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萌受的生活轨迹 (傲娇萌属性)

楼主:小粽子威武 字数:547274字 评论数:377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粽子无节操的开坑了


小粽子威武2012-08-23 21: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办理好领养的交接手续,院长笑眯眯的把小孩推到一对中年夫妻面前。实则压低了声音威胁龙儿。

“你要再被送回来,就打断你的腿。”

“宋先生,宋夫人,这是我们这长得最漂亮的孩子了,虽然年龄已经十六岁不符合你们的标准,但是其他方面都符合要求。”

院长心知肚明他们特地要好看的孩子是什么用意,却并没阻止,这种勾当往往不是第一次了。

一年后

因为没有身份证,从那对人贩子夫妇逃走这一年来龙儿只能打些零工,就算身份证在龙儿自己手上也没公司会招一个无学历无住所无办公能力的三无小孩来给自己打工。

好在龙儿对钱没什么概念,只要不饿着就行了。原先小孩当服务生的那家餐馆因为龙儿的到来生意火爆了很多,所以老板听到他要换工作的时候介绍去朋友开的夜店里当小酒保。

夜店老板提供了住所,龙儿也觉得老板人不错,决定先在这做上一段时间。

晚上的生意才格外好,不过龙儿皱着好看的眉拿着托盘靠着柜台,看着一对对男人从自己面前走过。

“龙儿,发什么呆呢,快把酒给客人送去。”

“恩。”小心的端着酒穿过在舞池里high得正起劲的人群,看到了个喝醉的男人,几步走过去放下托盘。“先生,您点的酒。”

“这里还有这么好的货色?”男人顺势摸上龙儿的腰,狠狠捏了一把。

“你干什么!”挥开醉鬼的手。“不就是钱吗,哥有。”小孩的力气终究敌不上成年男人的禁锢,被拉住走不了。挣扎了许久,醉鬼终于不耐。“cao 来这地当鸭还立什么牌坊。”

话音未落脸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拳。

刚才的一番纠缠早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纷纷围拢。还有几个看上去是和醉鬼一伙的,看见自己朋友挨了这么个小孩的打,早已按捺不住怒火朝龙儿走过来准备抓住他。


小粽子威武2012-08-23 21: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夜幕早已降临,最近气温下降,在这条较为隐蔽的街道,要找个行人都是非常困难的,与夜店里劲歌热舞的场景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对比。

司机专心的开着车,猛不丁从街角的暗处窜出来一个身影,在一声刺耳的刹车后,把跌跌撞撞逃出来的龙儿带出去了老远。

“怎么回事。”合上电脑询问司机,可以听出男人此时的心情非常不好。

“刚才有人突然从那里蹿出来。。。”话未说完白野已经推开车门,小孩正努力尝试着继续站起来逃跑,仿佛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追赶他

白野眉头却在看见龙儿那张脸时舒展开来。

“没事?”

“抱歉,先生。。撞上了您的车。”尝试了几次腿还是疼得厉害。但拐角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小孩急得都要哭出来。“但是能不能救救我?”

司机目瞪口呆的看着白野横抱着龙儿还算温柔的‘扔’进了车里。“开车。”

对于龙儿为什么不怕他是人贩子的解释,一是受伤了跑不动,二是把自己卖了也能想办法脱逃。三是熟悉的感觉,好像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但想破了脑袋也没在脑海里搜索出这个人,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有的时候商场拉帮结派并不需要硬碰硬谁压制着谁,只要一个救下来的小孩就可以解决的事算是一举多得。那老头已经不止一次开口要远陌,送他个更为漂亮的人,合作的胜算就更大。

小粽子威武2012-08-23 21: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眼见离那群人越来越远,龙儿才松了口气,腿上又开始疼痛起来,小心的撩起裤脚,小腿上青了一片。

