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凝远体罚学校

楼主:随笔写文lq 字数:10929字 评论数:1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敬度娘一杯,手下留情,鞠躬!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凝远中学建立于1990年,距今为止已经有20多年历史,自创建至今收到了家长们的广泛欢迎。百分之八十的家长支持体罚,也有一些老古董们更是强烈的表示不打不成器,不成才。
今年又迎来了一批新生,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都自己带着大包小包走进校园,学校明文规定不许家长进校门,也是为了锻炼学生的自制力,避免连铺床等简单的事都由家长代劳。
寝室虽说不上多豪华,但是该有的都有,有空调和单独的卫生间,四人一寝室。一人一柜子还有桌子和椅子。摆放地方和大学生也没什么区别,除了规章制度和学习等很严格,在别的方面总体来说还不错。
13岁的明远气喘吁吁的终于到了406宿舍,拿出一张单子看了看床号就把东西扔在了床上。呼!累死了,这什么学校还不让家里开车进来,咦,舍友们竟然都没到呢。算啦算啦,还是先收拾吧。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打开包裹,里面的东西散乱不堪,看着就让人无奈,一看就是自制力不好的小孩。相信学校会教给小孩如何有序的整理自己的东西,费劲的把褥子床单铺好,看着还是褶皱,没有铺平,无奈的嘟嘟嘴,这些平时都是妈妈帮忙做的,算了算了,先这样吧,又把生活用品拿出来摆放好,空包随意的塞在柜子里,还好宿舍有空调才不至于出的满头大汗。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走步声音,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正好走进自己宿舍,美少年楞了下:哇,来的这么早,我还以为我够早的了。你好,我叫李文,很高兴认识你
看的出来是一个开朗爱笑的小孩。明远抿唇一笑:我叫明远,你拿了这么多东西啊,看着地上这么多包楞了下。我帮你收拾吧,反正也闲来无事,你可是我在宿舍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呢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李文也是个自来熟:好啊好啊。两个小家伙一起收拾起来也是迅速,一个小时后最后两个舍友也都来了。一个叫安娜,像个女生的名字,性格却很内敛,介绍完自己就一声不吭沉默收拾东西另一个叫陈安,也是个开朗帅气的小美男……
初中生活也正式开始序幕,有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以及畏惧,听说打人挺疼的——心里哀嚎一声,我这是想什么呢,哪有第一天就想着挨打疼不疼的,鄙视自己一把,瞬间感觉太阳公公都在嘲笑自己。
四个小孩说说笑笑的走进食堂吃起了晚饭,不知不觉的建立起了纯真的友谊。
按照生日大小,几个小孩幼稚的拜了把子。
老大:陈安(13岁。生日:3.11)
老二:李文(13岁。生日:5.24)
老三:明远(13岁。生日:8.16)
老四:安娜(13岁。生日:11.13)
几个小孩不知道的是有的友谊能伴随一生,也是一种缘分。此时都在宿舍开怀大笑,小孩子是最好相处的,几个人二弟四弟叫的亲热,和亲兄弟一般。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好了好了,可以了,一开始格式错了,谢谢支持,贴吧里虽然有体罚学院的。但是别的也是很多坑,希望我能坚持把文写下去,谢谢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楼楼写文的动力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群聊号码:733901324

随笔写文lq2018-08-11 20: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想要什么拍拍欢迎说出意见

随笔写文lq2018-08-12 08: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开学第一天发了几本书和两本练习册,第二天就要开始军训了。教官是个25岁左右的大小伙子,看着严肃的很。明远看着眼前的教官,口水都快下来了。好帅哦!被旁边的陈安狠狠鄙视了一把,这个**。一个男孩子竟然还沉迷帅哥,丢人!
每个教官手里都拿着一个藤条,这是学校给配备的,看着好恐怖的说。军训第一天教官就开始立威了,教给了怎么样站军姿!腰挺直,手紧贴校服裤子缝等(懒得都说明,不要在意细节)然后就下了命令,站军姿半个小时。然后教官就拿着藤条转呀转,谁要是不小心动了就会来上一藤条,哎呲牙咧嘴的也不敢动(楼楼:…你…等着,欺负我的宝贝竟然),半天过后,陈安四兄弟也挨了不少藤条,毕竟小孩子体力差点,一上午站军姿也是够够的了,即使中间会休息,小孩子们的脸通红通红的。一回到宿舍就直接瘫痪在了床上。

