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院】【原创】峥嵘(军事)

楼主:若书若书 字数:261671字 评论数:74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敬度娘
二敬贴吧
三敬吧友
无存稿,不定期更。

若书若书2015-12-10 21: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悲催的副连长(上)
夜,很安静。
某师部侦查连,辛苦训练了一天的士兵们,正抓紧时间洗漱着,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副连长会在什么时候冒出来,然后整他们一顿。
说起他们的副连长,那就有扯不完的话题了。一般连队里是不设副连长的,但是,这位副连长是个特例。半年前,这位副连长空降侦查连,连队的精英们自然不服气,连里面本来就有连长,你一个陌生人随随便便跑过来,就当咱们的副连长,你让我们连长的面子往哪里搁,咱们连的兄弟凭啥服你!
于是在接受了连队精英们的无数挑战以后,我们的这位副连长终于在这里站稳了脚。枪法准,军事素质过硬,博学,幽默,没有架子,空降副连长得到了战士们的一致好评以及肯定。渐渐的,很多训练上的事情,连长也放手让副连长去带队了。
此时此刻,副连长的宿舍门掩着,灯亮着,我们的副连长正光着膀子,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剥着花生,一边看着电视里播出的《熊出没》,宿舍不时的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今天副连长心情好,估计晚上会放过我们。连里的战士们大多数都这样期盼着。

若书若书2015-12-10 22: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悲催的副连长(下)
我们的副连长兴致正好呢,突然,“哐”的一声,门让人给踹开了!
“哪个兔崽子闲的吓老子?”副连长一下子给吓的站了起来。
“待遇不错啊”轻飘飘的一句话传入了副连长的耳朵。副连长惊讶的抬起头,突然又局促起来。
“三,三哥,你怎么来了……”
“小日子过的真滋润,打扰你了?”
“不是,三哥,我,我没想到你会来这里”平日里意气风发的副连长这会儿是真的怂了,他就是听不得他的三哥这么悠闲的跟他说话,因为经验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很生气!
眼前这人,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常服,肩膀上两杠两星亮堂堂的,皮肤是黝黑黝黑的,浓眉,有着一双能够洞察一切的双眼,一副悍将模样,典型的硬汉。而我们的副连长就相对的看起来温柔一些,也嫩了一些。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过了许久,还是三哥开口了:“不过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躲上一辈子?”
副连长慌张的抬起头:“不是的三哥,小四很想教官,很想哥哥们,可是,可是小四没脸回去。”
“的确,分队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就是逃兵!”
“不是,小四不是逃兵!”
三哥一脚踢翻了摆着花生米的凳子,花生米撒了一地,“熊样!缩头乌龟!”骂人又不解气,直接一脚踹在咱们副连长的身上,猝不及防的,副连长被踹后退好几步,又重重的撞在柜子上。
三哥是真的火了,他哪里敢怠慢,忍着痛直起身子,立正站在三哥面前。
“别在我面前装,回去自己跟教官交代!我没工夫收拾你!”
“三哥,我真的不想回去。”
又是重重的一脚,踹的副连长的胃翻江倒海,夹杂着他三哥怒气的一脚,哪里是这么好挨的,疼的他脸煞白煞白的,根本直不起腰来。
“没工夫跟你墨迹!今晚想清楚,明天再来找你!”说完人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副连长虚脱的坐在地上,捂着胃。
这半夜,他在床上翻来翻去难以入睡,一方面是疼的,一方面是烦的,索性套上作训服,拿着哨子出了门。不多时,连队里响起了尖锐的哨子声,战士们内心一阵哀嚎!
紧急集合,点名,解散!
紧急集合,点名,解散!
某师部的连队里,某人吹了一整晚的哨子!

