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院】【原创】峥嵘(军事)

楼主:若书若书 字数:261671字 评论数:74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第十章:毛豆风波
赵之航正准备离开,周枫杨叫住了他。
“听说,你推荐了一个战士?”
“恩,大哥说的是小毛豆吧。”赵之航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大哥的某些忌讳。
“小毛豆?毛豆也能打仗?”
“额,不是,他叫蒋谦,小毛豆是我,是我给取的外号。”赵之航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这下真的玩大了,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
“看来你这老毛病是没改了?”原本坐着的周枫杨这会儿站了起来,吓的赵之航后退了一步。
虽然赵之航在战场上毫不畏惧,但是在他教官和大哥面前怎么也英勇不起来,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他教官和大哥天生就是他赵之航的克星,这其中不仅仅只是畏惧,更多的是一种信任,尊重。在训练场上,教官和哥哥督促他,高标准的要求他,在战场上,却时时维护他,帮助他。在生活上,也是对他呵护备至。
是良师也是挚友,是兄弟更比亲人还亲。
赵之航身上的臭毛病不少,教官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大哥也有三十五了,他们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成熟稳重,最看不得的就是赵之航身上的这些臭毛病,赵之航也因为这些吃了不少的苦头,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些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臭毛病哪是说改就能改的,所以,挨收拾的是他,吃亏的也是他。
平时,二哥三哥虽然也很严肃,但是挨训的时候多少还会替他求情,挨揍还会挡上两下,但是今天这办公室只有他大哥和他两个人,偏巧,又撞在他大哥的枪口上。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悲剧。
“大哥,我错了,我一定改,您别生气。”为今之计,只有装乖讨好。
“你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啊?教不会你是不是!”周枫杨绕过办公桌,走到赵之航面前,拎着他的耳朵就来一个大回环,疼的赵之航嗷嗷叫。
“哥,哥,掉了!”
“哥还在这儿呢!”
“耳朵,耳朵掉了。”赵之航歪着头,“哥,好疼!”
“反正你这一天天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听了都不长记性,留着耳朵干嘛?”
“长,长,长!长记性了!再拧就变成一只耳了!”
周枫杨放开他,打趣道:“你想当一只耳,我还不想当黑猫警长呢!去,给我一边蹲着去好好反省!”
赵之航挪到墙角,立正站好,右脚后撤半步,脚掌着地,极不情愿的慢慢蹲下,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膝盖上面。哎,自作孽,不可活。
周枫杨回到办公桌后面,翻着文件,终于在一堆文件中,找到了蒋谦的资料。
蒋谦,男,18周岁,半年前特招进师侦察连,15岁就高中毕业顺利顺利考上某名牌大学,精通多国语言,曾担任狙击手,加入侦察连时间不长,体能较弱。
“你为何推荐蒋谦?按照他的体能,第一星期就该淘汰。”周枫杨没抬头,但是也瞄到了赵之航的小动作。
“啊?因为我觉得这孩子有前途,文化程度高,脑子灵活,重要的是他懂好几门外语啊,我们很多任务都是需要出境作战,所以,我觉得他适合我们,而且,他年龄小,可塑性强,我希望,教官能够收了他。”
“哦?分析的倒是有理由。”周枫杨依旧没有抬头,认真的看着蒋谦的资料,“那万一被淘汰了呢?”
“他敢!我削他!”
“我也觉得这孩子不错,如果他能够留下来,倒是可以让教官收了他。放心,他若留得下,我肯定会说好话,”
“谢谢大哥!”
话题结束,办公室安静了下来。赵之航一直蹲着,双腿不由的开始发酸,发麻,他大哥专注的看着文件,似乎并没有往这里看。所以,胆大包天的赵之航悄悄的筹划着换个腿。
正在赵之航神不知鬼不觉的换腿的时候,周枫杨突然抬起了头:”呦,这都换了一次了,还换呢?“
原来他赵之航的一切都在他大哥的掌控之中,现在被抓了个现行,完了!
“大哥,我错了,我不该在受罚的时候换腿,我......"
"你赵之航做啥事都不快,就认错特别快。再给我动一下今天就别想站着出去了!给我老实点!“
”是,小四明白了。“
悲剧,流年不利,他赵之航就是个苦命的娃,三哥,快来救救我!

若书若书2015-12-24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老本都赔出去了,没心情更文!!

