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依赖(师生,现代)

楼主:晨逸夕怡 字数:121108字 评论数:18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坑开启,欢迎关注。
绝不坑文,感谢支持!

晨逸夕怡2018-08-14 19: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楼敬百度,别再吞了

晨逸夕怡2018-08-14 19: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1章 意外惊喜
001-1
书房,刘柯宇已经面壁站了一个小时了,双腿酸痛不已,正心里叫苦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打开。刘柯宇立马正了正标准的站姿。
不敢回头,但依旧能感觉到离他越来越近的那个身影,心里砰砰跳的厉害。
那人立在他身旁,颀长的身影笼罩着他,九月的天气却让他不寒而栗,过了片刻实在沉不住气,弱弱的侧过头,还未等开口说话,旁边的人就喝到:“谁让你动了?”
立马扭过头站好。
感觉到那人在后面踱来踱去,然后冷冷的问道:“反省的怎么样了?”
刘柯宇没反应。
“你是觉得我罚的你委屈?”谭峻琛犀利的目光盯着刘柯宇。
刘柯宇眼中带着明显的不服,依旧没有作声。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谭峻琛淡淡的问,“你觉得自己没错?第一天上课就顶撞老师,不遵守课堂纪律,你觉得你很英雄?”
被戳穿后刘柯宇明显很没面子,还硬撑着:“我承认我错了,你不是让我罚站了吗?我站过了。”
“我不是要你罚站,我是要你面壁思过,可你思过了吗?”谭峻琛目光炯炯的看着刘柯宇,这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啊,“开学第一天你就给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刘柯宇,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自知理亏,刘柯宇也不狡辩。可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谭峻琛也不恼,开口问:“自己说该怎么罚?”
一句话问的刘柯宇面红耳赤,刘家家教严是出了名的,尤其在尊师重道上面。可“该打”两个字刘柯宇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梗着脖子不说话,谭峻琛好脾气的看着他,片刻后发觉弟弟是打算跟自己硬抗到底,于是再次开口:“是觉得我这个哥哥没资格管你?”
“不,不是……”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别挑战我的耐心。”谭峻琛手指敲敲书桌问,“该怎么罚?”
“打,打……”
“那就开始吧。”那就开始吧,谭峻琛说的那叫一个轻松,刘柯宇想哭的心都有,可又能怎样?谁让自己一开学就惹是生非,公然在数学课上跟老师顶嘴,不过也怪了,老师也不至于这么点事就找家长吧,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刘柯宇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他哥怎么知道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接下来的时间怎么熬。
刘柯宇磨磨蹭蹭的走到书架上拿来戒尺交给他哥,然后在椅子边俯下身去,等待即将到来的疼痛。
可奇怪的是半天没动静,忍不住扭过头看向他哥。
谭峻琛不咸不淡的说:“是我不在家时间太长了吗?什么时候挨打可以穿裤子了?”
“别别别,哥,我,我……”刘柯宇结结巴巴的话都说的不利落了,“哥,我都,我都16了,能不能……”
“你说呢?”一句反问,刘柯宇清楚地知道答案,认命的解下校服裤子,里外裤一并褪到膝边,然后重新伏到椅子上。
毫无预兆的一戒尺抽下去,刘柯宇痛的差点叫出声来,接着又一下,疼的他忍不住抓紧椅腿。接连五下毫无间断,掷地有声,刘柯宇忍不住叫道:“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好认罚!”话音未落,戒尺跟着落在臀部。
刘柯宇不敢再说话,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他哥下手真狠了,才几下,臀部就绯红一片,然而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又是霹雳巴拉一阵,刘柯宇带着哭腔求饶:“哥,我错了,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见弟弟可怜的样子,谭峻琛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见臀部被打的青紫交错也不忍心了,于是厉声教训道:“第一次,我饶你一次,再敢不好好学习顶撞师长,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柯宇慌忙答应做着保证,他哥从小在他爸的调教下,心狠手辣那真是得到了真传啊。

