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丫头,给我过来!(主古风父女)

楼主:肆_旋律 字数:110374字 评论数:25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之前已完结一文,说好要写古风父女甜文,到中间却完全偏了…意外意外…现再开一文,努力写甜文,少一点争斗多一些甜宠…希望来看文的小伙伴儿们也能多提供一点梗~




肆_旋律2017-08-12 17:1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刚发文就被截,求楼楼心理阴影面积…
还是发图吧!

肆_旋律2017-08-12 17:1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发的第一段又被吞了!!

肆_旋律2017-08-12 17:1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一、
顺康二十五年,太子阮南墨的爱妻佟婉诞下幼女阮玉纯,不幸血崩离世。太子长子阮俊贤年仅十一岁便没有了母亲。虽顺康帝之前为他迎了两房侧福晋,阮南墨也不再有意再立福晋。福晋的事就这么被搁置着。
……
京城,嘈杂街头,两个个头不高身着华服的“男孩儿”边逛边说笑。
“哲弟,你看这个好看吗?”小人儿端详着一枚精致的玉佩,问道身旁的人儿。
“纯弟,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是你哥!”这小人儿虽努力地宣示自己比他大,看了看自己的个头儿却没了底气。
手拿玉佩的小人儿把玉佩给店家放下,转头看了看身边人的头顶,不厚道地笑了。

肆_旋律2017-08-12 17: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这俩小人儿不是别人,正是太子的小女儿阮玉纯和小儿子阮俊哲。纯儿才六岁,可已经十一岁的阮俊哲却和这个六岁的妹妹一般高。阮俊哲从小多病,还患着长不大的病,虽然以后智力不会受影响,但是这个头怕是会永远定格在六七岁。
“你!”阮俊哲心里憋屈,扭头就要往回走,“你好好逛!我可要回府了!”
“别呀别呀!哲哥哥~”阮玉纯赶紧抓住阮俊哲的手臂,开始撒起娇来。
“纯儿,我们是该回去了,一会儿大哥也要回来了。”阮俊哲也不再开玩笑。
他们的大哥阮俊贤,是太子府的嫡长子。阮恒霄近几年因年岁的缘故身子一直不太好,西北匈奴屡屡犯境,身为太子的阮南墨主动请缨出战西北,一晃就是五年。阮南墨出征后,阮恒霄便命阮俊贤每日临朝听政,下朝后便开始练习武功,午膳后小憩片刻还要继续学习各朝各代的史实文献。等要出宫回府时已经是临近申时了。

肆_旋律2017-08-12 17:2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两个小人儿悄悄地从府外翻墙进入府中,拍了拍身上的灰,一抬头……阮俊贤冷冷地看着两个小人儿。
“大…大哥…”纯儿一脸的诧异和惶恐。
阮俊贤没有看纯儿,直接看向了阮俊哲,“出去过几次?”
“回大哥的话,有…四…啊不是…五次吧……”阮俊哲也不敢抬头去看阮俊贤。
“你回房吧!再让我抓住看我能不能打折你的腿!”阮俊贤心里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放走了阮俊哲。哲儿体弱,一定是纯儿拽着哲儿翻墙出去的!
“!!!”纯儿诧异地看着阮俊贤。大哥我们才是一个娘生的好不好!!
“谢谢大哥!”阮俊哲一溜烟地跑掉了。
纯儿愤恨地看着阮俊哲的身影。啊喂!你要不要这么没有义气!!
阮俊贤一把抓住了纯儿的后衣领,一路“拎”着纯儿回了卧房。进了屋子放下纯儿,用脚轻轻扫了一下纯儿的腿肘,纯儿直直地跪了下去。
“你说说你!就不能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阮俊贤说得来气,“你看看你大姐二姐,有哪个像你似的!天天就知道女扮男装往外跑?”
“你既然喜欢大姐二姐,你找她们去啊!何必还在我这儿浪费口舌?”纯儿自己起了身就要往寝屋走。
“阮玉纯!你给我站住!”这小丫头!今天是得好好收拾收拾她了!自己这几年在皇爷爷身边忙前忙后,回来这丫头还给自己添堵!
“世子不好了!”宫里的苏公公进了府来急忙通报,“皇上怕是不好了!”
“什么?!”阮俊贤也来不及收拾纯儿了,连忙安排。命人赶紧去迎已边关告捷正往回赶的阮南墨,自己带着阮玉纯和四个弟弟妹妹进宫侍疾。
三日后,阮南墨赶回皇宫见了阮恒霄最后一面。
阮南墨兄弟三人为阮恒霄守灵七日后,阮南墨承先帝遗召继承大统。

