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余墨残香独自敛(古风兄弟)

楼主:双子遮天99 字数:9484字 评论数: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祭度娘。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0: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朱奕珩:小谦别闹。
朱奕谦:不嘛不嘛,哥哥陪我一起玩。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0: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中)文案。朱奕忻:为什么,为什么小谦、你、你、不是我的小谦。
朱奕谦:哥哥,不一一一一一一皇兄一一一一一一皇上一一一小谦我一一一臣弟一一一一一草民一一一一真的不是我。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0: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人吗???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1: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the one
来人,给朕传板子!
已是午夜,洛阳城里一片漆黑,但是未央宫里却是灯火通明。一人身穿明黄色龙袍。负手站在未央宫门口。身前一个穿紫色边服的少年跪在他身旁。抱着他黑皂靴子泗涕横流。“哥哥哥哥,小谦知错了,真的,真的知错了,求求哥哥不要打小谦,给小谦留点面子吧。小谦已经十五岁了………呜呜呜…母妃…救救小谦吧…呜呜呜呜”身着明黄色龙袍的人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十五岁就会在窑子里鬼混,原本想拿板子吓唬吓唬他,到时候在私下教训,结果他不仅不认错,还把死去的母妃搬出来作挡箭牌。心下一想手就仰起来正对着小孩儿眼泪哗哗的一张脸。终是不忍心。看了看四下听命的太监。怒轰一声“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靖王爷拖上去!”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1: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喳,”靖王爷,对不住了”,总管太监一挥手,就有两个小太监把紫衣少年脱去了。容不得半点抵抗就把嘴堵住了。这是宫里的规矩。眼下分六个太监。两个按手,两个按腿,还有两个打。负责打的太监将紫衣少年腰带一解。后摆掀至腰部。裤子拖至脚踝处。只见那瘦小的臀部不安的挣扎。扭来扭去。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1: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谢谢你看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个,推荐一个文,云飞雪落

双子遮天992017-10-04 23: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管靖王叫的再如何凄惨,重杖打满了二十皇上才叫停“换藤条!”

小孩儿好容易挨完廷杖挺了过来,听的这话,无疑是承受不住的,往皇上那边伸长了手好似真抓的到他皇兄的衣角“不要!皇兄!小谦再也不敢了,皇兄,小谦求你,不要打了!”

皇上总还是十分心疼的,却又不得不给足了教训,如此欺师灭祖的事,如今都敢做了,以后还有什么是这小兔崽子不敢做的?

看着弟弟极力伸着想要拉着他抱着他的双手,脚下是不自觉就走了过去,同样也站在了风雪里,大太监连忙走过去为皇上打伞,皇上只说“不必,退下去”

大太监知道皇上心里难受的很,就想站的离小王爷近些,更不可能让人打伞,小王爷还在雪中挨打呢。

小孩儿拼命伸长了双手拽着皇上的前襟抬起满是鼻涕眼泪的小脸望着皇上求饶“皇兄,求你,小谦知错了,不要再打了”

“知错?哪回打疼了你,你不是说你知错了?哪回又是真知错了?嗯?认错认的越快,下次犯错就犯的越快!给我打!”朕能把文武百官把千里江山管好,怎么就不能管好你这个小**?你让朕要如何管&教于你,你才能听话一些?

两个行刑者手上均是一根食指粗三尺长的长藤条握着,并不敢放水,用力挥下,藤条柔韧性太好,在空中打弯成完美的弧度,落在小孩儿暗红肿胀不堪的臀上,由于力度太大,照样弯出十分漂亮的弧度出来。

小孩儿撕心裂肺的长叫一声“啊!”整个人仿佛被抽成了两段,如今这屁股轻轻碰一下都能疼的他跳起来,更何况如此狠辣的用藤条抽!

行刑的两人一人一下的打,一人打一边,打的小孩儿惨叫连连,直欲咬舌自尽,活着这么痛苦,死了算了,不活了!生不如死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的!

从前皇兄从未这样罚过他,他实在是承受不来!

