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魂归来兮(瓶邪,生子,古今,背后灵梗)

楼主:夜阑静雨 字数:7194字 评论数:1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家人们新年快乐!




夜阑静雨2017-08-17 22:27:00 发布在 十世
序章
吴邪的脑子很乱,几乎什么都记不起的一片混沌,唯一剩下的记忆就是那个人进入青铜门前的那个表情,还有一句久未消失的话“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可他是谁?为什么记不清楚他的名字,吴邪的脑子不甚清醒,像是被泡在老旧带有渣子的机油里,昏沉难过的要紧,一张张同样的脸在他脑子里放大,唤着他的名字,“吴邪。”原来他自己是叫吴邪。
忽然,眼前闪过一个人影,吴邪不受控制的被他吸引,身体轻飘飘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那人动一步,他也就动一步,这样走路确实一点力气也用不上,不对,这根本不叫走路,吴邪低头看了看,双脚竟没有沾地,他是一路都在飘着的。

夜阑静雨2017-08-17 22:27:00 发布在 十世
第一章
“公子,回神了,老爷来了。”吴邪被一阵白光吸进去,这会儿还未搞清楚状况,就被人强行唤醒。
门被人开了条缝,吴邪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倒像是电视剧里古装片子的布置,旁边书童研着墨,侍女摆好了茶点,奉上清茶,帮他摇着扇子,好不惬意。
正当他陶醉时,欠开一条缝的门被完全推开,走进来两个他颇为熟悉的人,几乎是不受控制的站起来行了个他并不知道的礼节,唤了声“父亲,三叔。”
“小邪,太子殿下召你入宫,可有应对之策?”吴三省开了口。
吴邪这会儿才缓过了神,脑海里不属于他的记忆一股脑儿的涌来。说起来这事儿也是离奇,他先是追随着一个自己可能认识的人像魂一样飘着,后来又是来到了这个根本不知名的朝代,这是穿越还是什么别的现象。只见他麻木的点点头,这回是真的在神游,却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吴三省也有点搞不清自己这个大侄子在想什么,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大哥,吴一穷也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吴邪虽然是他们自小看到大的,但他在很多的政治时局上的见解和措施却是这二人怎么也想不到的,这会儿看吴邪笑的一脸高深莫测,心里虽然更为疑惑,两人却也没有问出口。
整理了一下思绪,吴邪才明白事情的经过。吴家在这里算是个名门贵族,吴邪是吴家这一辈儿的独子,自小像个姑娘家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名声在外。先皇同祖父定下婚约,将吴家这一辈儿的长女许给了太子,可问题是吴家这一辈儿没有女孩儿,奈何婚约又不能取消,因此这婚约就落在了吴邪的身上。吴邪此时只想吐槽一句,这是什么破事儿啊,难道还要他嫁给一个男人???