肆_旋律2017-08-12 17:2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二、
阮南墨登基,太子府内亲眷迁入宫中,两位兄弟也各赴封地。
新立太子阮俊贤有自己的太子宫,其他两个皇子在皇子苑,两个比阮玉纯年长未出阁的公主都在自己母妃身边。内务府安排时竟忘了这个最小的公主,忘了安排阮玉纯的宫殿。
自打记事起,阮玉纯就觉得自己没爹疼没娘爱,嫡亲哥哥终日不了身影,庶出的哥哥姐姐们又不和自己玩,只有哲哥哥愿意陪着自己,甚至是闯祸……这倒好,这未曾谋面的父王当上了皇上,自己也成了公主,可是却成了饱受他人冷落的公主。
怎么办?阮玉纯望着太子宫的方向。心一横,那就去找他吧……
“大哥…”进了太子宫,阮玉纯小嘴一撅就要流小金珠,阮俊贤看着妹妹委屈的小模样实在心疼。
“纯儿,怎么了?”阮俊贤牵过纯儿的小手进了屋子。
“大哥,你们是不是都不喜欢纯儿?”纯儿委屈地说道。
“怎么这么说,别人不疼,哥哥也疼你呀!”阮俊贤抱起纯儿坐了下来。母后是生下纯儿后离开的,纯儿就是母后生命的延续。自己和纯儿是嫡出兄妹,怎么会不疼纯儿。
“父皇不理纯儿,是不是因为纯儿害死了娘亲。要没有纯儿,娘亲不会死的…呜呜…”纯儿哭的更凶,“大哥也不理纯儿,是不是也因为纯儿是杀害娘亲的凶手。”
“纯儿!你怎么能这么想?!”阮俊贤忽然想到那天那个叛逆的小丫头,如此顽劣今天却在自己的怀里感慨了这么多,“你的降生是天意,母后遭受这意外也是天意,你怎么能说是你的缘故呢!大哥这几年经常在皇爷爷身边忙着,才让纯儿经常看不见大哥…”
“那父皇…”纯儿啜泣着,可怜地说道,“为什么不给纯儿安排寝宫呢?”
阮俊贤揉了揉纯儿的小脑袋,细细想来好像这几年自己每天进宫听政,父皇出征五年未归,几个侧妃和哥姐都不太敢与她亲近,能和小孩儿玩的好像也只有阮俊哲。这段时间纯儿是有点作,不过应该是为了吸引身边人的主意吧?
“父皇自有父皇的道理。走,大哥领你去找父皇。”阮俊贤放下纯儿,牵着纯儿的小手向御书房走去。
“苏公公…”阮俊贤还未开口,首领太监苏辛培接话道。
“太子殿下和玉纯公主是来求见皇上的吧!巧了,刚刚皇上吩咐了,若是两位殿下来了就直接进吧!”苏辛培笑道。
一听可以直接进去了,纯儿躲在阮俊贤的身后,紧紧地抓着阮俊贤的衣袖,“大哥,纯儿怕…”
“怕什么?”阮俊贤蹲下身来安慰纯儿,“你当时还太小不知道。你出生时虽然母后离世,父皇很是伤心,但每次抱起你的时候他都很高兴的!一看父皇就是打心底喜欢你呢!”
“真的吗?”纯儿眼中闪烁着。
“大哥何时骗过你。”阮俊贤刮了刮纯儿的鼻子。
一大一小两人推门进去,阮南墨正批阅奏折,听声音赶紧抬起头来。
“儿臣给父皇请安。”两人同时行礼。
“快快起来。现在就我们父子三人,没有那些繁文缛节。”阮南墨站起来走了过去,握着两个孩子的手将其扶起,然后又一把将纯儿抱起,“纯儿都长这么大了?爹爹这些年好想你!”
“爹爹…”纯儿喃喃地唤着,小手搂着阮南墨的脖子,竟嘤嘤地啜泣起来。

肆_旋律2017-08-12 17:2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目前就先这些,争取每日两更,不一定什么时候更~

肆_旋律2017-08-12 17:3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有人冒泡点梗是楼楼的动力,不说话楼楼可是更不动的!

