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Hun※H『170826°改编』《父为子纲》

楼主:後颜xz 字数:33838字 评论数:5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父为子纲》by不辨百川

文案
改编+搬文 男男 现代 正剧 轻松 温馨父为子纲A=alpha,o=omega吴世勋多年来几乎是刻意的忽视儿子,等到发现时似乎晚了一些。父亲惊恐的开始追儿之旅……儿子非亲生,父亲不是A。父子年下,abo的设定是自己编的,不要在意逻辑。

此文没有授权,因为不知道怎么申请这位作者大大,本文禁一切,若侵权则删!

後颜xz2017-08-26 18:56:00 发布在 鹿勋h
一楼度娘侵删

後颜xz2017-08-26 18:57:00 发布在 鹿勋h
二楼双生男神镇楼

後颜xz2017-08-26 18:57:00 发布在 鹿勋h


後颜xz2017-08-26 18:58:00 发布在 鹿勋h
第一章
身为一个长相优秀并且比较稀少的A,本应该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但前提是,你的父亲不能是一个比你优秀千万倍的名人A。在这一点上,鹿晗体会颇深,深以为然。这一天,鹿晗终于从部队中解放了出来。他接触到世俗社会的气息,并且拿到了手机,连接到了网络。现在他正坐飞机赶回家过年,在飞机上大概翻了翻这一年别人发给他的短信,在空姐提醒关闭手机时,才看到一条别人艾特他的微博。距离这条微博的发布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上面如是写到:中午在食堂遇到了吴世勋老师和他家公子。小伙儿和吴老师长得很像,眉清目秀的,不知道父子俩在谈论什么,只觉得整个对话伴随着一种悠扬。鹿公子穿戴很朴素很朴素,一看就是受到家教影响——肩上没有名包,身上没有名牌装饰,谈话时并没有一般A对峙的让人不愉快的气氛,俩人也不会张牙舞爪的。也许这就是教养显现出的差别。我很羡慕。”鹿晗好笑的关上了手机。上一次和吴世勋在他任教的大学食堂吃饭,是什么时候?大概已有一年多了,那时他还在高三,放寒假的时候被阿姨催促着去找他父亲团聚,只因过年的时候他那个强势的父亲还有忙不完的事情。吴世勋就是这么着急的奉献着自己,工作起来连家庭都顾不得,就算家里还有个儿子在准备高考,这种在普通

後颜xz2017-08-26 19:46:00 发布在 鹿勋h
家庭里算得上是头等大事,却仍然让吴世勋支付不出多余的精力来关注一下。可是别人都说很羡慕,然而鹿晗反问着十八年的生活,自觉没什么可以羡慕的。吴家人都很要强,同为A的两个人没有闹到水火不容已是幸事。羡慕什么?是身为吴世勋的儿子所以能和父亲坐在一起闲谈吃饭?还是那人言传身教,吃饭的时候不忘教训他亲儿子一番?反而是儿子长得那么大了,他那个血缘上的父亲究竟给过他多少关注?鹿晗无趣的看着飞机外面,这是北京上空,下着些微的小雨,雨滴顺势飞过悬窗织成厚密的帷幕,黑压压的云层似乎迫在眉睫,然而毕竟隔着窗户,真实的压力却是一点也感受不到。再过两个小时就会飞回上海,然后在上海悠游闲适的空气中,鹿晗要和他父亲,另外一个更为优秀的A一同度过一个多月的寒假。即使被别人称为是一件值得羡慕的好事,对于鹿晗来说,确实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幸而鹿晗估错了时间,由于航空管制,鹿晗从北京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上海的冬天潮湿而阴冷,即使没有北方刺骨的寒风,却也让鹿晗打了个冷战。鹿晗奔波了一天,虽是年轻力壮,此刻也疲倦的很。然而这一年在军队养成了习惯,让鹿晗无法露出任何弱点,他挺直脊背,强打精神,拉起行李箱匆匆走出去,重新打开手机。手机刚刚搜索到信号,就有人打了进来,鹿晗有点惊讶,按下接听键。“宝宝,下飞机了么?”电话那头温润的声音传过来。鹿晗被那声“宝宝”无语了一下,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喊这个成年A。“爸,我刚到。”鹿晗边走边说:

