子转过身对他打哈哈:“外头做着呢,你先在这等着”

大胡子出来以后梁崇双就溜进去了,伊清看见他来还咧着嘴说:“双少爷来的正好,这有冰糖蜜瓜”

梁崇双盯着他深吸一口,差点没就地扒了他的裤子揍烂他的屁股,被人卖了还想着吃。他也没工夫和这眼前的小笨蛋废话,拽着人就往外拖。

“干嘛去,还没吃到蜜瓜呢”

梁崇双回头发狠的瞪着他,伊清当时就没声了。

走到门口大胡子正和城里南院的老鸨谈价钱呢。老鸨子提着个艳粉色的手绢:“就喜欢这种有脸儿没脑子的”

伊清知道自己被骗了吓得直哆嗦,梁崇双低着嗓子狠狠的说:“就知道吃”,可他还是握紧了伊清发抖的小手:“我数一二三,一会儿你就跟着我使劲儿跑,听见没”

伊清使劲地点头。

“一、二、三,跑”

两孩子冲出去之后,老鸨子在后面挥着手绢:“跑了跑了,还不赶紧追”

梁崇双紧紧的拉着后面的人,突然觉得就这么一直跑下去也挺好,只要后面的人抓不到,他就能牵着清儿一直跑下去。

从巷子跑出去,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大胡子见大庭观众的不能再下手了,骂了两句就放弃了。

伊清蹲在地上直哈哈,累的,也是吓得。

梁崇双回身冲着蹲在地上的人吼:“还不赶快走,还想被拐吗”

伊清低着头忍着跑酸了的腿,小心翼翼的走在前头,这回梁崇双是一步都不敢落下了。

到了梁府梁崇双上他娘那报了个平安,伊清站在门口扯着衣角,等着屋里面的人出来。接着跟黑着脸的梁崇双回了他的院子。

“双少爷,清儿错了,你别不说话”

梁崇双侧躺在床上背对着伊清,懒得搭理他。

“双少爷” 伊清扯着梁崇双的一小块衣服摇啊摇。

梁崇双受不了了,一骨碌的坐起来,伊清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到这来” 梁崇双拍拍自己的大腿

伊清走过去没明白他的意思,想了一会儿刚准备一屁股坐上去,梁崇双把他推起来了。

“我让你趴过来谁让你坐上来了”

伊清这回儿明白了,可他不想挨打,站在那不动地方。

“不过来是不是,行” 梁崇双准备继续躺下。

“别,我过去,双少爷你别不理我就行”

伊清乖乖的趴到梁崇双的腿上,又乖乖的脱了裤子,闭着眼睛一副认命了样子。梁崇双看他这样儿火气小了不少,手放在圆圆的山丘上,一巴掌“啪”的一声,小屁股立刻印着五根指印。

“啪,让你贪吃,啪,让你乱跑,啪啪,还吃呢,啪啪,再吃就被人吃了”

伊清把着梁崇双的裤脚,跟着巴掌的节奏闭眼睛,闭着闭着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伊清叫的像梁崇双才是人贩子,却也不敢动。

梁崇双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规律的拍,小屁股一打一个颤,跟波浪似的。

“双少爷,啊,绕了清儿吧”

梁崇双听着他嗓子都有点哑了才停了手。

“清儿你多大了” 梁崇双把手搭在肿的光亮的屁股上。

“14”伊清吸吸鼻涕“下个月就15了”

“啪”

“哎呦”

“都这么大了一点脑子都不长”

梁崇双叹了口气,把他扶到自己身上,让他头靠在自己的肩膀,然后两只手为他身后小心的揉着。

伊清环着梁崇双的脖子心里想,双少爷只比自己大一岁,长的比他高,声音比他粗,力气比他大,懂得比他多。像是比自己多活了几年,只要有他在就无比的安心。

梁崇双抱着伊清,伊清身上有股好闻的奶香味,他掂量掂量怀里肉墩墩的孩子,心里叹道,还是没白吃。

“双少爷”

“嗯?”