肆_旋律2017-08-12 17:3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三、
阮南墨没想到小丫头竟也如此想念自己!抱着纯儿阮南墨拿出一颗小玉珠,“纯儿看,爹爹在外时呀,给纯儿寻的珠子。可是那时候没打完仗,爹爹回不来呀,想纯儿又想的不行,就每天看着这颗要送给纯儿的珠子。现在爹爹也见到纯儿了,就把这颗珠子送给纯儿了。”
这玉珠已经打好了孔,有一根编织好的锦线穿着,阮南墨把玉珠戴在纯儿的脖子上。然后抚了抚纯儿的小脸儿,怎么看怎么像已经故去的佟婉。
“那爹爹为什么不给纯儿安排寝宫?”纯儿终于开口问了出来。
“因为爹爹想让纯儿留在爹爹身边。”阮南墨其实早已计划好。
自己出征五年,错过了纯儿的成长,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希望现在开始每日陪着她能弥补一些吧!
“爹爹…别再丢下纯儿了…纯儿好怕…”纯儿趴在阮南墨地怀里,闷闷地说道。
……
阮南墨让内务府派来两个婢女春杏和春桃伺候纯儿。
纯儿在龙床趴着,拄着小脑袋,无聊的很。说是让自己留在养心殿住,可阮南墨十天得有七天是去嫔妃宫中的,苦了纯儿独守空殿。
“你们两个不许跟着我!”纯儿突然起身,穿好鞋子跑出了养心殿。
“诶!公主!”春桃春杏看着小主子的背影也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阮南墨还没有下早朝。
纯儿直接溜进了皇子苑,看着阮俊哲在认真念书,上手夺取了阮俊哲手中的书。
“没想到哲哥哥如此认学呢?”纯儿戏笑道。
“你个小丫头想不到的还多着呢!”阮俊哲抢过书,虽是看书,却完全没有了心思,“说吧!来找我干什么?”
“哲哥哥既然猜到了,何必再问我呢?”纯儿又把阮俊哲的书放下,“行啦!哲哥哥可别装了!给纯儿找一套衣服你的衣服,陪纯儿出去玩嘛!”
“纯儿!这可是皇宫!”阮俊哲还是有所顾忌的。
“皇宫怎么了嘛!悄悄出去悄悄回来,没人会发现我们两个小孩子的!”纯儿倒是无所畏惧。
“……”阮俊哲拗不过纯儿,只好去给她找衣服。
两个小孩子找到了一侧宫墙脚下,正好这里巡视的人不多,两个孩子笨拙地跳了出去。
皇宫里可却炸了锅。
“你们两个是怎么看着公主的?!”下了朝回养心殿的阮南墨一进屋,春桃春杏就跪在自己面前说纯儿不知跑哪里去了。
“父皇息怒。”跟着一起回来的阮俊贤说道,“想必纯儿又缠着哲儿跑出去玩了。苏公公,你去皇子苑看看三皇子在不在。”
“是,奴才这就去。”苏辛培转身出去向皇子苑走去。
“跑出去玩?!为什么没有侍卫向我通报!”阮南墨接近咆哮。
“在太子府就抓住过他们一次,他们…翻墙出去的…”阮俊贤解释道,“申时之前他们会回来的。”
“翻墙?”阮南墨没想到他的小丫头会这么厉害,还翻墙?
“皇上,三皇子没有在皇子苑。”苏辛培这时也回来了。
“果然没在。”阮南墨冷笑一声,“苏辛培,去内务府取一根黑檀木戒尺。”
“是,奴才这就去。”苏辛培又出了去。
“父皇,您…消消气…”阮俊贤深知阮南墨的脾气,宠小孩儿的时候真的很宠,小孩儿犯了错打起来也不含糊。自己小时候就没少挨过打。
“哎…怎么说还是担心。两个孩子,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阮南墨坐了下来,“贤儿,给父皇研磨。”
“是,父皇。”阮俊贤站在阮南墨身边,认真地研起了墨。