夜阑静雨2017-08-19 06:47:00 发布在 十世
短小的不行。因为画室上课码文时间很碎,各位见谅

夜阑静雨2017-08-19 06:48:00 发布在 十世
太子,可问题是吴家这一辈儿没有女孩儿,奈何婚约又不能取消,因此这婚约就落在了吴邪的身上。吴邪此时只想吐槽一句,这是什么破事儿啊,难道还要他嫁给一个男人???
这太子殿下也是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还非得要娶他。吴邪使劲甩了甩头。这会儿两个长辈已经出了门儿,一旁的侍女看着少爷这模样只以为是天气炎热的缘故,便加紧了扇扇子的频率。吴邪这会儿困的要紧,双眼一阖便侧头睡过去。闭眼的一瞬间,灵魂似乎被同肉体剥离开。
游魂状态的吴邪飘到空中,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不受控制的飘出窗外,等再停下来时,已经不自觉身处一个通体明黄色高大华丽的宫殿,皇宫?吴邪上下打量了一下,桌案前坐着一个黑色锦衣的人,没有侍女和书童伺候着,那人正自己研磨,准备写着什么,似乎是感觉到了吴邪的存在,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往吴邪的方向看了看,正是梦境里张熟悉的人脸。
名字到了嘴边,吴邪却不记得自己要叫他什么,这样熟悉和陌生的感觉夹杂在一起,让吴邪迫不及待的想凑近看看他的脸,于是他也那样做了,他凑近那人跟前上下大量了一番,可那人却好似看不见他似的不曾有半分反应。吴邪这下也察觉到这点了,附在他耳边问了句:“你是谁?”声音出口,吴邪自己听的清楚,那人却充耳未闻吴邪有心想拍拍他的肩示意他自己这个“大活人”在同他说话,可手竟然直接从他肩上透过去了。
吴邪愣了一下,看来自己已经算是个完完全全的透明人了,他这会儿越发的大胆了,在这殿里来回飘了几遭,心里觉得无趣,就想从窗口穿出到外面逛逛,可是刚到了窗子的地方想往外飘,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不能向外移动分毫,努力了半天无果后,吴邪也放弃了,索性坐在案头一侧,看着那人在纸上写写画画。日头偏了些,约莫着过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吴邪忽然感觉精神一片恍惚,又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在睁开眼,竟依旧还是在书桌前,吴邪揉了揉眼睛,看着屋里忙碌的侍女,陷入了沉思中。

夜阑静雨2017-08-19 23:22:00 发布在 十世
我如果说今天会更新你们信不信

夜阑静雨2017-08-23 15:36: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二章
“少爷,起床了。”吴邪被侍女强行唤回神来,昨夜入梦后,又是灵魂离体被强行留在那人身边。前半夜倒是相安无事的在书案前写写画画,他也跟着看了些,掌灯时分就寝休息时,他竟也紧紧跟着被束在床上,一丝一毫也不得动弹,气的他睁着眼睛瞪了那人一宿。哼,好印象都没了。
吴邪不习惯别人侍候他穿衣,却奈何古代的衣服太过复杂,挣扎了几下,还是由着侍女帮他穿上衣服。经过昨儿一天的想出他也算是通过脑海里的记忆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个世界男风盛行,男子也可以生育,但他却不肯甘为人下,做那什么太子的男妃,且不论那太子是谁,至今连面都没有见过,就要娶他回家想必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吴邪整理好衣冠之后,这会儿又坐在书案前发呆,长房大丫头青儿拿了吴邪没有读完的下卷书册,凑到吴邪耳边:“小三爷,今儿个大爷和三爷都不在,您要不还出去玩玩?”
吴邪看这丫头一副机诡的样子,到颇有几分王盟的样子。原来的吴邪也本是被逼着读书练字,平日里也是一副好孩子的样子,只是天性也是少不得顽劣,背地里没少做这翘家的事儿,这丫头便是个“好帮凶”。
吴邪听到这话也是眼珠一转,研究了那么多老古董,费尽心思的搜罗,到这儿倒是也不新鲜了,倒不如上街逛逛也算不错,“要,怎么不要?”
“不过,今儿可得早回来,三爷出去办事儿多半不出四个时辰便会回来,小三爷动作可要快些。”小丫头又凑到吴邪耳边,紧说着那么几句,吴邪暗暗点头,这丫头可比王盟靠谱的多。

夜阑静雨2017-08-24 07:15:00 发布在 十世
有人在吗?

