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青春相伴(现代 父子)

楼主:贝乐狮子 字数:16585字 评论数:10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贝乐狮子2018-09-15 18: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写了好多次了,好像终于找到了心里面的影子,相信我会认真写下去的!

贝乐狮子2018-09-15 18: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此间少年
.
秋风微起,现已是黄昏时分,天有些微微暗,顺带了一些寒气。N市的实验中学,灯火通明。
.
“清醒了没?”高一年级组办公室里,朝向西北的一张软椅上,一沉目肃然气质冷敛,手中拿着空空如也的玻璃杯的男子直立而坐。
.
而端正立于他身前隔了两米的少年,额前刘海湿成了三捋,水一滴一滴往下落。若仔细看去,他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已然被水淋透,少年标准的宽肩窄腰尽入眼底,肌肉线条也被勾勒出来。
.
十分钟前,英语晚自习,蒋林作为班主任照例巡视,步履匆匆。本就是走个过场,却恍然瞧见三排靠窗的课桌上,趴着熟睡的少年,面色红润。
.
从被叫进办公室起,蒋勒辰就被使唤去接了三大杯自来水,一杯一杯往脸上泼,不躲避不吭声,闭眼、咬牙、握拳,生生全都受下。
.
少年看上去有些发抖,脸色恰白,暗吸了一大口气,才稳住气息:“清醒了。”一问一答,不多言不少语,规矩刻进了骨子里,不敢委屈。
.
蒋林盯着他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解释。”
上课睡觉是大忌,任何理由都是错,让他解释,只是为了平复怒火,免得气头上动手失了分寸。
.

贝乐狮子2018-09-15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2)
.
虽已立秋天气有些凉爽,但此时此刻,少年手中微微出汗,这该如何解释...
.
昨天七堂课全是主科,留下的作业出奇的多,蒋勒辰作为中考市状元,继迎新晚会致辞后,不出所料又成为了此次教师节“感谢师恩”活动发言人,时间紧迫,通宵赶稿到三点,精神自然不济。
.
早上硬撑着头皮起了床,又给自己灌了一整瓶速溶咖啡,好容易熬了一天,晚自习时,被同桌方晓玲再三戳醒后,终是挨不住埋下了脑袋。方晓玲看着讲台上自顾玩手机的英语老师杨艳芳,也不忍再将他唤醒,任他睡了。
.
好巧不巧,在还有五分钟就要打下课铃的时候,被蒋林发现了。
方晓玲满眼愧疚的看着垂着脑袋跟在蒋林身后出去的蒋勒辰,但愿不会有事。
.
可又怎会没事,正如少年长身直立,极其端正地站在办公室白色瓷砖上,垂着头目光向下,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解释。
.
此上的话语若是出口作为解释,定会被认定了他是为自己推脱开罪寻的借口,浑身湿透让他打了个冷颤,蒋勒辰稳了稳情绪,只敢说了这一句话:“昨天睡晚了。”
.
至于其中因由,蒋林不问他便不能答,除非他敢承担多说一个字的后果,早些年的少年也曾为自己辩解过,不过换来了更重的捶楚…

贝乐狮子2018-09-15 2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看到很多小伙伴支持不好意思不发啊但是没怎么修改可能有些问题,我我我保证明天修一下然后大肥更来犒劳你们

贝乐狮子2018-09-15 22: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3)
.
蒋林眉尖一挑,目光凛然,直盯得蒋勒辰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却又一动不敢动。
.
“几点睡的?”蒋林打量着身段修长,身高隐隐有盖过自己的趋势的儿子,这些年来,总归是让人省心的。思及此,眸里透出少有的宽容。
.
从一进来,蒋勒辰冷汗就一直往外冒,蒋林早就给他立下了规矩不得晚睡,他清楚的知道,这后果他可能承受不起,“爸,我不是故...”
.
“我问的什么?”蒋林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语气已经冷了下来。答非所问,早就被杜绝了。
.
蒋勒辰不敢再言其他,咬了咬牙,“三...三点。”喉结微动,这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
“呵,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蒋林缓缓起身,抄着手站在蒋勒辰面前,不怒自威的气势压迫着他向后连退了三步。
.
“你该什么时候睡?”看着面前小心翼翼的少年,语气不自觉的柔和了不少。
.
“最晚不超过十一点。”少年独特清脆的嗓音,漏出的是他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的慌乱。
.
看着他低垂着脑袋一副虚心认错的模样,蒋林也不再为难,“撑好。”说完就去拿了立在角落的那根实心木棍的扫帚。

