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妾之责罚

楼主:风寒一月雪蓝 字数:4898字 评论数:7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在璃瑛国,女子阶级十分严明,不算小姐为:正室,侍婢,贱奴,妾室。由此可见,妾室的地位是十分低贱的,每次侍寝之后如若没有怀上孩子便要到正室那里请责 请责时要赤身裸体,对正室的命令要无条件的服从,自古以来,便没有妾压过妻的,毕竟妾室地位太过卑贱,即使对着贱奴也要称其为姑娘,自称贱妾,更遑论是压妻。即便如此富贵人家的妾室仍然很多。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18:3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PS:改错 侍寝后一月半没有怀上孩子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18:3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璃瑛国,墨王府
距离上次侍寝已经过了一月半,沈月娘仍没被查出怀上孩子。沈月娘是墨王的妾室,一个半月前才被带回墨王府,这也是她第一次去请罚。
然阁
沈月娘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俯身磕头“贱妾沈氏叩拜王妃娘娘。”王妃宁然端坐在主位,慵懒的倚着,看着跪在底下的妾室,她倒是一点也不嫉妒,一呢,她也不喜欢墨王,第二,她就算是喜欢,她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对这些妾施法,她倒是有些同情她们了。
宁然微抬了抬手“起吧。”沈月娘却没敢动“贱妾不敢,贱妾没能怀上孩子,已是大过,请娘娘责罚贱妾。”宁然挑了挑眉,倒是个识趣的“那便先按规矩来吧。”沈月娘贝齿轻咬着唇,“喏”言罢,直起身,缓缓解开衣衫上的纽扣,褪衣,露出未经包裹的白玉身子。为了方便惩罚,妾室只被允许穿着外衫。至于冬天,璃瑛国四季如春,压根就不会有冬天。
宁然眯了眯眼,从窗户晒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宁然换了一个姿势“诗岚,赏四十小板。”又指着中间一处凸起之地“喏,跪到那去。”沈月娘没起身,正室没允起,妾室是不可以起身的。沈月娘膝行过去,弯下腰,双手撑地,白玉的臀部完完全全的展现在宁然的眼前。此时诗岚已经拿了刑具进来,拿着小板,走近沈月娘。诗岚皱着眉看着沈月娘的臀,命令道“把臀抬高些。”
沈月娘顺从的撅了撅臀,卑微道“请贵人责打贱臀。”诗岚是宁然的侍婢,沈月娘只是一个低贱的妾室,自然是要称其为贵人的。
中间那凸起之处好处就在于侍婢责打妾室之时会很方便,不必弯腰。
诗岚的眉松了松,微微抬手,“啪”木板打上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那白玉般的臀上瞬间初见了一道浅红色的印记。沈月娘身形微颤了颤,贝齿轻咬着唇,忍住没喊出声,按规矩,受罚的时候是不允许出声的。
只是这木板是特制的,由湘妃竹所制,韧性极强,打在臀上会很痛,却不会破。不是可以想忍住就能忍住的。
木板依旧落下去,第一个十板打在左臀上方,诗岚作为宁然的侍婢,对于责打妾室自是做多了,力道也是很大的,十板下去,颜色就已成大红色。
第二个十板落在下处,板子不超过四十的,皆打在一侧,另一侧是绝不会去打的。然而三十板就足以将沈月娘的左半臀完全打成大红色,至于剩下的十板,诗岚微停了停,随即再一次抬起手,选择打在被责打的最严重的臀丘上。
“啊”虽然只是很轻的一声痛呼,但整个然阁无比安静,宁然和诗岚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宁然微沉了陈眸,虽然她不太管事,但这规矩还是不允许一个低贱的妾室破坏的。沈月娘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身形狠狠地抖了两抖。
诗岚皱着眉,将剩下的三板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打在沈月娘的臀丘上,那里如今已是深红色了。整个左臀比起右臀红肿得极为明显。沈月娘没忍住又轻呼了两声,这自然逃不过诗岚的耳朵。
诗岚见宁然没说话,便开口道“你刚刚出了三次声,自己说,该怎么办?”