若书若书2015-12-25 20: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应该有更,不过要等儿子睡着。

若书若书2015-12-27 20: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一章:选拔(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他赵小四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腿了,麻的已经没有知觉的时候,他大哥一声“起来吧!”让他瞬间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起不来了,没知觉了。”此时不撒娇,更待何时!
周枫杨走过去,慢慢的拉起蹲着的赵之航,“慢点,小心点。”周枫杨将他拉起来,又抱到了沙发上,替他揉腿。
原本失去知觉的腿,在周枫杨的按摩之下,开始回血。又酸又麻,惹的赵之航一个劲的“嘶嘶”吸气。
“你啊,罚过你多少次,都不知道改,就是活该。”
“那大哥还罚,没天理。”
“嗯?”
“哎呦,我的腿啊!”
“行了,别闹,新人选拔的体能测试就交给你了,等会我会给你资料和测试大纲,别玩过头了。”
“知道了,大哥。”
“嗯,还有,如果你真喜欢那个孩子,多照顾照顾吧,别做的太明显。”
“谢谢大哥,但是如果他连体能都过不了,我不会留他,我希望他留下,但是我不会作弊,绝不会放水。”
“你自己决定。”
赵之航明白,他们的未来面对的是枪林弹雨,所以,就算是再看好一个人,如果放水,那就是害了他。现在的松懈很容易在战场上成为致命的伤害,尽管他可以毫不犹豫的面对敌人扣动扳机,但是战友受伤,牺牲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马虎不得,他要挑选最优秀,最合适的军人留在这里,而且,绝不能放水。

若书若书2015-12-27 22: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一章:选拔(二)
终于迎来了所有的选拔成员,今天,赵之航趾高气扬,带领着一票兄弟决定好生迎接新人的到来,他赵之航必须让新来的明白,这里,他赵四爷说了算。
赵之航为了迎接新人,特意给自己换了肩章,原本他就是少校军校,去师侦查连的时候换了个上尉的肩章,这会倒好,直接换了一个二级士官的肩章,惹的众位兄弟不住奸笑,纷纷收起自己的肩章,换上了各种一级士官,上等兵的,更有的直接换了列兵军衔。赵之航奸笑着对兄弟们竖起大拇指,“真兄弟!走,去会会精英们!”
参加选拔的战士们早就在操场上列队等待多时了,虽然面对的是未知的挑战,但是,队伍里仍旧是鸦雀无声,这就是纪律。
赵之航带领着众兄弟们悠哉悠哉的来到选拔队伍的前面,若不是穿着军装,这群人,跟社会小混混也没两样了。
赵之航在队伍中间穿插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很容易就在队伍里发现了小毛豆,蒋谦。蒋谦也是个少不更事的主,看到昔日熟悉的副连长,高兴坏了,见着他的副连长走到他面前,轻声说道:“副连长你咋变士官啦?”
赵之航听完,马上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队列里不准讲话,这规矩你原来单位没有你?”
他赵之航走到队伍前面,大声的喊着:“总有那么几个蠢东西,破坏我的心情!全体都有,100个俯卧撑,不下背囊!”
100个俯卧撑队伍眼前的特种兵们根本不算什么,不下背囊,那也马马虎虎能够完成。关键是他们明白了,坚决不能得罪眼前这个士官!
一群人趴在地上哼哧哼哧的做完了100个俯卧撑,有些喘,尤其是蒋谦,小脸煞白煞白的,多半是被吓的。
“看看你们,看看你们,几个意思?肩膀上扛着中尉,上尉,给谁看?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士官?嗯?还有一个少校,两毛一了不起吗?给我全部扯下来!在这里你们全是新兵蛋子!不爱呆现在就滚蛋!”
赵之航看着所有人将带有身份标识的肩章,领章等卸下来以后,心情倍爽!“我姓赵,是你们的教官。为了欢迎你们的到来,特意给你们准备了一份礼物,十公里越野。宿舍还没着落,就别下背囊了,抓最后一名!小李,开车带他们出去转转!”
周枫杨拿着望远镜,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赵之航的一举一动,嘴角挂着宠溺的微笑,“这个兔崽子!”

若书若书2015-12-27 2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99楼是不是被吞了???求恢复方法!!!