晨逸夕怡2018-08-14 19: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1章 意外惊喜
001-2
第二天坐在教室里,刘柯宇的屁股还隐隐作痛,心情也不算太好,刚把即将要上的化学课课本放好,同桌李迪明就跑进来:“我刚看到咱们班化学老师了,这叫一个帅,不过就是年轻了点。”
话音未落,就见谭峻琛伴着上课铃声走进来,刘柯宇看后愣了一下,使劲揉揉眼睛,确保自己没看错,心里暗暗叫苦。
李迪明用手肘碰了碰刘柯宇,小声说:“你看咱班那些女生的眼睛,至于么,不就是个帅哥么,跟没见过似的,肤浅。”
刘柯宇敷衍的呵呵一笑,没说话,还有啥说的啊,要说昨天他给他哥的“惊喜”与众不同,那么今天他哥送给他的“见面礼”更加别开生面了,估计未来三年的高中生活也是惊心动魄了。
相比刘柯宇的反应,谭峻琛就淡定的多:“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谭峻琛微微向同学们鞠上一躬。
“老师好!”
“请坐。”谭峻琛转身在黑板上将自己的名字写下,然后介绍道,“我姓谭,谭峻琛,这学期是你们的化学老师,高中的化学不比初中,我也是第一次授课,经验不足,但是我会努力的,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同我一起努力。”
简单的几句话不知怎么的却让下面的同学们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

李迪明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刘柯宇,小声问:“怎么了?小女生没见过世面也就算了,你怎么也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
“他是我哥。”刘柯宇简洁意骇的解释。
李迪明跟他初中三年的同学,关系不错,对他家的情况多少也了解一些,可是还是不出意外的瞪大了眼睛,半天还是没明白:“什么情况?这就是你那同母异父的哥哥?不是说他在加拿大吗,怎么穿越了?”
“回来了,受我爸委托,他现在是我的直接监管人。”不过刘柯宇自己也搞不懂,怎么哥哥一下子就成了自己的老师呢?
还要说些什么,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中,全班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刘柯宇看着桌上刚刚砸中自己的粉笔头,脸不禁一红一白,讲台上的人倒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大家看前面,继续讲这个方程式。”
下课后,刘柯宇迫不及待的冲出去追上谭峻琛:“哥,你怎么来我们学校当老师了?”终于知道昨天自己在课堂上的所作所为是如何第一时间传到哥哥的眼里的了。
“有什么问题吗?”谭峻琛不紧不慢的说,“我总得工作啊,恰巧你们学校招聘化学老师我就来了。”
“真是好巧啊!”刘柯宇皮笑肉不笑的说,“你是真是我爸的好儿子啊。”
呵呵,一个加大拿皇后大学化学工程专业毕业的博士生,回国当一个高中化学老师,说出来谁信呢?这事要不是他家老爸安排的,那可真是见了鬼。
“知道就好,你现在24小时都在我的监控范围内,给我小心点。”谭峻琛警告道,“再让我发现上课不认真你自己猜猜会有什么后果。”
刘柯宇只好自认倒霉,揉揉还隐隐作痛的屁股,心里真是欲哭无泪啊。

刘柯宇的父亲刘道瑞从法律上来讲,曾经是谭峻琛的继父,但是从人生意义上来说是他的恩师更为准确,那些年,若是没有刘道瑞的指点,怕是也没有今天的谭峻琛。
他们不是亲父子,可刘道瑞却尽了一个父亲的职责,谭峻琛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当他刚刚通过博士学位,听到刘道瑞希望他能回国帮自己管教弟弟的请求后,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
“三年,峻琛,就三年。辅导弟弟考个好大学就成,老师身体不行了,只有你了……”刘道瑞在电话里重重的咳了起来。
“老师,您放心,我会好好带弟弟的。”谭峻琛承诺。
于是,谭峻琛推掉了加拿大所有实验室的邀请,毅然决然回国,因为这里有比他所有实验项目更重要的事情。

晨逸夕怡2018-08-14 19: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新文,保证不了日更,但每周都更新还是可以憧憬一下的
开篇可能有点长,后面的正篇其实也不错

晨逸夕怡2018-08-14 20: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1章 意外惊喜
001-3
而刘柯宇从小到大,这个哥哥一直是刘道瑞教育他的标榜。
从他记事起,哥哥的优秀就不言而喻,他是真真实实的见识过他哥对学业的认真,当然也真真实实见识过他爸对他哥学业的严格……
其实从内心来讲,刘柯宇还是很佩服崇拜他这个哥哥的,尽管是同母异父的,但他爸待他哥如亲儿子一般,自然而言他也把他当做亲哥哥了。
况且,这个哥哥从小对他也很好,不会的作业他会辅导、犯了错误他帮着求情,虽然没有一次有用过……
开学前,他见到他哥突然回来欣喜若狂,可听完他爸的安排后突然觉得整个人生都那么惨淡。
他承认,他哥是他的榜样,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他那么优秀的。想到这,刘柯宇心里真是叫苦不迭,感觉未来的日子极为惨淡。
“还不去上课,等着被罚站?”看似关心的话语却让刘柯宇虎躯一震,逃一般的回到教室。