“把伤养好再走。” 白野瞥了一眼小孩的伤,没有丝毫询问意见的意思。

神经大条的龙儿没有意识到男人想利用自己的真实想法,抬起头冲着白野笑得眉眼弯弯,脸上小小的梨涡显得越发可爱。“谢谢。”

车行驶到郊区的独栋别墅的大门前才停下。白野丝毫没有撞了人后的愧疚,径直下了车,管家立刻迎了上来。

“给他安排个房间,再把私人医生请来。”

这里人怎么都这样?龙儿步伐不稳的跟在管家身后,刚才的白野冷着一张脸,连管家都面无表情的。

到底是自己跑出去撞上了人家的车,现在反而要别人提供住处。可是急忙逃出来身无分文,大不了伤一好就出去打工还上这笔账好了。一路上看到别墅里豪华的装潢没有半点惊讶。只隐隐约约记得很小的时候仿佛也住在一样漂亮的地方,只是再想也只有关于孤儿院的记忆了。

“这是您的房间,医生马上就到。”

这才把小孩的思绪拉回来,定神看了看。整个房间的格调都是柔和的颜色。整个给人一种。。。毛绒绒的感觉。。。。

医生来做完一系列常规检查,还好没有骨折,只是摔倒的时候肌肉拉伤,再加上被撞得淤青,所以看起来格外严重些。

听完医生的汇报,白野也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点头示意管家送客。

开门却发现换好睡衣拖鞋的龙儿站在那,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先生,你的厨房可能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小粽子威武2012-08-24 20: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真的是一点小小的问题。。。”龙儿低下头,手指紧张的搅着衣角。刚才忍着痛费了好大得劲才找到厨房想亲手做些宵夜送上来,也算自己一点感谢,就因为根本不会用也不熟悉放调料的地方,所以全毁了。。。这下应该会赶自己走吧。。。

“受伤了就别到处跑,先呆在这。”白野虽然脸色不善,但也没赶小孩走。

“啊咧?”看见白野转身下楼,龙儿也赶紧跟上,不过是一瘸一拐的。

推开厨房的门,餐具洒落一地,墙上一米多高的黑色污渍撒发出一股糊味。

“那个。。我只是不小心盖上了盖子,就成这样了。”

“对不起。。。我可以给你打工还上的。”

男人蹲下把地上的杂物扔进水槽里。“不是叫你在书房呆着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眼神黯淡下来。“两岁以后我就在孤儿院了,只隐约记得两岁之前家人叫我龙儿。”

。。。。白野沉默了一会,不再开口。

收拾好了一片狼藉,再把小孩送回房间,这次烧厨房的事只能不了了之。

白野不喜欢人多,除了管家和两个仆人,整个别墅空荡荡的,自从龙儿来了之后突然就变得热闹了。
=============================================================================
今日第一波

小粽子威武2012-08-25 14: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而且不得不承认小孩做的宵夜还是不错的。第二天朝做饭的叔叔学会了这些东西的使用方法,晚上就做了宵夜送到了书房。

叫人去查了龙儿之前所在的地方,与小孩说的完全属实。这才稍放松了些戒心。毕竟家里有这么个漂亮的小家伙在面前走来走去,撇开爱闯祸的性格不说,还是挺顺眼的。

白野公司上下的人都知道白野的性取向,不过除了陈少爷能小住几天外,还没看见谁能住在白野家的。所以当那晚的司机不小心八卦出了这件事,像是平地扔了颗响雷,迅速炸开来。。。

至于他们口中的陈少爷,抛开这声尊称只算是个男宠而已。不知道为什么董事长给他在公司安排了职位,又重新买了栋别墅送给了他,也算是待遇好的了。

像是做饭做上了瘾,每天白野回到书房处理公事到很晚时,门口总会有人小心翼翼的探出小脑袋,征得同意后把自己做的宵夜送进来。再慢腾腾的挪回去,白野知道小孩腿还没好,看着龙儿单薄的背影莫名的就有了不忍。也在犹豫自己想利用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孩去谋取利益是不是太过残忍。