若书若书2015-12-28 00: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一章:选拔(三)
十公里,参加集训选拔的队员哪个没跑过,这“狼巢”大队也不过如此吧,你一个二级士官出来指手画脚的,是看不起我们嘛?
特种兵们本身就带着傲气,更何况来到这里的都是尖子,一个个都是牛到天上的人,哪里会服气一个二级士官。也不知道这眼前的人是骡子是马。虽然战士们心里很不高兴,但是,这毕竟是“狼巢”的地盘,他们心中有火,也只能压着。
所有人听指挥,迈开脚步开始了他们在“狼巢”的第一个“十公里”。
赵之航哪里会让他们这么舒坦,平日里经常被哥哥们收拾,这会儿,能收拾收拾各连队的精英们,心里无比的开心。所以他想着法子的让他们不快活。
十公里的路并不容易,尤其是被赵之航提前下了手脚的路。天气晴朗,多日不下雨,但是战士们一出基地大门,就遇到了好多的水洼。越野车在队伍旁边跟着,溅起无数的黄泥水花,战士们干净的作训服一下子就变的又湿又粘。开越野车的兄弟也是故意的哪里有水坑,车子就往哪里开,不知道的还以为司机喝醉了酒。
战士们一个个恨的牙痒痒,开车的兄弟兴致却越来越好。这也是赵之航提前交代的,各种上坡,下坡,反正就是两个字,折腾!
十公里越野大家都跑过,遇到一些坑坑洼洼的路面也正常!但是像这样的路,他们还是头一次见,而且越跑越不对劲,因为按照经验,这已经超出了十公里了。
回到基地,估摸着都跑了二十公里了,战士们一个个都累的不想动。赵之航看在眼里,大声的骂到:“都爬起来,你们这群软脚虾,来这里旅游来了吗?熊样,这就是特种兵里的精英?我看都是一群垃圾!乘早给老子滚蛋!”
“报告!”队伍里有人喊,“我们跑了至少有二十公里,根本就不止十公里。”
“你是猪吗?在战场上敌人说五点钟交火,你就必须等到五点钟吗?你能告诉他你还没准备好,要重新开始吗?如果你有这种想法,那么现在立刻给老子滚蛋!淘汰最后一名,其余人继续训练!”
训练场上,赵之航不停的给战士制造麻烦,这一周,就是体能测试,麻烦在继续,淘汰也跟着继续,赵之航很荣幸的获得一个外号,“变态”。他赵四爷奸笑的舔舔嘴唇,将变态的本性发挥到了极致!

若书若书2015-12-28 23: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伺候完儿子就更。勿催谢谢。

若书若书2015-12-29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二章:所谓的谈心
“狼巢”的这次选拔,淘汰率太高,所以,每天都有人会离开。别看赵之航他们天天的“胡作非为”,但是,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收集着选拔队员的数据。不合格的不需要等到选拔结束,直接打背囊走人!“狼巢”不养闲人,说的难听点,就是,不合适,直接滚蛋!
能力是天生的,后天再怎么强化也没什么大的用处,更何况,战争一触即发,任务随时都会下达,他们要留下的,是最适合“狼巢”的兄弟!
第四天傍晚,赵之航拿到了最新的选拔队员的体能,心理数据,这会儿正在宿舍翘着二郎腿研究。看到蒋谦的数据后,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兔崽子,每次都在被淘汰的边缘,又每次运气好,被留了下来。
赵之航心想,不行,这样太危险,说不定明天就轮到蒋谦被淘汰了,得找他好好的谈谈心。这几天,自己一直
唱着黑脸,蒋谦这兔崽子也在有意的疏远他。
“强子,强子!”赵之航打开门,喊着。
不远处的宿舍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个光膀子的,“喊啥?你强爷爷在此!”
“我擦,你少占我四爷的便宜!”
“赵小四你不服气?不服气咱们比划比划!”
“比划你大爷,那啥,帮我把选拔队的蒋谦叫过来。”
“那个毛都没长全的奶娃娃?我去,你不会是?你太下流了!”
“下流你爷爷!块去帮我喊过来!”
“没大没小!回头弄死你!”
感情越好的兄弟,开起玩笑来也经常没有什么分寸,更何况是这些从战场走出来的生死之交,在战场上,面对的必须是敌人,而背后,总是需要交给自己最信任的兄弟!
蒋谦正在他们的临时宿舍休息,被莫名其妙的叫了出去,强子带着他来到了赵之航的宿舍。
“报告!选拔队员蒋谦前来报道!”
“小毛豆,别装了,累不累?”
“副连……教官!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是不是我这几天太凶,把你给吓到了?还是你脑子坏掉了?”
眼前这个人的确是自己的副连长,但是,他变化太大了,以前在师侦查连,他最和蔼,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样凶神恶煞,动不动就淘汰人。他的确是被吓到了。
“蒋谦,你想不想留在这里?”赵之航看着眼前人,一本正经的问他。
“想。”
“为啥?”
“这里的人让我感觉很不一样,他们身上有一种感觉特别吸引我,但是我说不出是什么。”
“他们都是上过真正的战场,都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所以,会让你感觉很不一样。”
“嗯……对!有一种看淡一切的豪迈感!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
“那你想不想留在这里?当一名真正的军人?”
“想!”蒋谦毫不犹豫的回答。
“想?想你他妈的就拿出这种破成绩?你信不信明天老子就让你滚蛋!”赵之航突然翻脸,将手中的文件夹砸在蒋谦的脑门上。
蒋谦被吓住了,赵之航的表情太可怕,眼神太犀利,这种感觉压迫得他不敢喘气。眼圈,渐渐的湿润了。
赵之航气急,转身就往柜子里翻着什么,不一会儿,一根藤条出现在他的手里,这是他三哥用来吓唬他的破玩意,让他给藏了起来,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赵之航也不说什么,直接将人踹到柜子边,将人摁在柜子边上,举起藤条就往蒋谦的身后招呼。藤条夹杂着风声结结实实的砸在蒋谦的臀部。一下连着一下,每一下都那么的用力。
十几下过后,赵之航收了手,蒋谦才真正回味过来,“啊”的一声,眼泪也汹涌而下。他哪里受过这种罪,从小到大就没有挨过打,更何况这是赵之航夹杂着怒气的责打。
“教官……副连长……呜呜呜……我,我错了,别打了,呜呜呜……别打了……”
“还有脸哭!想要留下,就给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听见没有?”赵之航又是狠狠的一下,将藤条砸在蒋谦的大腿上。
“啊!听,听见了……呜呜。”
“明天要还是这个成绩,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别给老子丢脸,否则,乘早滚蛋!回去好好反省!听明白没有?”
“明白,我一定会留下来的。”
“行了,眼泪收收,这才揍你几下,行了,回去吧!”
蒋谦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强子从自己的宿舍探出脑袋,对着赵之航竖起中指:“这就完事啦?短小快?”
“我操你大爷!”
正要打闹,宿舍走廊传来一声喊:“赵之航,周队长找你,在大队长办公室!”
“保重,不送!”强子挥了挥手。
“你二大爷!”

