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院】【原创】峥嵘(军事)

楼主:若书若书 字数:261671字 评论数:74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昨天抽血,身体不适,没有更。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今日双更!另一章晚点会上传,[SQUARED CJK UNIFIED IDEOGRAPH-7121]催呦!

若书若书2016-01-05 17: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八章:
陈平拎着藤条,不慌不忙的在赵之航身后走着。
“多久没有挨揍了?赵小四?”
多久没有挨三哥的藤条了?这个滋味真的快要忘记了。“一年多了。”赵之航想了想,如实回答。
“规矩还记得不?”
“记得。”什么破规矩,那都是拿来整小爷我的!赵之航内心无比的抓狂。
“再给你加深一下印象,来,跨立,踮脚!”
赵之航将两脚分开与肩同宽,双手背在后腰,站稳。这次是真正的遛鸟了,那玩意儿垂在两腿中间,还不知羞耻的晃了晃,如果墙上有个缝,估计赵之航都能钻进去了。然后踮起脚尖,想要维持这个姿势不倒,就要将重心一直往上提,脚掌,小腿,大腿,上身不由得绷紧,这一用力就扯到了大腿根部的伤,疼的赵之航直冒冷汗,“三哥,受不了了,真疼。”
“别说是疼了,断了你也给我忍着!撑好!”陈平用藤条轻轻的拍了拍赵之航的臀部,仿佛是在试着手感,“这里,放松!保持好姿势,倒下一次三百俯卧撑,倒下三次换一张报纸!”
能玩,他三哥太能玩了,他赵四爷没有交代在战场上,倒是要先交代在他三哥手里了。右腿后侧的伤疼的他都不能用力呼吸了,没办法,只好将大部分重心都转移在左边的脚掌上,估计是骨头给踢裂了。他三哥今天不肯让步,只能忍着了。狼巢基地今晚注定要非战斗减员一名战士了。
“来,都说说你在林子里弄了啥好菜了?”陈平见他撑好,但又不急着动手,轻飘飘的问赵之航。听起来友善的口气,但是内在绝对不友善。
“鲜蘑蛇羹,石板烤兔,叫花野鸡,还有烤猪肉,对了,我还用手雷炸了好多鱼,三哥喜欢的话下次带你一块去!”赵之航突然来了脾气,将自己在后山吃过的野味修饰了一番,瞬间高大上了起来。打吧打吧,反正也不心疼我,打死我算了。
“跟我闹脾气是吧?行!好好受着!”陈平不再说话,扬起手中的藤条,迅速有力的在赵之航的臀部留下一条明显的印记。五下,不偏不倚,全部重合在一起。藤条触碰的位置瞬间肿了起来。
赵之航没想到他三哥会用那么大的力气,控制不住,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手连忙撑在了墙上。“哥,疼,四儿错了,我,我不闹了!”赵之航真的后悔极了,这张破嘴,就会给自己招惹事端。
“撑起来!三百!你不是挺能的吗?别怂!继续跟我犟!”
“哥,我错了,真的。”
“煮的也没用!撑好!”陈平完全不理会他的求情,等他摆好姿势,又是五下狠狠的砸在赵之航的身后,与刚才的一道痕迹完全平行。特种兵的手法,指哪打哪,绝不含糊!
赵之航没办法,求饶是铁定没用了,这会儿只能发出“嘶,哈,啊,呃”之类的声音来博得陈平的同情,奈何陈平一点也不理会他。
藤条不停的在赵之航的身后炸开,陈平也懒得跟他废话,五下一组,又急又狠,打的赵之航疼出了一身的汗。不仅腿疼,屁股疼,再加上脚掌需要维持平衡,他已经分身乏术了。他陈三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收拾他了,这不,才这么一会儿工夫,赵之航就领到了一张报纸。
他喘着粗气,趴在墙上求饶,“哥,亲哥,我受不住了,您就饶了我吧。”
经过藤条的一番洗礼,赵之航的屁股蛋都已经肿了一大圈了。陈平不跟他废话,看着赵之航身后密密麻麻的藤条印子,索性将视线往下移,对准了大腿根部,“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砸在大腿根部,那叫一个稳准狠。
“嗷!!!”赵之航直接被这五下打跪在地上,这几下正好打在挨踢的地方,右腿根现在是疼的钻心,控制不住的抖动着,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没死就给我站起来!”陈平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赵之航听了这句话,顿时委屈至极,第一次觉得他三哥如此的不近人情。赌气般的抹了抹眼泪,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左脚艰难的承受着整个身子的重量,右腿已经使不上力气了,虚点着地,他也不求饶,也不说话,偏过头去,咬着牙承受着身后的疼痛。

若书若书2016-01-05 18: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日就一更。感谢支持。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