有人对自己好,龙儿自然不遗余力的回报他。可是自己除了做的东西勉强能吃外,其他的家务都有仆人帮忙做了,自己也插不上什么手。只是今天书房的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只是轻轻带上,而是反锁了起来。龙儿犹豫了一会儿,又怕敲门打扰他工作,于是像座小雕塑般站在门口。管家实在看不过去就提醒了一下。“龙儿少爷,今晚陈少爷过来了,您不用亲自送进去。”


小粽子威武2012-08-25 2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管家面露难色,龙儿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把手里的托盘递过去,刻意忽略了心里的那丝难过。

“有新欢了?”陈远陌拿起桌上的红酒,倒了一杯递给白野。

“你明知道不会的。”

“也是,你根本没有爱过任何人,眼里只有利益的家伙。”唇边晕开一丝苦涩的笑。“连和我在一起都是解决生理需要。”

“远陌,是谁给你的胆子来揣测我的心意。”男人望着他,似笑非笑。深邃的眼神却像要洞穿他的内心一样。

陈远陌赶紧收声,要是惹得白野怀疑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白野留着他在身边是因为陈远陌懂得分寸,又有些商业头脑,要是哪天不知分寸越过了线。下场可想而知。

可惜他来到他身边,本身就是来试探底线的。。。

回到房间的龙儿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干脆用被子蒙住头,自言自语。“他又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伤心,你只是一个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没有人会喜欢你的。”

半晌猛得坐起来,又郁闷的倒下。把头发在枕头上蹭得毛绒绒乱糟糟的。而白野房间的门锁了一晚,第二天清晨才打开。

“你没开车来?”站在落地窗前系好领结,男人皱着眉头询问身后一脸慵懒的陈远陌。

“偶尔送我去公司又怎样,还是你怕他吃醋。”

而早餐时间小孩居然一反常态的没有下来吃早餐。“先生,龙儿少爷说他不舒服。”一旁的管家开口道。

“等会把早餐送上去,我和远陌先去公司了。”

楼上的龙儿轻轻的拉开窗帘,看着他们一前一后出门然后坐上了同一辆车。

================================================================================
今日第一波 预计拍会在下一章或者下下章

小粽子威武2012-08-26 16: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下来的几天陈远陌又来过一次,上楼时正好遇见了龙儿,看见龙儿那张脸稍微诧异了一下,而小孩只是埋着头匆匆过去。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经常在家里见不着龙儿,要么呆在自己房间里不肯出来,要么就是一出门就是一整天。白野开始有些担心小孩腿上的伤还没好就这么乱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后来渐渐就无暇顾及了,因为公司出了问题。一直是他死对头的云氏企业像是得到了什么风声,以最低限价竞走了所有他看中的地皮,还蓄意压低市场的价格。导致白氏集团的股价出现大幅度的波动,而且该死的不偏不倚全是他原先拟定好的价格。

种种迹象只能表明,公司出了内鬼。

“啪”把一叠资料拍在陈远陌的办公桌上。陈远陌微微抬起头。“怎么了,这么生气?”

“居然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内鬼。”松了松领结,男人英俊的脸上似乎冷得要结出冰来。

知道白野是有意试探自己,他倒是一点也不紧张,要是白野手上有真凭实据证明是谁,那个人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在公司能接触你办公室的只有我,但消息是其他地方走漏的也未可知。”

“何况你没有觉得你家里那位,很像一个人。”

“谁。”经陈远陌这么一提醒,白野也疑心陡起。

“云氏企业董事长,云千逐。”

“野,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云千逐安排的一场戏。”看着白野复杂的表情,陈远陌突然在心里觉得有些讽刺,自己跟了这个男人这么久,还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莫名的还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意。

“这是我今天叫他们查到的,云家本来有两个儿子,后来小的那个两岁的时候被他哥哥弄丢了。与龙儿进孤儿院的时间完全吻合。”

轻点鼠标,桌面上出现两张照片,里面分别是两张照片,画面上是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虽然照片的色度不同,但很明显就是一个人。一张里龙儿被莫约八九岁的云千逐抱着笑得露出了几颗洁白的小牙,一张是在孤儿院里的存档照片。

原来是这样。。。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被人背叛的无力感,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怪不得这些天他总往外面跑,这两兄弟把自己当傻子耍吗!