夜阑静雨2017-08-24 19:50:00 发布在 十世
仿佛听到了召唤

夜阑静雨2017-10-21 22:14:00 发布在 十世
吴邪听到这话也是眼珠一转,研究了那么多老古董,费尽心思的搜罗,到这儿倒是也不新鲜了,倒不如上街逛逛也算不错,“要,怎么不要?”
“不过,今儿可得早回来,三爷出去办事儿多半不出四个时辰便会回来,小三爷动作可要快些。”小丫头又凑到吴邪耳边,紧说着那么几句,吴邪暗暗点头,这丫头可比王盟靠谱的多。
说起来翘家,无论是这里的吴邪还是原本的吴邪都是一把好手,三下五除二管了身行装,嘱咐好屋里的丫头无论谁来只管拖着时间说他不舒服睡下了,这就同那机灵的丫头翻了墙出府。
吴府的后门脸是条僻静巷子,俩人翻了墙落地喘息一会儿,那丫头就引着吴邪轻车熟路的左拐右拐穿出巷子,直奔集市去了。吴邪因着要出门方便,只穿了件干净利索的蓝布衣衫,没有平日里的华美,倒是更显儒雅,一双眼睛灵动有神,一身的书卷气,却不似个书生。那丫头也是穿着布质的衣裙,落后吴邪半步,在后面紧跟着,亦步亦趋。吴邪倒是十分好奇,动看看西摸摸。诶?这个好像汝窑的瓷罐子,这个好像青花瓷,等等,这幅画……
“老板,这幅画……”吴邪愣了一下,伸手想去摸挂在摊子正中的一幅画。这画倒没什么特别的好,只是眼熟得很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手刚一触上画轴,却被什么碰触了一下手背,吴邪抬眼一看,一只大手正触在他手背的骨节上。
“好大的手”吴邪心里犯了嘀咕,怎么说他也是正儿八经一纯爷们儿,这身体的手竟然长的这么秀气,比寻常女子还窄瘦半分,好在十分修长,要么可真如同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似的了。
这会儿子他遛了半天的神,回过神来那只手却还是没有拿下去,吴邪这也来了怒气,真当老子是女人不成,怎么摸来摸去还摸不够?他这才回头想看看到底是哪个这么大胆,敢摸你小三爷的手,却见那人将手收了回去,“抱歉。”
这两个字一吐出口,仿佛有着哪种魔力似的,吴邪霎时愣在原地。这是吴邪在梦里无数次听过的声音,温柔唤着他名字的声音。
好半晌,那丫头才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将他唤回神“少爷,人都走了。”
“啊…”吴邪有些脸红,这事儿疑点也太多了些,总让他迷迷糊糊的不在状态,视线朝着人群的方向看了眼,只落在一个背影上。不光声音眼熟,背影也眼熟得很。
“少爷,你今儿怎么了?老是愣神的。”回去的路上那丫头也是发现吴邪的不在状态,终于将疑惑问出口。
“没事儿。”吴邪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却炸开了锅,自从醒来后,一切事情都诡异得很。
一路无事。吴邪平安的回了府,从老地方翻墙进去,又钻进了他那间屋子里做他的大家闺秀去了。
等吴三省回府后,看见的便是他大侄子趴在桌上的安静睡颜。吴邪这两天真的是嗜睡得很,动不动就会睡过去,可偏偏身体又没有什么毛病,让府里上上下下都担忧得很。这个担忧显然不包括吴邪自己,相反,他还十分沉沦每日的昏睡时刻,因为似乎只有梦中才能探究明白一切。