若书若书2016-01-06 19: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章
陈平搀扶着赵之航来到了军部的医院,骨科。
这个科室,狼巢的队员可是常客,隔三差五的就有狼巢的队员过来拍个片子,打个石膏。骨科的李主任跟他们狼巢的都是熟人,见陈平搀着赵之航进来,连忙起身,将赵之航搀扶到病床上,准备让他躺下。
“主任,主任,让他趴着吧,他身后有伤。”
“哎呦,我说陈三,赵四,你两大晚上的折腾啥呢?”
“主任,您给看看吧,估计是骨头裂了。”在医院永远不得得罪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病人,因为他们身上带着怨气,另一种是医生,因为病人的生死全部掌控在医生的手中,这个时候家属就是最大的受气包,这不,陈平称呼李主任都要带个“您”字,以表示尊敬。
赵之航明白骨裂的滋味,训练的时候不是没有摔裂过,但是生生的让他三哥踢裂,那还是头一次。他趴在雪白的床上,埋头不语。任由他三哥和主任交代病况。
“我看看,伤哪里了!”
陈平连忙过去帮赵之航褪裤子,赵之航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自己的内裤,带着怨恨看着陈平。陈平一下子将他的手打掉,轻轻的将他的裤子褪到腿弯处。赵之航害羞,将头埋的更深了。
“怎么回事?陈三,这是谁打的?都肿成这蛋样了!谁他妈的手这么黑!”
赵之航听到有人这么骂他三哥,心里可爽快了!哼,叫你打我,活该被骂!
“主任,是我,真麻烦您了,您给看看吧,大腿这儿,估计是裂了。”
“你,你,你!陈三,你是不是疯了你!他犯了啥错,让你给打成这样!”李主任用手指着陈平,被气的语无伦次,“愣着干嘛?还不扶到CT室去!我说赵四,你怎么也不知道反抗?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给打傻了你?不行,这事我必须给你们领导打电话!”
李主任絮絮叨叨的,一边帮着搀人,一边数落着他们。
等他将人送到检查室,交给里面的值班医生后,大步流星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内线电话,打给了狼巢的办公室。
狼巢的办公室里,周枫杨正在努力的整理着陈平收集上来的资料,最近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选拔这件事情上,毕竟是给狼巢灌输新鲜的血液,所以必须精挑细选,一点差错都不可以出。
突然,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这会儿怎么还会有电话打进来,周枫杨疑惑的接起来;“您好,这里是狼巢办公室。请问您找谁?”
“找的就是你!现在,立刻,马上到军部医院骨科办公室!”李主任说完,直接重重的搁下电话。
周枫杨被吓了一跳,听这语气感觉不妙,难道是哪个队员又出事了?不敢耽搁,连忙挂了电话,披上常服就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周枫杨慌慌张张的赶到了骨科办公室,看到李主任一脸火气的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连忙过去,问道:“主任,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着!”李主任也不喊他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哧溜溜的喝着,把人叫了过来,又把人凉在一边,没办法,我的地盘我做主!
周枫杨就这样被罚站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手底下哪个队员顶撞了眼前这位爷,回头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他心里惦记着受伤的战士,站不住脚,不由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李主任看着周枫杨在眼前晃,火气就往上冒,早干嘛去了,人都被打成这样了,现在着急管个屁用。“说你呢,站边上去!晃啥?”
“那个,主任,能不能问一下,是不是我手底下的兵不懂事,惹您生气了?回头我好好的收拾他!”
“再收拾就出人命了!哎,我说老周,你们狼巢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暴力?好好的一个娃硬是给打成那样!”
周枫杨有点理不清思绪,这到底是谁惹的眼前这位爷生气了!陈主任心里攒着火,这会儿周枫杨的火也给莫名其妙的拱了起来。
这时候,陈平一手拿着检验报告,一手搀扶着赵之航回来了。陈平见着周枫杨来了,一时半会给楞在门口,而赵之航看到周枫杨,就像是老百姓看到红军归来,无比的亲切!

若书若书2016-01-07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过度章节,准备给小四儿发点糖,毕竟亲妈。还有,祝某人明天北大测试录取!谢谢大家支持!

若书若书2016-01-07 19: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现在才知道19章被吞了!!!我去找一下存稿!!

若书若书2016-01-07 23: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还好最近没偷懒,文档里有十九章的存稿,谢谢细心的读者,么么哒!
这是截图,不知道可不可以。也是第一次搞这玩意儿,大家见谅!!