若书若书2015-12-29 21: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懒癌晚期,怎么办?不开心,小孩要备战比赛和测试,没人跟我秀恩爱。。。。

若书若书2015-12-30 19: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三章:告状的代价
赵之航拿着文件,很快就跑到了办公室,喊了声报告,也没管里面的人回没回答,就直接开门进去了。
“呦呵,这么清闲?”赵之航看到办公室除了他大哥以外,还有三个选拔队员,赵之航放下文件,给大哥倒了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靠在办公桌边上,看着三个队员:“白天没练够啊?还有心情跑这里来找我们队长聊天啊?”
“他们是来告状的。”周枫杨默许了赵之航的没规矩。
“告状?我们基地饿着他们了?没饿傻吧?”
“他们告你不尊重他们,在训练和考核的时候有意刁难他们,还在器械上做手脚……”
“哎,我就奇怪了,队长,你说在现场上,敌人会因为对方装备出了故障而停止开火吗?会因为对方要尊严而让他选择一种死法吗?战场瞬息万变,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不是等死是什么?”
周枫杨笑了,他对前来告状的三个队员说:“狼巢的队员,面对的是真正的战场,不是拿着空包弹玩红蓝对抗,我们需要的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而是在战场上能够临危不惧,随机应变的战士,你们明白了吗?”
“可是,这只是选拔,我觉得赵教官没有必要这样对待我们。他这样,简直就是虐待。”
“虐待?你上过战场吗?你知道什么叫做虐待吗?你知道被敌人俘虏以后会是什么下场吗?”
“可是,日内瓦公约,不虐待俘虏。”
“你是有多天真?”赵之航怒了,“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战场,而且我想你也没有机会明白!明天你就可以离开了,狼巢不需要你这样的军人!”
“你凭什么?我的考核成绩,哪里有问题?”
“不是你的考核成绩有问题,而是你不适合狼巢,你连集训都受不了,又怎能忍受战场带给你的感觉?你们三个可以走人了!”赵之航一分钟都不愿意他们几个留在狼巢,有些话说出来,不是所有人能够理解。
“出去吧,我会联系你们单位来接人的。晚上还有训练,你们就不用参与了,让赵教官给你们另外安排住所,免得影响其他队员的训练。”周枫杨打发了三个人,在观点上,他还是跟赵之航保持一致的。只是,赵之航更加能够折腾人,所以,他才把训练的事情交给他去做。
“好了,给足你面子了!给我收敛点!”
赵之航连忙立正,“嘿嘿,还是大哥最懂我。”
“行了,这件事我不认为你有错,晚上少折腾,知道吗?文件留下我回头再看,你回去吧!”
“是!那我回去了。”
赵之航屁颠屁颠的走在路上,大哥说少折腾,他爷爷的都敢告状了,晚上必须让那群人美美的喝上一壶!
赵之航一回到宿舍,就踹开就强子宿舍的门。
“他奶奶的,会不会开门?”强子这会儿正趴在地上,哼哧哼哧的做着俯卧撑,“呦!赵小四回来了?让强爷看看,揍哪了!”
“滚滚滚!滚起来!他爷爷的,选拔队的几个人跑到我大哥那里告状了,还好大哥没有追究,要不然小爷又要瘸了。”
“谁那么不开眼?这才哪跟哪啊!谁不是这么折腾过来的!”
“强子,你去一趟一号军火库,给我领一堆催泪弹回来,晚上咱们好好消遣消遣!去去火。”
“好嘞!”强子套上衣服,穿上鞋,乐呵呵的出门了。
赵之航又对宿舍的另一个兄弟说,“老壮,你领几个兄弟,半夜偷偷的把他们的门窗锁死,凌晨两点,我们用催泪弹请他们起床!”
“对我胃口!保证给你办好喽!哎,赵小四,你现在不让他们耗费点体力,凌晨不得劲啊!你看看,这才几点!”
“嘿嘿!好哥们!”赵之航乐了,转身回到自己宿舍,拿了哨子,吆喝了一帮兄弟,去找他们麻烦了。
在赵四爷的地盘上告赵四爷的状,不得付出一点代价吗?