晨逸夕怡2018-08-14 20: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虽然是以兄弟开篇的,但其实不是兄弟文,正文内容是以师生为主,如果有精力,兄弟关系也会再做续文的。

更新不会太快,因为存文不太多。
今天的更新已完成,下次更新敬请期待!

晨逸夕怡2018-08-14 20: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2章 毓文中学
002-1
T市毓文中学的高中部全市著名,历史悠久,入学门槛高,教师队伍雄厚,教学成果当然也显著。
毓文中学集聚了全市成绩优异的学生,每年从资优班、重点班到平行班少说也要两千多人,刨除每个年级的艺术特长班,其他班级的学生哪怕是平行班也是不俗的成绩。
刘柯宇自然是没有这个实力考进毓文,刘道瑞是本校职工,本校子弟中考分数线略低也是公开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宝贝儿子送进毓文高中部,刘道瑞也算是松了口气,可转念一想,可这孩子没定力,自制力差,若是没人看着管着,那怕是就毁了。可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怕是……想来想去,最值得依托的也只有谭峻琛了。
谭峻琛回国后,主动申请去毓文中学教书,那也是自己的母校,能有幸回报母校也是他的心愿。

毓文中学高中部的校长韩佳昌当年做过谭峻琛两年的班主任,对他的评价颇高,况且,他拿着皇后大学的博士生学历,韩佳昌不仅欣然接受,还觉得自己赚翻了。

毓文中学有个传统,无论高几的学生,每学期开学第一周是考试周,人称“杀威棒”,过个假期,学生们难免懈怠了,为了让孩子们迅速收心,第一周进行摸底考试,难度系数极高,高二高三的学长们都叫苦不迭,只有这帮高一入学的新生们不明所以。

高中生活的新鲜劲还没过呢,第一周的周五,刘柯宇跟所有高一新生一样迎来了高中的第一次考试。
“啊,才开学一周就要考试,妈呀,这还让人活不了?”
“怎么办,我放假光玩了,学的什么都忘了。”
“听说过毓文中学一入学就要考试,可没想到这么快啊……”
一听考试,大家七嘴八舌无不抱怨。
可抱怨有什么用,卷子还是如期而至。

要说学校这次对高一的孩子们也算手下留情了,也只是根据中考的题型做了调整进行测试,而高二高三两个年级的试卷难度简直不忍直视,据说有个高二的女生才考了两门,直接在考场哭了起来。
可想而知,这样的考试让同学们的心情有多么的沉重。

晨逸夕怡2018-08-16 16: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2章 毓文中学
002-2

晕晕乎乎考了一整天,终于最后一门交卷回家。谭峻琛不在家,刘柯宇知道考完试老师们都要加班批卷子出成绩。毓文中学就是效率高,不然怎么出成绩。

快十二点了,谭峻琛才踏着夜色回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摘下眼镜揉揉酸胀的眼睛。

一眼看到刘道瑞的照片,那是大学毕业时刘道瑞参加他的毕业典礼时拍的,看着照片,轻轻地抚着上面看不到的灰尘,心里有些酸楚,这是他的恩师,更是他人生的指路灯,此刻却躺在病床上自己无能为力,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心全力的带好弟弟。

路过弟弟的房间,从门缝里还能看到光亮,敲敲门,只见刘柯宇一脸的慌张。
微微一撇头,就看到电脑屏幕上游戏还在进行中。
“那个,今天考完试,我休息一下。”刘柯宇解释道。
谭峻琛赞同的点点头:“好好休息,怕是以后没机会了。”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话什么意思,刘柯宇突然会过神来,他哥这是暗示他考试成绩不好没收他电脑吧。二话不说冲进他哥的房间。

