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青丝白衣(青楼文 耽美)

楼主:prince小川川 字数:100317字 评论数:64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世人道他青丝飘飘惹人怜,他醉笑我命由我不由天


prince小川川2017-02-04 17: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问月阁
“楚公子,您不能进,哎,楚公子,您是真不能进,您也别为难咱们。”问月阁的小厮将人堵在门外。
“我就见一面青若,见过我立刻就走。”公子身着一雪白长衫,腰中束一白祥云纹腰带,其上挂右一通透羊脂玉佩,左挂一青色香囊,这京城楚公子出了名的痴情,眉目间隐然一股书卷气,可您说您这尊贵的身份,看上谁家姑娘不好,竟相中个青楼的小倌,偏又是这问月阁的头牌,那可是阁主都挂在心尖儿上的人。
“楚公子,今儿青若公子身子不大爽快,您快别难为小的们了,阁主知道了可要不高兴怪罪的。”
“你让我进去看一眼,就一眼。”
“呦,楚公子又来看青若了?”正阻拦间,却听里面传了声来,随几个小厮和这楚公子的目光望去,说话的那人同样一身白衣裹身,外披一件轻纱,露出线条极诱人的脖颈和锁骨,轻纱拖逸三尺,面上,眉正中一梅花妆容,青丝散落身后,不听声音,这就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一张脸长得莫说讨男人的喜,就是女子怕是也得恨得牙根痒痒,可那又能怎么样,你是男人,却得不到他,你是女人,却伤不了他。
阁里阁外的众人一路看着这人来到楚公子面前。
“阁主。”
“楚公子还真真儿是个情种,这一天天的净想着往我这跑,可是呀,我也不妨告诉您一句,今夜青若有主了,您还是改日再来,莫要扰了我这问月阁做生意,您也知道,这世上不管是他哪路神仙搅了我这阁里的生意,我可都是不依的。”
楚公子当着这问月阁阁主的面儿是不敢乱来的,悻悻地走了。
再说这问月阁里只做小倌儿的生意,却是这京城数得着的青楼,是小倌儿又怎的,他问月阁主调教出来的人还不是教外面那些男人只要进了这问月阁一个个儿都神魂颠倒的。
复又回到楼上水云间字号的房间里,珠帘遮掩,一身姿姣好的人儿静静的坐在铜镜前,举着梳子不紧不慢的梳理着自己的发丝。
“行了,青若,那楚公子我给你打发走了,啊,今儿没挂你的牌子,你好好歇着,明儿还有群小孩儿等着进阁呢,今年你若再不挑两个帮我调教,你看我以后还帮你。”
那镜前的人儿起身,抬手撩起珠帘走了出来,要把问月阁主比喻成人间精品,这面前的人儿那真是天地间的精品,不像女子那般施一丝粉黛,却足以迷惑众生了。
薄唇轻启,“谢谢你了,东篱。”

prince小川川2017-02-04 20: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日一早,七八个男孩排列的整整齐齐由着小厮引了进来,又一字排列站好,等着这些人对他们的下一步安排。
“阁主,下边儿都准备齐了,就等您赏了。”东篱身边的小厮进来通报,可他东篱还慢悠悠的对着铜镜左照了右照,像看不够似的。
“嗯,青若呢?”
“青若公子一早儿就下去候着了。”
“他这次倒知恩图报,走吧。”一旁的小厮心想您终于肯劳驾您的玉臀离开那圆凳了。
东篱坐在上座的一把太师椅上,将面前的一排男孩都打量了个遍,看容貌,最大的不过志学之年。
“行了,赏吧。”
“是。”
东篱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说过后,身子歪在太师椅上等着看。