沈月娘依旧撅着臀,微微低头,她自是知道的“按规矩,贱妾应先分开双腿,露出臀缝晾臀三刻钟,然后贵人应当用藤条责打贱臀三十下,打贱臀臀缝三十下。”
诗岚挑挑眉“看来你都知道,那便不用本贵人多说了,按规矩来吧。”沈月娘敛了眉眼,依旧保持着双手撑地的姿势,双腿已经僵硬,她动了动,缓缓分开了双腿,时隔多年,她又一次在人前露出了她最羞耻的地方。
沈月娘微怔,不由得想起了往事……
那个时候的沈月娘还是沈老爷沈杰妾室的女儿,一个妾室的女儿能有多高贵?更遑论那个妾还是个青楼妓子的出身。
沈杰此人本就是个不顾别人的情况之人,有时接连着几日让她娘侍寝,那嫡妻林倾又是个善妒的,偏偏她娘这么多年除了她又再无所出。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18:3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沈月娘常常见着自己的娘亲连着几日在初晨的时候就去了林倾的院子直到傍晚才回来。
而平常时候林倾也常常来找她们的麻烦。沈月娘还记得那一日,林倾带着一众侍婢来到她们的屋子道她娘与外人私通,这个理由啊她听过数遍,每次林倾折磨完她娘后说是她弄错了。她娘也不过是个妾室,又能说什么?
侍婢将她按在一旁跪下,林倾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那卑微的俯首在地的娘亲,命令她将自己的衣服脱去并双腿大分的跪在地上。
她推开那些侍婢,大声的质问她凭什么这么做。沈月娘仍记得林倾诧异中带着些许冷笑的表情“凭什么?就凭本夫人是嫡妻,而你娘不过是一个比贱奴还低贱的妾室。就这点,本夫人让她做什么她都得做。”说着还冷冷的看了眼惊慌的抬起头的娘亲。紧接着又对着上前来扳住她肩膀的侍婢命令道“你们,把这个小贱蹄子的衣服都扒了,在把她的腿分开,露出臀缝,让大家都看看一个青楼妓子的女儿的身子!”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21: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那群婢女立刻涌了上来,任她如何挣扎依旧不多时便将她的衣物尽数褪去,并按下了她的腰使她跪在地上并双手撑地,左右又两名侍婢死死的按住了她的腿,往两边拉。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21: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臀上传来的痛楚令沈月娘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三刻钟已经过去了。而刚刚诗岚正拿着藤条压在了她的臀上。
诗岚冷笑着,用藤条抵在了沈月娘的臀缝间,微微用力“沈小妾连露出臀缝晾臀时都能走神,真真让本贵人佩服的很……”又狠狠的抽了一下那中间“沈小妾不反思自己还在出神,不知该如何是好?”沈月娘的臀缝瞬间肿了起来沈月娘的臀抖了抖,前半身尽力向双腿靠拢,献祭般的将臀撅高,双腿尽力分开“贱妾没有反省自己是贱妾的错,请诗岚贵人用藤条狠狠地责打贱臀四十下,贱臀臀缝四十下。”沈月娘一狠心又给自己加了十下。
诗岚微皱了皱眉将藤条拿开,甩了甩“本贵人就责打你这贱臀六十下,你可有异议?”沈月娘哪敢反驳,撑着身子又将臀向前递了递“贵人能责打贱臀是贱妾的荣幸,贱妾没有异议,请贵人用藤条狠狠地责打贱臀六十下,责打贱臀臀缝四十下。”
诗岚笑了笑,将藤条贴在沈月娘的左臀上“刚刚那下不算,报数,报错了便全部重来。”

风寒一月雪蓝2017-10-31 21:4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这贴其实楼楼打算不写剧情的……只有文……毕竟这个设定妾想翻身比较困难。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18:3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沈月娘贝齿微紧“是,贱妾明白了。”诗岚满意的笑了笑,扬手,轻甩了甩藤条,那藤条分两面,一面有刺,是责打臀部的,另一面无刺,则是责打臀缝的。
诗岚将带刺的那面对着沈月娘的两瓣浑圆“嗖——啪”沈月娘的臀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痕,和一开始的那四十板一样,打在同处。
刚打了二十下,诗岚正欲再打,沈月娘的臀猛的瑟缩了下。诗岚正欲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一声娇呼“母亲……”
一个少女走了进来,诗岚欠身“婢子见过郡主。”沈月娘的身子却猛的僵住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她还记得,在她进门前曾在书院念过一小段时间的书,那个书院不公开子弟的身份,有个女同学来找她问问题,可惜她太笨,被她说了一通。她便是墨王府的郡主?