若书若书2015-12-30 22: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5年,承载了太多的泪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希望16年不要那么坎坷,希望16年顺顺利利,不求别的,只求安稳。

若书若书2016-01-01 12: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四章:紧急集合
狼巢的夜晚,很安静。训练了一天的战士们,都已经睡下了。
参加选拔的队员们,更是睡的香甜。临时宿舍内,上下铺的架子床,排的整整齐齐,只是,有些床位已经空了。宿舍内战士们的呼噜声连城一片,夹杂着汗臭味,脚臭味,以及雄性生物散发出来的独有的荷尔蒙的气味。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真的太累了。
凌晨两点,几个黑影打破了狼巢基地的平静。
几颗催泪弹被人从窗户的缝隙中甩进了他们的临时宿舍,掉在地上的声音并没有将队员们吵醒。催泪弹在他们的床铺间发挥出了他的威力。不多时,战士们被刺鼻的味道惊醒!几个脑子灵活的战士喊起来:“不好!催泪弹!”
“快,开窗,扔出去!”
“毛巾!用湿毛巾!”
“擦!把门打开,快!”
“快起来!离开宿舍!开窗,开窗!”
在屋外的赵之航一行人,怎么会如他们所愿,早就把门窗关的死死的,想开门冲出来,没门!想将催泪弹扔回去更是没门!
水加到了热油里,顿时炸开了锅,谩骂声,诅咒声,连城一片,战士们被呛的眼泪直流。
过了几分钟,赵之航命人将门打开,战士们蜂拥而出,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个个都咳嗽起来,整个宿舍的人,全军覆没。
“恭喜你们!你们已经全部牺牲了!牺牲了,明白吗?”赵之航站在队伍前面,宣告着他的胜利!“不要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如果我投进来的不是催泪弹,而是毒气弹,你们,还有性命站在我的面前吗?这么多人,你们居然没有派人站岗!而是一个个的都躺在床上,做着和异性啪啪啪的美梦!你们,就是这样死在床上的!说牺牲都是抬举你们,你们这群炮灰!”赵之航一边骂着,一边不解恨的将队员们踢倒在地。态度极其嚣张,谁叫这一局,又是他赢了呢!
赵之航有备而来,而战士们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被踹倒了,也只能默默的爬起来,立正站好。
无疑,赵之航今晚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狼巢,不是谁都可以加入的,赵之航让战士们更加明白,想要留下,就需要不断的突破自己,不管是体能,还是心理!
在剩余的几天里,赵之航每次都使用催泪弹请他们起床,套用赵之航的原话,“领都领出来了,哪还有还回去的道理!”
在赵之航变着法子的折腾下,队员们的身体也到了一个疲劳期,而这时候,真正考验他们的任务来了!两辆皮卡车将他们拉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狼巢第二军事基地。
狼巢第一基地,考虑到机动性,是建在军部内的。有任务下达,基地的战士可以直接接了任务,乘坐直升机离开军部,投入战斗。
而狼巢第二基地,是专门为了训练而建的,基地的后山,就是一个大型的训练厂。后山有湖泊,山丘,河流,还有后来开凿出的人工沼泽,还有货真价实的雷区,禁区。地形复杂,气压也因为地势等原因,非常的多变。
参加选拔的战士们,剩余的三周,就要在这里度过,提早过来打点好了一切的陈平,在这里迎接了队员的到来。