随笔写文lq2018-08-12 14: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屁股上抽的伤一跳一跳的疼,虽然害羞,几个兄弟还是互相上着药,毕竟自己上药实在有点不方便,想着要在一起三年,上药的地方多着去呢。这样一想就自然多了。
明洁体力最差挨的也最多,小屁股上一道道通红的印子,毕竟没挨过打,委屈的哭了出来。作为老大的陈安装作成熟的说:三弟,别哭了,既然来了这个学校就要坚持!否则剩下的日子可怎么过对不对!不善言辞的安娜也说:没想到第一天就都挨打了。明洁也感觉不好意思了,毕竟安娜比自己还小都没哭,拿出纸巾擦干了眼泪。
下午的军训和上午没什么区别,都咬牙坚持,还好军训就一星期,忍忍就过去了,经历了一天的军训以及互相的安慰,兄弟们的感情又得到了升华,晚上互道了晚安就都和周公下棋去了。今天可把人折腾坏了(楼楼:我是亲妈,臭教官别欺负我的小崽子们。教官: ……)

随笔写文lq2018-08-12 14: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几个文随机更,有点懒了

随笔写文lq2018-08-13 10: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更文,谢谢支持,可能先甩个番外,正文后面慢慢写

随笔写文lq2018-08-14 13: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远番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14岁的明远却没什么心情欣赏这美景,在学校待了一年了,对学校的规章制度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打架实在不是个小错,更没想到记过不算还要去惩戒室,一时惶恐万分。
回到前几天,明远打小的哥们柠七,外号豹子气愤的来找明远,说自己被欺负了。一听说哥们被欺负了这还得了,14.5岁的年纪正是年少轻狂,冲动的岁数,立刻找了几个人去给哥们报仇,这事闹的太大了,惊动了上边领导,最后决定给予掺和打架的每个人记大过一次,至于后面什么时候把这大过消了看个人表现,最后每人去惩戒室领40下藤条。
几个熊孩子每个人手里有一个单子,上面写了年龄,惩罚数目,惩戒原因等,惩罚结束后还要盖章以防学生逃罚,简直是防火防盗防熊孩子。
惩罚要在三天内领完,想着早死早超生。决然的向惩戒室走去,第一次觉得学校这么小!站在惩戒室门口,犹豫良久才敲门,直到听到一声请进,深呼口气咬牙进去。

随笔写文lq2018-08-14 15: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空调的冷风吹走了丝丝燥热,惩戒室里有六个老师,分工明确,四个老师按住受罚人的手和腿防止乱动挣扎,也是为了学生的安全。一个老师报数,也就是惩罚过程中打一下就要如实报出来,一人施罚。明远不自然的偷瞥了眼一边的长凳,眼神中带着恐惧,一言不发的趴了上去。
臀部一凉,即使经历很多次,脸颊还是微红起来,深深埋下。“啪”意料之中的第一下落下,把呻吟吞下,就这力度今天恐怕好过不了了,多了几分恐惧。“啪…啪啪…”这就是打架的后果?惩罚如此之重,不是以前力度能比的,即使竭尽全力忍耐,在身旁老师数到20下的时候还是叫了出来,泪水肆虐。
不用看都知道身后肯定一片斑斓,只觉得格外的难忍,再也顾不上面子开始哭喊着求饶,即使知道这是无用功,想挣扎却动不得,一时垂头丧气。
冷汗顺着鼻尖滴落,已没有多余的力气挣扎喊叫,只留轻微的呻吟,耳边报数声终于到了36…可是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以后绝对不会头脑发热为了义气如此冲动了,内心一阵阵的懊悔。
迷迷糊糊的知道惩罚结束了,已没有力气站起来,任由老师扶着自己去医务室。以后不会冲动了,这是最后的想法,当初有多么气愤现在就有多么后悔,这就是冲动的代价吧。

随笔写文lq2018-08-15 23: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几天各种忙,更文待定

随笔写文lq2018-08-19 09: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军训在小孩子们的期盼中结束了,每个人都好像脱了一层皮一样,晒的小麦色的肌肤更显健康,学校体谅学生辛苦,放了三天假,四兄弟欢天喜地的收拾行李结伴出了校门,互相道别后就各回各家了。
金黄色的道路把上班上学的人晒的苦不堪言,汗水浸透了衣服,距离家越来越近,李文欢快的跑回了家。
“李姨,好饿,来点甜点”李文调皮的和保姆李芸说着,李芸效率很快,不过片刻,就端着几盘看相可爱的甜点,浓浓的香味看着就让人想咬一口。
“少爷在学校还习惯吧”李芸笑着和李文说道!
“挺好的,宿舍小伙伴们也都挺好相处的”,我爸爸今天还加班?,边吃边说。
“是呀,先生知道少爷今天回家,嘱咐少爷好好休息,别玩得太晚”李芸笑着说道。
“好啦,我知道了”李文无奈叹气,也失了兴致,没胃口的放下甜点。
“李姨我上楼休息会,晚饭做好了叫我”说着就起身上楼