那时她们还是身份较为平等的子弟,而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墨王郡主,她却是连比之贱奴都低贱的妾,正赤裸着身,高撅着臀等着挨打。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19:3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沈月娘身形微微颤抖,她会怎样折磨自己呢?墨玉歆略带戏谑的看了她一眼,望着宁然道“母亲,女儿刚刚得到了一个惩罚,很想试一试,不知道母亲可否将这个小妾给女儿试一下?”宁然看了沈月娘微微颤抖的身形“自然,一个妾罢了。”
墨玉歆看着沈月娘“怎么,你不愿意?”沈月娘低头“郡主说笑了,贱妾愿意”墨玉歆笑了笑,丹唇轻启“此罚,名为碎娇躯。”
有一些小厮搬着一个矮桌进来了,由水曲柳木制成,质地极硬,沈月娘也领教过。但不同的是那矮桌之上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瓷杯碎片,且那矮桌极为窄小。
又有一个侍婢端着一个托盘进来,那上面摆着一个白玉壶,一只绣花鞋,一个外表参差不齐的湘妃竹板,还有几支极长的羽毛。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20: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墨玉歆指着那矮桌“跪伏在这,身子可不许出了这方矮桌。”沈月娘忍住声音的颤抖“是”沈月娘跪爬过去,站起来,那小厮还未走,此时将沈月娘的身子看了个完完全全。沈月娘玉足轻轻踩在那矮桌上面,脚下一痛,便直直的跪在了那碎瓷片之上,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沈月娘深呼一口气,将前胸贴在矮桌上,忍住疼,努力将身子蜷在矮桌上,这样一来,沈月娘的臀部便不得不撅得极高,且不用分开双腿,臀缝便已大喇喇地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20: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感觉会出人命的……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20: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沈月娘的左脸也微贴在矮桌上,耸臀塌腰。墨玉歆此时坐在一旁,她的侍婢兰芳拿着那白玉壶,白玉壶里装满了水。
兰芳将玉壶轻轻一倾斜,那里面的水便流了出来。那水顺着沈月****划过,沈月娘只觉得酥痒无比,却偏偏不敢动,这满身的碎瓷片可真不是放着玩的。
且这样的姿势,即便沈月娘想收缩臀缝,也是无用的。水倒了一些,兰芳又拿起一只羽毛,用那头轻扫着沈月娘的臀缝,沈月娘此时更加酥痒,臀也忍不住又撅了撅。直至沈月娘的臀缝变得干燥,兰芳才停了手。
将白玉壶中仅存的水都倒在了那羽毛柄上,和另两位侍婢一人分别捧着绣花鞋,湘妃竹板和那羽毛“请郡主择第一样刑具。”
墨玉歆轻轻勾唇,缓缓拿起那绣花鞋,鞋尖轻轻划过沈月娘的臀“啧啧啧,当初聪明伶俐的沈家小姐,如今确实比贱奴还要低贱的妾,正赤裸着身子,高撅着臀求本郡主用绣花鞋抽臀,真是……谁想得到呢。”
沈月娘脸色白了几分,依着规矩,又将臀抬了抬“请郡主责打。”墨玉歆笑了笑,对着沈月娘的左臀丘,扬手“啪”沈月娘之前挨的打本就全打在左臀上,墨玉歆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也打在左臀上,还是最为红肿的臀丘上。
“啪啪啪”接下来十下全都打在臀丘上,虽然不在同一处,却也接近,墨玉歆甩甩手,正欲再打下去,沈月娘的臀此时狠狠的瑟缩了。墨玉歆脸色一沉,反手狠狠地一巴掌打在沈月娘的左臀上“你胆敢躲罚?”