若书若书2016-01-07 23: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一章
“怎么回事?”周枫杨见到陈平扶着赵之航进来,皱起眉头问他。
“吵什么?片子给我,扶床上!”李主任自打周枫杨进来,就没有给他好脸色看,拿过片子自行研究起来,“哎呦,你看看你看看,老周!直接暴力引发的裂纹骨折!需要打个石膏养一段时间,哎,陈三,这骨裂是怎么造成的?不会真是你打的吧?”
“是三哥踢的!”赵之航趴在床上,这个时候也不见得他有多害臊,语气里多少掺和了一些个委屈的味道。
陈平不语,周枫杨上下打量着陈平,当他瞧见陈平穿着作战靴的时候,脸都绿了,指着陈平就是大骂:“他犯糊涂,你也跟着犯糊涂?你有能耐一脚踢废了他!省的给我闹心。。。。。。”
“哎呦,要教训人回去教训,别在我这里吵吵嚷嚷的!赶紧的打完石膏都给我滚蛋!再去一楼配点消炎,化瘀的药。”
打石膏,买药,折腾了好长时间,他们才回到自己的宿舍。
赵之航由依旧趴在床上,身后的伤还在叫嚣着。
“说吧,怎么回事!”周枫杨坐在床沿问他两。这个时候赵之航把头往里面一扭,面对雪白的墙壁,用沉默表示抗议。
“这兔崽子,在后山用明火,让我给收拾了一顿,我一时气急,给踢重了。这事是我疏忽了。我道歉!”
“我都说疼了,你还打我!”赵之航回头,瞪着他三哥,抗议。
“你挨揍哪次不是说疼?”陈平这个时候也变得孩子气起来,居然跟赵小四斗起嘴来。
“行了,都闭嘴!这件事你俩都有错!赵小四,你的问题,你三哥已经罚过你了,我就不追究了,不过同样的事情若是再犯,你自己掂量。”
“知道了,大哥。我保证不再犯糊涂了。”
“嗯,至于你,陈三,你都二十八岁的人了,做事怎么还跟赵小四一样不计后果?”周枫杨站起来,开始指责陈平。
陈平立正,面对着周枫杨,安静的听训,这会儿他也是后悔至极,早知道自己就不那么冲动的踢他了。
“大哥!”赵之航用手拉了拉周枫杨的衣角,委屈的说,“三哥踢我还不够,还要叫我看报纸!”
陈平瞪了一眼赵小四,这家伙这会儿居然还蹬鼻子上脸了,兔崽子!看我回头怎么治你!
“是先踢的你,还是先打的你?”
“先踢的!都踢坏了还要打我!我都说疼了,他还,还拼了命的打我!”
“行了,没有那么夸张啊!”周枫杨是谁,他赵小四心里的小九九,他还看不出来吗!这件事换做是他,他也会收拾赵小四,但至少不会那么没有分寸,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收拾了一个,站着的另一个也要好好的警告一番。
周枫杨转身回到自己的宿舍,在抽屉里翻出一张军报,又折回了赵之航的宿舍,他将手中的报纸往陈平胸口一甩,命令道:“赵小四看不了报纸了,你替他看了吧!”
赵之航听了这话,忍不住就想笑,偷偷的转过头来,看着陈平脱掉军靴,换上拖鞋,又将身上的衣物去除,只留了一条大裤衩,将报纸摊在地上,整个人撑在报纸的上方,开始做起俯卧撑。
赵之航看着陈平有节奏的上下律动着,心里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不过渐渐的,赵之航看着陈平的节奏慢了下来,心里感觉怪怪的,虽然开始的时候,自己心里舒坦了,可是现在看着他三哥不停的做着俯卧撑,心里跟猫抓了一样。他看了看周枫杨,此时的周枫杨正抱着手臂,在一旁冷眼旁观,看起来如果报纸不湿透,他大哥是不打算放过三哥了。
一张报纸湿透,那得留多少的汗啊,陈平不停的做着俯卧撑,不过,就算是体力再好,也经不起这样耗啊。
周枫杨看着陈平动作越来越慢,身上也出了不少的汗,但是他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而是用他的大头皮鞋踢了踢陈平的腿,“这就不行了?我还以为你有多能耐呢!”
赵之航看着他三哥加快了速度,突然感觉很惭愧,他又一次拉了周枫杨的衣角,“大哥,三哥也不是故意的,您就放过三哥吧。”
周枫杨回头:“心疼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大哥,您行行好吧。我以后不犯糊涂了,我保证!”
周枫杨踢了踢还在卖力的陈平,“听见没有,还不滚起来!”
陈平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身底下的报纸已经湿了一滩了,他的胸口起伏着,鼻子里还喘着粗气。
“洗个澡,禁闭三日。”周枫杨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赵之航的宿舍。
等赵小四回过神来,周枫杨已经出了门了。“大哥,大哥别走!”奈何周枫杨都不带搭理他的。
此时的陈平也没吭声,拿了脸盆毛巾洗漱去了。
宿舍里留下一个焦急的赵之航,趴在床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莫名的喜欢李主任。
李主任你好!
李主任再见!