八把黄梨小条凳齐刷刷的搬到了八个人面前,又各有八人手持木竹板子站在八个男孩身后,不是他东篱房里的小倌他才不犯那个累亲自调教,八个男孩就这么保持着原样站着,谁也没有动作。
“怎么,等我一个一个儿请呢?”东篱又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最右手边的男孩眉头一皱,牙关要紧,将下身脱了个精光,趴在小条凳长,两天修长的腿耷拉下来。
“好,这才干净利落,你们?”
男孩们一个个相继褪光了裤子,趴在条凳上,年纪最大的那个腰带都解了,双手就是紧紧的提着要下垂的裤子。
“臊得慌?”
那孩子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也不敢说话,青若坐在一旁的圈椅上却看的清楚,那孩子耳根子都红的跟要烧起来似的。
“我跟你说话也不会答话?不中用的东西,带下去吧。”
霎时,两个壮汉上来像捉着只小鸡似的把人带了下去,没有半盏茶的功夫,偏厅里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无比凄惨。
“阁主,我知道错了,啊啊——唔啊,阁主,啊——我错了,您饶了我,啊啊啊,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啊啊”
厅里坐着的都是阁里老人儿了,对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对青若来说,这种求饶声早就对这些人起不了任何作用了,而东篱一向认为当人的身子都让人亵-渎了去的时候,想必这人也就不知道什么叫害臊了。
站着的是前年和去年进阁的,这种叫声无异于让他们想起当初自己进阁时的惨状,以及条凳上趴着的并不明白偏厅里发生了什么的七个人,但只听着惨叫声就吓得小脸失了血色。
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喘气,整个屋里回荡着惨叫夹杂着浪-叫。
半晌,男孩被拖了出来,放在条凳上,红彤彤的臀对着众人,两天纤细的小腿不住地发颤,臀上和大腿根处沾满了淫-液,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胡乱抹的泪痕,很明显,他被刚才的两个壮汉开了苞。
“不论是谁,只要是进了我问月阁的人就按我问月阁的规矩办事,我这问月阁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儿,你们几个也都记清了规矩,你这会子还臊得慌吗?”
男孩不停地狠狠摇头。
“那行,那就开始吧,谁是最后三个趴下的赏鞭子。”
“是。”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狠了,这竹木板子打在身上都是火辣辣的疼,要说挨上五十竹板子还能受得了,可要是挨上五十鞭子也不就好说了。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开,东篱身边的小厮高声喊道:“请众位公子知晓,阁主的赏一向不喜答声,还请公子们自便。”
几个想叫喊出来的男孩一想到那年长男孩的惨状,到了嗓子眼的呜咽声生生咽了回去,双手紧紧地扣着凳腿,死咬着嘴唇流着泪。
身后的啪啪声还在继续,给赏的小厮打的都很快,一盏茶的功夫同时停手。
五个男孩的臀上都红肿不堪,剩下的三个受了鞭子却也未见血,无一例外的都紫胀了起来,淤血仿佛都靠外面这一层皮包着,胀得马上就要破开一般,可见这些小厮手法之高,那个让人开了苞的男孩子受了鞭子,双腿更是颤抖的不停。
“你们都选选自己今年房里要带的倌儿,青若?”
“就他吧。”下巴微抬,指的正是最惨的男孩。
“不多选两个?”
“我替你调教个最愚笨的,你还不开心?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东篱笑哼了一声,他会不知道青若吗?青若这厮真正想的是怕那孩子跟了别人受苦,这几个男孩谁跟了青若那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况且这还是从没有收过房里小倌儿的青若。
“我乏了,先回房了,一会儿把他给我送到水云间吧。”
“是。”
青若转身上了楼。
“那行,我也先回了,你们自个儿挑自个儿的吧,五天之后把他们的牌子挂上。”
“是。”

prince小川川2017-02-04 22: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
八个男孩,青若挑了个去,就剩七个那些人还好心的给阁主留了两个,留了两个谁也不想要的,青篱知道后在房间破口大骂,楼下收拾的小厮无奈的摇了摇头,阁主这脾气也太火爆了。
青篱在自己屋里骂完还不够,看见小厮把两个男孩送进来,把一小瓶要往两人身边一扔,留下一句“互相上药”,转头一副可怜样去了青若房间。
“青若,我再送你两人,可好?”说完,抹抹脸上没有的泪。
青若正给那榻上的孩子擦身子,这又来了个闹事的主儿。
“你给人家立规矩的狠劲儿呢?”
“挑剩的全给了我了,好不可怜,你也不心疼心疼我。”
“这世上哪有你问月阁主调教不出来的人?您受累,赶紧回去吧啊。”
“人家不要嘛,若若,若若。”
东篱聒噪个不停,青若放下手里的活儿,转而推着东篱往外走。
“你赶紧回去照顾您那俩小祖宗吧,出去出去。”
“哎,别别,你等一下,青青。”
“砰!”
东篱气的砸门,“青青,小青青,你跟人家说会儿话嘛!”
“滚!”柔和的声音狠狠地骂了一句。
东篱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的回了房间。