一路上白野的车飙到了九十迈,驶回别墅。

而龙儿在房间里认真的圈好那些招聘启事,想着把欠白野的统统还上。这些天往外跑,都是为了能找到一份工作,没想到招来了这么大的误会。

所以门突然被踹开的时候,小孩吓得下意识捂住了桌上的东西。

“先。。先生。。”

白野转身锁上了门,把脱下的西服随手挂到了衣架上。
================================================================================
拍神马的最讨厌了

小粽子威武2012-08-26 2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下来的几天陈远陌又来过一次,上楼时正好遇见了龙儿,看见龙儿那张脸稍微诧异了一下,而小孩只是埋着头匆匆过去。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经常在家里见不着龙儿,要么呆在自己房间里不肯出来,要么就是一出门就是一整天。白野开始有些担心小孩腿上的伤还没好就这么乱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后来渐渐就无暇顾及了,因为公司出了问题。一直是他死对头的云氏企业像是得到了什么风声,以最低限价竞走了所有他看中的地皮,还蓄意压低市场的价格。导致白氏集团的股价出现大幅度的波动,而且该死的不偏不倚全是他原先拟定好的价格。

种种迹象只能表明,公司出了内鬼。

“啪”把一叠资料拍在陈远陌的办公桌上。陈远陌微微抬起头。“怎么了,这么生气?”

“居然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内鬼。”松了松领结,男人英俊的脸上似乎冷得要结出冰来。

知道白野是有意试探自己,他倒是一点也不紧张,要是白野手上有真凭实据证明是谁,那个人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在公司能接触你办公室的只有我,但消息是其他地方走漏的也未可知。”

“何况你没有觉得你家里那位,很像一个人。”

“谁。”经陈远陌这么一提醒,白野也疑心陡起。

“云氏企业董事长,云千逐。”

“野,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云千逐安排的一场戏。”看着白野复杂的表情,陈远陌突然在心里觉得有些讽刺,自己跟了这个男人这么久,还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莫名的还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意。

“这是我今天叫他们查到的,云家本来有两个儿子,后来小的那个两岁的时候被他哥哥弄丢了。与龙儿进孤儿院的时间完全吻合。”

轻点鼠标,桌面上出现两张照片,里面分别是两张照片,画面上是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虽然照片的色度不同,但很明显就是一个人。一张里龙儿被莫约八九岁的云千逐抱着笑得露出了几颗洁白的小牙,一张是在孤儿院里的存档照片。

原来是这样。。。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被人背叛的无力感,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怪不得这些天他总往外面跑,这两兄弟把自己当傻子耍吗!

一路上白野的车飙到了九十迈,驶回别墅。

而龙儿在房间里认真的圈好那些招聘启事,想着把欠白野的统统还上。这些天往外跑,都是为了能找到一份工作,没想到招来了这么大的误会。

所以门突然被踹开的时候,小孩吓得下意识捂住了桌上的东西。

“先。。先生。。”

白野转身锁上了门,把脱下的西服随手挂到了衣架上。
===============================================================================
拍神马的 最讨厌了

小粽子威武2012-08-26 21: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尾毛粽子文发上来不见鸟 ?! 嘤!!!