谭峻琛正在换衣服,刚把睡衣换好,蹙蹙眉:“你没学过敲门?”
刘柯宇乖巧的退出房门规规矩矩的敲了三下,里面没反应;又敲了三下,还是没反应;又敲了三下……刘柯宇忍不住了,直接推门进去:“我敲门你怎么不答应啊?”
“你跟我说话?”谭峻琛抬眼问。
“我错了。”怂的啊,刘柯宇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什么事?”谭峻琛也不计较他刚才的行为。
“哥,是不是成绩出来了?”
“明后天还要继续,周一一早公布。”
“那,能不能先透漏下,我……”
“你自己感觉怎么样?”提到成绩,谭峻琛态度好了很多,“跟中考比,你觉得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那肯定是退步了。”刘柯宇垂着头。
“你倒是挺诚实。”谭峻琛被气笑了,“还觉得理所应当呗。”
“不是不是,可放假两个月我也没看书没学习,很多知识点都忘了……”越说声音越小。
“以前你考不好的时候,老师怎么罚你?”谭峻琛突然问。
“啊?”刘柯宇装傻,心里想,这问题傻子才会回答你呢。
“不记得没关系,以后我们慢慢定新规矩。周一成绩公布出来我们再来好好谈谈,这次呢,对你要求不高。”谭峻琛很宽容,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你入学成绩在班里是34名,对你这次考试要求不高,40名之内我就不罚你,不难为你吧?”
“不……不……”刘柯宇哼唧半天,“不……不在40名之内能不能,能不能……也不罚?”

谭峻琛是真没脾气了。

“哥,要不先透漏下,我到底考的怎么样?”
谭峻琛头疼,自己的成绩一点数没有吗?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少爷,凌晨一点了,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学校,你让我睡会成吗?”
=============================
=============================
开篇有点长,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构思的,大概五六篇才能进入正篇,我可能写文的时候是在做梦

晨逸夕怡2018-08-16 16: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点击率,666


晨逸夕怡2018-08-16 22: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3章 考试成绩
003-1
周日晚上八点,看到哥哥的车开进院中刘柯宇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下去,狗腿般的替哥哥开门。
“干嘛?”谭峻琛看着弟弟的反常,摸不准他要干嘛,“闯祸了?”
“瞧你说的,你弟弟我今天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上哪闯祸去,我这不是看哥辛苦一天甚是心疼么!”刘柯宇嬉皮笑脸,“哥,悄悄的告诉我,我这次考的怎么样呗?”
“就这事啊?”谭峻琛笑着拍拍弟弟的头,“还值得你这么大张旗鼓啊。”
“说说呗!”
“着什么急啊,明天就知道了,去学校自己看,成绩单你们班主任明天一早就发给你们每个人。”
“不是,哥,你这不是急死人么,你肯定都知道了,还不说,哪有你这样的……”刘柯宇是真害怕自己考砸了,“这样吧,你就说我达到你的标准了没?”
“你自己就一点预估能力没有?”谭峻琛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不出高兴还是生气。于是,刘柯宇判断,估计问题不大,不然哥哥怎么能如此淡定。看来,假期不光自己没复习,大家都没复习,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这么一想,心情舒坦多了。