後颜xz2017-08-26 19:47:00 发布在 鹿勋h
这么晚了我自己打车回家,您不用过来。”“我已经到机场了,在接机口等你呢。”“……”鹿晗闻言一顿,确实有点惊讶。吴世勋平时忙得很,别说接机,就连儿子考上军校飞往北京的时候,也没来得及赶到机场去送儿子。更何况鹿晗报考军校那年几乎让吴世勋伤透了心,两人之间的关系处于紧张的状态。但鹿晗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吴世勋。凌晨的时间很少有人还在等着接机,吴世勋就低调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捏起了睛明穴,显然也是累得不行。尽管是这样,那人周围还是散发出优秀的信息素来,能够让人感觉到这人无限的生命力。然而很显然,同样是A的鹿晗嗅到那种信息素,他的感觉绝对算不上是享受,甚至还会无端生出一种警惕抗拒之情。鹿晗没有出声,也没有走过去,就这样隔着电话对吴世勋说:“怎么有时间来接我?”站在对面的那人苦笑了一声,声音有点无奈:“十点的飞机,十二点都没到。我怎么放心的下?”放心不下?鹿晗向前走了几步,声音清冷:“爸,我回来了。”吴世勋这才抬起头,有点发愣的看着他儿子,续而挂上电话,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他一边想要拿过鹿晗手中的行李,一边寒暄道:“回来了?在北京过得怎么样,军队苦不苦,吃得惯那边的菜吗?”

後颜xz2017-08-26 19:47:00 发布在 鹿勋h
那人身上信息素气味变淡了。显然是知道儿子在他的气味下并不舒服,吴世勋主动后退了一些。鹿晗没有放开手,还是自己拿着行李,回答的简练:“还好。”吴世勋见争执不过,也不坚持。他显然也知道军队中要保密的事情很多,就不再追问下去,笑了笑:“这一年没见到,宝宝突然就长大了。你看,长得比爸爸还要高,身体也比我要结实多了。”鹿晗回头看了一眼吴世勋,这才发现前年还要仰视着的人,如今已经比他矮了一头。军队的生活确实严格,就算是痞子进去都能训成好兵,更何况鹿晗又努力,一年下来,身材挺拔,柔韧的肌肉蔓延全身。吴世勋笑道:“不服老不行,确实岁月不饶人。鹿晗凉凉的说:“爸,您还没到四十岁。”“可是精力也不大够了。去年搞项目,我还能连着三天彻夜不眠,精神仍然很好。今年,昨天睡的稍微晚些,就觉得头昏眼花,信息素也日渐衰弱,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说罢,那人自嘲地笑笑:“不提这个,宝宝吃晚饭了吗?”“在飞机上吃了一点。”“那我们去喝点粥再回家,好吗?”吴世勋温柔的询问。鹿晗张了张嘴还来不及回答,只听后面传来一声:“吴老师?真的是你啊。”吴世勋转过身去,待看清来人,疑惑地问:“你是……?”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子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手里拿着相机“咔咔”就是两声。那是个性格火热的女性BETA。鹿晗不自然的抬手遮住了脸。那女人明显就是在给他拍照。吴世勋轻轻皱眉,伸手把鹿晗护在身后,说道:“请不要拍照。”那女人放下相机,露出大大的笑容:“老师你好,我是文X报的编辑,居然能偶遇老师,实在是非常的荣幸……请问这位就是另公子吗?”鹿晗转了目光,并不像答话。这种情况不少见。和父亲走在路上,经常被各种记者粉丝遇到,有这么个知识界的名人老爸,出门还不能戴上墨镜之类,生活受到很多的困扰。那女人顺了顺头发,满脸微笑:

後颜xz2017-08-26 19:47:00 发布在 鹿勋h
吴老师这是来接儿子回家过年的吗?您儿子上大学了吧?在哪所大学呀?有没有想过继承老师的研究?”吴世勋和鹿晗闻言同时皱了皱眉。去年因为鹿晗报考军校,吴世勋几乎勃然大怒,但丝毫也没能改变儿子的决心。好不容易经过一年,吴世勋才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本来按照吴世勋的计划,是要让鹿晗念最好的大学,报考和父亲一模一样的专业,然后顺理成章地“继承家业”,谁想鹿晗偏偏不从,选择了和他父亲截然不同的专业,成了一名军人。那女人趁两人思考时间顺势拿起相机,“咔咔”两声,这回鹿晗没来得及遮脸,完完全全被照了全相。吴世勋脸色变了:“不要拍照,请你立刻删除。”哎呀吴老师的儿子真是很帅气,怎么不参加个全民校草活动?瞧这脸,这身材,气质也很独特,我把他发到微博上一定能……”那女人还没说完,吴世勋突然大步走到她前面,轻声说道:“抱歉。”随后抽出女记者相机中的内存卡,放到了书包中。女记者:“……”吴世勋客客气气地说:“抱歉,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情。”他说完,从包里抽出一千块钱,用双手恭敬地递给那女记者,仿佛只是从她手里买回了他想要的东西而已。鹿晗冷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他不需要父亲给他出头,虽然这麻烦也是父亲引起的。然而自尊这种东西很难说得清楚,即使在亲人之间也拥有无尽隔阂。