小粽子威武2012-08-26 21: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下来的几天陈远陌又来过一次,上楼时正好遇见了龙儿,看见龙儿那张脸稍微诧异了一下,而小孩只是埋着头匆匆过去。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经常在家里见不着龙儿,要么呆在自己房间里不肯出来,要么就是一出门就是一整天。白野开始有些担心小孩腿上的伤还没好就这么乱跑,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后来渐渐就无暇顾及了,因为公司出了问题。一直是他死对头的云氏企业像是得到了什么风声,以最低限价竞走了所有他看中的地皮,还蓄意压低市场的价格。导致白氏集团的股价出现大幅度的波动,而且该死的不偏不倚全是他原先拟定好的价格。

种种迹象只能表明,公司出了内鬼。

“啪”把一叠资料拍在陈远陌的办公桌上。陈远陌微微抬起头。“怎么了,这么生气?”

“居然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内鬼。”松了松领结,男人英俊的脸上似乎冷得要结出冰来。

知道白野是有意试探自己,他倒是一点也不紧张,要是白野手上有真凭实据证明是谁,那个人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在公司能接触你办公室的只有我,但消息是其他地方走漏的也未可知。”

“何况你没有觉得你家里那位,很像一个人。”

“谁。”经陈远陌这么一提醒,白野也疑心陡起。

“云氏企业董事长,云千逐。”

“野,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云千逐安排的一场戏。”看着白野复杂的表情,陈远陌突然在心里觉得有些讽刺,自己跟了这个男人这么久,还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莫名的还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意。

“这是我今天叫他们查到的,云家本来有两个儿子,后来小的那个两岁的时候被他哥哥弄丢了。与龙儿进孤儿院的时间完全吻合。”

轻点鼠标,桌面上出现两张照片,里面分别是两张照片,画面上是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虽然照片的色度不同,但很明显就是一个人。一张里龙儿被莫约八九岁的云千逐抱着笑得露出了几颗洁白的小牙,一张是在孤儿院里的存档照片。

原来是这样。。。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被人背叛的无力感,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怪不得这些天他总往外面跑,这两兄弟把自己当傻子耍吗!

一路上白野的车飙到了九十迈,驶回别墅。

而龙儿在房间里认真的圈好那些招聘启事,想着把欠白野的统统还上。这些天往外跑,都是为了能找到一份工作,没想到招来了这么大的误会。

所以门突然被踹开的时候,小孩吓得下意识捂住了桌上的东西。

“先。。先生。。”

白野转身锁上了门,把脱下的西服随手挂到了衣架上。
============================================================================
再发一次!!!!

小粽子威武2012-08-26 21: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粽子肚子疼了一天 爬去休息 明天更


小粽子威武2012-08-27 20: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孩明显被一脸煞气的男人给吓住了,睁着那双水汽弥漫的大眼睛询问的看着白野。本来是整个人蜷在沙发里,然后挪下来小心的朝男人走过去。

“先生。。。有事吗?”

白野一想到龙儿这副单纯天真的模样都是装出来博自己同情的,心里火气更盛。瞥见床上有条男士皮带,想也没想就拿了起来。

小孩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不再傻乎乎的朝白野身边走,紧张的攥着衣角。眼角都有些泛红,像是被人欺负了的小白兔般。

“什么时候开始的。”

“?”龙儿不知道他说的哪件事,低下头沉默了。可下一秒男人就扬起皮带劈头盖脸的朝龙儿抽去。

小孩猝不及防的捂住痛楚,睫毛上立刻缀上了泪珠。本能的朝后退去。

没退几步就跌倒在地,看着白野步步逼近。

“你知道吗。”男人蹲下来一只手掐住小孩的脖子,逐渐收紧。“你这张脸长得真是漂亮,连我都被迷惑了。”

抓着龙儿的领子把他扔在床上。小孩憋得脸通红,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走开!”这不是自己认识的白野! 龙儿猛地挣脱,还没跑两步就被拖了回来。而且这种行为显然激怒了白野。