若书若书2016-01-01 2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悲催通知:因为更文时间太晚,电脑才码到一半,就被人催着关机了。好嘛,明天双更如何?写了那么多章,都没有像样的拍一次,小朋友们是不是等急了?别急,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拍不拍的,主要还是看留言。

若书若书2016-01-02 23: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五章:放虎归山
队员们下了皮卡,看着他们的新教官陈平热情的迎接了他们,他们终于舒心了,心想着终于摆脱了赵之航这个煞星,接下来的日子就应该好过了。
赵之航在队员们离开后的几个小时,自己整理好需要携带的东西,开着四眼小吉普,悠哉游哉的也前往了二号基地。他可是受了大哥的命令,需要在后山干扰那些选拔的队员。
当他开着小吉普到达二号基地的时候,队员们已经到了有小半天了,当队员们看到这个大煞星热情的拥抱了陈平,又嚣张的站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队员们的脸都绿了。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赵之航已经换上了丛林迷彩,他们的内心崩溃了。经过一周的了解,他们深知,如果他赵之航能够成为你的朋友,那么,他一辈子都会成为你最铁的兄弟,但是,如果你是他的敌人,那么你这一辈子都将活在噩梦里。
“小伙子们,好久不见!接下来的日子里,依然由我陪伴你们度过,今日休整,明早八点准时进山!祝你们好运!”
第二天六点,赵之航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子。这次他善心大发,并没有使用催泪弹请他们起床。
“不好意思,你们今天起的有点早,催事班并没有准备你们的早餐,所以,你们的早餐需要你们自己在丛林里面解决。在进入丛林以前,我需要交代你们一些事情,1,你们每个人都会领到一份残缺的地图,进入丛林以后,找到另外几份地图才能拼凑成完整的地图,所以,不要蛮干。但是如果你们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那么小心我的手雷!2,地图中有明确的禁区 ,是你们所有人都不可以踏足的,一旦发现,立即取消选拔资格。3,你们每个人都将佩戴我们的定位手表,手表功能很多,等一会将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让你们学习,警告你们,进入后山期间,所有人都不可以摘下手表,一旦摘下手表,我们的后台将失去你们的数据,那么,你将直接被淘汰!4,在野外生存期间,我将时时刻刻的对你们进行干扰,别以为这是度假,你们随时都有可能被淘汰!5,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任务,只有完成任务,并且按时走出丛林的人,才有可能留在狼巢!”
赵之航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其余的细节,就留给了陈平,而他,开溜到了炊事班,开始享用他丰盛的早餐。在丛林里,所能携带的只能是一些单兵口粮,刚吃还觉得新鲜,多吃了就真的不喜欢了,压缩饼干又硬又咸,那些罐头食品也只是提供了基本的能量保障,至于口味,还是别提了吧!
八点之后,赵之航和陈平目送了队员们进入了丛林。
“你打算什么时候进啊?”陈平问。
“等下午吧,好久没有跟三哥一起了,有点想三哥了。”
“德行!说真的,我还真不想让你进山,让你进去简直就是去破坏生态平衡的。”
“哎,三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厚道啊!”
“行了行了,我在这里早就听说你在军部的那些所作所为了,在这里可别瞎折腾,知道吗?要不然等你出来我先饶不了你!帮我安安分分的收集数据,别进去就把人淘汰了,先磨磨他们。”
“明白了,明白了!真啰嗦。”赵之航不耐烦了,自己本来就不想进山,现在不仅要进山,还不能随心所欲,真是很烦。
陈平一脚踢在赵之航的大腿上,警告他:“别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想挨收拾你就尽管给我作!“
”不不不,我一定乖乖听话!“赵之航保证。
现在肯定是乖乖的听话,进了山,山高皇帝远的,想要不动声色的整点事情出来,那也是正常的。
让他赵之航进山,不就等于放虎归山吗!

若书若书2016-01-03 19: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感觉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二更什么的。。。你们能不能骚等骚等?

若书若书2016-01-03 19: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更正在码,儿子太操蛋了,总是跟我捣蛋!大家稍安勿躁!!!