沈月娘的声音略带了几抹哭腔“郡主能亲自责打贱臀,贱妾荣幸至极,是贱妾该罚,贱妾不敢躲罚,只想求郡主换一边打。”
墨玉歆挑挑眉“是么?本郡主——偏不”说罢又十下比之前的力更狠的打在沈月娘的臀上。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1 22:4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墨玉歆打得累了,将绣花鞋扔到沈月娘隆起的背上“顶好了,不然就加重罚。”沈月娘颤了颤“是”
兰芳又在羽毛上浇了些水,墨玉歆坐了一会,又拿起那几支羽毛。用羽毛柄轻轻划过沈月娘的臀缝,沈月娘不由得瑟缩了一下,那绣花鞋瞬间就掉了下来。“啪”墨玉歆一巴掌扇在沈月娘的左臀丘上“加二十板。”沈月娘的臀颤得更厉害,竟有一些勾引人的意味。“啪”又是狠狠地一巴掌,同样扇在沈月娘的左臀“沈月娘,本郡主提醒你,你既然选择做墨王府的妾室,将自己的身份摆在贱奴之下。那你该受就给本郡主受着。那些放荡的勾引人的事少干,否则……哼,可别怪本郡主对你不客气。”沈月娘的臀终于不颤了“是,贱妾遵命。”
墨玉歆冷哼了一声,微微扬手,几根羽毛柄同时抽在了沈月娘的臀缝上,沈月娘只觉得身后瞬间好似裂开了一般,痛得很。然而墨玉歆此时又连着十下打了上去。直到沈月娘的臀缝肿了起来。墨玉歆才停了手,这还没完,墨玉歆打完,又将一支羽毛柄抵在沈月娘的后门,微微用力。凉意传来,沈月娘不由得收缩了那处肌肤,羽毛柄瞬间没入,墨玉歆微微用力一捅,沈月娘哼了一声,那羽毛此刻便插了进去。
如此这般又插了四根羽毛,沈月娘低着头,有些难堪,先不提,那处的难受,此时她一定如孔雀开屏一般。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2 18:3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墨玉歆这次没有动手,只是吩咐道“把她先抬到外面,再唤众妾室来看看,日后若有人犯了错,便如此罚。对了,再拿一些羽毛来,分给那些妾室。”
沈月娘身子有些发软“郡主饶了贱妾吧。”墨玉歆扬扬手“能够提醒众妾室是你的荣幸,你应谢恩。兰芳,众妾室来了之后再将她的左臀打烂,不许打右臀。”
有小厮进来,将沈月娘抬了出去,沈月娘身子发颤,却也无法。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5 09:4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墨玉歆坐在前面,沈月娘正跪在下面。众妾室已至,沈月娘的臀正对着她们。兰芳此时正拿着那破损的湘妃竹板,责打沈月娘的左臀,沈月娘不是没昏过去过,只是又被泼醒了。身上被碎瓷片扎破的地方也不流血了。但肯定会留下疤痕,而沈月娘的左臀,估计已经烂掉了,至于能不能好奇,还是未知。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5 09:4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墨玉歆摆摆手,兰芳停了下来,望着众妾室“你们都把那羽毛插进去。”刚刚被泼醒的沈月娘身子颤了颤“郡主……饶了贱妾吧。”沈月娘何曾受过如此大辱,竟落下泪来。
墨玉歆厉声道“你这般做什么?勾引人么?觉得本郡主罚轻了,还想再挨一顿?”
沈月娘身子抖了抖“不不,贱妾不敢。”墨玉歆满意的挥挥手。

风寒一月雪蓝2017-11-09 21:0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