周一一大早,一进教室就看到大家一改往日的早读,一人一张成绩单或喜或悲。李迪明看到刘柯宇进来,一脸的同情望着他。
“考的怎么样?”刘柯宇问。
“你是问我还是问你?”李迪明没回答他,反问道。
“我估计差不了,你怎么样?”莫名的自信油然而生。
“你是从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差不了的?”李迪明对刘柯宇的自信由衷的佩服。
“你先说你考了多少?”
“全班32,年级1050。”李迪明如实汇报自己的成绩。
“我去,你考的怎么这么好?”刘柯宇此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我估计跟你差不多吧,你中考还没我考的好呢。”
李迪明摇摇头,叹口气:“你可能对考试有什么误解,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看就看,多大的事啊。”刘柯宇拿起桌上的打印纸,从上到下顺着看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自己的名字,直到……“46?”
“没搞错吧!”刘柯宇如五雷轰顶,“怎么考的那么差?”
李迪明拍拍他的肩:“兄弟,我也想问你呢,怎么考的这么差?”
“你是怎么考的这么好的?”刘柯宇简直不敢相信。
“大哥,暑假我爸盯着我补了两个月的课,我爸说了上了高中他要狠抓我学习,我要胆敢不好好学他打断我的腿。”李迪明还是有点不安,“我爸是要我考进前一千的,这还差了50,回家估计又要挨揍了。”
“完了!这回死定了。”
熬了一天还是到了放学的时候,刘柯宇终究躲不过回家的劫。
到底是主动找哥哥,还是装聋作哑,刘柯宇纠结了一天,这一天在校园里偶尔遇到哥哥,哥哥都没什么异样,仿佛没有成绩这一说……
吃晚饭的时候刘柯宇看着哥哥的神色,倒也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莫非哥哥念及入学初考,放他一马,这么一想,倒心安了许多。
刘柯宇吃完饭,将碗筷放下准备静悄悄的消失的时候,谭峻琛开口道:“去书房等我。”
“我……我还有很多作业要写。”
“不着急,磨刀不误砍柴工。”刘柯宇有预感,要出事!
谭峻琛跟他前后脚进了书房:“去把考试卷子都拿过来。”
刘柯宇不敢耽误,迅速拿来考试卷子,然后安安静静立在哥哥身边。
谭峻琛一页一页的翻着试卷,大概浏览了一遍,然后抬头看着身边惴惴不安的人:“这次考试难度跟中考差不多,但是你跟中考的成绩相差的却不是一星半点的。悬殊最大的两门是英语和理化,好歹我也是教化学的,你是真给我长脸啊。”
“我,我……这……”刘柯宇结结巴巴半天也没说明白一句话,谭峻琛不计较,继续分析考试:“英语主要是单词量的问题,你的试卷上多半错误都是因为单词混淆导致的,相近的词汇搞不清楚,看看你的英语作文,错词连篇,不过语法方面问题倒不大,所以以后每天背30个单词,一篇阅读理解。有问题吗?”
“没有!”刘柯宇见哥哥一心一意帮他分析试卷,心里不禁有些感动,也格外的用心了。
“再说理化,公式记得一塌糊涂,方程式写的乱七八糟,你是都还给老师了是吗?
一周内把初中物理、化学的所有公式、方程式给我抄一遍,记住没有?”
“啊,有点多……多吧……”
“多吗?”
“不,不多。”
“好,再看看你其他科。”谭峻琛继续翻着手中的卷子,“数学还不错,132分,问题不大,解题思路也清晰,挺好。”
突然得到哥哥的表扬,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又看哥哥拿着下一张卷子:“语文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请问你这么多年中文真的是你的母语吗?”
刘柯宇无语。
谭峻琛也没想让他回答,抬眼瞥了他一眼,“文言文翻译能写成这样你也是够有出息了,一周一篇古文赏析,课本里该背的古文一个字不许错。”
谭峻琛又接着把其他科目一一给他分析并做了要求,刘柯宇倒是态度好,一一点头答应着,心里偷着乐,他哥不过就是个纸老虎嘛,雷声大雨点小。
“那么,我们来说说标准的事。”声音不大,却让听的人心头一颤。
“我记得我说过,考进前40就不追究你,可没想到,46,倒数第四,你倒真敢给我考啊。”

晨逸夕怡2018-08-17 22: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记得我说过,考进前40就不追究你,可没想到,46,倒数第四,你倒真敢给我考啊。”谭峻琛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书桌,看着成绩单上的数字,“全年级一千六百多人你能给我考个1500开外,刘柯宇,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中考的成绩是怎么来的?”
说不害怕是假的,刘柯宇觉得自己的腿都在发抖,这也就是哥哥脾气好,若是他爸在家,哪那么多道理可讲,直接戒尺藤条招呼来。
谭峻琛心说,老师也确实惯着这个弟弟啊,这种成绩还能放任自流呢。想想当初自己,也是高一的时候一时贪玩考试差到历史中的前所未有,考了个年级三百开外,他活活被罚跪一个下午,被揍得屁股肿的几天不敢坐椅子。
再看看眼前的弟弟,考了个倒数还有脸讨价还价呢。
想到这心里就有了气,也没了之前的耐心,直接说:“第一次月考,必须考进前20,分数你自己定好了告诉我,再达不到要求你自己看着办。
以前你什么样我不管,既然老师把你交给我,那就要按照我的规矩做。
今天也不跟你废话了,手伸出来,算是给你提个醒。”
一听这话,刘柯宇心里有点不情不愿了,可又没什么讨饶的理由,心里琢磨着来点花言巧语哄哄他哥,可谁想到他哥真生气了一点不松口。
没了法子,只能认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伸出右手。
“左手。”谭峻琛纠正他,“右手还留着做作业呢,别耽误学习。”
他哥这么贴心,真是让他……感动啊。
谭峻琛站起身拾起戒尺对准弟弟的手心就是一下,疼的刘柯宇啊的叫了起来收回左手。谭峻琛直视着他,那神情跟他爸生气的样子倒是很像,刘柯宇也不敢再犯浑了,老老实实重新伸出手。
又是一板,打在同一位置,刘柯宇忍了忍没敢动,接着又一板……连续五板都打在同一位置,刘柯宇咬牙挺着……又是五板,还是同一位置,他哥这是成心的啊。
“哥,哥……我错了。”疼的他龇牙咧嘴。
谭峻琛没理他,自顾自的挥舞着戒尺,一共二十板,板板落在同一处,弟弟的手掌上赫然一道深红泛紫的印记。
刘柯宇握着自己被打的手,疼的直吸气,眼泪也忍不住在眼圈里打转,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哥。
谭峻琛看着他的样子叹口气:“挨了打长点记性。”