肆_旋律2017-08-13 08:1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四、
还没到申时,两个小孩儿果然又跳墙回来了。阮俊哲悄悄溜回皇子苑,纯儿想从侧门悄悄回到养心殿的寝殿。
“你还知道回来?”正在寝殿床上坐着等纯儿的阮南墨冷声道。
“爹爹,纯儿就是去找哲哥哥玩去了嘛~”纯儿跑到阮南墨身边,撒着娇跟他解释道。
“哦?”阮南墨笑看着纯儿,“那你和哲儿在哪儿玩的?”
“当然是在皇子苑了。”纯儿理所当然的口气里掺了一点心虚。
“阮玉纯!给我跪下!”阮南墨立刻板起了脸吼道。
有一点被吓到的纯儿膝盖一软,委屈地跪了下来。和阮南墨相处的这短时间,阮南墨什么时候叫过她的全名?
“未时我便命你大哥去等着哲儿了!你说你去皇子苑玩了一天?可曾见到你大哥?”阮南墨质问道,“到底去哪儿了!”
“出…出宫去了…”纯儿只好老实交代。
“怎么出去的!”
“翻…翻墙…”
阮南墨站起来,用手臂夹起小纯儿又坐回了床上,把小孩儿放在自己的腿上趴好。
这个姿势纯儿也暗呼不好,挣扎着要起来,“爹爹…爹爹…纯儿知道错了,您就饶了纯儿吧!”
阮南墨狠狠地按着纯儿的背,“你若是就犯这一次,爹爹兴许还能饶了你。算上先前在太子府,你说说你干了几次了!”
大哥!你竟然出卖我!纯儿心里咆哮着,心里已经打算好了不要理这个大哥了!
阮南墨伸手掀起纯儿的衣摆,褪了外裤和亵裤,让小屁股暴露在空气中。虽然没风也让纯儿觉得屁股凉嗖嗖的。纯儿害怕地也立刻老实了下来。
阮南墨拿出了让苏辛培准备好的黑檀木戒尺,抵在纯儿的小屁股上,“若你初犯,爹爹本不想重责。可你这是屡教不改!三十戒尺,好好受着!”
啪——
阮南墨真是一点都没手软,纯儿的小屁股这就有了一道明显的红痕。
“呜哇!!疼!好疼!”纯儿哭得凄惨。
“受罚的时候不许哭叫不许求饶!刚才没说就这么过去了,这一次是你第一次受罚,再哭叫加三戒尺。我的规矩你大哥可知道,若敢哭叫重新打过!”阮南墨说着,又落下一戒尺。
啪——
“唔…”纯儿小手紧紧地攥着阮南墨的龙袍。
啪——
三下同时落在一处,纯儿的小屁股眼看着起了砂。
“哇!好疼!呜呜…”纯儿小手遮住屁股,说什么不让阮南墨打了。
“手拿开!”阮南墨吼道。
“不…不要!”纯儿心里也有些害怕,但就是不退让。
阮南墨抓着纯儿挡着的手按在纯儿的腰上,“我刚刚怎么说的?”
“再哭叫加三下…”纯儿嘤嘤地哭道。
啪啪啪——
纯儿的手不能抓阮南墨的龙袍分散疼痛,便抓住了阮南墨的手指。阮南墨没有再苛责纯儿,默默地受着了。
啪啪——
纯儿不安分地扭动着小身子,阮南墨按着纯儿的手便又加了几分力气。
啪啪啪啪啪——
阮南墨换了处好地责打,五下过后也起了砂。纯儿很想哭出来,却怕阮南墨加罚不敢出声,只好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
啪啪啪啪啪——
阮南墨每打一下都会把戒尺停留在纯儿的屁股上,充分感受着这疼痛,加上阮南墨手劲不小,不然怎么会这么快起砂。
……
三十戒尺打完,阮南墨把纯儿抱到床上。刚刚只是感觉纯儿安静的有点过分,从不觉得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挨了打才乖巧的要命,早干嘛去了?”阮南墨摸了摸纯儿的脑袋,谁知纯儿的脾气上来了,把头扭了过去。
“父皇才不疼纯儿!父皇一直在骗纯儿!呜呜…父皇一点都不喜欢纯儿!”纯儿把小脑袋转过去后,就开始哭了起来。
阮南墨有点慌了,这纯儿怎么这么说?还叫自己父皇?
“纯儿不哭,爹爹给你上药好不好?爹爹没有不喜欢纯儿呀!快让爹爹抱抱好不好?”阮南墨刚伸出手碰过纯儿就被纯儿躲开了。