若书若书2015-12-10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我就是来要人的(上)
新的一天,热火朝天的操场上,战士们正在积极的训练着。被折腾了一晚上的战士们,依旧精力充沛,他们都习惯了副连长的折腾,要是哪天不折腾,估计都要浑身不舒服。
不过,我们的副连长这会儿精神状态可不好,一个人躲在操场的树荫底下打着瞌睡。主要是心烦啊,提心吊胆的怕着他三哥过来逮他,不是怕挨揍,怕的是去面对那些已经发生的事实。
“小赵,小赵!”
副连长回头,原来是连长来了。他瞅了瞅连长后头,还好,三哥没有来,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连长找我啥事啊?”
“不是我找你,师部通知开会,赶紧的走吧,找你半天了都!”
“师部开会关我啥事啊!”再说,我很快就不是你们师的人了,哎,我的自由!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哀嚎了。
两人来到师部小会议室,师长,政委等领导基本上都到了,就等着侦察连的这两位主事之人了。
咱们的副连长一进屋,就瞅见了坐在师长旁边的三哥,没办法,太黑了,显眼!他的三哥正悠闲的喝着茶,哼,就会装大尾巴狼!
他的三哥也抬起头,皱着眉,对于他的迟到表示不满。我们的副连长连忙低下头,哎,胃疼!
端坐正中的师长发话了:“我说小陈啊,你们不厚道啊,每年你们都往我这里挖人,我这好苗子可是让你们给挖完了啊!”
“师长说笑了,您慧眼识珠啊,咱们师直属侦察连可是精英辈出啊!”小陈,真名陈平,也就是咱们副连长的三哥。
“你们每年都来挖人,挖就挖吧,可这淘汰率也太高了,你叫我们被淘汰的战士脸往哪里搁啊!”
“师长,优胜略汰嘛!毕竟这是全军区的选拔,咱们师基本上每年都有战士被选上,真的很不容易了!”
没办法,全军选拔尖子的文件是老军长下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师长不能在老军长面前发牢骚,面对这些小辈,总能抱怨几句吧!
师长将手中的文件传给身边的人:“都看看,配合好军部的这次选拔!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不能藏着掖着,给咱们师丢人,送出去的,必须的最好的!打回来的,也未必是最差的!这文件主要针对你们连,你们两位连长好好参谋参谋,尤其是小赵,才来半年,你要配合好你们连长做好选拔!”
“是!师长!”赵副连长起立,敬礼。

若书若书2015-12-11 15: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又长又粗朕做不到!晚点下半章

若书若书2015-12-11 16: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我是来要人的(下)
“感谢师长,有您这句话,我也好回去交差了。那个,这次选拔名单出来以后,赵之航我就带回去了。”
“等等,你说啥?你,你再说一遍!”师长疑惑的看着陈平,“我还没老呢,这耳朵怎么就不好使了,你给我说清楚!”
赵之航,也就是咱们的副连长,正假装看着文件,这心思可是一直在他的三哥身上,果然,要叫我回去了。
陈三哥看了一眼低着头假装看文件的人,怪不好意思的对师长说:“这次来我带着两个任务,一是问了选拔这事,二呢,就是冲着他,上头说了,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赵之航回去。”
“回哪里去啊?小赵不是军区派下来给我们师侦察连的......等等,军区派来的......小赵,你起来,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师长急了,这可是我的宝贝疙瘩啊,怎么又成了军区的人了。
再也不能装下去了,赵之航起立:“报告师长,我是军区狼巢特别行动小组成员。”
“又是你们狗窝的!我不管,就是不放人!”师长真的怒了,感情这是在我脚边埋地雷啊!
“师长,是狼巢!”陈三哥善意的提醒师长。
“我管你狼巢还是雀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师长拍案而起。
“师长,有话好好说嘛,这个我也是受军长之命,他老人家跟我说,半年没见着这兔崽子了,不能再由着他胡作非为了......”
“行了,行了!你就是来要人的呗!”
“是,师长,我就是来要人的!请师长成全!”
会议不欢而散,师长不开心,赵之航也不开心,但是有些事情,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更何况他是军人,是狼巢的军人!
连长和陈平并肩走着,商量着这次选拔的事情,赵之航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回去已经成了事实,现在唯一能够做的,那就是装成乖宝宝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是乖宝宝”这几个字了。

若书若书2015-12-11 16: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电脑脑残重启,还好我明智,写完就发!