“清儿还没挑到礼物呢”

“不给了,罚你贪吃”

伊清瘪瘪嘴,感叹这下亏了。

窗外一缕月光投进来,细细的叫声在安静的夜晚里格外清晰。

伊清抻着脖子回头看,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缝里钻进来了,正伸着粉色的小舌头舔着爪子。

伊清跐溜的从梁崇双腿上下来,捂着屁股凑到跟前:“双少爷快看,是只狗宝宝”

梁崇双看着他那傻呆呆的样儿,心里像被那刚进来的小东西挠了一下。他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可他现在不解,为什么最近和伊清呆在一起总有说不明的感觉。

伊清抱着巴掌大的小狗崽儿,在脸上蹭呀蹭。梁崇双跟着他蹲在地上,摸摸他手里热乎乎的小家伙:“这是老天爷替我送你的礼物”

俩孩子头挨着头,在月光里拉了长长的影儿。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1 2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日子流水般过了十来天,俩孩子每天一起读书一起练字,一起在每个美好的夜晚头挨着头数星星,就连上次捡到的狗崽走起路来也不会打滑了,伊清给他起了个名儿叫兔子,他说他又白有小他就是只兔子。

那天下了课伊清带着兔子去院子里放风,可这狗跟伊清一样是个小迷糊蛋,跑出去晃着脑袋转了两天就跑没影了。

伊清忙着去找他,边跑边喊:“兔子,兔子”

走了挺老远才看见小狗尾巴在不知道谁的裙子下摇啊摇,伊清忙凑过去,刚要一低头,狗被人抱起来了。

“这东西真有意思”一个比伊清还矮一点的小姑娘逗实着手里的小家伙。

伊清认得她,“见过盈小姐”

梁崇盈瞟了伊清一眼:“这狗是你的?”

伊清想,梁崇鸣梁崇盈兄妹俩都不是好东西,不能给双少爷丢人。脖子一抬:“是啊”

梁崇盈也没瞧得上伊清那自给的颜面,抱着狗就要走:“我拿回去玩两天”

伊清不干了,这是双少爷送他的,干什么给你玩,跑她前头:“我不借你”

小丫头听见这话愣了一下,梁府上上下下谁敢得罪这小千金,一个小仆人居然和她这态度。

梁崇盈撅撅嘴,抱着狗准备到任姨娘那告状去。

伊清攥着小拳头也不肯吃亏:”兔子,咬她“

兔子到底是认主人的,听了伊清的话用刚长出来的小尖牙咬了梁崇盈一口。梁崇盈疼的一撒手,小狗就窜到伊清那了。

小姑娘的小胳膊被咬出了一圈浅浅的牙印,梁崇盈坐在地上差点哭断了气。身后的小丫鬟围着大小姐手忙脚乱的,对着伊清喊:“哪院不知死活的下人,居然伤了小姐”

梁崇双赶到的时候伊清正跪在地上,脸肿的像包子,上头叠着好几层巴掌印。可他这回倒是有脾气了,哭都没哭,抱着兔子仰着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梁崇双这是几年来第一次来了任姨娘的院子,他娘坐在一旁脸色看着也不太好。

任姨娘看见梁崇双来了哼了一声:“这双少爷的畜生是怎么回事儿,放到外面随便乱咬人”

“是她抱着不撒手,兔子才咬她的”伊清肿着脸还是不服气。

“啪”的一身,一旁的小丫鬟又给了伊清一巴掌:“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梁崇双觉得这一巴掌比打他自己还疼,冲过去推了小丫鬟一把,把伊清护在身后头。

任姨娘看见梁崇双这么护着身后的小仆人就干脆怎么痛快怎么来,对着旁边的下人说:“去把狗弄死,再把那个小仆扔刑房好好教教他规矩”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2 2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梁夫人边咳边替忙替伊清求情:“清儿还是个孩子,你放饶一次吧”