晨逸夕怡2018-08-17 22: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这更,太费劲,可算发上去了,各种tun,我也不知哪不合适了。
—————————————————————
周末停更两天,楼楼上火车,不方便,勿~念
周一争取能更~
最后祝各位宝宝们七夕快乐
爱~你们

晨逸夕怡2018-08-17 22: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崩溃了
坐火车,26个小时车程,居然在一半路程的时候,线路故障无法前行,在半路被迫下车!

我拖着行李,带着孩子,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悲伤逆流成河~

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当天能回家的车票,***买了另一辆车,又转了一道车,还是站票

我还有四个小时,才能站到家~

想我小轩了(看过父子间的亲应该认识),想想他每次被老陆罚跪都是三五个小时起步,嗯,我回家,站一会算啥~

晨逸夕怡2018-08-19 13: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像不像,被罚跪了


晨逸夕怡2018-08-20 07: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昨天坐火车,转了三道车,拖着行李箱和孩子,各种磕磕碰碰,不知道咋就磕成这样了。
我是那种很毛细血管壁很薄的人,随便磕碰就会有痕迹~

晨逸夕怡2018-08-20 09: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4章 打架被罚
004-1
第二天上学,刘柯宇明显老实了许多,李迪明也蔫了吧唧的。
刘柯宇拍拍李迪明的后背:“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啊,疼!”李迪明皱着眉叫道,“别碰我。”
“我又不是铁砂掌,碰一下就疼成这样?”刘柯宇故意又拍拍他。
李迪明没好气:“没跟你闹,真疼。被我爸揍得。”
“为啥?你惹啥祸了?”
“还不是因为考试,比我爸要求的差了50名,一名一皮带,哥们昨天挨了50皮带。”李迪明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他们,慢慢的掀起校服,后背上赫然的道道印迹,“看你这样,你是平安无事呗。”
跟李迪明这么一比,他可不就是平安无事嘛,低头看看手上的紫色痕迹,吐吐舌头。
体育课上,基础课上完老师便组织大家自由活动,几个男生跃跃欲试的组队打篮球。刘柯宇来了精神,在初中他好歹也是校篮球队的,技术了得啊。
十六七大的男孩子,打球的时候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进个球都能跟打个鸡血似的。
刘柯宇左躲右闪,准备一个三分投篮,结果左手刚一碰球,疼的不行,手一抖球便被别人抢走了。同队的同学忍不住抱怨两句,刘柯宇本就心情不好,被别人这么一说,更不爽了忍不住怼了两句。正是火气旺的年龄,几句话不对付就动起手来,还好场面没有失控,被一旁的体育老师及时制止了。
高一八班门口,几个闹事的站成一排,班主任周月婷正在训话。准备去另一个班上课的谭峻琛从门前路过,随意的打了招呼:“周老师,怎么了?”
“体育课打架,太不像话了。”
谭峻琛点点头表示赞同,随意扫了两眼,目光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在刘柯宇身上便离开了,刘柯宇心里默默祈祷,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回教室后,问李迪明:“你说我哥到底看到我了没?大家都穿着一样的校服,不那么容易被认出来吧?”
“谭老师眼瞎?”李迪明的一句话彻底打消了刘柯宇所有的侥幸。