prince小川川2017-02-05 08: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prince小川川2017-02-05 1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三)
京城就是这么个地儿,越是晚上,越是热闹,这会儿问月阁生意才刚刚开始。
因着楚家公子瞒着父亲一连往问月阁跑了好几天,今儿是彻底给禁足在家里了,青若早前也因此躲了好几天没敢露面。
“哥哥,您今晚是不是要…”
男孩害羞的低下头说不出后半句。
“不,今天累了,我没那个精力。”
青若准备沐浴完就歇息。
“那阁主不会怪罪吗?”
“不教他们挂上我的牌儿就得了,阁主今晚要自顾不暇了,没听见刚才那几个小子通传进来的?沈家二爷来了,你那阁主不知道又要几天才能起得来床。”
男孩还想再问,却见青若拿着纱衣去了屏风后,隐约看见那人解下发带,青丝垂于腰间,青色素衣慢慢落下,即便看不清楚眉眼,男孩却怎么也不能想到这世间竟有男子的身姿生的如此妖媚,如此倾国倾城。
水云间字号很大,此时因青若沐浴而充满薄荷的清香,青若将床让给了辰兮,自己去小间歇着,这半大小子却说自己害怕,偏叫青若陪着。
青若也知道这孩子一天的时间经历的太多,便应了,双月紫檀床榻上,一个趴着,一个静躺。
男孩出神的看着青若,仔仔细细的看着,一分一毫,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自己也是这般,却不如青若哥哥的凑在一起柔媚,青若闭着眼,更显长的睫毛,耳轮分明,外圈和里圈很是匀称,活像邻居老木匠雕出来的仙人的耳朵,极具艺术的美感。
“哥哥,你真好看。”
男孩羞涩的轻声道。
“别嘴贫了,快睡觉。”青若睁眼看了看男孩,复又闭上眼。
男孩下午睡过觉,这会子没有一丝困意。
“哥哥,楼下是有唱戏的吗?”
“嗯,等你养好了就能去看了。”
“那我也能唱?”
“那些戏子卖艺不卖身,快闭眼,睡觉。”
却说东篱房里。

prince小川川2017-02-05 13: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爷,今儿有空来了?”说话的人儿换了他最喜欢的紫色,仍又画了梅花妆容,手持象牙折扇侧卧在美人榻上,不时扇动。
“听说你房里收了两个小倌儿?”那人不答反问。
“二爷为他们来的?又是我自作多情了,您这还没见着新人呢就不闻旧人哭了!”
“你这张小嘴儿真是快治不了了。”这人走进屋里,面容清晰起来,高挑健硕的身影,身上穿的是上好的紫色云纹锻制得袍子,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头上的玉簪遥相呼应,自成一体。
“你也别瞧了,我早教那两个人挪去听雨轩去了。”
话里带了股醋意。
“那我去瞧瞧。”男人作势转身要走。
“今儿出了我这门,以后就别进来。”
东篱起身坐在榻边。
男人一把将榻上的人儿捞起来,两臂轻轻松松把人腾空裹在怀里,东篱两条细腿盘住男人的窄腰,两条手臂也环上男人的脖子,男人稍后腾出一只手拿过怀里人的扇子。
“怎么有人跟我说这些天你跟那楚家公子走的很近呢,嗯?”男人质问,拿着扇子的手在东篱的臀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哎呦,你先别打,楚公子是来找青若的,青若不见,我只能去给他挡着。”
“理由倒是说的过去,可我说过什么?”
“二爷说……不能跟其他男人亲近。”东篱小声嘟囔,手指如玉脂般的肌肤在男人喉结上打着圈,与白天的狠辣劲儿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这次,二爷不要算了。”
“这次,我才不能跟你算了!”扇柄又是一下落在东篱臀上,打的怀里的人儿轻颤一下。
这么些年了,男人一直由着东篱,只要东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要开家青楼他就给他开了问月阁,他要自己做阁主,那他就让他住进来,就差天上的星星,男人给他拿不来,唯独,男人不能忍受自己心爱的人和别的男人亲近,东篱的第一次给了男人,男人怎能再让别人碰他,虽是问月阁主,但还不用他去取悦那些臭男人。
“你说我这次怎么罚你?”