若书若书2015-12-11 16: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再来一小时
一下午,陈平和连长都在讨论着关于选拔的事情,连里面有三至五个名额,运气好能留下一个,运气不好的,估计送出去的都要打回来。被送回来肯定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在名额上肯定是要斟酌,斟酌,再斟酌的。
连长将名单递给赵之航:“来,小赵,你看看,这几个战士怎么样?”
“连长,他哪里懂这个啊,您挑就好了,他才来这里多久啊!”
“哎首长,这你可错怪我们小赵了,咱们小赵军事素质突出,带兵也很有一套,连队里面的训练很多都是他在负责,我相信他的眼光!”
陈平看了一眼赵之航,心想着还好没有丢脸,要不然就等着挨收拾吧。
而我们赵之航也在心里嘀咕着,还好连长没告状,要不然怎么死在三哥手里都不知道,虽然三哥平时宠着他,但是折磨人的方法还是一套一套的。
赵之航看了一眼名单,不错,连长选出来的都是连队里的精英,并没有藏私,不过应该还可以再加一个人:“那个,连长,我推荐小毛豆!”
“行!你带出来的人,我放心!”连长大手一挥,在名单下面又添上了“蒋谦”两字!顺便拍了拍名单,“完美!”
陈平皱眉,这兔崽子给人起外号的臭毛病居然还没改,多好的一个战士,给人取个小毛豆的外号,嘴真欠,啥时候必须得好好治治这个臭毛病。
剩下的就是讨论一些细节,赵之航也插不上话,在一边直打瞌睡,哎,昨晚折腾的有点过分了,害的自己也一晚上没有睡好。
这瞌睡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饭。
盯着眼前的饭菜,赵之航那是一点胃口都提不起来,拿着筷子在饭碗里戳的起劲,一旁的陈平早就看不下去了,碍着连长在旁边,都没好意思发怒,这会儿是实在看不下去了,问道:“怎么,饭菜不合胃口吗?”
然而我们的赵之航还处在梦游当中,根本没听见他三哥说话。陈平一拍筷子,骂道:“问你话呢,聋了?”
赵之航一下子给吓回神了,“啊?没聋啊。”
“还好没聋,菜不合胃口?”赵平已经忍无可忍了!
“有点困......”
“困啊,去操场跑一个小时就不困了,反正也吃不下!出去!”
醒了,这会是真的醒了,赵之航没想到他三哥会罚他,以前的三哥是很宠他的,怎么会罚他呢,这次应该也是开玩笑的。于是赶紧抱着他好三哥的胳膊撒娇:“三哥,您饿不饿啊,我再给您去盛碗饭......”
“赵之航!没规矩了是不是?”
赵四儿这会儿是真的明白他三哥生气了,赶忙撒手立正。哎,丢死人了,好歹也是一个连的副连长,在这食堂挨骂,还是当着全连战士的面。
“没听明白?还是觉得一小时不够?那行,再来一小时!滚出去!”
“是!”
不好好吃饭换来了两个小时的长跑,真是太亏了。战士们都在食堂用餐,操场上没什么人,就他一个孤零零的在绕着圈,两小时,不计圈数,但是也是不允许停下来的,赵之航不时的抬起胳膊看看手腕上的军事手表,哎,时间过得真漫长,好久没有这么跑过了,真是不适应!再说了,还饿着肚子呢!!!

若书若书2015-12-13 22: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群里面一群疯子搅的我脑仁疼,不说了,朕要找人给我捏脚去。