夜阑静雨2017-10-22 17:48:00 发布在 十世
就问问都想不想我

夜阑静雨2017-10-22 17:48:00 发布在 十世
都想不想我啊。

夜阑静雨2017-10-27 17:48:00 发布在 十世
我来诈个尸。不想我我可不更了啊

夜阑静雨2017-10-27 23:05:00 发布在 十世
第三章
“你是谁?”吴邪的脑海中全都是白天街上遇见那人的影子,也许只有梦中才能明白一切,于是他又早早的躺在了床上。心事繁杂的时候极难入睡,他躺在床上生生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才睡了过去。意识在一瞬间被剥离开来,吴邪也没有惊讶,这两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从灵肉分离,到魂魄回体,一切都只是一个过程,而他所享受的却是在其中不断的深入探究以尝试解开谜题。
这次吴邪魂魄离体后却是没有来到前几次得地方。不同于往日恢宏大气的宫殿,这次那人所在的地方却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漂亮院落,他从后院的墙头翻墙而入,吴邪一句跟着刚想说这人怎么跟他一样都不爱走寻常路呢。却忽然觉得眼前的院落十分眼熟。写…这不是吴府吗?一样的假山,一样的水池,还有他走起来轻车熟路的后门院墙。这这这,这人竟然翻墙进了他家!
吴邪一瞬间有些慌乱,想阻止男人继续前进可手臂却堪堪穿过男人的身体,半点作用都没有起到。
他要去哪,要做什么?吴邪看着男人轻手轻脚的动作,忽然有点不安。这个方向,好像是内宅……他的房间?
吴邪跟着男人看着他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打开自己的房门,接着往床那边走过去,吴邪也随着男人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往床边飘,这下可真是诡异极了,“吴邪”的身体明明就躺在床上而他的灵魂或者说是意识竟然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看着自己,真的是有趣。
男人反复看了他的睡颜,似乎是认出了他就是白日里那个被他碰了手的人,竟然又一次用自己的手去覆盖在吴邪的手上。
真的是,好气啊。明明自己被占尽了便宜,却无法教训那个人,吴邪在一旁气鼓鼓的看着这些动作。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男人收回了在他身体上作乱的手,一言不发的出了房间。留下吴邪一个人对着自己的身体发呆。
“不管了”想着那个认匪夷所思的行为,吴邪直接往床上那句身体里一钻,期待着自己会醒来,可谁知道这会却是真真正正的睡过去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夜阑静雨2017-10-27 23:05:00 发布在 十世
今晚有更

夜阑静雨2017-10-28 12:15:00 发布在 十世
明天休息,会多更点

夜阑静雨2017-10-29 13:24:00 发布在 十世
“不管了”想着那个认匪夷所思的行为,吴邪直接往床上那句身体里一钻,期待着自己会醒来,可谁知道这会却是真真正正的睡过去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少爷,醒醒,快醒醒”吴邪是睡到快日上三竿才被房里的丫头叫醒的。
他睁开眼睛后也只是堪堪靠在床头发呆,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倒是一堆丫鬟婆子忙里忙外的,又备好了饭菜,新衣,全都等着吴邪的动作。吴邪努力回忆了一下,今儿这日子,到底还是满脑门子浆糊,一点印象逗没有。
长房大丫头催他催的紧, 他耳根子一软也就听了她的安排,由着她帮忙洗漱,折腾。等一切都忙活完了,饭菜都上桌大半时辰,已经凉了个透,底下小厮也是有眼力见儿的,急急换了桌新菜,伺候着吴邪用过膳后,仔细收拾了桌子。
别的不说,吴邪在这家里也是个祖宗似的人物,到哪儿都有人伺候着,下人们的态度也是十分恭敬,原是吴邪说什么是什么,别说睡到日上三竿,就是睡个颠倒黑白都无所谓的事儿,今天这群丫鬟竟然主动把他叫醒,还换了身新衣束好了鬓发,就差涂个胭脂便能真正成个出阁的大闺女了。
“不是,我说,今儿个是什么日子,怎么这样隆重。”吴邪这会儿对着镜子看着小丫头为他束起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那小丫头将发簪别好,里外看着毫无瑕疵了才开口答话“少爷忘了?今儿可是你的大日子啊。”
“大日子?”吴邪这下更懵了,什么大日子,又不是生日,又不是头七,他可不记得自己最近会有大日子。
说到大日子,那丫头就变得眉飞色舞的,“可不嘛,今儿太子殿下要来接您啊。”听她那语气,仿佛要见到梦中情人似的。
“太子?”吴邪忽然间有些懵了,在记忆里搜索一圈,好像有点印象了。几周前他刚来这个世界时,似乎听吴三省说过一次,后来也不曾有人提,便给忘的死死的,今儿个却全都给抖落出来了,他一时间也是有些慌乱。
合着这大姑娘出阁的形容也不算错了,不过这大姑娘的角色却换成了他自己,莫名的不爽。