prince小川川2017-02-05 21: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吞了两次,只能上图




prince小川川2017-02-06 08: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prince小川川2017-02-06 09: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还是想写这篇文,不管怎样从头到尾都不会虐

prince小川川2017-02-06 20: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吃点肉解馋


prince小川川2017-02-06 22: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四)
白天,阁里人不多,甚至有时门儿都不开,毕竟只有那几桌来喝酒的花花公子。
“新公子们的牌儿都挂好了?”
东篱手持象牙折扇,看着厅里忙忙碌碌的小厮们布置着。
“阁主,都妥了,戌时公子们就能出了。”
“青若房里那个呢?”
他隐约记得那天跟二爷正在房里温馨的时候,小厮传了句话儿,过后又给忘了。
“青若公子说,他房里的要晚几天再出。”
“这哪儿来的规矩?那小子跟他提的要求?”
魅惑的脸上出了一丝怒意。
“阁主息怒,这,小的不知,只青若公子说了,您要是不应,那他的人他叫什么时候出就什么时候儿出。”
“呦呵,这个护犊子劲儿!”东篱热讽一声,手摇着折扇去了青若房里。
男孩受得鞭子不轻,臀上还泛着青青紫紫,东篱推门而进时,青若正给小子上着药。
“哎呦喂,您这娇贵身子,还劳烦青若给您伺候着上药呢!”
男孩一想起那日阁主的样子不禁后怕,听了这话,更是害怕了几分,颤颤地说了句,阁主好。
“你少在我这儿阴阳怪气儿的欺负孩子,说吧,又怎么了?是不是这一连几天二爷没收拾妥帖你?”
青若说着话,嘴角抿着笑意,眼皮都不抬一下。
“青青,你凭什么这么护着他,不护着我了?”
啪的一声收起扇子,白玉似的扇柄指着床上的小子。
青若上完药,收起药瓶。
“你瞧瞧你,多大个人了,又跟我这么个孩子争风吃醋,你这阁里这两天就少他一个了?是哪个问月阁主要我收房里的倌儿的?”
“哼,好哥哥,你这两年都不疼我了。”
东篱拉着青若到一旁的黄花梨榻上坐下。
“有二爷,还用我?”青若拉拉肩上披着的轻纱,都叫东篱扯下去了。
“哼,多个人疼我我还不乐意嘛!”
“行了行了,别进了我这屋儿,就又耍起你那小孩子性子了,你仔细着你在我这拿了膏子的事儿,好儿不好儿的我就去你们家二爷那儿告你一状,今晚又有你的好过!”
青若宠溺的勾过东篱高耸的鼻尖。
“好哥哥,您可别介,您最好了。”