一只手按住了小孩的手和腰另一只手顺势扒掉了小孩的裤子,再把对折了的皮带握在手里。

龙儿只觉得身后一凉,剧痛就席卷了每个细胞。

“嗷,疼,放开我!”嫩嫩的小包子显然承受不住这样的责打,只是第一下就红肿不堪。

还不知道为什么要遭受这样对待的龙儿疼得不停扑腾。

沉闷的抽打声回荡在房间里,夹杂着龙儿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

小粽子威武2012-08-28 15: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龙儿还无暇去思考男人的转变,痛楚已经席卷了他的理智,拼命扭动着身子试图躲避一点折磨。

男人没有给龙儿留一点缓和的余地,而是下了死手,小孩惨叫时的哀求全被忽略了过去。直到皮带粗糙的表面在小孩臀上抽得渗出了细密的血珠。龙儿的叫声才完全变了调。

扔开皮带上前扶起已经全身开始发抖的小孩,捉住他小巧的下颚。

“是不是你哥哥云千逐让你来做奸细,偷走了公司的资料。”

龙儿眼睛被汗水和泪水刺激的生疼,勉强睁开。小孩的身子颤抖得厉害,手触碰到他的肌肤都能察觉到已经冷汗津津。

这样也问不出什么,于是白野缓和了语气。“乖,告诉我,是不是你?”

龙儿这才明白原来一个人绝望到了极致是哭也哭不出的,从发青的唇瓣中呼出的气仿佛都凉得彻骨,这种从天堂被无情的打入地狱的感觉比刚才受的苦疼了不止十倍,即使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

几次尝试着开口,才勉强挤出了几个字。“我是。。孤儿,我没有。。哥哥。”


小粽子威武2012-08-28 17: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才发现小孩盯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倔犟。松开龙儿的下巴,或许,他真的有什么地方误会了龙儿。

心里虽然起了这样的念头,但由于是先入为主的情绪,也暂时放下了龙儿转身离开。

白野刚离开,小孩就像被抽走全身力气一样瘫软在床上。手紧紧抓住被子,强忍着疼不哭出来。可想起白野刚才冰凉的语气,心里的委屈,使眼泪越聚越多,最后埋首在松软的被子里大哭起来。

凭什么你付出真心别人也要对你好。。。

龙儿轻轻扯了扯嘴角,嘲讽着自己。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啊!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这么多天来白野已经习惯这个时候小孩端着自己做好的东西出现在书房里。可是现在。。

白野烦躁的挥开桌上的东西,龙儿绝望的神情一遍一遍在眼前浮现。

拿出手机接通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那头吼道“我要你们现在去给我查陈远陌近期的行踪,立刻!”

吼完才觉得可笑,竟然为了一个捡回来的小孩去怀疑跟了自己那么久的远陌。

男人估摸着这个时候龙儿应该已经睡了,可是小孩蜷在被子里,伤处疼得他牙齿直打颤,冷汗不知浸湿了被子多少次,本来伤筋动骨一百天,腿上的伤还没好,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身上忽冷忽热的,延绵的痛似乎扯动了腑脏六腑。

像是掉进了冰冷的潭水里,没有人来救自己,一个也没有。

白野皱着眉头摸了摸龙儿的额,烫得惊人。如同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小孩‘腾’的紧紧抓住男人冰凉的手的手,把脸无意识的覆上去蹭了蹭,似乎那样就能缓解高热。

那张纠结的小脸才慢慢舒展开来,委屈的呢喃着什么。男人低下身子凑到他的唇边仔细的听着。

“龙儿好疼。。。”
=================================================================================
今天粽子好勤劳 自我表扬一下 咩哈哈这亲妈当着真爽


小粽子威武2012-08-28 21: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不会伤害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偷资料。”

男人的声音传入小孩的耳中,带着诱哄。蜷成一个小团的龙儿神色更为痛苦,不停摇头,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消失在被子里。

