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怀瑾握瑜(兄弟,训诫)

楼主:HJWY_99 字数:107099字 评论数:51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俞怀哥,程瑜吃好了,就先走了。”程瑜轻轻地起身,向俞怀微微欠身,转身便想要离开餐厅。
“等一下,吃完一起走。”说话间俞怀已经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还包括他面前剩下的半碗粥,顺便给他的粥递过一个眼色。
程瑜自然明白,乖乖应了一声是。
虽说俞家没有不能剩饭的规矩,吃不完也不会砍了头硬塞进去,可剩下一半总是不好的。
只是今天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程瑜在三天前就已经开始浑浑噩噩魂不守舍了。
吃完饭出来,明辉已经在等着了。“俞总早。”见俞怀出来立刻打开车门,再往后面一看,原来还有一人,稍稍有些尴尬。
“程总今天一起走吗?”
“不了。”俞怀接过话,扔给他一把钥匙,“你去车库开另一辆先去公司。”
“好的,俞总。”明辉贴心的关了后座的车门,又打开驾驶室的车门。
“不上来?”俞怀按了按喇叭,才吓得程瑜回过神来,急忙坐进副驾驶。
俞怀此时已是强压怒火,脸上却波澜不惊。这要放在以前能直接让他在原地站不起来。
程瑜偷偷瞄了一眼俞怀,没看出后者脸上的怒火,稍稍松了口气。
原来俞怀哥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是,已经在俞家生活了十多年了,不记得反倒好像奇怪了。
比自己大三岁的俞怀却显得格外的成熟稳重,就连轻轻扶着方向盘的手也彰显出一股王者的气息。
的确,成为M市的神话已经有八年了,自从十八岁完成学业正式踏进家族公司,就被各路人时刻关注。
如果哥哥还在的话是不是也能像俞怀哥这样呢。这样想着,虽然过了很多年,还是会难过,只是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偷偷掉眼泪了。
程瑜望着窗外匆匆闪过的车辆,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
路上他们买了花。程瑜拿起上面摆放的照片,小时候的记忆一瞬间迸发出来。
好看的手指颤抖着抚摸过爸爸,妈妈,哥哥。心上像被东西死死地堵上了,一直到喉咙,喘不过气,说不出话,只能哽咽着流泪,紧紧地抱着他们。好想他们。7岁的他就知道那绝不是意外,而是精心谋划的骗局。
再抬眼时收住泪水的程瑜眼睛红的吓人,深邃的眼眸没有了伤心,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复仇的念头从未消失。
叛逆的时候每次被俞怀抓到他这样的想法就是一顿责罚。虽然每次都哆嗦着说不敢了,心里却比什么事都坚定。
俞怀这么厉害的人又岂会不知道?他也只是一个会怕弟弟受伤的哥哥。
程瑜调整了一下情绪就准备离开了,俞怀送上了花就留程瑜单独一个人了。不好意思让俞怀在外久等。
俞怀毫不意外的看到程瑜布满血丝的眼睛似乎更红了,憔悴的的样子让人心疼。
“今天就到这,这个项目还需要再完善。程副总留一下。”程瑜突然被吓了一跳,深吸了一口气,待大家都陆续离开会议室后,再也不敢坐着,起身叫了一声,“俞总”,恭敬中透露着一些畏惧。生怕在这偌大的会议室挨一顿揍。
他知道今天接二连三的走神一定惹怒了俞怀。“程副总,”俞怀一边收拾资料,并没有太在意面前的人,“你去告诉张姐,今天的会议记录由你来做,不要电子版,下班前给我。”
俞怀转身离去,一个眼神也没留下,只剩下独自惶恐的程瑜。

HJWY_992016-08-25 11: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梦千年水犹寒@heart凌轩儿