任姨娘又什么时候把她当回事儿,正眼都没瞧她一下:“这府里要是都按夫人说的做还不都跟你一样成了病秧子”,说完冲旁边的几个人使了眼色。

家丁走过来就要抓人,梁崇双护着身后的人一动不动的盯着任姨娘

“谁敢动清儿,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都还回来” 语气让人不敢忤逆。

这口气一出来倒真没人敢动了,各个都回头看着主子的反应。任姨娘虽然也吓了一跳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不能让刚过变声期的孩子给唬住。

幽幽的说:“我敢”

梁崇双当下就跟走过来的人扭打在一起,可毕竟是个孩子,再怎么拼命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伊清被拖走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更恨他自己,觉得自己的拳头不及棉花一样沉,轻飘飘的谁也打不倒。

伊清被人快拖着,连喊带咬,屋子里乱成一团。

“这都是干什么呢”一声低吼,院子都安静了。只有伊清还嚷嚷着放开。

梁老爷从外面进来,看见三五个壮丁拖着个孩子,大儿子跟他们扭在一起,二儿子在旁边拍手叫好,小女儿在她娘那捂着嘴乐,两个夫人一个抹着眼泪,一个像在唱春园看戏。

“大老远就听这嚷嚷,这怎么回事”

梁夫人过去把着梁老爷的手:“老爷,清儿还是个孩子,刑房的人没个轻重怕是不妥啊”

任姨娘立马变了委屈相:“连个下人都当孩子惯着,那盈儿也还是个孩子,这要被那畜生咬出病,丢了命谁来可怜我们娘俩”

梁老爷叹口气,召唤梁崇盈过来:“咬哪了,我看看”

梁崇盈翻着胳膊看,本来就没咬多深,晾一会早看不出来。

“胡闹,都一天天闲的吃饱了撑的是不是”

院子里的人被震的一哆嗦,梁老爷扫了一圈,最后落在梁崇双身上。

“你是哪来的野孩子吗,有没有个规矩,成什么样子,皮痒是不是” 梁崇双这才撒开一个家丁的衣服,规规矩矩的站好。

伊清从地上站起来就愤愤不平的喊:“你偏心眼,就只会欺负双少爷”

梁老爷回头看着这个喊一嗓子都喘半天的小毛孩更是火大,:“哪来的没规矩的,还反了你了,去给我打二十板子长长记性”

伊清还要张嘴被梁崇双硬是噔回去了。

梁老爷指着任姨娘说:“你整天就不会教孩子点有用的东西,鸣儿刚刚那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就知道惹是生非”

娘仨被吼的不敢吱声。梁老爷又转身看着梁夫人:“还有你,不好好的在房里躺着瞎凑什么热闹” 梁夫人也低着头不语。

伊清这才明白梁老爷似乎和他心里那个只会宠小媳妇的男人不一样。挺拔沉稳的气场像放大版的双少爷。心里暗叹道自己嘴贱,白白给自己讨了顿板子。

“都楞着干嘛,还不都回自己的院子去”

一群人散了,各回各房。

伊清站在双少爷的院子里看着几个人进进出出的拿矮凳和板子。

东西摆好了,两个人把他按跪在地上,身子挨着矮凳。上衣被撩了一段,下面的裤子脱到了膝弯。圆润的肉丘晾在外头

伊清光着屁股跪在中间左顾右盼,院子里倒也没谁看热闹,终于在不远处看见身后的梁崇双。

“一” “哎呦。疼”

伊清第一下就被打哭了,这可比双少爷打他疼多了,厚重的毛板子有半个伊清那么高,一下打下去小屁股就变了色。

“二” “啊”

板子一点没放水的拍,伊清杀猪似的的叫唤,落在房檐上的一排麻雀惊的直扑腾翅膀。

“十七” “十八”

伊清最后连喊得劲儿都没了,觉得屁股都快被揍拦了。二十下打完了,几个人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留伊清趴在地上哼哼了好一会儿,再回头看的时候梁崇双已经不在那了。

伊清知道这次又闯祸了,提上裤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梁崇双房门前。

“双少爷”