若书若书2016-01-03 19: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六章:野猪肉的味道
山里的日子,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在赵之航一干人等消灭了十条蛇,六只野鸡,五只野兔,一只大野猪之后,选拔结束的日子终于要临近了。
说赵之航破坏生态平衡,那是一点都不为过,每天赵之航除了给选拔队员制造麻烦,剩余的日子就是带领着兄弟们吃吃喝喝,炖点蛇羹,烤点野鸡,野兔。顺便还宰杀了一只落单的大野猪,加点从炊事班顺来的盐和胡椒,先将野猪肉烤熟,再利用火的热度将他们烘干,美滋滋的风味烘干野猪肉就成了他和兄弟们的零食。
野外生存的最后一天,队员们已经到了精疲力尽的边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要么被赵之航一行人半路狙杀,要么就是违反了各种规定被中途淘汰,剩下的一些人,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赵之航也不为难他们了,带着兄弟们提早离开了后山,回到了基地。队员们只要在规定的时间走出林子,到达集合地,那么他们就基本上能够让“狼巢”留下他们了。
在后山呆了大半个月,唯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不能够洗澡,这不,刚回到基地,赵之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美美的洗一个热水澡。
等赵之航洗干净来到陈平所在的监控室的时候,陈平头也不抬的对他说:“这里没你的事情了,赶紧回一号基地去吧。”
“三哥,你这也太不近乎人情了,我这才从后山回来,你就这么赶我走,你也不表扬表扬我,怎么样,数据可让您老满意?”赵之航歪在陈平的身上,美滋滋的找陈平犒劳他。
“表现的还真不错,在林子里公然使用明火,怎么样,野猪肉香不香?”
“太柴了,不好吃。哎,三哥,三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你什么你!我说了,你要是在后山敢给我作,我绝对不放过你。林子让你烧了怎么办?胆大包天了你!”陈平原本坐在椅子上,这会儿直接蹭的站起来,怒视着赵之航。
“哥,三哥,给我留点面子,这里那么多人。。。。。。”赵之航讨饶,他明白,在林子里使用明火是大忌,尤其是在野外作战的时候,点上一堆火,那就是告诉敌人,你们的目标在这里,快点来消灭我吧!所以,现在他千万不能够惹怒三哥,虽然三哥平时待他极好,但是,犯了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他三哥绝对不会饶过他的。
赵之航的很多技能和本领,都是跟着三哥学的,尤其是丛林的生存之道,更是他的三哥带着他,辗转了全国各种的丛林,慢慢的积累起来的。在他三哥的眼皮子底下使用明火,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留面子是吧?行!等我回去我再好好的跟你算算账。或者,有必要重新教你一遍常识了!”
“不用不用,三哥,太,太麻烦了,我,我先回一号基地了,三哥,回见!”
重新教一遍,赵之航想都不敢想。跟着他三哥的日子,自己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为今之计就是溜之大吉,希望他三哥回去以后,公务缠身,没有时间和精力跟他计较这件事情。
赵之航开着他的小吉普,风驰电掣的回到了一号基地,跟他大哥汇报了一些相关事宜,便回到宿舍,一下子瘫痪在床上了。在丛林里呆那么长的时间,体能消耗的很多,而且晚上都睡不好觉,现在的床对于他来说,那是比谁都亲了。
赵之航沾着枕头就睡过去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早就黑了。这一觉那是睡的昏天暗地,他抬起左手,军用手表带有夜视功能,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我去,睡了那么长时间。”
赵之航咕哝着,伸了一个懒腰,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这时候,宿舍的灯突然被打开了,陈平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赵之航。
赵之航被吓了一跳:“三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怎么,你这是打算就寝,还是打算起床啊?”
“额,太累了,所以睡了一会儿。那个,三哥吃饭了吗?”
“夜宵还没吃呢,你是不是没吃晚饭?我去煮两包泡面?”
“嗯嗯,谢谢三哥。”
在林子里基本上吃的是冷的食物,这会儿一碗泡面,堪比世上最美味的东西。吃饱喝足,陈平拿了碗筷去洗漱,临走的时候对心满意足的赵之航说:“吃完了消化消化,墙角站着去!等我回来,我们好好的谈谈关于明火的事情。”
“是!”赵之航明白今晚是逃不过去了,只好乖乖的走到墙角,立正站好,等待他三哥的审判。

若书若书2016-01-03 21: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日朕龙体欠安,先去睡了。看啥时候睡醒,看能不能更吧,别等了。