HJWY_992016-08-25 11: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又被删了

HJWY_992016-08-25 22: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JWY_992016-08-26 09: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俞怀哥,程瑜知道错了……”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程瑜战战兢兢的说。毕竟这里是办公室,万一有人进来的话……不过,俞怀哥教训人什么时候挑过地方。
回应他的还是球杆敲着桌面的声音。
程瑜不敢再多说,知道面前的人没了耐心苦的还不是自己,只能祈求不要有人进来。
程瑜默默走上前,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桌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俞怀见他撑好,也不挑剔他的姿势,挥起球杆一连五下抽在臀腿处,又快又狠,裤子上都留下了一道印迹,直疼得程瑜曲了腿,双手紧紧地抓着桌沿,连喊都喊不出来,却只能缓了几秒后才吐出一口气,赶紧调整好姿势打直了双腿,等待着后面的惩罚。
“起来吧。”程瑜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看到俞怀收了球杆放回原处才敢相信真的不打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慢慢直起身来。
“俞怀哥,程瑜知错,不该在工作的时候三心二意,您打吧。”程瑜低着头规矩的认错,俞怀不打了反而更让程瑜羞愧起来。
俞怀坐回桌前,不紧不慢地反问,“工作的时候?”
“啊?呃……”
“什么时候话都说不利索了?”俞怀翻页的间隙抬头看了他一眼。
“对不起,大哥。”
俞怀正在签字的手停了半秒,大哥?这孩子……
程瑜7岁被俞家收养之前也经常见到俞怀,只不过那时候程瑜不叫程瑜,叫程扬,程扬还有个亲生哥哥叫程昂,程昂和程扬都称俞怀为俞怀哥。程俞两家是世交,还有一家是南家。
后来,程家遇害,程扬幸存下来,原本的监护人是程天亮的弟弟,程扬的二叔程天楚,三个月后便成了俞明焕,俞怀俞瑾的父亲,程扬改名为程瑜,取自怀瑾握瑜。
“大哥?您……”俞怀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对上程瑜那张被愧疚沾满的脸。
“行了,别跟我这装了,回家重写去,再不合格就不是这么轻松了。”俞怀看着眼前的人又脸都被吓白了,也不再多说了,带上还未看完的文件,“走吧,今天不是你没开车吗。”
“是”程瑜忍着适应了几步,跟在俞怀身后出了办公室。

HJWY_992016-08-26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回到家程瑜就准备开始重写,刚一坐下就碰到了身后的伤,疼得张了张嘴,没破皮也应该全是肿块了,程瑜乖巧的又往前挪了挪,搭边坐着,尽量避开伤处,专心地写起来。
空白的地方就只好打电话给当事人询问请教,详细地记录。
专心的时候时间也过的飞快,放下笔时已经过了十点了,从最初的三张纸变成了九张。
程瑜自己又检查了几遍才敢拿给俞怀看,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便敲门进了。
“俞怀哥,程瑜写好了。”这次程瑜的声音明显平静了许多。
俞怀一张张看过去,心里的确是欣赏他的,A4纸虽然是没打过格的,一行行却笔直清秀,字体苍劲有力,甚至连一个更改过的痕迹都没有,是花了功夫的。这些看起来让人神清气爽的笔画是小时候用多少钻心的疼换来的,程瑜至今都印象深刻。
俞怀看完向程瑜走来,难道又不合格?程瑜的心开始不安的跳动起来。
“啪”俞怀一巴掌拍在程瑜屁股上,发出闷闷的响声。顿时程瑜的脸一直红到耳朵后,完全顾不上疼。
“写得不错。”俞怀毫不吝啬的肯定让程瑜大吃一惊。“但是”,果然但是后才是重点,“以后做事再不专心……”
俞怀没有继续往下说,他相信程瑜知道后果是什么。
“你有事可以请假,我准,但是既然你没有,就给我专心点!工作三心二意是什么意思?嗯?”
“程瑜错了,以后不会了。”程瑜很少听到俞怀讲这么多话训他,他知道也明白让他写会议记录是为了让他转移注意力,忘记以前的事,否则在刚散会的时候就可以打得他起不来了。
这样想着心里全是愧疚,羞愧得抬不起头。
“哪次你不知道是错的?记不住。这么大的人了还非得在你后面拿鞭子赶着。”俞怀说着又给了他屁股一巴掌,“上药了没?”意料之中程瑜的脸更红了。
“还没……” 程瑜低着头又害羞又委屈的样子让俞怀心里不禁好笑。
“对了,明天小瑾放假,你有时间去学校接他。假期你看着点。”
提起这个弟弟俞怀就一个头两个大,只要他回来,感觉全世界都脱离了正轨。
“小瑾放假了?太好了!”俞怀看到程瑜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也不由自主得跟着笑了。