打一下他惨叫一声,叫的喉咙都哑了,双手还是紧紧的拽着皇兄的衣襟,每打一下他都会狠狠的拽一下皇兄,好似拉着皇兄他也就没那么疼了,好似他一直拽着皇兄,皇兄就会心疼少打他几下。

这种痛,就如同钝刀子割肉,实在是太能把人逼疯,如果不是有人按着他,他绝对会在挨一下抽的时候就从凳子上滚下来,并且说什么都不愿意再挨了,杀了他都行。

皇上看见弟弟被藤条一下一下抽得太煎熬,他不是不知道这种痛法,打过廷杖之后再抽藤条的痛法,那是痛不欲生。

如此也抽了二三十下,小孩儿的屁股已经是好几处都破皮流血了,人也疼的昏了过去,手里却还死死的拽着他皇兄的衣襟。

皇上连忙去抱了弟弟起来,直接抱回了内殿。御医也是早在打靖王之前,大太监就命人去传了,还没打完的时候就等在了一边,现下是马上给靖王处理伤口上药,开方子抓内服药去寒。

小孩儿疼的昏昏沉沉,嘴里还不停的认错求饶“皇兄,小谦知错,小谦再也不敢了,皇兄……”



小孩儿一直拽着他皇兄的衣襟,皇上就把弟弟的手拿起来紧紧握在自己的手里,也不说话,似乎还在生气的样子,其实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小**,你怎么就不能给皇兄省省心!皇兄打你心疼,你挨打肉疼,你怎么就是非得肉疼来惹皇兄心疼!

双子遮天992017-10-05 00: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给朕重重的打!朕就看你还敢胡作非为!”皇上一声令下,行刑的人大喝一声是,将冰冷的廷杖往靖王已经被大雪淋的湿漉漉的屁股上一搁。

皇上就站在廊下,看的十分的清楚,还没挨打,弟弟的屁股早就在风雪里被冻通红了,此时杖子搁上去将饱满的屁股肉压瘪成两瓣

下面的人不敢违逆皇上,只是心里也十分有数,这小王爷可是皇上的心肝宝贝,从小带在身边教养长大的,这时生他气叫重重的打,过会儿气消了就可劲儿心疼,他们自然并不敢真打重了。

杖子高起轻落,啪啪作响,打的清脆响亮,做足了声势,却只管放水。但廷杖本就十分的沉重,就是轻轻放在人身上都沉,更何况打下去,再放水,两三下还是打的小孩儿冒了细汗出来,倒没有之前因为冷时抖的厉害了,反而是平静了许多。

皇上却说“没吃饭么,给朕重重的打!”

接下来几下打的靖王暗暗咬牙难忍,屁股本来就冻的生疼,再来挨杖子,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硬是要把他的屁股打烂。

他手脚都被按着,动不了,腰肢却还是忍不住的左右的摇摆,疼啊,疼的要死,这一下一下的实在是太过煎熬!



如此打了五六下,这样的力道还是没能让皇上满意“你们再给朕做样子,都拉出去砍了,平日里让你们打人,也是这般行事?!”

行刑的一听,再也不敢放水,杖子起的低了,却是实打实重重的落下去,第一下就打的大喊出声“啊!皇兄!”

前面两人跪地上按着他的肩,他的手还是能抓紧凳子边缘,他恨不得将凳子掰下一块来,屁股如同被人一刀一刀剜肉。

如此打了十来下,靖王的屁股便是一片暗红肿的奇高,太冷,身上更是大汗淋漓,衣服裤子都被打湿完了,上衣紧紧的贴在身上,也不知是汗水还是融化的雪水打湿了的。

雪地里挨打,奕谦如今是体会到了,太冷,又太疼,整个人就像在冰火的炼狱里煎熬。

如果不是这种极端的天气,他咬咬牙至少能挨个三十,现在还不到二十下,前面还是放水的,已经叫他承受不住,疯狂的扭着腰想要摆脱廷杖的责打,嘴里喊着“皇兄,啊,小谦知错,啊,呜呜,饶了小谦,皇兄,小再也不敢了啊……”