吱呀,这次门倒开的挺快。

伊清拉着个哭花的小脸拉着眼前没表情的人,他最害怕双少爷不理自己,打他都比这强。

“双少爷对不起”

梁崇双盯着他老半天才开口:“我上次怎么和你说的”

伊清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他,上次双少爷说什么来着。

“你收拾东西去柴房吧”

伊清慌了,拉着梁崇双的手哭着说:“双少爷别不要清儿,你要是还生气打我也成,别不要我”

梁崇双甩掉了他的手,转身关上了门,留伊清一个人在院子里左一把又一把的抹眼泪。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4 00: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梁崇双听着他哭跟着也心疼,可他告诉自己必须得给伊清点教训。上次说的话他是一点没听进去,现在还学会挑衅了。不让他长点记性下次再被人抓着小辫子就不可能是二十板子这么简单了。

伊清在外头哭了半宿,直到看见梁崇双屋子里的灯都灭了他才晃着身子回去,他想双少爷这次是真的不要他了。

伊清看着自己住了几个月的小屋,每一件摆设无不是他和双少爷的回忆。他一件东西都没拿,值钱的都在他心里。

他摸摸角落里的陶罐子,掏出里面的东西。第一张孔贤宁,第二张贤宁哥哥,想你。第三张贤宁哥哥,好不好。

他看着自己越来越好看的字迹,越来越难写的词语,而即使每张写的都是他贤宁哥,他却只记得和双少爷曾经一起读书练字的一点一滴。

伊清把纸又塞回去的时候又多放了一张,写着:双少爷,对不起。

梁崇双一直等到天快亮了才敢出来,偷偷的趴在伊清的房门上,确定他睡着了才拿着东西进去。

伊清趴在床上,睡得很沉,小脸哭的脏兮兮的。

梁崇双怕吵醒他,小心翼翼的脱了他的裤子。把手上的药末撒在青青紫紫的小屁股上。天儿越来越热了,伤口不好好处理会发炎,孩子吓唬两下就得了,不能闹出病来。

伊清可能是感觉到疼了,身子动了两下不舒服的样子。梁崇双把他露在外面的手放在被子里,跟着打了个哈欠。他等伊清睡着等了一晚上,现在困得直打晃。

天一亮就有小丫头过来跟伊清说带他去柴房,他这屋子得收拾收拾留给下一个人住。伊清恍惚的点点头,向那扇关上的门望望,可他等的人却一直没来。

柴房确实小,小丫头说知道他身上有伤让他歇一天再出来干活,伊清也没抬头找个角落就一缩,样子谁看了谁都心疼。

梁崇双也是熬了一天,下了课就叫院子小丫鬟过来:“我让你办的都办好了?”

小丫头点点头:“双少爷放心,柴房我昨晚都打扫过了,地上也洒了水里面肯定不热,我也和别的丫头们打过招呼不用他干活了”

梁崇双听完点点头这才算放心,他可是一天罪都舍不得让伊清受。

“晚上起风的时候你别忘再帮他关好门窗”

小丫头眨巴眨巴眼睛:“双少爷对他可真好”

今晚的夜好像来的格外迟,梁崇双怀里抱着兔子向窗探着头:“兔子,今儿就只有你陪我数星星了” 兔子伸着舌头舔舔他,像是以表安慰。

忽然一阵敲门声。

“双少爷,睡了吗” 梁崇双听这声音是他吩咐照顾伊清的小丫头,忙去开门。

“怎么了”

“您去看看吧,他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水也没喝,靠在墙角也不说话”

梁崇双还没听丫鬟说完话就赶忙跑去柴房。

伊清还缩在一角,一天了他动都没动。听见开门声他也没抬头。梁崇双过去抱着他,伊清这才有了反应。

“清儿怎么了,是不是伤口还疼呢”

伊清盯着他眼圈越来越红。

“好清儿,是不是不舒服”

伊清盯着他半天一下子哭了,抱着梁崇双的脖子不撒手:“双少爷别不要我,清儿会乖乖的”