若书若书2016-01-08 20: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二章
赵之航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昨天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体力有点跟不上了,再加上打了石膏没办法参加日常训练,所以精神格外的放松,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
“副连长,你醒啦?”
赵之航让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小毛豆,你怎么在这里?不用训练啊?”
“嗯,这几天不用训练啊,上头找我们谈话呢,我的安排在明天,那个周队长叫我过来照顾你呢。”
“那你这算是通过了?”
“应该八九不离十了,怎么样?副连长,是不是要表扬一下我?”
“我已经不是你副连长了,叫我哥知道不?”
“啊?”
“啊什么啊,能不能不这么蠢!”
“哦,那哥你要吃饭吗?”
“吃你个头,老子要上厕所!”
在蒋谦的搀扶下,赵之航终于如愿的释放了一下体内的储存空间,趴在床上还没啥感觉,一起来活动,就觉得肚子特别的饿了。
“有啥好吃的不?”
“有有有,在保温盒里呢,粥,鸡蛋,火腿,煎饺,还有水果!”蒋谦将人扶回床上,连忙去桌子上取保温盒。
赵之航哧溜溜的喝着粥,喝到一半突然想起他三哥还在禁闭室里,顿时没有了胃口,都怪自己这张嘴,害的他三哥因他受罚。
狼巢的禁闭室,可不是什么安逸的地方。房间不大,墙角只有一张床,没有窗,屋子里也没有灯,一天24小时都是黑乎乎的,这里,完全是折磨人的地方,不仅生物钟被打乱了,而且更可恶的是,一天只有中午给一个馒头一杯水。赵之航不时没有体验过这种完全漆黑的感觉,像他这样永远闲不住的人,宁可挨揍也不愿意被关禁闭。
赵之航这会儿在悠闲的喝粥,想着他三哥昨晚进去以后,到现在都没得吃,他停下来,盯着蒋谦。
蒋谦原本就站在床边上,看着赵之航一直一直的盯着他,盯的他心里毛毛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怎么了?”
“是不是兄弟?”
“啊?”蒋谦被问的莫名其妙。
“问你是不是兄弟!”
“算是吧,有机会的话以后就是战友,就是兄弟啦!”
“老子没问你这个!”赵之航快被蒋谦蠢哭了,“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违反纪律的事情,你敢不敢替哥做了?这件事你若是做好了,没有奖励,但是若被发现了,倒霉的就不止是咱们两人了,敢不敢?”
“没问题!”在师部侦察连,他的副连长可是非常的照顾他,所以,他的心也一直向着赵之航,这会儿看着赵之航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自己自然是要多帮一帮他了。
“好兄弟,没有看错你!你过来,跟你说,你十一点的时候去炊事班找朱班长,记住只能找朱班长,找别人我两都得死明白吗?”
“啥事啊那么严重?”
“你找到朱班长,然后跟他说,是我让你找的,然后。。。。。。明白了吗?”
“啊?这,这违反纪律啊!”
“废话,不是跟你说了违反纪律了,要不然我找你干嘛?”
”行,我保证办好!”蒋谦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好孩子,没白疼你!以后在狼巢,哥罩着你!”
蒋谦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在狼巢里找到了靠山了,以后就不怕了。可他哪里能够料得到,这个金钟罩翻过来,就是一个朝天的大坑!他想跳都跳不出去!
赵平在漆黑的禁闭室领到了第一天的白馒头和水,当他拿起馒头放到嘴里的时候,他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这哪里是白馒头,明明是特制的肉夹馍。
陈平很欣慰的吃着这个肉夹馍,心里想着赵小四,肯定是这猴崽子出的主意,果然还是没有白疼他的。

若书若书2016-01-09 19: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等会马上要带小孩子睡觉,只赶出来这么点,大家别催了,我已经睡着了。

若书若书2016-01-09 19: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三章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赵之航臀部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他安逸的躺在床上吃着蒋谦削的苹果,被关了三天禁闭的陈平,这时候也回到了宿舍。
赵之航看到陈平,连忙坐了起来,他看到他的三哥满脸的胡渣子,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软软的喊了一声“三哥”。
陈平走过去,坐在赵之航的床边上,夺过他才吃了一半的苹果,三下五除二的就啃成了一个果核。
“三哥,对不起。谦儿,再去那个香蕉给三哥。”
“肉夹馍味道不错,没有白疼你,我也有错的地方,好了,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咱们就不提了。”
陈平屁股还没坐热,周枫杨踩着点就跟了进来。
“老三你搬到我的宿舍,让蒋谦留下来照顾小四。”
“不行!”赵之航连忙拒绝他大哥的好意。
“为何?老二牺牲以后,我房间一直空着,我这安排有问题吗?”
“谁说二哥死了?他还活的好好的!”赵之航情急之下一下子说漏了嘴。
周枫杨一脸严肃的看着赵之航,陈平连忙让蒋谦出去。
“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从师部回来的时候,你们说教官因为一份文件出国了,我,我出于好奇,偷翻了教官的文件。”
“赵小四,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周枫杨怒视着坐在床上的赵之航,要不是看在他身体不便,估计都要拽过来,妥妥的收拾一顿了。
“哎呀,大哥你听我把话说完!”赵之航也是豁出去了,早死晚死,反正都要死,还不如乘着养病的时候把事情交代清楚,说不定还能从轻发落。
“行,我让你说!”
“我在教官的办公桌抽屉了,翻出几张照片,那个照片的背影很像二哥,但是我看出到底是在哪里拍摄的,所以,我乘着你们都在忙的时候,去了一趟军长那里,军长的确承认了二哥还活着的事实。。。。。。”
“你小子别框我们!”陈平听到二哥还活着的消息,突然来了精神,他们被老二的死压抑了太久太久,曾经的绝望,无助,现在统统烟消云散了。
“我没框你们,不信,你们自己去教官办公室找照片啊,我拿了一张照片,让军长给扣了下来,文件里还有两张照片,不相信你们自己去确认。”
“四儿,这事干的漂亮!娘的,二哥还活着!他还活着!”陈平激动的连国骂都出来了。
“三哥你能不能不这么激动,我偷拿了教官的照片,教官回来肯定会打死我的,你既然觉得我干的漂亮,那你必须给我求情,要不你把我左腿也踢裂了吧。这样我好多养些时日的伤。”
周枫杨也很激动,但是他没有像陈平那样控制不住自己,“行了,这件事我替你担着,照片是我偷的,跟你赵小四没有一点关系!”
“可是大哥,照片是我拿给军长的!”
“教官回来,我会跟他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所有的责任,我一个人担着,你就放心吧!”
“不行大哥!这件事跟您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知道你想护着我,可是,这事有违原则!”
“如果老二还活着,那他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许是领了其他的任务,你们要知道,老二的抚恤金早就下来了,所以,他就算是活着,也没办法再回到狼巢了,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明白吗?我周家,不想欠任何一个人,这件事不管是他们谁干的,我会动用我的能力,找到老二,让他安安稳稳的,真正的离开狼巢。”
“或许这件事跟教官没关系,而是军长下的命令,难道大哥你也要违背军长的意愿吗?”
“他们周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管是谁,我不允许他们用手中的权利伤害我们的战士,更何况他还是我们的兄弟,是我们的老二。”
“可是大哥,你也姓周......”
“这是我没办法选择的,好了,这事就这样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老二,确保他的安全。别多想了,他一定能平平安安的!”