双子遮天992017-10-05 00: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真的没人吗

双子遮天992017-10-05 08: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呃呃呃,迟到的镇楼图。


双子遮天992017-10-05 08: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谦,起床了,今天是皇兄登基的日子,你也要去”皇上自己穿戴整齐后才从被窝里将年仅八岁的小团子抱起来。

奕谦趴在皇上的肩上已经醒了,其实他哥起床后他就醒了,这么大的日子,就是懒床如他,也跟着哥哥醒的。

他将小嘴贴上皇上的耳朵小声说“哥哥,小谦不想让你登基,小谦想喊哥哥,不想喊皇兄”

皇上听了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要是别人说,可是杀头的大罪,哪管是不是孩子,他抬手打了弟弟屁股两下,隔着薄薄的绸裤,声音清脆“这话以后不许再提,再敢胡说,皇兄脱了你裤子打!”

朱奕谦呜呜假哭了两声“小谦以后都不能叫哥哥了,你明明就是小谦的哥哥,为什么不让小谦叫!”

皇上万万没想到,弟弟今天会跟他闹这个问题,自父皇死后,他上台执政,一应的兄弟都改口叫他皇兄,正式场面必须叫皇上。有好几次,所有的兄弟在场,一个个对他都毕恭毕敬喊着皇兄,就小孩儿一个跳到他腿上坐着一口一个哥哥的喊。

他当然知道小孩儿并不是为了和谁炫耀他和皇上才是最亲近的兄弟,只是父皇死之前,小孩儿就这么粘他,父皇死后就更依赖他了。一个八岁小孩,父母双亡,依赖他这个亲哥哥,这很正常。

但别的兄弟看在眼里却是不好,也不利于小谦以后和这些兄弟相处。

“从现在开始,喊朕皇兄,再喊错一次,朕要打你板子了”

双子遮天992017-10-05 1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呢?人呢?人呢?

双子遮天992017-10-05 15: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申明一下,18楼是回忆

双子遮天992017-10-05 20: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还小,还不知道登基后他哥哥才能算作是真正的君王。在他的意识里,皇兄很疏远,哥哥却是最为亲近的称呼。

皇上为小家伙穿戴整齐后,才让宫人为他细细打理登基大典的冕旒龙袍。

朱奕谦是小孩子心性,不一会儿就将哥哥皇兄的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开始蹲在地上看他哥的龙袍,转着圈儿拉扯上面的宫绦玩儿。

皇上想要呵斥他一二,又觉得小孩子是要多动动调皮捣蛋些才好。

皇上也终于在朱奕谦的捣蛋下穿戴整齐,大太监蹲起来要抱小孩儿,小孩儿却不让“我要我哥哥抱!”

皇上立眉呵斥“喊朕什么?”

小孩儿撅了撅嘴张开双臂踮起脚尖“皇兄抱小谦~”

皇上弯腰将小孩儿从地上抱起来,朱奕谦最喜欢玩他皇兄冕旒上的珠子,在未央宫里,皇上也由着他胡来,出了宫就不许了,他就赶紧趁着手玩。

出了内宫门,皇上便把小孩儿给了跟着的掌事太监“你要是听话,等会儿回宫皇兄让你多吃一个凤梨酥,你要是不听话,屁股打肿都是轻的”

皇兄这次说的非常的严肃,好像真的会把他的屁股打肿,他一想就觉得很疼,双手不自觉的去摸被吓的酥酥****股肉,委委屈屈的对着他皇兄点了点头。

小孩儿被掌事太监抱到小王爷所在的位列,旁边是几位哥哥,都规规矩矩的站着没说话,他也不敢说话。

等了许久,上面一轮又一轮的人念了很多东西,反正他听不懂,他就盼着皇兄出来,一直没看着他皇兄,就更觉无聊。

由于他年纪尚幼,旁边有一个掌事公公陪伴,他就靠在掌事太监的腿上开始眯眼睛,心想等皇兄一出来,他肯定就精神了。

他瞌睡来的快,一眯就眯睡着了,此时皇上也正好出来了,四下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掌事公公看他小主子睡着了,吓的面白如死灰,又不敢蹲下去喊醒,就盼着没人发现。