贝乐狮子2018-09-16 10: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伪更
我想说一下这个量的问题。
前两篇都太急功近利所以每天基本会有一两章,但是细心的小可爱或许可以发现到后面我真的写不下去了 ,很多梗根本没想全面就蹦了出来。
所以这次,我小心翼翼了很多,为了避免以前的情况,我都是先写下来再反复修改,这样来保证思路的流畅性,只是量会有一定限制,但是我扪心自问,这样一来质量相较于以前会好很多,希望理解。
我都是写好就会迫不及待发出来,所以没发的时候就是还没有想好情节,也不会故意卡着毕竟没什么意义嘛。
最后,谢谢大家留言支持!真的给了我好大的动力!爱你们哈!

贝乐狮子2018-09-16 1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4)
.
蒋勒辰双手撑在桌上,上身下伏,长腿笔直,脚尖并拢站定,臀部自然突出,指尖有些发抖,刘海上的水珠滴落在桌上,定是难熬的。
.
“五十下,给我受住了。”
“是...呃!”
话音未落,棍子已兜着风砸了下来。饶是做好了承接痛苦的准备,身子还是不自主的往前倾,手指全都蜷缩起来,头往上一仰,拧着眉头将痛呼压抑在了喉间。
.
受罚时不准出声喊叫求饶,也是早早立下的规矩。辗转在棍棒下的少年,早就给打怕了,学乖了。
.
一时间,办公室内只剩下了棍子砸下去沉闷厚重的砰砰声,以及少年时不时小声的呼痛。全身都止不住的抖动,身子一起一伏,却还是死死守住规矩不敢躲避责罚。
.
屁股上钝钝的痛着,转而一棍子下来,这种痛楚炸裂开,带着臀腿都有些麻,强忍住起身的冲动,如此反复,终于熬过了最开始的艰难。
.
“多少下了?”蒋林适时停下询问。
“四十五下。”因为克制不让自己发出叫喊,现在开口说话声音都有些沙哑,专心承痛的少年有了喘息的机会,竟是每一下都数的清清楚楚,不敢敷衍。
.
“挨打好受吗?”右手垂着扫帚,侧眼看着满脸汗水的孩子,强忍着心疼问他。
“不...不好受。”咬紧的牙关听到问话后本能的松开。
.
“不好受还干那讨打的事!”
“砰!”
.
蒋勒辰实在忍不住,一个不留神,膝弯不稳正正的朝瓷砖砸去,亏得蒋林眼疾手一把快扶住了他。
.
待蒋勒辰反应过来,完全顾不得身后火辣辣的痛,半刻都不敢耽误又重新撑好,“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不是故意晚睡,不是故意在自习课上睡觉,实在是工作量超负荷做不下来,明明已经竭尽全力。
蒋勒辰眼中的委屈一闪而过,和着泪一并咽了下去,他向来没有委屈的资格。
.
“撑好了!再敢滑下来,你尽管试试。”冷峻的面容,像是毫不心疼。
.
灯光有些强烈,少年闭了闭眼,将泪花压下去应了句:“是,勒辰不敢了。”

贝乐狮子2018-09-16 12: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辣么长的一更,求表扬

贝乐狮子2018-09-16 12: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5)
.
察觉到了棍子底下的孩子情绪低落,蒋林难得的多问了一句:“为什么睡那么晚?”
刚压下去的眼泪又氤氲了眼眶,视线模糊,“作业太多了,我写不完。”
.
久违的像个孩子跟家长告状一样,蒋林一下子软了心肠,语气却是严厉的:“老师既然布置下来,就有他的道理,做不完是你学习能力跟速度的问题,这说明你还有不足的地方,要学会自己调整。但这也不该成为你晚睡的借口。”
.
从来是蒋林定下数目,受着便是,这样的耐心教导很是少见。虽是教训,却让蒋勒辰感到一股暖意,“是,我会注意调整的,不会再犯了。”
.
极快的打完了剩余四下,从抽屉里递出一管喷雾给他:“自己记得上药。”
.
蒋勒辰浑身湿透,双手垂于身侧端正站着,手上青筋毕露,彰显着少年的疼痛,他应下之后退出了办公室,一头扎进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胡乱往脸上拍水,有些疲惫。
.
回到教室安静坐下,不过少年似乎格外耀眼,高高瘦瘦以及白皙的肤色帅气的脸庞,都让女生不由自主地抬头痴痴的望着。
.
头有些沉,他还得修一遍稿子,后天就是九月十号了。