後颜xz2017-08-26 19:48:00 发布在 鹿勋h
第二章
两人折腾到家里已经将近天明,鹿晗和吴世勋都很疲惫,没有说上一句话就默契的回到房里补觉。等鹿晗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房间里的窗帘透过些微的阳光,在冬天里平添了一份暖意。鹿晗清醒一会儿,只觉胃中空空,还有别的说不出口的地方觉得疼痛。这感觉让鹿晗立刻起身,觉得自己真是睡多昏了头,需要清醒清醒。家里的保姆阿姨回老家去过春节,偌大的房子里只有鹿晗一个人。鹿晗突然觉得回上海过年是一个无聊的举动。有什么意义吗?大年三十当天才有可能见到父亲的人影,随后就是父亲的朋友前来拜访,谈天的内容多是关于工作。有时谈论就变成激辩,剑拔弩张的氛围,每个A都据理力争,沉浸在这样一种环境中。鹿晗却要克制自己想要发泄的本能,一句话也不能说,实在是非常难受。不过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鹿晗回过神来,走到楼下给自己接了一杯水。父亲在早年的时候足部受凉,有并不是很严重的痛风。即使上海冬天没有统一供暖,吴家整个别墅都通上了地龙,一到冬日就烧的滚烫。可以说吴家一年四季都是恒温。然而鹿晗年轻气旺,总觉得热得耐不住。今日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也不知道因何而起。他拿起自己的杯子接了一大杯凉水,两三口灌进去大半,方才觉得好受些。“怎么喝凉水?”

後颜xz2017-08-28 14:39:00 发布在 鹿勋h
背后突然传来本不应该存在的一声斥责。鹿晗一惊,嘴里的水几乎喷了出来。“……”鹿晗回头,擦了擦嘴上的水:“您怎么……?”只见吴世勋站在门框边,眼里充满不赞同的意味:“你这孩子,这么喝不要胃了么?”说罢走上前,从鹿晗手中拿过杯子,倒掉里面的冷水,重新接了烧滚的汤水,这才递给他,缓声说道:“军区自然是比不上家里。宝宝这一年在北京,胃病怎样了?”这样问其实很搞笑。军人怎么能有胃病呢?这一年什么苦没吃过,连续饿个两三天也是常有的事,什么胃病都好了。鹿晗接过杯子,没有回答吴世勋的问题,反问:“您今天怎么还在家里?学校没有事情?”“放假了,没理由继续待在学校里啊。”鹿晗斟酌着字句:“以前有很多大型讲座请您去坐镇,今年没有了?”“有是有。但我也不能总去。”吴世勋看着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心中莫名流出了一股酸意。经过这一年的锤炼,他的儿子变得高瘦挺拔,却也精炼不少,眼神锐利明亮,完全洗掉了文人家庭中出来的气息,让吴世勋觉得有些陌生,就好像他的儿子,马上就要远走高飞,再也不会回来。他叹了口气,“以前是爸不好,工作太忙连春节都不能陪你。爸爸现在改,还来得及吗?”鹿晗低头看着水杯,沉默着。

後颜xz2017-08-28 14:39:00 发布在 鹿勋h
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我从不在意……还是爸的工作重要。”吴世勋轻轻地说:“再重要的工作,怎么会有儿子重要?”他从没有刻意关心过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孩,只因这孩子拥有在别人眼中看似厚实的资本。然而吴世勋却忘记,亲情本是世间最无可替代的重要情感。那一瞬间一股无力感充斥着吴世勋,他感觉到一些东西在还未来得及抓住之前,就已经轻飘飘地飞走,仿佛穷尽一生也无法追回。虽说要改掉这些坏毛病,然而当天吴世勋一整天都处于接电话委婉地拒绝各种讲座的状态。尽管他语气轻柔,压低了声音,然而那一声一声好像催命般的电话铃让人心烦意乱。到了晚上,吴世勋索性将电话线拔掉,总算换来片刻安宁。房间里充斥着吴世勋不耐烦和疲惫的信息素,这种情况下使得他心情更糟。他打开窗子任由冷风吹进,猛吸几口凉气,方才觉得冷静下来。待了片刻,确保身上可能被鹿晗讨厌的气息都消失了,吴世勋这才关上窗户走出卧室,去关心他疏忽已久却已经下定决心重新追回的儿子。吴世勋在客厅找到了鹿晗,那个大男孩端正地坐在电视前看新闻联播,声音调的很小,旁边放了两串洗干净的葡萄。客厅灯光很暗,电视的暗光反射在他脸上,辨不得阴晴。“……宝宝吃晚饭了吗?”吴世勋开口道。他总是这样,工作一忙就顾不得儿子的温饱,虽然想要立刻改掉这个坏习惯,然而这毕竟是天长地久的积累,不