夜阑静雨2017-10-30 10:53:00 发布在 十世
第四章
说起来,让吴邪去见那什么劳什子太子他其实是万般不愿意的。不过人家好歹也是个太子,自己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僭越的事儿,只好从命了。
奉命来接吴邪的轿子午时一过就在吴府门前候着了,吴邪收拾好后就匆忙出门,身边只剩下那个机灵的丫头陪着,吴邪心里忽然有些忐忑,总归是要去见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况且这个位高权重的人还极有可能是他未来伴侣,这让他在紧张之余还有一丝的好奇,好奇这太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
一路上吴邪一直沉着脸思考,一旁的丫头见自己主子不开心,叽叽喳喳的一句接一句开起了玩笑,倒是让吴邪放松不少。他今天也是仔细打扮了一番,高挽了半个发髻,束了个玉冠,鬓侧留下些许的碎发,余下的发被丫头梳得十分整齐,听话的垂下来搭在红色长衫外头,艳丽妖冶,倒是颠覆了他的不谙世事小公子的形象。说起来这身朱红色衣衫原是他死活都不肯穿的,今儿拿出来时,丫鬟也没听他的意见,趁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直接就给他穿在身上了,想不到格外好看。吴邪心里不得不给伺候他的丫鬟婆子点一个赞,真是好品味。
轿子逐渐慢了下来,晃得吴邪昏昏欲睡,不多时倚着轿内软枕睡了过去,那小丫头倒是格外贴心,拿了披风给吴邪盖在身上。
吴邪这会儿一睡着,那缕魂又飘到了那个还算熟悉的宫殿里,只不过这次他见到的那人却是倚在榻上小憩,只露了半张睡颜给他,吴邪这会儿想起了这人对他动手动脚的仇,张牙舞爪的对他露出凶狠的表情。好吧,他承认这人看不到,可这并不影响他向他示威。
约莫着一盏茶的功夫,一个侍从打扮的人敲了门进来,附在那人耳边说了句什么,吴邪也没有听清,只一个恍惚,只觉得振了一下,随即回了魂。
说是回了魂,其实就是醒了,到了地方轿辇停了下来,一个震动把吴邪给惊醒了。吴邪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心道可真巧,怎么那人刚被叫醒,他就到了地方呢?原本他还想听听那人和仆从的谈话呢,哎,可惜。
纵是如此吴邪也只好下了轿子。他这会儿刚醒过来,头有些昏,被风这么一吹才清醒过来,打量了四周。这宫殿到底是太子住的地方,可真是气派,恢宏大气的外观,上头高高挂着牌子,蓝底黄字,上书“东宫”,宫门口一堆宫女太监候着,见到他个个都低头行礼,“公子好。”
吴邪点了点头,身边的丫头挨个给递了赏钱,这也算是宫里的规矩,吴邪原本不知道,但原身的脑子里头却是明白的。他前脚带着丫鬟进了宫殿,那群宫女儿太监后脚也都跟着,倒显得他排场非凡。吴邪心里有些得意,一时没有仔细瞧这宫里的摆设,等越往里走才越觉得熟悉。这,这不是梦里那个宫殿吗?那这太子岂不是……想到这儿,他抬头往席上一看,身穿黑金色衣衫的男人正打量着他,面上无甚表情,果然…果然是他!吴邪说不准现在心里的感受,一路上理清的思绪一瞬间又变得模糊起来,只开口道:“太子殿下……”
“张起灵。”那人开口,语气却十分温和,嘴角努力绽开一抹笑意,一瞬间,冰山融化。

夜阑静雨2017-10-30 18:56:00 发布在 十世
有没有人呢,询问一下你们的意见。第一个朝代要踹包吗?

夜阑静雨2017-10-30 20:44:00 发布在 十世
猜一下我今天更不更

夜阑静雨2017-10-31 20:52: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