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情尖(年下甜宠,短篇)

楼主:竹牱 字数:3466字 评论数:1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敬度娘

竹牱2018-04-18 13: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书房里,家族的少主綦瞻盯着他的影卫冷冷地问道,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寒霜,配上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十足的威严,让人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元溯在书桌前站得直直的,他出任务腰上受了伤,脸色有些苍白,却不能阻挡他站得恭敬。

少年抬头对上他家少主墨黑的瞳仁,温和地笑着:“遇到些棘手的突发状况,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办妥了。”

他说罢大胆地走上前,绕到少主背后,手法熟练地替他按摩起太阳穴。

少年修长柔软的十指按上綦瞻的头这双手拿惯了枪、使惯了刀,身为影卫首领,少年单手可以劈断成人颈骨,此刻却小心收着力道,下手恰到好处,一双桃花眼满目的深情,如落满花瓣的一汪春水,醉人心神。

綦瞻只觉得自己紧绷的心神在这一刻倏然放松下来,然而他开口,声音却冷得掉渣:“我给你几天时间?”

“三天。”
少年手上动作不停,温和地回答。

“你用了几天?”

“八天。”

綦瞻不耐烦地抬手拨开他的手指,转过椅子面露愠色:“贻误任务、办事不力,该当何罪?!”

竹牱2018-04-18 13: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元溯的手尚停在半空中来不及收回,见他突然转过来发火微微一愣,转而低头勾起嘴角,上前抱住少主的手臂,像个孩子一样撒娇道:“我一会儿自己去刑堂领鞭子,你身体不好,别为这种小事费心了。”
明明是小辈向长辈撒娇讨饶的话,可那话语间,又忍不住漏出一丝宠溺。

“你现在是愈发地没规矩。”
綦瞻冷声道,却没有推开他。

“太想你了,”少年得寸进尺地在他脸侧轻轻亲一口,指着门外守着的影卫,“虽然他们都是我带出来的人,可外面仇家多,我一天不在你身边守着,就一天放不下心来。”

然而被表白的人却丝毫没有松动的表情,反而冷下脸训道:“你很闲吗?积了八天的事务没处理,没事干了是吧?非来我这儿讨骂!”

竹牱2018-04-18 13: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元溯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默叹:我的少主啊!

“当然不会,我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检查我走之前留给少主的作业。”

綦瞻一记眼刀凌厉地扫过去:“谁给谁布置作业?”

“您给我。我求少主做的事,您做的怎么样了?”少年从善如流地更换说法,在他额头又是轻轻落下一吻,蜻蜓点水般的一下,而后起身拉开抽屉。

——抽屉里,他煎好并包装的药袋只少了屈指可数的几袋。

綦瞻身体不好,元溯外出任务,最放心不下的一是他的安危,二便是他的身体,因此走之前叮咛某人一定要按时吃药,每天两袋,看来他走这几天,某人是完全抛诸脑后了。

元溯站在綦瞻的侧面,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褪去了玩笑的意味,他眉毛一挑,倒有几分英气逼人:“看来少主是想趴我腿上了。”

竹牱2018-04-18 13: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綦瞻移开眼睛,常年不变的稳重声线忽然提高了几度:“我又不是女人,哪儿那么娇气需要天天吃药?!”

虚张声势,少年在心里评价道,手指一勾:“站起来。”

“元溯,”綦瞻连名带姓叫他,周身的气场强压过来,逼得人想跪下认错,“你要以下犯上吗?恩?!”

少年摇了摇头,勾着嘴角叹了口气,而后突然——
他极快地抬手把人拉起来,按在桌面上:“觉得不好意思,可以撑桌上。”

他的功夫本是綦瞻教的,可这些年随着家主的积威愈甚,綦瞻许多年不需要亲自动手,元溯却风里来、血里去,成为了最出色的杀手。

若是现在綦瞻真的跟元溯动手,恐怕早已不是他的对手。

元溯单手按住的腰,另一手悠悠地解开他家少主的裤子:“我走之前说少一袋,就是一巴掌,少主该不会以为我在开玩笑吧?”

竹牱2018-04-18 1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啪!
元溯往白净的臀肉上重重落下一巴掌:“八天,你只喝了三袋药。十三下,自己数着。”

啪!

啪!

元溯是什么手劲?
此刻是真想给不知道爱惜自己的少主大人一个教训,一巴掌就是一个深深地红印。

啪!

啪!

臀肉随着巴掌的起落微微颤抖,可桌上的人却一声不吭,不喊疼,却也不挣扎。

明明是位高权重的人,重视颜面又怕疼,此刻却乖乖地伏着让他罚。

少年眼底有淡淡的笑意,少主难得这么乖,他都快要不忍心罚了。

竹牱2018-04-18 13: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啪!
六下过后,少年听到了轻微的抽气声,这是跟他示弱喊疼了。

可惜啊,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不能姑息。

啪!

又是一掌抽下,手劲分文未减,看着掌下迅速肿起的臀肉和死要面子不肯痛呼出声的某人,少年禁不住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这时候不是应该心疼吗?也不知道我这么心狠是谁教的。

是谁教的我,惩罚就是要让人疼、让人怕的?