HJWY_992016-08-28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更文啦

HJWY_992016-08-29 20: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程瑜7岁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瘦得不像样子,脸色蜡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像只受伤的小鹿,连东西也吃不了,吃了就吐,吐到胃里没有一点东西,让人忍不住心疼,现在的胃病也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那时候俞瑾刚出生不久,程瑜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的不得了,才有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笑容。
或许是小的天生受宠,也或许是俞明焕年纪渐大,不忍心再让小儿子重走俞怀的所谓的精英教育之路。
俞怀与俞瑾相差十岁,俞瑾出生之时,俞怀早已随父亲游走于各生意场所,是人人称赞的商业天才。
真心夸赞也好,阿谀奉承也罢,俞怀从来都不屑一顾。不仅他自己要学好,还要教导程瑜。
前几年俞怀对程瑜并没有太严厉,一方面他年龄还小,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他刚刚遭受家庭的变故,想让他多适应这个新家。
于是俞瑾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和这个二哥在一起。全家最宠爱俞瑾的也自然是他这个二哥。
程瑜也是因为看着这个弟弟长大,才渐渐开朗起来。为了他,自己挨打受罚都没关系。家里上上下下都羡慕他们的兄弟情深。
俞明焕只是让小儿子像同龄人一样接受义务教育,考重点高中,以后再考重点大学,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进不进公司,继不继承家业,这些都无所谓。
他把程瑜交给俞怀,一定要让程家的希望成为一个好人,而且是一个出色的好人。
但是每次看到程瑜走路极力掩饰却还是显而易见的疼痛,俞明焕的心就跟着颤动,暗骂俞怀别的没学会,怎么就学会了这一套呢。
有时候也会质疑自己是不是就让小瑜跟小瑾一样健康快乐的长大就好了,但是转念想到程家一家的惨死,他程瑜必须扛起程家,或许这种方式更能让小瑜快速的成长。
快速成长的代价就是程瑜更快的有了大家最不想让他有的想法,报仇。
从小到大,程瑜的性格十分倔强,倔强这种性格确实是好坏参半。
因为倔强,他才不肯服输,才有惊人的蜕变。
也是因为倔强,他挨过俞怀翻倍再翻倍的藤条,一次次被踹倒又一次次挣扎着跪起来,只是因为他觉得教训一个辱骂俞怀哥的败类自己并没做错。
幸好,家法也能打磨掉他身上的一部分杂质,程瑜越来越沉稳。
现在的他有着超越同龄人无数倍的坚毅,能力,俞明焕也算完成了他对兄弟的誓言。