贝乐狮子2018-09-16 16: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母亲的关怀
.
今年秋天来得早,天气也算温和,到了晚上更是有些寒冷。蒋勒辰回到宿舍后,简单冲了身子早早地歇下,他很累,再者,不敢晚睡破了规矩。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起床铃准时响起。蒋勒辰睡得浅,听见响动后张开帅气朦胧的眼睛,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如刀割的痛楚,他只好微微侧身,尽量不压着伤口,费劲的爬起来。
.
昨天根本来不及上药,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有些难以忍受,再加上穿着湿衣服坐了许久受了凉,一时间头昏脑涨。
.
身后的伤折磨得他冷汗参差,还得坐在硬板凳上,压着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坚持了两节课终于受不住了,他请示了老师站在教室后面,说是犯困怕影响了听课效率。
这一天,过得有些昏沉。
.
教师节当天的活动中,蒋勒辰站在台上从容,自信地演讲。除去在蒋林面前战战兢兢的模样,他温驯有礼,在旁人眼中,他从来都是出众的。
只是在蒋勒辰心中,旁人无数羡煞的眼光,或许还比不上蒋林随意的一句夸赞,他渴求了多年的。
——————
周末,蒋勒辰背了个纯黑色书包收拾了一番往家里走。刚一开门, 就闻到了厨房传来的菜香,是他最爱的鱼子酱。
.
玄关处放了一双高跟,一双童鞋,几不可查的紧了紧眉心,踩了一双浅灰色拖鞋径直往卧室走去。
.

贝乐狮子2018-09-17 10: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基本上每天10:00-12:00会有一更,其他时间随机更一些

贝乐狮子2018-09-17 10: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2)
.
书桌前,少年心事重重。
.
在他心中,扮演母亲的角色模糊了十年。父母称是感情破裂结束了七年婚姻,可他明明看到了父亲眼中掩饰不去的浓烈的悲郁,颓废了那么久,整整三个月,才稍微振作了一点。
.
而作为清华毕业的建筑、数学双学位学士的蒋林,毅然决然辞去了高管职务,安心当起了老师。
.
之后三年,蒋勒辰再没见过所谓的母亲。直到他八岁生日那天,元佳玉给他带了一大堆高档玩具,往后,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来一次,还顺带一个素未谋面的妹妹。
.
而他对于元佳玉的态度,仅限于被蒋林棍棒教育后疏远的尊敬。
——————
客厅里,两个月没开过的电视机传出动画片的声音,元满坐在小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傻笑,蒋勒辰半跪在一旁舀了一勺汤饭递到小孩嘴边。
.
电视里嘈杂地放着,小孩看上去有些激动,突然猛一起身,手一扬把蒋勒辰手中的小碗打翻掉,小孩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倒在碎片上,蒋勒辰一把推开元满,左手因为惯性压在了地上,微微蹙眉。
.
元满受了些惊吓,坐在一旁嚎啕大哭。
.
“怎么回事?”刚扔完垃圾回来,便看到眼前这一幕。
.
厨房里洗碗的元佳玉听到动静出来,扶起元满,有些担忧的神色。
.
小孩抽泣着,“哥哥推我。”
.

贝乐狮子2018-09-17 15: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3)
.
惊慌抬头,急迫想要抓住什么,“爸,我没有...”
.
“滚你房里去跪着!”怒火散开。
.
不敢再说其他,埋下脑袋,有些哽咽,转身欲往卧室走去。
元佳玉拉住他,“勒辰听话,给你爸道个歉!”
眼睛默默地湿了,蒋林的话从来说一不二,若是敢犹豫,不过罚得更重。
.
见他执拗挣脱自己,着急的转头吼:“蒋林你说句话啊!小孩子难免有点意外,你何必如此!”
母子半年相聚一次,何必弄的如此不愉快。
.
元佳玉红了眼眶,死死抓住儿子指骨分明如葱的手,竟这样瘦了。
.
“罢了,把地上收拾了吧。”蒋林扶了扶脑袋,疲惫的声音有些心碎。
.
蒋勒辰弯下腰一块块拾起碎片,前几天着了凉,有些胸闷,左手疼得厉害。
.