若书若书2015-12-13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两小时后,赵之航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打开门,看到自己的三哥四平八稳的坐在他的床铺上,突然觉得特别委屈,这时候不争气的肚子也饿的咕咕叫。
“饿了?”
“嗯。”
“桌子上有饭菜,你们连长让炊事班另外做的,吃完再去洗个澡,瞧你一身臭汗。”
“嗯。”
“怎么,生三哥的气了?”陈平坐在床上逗他。
“四儿不敢。”
“哦,那就是委屈了。”陈平笑了笑,起身打开了桌子上的保温饭盒,“喏,都是你爱吃的,有糖醋排骨哦!”
赵之航听到糖排眼睛都亮了,这是他最喜欢的菜,酸甜可口。他看了看陈平,赶忙过去拿起筷子,端起糖醋排骨,将里面的汤汁全部倒进了雪白的米饭里,拌匀,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哎你这臭毛病,不是不让你这么吃吗!”
“嘿嘿,反正大哥不在嘛!三哥不许告状昂!谢谢三哥让人给我做糖排。”
“那是你连长让人做的。”
“连长不知道我爱吃这个!嘿嘿。还是三哥好。”说着又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他是真的饿了,两小时的长跑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好久没有这样跑过了,体能下降了不少,是该好好的锻炼锻炼了,要不然回去就没好日子过了。
吃完饭,休息了片刻,又去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这会儿正享受着老板一般的待遇。躺在床上,修长有力的两条腿搭在他三哥的大腿上,而他的三哥坐在床上,正帮他按摩着双腿!
赵之航不由得伸了个懒腰,“哎!真舒服,再重一点,对,太爽了!”
陈平一下子把人给掀翻,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来了三下!
“嗷!三哥,疼疼疼……”赵之航连忙用手护着自己的屁股,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三哥,“都快跑报废了,三哥还要打我。”
“叫你嘚瑟,没大没小的,看你这体能啊,回去可得当心了,挨罚我可不给你求情啊,瞧给你堕落的,你自己掂量掂量吧,不争气的东西。”
赵之航跪坐起来,面对他三哥,一脸严肃:“知道了三哥。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检讨自己,小四一定改,不让教官和哥哥们操心。这次离家,是小四任性,不懂事,在哥哥们面前总是那么任性,三哥以后不要再宠着小四了,经过那件事,小四想明白了,小四是军人,肩膀上扛着责任,只是,小四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教官,二哥的死都是小四任性,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所以我才跑出来的。三哥,我是罪人……”赵之航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现在的他,真的需要好好的哭一场来发泄心中的无助。
陈平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安慰着:“哭吧,知道你难过,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战场瞬息万变,没有谁能保证能够活着回来,或许,下一次就是我……”
“不许胡说!三哥要好好的,大家都要好好的!”
“傻瓜,三哥也是肉做的啊!别哭了,都过去了,二哥只是失踪了,并没有找到尸体,总还有希望,不是吗?”
“三哥别哄我了,也别骗自己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不得不让人相信。”
“好了,好了,多大了还哭,跪着干嘛?赶紧躺着,给你揉揉腿。”
“谢谢三哥,我会回去面对一切。”
赵之航擦干眼泪,又躺了回去,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逸,因为回去以后,随时都会再次面对枪林弹雨,随时都有可能回不来,但,这是责任!

若书若书2015-12-14 21: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乳不聚何以聚人心。感觉说的都好有道理的一样。。叫我相信谁的好呢?群里的这群小娘们,脑袋里都装着什么????
好纠结!今天到底是更文呢,还是不更文呢。。。