肆_旋律2017-08-13 08:1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楼楼这里需要有质量的评论,快快砸过来~~

肆_旋律2017-08-13 08:3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五、
皇子苑这边,阮俊哲一路回去畅通无阻,刚推门进了屋子,就见阮俊贤坐在自己的书桌旁,靠着椅子悠闲地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书和功课。
“皇兄?”阮俊哲诧异地唤道,想想上次阮俊贤对自己说的话,心里不由得凉了几分。
“嗯。”阮俊贤没抬头,“干什么去了?”
“臣弟刚陪纯儿出去玩了…”阮俊哲回答地完全没有底气。也明知是自己做错了,何来底气…
“父皇让我等你回来带你去养心殿,走吧。”阮俊贤起身,把手中的书放回原位,先走了出去,阮俊哲赶紧追了出去。
二人到了养心殿门口,苏辛培在外面守着,见阮俊贤来了赶紧上前,“奴才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三皇子。”
“苏公公免礼,里面这是…”见门紧闭,不用细想也知道。
“哎!别提了!”苏辛培叹气道,“陛下刚刚责罚了小公主,可能是陛下下手有点重,小公主不理陛下了。”
“这小丫头脾气可不小!”阮俊贤说道,“劳烦苏公公通报一声,我带哲儿过来了。”
“刚刚陛下已有交代,三皇子先去御书房等候,太子留下。”苏辛培说道。
“那苏公公先带他过去。”阮俊贤目送走苏辛培和阮俊哲,敲门道,“父皇,儿臣已经让苏公公带哲儿去御书房了。”
阮南墨开了门,像看见救星一样,“贤儿,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说着,指了指趴在床上哭的纯儿。
“父皇放心,别让哲儿等久了。这个让儿臣来吧。”阮俊贤说道。
阮南墨出了养心殿,阮俊贤坐到床边,看了看纯儿被打得起了砂就快要破了皮的小屁股,暗暗感叹着阮南墨现在下手是越来越狠了!
“你来干什么?都怪你!”纯儿哭腔着说道。
“好好!怪我,怪我。”阮俊贤拍了拍纯儿的背,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你知道今天父皇下了早朝都着急成什么样子了吗?”
“……”纯儿静静地听着。
“你就这么溜了出去,父皇差点发落了春桃和春杏。”阮俊贤继续说道。
“啊?什么?”纯儿一激动把头转过去看着阮俊贤想要起身,被阮俊贤一下按住。
纯儿嘴上的伤口引起了阮俊贤的注意,轻轻捏起纯儿的下巴,“刚刚父皇给你立规矩了?”
纯儿一听阮俊贤这么问,就想起刚刚令人害怕的父皇,本来已经控制住情绪不再哭的纯儿,泪珠一下子就断了线,点了点头。
阮俊贤温柔地擦掉了纯儿的泪水,“好啦好啦,听哥哥跟你说。你两个姐姐因为有母亲管教,父皇从未插过手,以至于一直不知该如何去管教女儿,哥哥承认今天父皇今天下手有点重了,纯儿为何不和父皇直说呢?还对父皇发脾气?”
“呜呜…父皇打的太痛了!”纯儿哭诉道。
“那你还敢不敢偷偷出宫了?”阮俊贤趁机问道。
纯儿赶紧摇着小脑袋,“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御书房这边,阮南墨倒是颇有兴致地问起了阮俊哲的功课。一连问了五个问题,阮俊哲不仅对答如流,见解也很独到,学识才华完全在阮俊贤之上,只是可惜…
本想找个玩物丧志的理由责罚这孩子,一时间阮南墨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阮俊哲突然跪了下来,“父皇,今日之事是儿臣的错,请父皇责罚。”
阮南墨五年前出征之时,阮俊哲六岁。五年之后,已经十一岁的阮俊哲依旧是五年前的模样。家书送到自己手里,阮俊贤也曾说过这回事,自己还不信。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心里确实满满的心疼。

肆_旋律2017-08-14 05: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肆_旋律2017-08-14 06:0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小伙伴们都起床了没呀!