HJWY_992016-08-29 2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谢谢大家

HJWY_992016-08-29 21: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第二天,程瑜去公司简单处理了一些工作就开车去俞瑾的学校了。
今天的太阳格外耀眼,树上的知了也在竞相发出更大声的鸣叫,仿佛是在为假期的到来喝彩。
学校的学生络绎不绝的往外走,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程瑜看着他们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好像特别短暂,又好像特别漫长。
等了好一会才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特别亮眼的少年拉着行李箱走出来,反戴着帽子,白T恤,挽着裤腿的牛仔裤,露出脚踝,拉长了原本就修长好看的双腿,限量版运动鞋,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又带着十五六岁时的不羁,阳光下更引人注目。
“二哥!” 俞瑾看到程瑜从车上下来,直接是飞扑到了他的身上,是属于兄弟之间的简单的拥抱,行李箱被随意的丢在一边,向前滑了几步。
两个颜值如此高的人站在一起,旁边还停着一辆豪车,直引得小姑娘在心里尖叫呼喊,为之倾倒。
俞瑾一直称呼程瑜为二哥,俞怀为大哥。从小就是程瑜陪着他玩,哄着他让着他,闯祸了给他收拾残局,难过了逗他开心,高兴了陪他疯,在他心里程瑜虽然不姓俞,但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一起,他就是他的亲哥哥。
“怎么是你啊,我以为大哥又随便找个司机来接我呢。” 俞瑾终于舍得放开程瑜,两个大男人在学校门口拥抱这么久好像不太像话,况且还当着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家长的面呢。
程瑜听着他那埋怨的语气就觉得好笑,高中生了还是长不大。
“就那一次你还要记一辈子呢。”程瑜一边给他整理帽子一边说。站在他面前觉得这小孩几个月不见好像又长高了。
“还是二哥好,中午吃什么啊” 三句话暴露吃货本色。
“中午跟大哥一起吃,他也想你。”程瑜给他拉开后车门,又把他的行李箱搬到后备箱。
“想我还一年就让我回来两次。”俞瑾毫不掩饰地抱怨。
“还不上车?外面不热吗?”程瑜笑着,特别温和,与这酷暑的烈日格格不入,却让人尤其喜爱。
俞怀只允许俞瑾寒暑假回家,周末以及其他的节假日就让他呆在学校里。
为此,他曾经也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用尽办法也无济于事,结果还被罚了面壁。
俞瑾想着就不服气,假期决定再挑着俞怀高兴的时候附议一下,说不定就同意了呢。

HJWY_992016-08-30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哟,程总,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哈哈。”说话的人是程瑜的好朋友,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修一。
“走开!”程瑜毫不客气的甩掉他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转身对身后的小孩说了句“叫人”。
“一休哥好。”俞瑾故意拉了长音,古灵精怪的样子让程瑜也忍俊不禁。
修一也不生气,笑的更开心了,他早就领教过也习惯了这兄弟俩气人本事。
“行了,懒得跟你们闹,我忙着呢,你们家大哥可在上面等着你们呢。”修一身子略向前压低声音说,手指做了个向上的手势。
早在跟程瑜当同学的时候就对俞怀的威严略有耳闻,虽说之前也见过几面,今日再见还是能被强大的气场震慑到。
程瑜心想最近公司的事忙得俞怀哥好几天才回一次家,怎么来这么早,转念一想,怕是真的想小瑾想的厉害吧。
程瑜举手朝修一示意了一下就揽着小孩走了。
“一会儿表现好点知不知道。”程瑜在最后一刻又叮嘱了俞瑾一遍。
“知道了二哥,您怎么比女人还啰嗦啊。”俞瑾不满的表示。
“怎么说话呢,嗯?要是被大哥听到看你怎么办。”程瑜说着把手移到俞瑾的后颈上轻拍了几下,尽是宠溺。
“放心吧二哥,我保证规规矩矩的,绝不给你找麻烦。”小孩说得一脸认真,还没等程瑜开口,有人又补充道,“仅在大哥面前。”
程瑜只能无奈地笑。
有时候,尤其是因为没管好俞瑾被俞怀惩罚的时候,程瑜偶尔也会想是不是真的应该严厉些,收敛一些他的性子,让他尽快成长起来。
但是只要他看到这个弟弟活泼的样子,就狠不下心来,程瑜喜欢他这种无拘无束的样子。
俞瑾实在做的过分的时候,碍于家规了,程瑜才随便找个什么竹条尺子打他几下。本来就不忍心责打他,变着法的讨饶更让他下不了手。
若不是前面有俞怀在那震着,在俞瑾身上,程瑜大慨会选择树大自然直这一派别。
他想让俞瑾无忧无虑的长大。
“叮”电梯门开了,程瑜放下揽着俞瑾的手,挺了挺背,他可不想刚一进门就被骂。
俞瑾在心里笑,二哥这也太一板正经了吧,在大哥面前怎么就变了个人呢。