若书若书2015-12-15 19: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回家
选拔名单已经递交上去了,接下来就是针对性的训练了。陈平毕竟不是他们连队的人,也不好在这里多耽搁,而且教官还在等他们回去,这次选拔招新教官格外重视,他们回去还要负责一些事情,所以,第二天,就跟师长告别,带着赵之航乘上了开往军部的直升机。
辗转了大半天,赵之航才回到这个离开了半年的狼巢基地。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那么的亲切,这才是他赵之航的部队,这里有督促他成长的教官,关心他保护他的哥哥,狼巢才是他的家!
“回去好好认错,收收你那臭毛病知道吗?”陈平还是很关心他的。
“知道了三哥,我将东西送回宿舍,我就去教官那里报道。”
带回来的东西不多,就一些随身的衣物,随便整理了一下,换上了狼巢独有的作训服,就跑着去办公楼找他教官请罪去了。
虽然鼓足了勇气面对,可是,现在教官办公室门口,还是不敢敲门。徘徊了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进来!”
赵之航开门,复又关上了门,顺带把门给锁了起来。走到办公桌门口,“教官,我回来了。”
“出去才多久,眼花了?”端坐在办公室后面看文件的人,抬起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赵之航。
“啊?大,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哎,赵小四,你锁我门干嘛?”
锁门干嘛?当然是等着挨揍了,要是门没锁,万一闯进来个人,那我的脸往哪里搁!可是这样的话他赵之航怎么好意思开口,“那个,我不小心锁了,我去打开。”
“不用了,反正你都锁了,正好。”
哎呦,赵之航这会儿肠子悔青了,干嘛锁门啊!万一三哥要来给我求情,打不开门,我多冤枉啊!“那个,大哥,教官呢,我回来了也没见着,这样总不好啊。”
“我说赵小四,你还有脸说这话?掌嘴!”
“大哥!打人不打脸!”
“给你脸了是不是?你这说走就走,说来就来,能耐也不小啊!你考虑过教官,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无组织无纪律,你也配穿这身军装?你也配当狼巢的兵?”
赵之航低头不语,的确,做错事的人是他,他没办法反驳大哥的话,也不敢反驳。
“哑巴了?你赵之航不是能耐的很吗,这会儿怎么蔫儿了?”
“对不起,大哥,小四任性了,请大哥责罚。”
“心结没打开,罚你有用?”
“大哥,小四是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意气用事,让教官和哥哥们操心了,小四会学着承担,会学着面对一切,大哥别生气了。大哥,你罚我吧!”
“教官前两天突然出国了,也没有告诉我原因,这会儿选拔临近,我这一堆事情要处理,没工夫在这里跟你墨迹!墙角站着去,敢动我就打断你的腿!”
“出国了?好端端的出国干嘛?”
“赵之航,没听见是吗?还是要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听见了大哥,我这就去!”
给顿痛快的吧!说不定打完了大哥气就消了,这么吊着,真的好难受!而且大哥也没说站多久,哎,三哥快来救我!!!

若书若书2015-12-15 20: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你要看报纸吗?(上)
面对雪白的墙壁站着军姿,滋味真不好受。更何况大哥也没说站多久,只能这么熬着,也不敢走神,不敢放松。
听着他大哥翻文件和敲击键盘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渐渐黑了,赵之航有点撑不住了,脑门上全是小汗珠,又不敢动手去擦。赵之航是喜动不喜静的人,更何况在大哥的淫威之下,那叫一个苦!这罚站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天黑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到了开饭的时候。“先去吃饭吧!”
“是。”听到他大哥的赦免令,赵之航一下子就软了,慢慢的活动着僵硬的身体,两个字,酸爽!
赵之航打开了反锁的门,看见他三哥焦急的现在门外,也不知道等了多少时间,看着他三哥担心的样子,赵之航一下子就抱住他三哥的脖子,吊在他身上,一副快瘫痪的样子。
“哎呦!怎么了四儿,打疼了?让三哥看看,你这怎么满头是汗啊?三哥抱你回宿舍!”
“噗嗤!”看着他三哥担心的样子,赵之航就特别想笑,没控制住,一下子就破功了。正得意的时候,赵之航的屁股让人重重的踢了一脚,“嗷”的一声窜出好远。
“大哥,你别动手啊!”陈平急了,赶忙过去护着赵之航,“疼不疼?要不要紧?”陈三哥成功的变身成了陈妈妈。
“你问问他,我揍他了吗!就站了几小时军姿,就怂成这样!”
“换谁谁都怂……”赵之航小声的咕哝着。
“行,我今天就让你怂!晚训结束后到我宿舍来!记住你一个人,敢拖着你三哥,我先打断他的腿!”
赵之航那叫一个欲哭无泪,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都怪自己多嘴这下好了,明摆着自己讨打啊!
忐忑的吃了晚饭,晚训结束又洗了个澡,在自己宿舍墨迹了好一会,光荣的就义去了!
两人一间的宿舍,他跟他三哥住一块,大哥的宿舍在隔壁,原本是跟二哥一起的,不过,现在他二哥牺牲了,所以只有他大哥一个人住着。
“报告!”响亮的,带有一丝光荣就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报告声,彻响在楼道里。
“滚进来!”
开门,关门!立正,等待审判!
“锁门!”
“啊?大哥,不用了吧,这样挺好!”
“锁门!”本就不怒自威的一张脸,这会儿散发着怒气。
“是!”赵之航哪里敢怠慢,赶紧锁门。
他大哥顺手一指,赵之航慢慢的踱过去。