若书若书2016-01-04 17: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十七章:
赵之航面对着雪白的墙壁,心里后悔莫及。早知道就不那么明目张胆了,现在好了,谁都救不了他了。他现在最希望能够发生的事情,就是大哥突然把三哥招呼过去,然后自己能够逃过一劫,哎,谁来救救他!
正胡思乱想着,陈平刷完了碗筷回到了宿舍,‘想啥呢?那么入神?“
”三哥,我正在反省自己的错误呢!我深深的明白,我在林子里使用明火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我知道细节决定成败,虽然这只是一场对选拔队员的考核,但是我明白,不能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做,坏习惯会在不知不觉中养成,在战场上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战争的失败。而且,而且我给选拔队员做了一个负面的榜样,三哥,我知道我错了,您就原谅我吧。三哥!“
陈平擦干净手,他进屋就憋见了桌子上的那根藤条,这藤条还是在大哥那里拿的,很久没见过了,他原本以为让谁给当垃圾给扔了,原来,是让眼前的兔崽子藏起来了。“呦呵!错误认识的很深刻啊!“
”那是那是,我可是诚心悔过的,三哥!”这个时候不表现的好点,难道还让他三哥找各种理由收拾他吗?
“的确很诚心,藤条都准备好了。”陈平走过去,拿起藤条,在空中挥了几下,藤条在空气中迅速的运动,与空气迅速摩擦,发出”咻!咻!“的声音。
“什么藤条?”赵之航回头,我去!这不是上次揍小毛豆顺手扔在桌子上的那根藤条吗?那晚让他大哥给叫到办公室,回来居然没有收起来,赵之航的内心顿时崩溃了。藤条这种玩意儿,能藏起来绝对要藏起来,他怎么给忘记了呢!赵之航听见了藤条的破空声,一下子汗毛都竖起来了。
在战场上,就算是被弹片划伤皮肉,他都没感觉疼,但是,挨藤条的感觉就是特别的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战场上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环境,会忘记疼痛。但是,在宿舍里安安稳稳的挨藤条,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他三哥的手劲儿,曾经三哥可是赤手空拳就打死过人的!
“谁让你转过来的?不会站军姿了?”陈平拿着藤条尖儿戳了戳他。
“会!会!会!三哥,三哥你最疼我了,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可不是,我最疼你,今天就让你好好的疼一疼。”陈平的口气突然的严肃起来,“明知故犯,今天谁都救不了你!今天就当是重新教你一遍,省得你以后在战场上给我犯糊涂!与其让你死在战场上,不如,我今天就打死你!”
“三哥,我真的知错了,您饶了我吧!以后再犯您再收拾我,行吗?”
”以后再犯?以后让你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犯吗?“陈平一脚踹在赵志航的大腿根上,赵志航一下子给踹在墙上,没等他反应过来,脑袋和肩膀就重重的摔在了墙上。
赵之航忍痛重新站好,陈平又是一脚将他踹在墙上。赵志航心里哀嚎着,这可是水泥墙啊,不是软垫啊!在踹就要毁容了!
”站好!“
站好还不是要让你踹,我又不傻。赵之航心里抗议者,但是他不敢墨迹,第二次撑起来,站好。这两下可是夹杂了他三哥不少的怒气,大腿根生疼生疼的,肯定是肿了。他撑起来的时候瞥见了他三哥的鞋子,我去!大热天的居然穿着军靴,这是有病啊!他们的军靴鞋底可是夹着钢板的!怪不得那么疼。
刚撑起来还没来得及站好,又是重重的一下,三脚都是踢在同一个地方,赵志航有点受不了了,这算是虐待吧!”三哥,三哥,别踢了,疼!“赵之航赖在墙边,再也不愿意撑起来了。
“站好!“陈平懒得和他墨迹,赵之航打岔的工夫他可是见识过的,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用藤条点了点他的腰:”别让我说第二遍!“
“三哥,真的别踢了,快要断了。”
“哦?是吗?来,脱了让我看看!”
“别,三哥,我站好,站好!”
“脱!脱光!”陈平懒得跟他墨迹,板着脸吼道。
赵志航站好,颤抖着去解军裤上的皮带,由于太害怕,手心都出了一层细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是能磨蹭一会就是一会儿啊!
“给你30秒时间!给我脱光!”陈平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给赵之航留,今天,他是铁了心的要收拾赵小四。
赵之航这回是真的蔫了,不顾大腿的疼痛,麻溜的将身上的所有衣物去除,规规矩矩的站好。
虽然平时跟兄弟们在澡堂里洗澡都是脱光的,偶尔也溜溜鸟,讲讲黄色笑话,洗澡的时候也不觉得羞啊,你有的,我也有,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但是,这会儿,脱光了面壁,别提有多不自在了,更何况,他三哥还拎着那根可恶的藤条,站在他的身后呢!这是一点都没有打算放过他的节奏啊!

若书若书2016-01-05 13: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