若书若书2016-01-10 1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四章赵之航悠闲的养着伤,大家也在各自忙碌着。蒋谦因为通过了考核,正式成为了狼巢的一员,被分在赵之航所在的一中队一分队。蒋谦因为在选拔之初受到赵之航藤条的胁迫,那是卯足了劲的训练,现在成功入选,心里压力少了很多,再加上本身也才18岁,很多训练都跟不上老队员,因此天天被留下来加训,已经无暇再来照顾赵之航了。陈平对蒋谦的训练及其不满,对赵之航抱怨道:“你小子到底要躺倒什么时候?等你好了全权接受蒋谦的训练,这小孩子,太弱了,他到底是怎么被选上的?”“嘿嘿嘿,你们以前是怎么吓唬我的,我就是怎么吓唬他的,怎么样,三哥,我是不是出师了?”“行了,德行,我可说好了,他的成绩要是提不上来,我不找他麻烦,我找你!”“知道了三哥,保证完成任务!等我腿伤好了,我会好好的教他的!”可怜的蒋谦这会儿还在挥洒着汗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免费卖了。此时的狼巢很平静,但是军部,军长办公室很不平静。军长端坐在他的办公室椅子上,前面站着一个身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军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就是从赵之航手中扣下来的。他们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面对面已经沉默了很久,军长明白,总有一天,他要面对眼前这个人,然后告诉他真相。军长终于打破了这份压抑的沉默,用手指点了点照片,对眼前的男子说:“我没想到,你能够找到他。”“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周漠,你不是不明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难道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他是我的队员,至少你应该事先通知我,而不是这样一直瞒着我,瞒着我们那些兄弟!至少我们可以帮他!”“这个任务,只有他最适合!”“任务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周漠,你要知道,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不允许你这样伤害我的战士!死人?你就是这样糟蹋我的兄弟的?”周漠听了军长的话,气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他抓过照片,紧紧的拽在手里,他恨眼前这个人,是他不顾自己兄弟的性命,将他的兄弟推到风口浪尖;他恨自己,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确认他的兄弟还活着,其余什么事情也帮不上。“别忘了,他是军人!你也是军人!”“够了!少扯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放肆!拿着你的照片滚出去!现在我们不适合谈话!”周漠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为何会有照片?”照片是他周漠自己通过自己的渠道收集的,军长并不知道,可是军长为何有这张照片?“哦,照片啊,是赵之航拿过来的。你的人从你那里偷的吧,再不管管就要反了天了!”“我明白了!”周漠无奈的吐出一口浊气,“但愿他能够平安,要不然我会记恨你一辈子,还有,你最好祈祷他能够回来,否则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吧!”周漠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军长办公室,他的手里还紧紧的拽着照片。
“周漠!”军长的呼喊并没有让周漠回头,他无力的瘫痪在自己的椅子上。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军人,不就是用来牺牲的嘛……