梁崇双从后面拍着他的背,安抚着哭闹的孩子:“好了,清儿乖,我不生气了,走,跟我回去”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4 22: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跟着梁崇双回了院子,那晚夜深了,连兔子也安稳的睡了。

梁崇双把他放在自己的床上,给他揉着身后没见好的瘀伤,可这次伊清真的乖了,不哭不喊连动都不动,只是死咬着枕在下巴下的衣袖,脸都涨红了。

“清儿疼了是不是,疼就吱声别憋着” 梁崇双看着他这副小模样心都揪起来了,这次伊清是真的被吓到了。

丫鬟阿倩也心疼这孩子,大半夜去厨房弄了好几样好吃的,端到门口和梁崇双说让他劝伊清吃点。

床上的孩子还打着蔫,梁崇双端着碗水靠在床边:“清儿,先喝点水”

伊清坐起来,眉毛皱皱,咕咚咚的喝完一碗水。

“饿不饿”

伊清摇摇头。

梁崇双后悔了,他宁可伊清闯祸也不想看他这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现在就连美食也诱惑不了他了。

可伊清一天没吃东西,本来身上就有伤小脸熬得发白。梁崇双拿过桌子上的一碗,勺子在里面搅了搅又吹了吹,举到伊清嘴边:“清儿吃点东西,刚刚不说要听话吗”

伊清抬头看看他,接过他手里的碗,一口接着一口的送进嘴里,吃完一碗又一碗,节奏都没换。伊清的小嘴巴快要撑爆了也没敢停下来。梁崇双忙抢过伊清手里的千层饼:“不吃了不吃了”边说边抚着孩子的背。

不一会儿伊清就躺在梁崇双的床上睡着了 ,小嘴一张一合,吐着奶香味。这是折腾了好几天都没休息好了。可一只小手却死死的抓着梁崇双的衣服不放。梁崇双拍着床上的人,像哄一个耍赖的孩子。

第二天梁崇双醒来就看见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醒了怎么不叫我”梁崇双摸摸伊清柔软的头发,伊清没回答只是看着他。

之后这一天伊清几乎没和他说过话。梁崇双让他起床吃东西他就马上穿好衣服坐在小桌前啃馒头。他说去书房找先生问题目,伊清就一步不落的在后面跟着他。他说他去娘那请安让伊清乖乖练字,回来的时候伊清已经写了厚厚一叠纸,手都握红了。

又是一晚,星星像似今夜的格外多。伊清没像往常那样和梁崇双头挨着头靠在一起,而是在一旁规规矩矩的站着。梁崇双叹气,把兔子从桌子底下抱过来放进伊清的怀里,这才让伊清有了点放松的表情。

伊清给怀里的小东西顺着毛,突然听见有人说:“清儿是不打算理我吗”

伊清抬头看着梁崇双说:“清儿没有”声音小的还不及蝉声大。

梁崇双把孩子揽进怀里,感觉到怀里的人僵硬了好久才软了身子。

他说:“我以为我不乖,你不要我了”

梁崇双听得鼻子一酸:“小笨蛋,我再也不吓你了”

伊清听完抽打两下哭了,踏踏实实的靠在宽大的怀里诉说着他的委屈。那晚晚风清凉,可他们都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彼此之间升温。

是什么东西呢?梁崇双想伊清那么笨,不知道又要花多久他才会懂。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5 21: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话说 我想拍双少爷大家觉得怎么样~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6 05: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伊清不高兴了,一只手握着根细柳条,啪嗒啪嗒的抽着地面,嘴里还不忘边走边嘟囔。

“讨厌,说好陪我的,骗子,大骗子”

好像骂两句还不够,突然转身拿着小柳条指着身后颠颠跟着他的兔子:“再也不理你了,哼” 兔子无辜的看着他,接着颠颠的走。走着走着伊清又转身,脖子一抬“七天不理你,哼”。可没走两步又是一个回头,兔子傻呆呆的看着他伸着三根手指说:“怎么也要三天不理你”