HJWY_992016-08-31 19: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太少了我知道

HJWY_992016-08-31 19: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随着侍者打开包间的门,就看到俞怀左手托着iPad,右手食指在不停的往上滑动。随意的靠在椅背上,大概是在忙工作的事情吧。听到开门声抬起头来,眼神却在两秒后才移开屏幕。
“大哥,我回来了!”俞瑾笑着,眼神亮晶晶的,俨然一个阳光大男孩。
“俞怀哥。”程瑜恭敬的叫人,却被人狠瞪了一眼,顺便忽略了他。
程瑜顿时被这一眼瞪得心虚,心想,我又是哪里出错了?
“帽子摘了,里边戴什么帽子啊。”俞怀按了锁屏顺手把工作放在一边。
“哦,小瑾这不是太想您一激动给忘了吗。”俞瑾最擅长的糖衣炮弹随手就扔了一颗给俞怀。说完还得意的朝程瑜眨了眨眼睛。
程瑜泯着嘴笑,这个弟弟嘴上功夫的确是登峰造极,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俞怀也懒得搭理他们俩的小把戏,朝侍者示意可以上菜了。
“在学校怎么样?”
“哎哟大哥,我特别听话,没惹事,再说了,我一闯祸,老师就给家长打电话,不怕二哥教训啊。”聪明如俞瑾,他自然知道俞怀问的可不是在学校吃的好不好,睡的香不香。
“你二哥要是能舍得教训你,你还能是这个德行?”这句话是回答俞瑾的,却是看着程瑜说的,十分温和,听者却不这么好受了。
程瑜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想要避开俞怀的目光,摆弄着眼前的餐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俞怀哥,我……”程瑜话刚一出口就看到对面的人不满的皱眉,没有了上一秒温和的样子。
难道是?程瑜心里疑惑。
“大哥”,程瑜试探道,发现了俞怀微妙的变化,果然,不知为什么心里悄悄得意了一下才继续道,“程瑜一定管好小瑾,大哥放心。”
伴随着兄弟三个的谈话声,菜也陆续上齐了,全是程瑜和俞瑾喜欢的菜,糖醋小排,鱼香肉片,热辣桑巴,香辣虾,香酥山药……当然,还有几个青菜……
“辣的你少吃,自己的身体自己有点数。”俞怀指了指桌上的热辣桑巴和香辣蟹,对程瑜说。
“哦,知道了……”程瑜眼巴巴的看着俞瑾吃得正开心,很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又泄愤似的夹了一口青菜。
俞怀很少看到这个弟弟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轻声笑了。
自从小时候留下胃病,程瑜怎么吃也不长肉,还稍不留神就胃痛。面对这些香辣派的美食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了。
俞瑾一直吃到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吃了,俞怀安排司机把他直接送回了家,而他和程瑜则又要回公司继续忙工作,给我们的俞家小少爷挣饭钱。

HJWY_992016-09-01 22: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没文对不起同学们

HJWY_992016-09-02 21: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晚会尽量更文的,昨天开学忙了一天谢谢还有人对我不离不弃