若书若书2016-01-11 21: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五章周漠一脸疲惫的回到了狼巢,推开办公室的门,正好瞧见周枫杨坐在电脑前批阅着文件,狼巢的琐事不少,训练任务总结,还有每次的任务报告等等,周漠不在的这段时间,都是周枫杨一个人在打理狼巢的这些琐事。周枫杨正研究的认真,突然被开门声打断了思绪,他看见消失了一个多月的周漠终于回到了狼巢,他扔下手中的笔,将文件一合,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说道:“回来了?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下去带训练。”“怎么,你就这么不愿意帮我做事?”周漠将照片甩在桌子上,顶替了周枫杨的位置。“谈不上愿不愿意,只是帮个忙而已。没什么事交代的话,我先出去了。”“恩,赵小四呢?从师部回来了?”“回了,你前脚走,他后脚就回来了。”“叫他到我这里来。”“他训练受伤了,叫他来是跟这个有关?”周枫杨指了指桌子上被捏皱的照片,问道。“哦?看来你也知道这件事?主谋?还是参与者?”周漠靠在椅子上,抱着手臂看着周枫杨。“当然是主谋了,要不然你以为他会知道这件事情?”“看来你胆子也肥了,如果我再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把我这个狼巢总教官的位置也要夺取了?”“不好意思,不稀罕!”“周枫杨!”周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周枫杨,“别忘了你的身份!”“身份?什么身份?上下级的身份,还是私生子的身份?”“你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周枫杨拿起照片,努力的将上面的褶皱揉平,像是在问周漠,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还好吗?”“如果我说他不好,你今天是不是打算把我撕碎了?”周漠笑着问他,原来,自己的亲弟弟在跟自己置气,他一定是怪自己没有告诉他真相,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是被蒙在鼓里呢。“老二真的不能够回来了?”“我会尽我所能让他回来,给我点时间,也给老二一点时间去完成任务,行吗?”“这件事情不是你的主意?”周枫杨疑惑的看着周漠,如果不是周漠的主意,那肯定是军长的主意了。“他是你的好兄弟,也是我带出来最好的战士,我怎么会忍心把他推到无法回头得风口浪尖?周枫杨,你难道是用小脑在思考吗?他犯的错,我会努力去弥补,你原谅他行吗?”“对不起,是我冲动了。”周枫杨听着周漠无奈的语气,自己的心也变得软了起来。低下头道歉。“既然是冲动,那就要付出冲动的代价!”
“什么?”周枫杨听了周漠的话,连忙将头抬起来,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他看着周漠转身,在办公桌旁边的柜子里翻着什么。
“上次揍赵小四的板子哪里去了?你可记得?”
“教官!你,你不能用对待小四的方法对待我!教官!哥,亲哥!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哥!”
周漠从柜子里好不容易翻出一把紫檀木做的戒尺,好久没用了,都染上灰尘了。他将板子拿在手里,敲了敲桌面,对一脸紧张的周枫杨说道:“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我们先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一下!”
“我又不是赵小四!”
“你的确不是他,但是我今天才发觉,你比赵小四还不如!与公,你叫我一声教官,偷翻我的东西,与私,你叫我一声哥,居然跟我顶嘴,你说,那一条不值得你挨板子?来,伸手,摊在桌子上,先解决你偷东西的事!”
“我不!”周枫杨还在誓死抵抗,不仅没有照周漠的话做反而大胆的后退了一步。
“数到三不放好你的手,我就叫赵小四过来看着你挨揍!”
周漠的话直接戳中周枫杨的要害。自己以前犯糊涂的时候,也没少挨揍,但是他现在都三十多了,三十多了!他都好几年没有挨周漠的板子了,现在又要重新回味挨揍的滋味,赵小四,都是你的错!你给老子等着!

若书若书2016-01-12 20: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很多人都理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知道是为虾米。那么,现在我来好好的顺一顺关系。
赵之航:排行老四。是教官收的徒弟也好,弟弟也好,反正是教官亲自带出来的。
陈平:排行老三。关系同上。
老二,暂时没有出场,关系同上。
周枫杨,排行第一,是上面三个的大哥,关系同等于师兄之类,另外还是军长的私生子。未婚,现年三十好几。
周漠,狼巢的总教官,是周枫杨的哥哥,军长的儿子。未婚的中年大叔一枚。
蒋谦:小毛豆,十八岁的小姑娘,不,是小伙子!
本文主线是赵之航与小毛豆的故事,周家的感情纠葛是支线。
好了,再说就透剧了!

若书若书2016-01-12 20: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在这里等待你们:

书吧~曾经辉煌的名字。从建群至今到渡过了五年的时光。从起步到奋斗,从鼎盛到瓶颈、这其中。有酸甜有苦楚、有欢笑也有无奈。现在我们要再次起航。重建家园。期盼着老群员们回家。再期待新人宝贝的加入、望我们携手共进,再创鼎盛~!群号170320259!

若书若书2016-01-12 20: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天一更,没有意外都是固定时间段发文,勿催,谢谢!