俩小东西一前一后的回了院子,伊清还没进去就看见院子里来人了。

前堂里梁夫人坐在左,任姨娘坐在右,梁老爷眯着眼睛坐在中间,手里端着碗喝了一半的茶水。

兔子见到任姨娘撒腿跑了,伊清骂了句小没良心的就去了前堂。

梁夫人看见有人回来忙起身拉过伊清:“清儿回来了,你知道双儿去哪了吗”

伊清瘪瘪嘴低头说:“不知道” 这不提还好,一提委屈劲儿又上来了。起来就没看见梁崇双,阿倩说他一早出去了,去哪她也不知道。伊清现在是一肚子的埋怨,肯定是自己出去玩不带他。

任姨娘在一旁摇摇头,脑袋上的坠饰哗啦啦响。“都这个点了,真是玩的没边了”

梁老爷听完哼了一声,低沉里透着恼火。

一屋子人各怀心情,一直等到太阳落了山,天沉了色的时候梁崇双才回来。

阿倩赶紧上前拉着他说:“哎呦,双少爷,可回来了。快去前堂老爷夫人都在那等你一天了”

梁崇双变了个脸色,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阿倩:“我这就去”

梁崇双进去的时候,一屋子沉默。他娘给他使眼色让他赶紧和他爹认个错。梁老爷依旧是那个姿势,端着一碗新沏的茶眯着眼睛。

梁崇双没走两步就听见梁老爷低着声音说:“双儿身子不舒服?”

梁崇双咽了下口水,没说话。

“去哪了”

梁崇双依旧是沉默。

啪的一声,梁老爷把手里的茶撩在桌子上。忽然起身一脸怒容的吼:“反了你了,逃学不算现在还会撒谎了”

任姨娘在一旁讪讪笑着:“双儿,看把你爹气的,贪玩不要紧撒谎可是大毛病啊”

梁崇双握紧着拳头,依旧不说话。

“不是和先生说你身子不舒服吗,我看你是想身子不舒服” 说着对着一侧的仆人说:“四欢,去拿家法,我今天就好好治治你的毛病”

伊清开始还挺解气,可一听说双少爷要挨打他有点舍不得了,赶紧晃晃梁夫人的让她替双少爷说说话。梁夫人摇摇头意思说她也没办法。

矮凳放在前堂中间,梁崇双跪在它前面,一屋子的人都盯着两双眼睛看着中间的人。

梁老爷走过去把他按在矮凳上,撩起了他的衣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给了梁崇双留了个脸,没脱他的裤子。

梁老爷接过仆人递来的板字,抡起来就是一下。

“啪”梁崇双正正身子,愣是没喊。

“啪” “嗯”

“啪,去哪了” “嘶,街上新开的古玩店”

“啪啪啪,没个出息” 梁老爷听完他的回答加重手上的力道。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7 08: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整个前堂只有板子的闷响,梁崇双开始的时候还能忍, 他抠着凳腿,额头上渗出大滴的汗珠。 原本肿胀的皮肤接着受着击打,他感觉身后两团肉一定成了烂柿子,可除了抽气声却没一句求饶。

伊清受不了,他眼睁睁的看见梁崇双脸色越来越白,被咬破的嘴唇流了血。他一下子急红了眼,带着泪腔的声音摇着梁夫人:“夫人,你劝劝老爷吧,劝劝他吧” 可老子教训儿子,谁又能劝得了。伊清哭了,那大板子像是硬生生的打着自己。他也挨过,他知道有多疼,可这会早就超了二十下了,双少爷叫都不叫,他一定疼死了。

梁崇双望见前面抹眼泪的孩子,冲他笑笑,他想,别哭,一点都不疼。可他不知道伊清看见他那发白的嘴角更是绞痛。

梁老爷再举起板子的时候胳膊被一只小手抓住,伊清踮着脚才勉勉强强的够得着那么高。

“老爷你别打双少爷了,呜呜,清儿作证他每天都有好好背书,先生还会夸他,为什么你只会打他” 伊清边说边哭,说出来的话都听不太清楚。

梁老爷变了脸色,看看趴在凳子上低喘的儿子,叹了口气,扔了手上的板子。“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说完就走了。

梁崇双虚着嗓音说:“谢谢爹”

任姨娘好戏看完了也回了, 院子里的仆人上去几个扶着他们的少爷往屋里走,梁夫人也跟着进去了。

进门之后梁夫人让伊清留了点药,就把所有的仆人都打发出去,屋子就留了他们娘俩。

梁崇双红着脸用手挡身后,梁夫人笑笑:“双儿长大了,知道害臊了?”