肆_旋律2017-08-14 06:4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七、
纯儿第一次挨这么重的罚,好几天没能下地,一直在床上趴着,吃着阮南墨让春桃春杏端来的各种小点心。这几天啊,连纯儿自己都觉得自己胖的不少。
“纯儿。”这段时间阮南墨一下了早朝,就赶紧回了养心殿,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纯儿的小脸蛋儿,“今天感觉怎么样?伤有没有好点?”
“感觉好多了!”纯儿笑得很甜,然后突然撅起了嘴,“就是冷不丁坐起来,屁股还是很疼…”
阮南墨抱起纯儿,在怀里掂了掂,笑道,“我的纯儿这几天可重了不少啊!”
“爹爹成天让纯儿吃了睡睡了吃的!不重才怪嘞!”纯儿埋怨道,然后一脸正经地看着阮南墨,“爹爹,哲哥哥怎么样了?”
听阮俊贤说过,阮俊哲身体不太好,那天虽然只被责打了三十下手心,却因身子实在太虚弱承受不住太剧烈地疼痛,病倒了。
“还是没有见好。”阮南墨放下纯儿,叹息道。
“都怪纯儿…纯儿不知道哲哥哥…呜呜…”纯儿嘤嘤啜泣起来。
“行啦不哭了…”阮南墨坐在床边,拍了拍纯儿的背,“现在知道了吧?以后可别再鼓动你哲哥哥到处闯祸了!”
“我想去看看哲哥哥…”纯儿闪烁的眼神看着阮南墨。
“好,爹爹带你去。”阮南墨揉着纯儿的脑袋答应着。
纯儿一进阮俊哲的寝宫便看见自己的哲哥哥虚弱地躺在床上。
“哲哥哥…”纯儿看阮俊哲的脸色煞白,心里很不是滋味。小手不停地擦着掉下的眼泪。
“纯儿…你怎么来了…我这样是不是吓到你了?”阮俊哲看着纯儿,笑了笑。
纯儿连忙摇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奴婢给皇上公主请安。”一丫鬟手上端着药进来,揖身道,“三皇子的药熬好了。”
阮南墨接过来药碗,“朕来吧。”然后扶起阮俊哲到自己的怀里,喂每一勺药都仔细地吹着热气。
看着阮俊哲睡着了,阮南墨领着纯儿出了来。
“你哲哥哥若身子好些,我虽不能让他继承大统,却也能委以重任。可惜啊…”阮南墨叹气道。
“……”纯儿可能还小听不懂阮南墨的话,疑惑地抬头看着阮南墨。
“纯儿,看你每日闷得慌,可愿意读书吗?”阮南墨笑着问道。
纯儿高兴地点点头,“纯儿愿意!”
“好,那明天开始爹爹就把你大哥的太傅教你读书。”阮南墨揉揉小孩的脑袋。
翌日清晨,纯儿被春桃春杏叫起来,梳洗完事便在桌旁坐好等太傅到来。这太傅姓江,因是家里第七个孩子,双亲也没念过什么书,取名为七。当年教阮俊贤念书时也才二十岁刚刚中了状元,大了他五岁而已,学识确实少有人能及。
“微臣给玉纯公主请安。”江七行礼道。
“江太傅不必多礼。”纯儿起身扶起江七入座,端起一盏茶跪下身来双手敬上,“学生阮玉纯,拜见太傅,太傅请喝茶。”
阮南墨前一天晚上特意交代纯儿,上课之前要行拜师礼。大萧国以礼治国,父慈子孝尊师重道都是必须的。
江七接过茶盏,抿了一口,笑着说道,“公主快快请起。”说着起身扶起纯儿。
第一天上课,纯儿的兴趣挺高,江七讲得也很高兴。阮南墨和阮俊贤回来,纯儿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微臣给皇上请安,给太子请安。”江七起身,跪下行礼。
“学生见过太傅。”阮俊贤满眼敬重。
“好了,都平身吧。”阮南墨一挥手,“继续吧。”
江七起身,坐下继续给纯儿授课。