若书若书2016-01-12 22: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六章
“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周枫杨的双手在裤子上来回擦着,就是不愿意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自己揍赵小四的时候总觉得理所当然,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了自己挨揍,怎么就那么不自在呢!三十二的人了,还要挨自己哥哥的揍,真的是拉不下这个老脸啊。周枫杨磨磨蹭蹭的看着周漠,脸都涨红了,他真希望周漠能够在下一秒改主意,可以放过他一回。
今天的周漠本来就带着怒气从军长办公室回来的,回到办公室居然还要受周枫杨的气,两边受气,脾气再好的人也需要发泄发泄,更何况,周枫杨做出来的事情,已经不能这么简单的就算了的。
“一。”周漠开始数数。
“哎亲哥,别啊,咱们再商量商量!”周枫杨不死心。
“二。”
“别,别数!”
“三!”
“玩真的啊!”
周漠不理他,自己走到门口,打开门,喊道:“值班员!把一中队的赵。。。。。。”
“别喊!我放,我放!”
周漠回头,看着周枫杨,“等菜呢?”
“不等,我放!”
周枫杨终于把自己的双手摊开,平放在桌子上。周枫杨的双手,宽大,厚实,手掌上的茧子很厚,这样的老茧,估计连针都扎不进去,但是,有些地方并没有收到茧子的保护,挨揍肯定还是会疼的。
周漠见他放好双手,锁上门,走到周枫杨身边,拿起戒尺就是十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气呵成!
周枫杨皱眉,双手放在桌子上跟直接伸出来可完全是两码子事,至少伸出来戒尺下来还能有个缓冲,这直接放在桌子上,不仅没有缓冲,连手背都被桌子磕疼了。
“嘶......”周枫杨吸了一口气,就算是他手上茧子再多,也经不起这样的速度和力度啊,完蛋了,这板子明显是带着他大哥的怒气的,看来今天这一关不好过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又是十下!
“啊......嘶......呼,呼......哥,你能不能不这么用力?”
“你这是跟赵之航学了多少?挨揍还有讨价还价的?”
要不要这样子,张嘴赵之航,闭嘴赵之航的,“你打也就算了,能不能不提赵之航?”
“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连赵之航都不如了!”周漠不停的用赵之航臊他。
周枫杨实在是忍不住了,“你打不打?不打我可走了!”
“啪啪啪啪啪!”连续五下砸下来,“你想挨揍,行,我今天就让你挨爽了!”周漠不再说话,戒尺一下接着一下,一点也不给周枫杨喘息的机会,周枫杨极力的忍着,手心疼,手背也疼。几十下之后,他的手心就已经青紫了。本来就很厚的手掌,这会儿又变厚了一层,手心最厚的两块肉已经泛出了青紫色的光泽。
疾风骤雨般的责打,饶是身经百战的周枫杨也有点扛不住,不仅仅的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内心的,三十二岁的人了,居然乖乖的让他哥把自己的手心给打肿了,要是这件事让赵之航知道,估计能够念叨上大半年了!
周漠可没打算放过他,戒尺依旧在他手心肆虐着,周枫杨的手终于被摧残成了两只发霉的青馒头。这手指头虽然没有受到摧残,但是手指连着手心,估计也没办法灵活运用了。
周漠觉得这种程度已经差不多了,将戒尺往抽屉里随意一扔,突然他瞥见抽屉里放着一把沙鹰,他笑眯眯的将手枪拿出来了,拍在桌子上,对周枫杨说,“来,这玩意儿,拆装两百遍你就可以回去了。”
周枫杨不可思议的盯着周漠,靠!两百遍!他的手现在都肿的跟个蛋样了,居然还要叫他拆装手枪?沙漠之鹰,这玩意儿又重又大,平时拆着玩还行,这会儿你让他拆这个?
周漠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定,抬头看着周枫杨,”两百遍,早点完事早点回去,别墨迹啊!”
周枫杨默默的用手指勾起枪。
靠,周漠你这个老姜,真够辣的!

若书若书2016-01-13 18: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七章沙漠之鹰,1980年发布,而最终定型则是在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IMI),有效射程可达200M,子弹出膛速度可达378米/秒,周枫杨不说话,摸摸的开始拆枪,枪身很硬,硌得周枫杨脑门直冒汗,才一遍双手就受不了了。枪管,套筒,弹匣,这些零件在平时玩起来,都是闭着眼睛随便整,可这会儿他看见这些东西,恨不得全部砸在周漠脑门上。
周漠给自己泡了浓茶,疲惫不堪的他需要用茶叶来提提神,抓一小把茶叶往杯子里一扔,倒上热水,茶叶泡开了就哧溜溜的喝起来,也不怕烫着自己。狼巢的人都是一群粗汉子,吃喝从来不讲究,也不知是谁说的,特种部队的女人是男人,男人是牲口,形容的恰到好处!
周漠喝着茶,翻阅着文件,新队员的选拔工作都交给了周枫杨,这会儿是该好好的看看,都选了哪些好苗子,毕竟以后都是自己手底下的兵了。
“咦,怎么还有个18岁的奶娃娃?体力跟得上吗?担任的是什么位置?”
周枫杨这会儿正努力的和沙漠之鹰做斗争,并没有在意周漠说了啥,直到周漠用文件夹拍了周枫杨,他才回过神来。
“问你话呢,哪里来的奶娃娃,这蒋谦是怎么个回事?”
“赵小四选上来的人。”说实在的,周枫杨这会儿疼的嗓子都冒烟儿,不仅手疼,心肝脾肺肾都扯的难受,说话声音都是沙哑的,虚弱的,他根本就不想搭理周漠。
“我看看,咦,不对啊!”
“哪里不对?”周枫杨停下手中的活,问道。
“他考核的时候怎么没有武装泅渡的体能数据?哎?你别停啊,继续拆!”
周漠你大爷的,休息一下会死啊!周枫杨这会儿真想把刚组装好的沙漠之鹰扔他脑门上!他用两只手的手指捧过周漠的茶杯,给自己灌了半杯水,长出了一口气,才回答周漠的话:“没数据?数据都是老三收集的,我这也没仔细看呢,蒋谦的事情问老三个小四就行。”
“你把赵小四叫过来。”
“不是跟你说了受伤了吗?骨裂了,在宿舍装大爷呢。”
“训练弄伤的?”
“老三踢的!”
周漠听了眉头都皱一块儿了,将文件往桌子上一拍,骂到:“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让我省省心!你,你三十二了,老三也快三十了吧?赵小四也有二十五了吧?你们三个加起来都快一百了,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啊?你们是要存心气死我是吗?”
周枫杨不接话,心里想着,气死你,气死你!
“现在谁在抓蒋谦的训练?”
“老三吧。本来这孩子成绩不是很好,一直吊车尾,后来赵小四找他谈话以后,这孩子不知怎么就跟中邪了一样,成绩一下子变好了,这不就留了下来,再说小四挺喜欢这孩子,所以,我们没有给退回去。”
“胡闹!下周一让老三把蒋谦这周的训练数据拿过来我看看,不行就淘汰了。”
“我觉得吧,只有小四儿有办法对付这个蒋谦,说真的,退回去可惜了,他能力不错,是师部特招的,你翻翻他基本资料。”
“行,回头我找老三问问,哎你休息够没有?拆多少遍了?”
周枫杨一听这话,感觉浑身又疼了,咬着牙又开始和手里的枪较劲。
等他拆完两百遍的时候,已经跟从水里捞出来的差不多了,他将沙漠之鹰往桌子上一扔,招呼也不打一个,直接开门走人了。
赵小四,你看老子怎么治你!周枫杨在心里咆哮着。