是谁教的我,惩罚的时候不能心软的,否则就不能称之为惩罚?

——我的少主大人,这些都是谁教的,恩?

竹牱2018-04-18 13: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出息的东西!”綦瞻板着脸推开少年黏上来的脑袋,命令道,“给我倒杯水去!”

元溯什么也没说,勾着嘴角去给他家少主倒了一杯温水。

恋爱的人可能智商真的为负,被骂了心情还这么好。

“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吧?”
綦瞻指着面前温热的水。

整个家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知道,少主从来只饮冰水,最讨厌喝热水。

“你胃不好,又几天都没按时吃药,将就一下,好不好?就当为了我,”少年一双桃花眼故作无辜地忽闪忽闪,突然环上綦瞻的脖子,故意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不怀好意道,“少主七老八十的时候,我才年富力强,您不想到时候身体不好被我欺压吧?”

綦瞻只冷哼一声:“你敢?”

竹牱2018-04-18 13: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不敢,所以少主更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少年在他脸侧一口一口地亲,像是永远也亲不够似的,时不时地轻轻咬几下耳垂,直把綦瞻亲毛了一巴掌拍在他脸上、冷着脸推开他。

被推开的人一点也不恼,反而笑眯眯地拿起水杯递到綦瞻唇边,看着少主满脸写着不耐烦,却还是把温水喝了。

元溯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顶:“少主真乖。”

被揉头的人冷着脸:“作死呢?”

少年扁着嘴,拉着綦瞻的手故作委屈地小声说:“那您跟刑堂老蔡说,让他等会儿下手重点。”

綦瞻刚要发作,元溯赶忙晃着他的手臂,拖着长音补了一句:“您舍不得的。”

少主大人板着脸把胳膊抽出来,不轻不重地训了句:“你就仗着我宠你!”

少年看着他的少主,只明媚地笑着不说话,单手揽过綦瞻,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唇瓣。
——到底是谁宠谁啊。

<全文完>

竹牱2018-04-18 13: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觉得没看够的朋友们,隔壁《江阔》系列了解一下,
纯正兄弟文,严厉但宠溺的哥哥 VS 乖到让人想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弟弟,还有一只冷冷酷酷但非常识时务的小精灵~

http://tieba.baidu.com/p/5430099699?share=9105&fr=share&unique=0F30A6ABD043B87BB5F34497EBD61B2A&st=1524050145&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4.5&sfc=copy

竹牱2018-04-18 19: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想按着《情尖》的CP类型写一个实践向长篇,设置为受是攻的老师/师父的年下攻,就开始搭人设。
就想到写 商界精英 vs 大学教授,攻以前是受的学生,毕业自己成立公司后,在专业领域与导师有科研合作。
恩。
开篇第一幕是受在学校里一本正经地开讲座,攻坐在认认真真地下面听,一脸“我老师真厉害”。结果听完以后,攻把还穿着西装的受就地拐进小教室里一顿实践,顺便搞搞羞耻play。
多么美好,对不对!!

我就动笔写了啊!
非常顺手地把行业背景设定在电子元器件行业。想着这个行业产业链广,大中小型企业都可以生存,适合文里的人设。
我本来是想写攻一边强迫受分开腿,各种调戏,逼得他面色潮红;一边又一本正经地跟受讨论学术问题。
很美好对不对!
结果。。。
结果!!!
我一脑补——攻正调戏着受,一边问“老师刚刚说化成箔受限环保政策被限产,导致铝电解电容涨价,可为什么我们MLCC电容也收不到货?”
或者“我们的一体成型电感器研究的怎么样了?”
我:……
瞬间软了有木有。
一点风花雪月的心情都没了有木有。

摔...!!!
怪不得吧里带现实背景的一般都是文学艺术向的,什么钢琴啊、围棋啊、古代文学史啊。
两个人聚在一起讨论讨论古典文学,讨论讨论历史人物,还能顺道从文学艺术延伸到人生哲理,多么风花雪月,多有美感。
两个人聚在一起讨论电子电容、电阻电感,这算什么玩意儿!!
捂脸。

竹牱2018-06-08 12: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最后背景设定为法学。
恩。
一本正经地讨论资本法律比电容电阻有爱多了。

新文:《靛青尖上》
https://tieba.baidu.com/p/5737002886?pid=120171374795&cid=0&red_tag=2078277404#120171374795
文名和人物名字都是《情尖》的谐音与扩写。
内容当然也是。

年下实践向
腹黑痞气攻 vs 冰山美人受
禁欲系扑克脸法学教授被自己学生欺负到哭出来的故事。
咳咳,什么,欺负?不存在的。明明是宠溺。老师明明就很喜欢啊。嘻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什么的。

竹牱2018-06-08 15: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非常不幸,《靛青尖上》在今天下午被度娘删帖了。整楼删。
我以为我回避xx词回避得非常完美了。然而并没有。还是被删了。
以我对度娘的了解,除非能找出规律,否则重发没有任何意义,发一遍吞一遍。
大家有什么比较好的建议呢?




竹牱2018-09-02 21: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