肆_旋律2017-08-15 18: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八、
“公主,今天我们就上到这里。今天公主的功课是背诵我们今天学的内容。字不多,还顺口,想必公主不会背不下来的!”江七笑着说道,让人一点都没有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纯儿点头道,“纯儿一定背的下来。”
“好!那微臣告退。”后面这句是对着养心殿里所有人说的。
见江七走远,阮俊贤才敢开口道,“父皇!您怎么让他来教纯儿?”
“嗯?”阮南墨看向阮俊贤,“江七怎么了?朕觉得挺好呀!”
“对呀对呀!大哥,江太傅真的很好呀!”纯儿一脸天真地看着阮俊贤。
“……”阮俊贤摸了摸纯儿的脑袋,“嗯!这江太傅呀!可比纯儿今天看到的江太傅好得多!”
“真的嘛?”纯儿惊喜地看着阮俊贤。
“嗯!”阮俊贤笑着点头,“真的!”
“那太好啦!”
小纯儿高兴地鼓掌,阮俊贤无力地叹气。这几年,自己都被这江魔头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纯儿非常流利地把前一天学的小文章背了下来,江七满意地点头夸纯儿是可塑之才。
第三天,纯儿又非常流利地把前一天新学的文章背下来,江七还是满意地笑着点头,夸了纯儿几句。
这都三天了,这江七果然是大哥说的那么好呀!一直这么温和地笑着…
这第四天,纯儿的背诵果然没有上一天那么流利,但只有两三处间断,不用提醒纯儿便能快速的反应过来。
江七微微笑道,“没事,下次注意。”
第五天,纯儿背诵时卡壳可两次,在江七提醒之下才能继续。
江七继续微微一笑,“没事,再有下次,一并罚过。”
第六天,纯儿生生卡壳了五次…
江七依旧微笑,看着纯儿,“公主殿下,还记得昨天微臣说了些什么吗?”
“啊…太傅说…说…”纯儿想起来了,却又不敢说了。
“微臣说过,再有下次,一并罚过!”江七敛起笑容,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小木棍。
“太傅…”纯儿咬着嘴唇,唤着江七。这段时间江七和煦的笑容,纯儿真的想不到江七生气起来如此令人害怕。
“昨天公主错了两处,今天五处,每处三下。请公主伸出手来。”江七黑着脸,右手握着木棍,伸出左手手心,等着纯儿把小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纯儿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手心放在江七的大手上。江七握着纯儿中间三根手指,扬起小木棍便要砸去。
“慢着!”阮南墨推门进来。
“爹爹…”纯儿乞求的眼神看着阮南墨,希望阮南墨救救自己。
“江太傅你这木棍也太过寒酸了!”阮南墨打趣着江七手里的木棍。
“皇上不会是怪臣冒犯了公主吧?”江七起身跪下行礼,“微臣给皇上请安。”
“怎么会?”阮南墨走到床边,拿起那根黑檀木戒尺,给江七,“用这个吧!”
“哇哇!爹爹!纯儿的手会被打烂的!”看着这把戒尺纯儿立刻哭了起来。
江七接过戒尺,起身道,“臣遵旨。”
阮南墨转身出去,江七掂了掂手中的戒尺。嗯…果然有分量!
江七还是头一次见面前的小孩儿哭得如此伤心,看来果真是怕了这根檀木尺子。
“怕了?”握着纯儿的手,扬起戒尺。
纯儿吓得不敢再说话,只是摇头回应。
江七放下了戒尺又拿起小木棍,点了点纯儿的小手心,“这次微臣不用戒尺,再有下次,可别怪微臣不手下留情了!”
没等纯儿回应,江七便开始打了起来。
啪!啪!啪!“呜呜…疼…”“嗯,疼就对了!”啪!啪!啪!“想这么偷懒,刚开始就不要向微臣显示你很聪明的样子!”啪!啪!啪!“顶着这么一颗聪明的小脑袋,净做一些想投机取巧的事…”啪!啪!啪!“在我这儿就只有挨揍的命了!”啪!啪!啪!……