但奕谦睡着了,又没支撑点,一溜就倒到了地上,这一倒,把他自己也摔醒了,掌事太监连忙将他的小主子扶了起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爷的站位在最前面,就算不是最前面,由于皇上时刻关注着自己的弟弟,一出来就看到了小孩儿在打瞌睡,心里已经有些怒。但当他看到弟弟倒下去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要跑过去接住,好容易才忍住了这原始的冲动,只是做出了一个伸手的姿势,并不明显。

奕谦天性跳脱,在未央宫树上,桌子上,房梁上,哪里不去,好几次爬树、爬桌子,摔下来,全部是皇上眼疾手快冲过去接住,相反离得最近保护小孩儿的太监宫女倒是没有离的远的皇上快。

就因为小孩儿乱爬高,皇上打了许多次,每回都打的小孩儿哭爹喊娘屁股肿起老高,未央宫的宫人也因为他们小主子的这一坏毛病挨过不少板子,但就是掰不过来。

有一次皇上在批折子,小孩儿就在皇上周围爬上爬下的玩儿,一群宫人跟在他们小主子身后唯恐出了差池。

双子遮天992017-10-06 07: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皇上初继位,要忙的事情太多,折子看的头昏脑涨,兼之弟弟又在旁边吵吵闹闹的,闹的他心烦“小谦!出去玩儿!”

朱奕谦就是玩也喜欢在他哥身边玩,更想他哥陪他玩,赶都赶不走,爬到桌子上去用身子压住奏折,不许他哥哥看,他小身板正好横在书案上。

“哥都看了一个时辰的折子了,不看了好不好,陪小谦玩一会儿,就一会儿,一小会儿”

“小谦,”哥今天没这么好的耐心和你磨,下来,自己出去玩儿”皇上抱起小孩儿,小孩儿却死死的用手抓着桌沿不放,双脚乱蹬,将皇上码的整整齐齐的折子蹬了一地。

皇上看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吓一吓了,小孩儿最怕打屁股,他对大太监说“去把你小主子的戒尺拿来”

又对趴在桌上耍赖的弟弟说“哥数三声,你要是不放手,哥可真要打你屁股了,一,二,三!”

小孩儿等了好久就等着皇兄陪他玩一会儿,皇兄还凶他,还说要打他,他也气,犯了倔,就是不松手,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哥说“小谦就要哥哥陪椴儿玩,就要就要嘛!”

皇上接过大太监递上来的戒尺,小孩儿还是不松手,任凭皇上把他的后襟撩了起来,把裤子脱到了膝弯,露出一个圆滚滚肉嘟嘟白腻腻的屁股蛋儿来。

虽然面上咬着牙像个烈士,其实心里最怕他哥用戒尺打他屁股,比用手疼多了,第一下就会疼哭的。

皇上将戒尺放到弟弟屁股上威胁道“下不下来?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在这种情况之下,皇上多是不愿意狠打弟弟的,毕竟也是因为自己太忙才没有时间陪弟弟,又怎么能怨小孩儿粘着他呢?

看着弟弟屁股上的肉吓的发抖,双腿绷的直直的,他就已经心疼的很了。

要是他处理这些折子再快一点,要是他再聪慧一些,以前跟着父皇学的时候再用功一些,现在陪小谦的时间也就多一些了。

双子遮天992017-10-06 11: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主觉得小谦这名字不好听,想改成朱奕瑾。小名就叫瑾儿。各位意下如何。

双子遮天992017-10-06 1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晚更,潜水党出来,不然我就没动力了。

双子遮天992017-10-06 18: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哇哈哈哈哈,最近看略文看多了。所以,想先甜,中略,然后在反略。话说我略是不是打错了

双子遮天992017-10-06 20: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