贝乐狮子2018-09-18 10: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4)
.
整个房子宽敞明亮,采光极好,处于市中心的位置。
色调以暗灰为主,辅有白色和米色,有几许欧美风格。
进门朝右的酒柜上,定定几瓶香醇的红酒,斜斜的立于架子上,边上几个高脚杯。
挑高大面窗的客厅,吊灯白玉似的,清新不俗,倒有几分雅淡。
卧室背西,冬暖夏凉,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空气中有淡淡的茉莉香味。
.
这所有的布局设计都是妻子操办的,十年来都未曾动过。
坐在躺椅上吹着江边传来阵阵凉风,闭着眼有些惬意。
.
身上压了一床毛毯,睁开眼看到元佳玉温暖的浅笑,终归是自己负了她。
.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拿过一把椅子在一旁坐下,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哪里那么多想的,不过养养神而已。”蒋林这世间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面前的女子,只可惜造化弄人。
.
言归正传,“今天的事,不是勒辰的错。”
眼前的女子肌肤雪白,般般入画姣若秋月,温婉至极。
.
蒋林轻“嗯”一声,也知道自己的孩子不会如此失了分寸,只是气头上,习惯性的用强硬的手段管教。
.
见他目光空洞,循循善诱:“孩子大了,别老是约束着他,该给他自己的空间去思考一些问题了。”一语中的。
——————
出了卧室,蒋勒辰笨拙地哄着小孩儿,哭声停了些。
看见蒋林,不自觉的有些紧张,站起身不敢看他,“爸。”
.
没有理睬他,自顾自朝元满走去,蹲下来抚了小孩的呆毛,“没事了吗?”语气是从未听过的温柔。
“嗯。”乖乖的回答,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蒋勒辰。
.
“爸爸带你出去买糖吃好不好?”继续揉着松软的头发,有些愉悦。
“嗯!”妈妈不准自己吃糖,每次都只能偷偷的藏起来,小孩儿对五颜六色的糖果天生的喜欢,眼睛亮亮的。
.
牵着蒋林的手往门口走,像是想起什么,转过头,“哥哥你要吃糖吗?”
抿嘴微笑,“不用,哥哥不喜欢吃糖。”
.
哪里是不喜欢,只不过小时候偷偷攒钱买糖吃,被蒋林发现了,打的他一个星期不敢碰凳子,还断了两个星期的零花钱,剜心的痛。
.
他跟元满一样,喜欢甜的。
.

贝乐狮子2018-09-19 11: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5)
.
一时间只剩下二人,气氛有点尴尬。
.
当年元佳玉生下元满,蒋勒辰连面都没见着,就带着元满走了,不论表面多么云淡风轻,一直都是介怀的。
.
还是元佳玉先开口,“勒辰,来看看这双鞋喜不喜欢。”从盒子里拿出一双纯黑色aj球鞋,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
.
正准备弯下腰给他试试。
“谢谢您,我不需要。”往后撤了半步,恭敬而疏远。
.
尴尬的放下手,还是在笑,“嗨,没事,也是我不好,你跟妈...跟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去买。”
刚才吃饭时,蒋勒辰一勺鱼子酱都没吃,她明明记得这孩子小时候爱吃的,每次做了也不见他动筷子。
.
“不用的,您别麻烦了,不用在意我。”依旧礼貌得找不出差错,偏偏就觉得心里难受。
“没什么事我去写作业了,您随意。”说完浅鞠了一躬,回了房间。
.
元佳玉还是心痛得难受,她自问当年迫不得已,却是亏欠了这个孩子太多,这么多年都想要弥补,可是,真的一点机会都不能给她吗?
.
眼睛有些酸涩,掩饰不去的无可奈何。
.
“哥哥我回...妈妈你怎么哭了?”买了糖回来的小孩很是担心。
.
“怎么了?那混账东西欺负你了?”蒋林换好拖鞋走了过来,紧了眉心。
“没有,不小心被风迷了眼睛,休息会儿就好了。”勉强的带着苦笑,“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满满,跟爸爸说再见。”说着拿起了沙发上的包,牵着元满准备离开。
.
“爸爸再见。”有些依依不舍。
“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开了车来的,先走了。”说完急匆匆出了门,情绪有些不稳。
.
这十年来,二人相处更像是朋友,不会刻意避着不见,但元佳玉的态度,总是淡淡的。