若书若书2015-12-16 19: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儿子在楼下身嘶力竭,朕先去安抚一下,回来更下半部分。要是没有回复的话,说不定朕就洗洗睡了。你懂的。

若书若书2015-12-16 19: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文件(上)
周枫杨翻着柜子,到处给他找着伤药,他房里的伤药,都是特意为赵之航准备的,他们师兄弟几个都成熟稳重,根本不用教官拿着皮带恨铁不成钢,唯独这个赵小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伤药也差不多算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大半年没用,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搁哪里了。
“你忍忍,我去给你拧条毛巾。”
“三哥,要用大哥的洗脸毛巾。”
正埋头找药的周枫杨抬起头,“你说啥?没打够还是怎么的?”
“嗷!疼死我了,这腿是不是要断了啊!三哥,快送我去医院!”
“瞎闹腾啥!”陈平一巴掌拍在赵之航脑门上,“安静待着!”
拧了毛巾又顺手拿了一些伤药,给赵之航的花屁股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在赵之航的身边坐了下来。
赵之航是个不安分的主,能跑绝对不走,能走绝对不站,这会儿趴在床上无比不舒服,更何况身后还有伤,不能上串下跳,就剩下一张嘴能够动一动。
“大哥,教官怎么出国了?”
“教官没跟我说,好像是收到一份文件,他让我全权处理这次集训的事情,就出国了。”
“那文件呢?”
“这是你该问的吗?”
“我只是好奇,集训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可以不管,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会不会是私事?”
“不该问的别问,这规矩还要重新教你?”
不问就不问,教官的重要文件一般都锁在办公室左边第三个抽屉里,你不说我就自己想办法。赵之航心里打着鬼主意,这么刺激的想法自然不能告诉大哥和三哥。
“老三,你明天带一个排的兄弟去检查一遍二号基地的后山,这次选拔大部分都在那里完成,你要保证排除一切安全隐患,保证选拔队员的安全!”
“是!”
“赵小四!”
“啊?大哥我是伤员,我进不了山。”
“哪那么多废话!明天我去军部开会,你帮我把所有参与选拔的成员名单核对完,进行第一轮的筛查。”
去开会?叫我核对信息?简直就是完美的任务,此任务正合小爷心意!“得令!保证完成任务!”

若书若书2015-12-17 21: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好意思各位读者,今天只更到上半部分,谢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这是一篇关于成长和责任的军文,不会因为想拍而拍,但是花样虐娃还是有的,所以想要看拍拍的别激动,时候到了自然会虐娃,今日不再更了,抱歉。