晨逸夕怡2018-08-20 19: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4章 打架被罚
004-2
果然,放学一进家门刘柯宇就被召唤到书房里,说实话,这里刘柯宇是真心不喜欢。以前老爸在家,一进书房必然没好事,进去了就别想好好走出来。没想到这事还传染,哥哥怎么也动不动就书房召见呢。
“这学你还上吗?”开门见山。
“上,上啊。”
“三天两头的惹事,你就这么上?”谭峻琛脾气很好,即便生气也只是平淡的揶揄着,跟刘道瑞那火爆的脾气形成鲜明的对比,以至于刘柯宇误认为他哥这关很容易就过了。
“问你话呢。”谭峻琛比弟弟高了大半头,刘柯宇不得不抬头仰视他哥,“也不能怪我啊,那打架嘛,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要不是先说我我也不会动手,再说,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什么?”谭峻琛问。
“要不是你把我手打肿了,我打球的时候也不会大失水准被人嘲笑。”一说这个刘柯宇就委屈,现在手还疼着呢。
谭峻琛随意踱着步子,说:“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是轻伤不下火线是吧,还是打的轻了。”
“还是打的轻了”听得刘柯宇小心肝都打颤,硬着头皮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哥,你是有知识有文化有素养的人民教师,不能动不动就暴力解决问题。”
“现在是我错了,轮到你教育我?”谭峻琛竟然特别真诚的口气问弟弟。
“不,不是,不敢……我,我的错。”刘柯宇又不傻,当然知道哥哥什么意思。
“你哪有错?不是因为我你才被人嘲笑吗?不是别人先动的手,你鸣不平吗?错都在我们身上,你哪里有错?”
“我,我,我错了。”
“错哪了?”
错哪了?刘柯宇想说,你觉得我错哪了我就错哪了呗,你问我我觉得自己没错啊……可这话只敢想不敢说,于是准备言不由衷……结果话还没说,就被他哥打断:“口是心非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也没工夫听你耍嘴皮子,不是真心悔过就慢慢反省。”
一听这话,刘柯宇满眼的惊恐,这是要开打了?紧接着就听他哥说:“打你是你知道错了对你的惩罚,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错,那也谈不上罚,先反省吧。200个深蹲,一边做一边想。”

晨逸夕怡2018-08-20 19: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依赖——(开篇)第004章 打架被罚
004-3
蹲就蹲,刘柯宇心里不服,有什么了不起的。
赌气般的蹲下起立,又快又狠,谭峻琛也不理会他,任由他发泄。
可没做50个,有点撑不住了,速度明显降下来了,这是谭峻琛才开口:“动作标准点,腰背保持直线,髋关节低于膝关节,手举平。”
按照哥哥的要求,刘柯宇没做多少就气喘吁吁,抬头看他哥面无表情,咬牙挺着,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了,一脸的求饶。
谭峻琛不惯他的毛病:“做满200个。”
“162、163、164……哥……做不下去了……170、171……180……哥,真不行了……”
“198、199、200……”一屁股坐在地上,累的满脸通红。
“站起来。”谭峻琛命令道。
刘柯宇耍赖:“你做200个你试试能不能站起来。”
“三个数,三、二……”
“我起,我起……”刘柯宇腿直发抖,咬着牙站起来。
“哪错了?”谭峻琛问。
“啊?”累的跟条狗似的,哪有功夫想哪错了。
“再做100个。”淡淡的口气,平静的让刘柯宇想哭:“哥……真做不了,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
“刘柯宇,你不要每次都挑战我的耐心,我不想每次都拿老师做借口威胁你,既然现在家里就我们两个,长兄如父,我管教你就是我的职责,作为未成年,你必须听从我的管教。”谭峻琛冷言道,“做!”
在这低气压下,刘柯宇不敢不从,带着哭腔一边做一边数,还要一边思忖着如何检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完成规定数目,自动自觉站好反省:“我不该那么冲动跟同学动手,做错事不该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错了,我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身上……”
“刘柯宇,我再跟你说一遍,没事别挑战我,我不愿意跟你动手,但是你若是自己找打就别怪我不留情面给你。”谭峻琛即便发脾气也是淡淡的,声音不高却足够高冷。

晨逸夕怡2018-08-20 19: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后面写到谭峻琛,你们就不觉得小宇可怜了,小宇目前只是配角,后面的谭峻琛才是正角。

晨逸夕怡2018-08-20 20: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