後颜xz2017-08-28 14:40:00 发布在 鹿勋h
应了。鹿晗觉得父亲今年奇怪得很,但他也没多想,吃饱了,拿起睡衣去洗澡。由于他一年当中有半年时间都不在上海的家里,所以他房间里的浴室热水并不充足,只好拿起洗漱用具走到吴世勋的卧室。吴世勋有单独的书房,但有些专业书目随时要用,只有摆放在卧室才最方便。所以卧室占据大部头的还是书籍。由于专业书目的封皮一般都古板保守,直接导致了吴世勋的房间色调单一,给人的感觉有些不近人情。鹿晗走进父亲卧室的门时,父亲正坐在床边换睡衣。显然吴世勋已经洗完澡了,头发湿漉漉的。吴世勋正在伸手脱下浴衣,露出并不结实、富有文人气息的洁白胸膛,那是缺乏锻炼和长期坐于室内工作的后果。父亲的身材在A中算不上好,腰细,肩膀并不算很宽。就是这么一副身躯撑起了整个吴家。吴世勋听到声音,赤裸着上身回头,看到鹿晗过来,冲他笑了笑:“你也快去洗吧,浴室还很温暖。”鹿晗有点不自然,身体僵硬着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情况,点了点头,快步走到浴室里。他和父亲的交集并不算多,尤其是在卧室里的情况下,居然让他觉得莫名的焦躁。洗完澡,鹿晗穿着棉厚的睡衣走出来,房间里温暖如春,他带着水汽走出,自然舒服得很,不由得叹了口气。吴世勋听到声响,也不抬头,只是叮嘱道:“记得把内衣放到水龙头底

後颜xz2017-08-28 14:40:00 发布在 鹿勋h
下,爸爸去洗。”“……”鹿晗有点不自在,“不用,我自己来。”“害羞什么,都洗了十多年了。”“……?”鹿晗闻言睁大了眼睛,擦头发的手指也停了下来:“什么洗了十多年?”“你的内裤啊。”吴世勋抬头看鹿晗惊讶的表情,不由打趣:“怎么,难道你以为你的内衣都是阿姨洗的吗?阿姨就算年纪再大也是女性,你怎么好意思让她给你洗内衣?”“我都是放在洗衣机里、应该是和衣服一起……”“内衣要手洗,不然不干净。”吴世勋轻轻的说:“宝宝,你的内衣一直是爸爸手洗的。”那是吴世勋十多年废寝忘食却仍未忘记也不敢舍弃的缱绻温情,只有这一点他敢说尽到了父亲的职责。鹿晗有些窘迫的站了一会儿,没吭声。过了一会儿,父亲放下手里的书,尽职尽责的走到浴室去给儿子洗内裤。儿子已经成年,这些小事早就应该自己做。但是他这个儿子显然带有A的随性与满不在乎,不管什么干净不干净,能机洗就不手洗,内衣也是。身为爸爸的吴世勋很自然的就顺手和自己的内衣放在一起洗,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他能关心鹿晗的地方太少太少了。吴世勋拿起儿子的小内裤,经常握笔的手不大适合做这些粗活,但其中的温柔可见一斑。儿子习惯穿黑色的三角内裤,只用在穿脏的那一面打些肥皂即

後颜xz2017-08-28 14:41:00 发布在 鹿勋h
可,吴世勋找到那一面,然而突然觉得有些怪异,不由得皱了皱眉,仔细打量了一下儿子的内裤。只见黑色的内裤上不是以往的干净,反而残留了一些斑驳的白痕。吴世勋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手指摸了摸那痕迹,触感是具有生命力的流动液体。拿到眼前轻嗅一番,随即脸色一变。这是他儿子身体快要成年的表现,一个成熟A留在内裤上的精斑。吴世勋愣了一下,烫手一般,伸手将儿子的内裤扔入水中。他即使再怎么平复心情,脸还是烫得快要烧起来了。见多识广的吴教授第一次如此狼狈,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後颜xz2017-08-28 14:41:00 发布在 鹿勋h
补15楼