贝乐狮子2018-09-20 14: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就在刚刚,我把我写好的(6)删掉了

贝乐狮子2018-09-21 13: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6)
“滚出来!”对着卧室门一阵爆栗。
蒋勒辰打开门踱着步子过去,脑袋一直垂着。
.
“跪下。”
缓缓屈膝端正跪好。
.
眼前的孩子温润如玉,从前便懂事得让人心疼,只是为何偏对于这件事,如此大的执拗。
.
“说说,都做了什么好事。”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做老师之后,便戒了烟,头有点胀。
.
她买了双鞋给我,我没...”
“她是谁!再给我犟******!“右手食指指着蒋勒辰的鼻尖,简直放肆。
.
浑身一紧,屁股上没好全的伤隐隐作痛。
“妈...妈她给我买了鞋我没收下。”心里小鹿乱撞,快要跳到嗓子眼。
.
收回了目光,“你妈妈一片心意,以后都收下。”
“是。”平稳了呼吸,听不出不情愿。
.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何必辜负你母亲的慈母之心?”无奈胜过恼怒,教过多次,见效甚微。
.
见他不答话,耐心循导:“当年的事都是无可奈何,谁都没错,终究是缘分尽了,你作为晚辈,不该掺和介意这件事。”说完自己心里难受得紧,也不愿再多废话。
.
“听见没有?再敢不敬长辈让我看见,你知道后果!”
拳头紧了紧,“是,勒辰听见了。”
后果自然知道,掌嘴罚跪都是轻的,打得他痛哭流涕不在少数。
.
他本不是个爱哭的性子,若非实在疼的紧了受不住了,全都是强迫着自己忍下了的。

贝乐狮子2018-09-21 14: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3. 情窦初开
.
十一,天气彻底凉了下来。
.
浅灰细格的衬衣套了件牛仔外衣, 下身黑色长裤,匡威高帮布鞋,微微露出脚踝。身材修长,碎发散在额头上,干净笔直。
.
“爸。”
“嗯。”
蒋勒辰提了两大包行李往楼下走,蒋林在车里等他。
.
十一国庆,学校组织了高一新生出行游玩,为期三天,自愿报名。
蒋勒辰本意不爱参加,只是担任副团支书身兼班长一职,蒋林还是强迫了他去。
.
窗外风景美好,大巴车里叽叽喳喳,蒋勒辰坐在蒋林身边如坐针毡,他似乎从来未曾如此近距离挨着内心敬畏的父亲,无论身与心。
.
“难得出来玩,好好放松一下。”察觉到了身旁孩子的僵硬,尽量轻和的语气道。
“是。”恭敬如往昔。
.
三个小时的车程,入眼一片翠绿,依山傍水好不自在。纷纷下车,话语声从未断过。
.

贝乐狮子2018-09-22 10: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3.(2)
.
有些疲惫,安排下住宿后,蒋林干脆就在酒店歇下了,使唤了蒋勒辰带着班委去勘察明天的路线。
.
周边都是山,舒适宁静,远离喧嚣。草草定下了方案,蒋勒辰从背包里拿了几块压缩饼干出来,几个人和着水吃了点。
.
“啊!”一声尖叫从队尾传出来,方晓玲踩了块活石,差点摔倒。
待众人反应投去目光时,方晓玲已经被蒋勒辰稳稳抓住了。
.
看着蒋勒辰一点没有长途的风尘仆仆,就这样呆呆的被他抓住。
“你没事吧?”放开她关心道。
“嗯?哦,没事没事,谢谢啦。”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
少年没有惹人注目的脸庞,却一看上去就很舒服,生的乖巧阳光,让人挪不开目光,身材也是严格把控下的标准,他的身影,在方晓玲脑海中迟迟不能散去...
——————
“晓玲好些了吗?”蒋林坐着,声音是奔波后的疲惫。
“右脚崴了不能使力,明天可能不能去登山了。”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温度刚刚好。
.
“你多照顾着点。”
“会的。您早点休息。”微微鞠躬,退出了房间,轻轻掩上门。

贝乐狮子2018-09-22 20: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