梁崇双笑笑,拿走了挡在后面的手。

梁夫人脱了他的裤子,整个屁股都紫了,有几块还在破皮流血,她轻叹一声,把手里的药涂在上头,梁崇双疼的发出嘶嘶声。

“双儿别怪你爹,他都是为你好”

梁崇双点点头:“我知道”

梁夫人边擦着药边说:“你是长子,当然要对你严苛着点,鸣儿他爱玩,梁家以后还指望你呢”

“娘放心,这些双儿都知道,我不怪爹的”

梁夫人上完药又嘱咐了两句,帮梁崇双盖好被子就走了。

梁夫人前脚刚走,伊清后脚就进来,跑到床边说:“双少爷疼不疼啊,清儿帮你看看吧” 说着就要掀被子,梁崇双脸一红忙说:“不用,一点都不疼”

伊清听话的收了收,梁崇双偏着头看着他说:“清儿今天穿的真好看”

伊清撅撅嘴,他以为今儿双少爷会陪他,他特地挑了一早上。

梁崇双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拉着他走到自己跟前:“清儿,你把茶桌上的东西拿来”

伊清一困惑的拿过桌子上一小包东西递给他,梁崇双一层层的打开包裹,他说:“都凉了不知道好不好吃,我找了一天才在城头找到了鸡蛋裹着的肉松饼,清儿生日快乐”

伊清傻呆呆的盯金灿灿的肉松饼,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你今天就是出去找这个了?”

梁崇双点点头。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梁崇双抿抿嘴,16岁的孩子太青涩,最终也没吐出那句我喜欢你。

梁崇双搔搔头,傻笑了两声。

梁崇双让伊清端了个烛台过来,他听先生说,西洋的人都这么庆祝生辰。

夜幕降至,满天是撩眼的星星。 伊清一辈子都记得那晚,他透过红烛摇曳的灯火,双少爷虚晃的影子让他乱了呼吸。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7 2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时间转瞬入了秋,院子里散了一地黄叶子扫都扫不净,梁夫人也如窗外的风景一般越来越提不起精神了。

梁崇双给他娘喂完了最后一口药就急着赶回去忙活他的小祖宗。

推门进去的时候,伊清已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墨迹蹭到了白净的脸蛋上看着特别滑稽。他从衣橱里拎出一件厚斗篷,披在做着美梦的孩子身上。 梁崇双凑到他面前盯了好半天,伊清的睫毛绒绒的一排。

这两天可是累坏伊清了,下个月初是考试的日子,梁崇双8岁过就了童试,伊清听了嚷嚷着他也要考秀才。要求是他提出来的,孩子上进,梁崇双一百个支持,可临阵磨枪的架势可苦了伊清的小屁股了。每天背书练字,梁崇双盯得死死的,稍有不妥板子伺候。最后打得伊清没法坐了,站着吃饭站着背书,上个厕所都呲牙咧嘴的,梁崇双心疼他把板子搁起来了,换巴掌。

伊清睁开眼睛看见梁崇双坐在对他对面读书,又马上把眼睛闭上了,好不容偷会懒能多歇一会是一会。

“醒了?” 伊清瘪瘪嘴,怎么还是让他发现了。

“醒了接着学,都睡了好一会儿了,把之前教你的礼记再温习一下”

伊清低着头没动,梁崇双也没催他只是那书点点桌面。伊清叹气,后悔自己多事好好的非要考试,害的自己天天挨打。伊清趴在梁崇双刚刚指的的地方,撩起上衣,裤子脱到大腿根,白嫩的两片肉献出去,接受拷问。