HJWY_992016-09-05 20: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最近公司的事越来越多,俞瑾几次来找程瑜玩要不悻悻而归,要不就是对着一天都埋头工作的人也说不了几句话。
但是,让他这种好动的人呆在家里那还不如去公司溜达,起码还能看到那些花痴脸对着自己,好好得意一番。
“二哥,你们公司的女的怎么都不好看啊。二哥?”
……
“二哥,我们学校有个女同学可漂亮了,是A市的。”
……
“二哥,几点可以吃饭啊?”
“饿了?”程瑜终于用零点一秒的时间抬头看了一眼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人。
“嗯嗯嗯!”俞瑾听见回应,终于不是自己自言自语了,捣蒜一般的点头。
程瑜匆匆瞥了一眼左手腕,“快了。”
俞瑾看着眼前的人,内心彻底抓狂了,用尽最后一丝理智保持冷静。一旦安静下来,心里的委屈便悄悄往外冒。
电话铃声打破了两个人的沉默。
“来办公室。”言简意赅的四个字,说完便挂断了,毫不拖泥带水。
程瑜不敢耽搁,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我出去……”程瑜刚开口便发现了正别扭着的俞瑾,摇摇头笑了。改变了往门口去的方向,转身来到小孩身边。
“怎么不高兴了?”程瑜蹲下身来,胡乱揉了揉俞瑾的头发。
“才没有,二哥和大哥工作忙,我知道的。”俞瑾撇着嘴说,脸上挂满了不高兴。
“好了,二哥不对,不该不理我们的大帅哥,一会我们就吃饭,好吗?”程瑜笑着逗他。
“那好吧,二哥先去忙吧。”俞瑾从来就不是不分轻重的孩子。
“乖。”程瑜故意逗他,成功让沙发上的人打了一个机灵。
“咚咚咚” 三下敲门声,里面传来一声“进”。
“俞总,您找我。”程瑜走到办公桌前恭敬的说。
“东洋的收购案几天了?什么时候效率这么低了?”俞怀甩给他一个文件夹。
“程瑜会尽快谈成的。”程瑜双手拿起桌边的文件答道。
不是他程瑜不想快点收购,只是东洋给的条件有几条实在入不了他的眼,而东洋也不是什么三流公司,否则也不用派堂堂副总去谈这个收购。为了集团利益,本想晾它几天再谈,却不想被俞怀苛责效率低下。
“爸妈明天一早回来,今天别太晚回家。”俞怀抬头看了看面前这张带着疲惫还强打精神的脸,有点心疼,应该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知道了,哥。”程瑜笑着回应,温暖的让人想一直这样贪婪的看着。
程瑜等了一会儿,见俞怀没有再继续说话的意思,只好开口,“呃,俞总,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在这吃饭。”简单易懂,两个大男人之间原本就不用矫情。
“啊?不了……”俞怀闻言,抬眼盯住了他。
“不是,程瑜不是那意思,是小瑾在呢,他陪我就行了。”程瑜慌乱的解释,心里明白大哥是怕他忘了吃饭,监督他呢。
这样也好,跟小瑾一块儿吃总比跟自己轻松得多,随他去吧。
刚一回办公室,助理就来了。
“程总,东洋公司的陈总来电话说今晚想约您谈谈。”
“知道了。”没想到,这么巧这陈耀主动联系,倒是省了自己的麻烦。
“二哥,挨骂了?”俞瑾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饭来了还堵不上你的嘴,爸妈明天回来,你可消停点。”
俞瑾撇撇嘴不再说话了,专心吃起饭来。
俞怀回家时已经十点多了,扶了扶僵硬的腰,苏姨迎上来问,“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没一起吗?”
俞怀一愣,程瑜没回来?
“嗯,苏姨,您先睡吧,我等会他。”俞怀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说。
苏姨有些忐忑的往里走,回头看了一眼俞怀,在俞家几十年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今晚恐怕这二少爷又得不好过了。
俞怀眼看着时针走过了12,此时的程瑜正在后座上用手抵着胃,催促司机再快点。
漆黑的夜,路上的车辆已寥寥无几,原本炎热的夏季竟有了凉意。
这种应酬本就是以酒为主食,况且还要抓住今晚的机会,确保合约万无一失,程瑜的胃早就开始反抗了。
酒桌上装得若无其事,陪陈总谈笑,尽展英姿,脸越喝越白,出了门便痛苦地弯下腰,中途两次顶不住出去吃止疼药才熬下今晚。
开门声再次响起时已经是12点40了,程瑜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就知道在车上的幻想破灭了。
小心翼翼的关门声仿佛也给俞怀浇了油,火烧的更旺了。
程瑜关了门转身便看见俞怀黑着脸走过来,心脏砰砰砰地跳动感觉要压制不住了。
“大哥……”
俞怀停住脚步,勾了勾手指。
程瑜向前踱了几步,在酒精的刺激下,尽管已经极力控制,步子还是轻飘飘的。
每走近俞怀一步,他的心就跳的更快了,却连呼吸都不敢显露出来。
在还有一步的时候,停住了。

HJWY_992016-09-05 22: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安啦

HJWY_992016-09-05 22: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前面是第四章,我总是忘了写章节!


HJWY_992016-09-06 07: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

HJWY_992016-09-07 2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发不了了,不能怪我了……

HJWY_992016-09-07 23: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