若书若书2015-12-17 21: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文件(下)
“这伤还没好呢,你就开始嘚瑟,打不怕你是吗?”
“不是不是!小四是觉得能够为教官和哥哥分担一些事情,这样很开心。”
“算你有良心,没有白疼你!”
还真是没有白疼我,这都肿成啥样了!
大家都折腾了一天,陈平将赵之航扶回自己的宿舍,就都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大家都为选拔的事情忙碌着。周枫杨走了,陈平也走了。赵之航拿了教官办公室的钥匙,大摇大摆,不,应该是一瘸一拐的来到办公室。这椅子他是没办法坐了,将椅子转过来,自己跪在椅子上,趴在椅子背上对着电脑整理着资料。跪久了膝盖疼,又撤了椅子趴在桌子上,一早上他就在那里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因为牵动臀部的伤,还不时的“嘶”一声。
资料整理的差不多了,赵之航突然想起教官出国时收到的文件,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轻的锁了门,拉上窗帘,从兜里掏出一根细铁丝,他可是有备而来。蹲不下,只好跪趴在地上,用铁丝去捣鼓抽屉的锁。不一会儿,还真让他打开了。“狼巢的特种兵,就是无所不能!比隔壁老王还管用!”赵之航一边自夸着,一边去找那份文件。
很快,他在最底层发现了那份文件,打开,里面是三张照片,照片拍的是同一个人,不过都是背影。没有拍摄时间,从建筑上看,应该不是在国内,具体是哪里,他也没有本事辨认。
“什么鬼照片!”赵之航正打算把照片放回文件袋里,又感觉很莫名其妙,这个人到底是谁,教官为何因为这个照片出国?越想越觉得离谱,越看,越觉得照片上的人特别熟悉。
“我怎么越看越觉得像是二哥。难道二哥没有死?我擦,一定是我想多了。可是,教官为何要为了这几张破照片出国?”
满满的都是疑问。赵之航将照片放回文件袋,又原封不动的将文件放回原来的位置。关上抽屉,当做自己从来没有碰过抽屉的样子。
照片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二哥,二哥如果没有牺牲,那为何会出现在国外?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赵之航连忙将窗帘拉开,又拐着跑过去开门。
周枫杨在门外一脸不悦,“大白天锁什么门!”
“为了安心的完成大哥交代的任务!大哥吃午饭了吗?”
“还没呢,你回去休息,我让人把饭菜给你送到宿舍,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谢谢大哥!那我回去了!”
赵之航又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宿舍,刚才拉窗帘开门时动作幅度太大,扯的身后的伤口生疼生疼的,出了他一身的冷汗。这会儿终于可以解放了,顺便好好的理一理关于照片的事情。

若书若书2015-12-18 21: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八章:偷
赵之航躺在床上的这几天,心里都是关于照片的事情,他总觉得这照片跟他二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这到底是在哪里。如果二哥没有死,那么,这照片是谁给教官的,或许教官也不知情。
当初任务失败,自己害二哥重伤又失踪,他一直以为二哥牺牲了,心里过不去这个坎,于是自己求了军长暂时离开基地,当时教官非常生气,但是面对军长不好发火,才默认了自己的任性,或许,这件事情,与军长有关!
不行,在教官回来之前,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身后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赵之航早就按耐不住了,他乘着大哥不在教官办公室,偷偷的来到办公室,再一次的用铁丝撬开抽屉的锁,从文件里取出一张照片,乘着大哥三哥都不在,一个人开车去了军部找军长去了。
军长办公室,赵之航拿着照片,面对军长,虽然不敢放肆,但是还是心急难耐,他渴望军长告诉他一切实情。
“照片哪里来的?”军长一手拿着照片,一手喝着茶,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孩子,是周漠一手带出来的兵,在战场上英勇无敌,生活中,却像是长不大的孩子,如果自己有孙子,应该也有这么大了。所以平时,自己都格外心疼眼前这个孩子。
“报告军长,照片是我从教官办公室偷的。”赵之航轻声回答,毕竟偷东西不是光彩的事情,更何况是在自己教官那里偷的。
军长正喝着茶,听到这样的回答,居然被茶给呛到了,这孩子真是胆大包天,怪不得周漠总是收拾他。
“说吧,你拿着照片到我这里,有何用意?”
“我想问军长,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我二哥。”
“这个我不知道。”
“军长肯定知道,您为何不肯告诉我?”
“我说了不知道,赵之航,别以为我宠你,你就可以这么放肆。”
“对不起,军长,那您能告诉我,我二哥还活着吗?”
“如果我说他牺牲了呢?”
“我不相信。”
“不相信那就不相信吧。”
“军长的意思,是二哥还活着?而且这照片……”
“我可什么也没说。”军长打断他的话,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毕竟这孩子心里有坎,“有些事情无需自责,明白吗?如果你二哥牺牲了,那这半年,我想你也应该看开了,军人,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军人,无时无刻不在面对死亡,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学着承担,学着牺牲。”
“谢谢军长,我明白了。”
“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你二哥,也相信你自己。回去吧!”
“谢谢军长!”赵之航立正敬礼,伸手去取桌子上的照片,又被军长给打了回来,“军长,照片,嘿嘿……”
“照片就放在我这吧。”
“不行不行,军长,您行行好,把照片还给我吧!”赵之航慌了,照片若是被扣下来,那自己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想要得到就要付出代价,回去吧!”偷照片,也亏的他做的出来,看来不给这臭小子一点苦头是不行的了。
“军长!军长您就可怜可怜小航吧!求您了,照片没了,教官回来会把我打死的,军长!”
“你不走我就打电话到你们基地,让周枫杨来领人了。”
照片肯定是拿不回来了,赵之航忐忑的离开了军部。要不然等有空的时候再来讨照片,务必要将照片在教官回来之前完璧归赵。要不然这旧伤未好,势必再添新伤。这会儿他祈祷教官回来的晚一些,能让这件事有回转的余地。