“人生十年曰幼,下一句”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

“嗯,三十呢”

伊清抓抓头“三十,三十……哎呦”

巴掌一刻没缓的啪啪落下来,伊清肉墩墩的屁股被打得一颤一颤的。

“三十曰壮,有室,记住没”

“记住了,记住了”伊清忙答应。

这一温习,小半天就过去了,伊清肚子饿的咕噜噜的响,越来越集中不了精神。

“双少爷,我能吃点东西吗”

“看完了再吃”

伊清委屈,哭丧着脸接着背,可脑子却想今晚厨房会做水晶肴肉还是炖参鸡。

“啪啪啪啪,不用心,又想什么去了”

“哎呦,呜呜”伊清不干了,读书真要命,累脑子不说还要挨揍,现在连饭都不给吃了,越想越委屈,捂着肿成馒头似得小屁股喊:“我不考了,我不考了,呜呜呜”

梁崇双真是拿他没办法,学也是他不学也是他。吩咐了阿倩去厨房端了碗玉米羹才哄好。

“清儿,做事儿要有始有终” 伊清在一碗玉米羹和梁崇双的教导下决定接着学。

考试那天天儿特别冷,梁崇双向先生请了一天假就陪伊清考试去了。梁崇双谁也没告诉,省着人知道了碎嘴,带着伊清两个人租了辆马车就去了。

驾车的是个大爷,人长得面善也热心,边驾马边哼着小曲那叫一个快活,弄得车里的俩孩子心情也跟着大好。

“一会儿别紧张,尽力就好”

伊清握着个小包点点头:“你不能自己先走”

梁崇双冲他眨眼:“知道了,我就在外头等你”

进门的一个个考生多大年纪的都有,梁崇双看他们一个个低着头傻呆呆的样子还是觉得伊清好看。

考试一进行就考了大半天,梁崇双在门口冻得直搓手。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几个考生陆陆续续的出来,终于在人堆里找到了伊清。

“清儿,怎么样”

伊清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就应证了他的猜猜,伊清底子薄,能考过去就怪了,只是他一直没舍得说破而已。

“双少爷,好多题目我都不会”伊清低着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没关系,下次我们再考,我会接着教你的”

伊清一听脸皱的更难看了,接着教就意味着还得接着挨打。

两人说着说着,天突然暗了,不一会儿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考生都头顶着背包疯跑,伊清一脸得意的从包里掏出把伞。

“快走吧,雨下大了”

两人挤在一把小伞,往马车的地方跑,可到了地方,马车却没了。

梁崇双气的不行,念叨着准是给完钱先跑了。雨水落在地上,溅起大朵水花。一把小伞到底还是有点装不下两个半大孩子的。

梁崇双趁伊清不注意,把散向靠近伊清的方向举了举。伊清开始还没发现,直到看见梁崇双的右胳膊的袖子深了颜色才反应过来。

“双少爷,你拿着吧,清儿不怕的”

梁崇双没动,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清儿你身子弱,生病了还要麻烦我”

伊清顺着那双握着伞柄的大手往上看,发现俩个人胳膊贴着胳膊的姿势肯定吃亏。于是他把梁崇双的胳膊绕到自己的肩上,这样缩到他怀里,两个人的距离就变成一个人的了。

可这个他从小做到大的动作,今天却突然不自在了。伊清奇怪,为什么这么冷的天他反倒热起来了呢。

梁崇双也被他这个动作弄得不好意思了,搂着也不是松开还舍不得,两个人突然间出现了少有的沉默。

远方传了噔噔噔的马蹄声,驾马的大爷向他们的方向驶了过来。

“可辛苦俩娃娃了,俺去那头给牲口喂点粮,快上来别着凉了”

大爷把马车停在树荫底下躲雨,伊清红着脸不说话,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得了病了。梁崇双也不说话,只是一会儿瞄一眼旁边的人,看着他顺着鬓角淌下的水滴,闭上眼睛咽了下口水。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3-03-28 23: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