prince小川川2017-02-07 17: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去去去,别嘴贫了,戌时了,你不看看你那俩倌儿让人挑走了没?”
歘的一下,象牙折扇再次打开,“我管他们呢,规矩教都教完了,我还看什么,难不成留着伺候伺候自个儿?”
青若一脸坏笑看向门口,“呦,二爷听见了吧!”
东篱一听二爷忙转头看过去,哪里有人。
“好啊你,骗我!”
两个大人就在一个半大小子面前打闹起来,东篱气急败坏的边追边骂,水云间的嬉笑声不断。
床上趴着的小子笑的也是开心,这阁主还真是有意思!
“你别跑!”
“谁刚才还好哥哥好哥哥的叫呢,这会子就变了!”
“是你骗我在先,你站住!”
“咳咳。”
两人站住了脚,往门口望去,说曹操曹操到。
“二爷,你来了!”
东篱直接往人怀里一扑。
“青若见过二爷。”
“起吧。”
“谢过二爷。”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们正说东篱要他房里的...唔唔!”
东篱伸手捂住青若的嘴。
“篱儿,松开,什么样子!”
这见天儿规矩大的很的问月阁主唯在他们二人面前才没大没小的丢了那些规矩。
“青若,篱儿要干嘛?接着说。”
“东篱要他的倌儿也伺候伺候他自个儿,哈哈。”
青篱掩面笑之。
沈二爷听了这话脸色登时一黑,旁边两人一看势头不对,青若立刻停了笑意,忙圆上场。
“二爷,这不是东篱无事才说来打趣儿的,您别在意!”
沈二爷哂笑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自己怀里搂着的美人儿。
“嗯,有事我们回去算,就不打扰青若了,走!”
沈二爷前面拉着东篱身上的软纱,就给人牵走了。
东篱一脸绝望的瞅瞅青若,青若一脸对不住他的样子回了他。

prince小川川2017-02-07 20: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有个奇思妙想啊,想写东篱拍青若,哈哈哈哈哈