随笔写文lq2018-09-01 10: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李芸熟练的做了少爷最喜欢吃的宫保鸡丁,小鸡炖蘑菇,以及几个清爽的小菜,依次把菜端上桌,又盛了一碗鸡蛋汤,都准备好后就去叫人起床。
李文迷迷糊糊应了声,套上拖鞋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方才下楼,看见桌上可口的饭菜,睡虫去了一大半。
“李姨别忙活了,坐下一起吃吧”李文笑着对人说。
“谢谢少爷好意了,我中午吃饭晚,现在不饿,我去把夫人的花浇点水”说着拿出喷壶就去忙了。
李文见状只能点头又嘱咐了几句,从学校回来到现在还真是饿了,又都是喜欢的饭菜,吃的很是满足,半个时辰后满意的拍拍肚子上楼去了。
“总算能玩会电脑了”嘟囔了一句就把笔记本电脑打开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尤其喜欢游戏,熟练的开始吃鸡,时间一点点过去,玩的不亦乐乎,悄悄地趴在草丛里守株待兔。
李渊在星星点点中回到了家,习惯性的看了眼儿子的房间,从门缝里依旧能看见灯光从里面露出来,看表已经12点多了,揉了揉脑门,随意的敲了几下门就进去了。“都几点了还不睡,明天再玩”这么晚了也不想发火,声音中却透着威胁。
被人吓了一跳,看着时间心头暗暗发苦,忙关了电脑站起来“爸爸,我这就睡”心知犯了错也不敢和以前一样撒娇。
李渊又说了儿子几句就出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毕竟今天孩子刚回家。

随笔写文lq2018-09-02 18: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天一早,李文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眼,简单洗漱后就去了书房罚站,这是从小订的规矩,自然不敢违背。说来也奇怪,李渊对儿子从小管束极严,李文却依旧那么依赖亲近李渊,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奥秘。
两刻钟后,腿肚子已经开始打哆嗦了,李渊就在这时候推门而进,李文忙绷直了身子,对爸爸的打还是怕的。
李渊坐在书房里唯一的椅子上,声音肃穆:“过来吧,走了一星期不会忘了规矩吧”挑眉淡淡说
李文忙道:“文儿不敢”虽然平时和爸爸撒娇颇多,犯错了还是不敢放肆的,一瘸一拐的走到人身边,也不敢揉一下发酸的腿,不敢让人提醒,动作迅速的脱了裤子内裤,甚至把上衣都规规矩矩的上撩了一半,圆润的两个小椭圆就完全展现出来了,脸色羞红的趴在爸爸腿上,虽然做了很多次,还是会脸红。

随笔写文lq2018-09-16 13: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李渊把手轻放儿子屁股上:“和你说了多少次了,玩游戏要适度,更别提玩到这么晚,爸爸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玩通宵?”说着在人左右臀各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李文吃痛低呼一声:“文儿知道错了,爸爸不要对文儿失望”说着眼圈都红了。
李渊大手轻摸摸儿子的头:“文儿错了爸爸会打会罚却永远不会对文儿失望,再妄自菲薄爸爸就把你拉门口去打知道了?”
李文哽咽的应了声。
李渊把儿子身子拉了拉,几巴掌就打红了臀部,不看人的表情动作,专心的拍着底下的两团小臀肉,在为小主人承担着责罚,可怜的一颤一颤的,左右臀已经各挨了十下,屁股通红微肿。
李文不敢咬唇也不敢挡,即使想忍也忍不住,哭的凄凄惨惨的,爸爸打人还是这么疼,双手抱着爸爸的大腿,虽然疼心里却暖暖的,只要爸爸别不管自己就好。
李渊不停地拍着小面团,由微肿已经变成了大肿,底下的小孩也嚎啕大哭起来,把心疼藏在心里,轻拍了拍后背:“起来,趴桌子上”
李文小动作的起身,一动都疼:“是,文儿认罚”乖巧的应了声,泪水顺着脸颊划下,俯身趴桌子上,姿势准确规范,臀部撅的最高,虽然很疼也没忘了规矩,可想而知家教多严,毕竟只是十多岁的孩子。
李渊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物件,上面刻着家法二字,竟然是一个宽长的竹子板子,做功精细,说起板子的来源还有个故事,以前本来是红木板子,当时李文不过十次,第一次挨红木板子没几下就坐不下了,可能小孩肉嫩,从那以后就换成了竹子板子,贴身制作的,不用打的很多也能牢记教训。
李渊高举起了板子落了第一下,皮肉瞬间颤了几下又恢复原装,撅起的面团抖动了下又重新撅好,满意点头。
同时预料之中的传来痛哭呼喊,又几下而落,小屁股看着可怜极了,臀峰中间淤青了一片,旁边大肿着,李渊也心疼,毕竟儿子刚回家,也不知道儿子在学校过的好不好,却依旧不想放纵孩子,最后打了两下凑够了十下就停了手:“好了,不打了,爸爸送你回房间”
李文哭着扑进了人怀里:“爸爸抱”边说边淘气把眼泪擦人身上
李渊泄下了严肃的面孔,宠溺给人擦眼泪,抱起儿子就送回了房间。

随笔写文lq2018-09-16 14: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整个人都快废了,脑供血不足,有好玩的梗欢迎讨论

随笔写文lq2018-09-16 18: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