肆_旋律2017-08-15 18: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九、
二十一下手心打完,江七松了手,纯儿泪眼汪汪地揉着小手。
江七上课地规矩和他人不太一样,的师傅上课都是课前背诵然后授课,江七非要先讲课再考背诵,美其名曰节约时间。纯儿先前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今天才知道…如果先考后讲,没上课之前是有机会准备的,若先讲后考,这翻书的机会是怎么抽都抽不出来的!纯儿撅着嘴,也不抬头看江七,心里不住的腹诽。
这老狐狸!!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微臣告退。”江七行礼道。
“太傅慢走…”纯儿虽然难受,却还是礼貌地目送江七离开。
不一会儿,阮南墨回了养心殿。见纯儿老老实实地坐在书桌前背书,笑道,“我们的小公主还是挨了顿板子之后老实啊!”
“纯儿一直很乖的好不好!”纯儿没有看阮南墨,撇撇嘴道。
“可是江太傅不会无故打乖孩子的呀!”阮南墨揉了揉纯儿的头发。
“爹爹是坏人!还要太傅用戒尺打纯儿!哼!”纯儿使劲摇摇脑袋,试图躲掉阮南墨的大手。
阮南墨虽放下了手,却突然把纯儿抱在了怀里,“怎么?纯儿生气了?”
“不!生!气!”纯儿撇过脑袋。
才怪!
“那好吧,明天爹爹告诉江七,不许再打我的纯儿!”阮南墨笑着看着纯儿。
“啊?真的吗?”纯儿惊讶地看着阮南墨。
“嗯,真的。以后纯儿再犯错偷懒,爹爹亲自掌罚!”阮南墨勾起嘴角,看纯儿的反应。
“爹爹是好人~是纯儿不乖昨天偷懒了…”纯儿低头先认错,不然一罪二罚自己可受不了!
“江七今天是不是没用戒尺?”阮南墨问道。看纯儿下了课并没有红肿的太厉害,就知道江七是没下狠手打。
纯儿点头,眼圈突然泛红,“戒尺太疼了…”
“再有下次就用戒尺打听见没?”阮南墨轻声威胁怀里的小人儿道。
纯儿使劲儿点了点头。
“不仅打手心,还得打屁股记住了吗?”阮南墨说着还拍了拍纯儿的小屁股。
纯儿更使劲地点了点头。
“太傅估计这会儿应该去太子宫给你大哥上课去了。”阮南墨唤来苏辛培,“去库房找一块上等的墨,一会儿赐给江七。别的他也不稀罕,就喜欢这些文人的东西。”
“是,奴才这就去办。”苏辛培转身离开。
“啊?大哥现在还要上课呀!”纯儿一脸诧异。
“对呀!不过不像你,不用天天上的。他现在是每三天上一次课。”阮南墨解释道。
“那大哥有没有挨过太傅的打呀?”纯儿一脸八卦地问道。
“哈哈!这个吧!”阮南墨大笑道,“你还是问问他吧!”
阮俊贤从小都是阮南墨亲自带的。五年前还是太子的阮南墨奉先皇之命出征打仗,先皇便命皇长孙每日进宫听政事学史书练武艺。从那时起,刚中了状元的江七奉旨教阮俊贤。这五年,江七从未因为阮俊贤是皇长孙对他手下留情。直至现在,阮俊贤见了江七,总有一种心脏偷停了几下的感觉。

肆_旋律2017-08-16 22:0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就更一段吧~宝贝们晚安啦~

肆_旋律2017-08-16 22:0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的楼楼特别不想做女生别问我为什么不想说话…今天晚上就不更了这几天看了几个楼主撕了好几个恶意催更的我知道我的楼里的小可爱们都是文明的孩纸!比心~

肆_旋律2017-08-17 21:2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