prince小川川2017-02-07 20: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人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08: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五)
“青若,怎么回事?”
东篱扯了衣服,边穿边往这边跑。
两人正在小间里,青若已经给人包扎好了伤。
“楚公子,你先走吧,今儿是青若的错,弄伤了您,以后不要来了。”
“青若哥哥,你别赶我走。”
楚家公子一副恋恋不舍得罪样子,青若也是慌了神,不再与他回话。
“哎呦,楚公子,您眼瞧着也受了伤,先回去吧,啊,来人,把楚公子送下去。”
东篱让人把楚家公子半哄半推的送了出去。
这才安了心,走近青若身旁坐下。
“青若,你没事吧?”
“东篱,我没事,你不用管我,让我自己静一静吧,明儿早上我自己请罚。”
青若两眼放空地瞅着冰凉的地板。
“青若…”
“阁主,我求您了,您先出去吧,我要自己静一静。”
这句话几乎是他吼出来的,如雕刻出来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般的脸上挂上了两行泪痕。
东篱知道他,这么多年,还是没放下,拍拍他的肩,走了出去。
东篱给他关上门,才听见里面呜呜的哭声。
“辰兮,是吧。”
床上趴着的小子已经站在床边,瞅着这一连串的事儿,摸不着头脑。
“嗯。”
“一会儿想着照顾你家哥哥。”
“是。”半大小子诺诺的点点头。
青篱出了水云间的门,外面的小厮一个个儿的围着凑热闹。
“干嘛呢,一个个儿没事儿干了!去去去!”
留了一个身边的小厮,跟着往自己房间走去。
“楚家公子回去了?”
“是。”
“再去提五十两银子给楚家送去,当是给他们家公子养伤的钱儿了。”
“是,阁主。”
“去吧。”
说着话,也到了东篱房间,东篱打发人走了,自己才推门而入。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11: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们要看拍可怜的青若嘛,可怜见儿的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1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青若没事?”
床上倚着的男人看着自家的小媳妇儿。
“嗯,没事,但估计又想起他了。”
男人把人搂入怀里。
“那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还是我夫人好。”
“去!谁是你夫人?”
“别不乖哦。”
男人轻轻的在东篱软软的耳垂下面吹气,那是东篱的敏感地带。
水云间里,外面的小子听着小间里青若的哭声,不知该怎么办,轻叩两声,里面的哭声小了,过了好半晌,沙哑的声音才传出来。
“哥哥,我进来了。”
男孩推开门,青若已抹去脸颊上的泪,白皙的脸颊上泛着红,眼眶红肿着。
“哥哥,你,别伤心了。”
男孩不知所措的挪过去安慰着。
“是不是阁主欺负哥哥了?我去找阁主去!”
男孩一看到青若红红的眼睛,不由得心里一紧,这种美人儿任谁都要心疼一番。
男孩这就气冲冲地转身要走。
“你那屁股不疼了是吧?别去麻烦阁主。”
男孩一扯动身后的伤,心里还是怕的。
“哥哥莫要哭了,我娘说对眼睛不好的。”
“嗯,哥哥没事了,不用担心,啊。”
青若略略思索了一下,又道:“辰兮,明儿早起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许管,听见没有?”
相处这几天,青若知晓这孩子的脾性,到底还是个半大小子,年轻气盛,又老觉着自个儿对他好,他就得掏心掏肺的护着,指不定哪天又把东篱惹急了,给他罚一顿。
自打东篱那日嫌他那俩上药聒噪让人拖去后院狠狠地教训完之后,那俩小子再看见东篱就跟老鼠崽儿看见猫似的。
男孩听着这话儿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无奈应了。
在看东篱房里,两人进行的正火热,小厮又叩叩的敲门。
“干嘛!”
东篱略有不爽,哦,不,是极不爽,这一晚上都被打断两次了。
“阁主,辰一公子和辰久公子把南巷的陆老爷给惹急了,在屋里闹起来了。”
巧了,两个就是东篱房里刚收进来的倌儿。
“啊,今儿晚上都一个个的找死是吧,滚!”
东篱正到高潮的地方,偏偏这一晚上净是事儿。
“宝贝儿,你这的事儿还真是多,你这问月阁主没给立好规矩啊!”
男人狠狠的顶-撞。
“嗯啊,二爷别停。”
“叫我夫君。”
男人湿热的语气在东篱耳边炸开。
“夫君…”随着一个妩媚的笑容。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15: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想揍我们家青若,好纠结,好讨厌哦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15: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六)
翌日,沈家二爷早早儿的就离开了,他知道自家的人今儿还有事儿,自己在这也是碍眼。
头牌去了阁主那请罚,可是这近两年的稀奇事儿,灵云间的二号头牌都赶来凑了个热闹。
一起领罚的还有昨儿晚上惹事的辰一和辰久,原也不用东篱亲自责罚,但得碍着这三人的身份,两个自己房里的倌儿,一个是阁里的头牌。
东篱一想起自己房里的这两个东西都出了事就一肚子火,往年自己房里的敢有一个出这种事,东篱早就叫人上乌金棍打死扔出去了。
青楼基本的规矩,一不逃跑,二不甩客,三不私藏,四不偷活儿。
教了五天的规矩,都让狗吃了!
三人整整齐齐的跪在东篱面前,青若双手过首捧着竹木板子请罚。
门外熙熙攘攘的挤着人,都恨不能透过门缝能看见里面,看着头牌挨罚,在这地界儿,从上至下,不论哪房的公子得了罚,这都不是好事,得了罚,自己的牌子就不能挂出去,在阁里的人气自然就会落下去,时间久了,那些客人谁会记得有你这么个人。
“三儿,告诉外面的人,谁再呆着我这门口儿,我就让他自个儿请了蛇骨鞭上我这屋来请罚,不是愿意看吗?”
东篱气的冲着外面破口大骂。
霎时间,外面的人影消失的一干二净,恢复了冷清清的静寂。
“你们仨,啊,真是能给我来事儿,你们俩,这几天教的规矩都记到哪去了?”
东篱合了扇子,坐在美人榻边正色看着三人。
“请阁主狠狠责罚。”三人异口同声。
“青若?”
低着头的青若将竹板奉上,东篱接过板子,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青若趴上来。
青若进阁一样没少挨罚,先前儿要死要活的不愿意接客,没打是没少挨,偏就叫东篱这主儿给捧成了头牌,京城里的名倌儿,饶是你有钱都请不去的人。
这会子也好在只是在两个半大小子面前挨打,且又是东篱房里的。
东篱这家伙也就是杀鸡给这俩小猴儿看。
青若起身,并无二话,干净利落的脱了上好缎子制成的裤子,又将上面垂下的轻纱提到身前挽起来。
肌如白雪,两腿修长纤细,这哪是男人该有的双腿?
青若缓缓趴在东篱的腿上,两手放于东篱左腿外侧垂下,臀部就成了身体最高的部分。

prince小川川2017-02-08 21: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