後颜xz2017-08-28 14:49:00 发布在 鹿勋h
吞文吞的贼严重

後颜xz2017-08-28 14:50:00 发布在 鹿勋h
第三章
吴世勋很久才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鹿晗斜靠着床头似乎要睡着了。吴世勋把灯光调暗,走到他旁边轻轻的说:“宝宝,盖上被子好好睡。”鹿晗闻言立刻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防备的意味。在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父亲的床上快要睡着了,脸色一变,起身就要出去。吴世勋拉住儿子的手,轻道:“今晚就一起睡吧,好像咱父子俩从来都没在一起睡过觉。”鹿晗默不作声的坐了一会儿,等父亲把灯光熄灭,钻进被子里轻轻摸了摸儿子的头,鹿晗才又躺了下来。昨日奔波的疲惫和与父亲相处的不自在,让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困顿不堪,几乎立刻就要睡过去了。这时,吴世勋的声音传了过来:“宝宝……”“嗯。”“你在军队里过的怎么样?”“……还好。”吴世勋沉默了一会儿:“能见得到女孩么?”“……见不到。”“有没有喜欢的类型?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鹿晗无语的翻了个身,困得不想回答。吴世勋不再追问,叹了口气,轻轻

後颜xz2017-08-31 14:23:00 发布在 鹿勋h
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心情有点复杂。第二天鹿晗醒的早,在军队里形成生物钟,几乎很难变化了。他坐着,看出来了这里是他父亲的房间,而旁边的人已经不在,被子底下一片冰凉。等他推开房间的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窸窣的声响。鹿晗站在门口向里看,只见是吴世勋在做早餐。怕弄脏衣服,父亲穿了灰色的麻布围裙,勾出纤细的腰身来。桌上端正地放着一锅咸浆,里面放了少许虾皮紫菜来提味,点上鲜酱油和榨菜末,切了小段的油条,香气四溢。阳光下可以看到氤氲的热气徐徐散开的痕迹。吴世勋听到声音,抬头轻声道:“醒了?站在那里干什么,坐下来罢。”鹿晗模糊着应了一声,他看到吴世勋正在锅里放面食,便问道:“在做什么?”“虾饺,很快就能吃了。”吴世勋叹了口气:“要不是邓姐留下了东西,我还真不知道吃些什么。”邓姐是吴家的保姆,鹿晗一直称她为阿姨。吴世勋把虾饺放在锅里蒸,端着咸浆走到饭桌前,给鹿晗盛了一碗。鹿晗坐下来接了,喝上一口。那汤水顺着食道仿佛流遍了全身,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显得分外温情。虾饺蒸好,吴世勋端出来,又洗了两个梨子放在旁边,摆好之后,这才坐下。阿姨做的虾饺非常饱满,里面的虾仁好像要从薄皮儿里跳出来似得。一口咬下去,唇齿留香。

後颜xz2017-08-31 14:24:00 发布在 鹿勋h
这是非常普遍的南方早餐,鹿晗在北方生活的时候,很不习惯那里的饮食。豆浆是甜味的,豆花却是咸的,油条当做主食来吃。这些口味上的差异让他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迅速瘦下去,习惯之后,倒也觉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军人对于食物的果腹感、营养要求高,对于味道却从不在意。然而骨子里根植了南方小点心的饮食传统,摆脱了北方的大盘菜,鹿晗才觉得更加舒服。父子俩对着坐在一起,慢慢的吃着简单的南方早餐。房间非常温暖,阳光也显得柔和许多。吃完早饭,鹿晗接了辅导员的电话,电话里辅导员仔仔细细地提醒他在假期要注意的事项,和一些绝对不能做的违规事件。他们聊了半个小时,最后相互预祝新年快乐。鹿晗挂断电话的时候发现吴世勋就在旁边看着他。吴世勋笑道:“军校这么严格,放寒假还不让你休息?”“不是,只是一些叮嘱。”“你老师姓范么?我上次去北京开会的时候遇到过他。很庄重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鹿晗不假思索:“范少校直属军科,不会和学者一起开会。”吴世勋轻笑两声,也不辩解。鹿晗觉得无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在高考报名的时候故意选择了和父亲研究方向完全沾不上边的专业。这选择当然也是有原因的。高三那年,鹿晗偶然在食堂听到同班同学在议论他和他的“家境”,手舞

後颜xz2017-08-31 14:24:00 发布在 鹿勋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