若书若书2016-01-14 21: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群号:163843304
为了防止帖子莫名其妙被删除,现在特意建立一个读者群。
喜欢《峥嵘》的吧友们可以加群哦。
感谢大家的支持。

若书若书2016-01-15 18: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十八章
周枫杨才不会傻到立刻去找赵之航算账,现在的他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毕竟来日方长。他连晚饭都没有吃,回到宿舍就蒙头大睡。细心的陈平发现今天食堂少了一个人,吃完饭就给周枫杨捎了一份晚饭带回宿舍,顺便带上了赵之航的病号饭,这也是属于他们几兄弟的默契。
“大哥,怎么没去吃饭?我给你捎回来了,给你放桌子上了。”
“嗯。”周枫杨浑身不得劲,懒洋洋的附和着。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陈平关心的走过去问道。
“没胃口,放着等会吃。”
“行,有事喊我,我去给小四儿送饭。”
“嗯,周漠回来了,有空就去打个招呼。”
“啊?教官回来啦?他在哪呢?”一个多月没有见教官,陈平还是很兴奋的。
周枫杨嫌陈平烦,坐起来就赶人,“出去嚷嚷!”
陈平见周枫杨脸色不好,赶紧闭嘴出门,他想着教官回来了,大哥肯定在教官那里受了气,他也是搞不懂这两人,平时关系好的时候能把人羡慕死,斗起气的时候能把人吓死。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陈平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事,走到隔壁宿舍,打开门,发现赵之航靠在被子上看着杂志,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平时都是豆腐块的军被,早就被他蹂躏成了豆腐渣。
赵之航打开保温盒,“哇塞!糖排!哇哦!清蒸鲈鱼!哇哇哇,鲜蘑菜心!哇,还有鸡汤!”
“为啥你吃的跟我们的不一样?”陈平感到很疑惑,这兔崽子待遇也太好了,鲈鱼和鸡汤明明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谁叫我是病号啊!朱班长心疼我呗。”
“被你灌了迷魂汤了吧!”
“哎呦!不跟人家炊事班搞好关系,你关禁闭的时候,谁有胆子给你馒头里夹肉?”赵之航哧溜哧溜的喝着鸡汤,啃着排骨,心情那叫一个美。
“你可悠着点吧!教官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管我啥……等等,谁回来了?”
“教官啊!”
“咳咳,啥时候回来的?”
“今天,教官一回来,大哥脸色就不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可悠着点吧,别引火上身了。”
赵之航顿时没有了胃口,随便附和了一声,看着眼前朱班长的心意,怎么也提不起精神了。
自打周漠回来以后,每周一吃完晚饭,陈平就拿着一份文件夹来找赵之航吐槽,“你看看,你看看!你推荐的兵,这成绩都什么鬼,害得我今天又被教官骂,差点就抄家伙对我动手了!你这破腿啥时候能好?再不好老子都不干了!”
“哎呦,不是你哪有我的今天!我这腿还不是三哥你踢的!”
陈平终于明白啥叫吃了哑巴亏,也是,赵之航的腿是自己踢的,自己活该受这个罪。他将文件往赵之航身上一甩,“你想办法解决!让他住你这,我搬到别的空宿舍去,这事我没辙了!”
每次赵之航看到蒋谦的训练数据,心里就攒气一团火,腿快好了,这火攒的也差不多了。“行,叫他搬过来,等拆了石膏,我就接了这活!”

若书若书2016-01-15 21: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