迷蒙中伤处被一阵清凉覆盖,刺激得龙儿疼得躲避。小孩的臀肿得像两个个小馒头一样,严重地方的伤痕更是狰狞。男人把药均匀的抹上去,他没有伺候人的经验,下手也没有轻重。

“别动,再动就揍你。”小东西,明明是你出卖了我,你还这么委屈干嘛。

恶狠狠的威胁道。可惜龙儿根本不买账。

本来白野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派人去查陈远陌,没想到还真收到了许多照片。

进云千逐住所,交换文件,一一被记录了下来。

男人原以为知道了这些自己会立刻找到陈远陌冲他发泄一通怒火,结果反而松了一口气。
================================================================================
明天开学了 嘤~~~

小粽子威武2012-08-29 2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嗷 由于粽子接受了军训的痛苦 所以决定把龙儿弄去读高中军训去!

小粽子威武2012-09-03 13: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家伙静静的趴在白野腿上,吊瓶里的药水顺着针头流进龙儿的身体里。小孩从昨晚就开始发烧,到今天烧已经退了一大半。

白野一只手拿着文件,一只手理所应当的抚摸着龙儿柔软的头发,就像爱抚着一只小宠物。

“醒了就别装睡。”瞄了一眼小孩,又接着看手上的账目。

龙儿装的很好,可是腿上有个小东西浑身在颤抖,任谁都会知道他已经醒了。

小孩缓慢的睁开眼,眼睛一眨又含满了泪水。如果不是身后的疼痛提醒着自己真的遭受过男人的虐打,他恐怕会幸福的不知所以。

知道是冤枉了龙儿的白野对一切下定决心不能去哄小孩,他拉不下这个脸来。可龙儿这样一见自己就害怕得发抖,这更是他不愿见到的。

“这次是我冤枉了你,你想要什么我都会补偿给你。”

听完这句话,小孩心里沉闷得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能补偿给自己什么呢?能把付出的真心一片片的粘结起来吗。。。

小粽子威武2012-09-08 11: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粽子回来了这种事难道会乱说吗

小粽子威武2012-09-08 11: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龙儿挣扎着起来,拔掉手上的针。顿时手背上血流如注。男人完全没有想到小孩会有这么自残的举动,也没来得及及时制止。

“你干什么!”白野的声音带着愠怒。

“谢谢你收留我这么久。”小孩踉跄着步子朝门外移动,抿紧嘴唇不让自己呼痛,龙儿对疼痛一向是最害怕的。可是也比不上心里的伤来得强烈。

上去避开龙儿的伤处把他抱了回来安置在怀里。“不许胡闹。”

“不要碰我!”龙儿拼命踢动着双腿挣扎。饶是这么柔弱的小家伙发起脾气来力气也是不容小觑的。很快男人脖颈上就多了许多血痕。

任由龙儿发泄后,把小孩翻了个身,扬起巴掌就朝那可怜的小屁股上挥去。

“唔。”哭累了的小孩没有力气了,只是像只小猫一样弱弱的哼着,把手背过去遮住男人不轻不重的巴掌。

“之前是我误会了你,对我发泄可以,这是罚你刚才自残的举动。”

说着力道又加重了些,知道小孩伤痕累累的臀承受不起这样的力道,于是光顾了没有伤的大腿根部。

之前那顿皮带虽然狠,但在孤儿院什么苦没受过。现在施虐者变成了白野,小孩心里就多了莫名的委屈和伤心。

“手拿开!”呵斥了一句,龙儿缩了缩脖子,把手放了下来,默默的承受着。

小东西,逞英雄是吧。停顿下来,把大手放在已经温热起来的裤子上轻轻一带,高高肿起的小包子就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

男人的手放的地方暂时缓解了一下肿胀感。不过没有了裤子的遮挡,不间断的拍打更让小孩吃不消。

看了看指甲里的血迹,想到刚才自己也把白野的脖子抓得鲜血淋漓,低下头闷闷的吸了吸鼻子,断断续续道。“别。。别打了。”

小粽子威武2012-09-08 17: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