若书若书2015-12-20 21: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冷。把儿子哄睡着以后争取更文。

若书若书2015-12-21 18: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九章:放你去玩玩赵之航这几天过得可谓是提心吊胆,期间他又抽空去了一趟军部,直接让军长的警卫给拦了下来。赵之航后悔急了,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的跑去军长那里了。说句不敬的话,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自己的教官那么腹黑,动不动就抄家伙揍人,那他的老爹肯定也是腹黑之人。说不定教官是从小被军长揍大的,想到这里,赵之航的内心快乐极了,教官挨揍的画面肯定特别精彩!既然照片要不回来,就算是要回来了,军长估计也会找教官告他一状。反正横竖都是死,豁出去了,照片他赵之航不要了!身后的伤已经不影响训练了,赵之航很自觉的跟着兄弟们参加日常训练,随时都会有任务下达,赵之航明白,必须将自己的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在师部侦查连半年自己懈怠了很多,必须要抓紧时间补回来。选拔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陈平一直在第二基地忙碌着,周枫杨也在忙,赵之航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直到有一天,周枫杨将赵之航叫到办公室,对他下达了一项任务。“这几天挺自觉啊,伤好的怎么样了?”“已经不疼了,多谢大哥手下留情。”“嗯,看你表现的不错,我打算放你出去玩玩。怎么样?”“去哪里玩?”大哥转性了?“你也知道,这次选拔为期一个月。第一周是基本的测试和考核,你帮着我核对数据。剩下的三周直接拉到第二基地,全部扔到后山,来一场为期三周的也在生存训练。我送你去后山玩玩,到时候你带领三个小队的人进行干扰,以及应对一些突发事件。”“干扰具体指的是什么?”这哪里是玩啊!简直就是折磨!后山蛇虫鼠蚁一窝一窝的,没有食堂没有床铺,哪里玩的起来!分明就是折磨人。“使绊子,制造麻烦。拿出你那些擅长的东西来,但是有一点,不可以远程狙击参加选拔的队员。还要保障他们的安全。”“那他们可以狙击我们的人嘛?”“可以。毕竟他们中间有部分是狙击手。”“那万一我被击毙了呢?”赵之航不乐意了,凭啥我们不能狙击他们,而他们可以狙击我们啊!太不公平了。“你若是被击毙,我就直接把你埋在后山!”“大哥你欺负人。”赵之航抗议。“你不是号称丛林幽灵,草原猎豹嘛?怎么怂了?”周枫杨打趣他。“大哥你这明显是针对我。”“没错,我就是要看看你这半年退步了多少。就是针对你,你有意见?”“有意见!我要求再增加两个小队!”“驳回!”“一个!”“没门!多一个都没有,你自己准备准备,别给基地丢人。”赵之航想着,去后山玩玩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教官突然回来,自己表现的好一点说不定能够从轻发落。或许等一个月以后,教官就没那么生气了,自己也能少受点罪。大哥的决定想想也实在是好,“是!保证完成任务!”“怎么变得这么爽快了?”“嘿嘿嘿……”

若书若书2015-12-21 22: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